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ES”吧里暗销魂
  • 发布时间:2018-10-02 12:5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在风月里玩,看见老鸟替人做广告卖春药,心里痒痒的,要是能迷倒一个南

    京“陀地”美女日一炮,不比上SN玩强上百倍千倍啊!我一个人打死也不敢,

    就向我的一个死党狼友说了,我们从上莫愁湖小学开始就是一个班的同学,后来

    上到南湖一中,还是一个班,说起来不认识不认识,在一起也有二十年了。不是

    有句话叫“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吗?我们即同过窗又嫖过娼,

    从偷“徐立天”的手表,到偷看“赵华”的底裤,能干的吊事都干了。

      我一说,那个“仆街”比我兴趣还大,是啊!SN、FL里玩来玩去,玩的

    全是山里的妹子,丢人啊!每次想到这个问题,我们都恨不得用头撞墙。张张罗

    罗的买了几样,以前也没试过,也不知道效果怎麽样,要是给我们以前的美女老

    师赵华知道我俩都是快三十的人了,还干这种事,立马她会撞墙。现在想一想,

    那时候老在她眼皮子底下“犯事”,多数是喜欢她,哈哈!

      现在的工作真好,太自由了,想不去就不去,换个老板就象换个马桶一样的

    简单,反正都不要人事档案,都不会替我们交什麽保险,出了点事,立马几个月

    不“招枝”,又不是杀人放火,回来再重找个工作,方便的很啊!

      2007年5月1日,我们先在河西的一家宾馆定了一个房间,放了一些玩

    妞的必要性具,然后在以前干过的公司里物色MM,先选中了我以前在珠江路上

    装机时认识的叶大美女,说实话,当时那个鸟公司招人,要不看叶大美女漂亮,

    鬼才去呢?结果她说她结过婚了,老公也是我们以前公司的,和朱强狼狈爲奸的

    鸟人,现在又回来了,想一想,朱强那个人可不好惹,霸道的很。

      又看中了我和那个仆街在外面做房産时认识的售楼小姐马莉,想一想也该2

    5岁了吧!漂亮的一B,是个小回回,比我们汉人要白的多,全身一根汗毛也没

    有,两条大腿特别的长,一点点肥肉也没有,可能是不吃猪肉的原因吧!我记得

    两年前我们在一起吃茶,我装着捡东西,在桌子下面把她的大腿看了个够,我还

    记得她得那时穿的是一双白色的水晶丝袜,性感的一米!就是太贼了,正常情况

    下把我们两个吃得死死的。电话一打,她正在家烦的一米,她家就住在夫子庙车

    站边的“朱雀楼宾馆”后面,后来才知道她泡人家台湾“凯子”没泡上,费了好

    大的劲,也没钓到“金龟”,人家舍不得家里的黄脸婆,玩过她了,找个借口一

    闪,一个多月都没有和她“招枝”,听说我们约她出去玩,当然开心,在她心中,

    吃我们俩个“愣头青”吃得死死的,这丫头就是爱沾小便宜,这是她一生中最致

    命的弱点。而且还“老B老吊”的要我们请她吃龙虾!

      见了面,这个骚货更漂亮了,穿一双高跟皮靴,一身白色的超短裙,和乡下

    妹子就是不一样,全身散发着好闻的香水味。裙摆在一双漂亮的大腿上晃啊晃啊!

    真想立马日了她!

      那个仆街在旁边提醒我:“快收起你那张嫖客脸,鱼上鈎了,别吓跑她”。

    我们俩从左右绕到她身边,自然是把她捧得一米多高,我们吃啤酒,她也要,曾

    经有过经曆,我们两人加起来白酒都拼不过她,在她心中,吃定我们俩个了。

      在来凤小区的一家龙虾馆里,先是大吃龙虾,在喝酒过程是,我们就趁她不

    备,开始在她的酒里一点一点的加春药,这个骚货,不是不发情,是平时看不起

    我们,勾引起大款来,那个骚样,我们都是见识过的。能在大白天就坐在人家大

    腿上。她知道就她的样子能卖多少钱,不肯贱卖的!慢慢的,我把手放在她的大

    腿上,那个地方,我早就想摸,入手处,滑滑的,隔着一层很高档的水晶丝,更

    觉得性感的一B。那个仆街朝我直瞪眼,生怕是煮熟的鸭子飞了。我们买的是春

    药和迷药两种,準备配合起来用。

      说好了要去“YES”吧里看钢管舞,我对在旁边跳钢管的妹妹很感兴趣,

    而这个马子,对台上跳钢管的那个“瘦排”兴趣多多,看个大男生跳钢管,我觉

    得恶心,她却觉得兴奋!渐渐的,我们发觉她越来越骚,开始在放贱,左右几乎

    同时把手放在她的大腿上,她似乎未觉,向上,直上小B处,我日噢!竟然穿的

    是沙质的平角短裤,手上不去了,只有再下来,这个小骚货也有反应了,手往下

    摸,我日噢!爲什麽抓住的不是我的鸡巴,看着那个仆街的舒服样,我真恨不得

    立即把她的手搞过来,旁边的啤酒促销小姐怪怪的看着我们,脸红红的,一定是

    看懂了,打开瓶盖后,立马就跑。

      伸嘴在她的脸上舔了一下,下面的鸡巴更不争气了,我发觉那个仆街也是气

    喘吁吁,一狠心,隔着她的平角裤,手指直捣向小B深处。这个小骚货,把身体

    靠在那个仆街身上,一条大腿放在我腿上,一条大腿放在地上,压得我的鸡巴翘

    得象铁一样。我一手抱着她的大腿,一手在她的小B中飞速的挑动,捣得她花枝

    乱颤,感觉也没几下,她的小B紧紧的夹住我的手指,有水顺着手指往下流,哈

    哈!春药的就是好,要不然这个小骚货怎麽肯就范!好在YES吧里音乐震天,

    就是她再大声,其他的人也是听不见,听见又怎麽样?

      那个仆街把头凑过来,说:“这样不行啊!她是爽死了,我要憋死了!”我

    深有同感。一左一右扶住摇摇欲坠的她,直奔玩B地。

      此之前,我们早就想好好玩她,进得门来,把门锁死,先得把她剥光,手抖

    得厉害,奶罩子上的搭扣怎麽也解不开啊!一急,用力一拉,弄下来再说,奶子

    翘翘的,就象两只羊角,奶头骄傲的向上挺着,下面原来穿的是一件沙质的黑色

    平角裤,已经有一个小洞了,小B光光滑,在灯光下细看,B处丝毫没有用刀刮

    的痕迹,半根B毛也没有,两片B唇不知羞耻的翻露在灯光下,上面还有在YE

    S吧里的水渍,这种“白虎B”,难怪那个台湾凯子不要她,在台湾人来说,她

    这种样子是典型的狐狸精,败家样,妖媚之极,却是杀夫不用刀啊!

      那个仆街这时候倒比我沈得往气,说“帮她打扮一下啊!不然她这样迷迷湖

    湖的,鸡巴被她咬断就惨了!”我们相视大笑,从床上柜里拿出性器械,先用口

    枷把她的小嘴强制拉开,被迫她始终张着嘴等我们的鸡巴进去,把她的手在胸前

    的颈子上的项圈上的银环扣在一起,美丽的大腿根和脚裸也用扣链扣在一起,脸

    朝下趴好。

      老规举,扔大头,我要字,向上一抛一落,今天正是操B的好天气,我大笑

    了起来,对那个仆街说:“对不起了,等我了,哈哈!”

      小B出奇的光滑,大鸡巴一没到底,那边那个仆街大喊:“你忘戴套了。”

    我大笑,说:“不是忘了,是故意的。”难得碰上这样的好B,戴套太浪费了,

    摸着她雪样的大白光屁股,真有一种“凝脂”的感觉,可能是在YES吧里憋久

    了,就这样上去没几下,突然射精,我操,幸亏不用付钱,否则就亏大了,那边

    那个仆街刚把鸡巴放在她小嘴里,一看我完了,笑得“呛水”,直挺挺的就把鸡

    巴往她的B里捣,我说:“小心B夹你!”那个鸟人头一甩,说:“没事!”结

    果也是没几下就交枪。这次轮互到我笑他了。

      想一想也真是失败,把她的双手解开,两个人把她翻来覆去的玩,大腿上全

    是牙印,她只是迷蕩的乱哼,这样,我又有反应了,把鸡巴往她嘴里一塞,她想

    吐也吐不出来,我突然觉得她嘴里有什麽东西要吐出来,忙把她抱到卫生间,用

    假阳具往她嘴里捣,叫她痛痛快快的吐了个够。想起在“江南第一燕家”,看见

    燕姐灌肠,当时就感到狂剌激,照着燕姐的样,把花撒拿下来,把水龙头塞进她

    漂亮的屁眼里,希里花啦的把她的屁眼里洗得个干干净净,複又把她抱到床上来,

    两个人反反複複的玩了日,日了玩,最少各在两次吧!反正能日的地方都日了!

      在天快要亮的时候把她搞回了家,老鸟的迷药,说是无记忆的,反正我们现

    在没事!

    这文章真够牛B呀!

    是最好的论坛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