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女神若琳
  • 发布时间:2018-09-18 15:27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1)年会K房大乱斗

    1米7的身高,纤瘦的大长腿,水蛇一样的腰部,C+级别的胸部,前凸后翘,完全是不输时装模特的身材。俏丽的瓜子脸,挺拔的鼻樑,略微深邃的眼窝,五官就像混血儿般精緻。飘逸的长髮,雪白的肌肤,加上时尚的打扮,这就是若琳,我的女神,我遇到过最美的女人。

    我叫张伟,国内重名最多的名字,很普通对吧,事实上,我也只是个普通人。

    我和若琳认识多年,我们是高中同学,大学同校不同系,毕业后在同一家广告公司工作,我在市场部,负责跑业务,她则在策划部,负责执行工作,也就是帮客户搞活动啦。而我们都住在公司宿舍,是单身公寓,她就住在我对门。

    我是她的男闺蜜,可以无话不聊却又无床可上,吃之无味弃之可惜,很鸡肋对吧。

    若琳大学时代有个很爱的男朋友,两年前,也就是毕业前不久,两人遇上车祸,她的男朋友就永远地离开她。从此以后,虽然很多男人,有青年才俊,有高富帅,有富二代,有成功人士,很多优秀的男人追求她,她都不为所动,因为她男朋友离世的那一刻,她就把她的内心永远地冰封起来。

    在若琳伤心的日子里,我这个好朋友也尽心地安慰她,照顾她,我想向她表白,但是聪明的她在我开口之前,就告诉我,她把我看成是最好的朋友,一辈子的朋友,男闺蜜……也就是,变相地拒绝了我。我也只好做个称职的男闺蜜,在她身边默默地爱护她。

    “今年,本公司的业绩非常靓丽,谢谢在座各位,希望明年再接再厉,再创佳绩。”要不是看在大红包的份上,我猜也没几人想听老闆在用官话瞎掰吧。

    “兄弟们,姐妹们,吃完这顿饭,我们去唱K,我买单。”哟,原来还有下半场啊,看来我歌神张学友……哦不,是张伟,要在尔等凡夫俗子面前大展歌喉了。

    “谢谢老闆……老闆万岁……”同事们开始在瞎起哄。

    “张伟好帅!”一曲深情后,若琳最先为我欢呼,其他同事也跟着喝彩……若琳不愧为我最好的朋友,总是给我最强力的支持。

    我们唱着K,喝着酒,猜着拳,一直到深夜也不愿离去,而那些结了婚的老员工,都渐渐离场回家了,只剩下我们住在公司宿舍的几个年轻人,狗哥、灰狼、阿明、阿明的女友小美、若琳,还有我。

    若琳的酒量很差,已经趴在沙发上醉得不省人事了,而阿明的女友小美,一直和男同事玩骰盅乐此不疲,像是个夜场老手,面对狗哥和灰狼轮番轰炸丝毫不怯场。

    “伟哥……”这时候,之前一直在唱歌的我已经很累,躺在沙发上快要睡着了,忽然听到阿明呼喊我,然后拍了几下我的脸,好像在打探我是否真的睡着了。我不想搭理他们,便假装睡着,让他们自个玩。

    “那个碍事的睡了吗?”我听到灰狼的声音。

    “睡了。”阿明回了一句。

    “兄弟们,真正的派对,开始咯!”那是狗哥的声音。

    什幺情况,他们有好玩的,竟然不预我一份,平时还好意思称兄道弟。我偷偷撑开眼缝,看看他们到底在搞什幺鬼。

    我去,狗哥和灰狼正在脱若琳的衣服……今天我们刚从公司下班,都是穿的职业装。而此刻若琳的上衣衬衫已经解开,被扔到一边去了,接着是裙子,也被解开了脱了下来。他们竟然要趁着若琳醉酒而迷奸若琳!

    我正想上前阻止,但是想到若琳无情地拒绝我的求爱,她又不是我的女人,她不过把我当成情感垃圾桶,听她平时那些倾诉的“树洞”而已,我救她作甚。

    “我去,这胸有点料啊,可是这罩子怎幺解啊?”狗哥和灰狼两个大男人,看来是吃荤经验比较少,竟然不会解女人的胸罩。

    “我来吧。”咦,小美竟然走到若琳面前,把手伸到若琳的后背,“啪嗒”一下,就把胸罩解开了。若琳的胸部便出现在所有人,包括我的眼前。浑圆的乳球上面,乳晕很小,色泽很浅,真是对极品乳房啊。狗哥和灰狼两个色鬼,马上一人一口吸着若琳饱满的乳房。

    我注意到若琳的脸,在胸部被两个男人吸吮舔弄的时候,只是轻轻皱了下眉头,没有别的反应,看来真是醉得不省人事。还好,不然她醒来发现这一切,不知道该怎样收场了。

    正当我观察若琳的表情,认定她真的醉得不省人事的时候,忽然隐约听到若琳“啊”的一声,我没有听错,这声音确实是从若琳口中发出的,因为她的嘴已经微微张开了,而导致她发出声音的人,并不是吸着她胸部的狗哥和灰狼,而是阿明。

    我把视线下移到若琳的下身,她的内裤不知道什幺时候被扯了下来,挂在穿着黑色丝袜的腿上,而阿明竟然当着他女友小美的面,把头埋在若琳的两腿之间,在给若琳口交。三个男人,不约而同地用嘴在逗弄着沈醉中的女神若琳。而在一旁的小美,并没有吃醋,而是一件一件脱下身上的衣服,露出身材同样火辣的胴体。

    三个男人过了几分钟口瘾之后,便离开了若琳的身体,他们此刻在干什幺呢?咦,他们在猜拳,好像在决定谁先上……一轮“商量后”,好像是谈妥了,那三个男人迅速脱下衣服,又围拢在美丽赤裸的若琳身边。

    灰狼率先挺起他的肉棒,走到岔开双腿正面躺坐着的若琳身前,对準若琳的肉穴,噗嗤一下就插进去了。灰狼如此容易就插进去,还是多亏了阿明刚才的口交啊,想必若琳的爱液和着阿明的口水,在给灰狼的肉棒充当润滑剂呢。

    “好紧,好暖,真爽……”灰狼一边抽插,一边在感歎,干女神就是不一样,比在宿舍看黄片撸爽多了。

    此时,阿明走到若琳身边,用双手扶着若琳漂亮的脸蛋,掰开若琳的嘴,把自己的肉棒放进若琳的嘴里,然后缓慢地抽插着。一个绝世美人竟然在给自己口交,阿明此时已经爽得完全把女友忘在脑后了。而他的女友,小美,现在竟然抱着狗哥,在沙发上狂野地甩动着腰肢,而下体早已和狗哥的下身连为一体呢……

    我去,这场面竟然如此劲爆,看得我下体都凸起来,要是被他们发现我勃起,知道我装睡怎幺办,我假装睡梦中转身,跌倒在沙发上,蜷缩着腿,正好遮住我勃起的下身,又可以继续偷看他们的动作。

    他们瞧我这边看了一眼,以为我只是翻身再睡,便不再理我,继续热火朝天……

    “啊……太爽了……啊……要射了……”一直抽插着若琳的灰狼似乎到了极限,要发射了。他不会在若琳体内发射吧,要是若琳怀孕了怎幺办。还好,当灰狼站起来走开时,我看到一股白色的精液挂在若琳大腿的黑色丝袜上。看来他们也知道,毕竟一场同事,再怎幺闹也不能搞出“人命”出来。

    灰狼走到小美和狗哥身边,示意要换人了,此时狗哥已经趴在小美身上,过了十多秒才依依不捨地拔出肉棒。哇靠,我还以为狗哥会在小美体外射精的,没想到,精液从小美的阴道口流了出来,狗哥竟然在小美男朋友身边把小美内射了。

    我还以为,今晚他们怎幺玩,也不会内射吧,毕竟都是一场同事,谁搞大了谁肚子都不好,但是小美竟然任由男友以外的人在自己体内射精,这完全超出我的预料之外。不过想想也并无不妥,也许小美自知今天是安全期,或者早就吃了避孕药呢。哎,只希望他们不要在若琳体内射精就好了,我和若琳再怎幺不可能在一起,我也不想她糊里糊涂就怀上别人的孩子。

    小美没有顾及自己下体还流淌着狗哥的精液,马上把刚刚射过精,马眼还挂着一丝白色精液的灰狼的肉棒吞放进自己的嘴巴里。经过一番吸吮,灰狼的肉棒已经再度勃起,而小美吐出了灰狼勃起的肉棒后,休息了几秒钟,便重新把肉棒连根吞进嘴里。是的,我没有看错,是完全吞没在小美的小嘴里。灰狼的肉棒肯定比小美口腔的深度要长,而此举必然穿过小美的喉咙,深入小美的食道。面对这一切,小美的男友阿明竟然毫不介意,任由自己的女友给别的男人内射和深喉。

    狗哥过来接替阿明的位置,把刚刚射过精的肉棒放进若琳的嘴里“清洁”,而阿明却摇摇头,轻轻推了狗哥一下,让狗哥的肉棒被推离若琳的嘴。原来阿明想用别的姿势肏若琳,他摆弄着若琳,使之像小狗一样跪趴在沙发上,然后从后面插入若琳湿漉漉的肉穴,而狗哥也心领神会,坐到若琳面前,捧起若琳的头,把若琳美丽的秀髮拨开,露出她俏丽的脸,把肉棒捅进她的嘴里。然后,狗哥便可以近距离欣赏着绝色女神给他吹箫。

    由于跪在沙发上,阿明很容易发力,所以抽插力度比灰狼强烈得多,若琳的身体也承受着强烈的冲击,不断前后摆动,而狗哥也正好端坐着不用动,因为若琳的嘴也随着身体快速前后摆动,套弄着自己的肉棒,毫不费力就得到快感。

    另一边厢,灰狼在小美的深喉攻势下很快就二度射精,然后颓然坐在沙发上,看来经过一晚狂欢,再加上短时间内两度射精,灰狼的体力也被榨干了。而小美刚才在感觉灰狼要射精的时候,并没有推开灰狼,任由灰狼把精液射到口腔里。我去,她现在岂不是上面下面两个口都装着男友以外的男人的精液?这小美竟然在男友面前被别的男人内射和口爆,看来是个大骚货,不知道我以后是否有幸可以和她玩上一次。

    小美含着灰狼的精液,过了半分钟,直到灰狼躺在沙发上,才偷偷地吐了出来,灰狼当然开心,虽然小美不愿意吞下自己的精液,但至少自己的精液在小美的口腔里留存了半分钟,也是相当有成就感了。

    几分钟后,由于一直维持高速冲刺,阿明也快到极限,噗嗤一下,阿明从若琳体内抽出阴茎,一发精液便随即从阿明的龟头发射出来,划过空中,形成一道美妙的弧线,降落在若琳脑后的秀髮上,白色的精液在黑色的秀髮上更显清晰。

    阿明射完之后,也像个洩气的皮球一样,坐到灰狼身边,而狗哥则把若琳抱起,自己坐在沙发上,让若琳趴在自己身前,用面对面方式干着若琳。若琳很瘦,背部线条很清晰,虽然看不到那销魂的脸和胸前的肉球,但是性感光滑的背部在狗哥身上不断跃动,依然让人鼻血横流。

    但是,马上,这个让人血脉喷张的画面就被遮盖住了。原来,小美走到我身前,她要干嘛?

    小美蹲下身子,然后用手推开我蜷缩着的腿,并且解开我的皮带……再这样解下去,我的阴茎勃起的事实就要被小美识穿,我一直的装睡就要暴露,但是我又实在没有办法,只能听任小美摆布。

    小美解开我的裤纽扣,拉开我的裤链,把内裤向下一拉,我那根坚硬的肉棒便老实地跳了出来,小美轻轻“哼”了一声,似乎在嘲笑我装睡。还好她并没有揭穿我,而是伸出舌头轻轻舔着我阴茎的茎身,一股畅快的感觉马上涌上我的大脑。

    小弟一直品行端正,也没交过女朋友,自然也没试过和女人亲密接触,没想到我第一次和女人亲密接触,竟然是同事的女友,一个火辣的骚货。小美舔了几下我的肉棒后,便把我的肉棒放进自己的嘴里,开始吞吐。小美似乎很有经验,口交过程完全没有齿感,看来阿明平时没少调教她,或者是她这个欢场老手早就含过无数男人的肉棒,驾轻就熟了。

    哎哟,我差点忘了,小美刚才还被灰狼口爆过呢,口腔里必然残存着灰狼的精液,她现在这样含着我的肉棒,怎幺觉得有点噁心呢。可是,我的肉棒却没有大脑那幺纠结,温暖湿润的口腔让它雄姿英发,丝毫没有因为被灰狼残存的精液沾染而洩气。

    小美不断快速地套弄着我的肉棒,而那边,狗哥抱着毫无知觉的若琳快速地抽插着,仿佛在和我竞赛谁先射精。过了几分钟,狗哥终于忍不住了,支起若琳,肉棒刚离开若琳的肉穴,精液就噗嗤噗嗤地射出来,射在阴道口周围,挂在黑色的阴毛上。哇,好险,要是再晚一刻,我的女神可能就要怀上狗哥的孩子了。

    若琳趴在狗哥身上,通体潮红,身体不断地起伏着,虽然她大脑因为醉酒而没知觉,可是身体经历三个男人的洗礼,一定也爽翻了,累坏了。不知道她明天醒来,会不会怀疑今晚发生过什幺呢。

    此时,我的快感也来了,噗嗤一下,我在小美温热的口腔里发射。小美含着我的精液,面朝着我,鬼魅地一笑。全场只有她知道我是醒着的,她这个笑容是什幺意思,是嘲笑我装睡?还是打算以后和我真刀真枪地干上一场?正当我思考着她的意图的时候,她咕噜一下,把我的精液吞进肚子里了……我没看错,她真的吞精了,之前灰狼的精液她也没有吞下只是吐出来,而她却把我的精液全部吞下去了。她是什幺意思?难道是……老娘吃定你了……

    休息了十多分钟后,三个男人各自穿上衣服,而小美也仔细地帮我和若琳收拾身体上的痕迹,然后他们四人一起把我和若琳送回宿舍。阿明和小美这对情侣负责搀扶我,我当然是继续假装睡觉呗,只是偶尔向前面瞄上几眼,搀扶若琳的狗哥和灰狼,手上又开始不规矩,在若琳身上乱摸。

    回到宿舍后,小美从我的裤兜里找钥匙,乘机摸了我的下体,我马上来了反应,哇靠,阿明还在我身旁扶着我呢,忍住,一定要忍住。我好不容易忍住没暴露,而小美已经找到钥匙打开房门,然后和阿明把我放到床上。

    “亲爱的,不要走,我们在这里来一场嘛,反正他也不知道……”

    我去,我已经装睡装了一个晚上了,这个淫娃小美还不放过我,还要在我面前上演活春宫。不行,我可不愿意他们在我房间里再搞了,于是开始假装睡醒,揉了揉眼睛,转过头面向他们,睡眼惺忪地望着他们。

    阿明一脸无奈,跟我道了晚安,让我好好休息,便拉着小美回去,而小美在出房门的一刹那,回头看了我一眼,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容,仿佛说,敢跟老娘作对,你死定了……

    呼,一切都过去了,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第二天醒来,我便到楼下买了早餐,敲响了若琳的房门。我想打听打听,看看她还记不记得昨晚的事。若琳打开房门,还穿着昨天的职业装,看来是刚睡醒。她看到我,便把我让进房内,自己去浴室换了件休闲衫,才出来和我一起吃早餐。

    “昨晚可能玩得太疯了,今天整个身子都散架似的。”若琳似乎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的事了。

    “是你送我回来的吧,你真好,来,赏你个烧卖……”若琳叉起一件烧卖送到我嘴边。

    “你赏什幺啊你,这本来就是我买的好不好……”我毫不客气吞下了她送过来的烧卖。就这样,和平时一样,我俩嘻嘻哈哈地度过一个愉快的早上。

    我多幺希望,她能像现在一样开开心心地生活下去,儘快忘掉她前任离去带给她的心伤,就像忘掉昨晚的经历一样,迎来风雨后的阳光。

    (1)年会K房大乱斗

    1米7的身高,纤瘦的大长腿,水蛇一样的腰部,C+级别的胸部,前凸后翘,完全是不输时装模特的身材。俏丽的瓜子脸,挺拔的鼻樑,略微深邃的眼窝,五官就像混血儿般精緻。飘逸的长髮,雪白的肌肤,加上时尚的打扮,这就是若琳,我的女神,我遇到过最美的女人。

    我叫张伟,国内重名最多的名字,很普通对吧,事实上,我也只是个普通人。

    我和若琳认识多年,我们是高中同学,大学同校不同系,毕业后在同一家广告公司工作,我在市场部,负责跑业务,她则在策划部,负责执行工作,也就是帮客户搞活动啦。而我们都住在公司宿舍,是单身公寓,她就住在我对门。

    我是她的男闺蜜,可以无话不聊却又无床可上,吃之无味弃之可惜,很鸡肋对吧。

    若琳大学时代有个很爱的男朋友,两年前,也就是毕业前不久,两人遇上车祸,她的男朋友就永远地离开她。从此以后,虽然很多男人,有青年才俊,有高富帅,有富二代,有成功人士,很多优秀的男人追求她,她都不为所动,因为她男朋友离世的那一刻,她就把她的内心永远地冰封起来。

    在若琳伤心的日子里,我这个好朋友也尽心地安慰她,照顾她,我想向她表白,但是聪明的她在我开口之前,就告诉我,她把我看成是最好的朋友,一辈子的朋友,男闺蜜……也就是,变相地拒绝了我。我也只好做个称职的男闺蜜,在她身边默默地爱护她。

    “今年,本公司的业绩非常靓丽,谢谢在座各位,希望明年再接再厉,再创佳绩。”要不是看在大红包的份上,我猜也没几人想听老闆在用官话瞎掰吧。

    “兄弟们,姐妹们,吃完这顿饭,我们去唱K,我买单。”哟,原来还有下半场啊,看来我歌神张学友……哦不,是张伟,要在尔等凡夫俗子面前大展歌喉了。

    “谢谢老闆……老闆万岁……”同事们开始在瞎起哄。

    “张伟好帅!”一曲深情后,若琳最先为我欢呼,其他同事也跟着喝彩……若琳不愧为我最好的朋友,总是给我最强力的支持。

    我们唱着K,喝着酒,猜着拳,一直到深夜也不愿离去,而那些结了婚的老员工,都渐渐离场回家了,只剩下我们住在公司宿舍的几个年轻人,狗哥、灰狼、阿明、阿明的女友小美、若琳,还有我。

    若琳的酒量很差,已经趴在沙发上醉得不省人事了,而阿明的女友小美,一直和男同事玩骰盅乐此不疲,像是个夜场老手,面对狗哥和灰狼轮番轰炸丝毫不怯场。

    “伟哥……”这时候,之前一直在唱歌的我已经很累,躺在沙发上快要睡着了,忽然听到阿明呼喊我,然后拍了几下我的脸,好像在打探我是否真的睡着了。我不想搭理他们,便假装睡着,让他们自个玩。

    “那个碍事的睡了吗?”我听到灰狼的声音。

    “睡了。”阿明回了一句。

    “兄弟们,真正的派对,开始咯!”那是狗哥的声音。

    什幺情况,他们有好玩的,竟然不预我一份,平时还好意思称兄道弟。我偷偷撑开眼缝,看看他们到底在搞什幺鬼。

    我去,狗哥和灰狼正在脱若琳的衣服……今天我们刚从公司下班,都是穿的职业装。而此刻若琳的上衣衬衫已经解开,被扔到一边去了,接着是裙子,也被解开了脱了下来。他们竟然要趁着若琳醉酒而迷奸若琳!

    我正想上前阻止,但是想到若琳无情地拒绝我的求爱,她又不是我的女人,她不过把我当成情感垃圾桶,听她平时那些倾诉的“树洞”而已,我救她作甚。

    “我去,这胸有点料啊,可是这罩子怎幺解啊?”狗哥和灰狼两个大男人,看来是吃荤经验比较少,竟然不会解女人的胸罩。

    “我来吧。”咦,小美竟然走到若琳面前,把手伸到若琳的后背,“啪嗒”一下,就把胸罩解开了。若琳的胸部便出现在所有人,包括我的眼前。浑圆的乳球上面,乳晕很小,色泽很浅,真是对极品乳房啊。狗哥和灰狼两个色鬼,马上一人一口吸着若琳饱满的乳房。

    我注意到若琳的脸,在胸部被两个男人吸吮舔弄的时候,只是轻轻皱了下眉头,没有别的反应,看来真是醉得不省人事。还好,不然她醒来发现这一切,不知道该怎样收场了。

    正当我观察若琳的表情,认定她真的醉得不省人事的时候,忽然隐约听到若琳“啊”的一声,我没有听错,这声音确实是从若琳口中发出的,因为她的嘴已经微微张开了,而导致她发出声音的人,并不是吸着她胸部的狗哥和灰狼,而是阿明。

    我把视线下移到若琳的下身,她的内裤不知道什幺时候被扯了下来,挂在穿着黑色丝袜的腿上,而阿明竟然当着他女友小美的面,把头埋在若琳的两腿之间,在给若琳口交。三个男人,不约而同地用嘴在逗弄着沈醉中的女神若琳。而在一旁的小美,并没有吃醋,而是一件一件脱下身上的衣服,露出身材同样火辣的胴体。

    三个男人过了几分钟口瘾之后,便离开了若琳的身体,他们此刻在干什幺呢?咦,他们在猜拳,好像在决定谁先上……一轮“商量后”,好像是谈妥了,那三个男人迅速脱下衣服,又围拢在美丽赤裸的若琳身边。

    灰狼率先挺起他的肉棒,走到岔开双腿正面躺坐着的若琳身前,对準若琳的肉穴,噗嗤一下就插进去了。灰狼如此容易就插进去,还是多亏了阿明刚才的口交啊,想必若琳的爱液和着阿明的口水,在给灰狼的肉棒充当润滑剂呢。

    “好紧,好暖,真爽……”灰狼一边抽插,一边在感歎,干女神就是不一样,比在宿舍看黄片撸爽多了。

    此时,阿明走到若琳身边,用双手扶着若琳漂亮的脸蛋,掰开若琳的嘴,把自己的肉棒放进若琳的嘴里,然后缓慢地抽插着。一个绝世美人竟然在给自己口交,阿明此时已经爽得完全把女友忘在脑后了。而他的女友,小美,现在竟然抱着狗哥,在沙发上狂野地甩动着腰肢,而下体早已和狗哥的下身连为一体呢……

    我去,这场面竟然如此劲爆,看得我下体都凸起来,要是被他们发现我勃起,知道我装睡怎幺办,我假装睡梦中转身,跌倒在沙发上,蜷缩着腿,正好遮住我勃起的下身,又可以继续偷看他们的动作。

    他们瞧我这边看了一眼,以为我只是翻身再睡,便不再理我,继续热火朝天……

    “啊……太爽了……啊……要射了……”一直抽插着若琳的灰狼似乎到了极限,要发射了。他不会在若琳体内发射吧,要是若琳怀孕了怎幺办。还好,当灰狼站起来走开时,我看到一股白色的精液挂在若琳大腿的黑色丝袜上。看来他们也知道,毕竟一场同事,再怎幺闹也不能搞出“人命”出来。

    灰狼走到小美和狗哥身边,示意要换人了,此时狗哥已经趴在小美身上,过了十多秒才依依不捨地拔出肉棒。哇靠,我还以为狗哥会在小美体外射精的,没想到,精液从小美的阴道口流了出来,狗哥竟然在小美男朋友身边把小美内射了。

    我还以为,今晚他们怎幺玩,也不会内射吧,毕竟都是一场同事,谁搞大了谁肚子都不好,但是小美竟然任由男友以外的人在自己体内射精,这完全超出我的预料之外。不过想想也并无不妥,也许小美自知今天是安全期,或者早就吃了避孕药呢。哎,只希望他们不要在若琳体内射精就好了,我和若琳再怎幺不可能在一起,我也不想她糊里糊涂就怀上别人的孩子。

    小美没有顾及自己下体还流淌着狗哥的精液,马上把刚刚射过精,马眼还挂着一丝白色精液的灰狼的肉棒吞放进自己的嘴巴里。经过一番吸吮,灰狼的肉棒已经再度勃起,而小美吐出了灰狼勃起的肉棒后,休息了几秒钟,便重新把肉棒连根吞进嘴里。是的,我没有看错,是完全吞没在小美的小嘴里。灰狼的肉棒肯定比小美口腔的深度要长,而此举必然穿过小美的喉咙,深入小美的食道。面对这一切,小美的男友阿明竟然毫不介意,任由自己的女友给别的男人内射和深喉。

    狗哥过来接替阿明的位置,把刚刚射过精的肉棒放进若琳的嘴里“清洁”,而阿明却摇摇头,轻轻推了狗哥一下,让狗哥的肉棒被推离若琳的嘴。原来阿明想用别的姿势肏若琳,他摆弄着若琳,使之像小狗一样跪趴在沙发上,然后从后面插入若琳湿漉漉的肉穴,而狗哥也心领神会,坐到若琳面前,捧起若琳的头,把若琳美丽的秀髮拨开,露出她俏丽的脸,把肉棒捅进她的嘴里。然后,狗哥便可以近距离欣赏着绝色女神给他吹箫。

    由于跪在沙发上,阿明很容易发力,所以抽插力度比灰狼强烈得多,若琳的身体也承受着强烈的冲击,不断前后摆动,而狗哥也正好端坐着不用动,因为若琳的嘴也随着身体快速前后摆动,套弄着自己的肉棒,毫不费力就得到快感。

    另一边厢,灰狼在小美的深喉攻势下很快就二度射精,然后颓然坐在沙发上,看来经过一晚狂欢,再加上短时间内两度射精,灰狼的体力也被榨干了。而小美刚才在感觉灰狼要射精的时候,并没有推开灰狼,任由灰狼把精液射到口腔里。我去,她现在岂不是上面下面两个口都装着男友以外的男人的精液?这小美竟然在男友面前被别的男人内射和口爆,看来是个大骚货,不知道我以后是否有幸可以和她玩上一次。

    小美含着灰狼的精液,过了半分钟,直到灰狼躺在沙发上,才偷偷地吐了出来,灰狼当然开心,虽然小美不愿意吞下自己的精液,但至少自己的精液在小美的口腔里留存了半分钟,也是相当有成就感了。

    几分钟后,由于一直维持高速冲刺,阿明也快到极限,噗嗤一下,阿明从若琳体内抽出阴茎,一发精液便随即从阿明的龟头发射出来,划过空中,形成一道美妙的弧线,降落在若琳脑后的秀髮上,白色的精液在黑色的秀髮上更显清晰。

    阿明射完之后,也像个洩气的皮球一样,坐到灰狼身边,而狗哥则把若琳抱起,自己坐在沙发上,让若琳趴在自己身前,用面对面方式干着若琳。若琳很瘦,背部线条很清晰,虽然看不到那销魂的脸和胸前的肉球,但是性感光滑的背部在狗哥身上不断跃动,依然让人鼻血横流。

    但是,马上,这个让人血脉喷张的画面就被遮盖住了。原来,小美走到我身前,她要干嘛?

    小美蹲下身子,然后用手推开我蜷缩着的腿,并且解开我的皮带……再这样解下去,我的阴茎勃起的事实就要被小美识穿,我一直的装睡就要暴露,但是我又实在没有办法,只能听任小美摆布。

    小美解开我的裤纽扣,拉开我的裤链,把内裤向下一拉,我那根坚硬的肉棒便老实地跳了出来,小美轻轻“哼”了一声,似乎在嘲笑我装睡。还好她并没有揭穿我,而是伸出舌头轻轻舔着我阴茎的茎身,一股畅快的感觉马上涌上我的大脑。

    小弟一直品行端正,也没交过女朋友,自然也没试过和女人亲密接触,没想到我第一次和女人亲密接触,竟然是同事的女友,一个火辣的骚货。小美舔了几下我的肉棒后,便把我的肉棒放进自己的嘴里,开始吞吐。小美似乎很有经验,口交过程完全没有齿感,看来阿明平时没少调教她,或者是她这个欢场老手早就含过无数男人的肉棒,驾轻就熟了。

    哎哟,我差点忘了,小美刚才还被灰狼口爆过呢,口腔里必然残存着灰狼的精液,她现在这样含着我的肉棒,怎幺觉得有点噁心呢。可是,我的肉棒却没有大脑那幺纠结,温暖湿润的口腔让它雄姿英发,丝毫没有因为被灰狼残存的精液沾染而洩气。

    小美不断快速地套弄着我的肉棒,而那边,狗哥抱着毫无知觉的若琳快速地抽插着,仿佛在和我竞赛谁先射精。过了几分钟,狗哥终于忍不住了,支起若琳,肉棒刚离开若琳的肉穴,精液就噗嗤噗嗤地射出来,射在阴道口周围,挂在黑色的阴毛上。哇,好险,要是再晚一刻,我的女神可能就要怀上狗哥的孩子了。

    若琳趴在狗哥身上,通体潮红,身体不断地起伏着,虽然她大脑因为醉酒而没知觉,可是身体经历三个男人的洗礼,一定也爽翻了,累坏了。不知道她明天醒来,会不会怀疑今晚发生过什幺呢。

    此时,我的快感也来了,噗嗤一下,我在小美温热的口腔里发射。小美含着我的精液,面朝着我,鬼魅地一笑。全场只有她知道我是醒着的,她这个笑容是什幺意思,是嘲笑我装睡?还是打算以后和我真刀真枪地干上一场?正当我思考着她的意图的时候,她咕噜一下,把我的精液吞进肚子里了……我没看错,她真的吞精了,之前灰狼的精液她也没有吞下只是吐出来,而她却把我的精液全部吞下去了。她是什幺意思?难道是……老娘吃定你了……

    休息了十多分钟后,三个男人各自穿上衣服,而小美也仔细地帮我和若琳收拾身体上的痕迹,然后他们四人一起把我和若琳送回宿舍。阿明和小美这对情侣负责搀扶我,我当然是继续假装睡觉呗,只是偶尔向前面瞄上几眼,搀扶若琳的狗哥和灰狼,手上又开始不规矩,在若琳身上乱摸。

    回到宿舍后,小美从我的裤兜里找钥匙,乘机摸了我的下体,我马上来了反应,哇靠,阿明还在我身旁扶着我呢,忍住,一定要忍住。我好不容易忍住没暴露,而小美已经找到钥匙打开房门,然后和阿明把我放到床上。

    “亲爱的,不要走,我们在这里来一场嘛,反正他也不知道……”

    我去,我已经装睡装了一个晚上了,这个淫娃小美还不放过我,还要在我面前上演活春宫。不行,我可不愿意他们在我房间里再搞了,于是开始假装睡醒,揉了揉眼睛,转过头面向他们,睡眼惺忪地望着他们。

    阿明一脸无奈,跟我道了晚安,让我好好休息,便拉着小美回去,而小美在出房门的一刹那,回头看了我一眼,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容,仿佛说,敢跟老娘作对,你死定了……

    呼,一切都过去了,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第二天醒来,我便到楼下买了早餐,敲响了若琳的房门。我想打听打听,看看她还记不记得昨晚的事。若琳打开房门,还穿着昨天的职业装,看来是刚睡醒。她看到我,便把我让进房内,自己去浴室换了件休闲衫,才出来和我一起吃早餐。

    “昨晚可能玩得太疯了,今天整个身子都散架似的。”若琳似乎完全不记得昨晚发生的事了。

    “是你送我回来的吧,你真好,来,赏你个烧卖……”若琳叉起一件烧卖送到我嘴边。

    “你赏什幺啊你,这本来就是我买的好不好……”我毫不客气吞下了她送过来的烧卖。就这样,和平时一样,我俩嘻嘻哈哈地度过一个愉快的早上。

    我多幺希望,她能像现在一样开开心心地生活下去,儘快忘掉她前任离去带给她的心伤,就像忘掉昨晚的经历一样,迎来风雨后的阳光。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