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牛大丑风流记(58)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3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五十八) 真相

        在公安局,干警们稍稍用点手段,张大才便聪明起来,把什幺都招了。听他一说,大丑原来不明白的,一下子全明白了。才知道张大才为啥和自己过不去。

        自从大丑救了锦绣。由锦绣提供情报,公安局的英雄们对彪哥的歌舞厅搞个突然袭击。抓住在场的所有人,彪哥他们都被带到局里。

        那里受苦的姐妹们全被救出来。仅仅是这点事,彪哥他们也不会完蛋。哪知墙倒众人推,民愤难息。知情人纷纷揭发他们的罪恶。把他们以前的罪行一一披露。结果他们被判刑,刑期不等。最惨的是彪哥,来个无期。他使出全身解数,托人铺路,才改为十八年。这样的结果是他想不到的。想到以前的神仙日子,真是生不如死。

        追本溯源,大祸的起因在锦绣身上。锦绣这丫头太可恨了。锦绣已经回家,离得太远,不好报仇。但有一个人更为可恨,那就是牛大丑。如果不是他救了锦绣,一切就不会发生。自己也不会变成阶下囚。想到大丑,他恨之入骨。不干掉他,睡觉都不香。

        找谁办这事呢?彪哥想到张大才。他们这伙人里,只有张大才关了个把月放出来了。因为他入行较晚,没什幺大罪,没被判刑。况且此人较为忠心,注重义气,是可以信得过的。于是在张大才看望他时,他便把心事说了。

        张大才本不想答应。知道这事的后果。杀人要偿命的。但彪哥对他恩重如山。自己乃一下岗职工,上有老,下有小的。吃饭都成问题。若不是彪哥帮忙,自己还得过朝不保夕的日子。他是再生父母啊,自己不能没有良心,得报恩。他明知此事不可为,为了义气,他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了。

        经过对大丑的长期跟蹤,观察,他选择江边下手。本想一次便打死他,因为心存顾虑,下手时留情了。又没打第二下。因此大丑才能活到今天。他想教训一下便得了,何必非得要命呢?还是见好就收。

        哪知彪哥不同意。那些日子,张大才很怕见彪哥。怕他对自己的表现不满意,老躲着他。直到彪哥派人叫他去,他才忐忑不安的去了。彪哥对张大才的手下留情,十分气愤。把张大才骂个狗血喷头。若不是隔着窗户,拳脚早落到张大才身上了。

        彪哥站起来,指着他鼻子叫道:“不办好此事,我就没有你这个兄弟”。张大才哪敢出声呢?

        在彪哥的逼迫下,张大才继续追杀大丑。他考虑着如何下手。白天在大路上是不行了。晚上呢,大丑又很少出来。况且他身边常有一个仙子般的少女。他虽然不知道她会武,但也明白,一旦动手,定会牵连到这姑娘的。最好,两人分开时再下手。可跟了一段时间,基本上没有两人分开的时候。张大才陷入苦恼之中。

        这苦恼之中,还包括另一件事。那就是他情不自禁地迷上那位少女了。一天不见,都想得慌。他自己的老婆只是个黄脸婆,除了是个女人的性别,简直没什幺可令人心动的地方。他活这幺大,还是头一回见到这幺动人心魄的女性。他看她时,都有点直眼了。

        虽是追蹤大丑,总在他楼下转悠,但他渐渐发现,自己看她时,比看大丑的时候要多。他暗暗自责,自己是干什幺来了。他经常提醒自己,要以大局为重。他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欲望。内心深处却常以不能近距离端祥那少女而遗撼。他知道,这想法是可怕的。

        他一直在找机会下手。这天,大丑的商店开业,他也在人群中。他看得最多的仍是那少女。那天中午,他看着这些人去饭店吃饭。他也到对面一家饭馆吃东西。心情不好,还要一瓶酒。他坐在临街的单间,一边喝着,一边观察着对面的动静。

        当那伙人散尽,大丑与仙子出来时。他看清楚了,两人都喝了酒,看样还没少喝呢。这是个机会,可以下手了。在室外当然不行。一个大胆的念头出现:何不入室杀人,再顺便奸了那美女呢。

        这是个好法子。可是他有点怕,这太冒险了吧?万一不成,自己再让人堵屋里,岂不是自寻死路吗?

        他想到自己是有功夫的,对付平常人太轻松了。大丑那样的人,十个也不是个。那少女娇娇嫩嫩的,更不在话下。做事情就得胆大些。这年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只是为了安全起见,到时可能连那美女也得一起杀了,太可惜了。自己能下得了手吗?

        为了给自己鼓劲儿,张大才咬咬牙,一连干了好几杯白酒。酒壮英雄胆,酒后的张大才像个好汉了。他擦擦嘴上的酒迹,又拍拍怀里暗藏的匕首,暗暗祈祷老天保佑。

        之后,他挺胸出门,跟在大丑春涵的后边。见他们上楼了,他没有马上上去。他心里仍然在做思想斗争。犹豫好久好久,才奋勇上楼。在门口听听,里边很安静。大概两人都睡了吧。也许两人在床上干事呢,那也说不定。想到这美女可能把诱人的身子交给那丑汉享受,张大才朝地上吐了好几口唾沫。真为那美女报不平。

        为了分散大丑的注意力,一进门,他谎称是修暖气的。他本想快点放倒大丑,再奸美女。可他万万想不到那美女竟然会武,还是个高手呢。才交手时,还怕伤了她。几个回合过去,才知道对方远在自己之上。要不是她喝酒了,自己早就被打倒了。

        虽然自己被擒,可他输得心服口服。一点怨恨都没有。当他倒地的那一刻,他知道自己完了。可能会被枪毙的。现在,说什幺都没用了。要是在江边自己狠点心,什幺麻烦都没了。

        他在讲述时,时不时地看看春涵。春涵冷眼相对。张大才在讲到对她的好感时,春涵也没什幺反应。这种事她见得多了。对她着迷的男人,可能比本市的狗的总和还多。

        只是大丑感觉不一样。张大才每看春涵一眼,大丑便觉得自己的心被蚊子叮一下似的不舒服。在大家面前又不能发作,只有把眼睛睁得跟牛眼般大,恶狠狠地瞪着张大才。要是没人的话,他可能会扑上去咬他几口。

        从公安局走时,张大才还痴痴地瞅春涵。大丑赶忙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他的眼光,不让他多看。他甚至想抱抱春涵,亲热一下,把张大才气死才好。

        出了门,大丑大胆地拉起春涵的手。看春涵时,见她脸上平静,没有什幺反感。便抓得紧些,像恋人一样走路。嘴里还唱起歌来。以表达此刻的好心情。

        一首歌没唱几句,他便住嘴了。因为春涵表示抗议。春涵用另只手捂住一只耳朵,脸上笑着,说道:“难听死了。跟牛叫似的”。

        大丑还自我解嘲地说:“这就对了。我本来就像牛嘛。不是牛叫,难道是羊叫吗?”。

        春涵嘴角一翘,傲慢地说:“要叫唱歌,你可不是我对手”。

        大丑眨眨眼,把脸向她靠近,春涵把脸向后缩,说道:“老实点啊,好多人看呢”。

        大丑歪头,质疑地问:“你还会唱歌?”。

        春涵下巴一扬,说道:“何止会呀。在中学时,我学过声乐。在全校唱歌比赛上拿过冠军”。

        大丑笑眯眯地说:“这是不是真的,不是吹大气吧”。虽然春涵的声音清脆,纯净,既有女性的柔美,又有几分威严。但他从未想过她唱歌有多好。可能因为从未听过她唱吧”。

        春涵见他不信,说道:“我唱两句你听听。看有没有你的牛叫好听”。说罢,清一下嗓子,唱起<高天上流云>。没等一首歌唱完,大丑便张大嘴巴,以一种崇拜的目光望着春涵。好像在望着心中的女神。

        这首歌唱得好极了。低音平稳,清晰,高音嘹亮,有力。再加上激情饱满,表情相配。把大丑迷得差点没晕倒。心说,厉害,真厉害。原唱也不过如此吧。

        等春涵唱完,大丑叫道:“我还以为彭丽媛来了呢。太美了”。说着拿她的手在嘴上一亲。

        春涵挣脱他的手,娇嗔道:“弄我手上口水了。回家后,你得给我洗手”。

        大丑满口答应,并问:“你唱得这幺好,为啥不当歌手去呢?不太可惜了吗?”。

        春涵脸色变了,冷冷地说:“娱乐圈哪有好人”。

        大丑不解她为什幺情绪突变,不敢给她抬杠。便笑了笑,没出声。走不多远,又大着胆子,拉起她的手。见春涵没反对,大丑乐得心里直开花。

        大丑拉着春涵的手回家。在秋天的大街上,在黄昏时候。随处可见黄叶落地。秋天来了,温度没降多少。

        在大丑的家乡,天空要比这里的宽广得多,干净得多。那里的秋天比城市还美丽。

        大丑的小店运转正常,生意很好。也许是因为春涵的风采出众吧,顾客特别多。大丑不能干别的,只好打下手。他当初的话不幸而言中,自己真成了伙计。有什幺法子呢,自己的能力便不如春涵嘛。自己不用吃醋,春涵能干,自己该高兴的。他早把春涵当成自家人了。她是自己的大老婆,老婆能行,自然就是老公行。何必分那幺清楚呢。

        大丑自我陶醉,心中以春涵的老公自居。虽然不说出来,心里美得也直冒泡。想到春涵那幺纯洁,又那幺孤高,令多少男人望而止步。自己一介凡人,竟能朝夕相伴。虽不能一亲芳泽,颠鸾倒凤,也是天大的福气了。有春涵在身边,大丑总是笑容满面。

        这天下午,是个阴天。客人时有时无的。两人没事,便坐下閑谈。正谈得开心,大丑手机响了。一看号,是水华打来的。大丑忙出店接电话。水华没什幺要事,是要大丑陪陪她。她在家一个人,好想好想他。叫他无论如何去一趟。大丑当然不能拒绝。他有好久没跟这美妇亲热了。想到她的床上风情,大丑的家伙直往上翘。

        回屋来,大丑说:“我得出去一下,可能得晚上回来”。春涵望着他,轻声问:“谁打来的,有什幺事?”。大丑皱皱眉,叹道:“是一个打工时的朋友。遇到困难了,要我帮忙。以前他挺照顾我,现在他有难,我也不能不管呢”。

        春涵点头道:“是呀,做人不能没有人味。不能忘了朋友。你去吧。不过,得早点回来”。

        大丑笑了,说道:“你对我真体贴。越来越像我大老婆了”。

        春涵伸出拳头,笑骂道:“我看你身上是发痒了,欠揍吧”。

        大丑连忙后退,抱拳笑道:“谁叫你这幺关心我了,我能不瞎想吗?”。

        春涵哼一声,说道:“你理解偏了。我是在关心自己。你想,我不大会做饭。你不早点回来,我不是要挨饿吗?”。

        大丑听得连连点头,心说,你难道不会花钱买东西吗?以前你没来我家时,也没饿着呀。不过嘴上却说:“好的,我一定早点回来。我听你的话,亲爱的大老婆”。说完,便向店外跑。

        果然,春涵大怒,从后边追来。大丑跑得虽快,还是屁股上挨一脚。一点都不疼。大丑却装得直咧嘴。好像有多疼似的。春涵得意地笑了,说道:“活该,咋不疼死你。看你还敢不敢胡说八道”。

        大丑向春涵盼个色狼脸,然后如飞而去。他心里很明白,春涵没有生气。只是逗他玩的。要是真踢的话,他牛大丑早飞出店外,骨断筋折了。她对自己还是有感情的。

        望着自己的小店,大丑觉得飘飘然的,好像要乘风而去。

        来到水华家,一进门,水华便把他给抱住了。凑上红唇,好一顿狂吻。大丑张开嘴,水华便把香舌伸进去,任君品尝。大丑不会客气,缠住它狠啯。两手上下游览,一手在她的丰乳上连抓带捏,挑逗奶头。另一手放在大屁股上,使劲揉搓肥嫩且有弹性的美肉。稍后,滑入腚沟,隔着两层布,按摩她的桃源圣穴。

        如此这般,上下齐努力,很快便搞得水华娇喘嘘嘘,飞霞扑面,美目要滴出水来。她使劲儿推开大丑,嗔道:“那幺猴急,哪辈子没见过女人吗。等一会儿再玩,你看我这套内衣怎幺样,是保暖的”。

        大丑这才注意到水华身上穿着白色的一套,像平常的线衣线裤。没什幺稀奇的。他只是点点头,说:“我看见了。不就是线衣线裤吗,到处都有卖的”。

        水华笑骂道:“你这土豹子,一点都不识货。你知道吗,好几千块钱呢”。说着,上前在大丑的胯下握一把,说道:“我看你呀,除了这聪明,别的地方都傻”。

        大丑一甩头,得意地说:“有的男人,是别处贼聪明,就这儿贼傻。你喜欢吗?”。

        水华妩媚地一笑,说道:“此时此刻,我得意你这样的。换个时间,那可难说了”。

        大丑拉过她的手,按在自己的家伙上,催促道:“那你还等什幺,还不快伺候它。伺候得它舒服了,一会儿它让你更舒服”。

        水华说:“我没意见,你说什幺是什幺。不过,得先把我身衣服脱了,这可是老公大老远叫人捎来的”。

        大丑问道:“你老公哪儿去了?”。水华一边脱衣,一边回答:“他去北京谈买卖了。一周都回不来。这下,可憋死我了”。

        大丑一扬眉笑道:“干脆,你搬我家去吧。咱俩天天在一块睡。你就不憋了”。

        水华长叹一声,说:“我倒是想了。可你家还有春涵呢。我总不能那幺不要脸的和你住一屋吧。那样的话,我这个表嫂成什幺人了”。

        大丑嘿嘿笑道:“女人不骚,男人不爱”。

        水华很浪的一笑,说道:“那我就骚给你看。让你好好爱我”。这时,水华已经脱得只剩内衣裤了。玉臂,白腿,高胸,丰臀,散发着肉香,及沐浴露的清香。还有,她的乳罩与裤衩,都是小型的,上面是豹皮的图案,使水华的妩媚中多了几分野性。

        大丑上前抱住她,在她的长发上闻闻,又亲亲她的脸,夸道:“宝贝儿,你洗澡了。好香呀”。

        水华扭动腰肢,使丰乳在大丑的身上磨擦。嘴上娇媚地说:“可不是吗,一觉睡到十点多钟。醒来洗了澡。躺了会儿便想你。想你那根大鸡巴来操屄。操得一定像以前一样舒服”。说着,又把俏脸贴上来。

        大丑在她嘴上响亮地来个吻,笑道:“那还等什幺。走,我们去操屄”。

        水华风骚地笑道:“你今天把我操舒服了。让你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大丑问:“那是什幺好处?”。

        水华哼道:“要操完再说”。

        大丑大喝一声,说道:“好,看我不操翻你。让你明天起不来床”。说着,抱起水华进卧室快活去了。他要用自己的实力征服她,让她知道什幺是真正的。

    (待续)

    ~~~~~~~~~~~~~~~~~~~~~~~~~~

    我是菜鸟,请喜欢的朋友点“感谢”支持一下

    ~~~~~~~~~~~~~~~~~~~~~~~~~~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