• 妈妈与表弟的姦情
  • 发布时间:2018-11-06 08:13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作者:ggtt

    第一章

    我生长在一个三口之家,十多年前,我家还住在木屋里,经过几年的努力,妈妈用通过向阿姨借款,和当年通过阿姨老同学的关係做了几年的会计,积了点钱,我们住进了新村。

    虽说妈妈会精打细算,但这一次,着实让我家化了个底朝天,爸爸已外出打工,其他钱已经还了,但欠阿姨的钱还是要还的,妈妈原来那份工作已没有了,只是在家里面照顾我。而我阿姨和姨父则长期在省城做生意,照顾表弟和我的担子只好由我妈来挑了。

    距离高考还只有三个月了,而表弟又受伤了,所以阿姨又打电话来我家叫妈妈去表弟家照顾他,说表弟受伤了行动不方便,叫我过去帮他买书。

    这天下午,我来到表弟家。

    “来啦。”表弟在我面前是很冷淡的,“我妈在省城寄钱来了,就是那本XX学複习参考。”说着就将钱给了我。

    “儿子啊,你快点去买那个参考书嘛,现在就去买吧!”妈妈催促着我。

    “姨妈,我要吃肉包子,快点给我吃吧,我先去洗澡间了。”表弟说着,就向洗澡间走去。

    我拿了钱就出去卖书了,因为我也不太爱读书,所以走不远就找个IC电话亭打了个电话给朋友问他要去哪里买。

    “你有病啊,今天三十号,新华书店盘点啊!开玩笑。”朋友笑着对我说。

    “对,还好你提醒,不然就麻烦了。谢你了,那再说吧。”挂上电话我又回表弟家了。

    回家时却发现,表弟家的已经锁了门,不会吧?我才到外边几分钟,他们都走了!还好我还会爬墙。

    我进去后却发表弟的摩托车还在园子内,走近一些还听到两个人的在洗手间发出声音,灯还是亮着的(因为表弟家的新村厕所窗户的设计是靠在楼梯的),厕所门是反锁着的。我大着胆子走过去,轻手轻脚的找了个东西垫脚,头偷偷的伸到上面装着排气扇的窗户上看,里面的景象差点让我叫了出来。

    两个赤裸裸的人在里面,不可能是其他人,只能是他们——我的妈妈与我的表弟。两个人的全身都是水,一米八几的表弟抱着一米六三的妈妈,让妈妈显得是那么的娇柔。

    “姨妈,我要吃肉包子,姨妈做的菜和姨妈身上的肉包子一样好吃。”表弟说着从后边握住了妈妈的肥乳玩弄起来。怪不得表弟整天说妈妈做的菜不错,今天还什么肉包子的,原来是这样啊!

    妈妈的头发已经盘了起来,表弟在后边吸吻着妈妈雪白的后颈,在吸吻的同时还轻咬着,两只手握着妈妈的双乳;妈妈好像很舒服一样,两只手抚摸着表弟的双手,两条大腿相互摩擦着,因为摩擦双腿,妈妈的右脚还轻轻提起,只有大拇指在地上。

    表弟的一双食指在妈妈的一双乳头上逗弄着,并轻咬着妈妈的耳垂,妈妈爽得鼻中哼出了快乐的春歌:“啊……嗯……嗯……”

    表弟还是左手握乳,右手则伸到下边,因为表弟身高臂长,他一伸手就摸到了妈妈的小穴处,妈妈本来併起来的双腿併得更紧了。表弟用右手的中指伸进了妈妈的小穴,往里面捅着,妈妈因为阴部被手指玩弄,下边已开始湿了,当她想记忘情地叫出来时,表弟已经将嘴凑了上去,封住了妈妈的淫嘴,两人的舌头交缠在一起,总的来说,还是表弟吸舔着妈妈的舌头。

    妈妈这时已放开了双手,一只手反手勾住表弟的头,另一只手向后反抱着表弟的屁股,妈妈的的屁股很大,感觉过去挺有肉的,但却是那种看过去很丰满型的可是又不会胖的那种。表弟的肉棒与妈妈的屁股不停地轻触着,这种感觉令两人都享受极了,这时整个浴室中充满着两人因吸吻而发出的淫蕩的吸舔声与妈妈的哼吟声。

    因为表弟打球受了伤,里边有一张让表弟洗澡时坐的椅子,表弟坐了上去,并打开了双腿:“林秀琴,过来,给我舔一下。”

    妈妈迟疑着,在表弟再向她吼了一声后,只能跪在表弟的胯前,将表弟的大肉棒吸进了口中。

    “又不是第一次了,姨妈,都第十次了,还是这么害羞。”

    妈妈这时已顾不说话了,她的口中刚好容得下表弟的肉棒。感觉上,表弟的肉棒比我大得多,想来这是表弟家的伙食比我家的好吧!

    “记得我怎么教你的吗?”表弟对妈妈说。

    只见妈妈用左手握着表弟的大肉棒,右手按在表弟的大腿上,只是将表弟肉棒的前部吸进口中,她用舌头在表弟的龟头上打着圈,舌尖顶在表弟的马眼上,表弟则握着妈妈的脖子,开始喘着气。

    妈妈将表弟的龟头吸进口中,又轻轻吐出,但又不全部吐出,嘴唇还与马眼沾着,表弟爽得开始大声地喘着气。表弟又向下坐了点,让他的下边双丸突出,妈妈会意,将表弟左边的睾丸吸进口中,左手则握着表弟的大肉棒套弄着。

    “姨妈,吸完左边,右边的也要啊!”

    听完表弟的话,妈妈忙将口中的睾丸吐出,将右边的吸进口中。

    这时的情景令我想起了半个月前,表弟因打球受伤进医院的一幕。

    那天我去送饭,在单人的病房中,妈妈正在帮表弟擦着身子,手还握着表弟的肉棒,那时我才发现表弟的肉棒勃起时竟是那么大的。

    表弟那个时候生病是不可以下床的,所以大小便都是我妈亲手负责的,妈妈在帮着表弟擦身时,还不时地将耳朵凑到表弟口边,好像听表弟说话,两个人的亲密程度已让我感觉到有点不对,原来有这样大的关係。

    “林秀琴,你的口技越来越好了。起来吧,坐到我腿上来。”表弟笑着对妈妈说,说着便拉起了妈妈,这时,他的肉棒与双丸已全部沾满了妈妈的口水。

    妈妈张开双腿坐在了表弟的大腿上,表弟一张口,就将妈妈的右乳吸进了口中。妈妈的右乳被除除轻吸着,鼻中发出“嗯嗯”的哼吟声,左手用臂弯夹着表弟的头,左手插进表弟的头发中,右手则轻抚着表弟的耳朵、脖子和脸。

    表弟将妈妈的整个乳房吸进去用牙齿轻咬着,吸完这边的,又吸另外一边;下边的手也没有閑着,抱着妈妈的屁股,要她一前一后地耸动,与他的肉棒及大腿摩擦着。

    当妈妈的双乳上都沾满了表弟的口水后,表弟将妈妈拉起:“姨妈,我要进去了,来帮帮忙啊!”

    妈妈则握着表弟的肉棒,轻轻地坐了下去。当表弟的肉棒完全插进妈妈的肉穴时,妈妈长舒了一口气。

    表弟抱着妈妈的腰,像打椿机一样要妈妈上下套动,并拉着妈妈的双手,要她双手抱头,他则托着妈妈的双手,将舌头伸到妈妈的腋下,用舌尖舔着妈妈腋窝。在我这个角度,妈妈双手抱着的姿势真是太美了!表弟就像一头小狗一样,下边在操着妈妈,一边则用舌头舔着他能够舔得到的地方。

    妈妈明显也被他的舌技所吸引,上边摆动着身子配合着表弟的舌头,下边用力地与表弟的肉棒结合着。有几次,因为用力过度,妈妈差点掉到地下,还好,表弟眼明手快,拉住了妈妈。

    “康康,坐外边一点。”表弟依言坐了,妈妈的一双丰满的大腿立即盘在了表弟的腰部,两人的下边结合得更紧密了。表弟埋首于妈妈的乳沟当中,妈妈则肉紧地抱着表弟的头,就像想将他完全压入自己的身体中一样。

    妈妈的情绪已完全给引发开来,她已全无顾忌地开始高难度声地呻吟,屁股配合着表弟的双手,用力地撞向表弟的胯部。

    “康康,用力!快用力!姨妈要你的大肉棒……上我。我是你的女人,我要你操死我……啊……天啊!”妈妈语无伦次地叫着,突然停了下来,显然妈妈已来了第一次高潮,这更剌激着表弟。

    “姨妈,刚才表哥走时,我要上你的时候,你不是说不要的吗?现在又想要啦?”表弟也高声地大笑。他将妈妈的推开,要妈妈将椅子拉到洗澡间的镜子前边,他还是坐在椅子上,妈妈则趴在洗脸的卫具上,面朝镜子,背向着他。

    表弟一掌打到妈妈的屁股上:“坐下来啊,姨妈。”他望着自己的肉棒,将妈妈两边屁股的肉用力拉开,让小穴张得更开,他用力向前一顶,肉棒已全部进入了妈妈的肉穴当中。

    因为经过了刚刚转换位置的短暂休息,表弟本来已经想射的肉棒又重新回复了活力,像一根木棍子一样又长又硬。表弟的舌头在舔完妈妈的前边后,又开始舔着妈妈的后背,下边有肉棒顶着,后背又被温柔地剌激着,妈妈彷彿全身都是性感感带,表弟的舌头无论舔着哪一处,都可以调动起妈妈的性趣。

    表弟不停地操着妈妈,并拍打着妈妈娇美的臀部,他的腰部与妈妈的屁股相互撞击,发出“啪啪”的声响;妈妈的双乳像吊钟一样垂下来,双眼迷离,如痴如醉。表弟望着镜子里妈妈的骚样,忍不住站了起来,将妈妈拉起了一点,从妈妈的右腋下钻出,用力地咬着妈妈的右边乳房,左手则狠命地抓着妈妈的左乳,像要将左乳扯下来一样。

    妈妈的娇浪呻吟变成了略含痛苦的悲叫,但表弟对这种叫声似乎更是喜欢,咬完两边的乳房,就将妈妈再拉起一点,再次与妈妈吸吻起来。因为表弟比妈妈高得多,所以他在与妈妈吸吻时,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下边操妈妈的力量与速度,反而是妈妈两边同受剌激,更有点招架不住的感觉。

    表弟在操了妈妈二百多下时,他将妈妈本来盘着的头发解开,将妈妈按下,他左手拉着妈妈的头发,右手则用力握着妈妈的肩膀,妈妈也配合着将屁股向表弟的肉棒撞去。可能是妈妈的体力消耗得差不多了,向后顶的速度也慢了下来,表弟用力地拉着妈妈的头发与肩膀,自己则用力前顶。

    “动啊!林秀琴,你这骚货,怎么啦?没力了吧?操死你!操死你!……”表弟狂暴地叫着。想不到平时戴着个眼镜、像书生的表弟还有这么暴烈的一面。

    “康康,姨妈痛啊,快放手……天啊!不要……啊……不要啊……”妈妈那略带哭音的吟叫更令表弟兴奋,他再狂操了妈妈一百下之后,趴在了妈妈背上,这时妈妈也无力地趴在洗脸台上,不会动了。

    这时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息,站在那里呆住了。妈妈先站起来,她要表弟坐下,开始帮表弟清理下边的大肉棒,她无意间地向排气扇这边一望,突然脸上闪过一丝惊慌的表情,我觉得她已望到我了,这令我想起了一些电视里捉姦在床的景像,我觉得现在是要走的时候了。

    我重新到了屋外,等了大约两分钟,才在外边叫表弟和妈妈。里面传来妈妈有些激动的声音,问我干嘛,我说我回来了,可是妈妈说让我等一会。

    过了一会儿,我表弟下半身只包着浴巾出来,而我妈又过了一会儿才出来,我发现她身上衣服也是湿的,而那种是因为洗完澡身上的水擦乾了,穿上衣服后还是会有水渗到衣服上潮潮的感觉。我也只能心照不宣地告诉他们书店没开门,明天再去的消息。

    既然我认为妈妈已望到我了,所以我决定我一定要找妈妈问个一清二楚。

    第二章

    当天下午我就回家了。晚上八点多,妈妈也回来了,当她望到我在客厅里等她时,她知道一切都瞒不过了,她主动地走过来。

    “儿子,妈……”

    我一挥手打断了她的话:“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啊!”

    妈妈也不答话,拉着我到了她房间。

    “儿子,妈是被迫的,要不是那一次,妈妈也不会……”接着她又沉默。过了大约十分钟,她长吸了一口气:“事情是这样的,你还记得妈妈和芳姐去XX俱乐部舞厅的事吗?”

    我点点头。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