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体验性福生活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3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体验性福生活

    (一)电话交流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本来说好我和老婆一起回国过年,但圣诞节一过,国外

    的公司就都忙起来了,原定3月份开工的一个项目因爲客户催得急,不得不提前

    开始总体设计,没办法,我只好取消了定好的机票,让老婆一个人回去了。平时

    我们在做床上运动的时候,也总玩一些意淫,性幻想的游戏,所以,在机场分手

    的时候我就说:回家和老相好的重温旧梦吧,回来的时候把屄灌的饱饱的!老婆

    撒娇地亲了我一下就跑了。

      从老婆走后,我几乎天天给老婆打电话,似乎是年三十那天,我又给她打电

    话,老婆接起电话就嗲声嗲气地说:老公,人家都想你了。我一听就乐了,问她

    :哪儿想我了?

      妻:哪儿都想。

      我:哪儿最想?

      妻:楂楂(乳头)

      我:想我干什麽?

      妻:想你把他们放在嘴里转来转去地。

      我:还想什麽?

      妻:还想你用手把他们揪得高高地。

      我:你怎麽不找别人弄哪?

      妻:他们没有你弄得好!

      看官哪,你听听,什麽叫:他们没有你弄得好!就是说,不仅被别人弄了,

    还不是一个人!于是我就问:谁没有我弄得好?妻子撒娇地说:没有啦,你真坏。

    这要是不紧追下去就听不到好故事了,我马上换了口气,央求老婆到:好老婆,

    快给老公讲讲,我都急死了。老婆歎了一口气说:这回真没有,那都是熟悉你以

    前的事儿了。我问:那是谁呀?

      妻:人家以前的男朋友呗。

      我:他怎麽玩你的楂楂?

      妻:没怎麽玩儿,他总是色色地看人家的楂楂,象看艺术品似地。

      我:那我俩差不多,我不也把它们当宝贝似的嘛。

      妻:才不呢,你把它们当口香糖,总是放在嘴里又嚼又咬地。

      我:哪个好?

      妻:口香糖!

      我:他怎麽欣赏艺术品?

      妻:他只是用手轻轻地摸摸。

      我:没亲它们麽?

      妻:亲了,就是用舌头尖儿轻轻地蹭几下。

      我:蹭硬了没?

      妻:才没呢。

      我:真的?

      妻:真的,还没等人家楂楂硬呢,他的牛牛就硬了。

      我:啊?你咋知道?

      妻:他拉着人家的手去摸那儿。

      我:哪儿?

      妻:就那儿呗,你坏,不跟你说了。

      我:别别,好老婆,快接着说。── 我嬉皮笑脸地央求她。

      妻:说啥呀?

      我:说你摸到什麽了。

      妻:就是那东西呗。

      我:什麽东西?

      妻:你说什麽东西?

      我:牛牛?

      妻:嗯!

      我:硬麽?

      妻:嗯。

      我:大不大?

      妻:不知道啦。

      我:怎麽会呢?

      妻:还在裤子里呢,我怎麽知道?

      我:那他没拿出来麽?

      妻:开始没有。

      我:那他什麽时候拿出来的?

      妻:……

      我:是不是把你给脱了以后?

      妻:没有!

      我:真没有?

      妻:真没有。

      我:怎麽会呢?我知道要是我我可不会半途而废。

      妻:他没你那麽坏。

      我:他多坏?

      妻:他,他,他把我的裙子撩起来了……

      裙子都被撩起来了,还说不坏,女人要是动了情,真的是可爱。

      我:然后呢?

      妻:然后他就把手伸到短裤里了。

      完了,我老婆的屄已经攥在别人手里了,听到这我的牛牛已经直挺挺地站起

    来了,真希望当时我在场亲眼看看那家伙是怎麽料理我老婆的,但时间不能倒转,

    我只好猴急地催老婆讲下去。

      妻:他的大手就在那摸我的屄屄。

      我:爽麽?

      妻:他把人家摸的痒痒的。

      我:是不是流了好多淫水?

      妻:嗯。

      我:你的手是不是还摸着他的牛牛呢?

      妻:没有啦。

      我:那你干什麽呢。

      妻:人家钻到他怀里了呗。

      我:他呢?

      妻:他一只手搂着人家的腰,一只手把人家的短裤拉下来了。

      我:这不还是让人家给脱了?!

      妻:没啦,就拉到膝盖哪。

      我:他呢?

      妻:他把牛牛拿出来往人家屄屄上顶。

      我的手已经急得在自己的牛牛上快速地上下动了好几回,明明自己的老婆就

    要被别人肏了,我非但没生气,反倒感到很刺激,刺激的程度比我自己肏她还厉

    害。

      有的时候我也问自己:你是不是有毛病,自己的老婆偏偏喜欢让别人肏,还

    肏得越狠越深入才过瘾。有的时候我的答案是肯定的,承认自己确实是不正常,

    有点变态,不是有点儿,是很变态;可有的时候我的答案又是否定的,我会对自

    己说:你自己不是也喜欢上形形色色的女人麽,每上一个都兴奋得不得了,并且

    你也看到了那些背地里和你偷情的女人有多爽,平时她老公要玩的花样她总是找

    各种理由回绝,但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她不但不回绝,还总是玩得很投入。

      我的一个同事,她夫妻俩都在我们公司,记得刚和她有点儿什麽不久,我给

    她买了一个遥控阴茎,早晨一上班就偷偷地给她了,她看了一眼脸就红了,红得

    像新娘子,然后以你想不到的速度把它放到了小包里,还狠狠地瞪了我一眼,那

    眼色似恼,似羞,更似喜,我坏坏地笑了一下就回到我座位了,并马上给她发了

    一个工作邮件:couldyoupleasepluginthecompo

    nentIgaveyouinyoursystem?I‘llbevery

    pleasedtoknowhowitworks。(你可以把我给你的组件

    插到你的系统里麽?我很兴奋知道它工作的如何。)

      敲完发送键,我就远远地向她那儿看,我看到她的脸又红了,然后又笑了,

    擡起头向我这边看了一下,发现我正在看她,就急急地把眼光躲开了,象情窦初

    开的少女,又过了一会儿,她就拿着那个小包向卫生间走去了,我的心中一阵窃

    喜,恨不得马上看到她回来,那短短的几分锺,我似乎过了几个小时,终于卫生

    间的门又开了,她拿着那个小包若无其事地回来了,眼睛有意无意地向我这边看

    了一下,我连忙把手放到兜里,就在他经过她老公的办公桌的时候,我在遥控器

    上狠狠按了一下,只见她忽然踉跄了一下,这一踉跄显然被她老公看见了,我虽

    然听不到他说什麽,但肯定是一些关心的话,她向她老公摆摆手就回到座位去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们几个华人总是在一起,我就在她说话的时候偷偷地按

    遥控器,听她原本流利的谈话忽然变得一顿一顿的,你真不知我心里都乐成什麽

    样了。最有趣儿的是一直到下班她都没把那东西拿出来。后来她告诉我那天把她

    爽死了,她觉得自己整整偷了一天情,而且是当着她老公的面!直到他们俩口儿

    去了加拿大,我俩儿的关系才告一段落,前几天我给她发电邮,问她想不想我了,

    她说真得很想我们那段纯纯的友谊,我们真的很纯,我们的家庭从来没有受到任

    何威胁,我们在一起只是造出了更多的爱,更多的快乐。你说假如我自己的妻子

    也像她一样有了更多的一份幸福我真的就应该很痛苦麽?究竟我是真心爱我妻子

    的!这就是爲什麽我的答案又会是否定的。

      现在管不了那麽多了,一个牛牛已经顶到我老婆洞口了。我急急地问老婆,

    进去了麽。

      妻:没有,他顶了好几下也没把屄屄顶开。

      我:怎麽回事?你那时还是处女麽?

      妻:那倒不是,使他顶的不是地方。

      听见了吧,那时我老婆就不是处女了,是谁给她开的苞我还得再调查一下,

    但现在要急的是看门口的牛牛怎麽攻进去的。

      我:你没帮他麽?

      妻:没怎麽帮。

      我:什麽叫没怎麽帮?

      妻:我就是用手帮他扶了一下肉棒。

      真骚呀,肉棒这话都从我老婆嘴里说出来了。

      我:你摸到他肉棒啦?

      妻:嗯。

      我:大麽?

      妻:挺大的。

      我:有我的大麽?

      妻:没有你的长,但比你的粗。

      我:有没有我的硬?

      妻:差不多吧。

      我:什麽叫差不多,到底谁的硬?

      妻:我不知道啦,你俩当时又不在一起让我比一比。

      跟老婆总是有算不清的账,说难得糊涂的人可能就是这麽悟道的。

      我:然后呢?

      妻:然后,然后他就进去了呗!

      老婆说到这,喘气已经有点儿粗了,我的牛牛也急得一跳一跳的,我的眼前

    子高高地缠在腰间,膝盖那儿没被完全脱掉的短裤已经被拉成了一条线,屄屄正

    插着一条又粗又大的肉棒,泛滥的淫水正随着肉棒的每一次进出肆意地流淌着,

    经过大腿,经过膝盖,向下,向下……

      我的意识似乎有点儿空白,想要想点儿什麽,又怎麽也想不清,初恋的女孩

    若隐若现地在我眼前晃动,耳边仿佛又听到她说:现在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一个

    又粗又重的声音振得我耳膜欲裂:你要敢和别人这样,我会把你们都杀了!

      那是我的声音!那真的是我的声音吗?

      话筒里听妻子问:你怎麽不说话了?我愣了一下,思绪又回到了眼前:老婆

    的屄里插着硬硬的肉棒,别人的肉棒!我的牛牛又跳动了一下,听说有人是下半

    身指挥上半身,看来似乎是说我,这想法把我逗乐了,咯咯地乐。

      妻:你笑什麽?

      我:没笑什麽。

      妻:那怎麽不说话?

      我:看你肏屄呢。

      妻:肏完了。

      我:这麽快?

      妻:嗯。

      我:怎麽回事?

      妻:有人来了。

      我:有人来了?你们在哪儿肏屄呢?

      妻:在公园的亭子里。

      我:亭子里?!被人看到了吗?

      妻:我也不知道,我看他们看我俩的眼神有点怪。

      我:不是做贼心虚?

      妻:去你的!

      我:肏爽了吗?

      妻:挺爽的,但还没过瘾呢。

      我:你是说还没高潮?

      妻:嗯。

      我:那怎麽办哪?

      妻:等人走了再肏!

      我:骚老婆,我爱死你了。

      妻:我也爱你,绿老公。

      我:真的?

      妻:当然是真的了。

      我:他不是肏得你很爽吗?

      妻:你比他肏的更爽。

      这就是我的老婆,又骚又聪明,他知道男人的虚荣在那儿,在那轻轻地拍一

    下就把你弄得屁颠屁颠地。明知道是这个理儿,我还是忍不住问:我真的比他肏

    的好?回答当然是再一次确认,我说你得说出个理由,要不然我不能相信。这会

    是她笑起来了。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最后边笑边问我:你真地想听?我确认。

      妻:你俩肏屄,一个象铁匠,一个象厨子。

      我:谁是铁匠,谁是厨子?

      妻:他是铁匠,你是厨子。

      看来他还是比我硬,伤自尊呀!

      我:怎麽讲?

      妻:你老婆我就是一锅水,铁匠把烧得红红的铁块往里一放,刺啦一声就是

    一股白烟,白烟过后摸一摸水还是凉的。

      我:噢。

      妻:厨子就不一样了,厨子是用慢火烘,一点点把水烧开,水滚起来,就是

    把火撤了,也不是一下就凉得了的。这道理你懂吗?

      我:刚听到,还不敢说懂。

      妻:还有什麽不懂?

      我:既然是厨子,就不能只是烧水呀,总得有几个拿手好菜吧?

      妻:几个你是没有,但你有一个。

      我:那是什麽?

      妻:小鸡炖蘑菇!小鸡就是你的肉棒,蘑菇就是我的乳头,乳头在你得嘴里

    炖,小鸡在我的屄里炖,懂了吗,笨老公?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