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聪明玲莉(24)+(25)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3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聪明玲莉(24)

      这里是一间高级酒店,房间的隔音很好,关上门后我俩再也听不到里面的淫

    声浪语,只是凭藉猜测,大家都可以想像得到现在当中的场面是如何香豔旖旎。

      我面如死灰,那一线希望瞬息间在眼前粉碎。倒是莉非但没有因为明的出轨

    而感到难过,反而好像因为所有事情都在其掌握之中而现出喜悦神情。在这一刻

    我清楚地知道,她说也许会爱上明等话全都是虚假的,莉根本从一开始就知道她

    的未婚夫不会通过考验,眼前这一切全都是编写在她的剧本之内。

      莉面带笑容,从口袋里扬出另一张房卡。我正奇怪是怎幺一回事,她已经用

    房卡打开对面的一间房门并独自进内,我没奈何,只有不吭一声的跟了进去。

      「我租了两间房,待他们离开后,我们必须在服务员打扫房间之前进去取回

    摄录机,所以要在这里监视着。不然被人发现偷拍,将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莉微笑地向我解释。她的心思十分慎密,每一步都考虑週详,不容自己的计划有

    半点失误。

      「即是说,妳今晚在这里过夜?」我长吁口气问道。莉嘿笑一声:「你好绝

    情,这幺空蕩蕩的房间,就留我一个女孩子在这里?」

      我闷哼着说:「妳要我做的事我做了,妳的计划也如妳所想,我留在这里还

    有什幺作用?」

      莉走上前来,双手妩媚地伸出来拥着我的肩,胸前一对椒乳透过丝绸织成的

    连身裙压在我胸前。像一位风情万种的美艳主人,在获胜后要跟她的僕人庆祝一

    般,只见莉眼里尽是笑意,娇纵的说:「你有用的,虽然在我眼中你不配是一个

    男人,但某些部份还是十分合我心意。」

      我略显愤怒地甩开怀中的香软身躯,用厌恶的语气说:「妳不要总是这样!

    妳用这种方法去测试明,自己却一次又一次的勾引别人,令我觉得妳只是一个蛮

    不讲理的女人!」

      「嘻嘻,你好像搞错了一些事情,我说了很多遍,今次的测试是我报复计划

    中的其中一个项目。如果不是因为要替姐姐报仇,我根本不会介意我的丈夫跟什

    幺人上床。性对我而言是一件很单纯的事情,我不会因为别个女人带给我的男人

    快乐而动气。只是他可以玩世界上的任何女人,就是不可以玩弄我的姐姐。」莉

    若无其事的道:「我现在做的一切,都不过是要令你对你的朋友死心,让你知道

    你到这刻仍想帮助的,其实是一个无可救药的人。」

      事到如今,我知道莉是一定不会放过明的。在别无它选下,唯有乞求她不要

    伤害那无辜的女孩们:「我承认明也许是活该,但四位女孩只是贪玩,妳就不要

    把她们牵连在内好吗?」

      莉嫣然一笑道:「真是十分有爱心的男人呢!好吧,既然你是这幺的一个好

    人,我也不会太为难你。反正我要惩罚的只是那只禽兽,这四个女人,我可以放

    过她们。」

      我想不到莉会如此轻易答应,愕然道:「妳肯放过她们?」

      「对,我可以在影片中几个女的脸上打马赛克,让她们不会被认出身份。」

    莉点头一笑:「不过这当然是要看你服侍得我是否满意了。」说着,莉掀起长裙

    展现出那棕榈色的内裤:「来吧,施展你的浑身解数,给我一个畅快的晚上。」

      我过去玩过的女人多不胜数,但从没有一个像莉这般强势的女子,即使在创

    智中位高权重的妮,也不会有如此嚣张的态度。面对这个年纪比自己小上十年,

    却又处处把我玩弄于股掌之中的小妹妹,我实在是感到哭笑不得。

      莉嘴角含春,退后两步,柔若无骨的身子半倒下去,懒洋洋的坐在睡床上,

    两只手儿按在盘骨两旁,翘臀向天一扬,那条薄如蝉翼的丝质内裤便徐徐被勾着

    的指头褪下,让一片茂盛的黑森林暴露在空气当中。

      那是一个非常诱惑的动作,莉年纪轻轻,却处处散发着迷人风韵,随着那一

    双雪肤般的美腿微微张开,芳草间两片紧闭的肉唇呼之欲出。只见她的美眸直视

    着我,眼神里带着挑逗,秀髮半掩的脸庞向上一扬,作出一个差遣的表情:「给

    我亲屄。」

      玲不喜欢在清洁之前被亲私处,莉却爱让男人品嚐她的味道。面对着如此境

    况,我半蹲地上,眼前那形状姣好的迷人阴户触手可及,莉压在小阴唇的指头向

    两边一掰,整个密闭的洞口被完全翻开,露出微湿的嫩红肉壁。我但觉鼻头飘来

    一股女性幽香,刺激着体内的本能慾望,不自禁地嚥了一口唾液,伸出舌头想舔

    弄那诱人肉洞。可正要触及,又戛然而止。

      莉垂下头来,扬起弯月般的眉毛问我:「怎幺不亲?」

      我紧握掌头,咬着牙道:「我们不可以做这种事,妳始终是玲的妹妹。」

      莉冷笑说:「那又怎幺样?当日你知道我是她妹妹后,还不是狠狠地跟我做

    了?」

      我胸口苦涩的道:「这不一样,那天我以为玲已有别人,但现在既然有再见

    玲的打算,我就绝不可以碰妳,不然日后被玲知道,她会很伤心。」

      莉扬起揶揄的声线:「呵呵,反正我们都做过了,多做一次又有何分别?难

    道你又想对我姐姐瞒天过海?」

      我摇头道:「不,如果真的可以让我见到玲,我再不会对她隐瞒任何事情,

    即使不获她原谅,我也只有认命。但结果怎样是另一回事,我既有要再跟她一起

    的心,就必须把好自己这一关。」

      莉默然不语,眼眸里闪过一丝叫人无法言喻的情绪。她从睡床站起,直瞪着

    蹲于地上的我冷冷道:「你现在是要向我证明,世上还是有男人可以在女色之前

    还把持得住吗?」

      我否认说:「不!我没打算向任何人证明什幺,包括向我自己。」

      莉作了一个不置可否的表情,轻视道:「好吧,如果你要坚持自己是一个没

    用的男人,我不会强迫你。但跟一个废人睡觉也没意思,我不需要你了,你滚出

    去。明天早上我自己会去邻房取回摄影机。」

      我无言站起,回头别过那带着一副冷漠表情的莉,自行迈出房间。房间是莉

    开的,她在明一行人离去后藉故说遗忘东西要回去取并非难事。的确在这一刻,

    莉是不再需要我了。

      看着对面的房间,与其说是帮助莉口中的测试,倒不如说是替她实行了复仇

    计划还要合适。亲手把往年的好友陷害并不是一件容易面对的事,纵使真如莉所

    言,明是把玲害惨的元兇,但我们是否就可以运用私刑,用以暴易暴的方法去对

    付明?莉曾多次对我说,如果我要再见玲,就必须有跟她一样同仇敌忾的决心,

    可我自问真的没法如莉一般狠下心肠。

      我心情沈重,独个回到派对的宴会厅。这时候时间不早,加上身为主角的明

    又先行离去,场中的参加者都已经走得七七八八,只余几个喝得七零八落的往年

    旧友在沙发上醉醺醺的呼呼大睡。我坐在一角,连喝酒的心情也没有,脑里玲和

    明的影像交互出现,使我苦恼非常。

      玲是我心爱的人,她受到玩弄时所感到的痛苦我也身同感受。但当日在得悉

    了我跟玲交往后,明的主动成全和事事配合,甚至把整间公司也无条件地拱手相

    让,对我而言也总算是个恩情。后来的事谁也不想发生,只能说已成事实的任谁

    也改变不了。我们是否真的应该有仇报仇,让伤害人的事情继续蔓延?

      想到这里,随意拿起一杯别人喝剩的酒倒在口里。一杯到肚,愁思万丈,我

    从来不是一个好人,但出卖朋友,始终不是轻易地令自己释怀。

      这个晚上,我没有回到明他们的房间,而是在街道上独个流连,企图把一切

    置身事外。事到如今,莉的计划毫无疑问已经成功了一大半,可是我却没有因为

    可以再见玲而感到高兴,反而更被困于自己的所作所为之内。

      『明,你不能怪我,这是莉对你的一次测验,你通过不了并非我的责任。』

    我说出各种藉口,拼命地安慰着自己,然而谁也知道,这并非一件光明的事情。

      接下来的几天,我像在逃避一般,没有再过问他们的事,而作为明的伴郎应

    做的事也大致处理妥当。但彷彿一切都已有定案之时,我又接到莉的电话。

      莉的声线十分低沈,似是心情不好,她以压倒性的语气道:「我反悔了,那

    四个女人,一定也不可以放过!」

      「什幺?」我吃惊的问道,莉咬牙切齿的说:「那个晚上之后,他们意犹未

    尽,昨晚又出来搞了一次,那禽兽以为瞒得过我,却不知道我一直有偷听他的电

    话。」

      「莉……」

      「你不用再替那些婊子说好话,明明知道我俩还有一星期就结婚,仍勾人老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