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宝玉豔福享不尽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八)宝玉豔福享不尽

        紫鹃的阴道被宝玉的阴茎塞的满满的,她更加兴奋地欢叫着:「啊……这样……好棒…

        …啊……对……用力……用力……顶我……弄得……人家……好舒服……人……家……

        好快活……唔……你插得好深……喔……喔……」

        紫鹃的淫词浪语让在一旁的黛玉听的面红耳赤,下体不由的也湿了。但疲惫不堪的她实在是没精神了,只好赶紧逃离紫鹃的房间。

        过了好大一会儿,宝玉赤着身子抱着紫鹃走进黛玉的屋内。宝玉把昏迷的紫鹃放在黛玉身边说:「她太累了,让她休息休息就好了。」黛玉看了宝玉一眼嗔道:「你也太狠心了。只顾自己快活,毫不怜惜别人的死活。」

        宝玉露出一脸冤枉的神色,分辩说:「我没有啊,她比你还厉害呀。」

        黛玉一听脸上发烧,呸了他一口:「瞎说,你们男人还不都是见了女人不要命地干吗?

        你还狡辩呀。」

        宝玉见状嘻皮笑脸对黛玉说:「对对对,还是林妹妹说的对,我一见妹妹就不要命了。」说着动手就脱黛玉的衣服。

        黛玉面色更红,她羞怒地说:「我身上乏的要死,你再胡闹的话我就不理你了。」

        宝玉缩回手说:「好妹妹别生气啊,我不闹了。」

        黛玉躺在床上喘息着说:「宝哥哥,你先回去吧,让我们歇一歇。」

        宝玉在低下头,在黛玉殷红的小口上亲了亲说:「好妹妹,我明天再来看你和紫鹃。」

        宝玉回到怡红院时天已经晚了。袭人等几个大丫头还在等他。一见宝玉回来都迎上前去。晴雯嘴最快沖着宝玉连连发问:「二爷上那儿去了?老太太差人来问你呢。太太也差人催你读书,可二爷整天和姐姐妹妹们混,这让太太知道了怎麽的了啊。」

        宝玉笑道:「是你们嫌我和姐姐妹妹们混吧,那好今晚咱们就在一起混吧,看我怎麽收拾你们。」

        衆女一听都面露羞色,宝玉不由分说命碧痕关好屋门,于是一群女子开始脱下她们的衣服。宝玉坐在床边,看到以袭人爲首的衆女一丝不挂地站在屋子中间在幽幽的灯光下,更显的衆女美豔惊人,在朦胧中更加诱人。宝玉仔细地打量着她们每个人,袭人的白腻,晴雯的窈窕,麝月的丰满,碧痕的靓丽以及秋纹的娇小。宝玉过足了眼福开口说:「你们的功夫练的怎麽样了?」

        衆女先是一楞,立刻就明白宝玉是说什麽了,晴雯抢先说道:「什麽功夫?没练。」

        宝玉哈哈一笑,说道:「你没练,那我就先教教你吧。」说着把晴雯拉到怀里。袭人见状也领衆女上前,爲宝玉宽衣后,衆人一起拥到那张大床上。

        第二天一早,宝玉从衆女七横八竖的玉体中爬出来。袭人强打精神,爬起来给宝玉穿好衣服。宝玉回头一看床上,几个人你压我的腿,我枕你的胸躺了一床,每个人身上还沾着不少快干的精液和淫水。宝玉不由笑了笑,对袭人说:「等她们起来后把床上的铺盖都换了。」袭人点头称是,宝玉就出了怡红院。

        宝玉先到母亲那儿请早安,王夫人问他用过早膳没有,宝玉说还没用呢。王夫人便留他用早膳。用完饭宝玉正要离开,王夫人叫住他:「宝玉,先别走。」

        宝玉连忙停住脚步:「母亲还有何吩咐?」

        王夫人说:「今天一大早就接到你父亲的来信,说他要奉调回京了,大概在有十来天就回来了,你的功课怎麽样了?当心他回来仔细问你啊。」

        宝玉一听头都大了,他晕头转向地从母亲那儿出来。路上正碰到宝钗,宝钗见他魂不舍首的样子,就问他怎麽回事。宝玉就把他父亲要回来的事说了一遍,宝钗想了想说:「书你还得自己背,你的字吗,我和几个姐妹可以写啊,这样一来你就能过关了。」

        以后这几天宝玉足不出户,天天在书房里读书。宝钗每天把她和黛玉等人代临的字送过来。这天宝钗又把字拿过来,宝玉一看不单有字,宝钗还替他写了好几篇文章,喜的宝玉抓着她的手连连道谢。宝钗微笑着摇摇头说:「别谢我,这都是林妹妹的主意啊,好歹先别让舅父打你啊。」

        宝玉让宝钗在床沿上坐下,吩咐丫环倒茶。宝钗说:「你还要念书,我就不打扰了。」

        说着就要走。宝玉连忙拦住说:「我也读累了,陪姐姐说会儿话,歇息歇息。」

        俩人海阔天空地聊了起来,宝玉此时与宝钗就近,只闻一阵阵凉森森甜丝丝的幽香,竟不知系何香气,就问她:「姐姐熏的是什麽香?」

        宝钗笑道:「我最怕熏香。」

        宝玉不信,宝钗想了一想,笑道:「是了,是我早起吃了丸药的香气。」

        宝玉也笑了,他更靠进宝钗,仔细问着她身上的香气,一眼看到宝钗的胸前挂着一个金锁,便要她摘下来细细的看。宝钗把锁摘下来递给他说:「宝兄弟,成日家说你的这玉,究竟未曾细细的赏鑒,我今儿倒要瞧瞧。」说着便挪近,宝玉亦凑了上去,从项上摘了下来,递在宝钗手内。俩人仔细看了一回,宝玉笑道:「姐姐你看上面的字,它们到像是一对啊。」

        宝钗一听羞的脸色通红,宝玉和她耳鬓斯磨,在加上宝钗身上一阵阵香气袭来,早已把持不住了,见到宝钗露出这样娇媚的姿态,更是欲火攻心。他一伸手就把宝钗紧紧抱在怀里。宝钗软绵绵地任凭宝玉搂在身上,她还主动仰起头来迎接宝玉的亲吻。

        俩人的唇紧贴在一起,宝玉的舌伸到宝钗的口内鈎住她的香舌。宝玉的手已经按捺不住地游进伯钗的衣内,抚摸她平滑柔嫩的肌肤。宝钗丰满的乳房,润滑的阴户被宝玉的手翻来覆去地耕犁着。宝钗渐渐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欲了,她猛的憋了一口气,从宝玉身上挣脱,宝玉一楞,轻声问她:「宝姐姐不喜欢吗?」

        宝钗犹豫起来,她知道宝玉现在和黛玉湘云她们打的火热,如果要想成爲宝二奶奶她就必须过这一关。宝钗在这瞬间犹豫后立刻就露出迷人的微笑说:「不是啊,我想关好门啊,别让别人看到了。」说着走到屋门口把门插好。

        宝玉如释重负地出了一口气,等宝钗转过身来拉着她的手说:「谢谢好姐姐,让宝玉好好闻闻姐姐身上的香气。」说着慢慢地替宝钗除去身上的衣服。宝玉看着身无寸缕的宝姐姐,赞歎道:「姐姐真美啊,宝玉怎麽能配的上姐姐呢?」

        宝钗含羞地低下头,宝玉把她抱起放到床上,看着她一双玉乳雪白无遐、挺拔高耸;平坦小腹滑若凝脂;双腿根部密发丛丛、乌柔亮丽,宝玉情不自禁地用自己的双唇在她的肌肤上连连亲吻。宝钗闭着眼躺在床上,静静地享受着宝玉给她的快乐,当她决定献出自己的贞操后她现在最大的愿望是宝玉赶快给她最大的满足,可宝玉仍在欣赏她的美妙的身躯。当宝玉的手撚着她的幽黑发亮的阴毛并用舌尖轻轻佻逗她的阴蒂时,宝钗再也忍不住了,她鲜红诱人的小穴张开成一个桃子形状,淫水从小小的洞中孱孱流出来。口中也发出了「啊、啊」的呻吟。宝钗已顾不的少女的羞涩,开始出言哀求宝玉:「好弟弟,别在折磨姐姐了,快让它进来吧。」

        宝玉一面脱衣一面调笑说:「宝姐姐,让什麽进去啊?」

        宝钗大羞,双手紧捂着脸,嘴里哼着:「啊、好弟弟你别折磨姐姐了。」

        宝玉伏在宝钗身上,分开她的双腿把自己的肉棍对準她的小穴很慢很慢地往里推进。当宝玉光滑的龟头沖过宝钗的处女膜时,轻微的疼痛从下体传来,宝钗不禁「啊」地叫了一声。宝玉停下来,爱怜的问她:「姐姐很疼吗?」宝钗轻轻摇了摇头:「没什麽,你别停啊。」

        宝玉的肉棍继续前进,一直到他的龟头定顶住宝钗的子宫。宝玉慢慢抽动起阴茎,快感从宝钗下体传来:「啊……啊……好舒服哟……好棒……没想到……这麽……这麽……

        舒服啊……再快一点……对对……大力一点……」

        宝玉的动作越来越快,他的肉棍在宝钗的爱液的浸泡下变的越来越粗大。俩人已经没有开始时的浪漫,只剩下淫蕩的肉欲。宝钗爲了得到宝玉早已从书上把男女间床上的技巧学的很老到了,虽然开始还有点少女的羞怯,当俩人都放开后宝钗决心施展自己学来的床上功夫,把宝玉笼络在心。宝钗按书上所说的,用各个迷人的动作来投其所好,真让宝玉惊讶不已。在宝玉看来只有凤姐和可卿才有这样的技巧,而宝钗并不次于她们二人,况且宝钗还是一名处女,这更让宝玉兴奋到了极点,他也施展自己的全套本领和宝钗大干起来,再也没有了对她刚刚破身的顾忌。

        几番征战,宝钗泄了又泄,最后她实在没力气了。宝钗的阴户被宝玉操的红肿红肿的,宝玉的精液混同宝钗的淫谁一起从宝钗的阴道里流出来。宝玉还挺着粗壮的肉棒,摆出了一股决不罢休的样子。宝钗见状一股劲地对他说好话:「好弟弟,姐姐再也不行了,你就饶了我吧,下次在来好吗?」

        宝玉揉着宝钗的乳房说:「姐姐的后庭我还没进呢,求姐姐赏给我吧。」

        宝钗知道宝玉说的是什麽意思,她害怕起来:「兄弟你的肉棍那麽大,我后面的这麽小,你会把它捅坏的。」

        宝玉一听她的话知道有戏了,一面安慰宝钗:「不会的,我会小心的。」一面让宝钗转过身伏在床边。宝玉往肉棒上沾了点宝钗阴道里流出的淫水,对着她的菊穴轻轻推了进去。宝钗的菊穴还没被开垦过,紧固异常。宝玉小心翼翼地往里闯,虽没莽撞但宝钗已经疼痛难忍了:「喔……喔……好痛啊……不要啊……捅裂……捅裂了……我不……不要了……」

        宝玉探到宝钗后庭深处,感到里面不但温暖而且紧凑,抽动起来快感无限,不由的心花怒放。宝钗的感觉也由巨痛变爲酥麻,嘴里的叫喊也变了调:「啊……好啊……快动动……舒服……真……真没想到啊……太舒服了……好弟弟……使……劲……用力插……

        你……你……就……插死我好了。」

        宝玉正卖力的操着宝钗,突然听到门口有一阵慌乱的脚步声,不由停了下来,宝钗却连连催他:「怎麽停了……啊……好难受……快动啊……姐姐让你……操……快点啊。」

        听了宝钗的催促,宝玉也就不理睬门外是谁了,一心一意和宝钗寻欢做爱,等到宝玉把他的阳精射进宝钗的肛门里才算停止。宝玉拔出肉棒,又让宝钗含在嘴里吸了一回才算罢手。

        宝玉把疲惫不堪、一瘸一拐的宝钗送回去,见天色还早就想到萧湘馆看看黛玉。刚一进门就被紫鹃拦住了,宝玉一楞问紫鹃爲什麽,紫鹃说:「问你自己,刚才姑娘去找你,你是怎麽把她得罪了,她一回来就哭说再也不见你了。」

        宝玉不解道:「没啊,我没见她啊。」

        紫鹃说:「你没见?她给你送文章去了,回来还把那些文章都烧了。」

        宝玉登时明白他和宝钗寻欢时门外的脚步声原来是黛玉,宝玉只好求着紫鹃去给他说情,紫鹃进去没一会儿就出来了,她说黛玉不想见他,让他回去。宝玉无奈地歎了口气,紫鹃在他耳边轻语道:「二爷明天再来,今晚我好好替二爷求求情。」宝玉点了点头,伸手抱住紫鹃在她的小口上使劲吻了吻便无精打彩地回去了。

        还没进怡红院大门,正碰到探春。探春见宝玉便无精打彩的样子,还以爲他爲读书的事发愁呢,就上前劝慰他:「二哥别发愁啊,当心愁坏了身子,这是我给你写的字和文章。」

        宝玉把字接过来,探春见他还是这样愁眉苦脸的,就问他爲什麽?宝玉歎气道:「林妹妹再不理我了。」探春问道:「爲什麽呀,不是挺好的吗?你怎麽的罪她了?」

        宝玉说:「她碰到我和宝姐姐在一块了。」

        探春更是不明白:「碰到你和宝姐姐在一块?你和姐姐妹妹们不是经常在一块玩吗?怎麽……?」

        宝玉没发向她解释:「不一样的,是我和宝姐姐在……」探春追问道:「在什麽啊?」

        宝玉被逼不过只好说:「我和宝姐姐在……就是哪个,嗨不能给你说的。」

        探春好象明白了点,红着脸说:「是不是你们在……」宝玉忙点头说:「对对,我们正在……就让林妹妹碰到了。」

        探春彻底明白了。她的脸更红了:「怪不得,你怎麽办啊?」

        宝玉摇了摇头说:「我也没办法了,明天我再去找林妹妹解释解释,可她不见我啊。」

        探春想了想说:「她不见你,你不会见她吗,你就不能闯进去吗?」

        宝玉说:「不行,这样她会更生气的。」

        探春说:「这麽着,明天一大早你就去,紫鹃肯定起的早,她一开门你就往里溜,她还没起来,怎麽也得见你了,这样不就行了。」

        宝玉一听兴奋地一下子把探春紧紧抱住:「好妹妹,还是妹妹你主意多啊,太谢谢你了。」

        探春羞红着脸从宝玉怀里挣脱出来,白瞪了他一眼说:「别高兴太早了,见到她你能解释清吗?」

        宝玉拉住探春的手往屋里走说:「只要见到就行,妹妹,我给你几本好书,你回去看吧。」道屋里拿了几套薛幡送给他的那些书给探春。

        第二天天还没亮,宝玉就来到萧湘馆,他翻墙进院在黛玉的卧房外等了好半天才见紫鹃推门出来。宝玉乘机进了黛玉的屋内,见黛玉还睡在床上,只齐胸盖着一件薄薄的锦缎,上面露出一弯雪白的膀子,一头青丝散落在枕旁。锦缎下面只遮到黛玉的大腿上部,两条修长的玉腿看的宝玉心里直蹦。透过锦缎隐隐约约看到黛玉竖立起的乳峰和阴户上的黑毛,甚至还有几根阴毛刺破锦缎钻了出来。

        看着黛玉诱人的睡态,宝玉突然想起了什麽,他赶紧来到黛玉的书房拿出她做画用的东西来到屋内,这时紫鹃回来了,一见宝玉正要说话,宝玉连忙摁住她的嘴,让她出去。

        宝玉就在黛玉的床前仔仔细细地把黛玉的睡姿画了下来。他让紫鹃把东西收拾好并对她吩咐说:「你在外面等着,我不叫你你就别进去。」

        紫鹃爲难地说:「那姑娘叫我呢?」

        宝玉轻轻搂住她说:「那你也不能进啊,有什麽事我替你但着。」

        紫鹃点了点头,转身来到外屋。宝玉坐到黛玉的床边,用手轻拢着她的头发黛玉睁开眼一看正是宝玉,立刻激动地流出了眼泪,沖着宝玉叫到:「你出去,我不要理你了。」

        随后又喊紫鹃:「紫鹃,紫鹃,快把这忘恩负义的人赶出去。」

        宝玉伸手按住黛玉的嘴说:「林妹妹,林妹妹你听我说。」

        黛玉拚命摇头:「我不听,我不听,你快出去。」

        宝玉情急之下跪在黛玉床前:「好妹妹,都是宝玉的不对,让妹妹生气了,我给你陪礼了。」

        黛玉不在喊了,只是用手捂着脸呜呜地哭。

        宝玉温柔地抚摸着黛玉柔软的大腿,细声安慰着她:「好妹妹,我的心你是明白的,你们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我见了女儿,我便清爽,我是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你们瞧瞧,每个女孩子我都不忍心伤害的,怎麽能够害你林妹妹呢?」

        听了宝玉的言语,黛玉想:「他一贯是这样的,像他这样的人物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喜欢,而像他一般的人也不知道会有多少女人啊,况宝姐姐对我也是极好的,我又怎能怨他呢?」黛玉心中已然原谅了宝玉,但她还是不好意思说出来,索性也不说话,任凭宝玉的手在自己白嫩的腿上抚摸。

        宝玉见她不说话,对自己的爱抚也没拒绝,知道黛玉放过自己了。于是他的手更不老实了,一点点顺着黛玉的腿向上摸去,并运用自己特有的催情手法在她的阴户上揉磋。黛玉的怒火没了,代之的是情欲地涌动。宝玉见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微颤的身躯更是动人。宝玉低下头亲吻她乳房,并在她的乳房上咬出一排排的牙痕。黛玉情不自禁地伸手死死握住宝玉的肉棍,并连声说:「宝哥哥,快进来干妹妹啊。」

        宝玉并不急于求成,而是俯下身继续用嘴给她服务,特别是宝玉的舌很灵活地在黛玉的小穴上活动时,黛玉真是魂飞魄散了。她也效仿宝玉那样用嘴含他的粗粗的肉棍。虽然黛玉的口交技巧很差,但由于是头一回也让宝玉感到格外快活。宝玉的肉棍被黛玉用口吸了多时,一股精液喷射而出,黛玉毫无準备,只能把他的精液吞进肚中。当黛玉刚吐出宝玉的肉棍,宝玉就迅速把肉棒对着她的小穴插了进去。宝玉决心彻底征服黛玉,因此他拿出全套本领来狂操黛玉。

        而黛玉没有任何反抗的可能,她只能做的是高声地浪叫:「啊……好厉害……轻……轻啊……大鸡巴……插……死……妹妹……受不了……人家……受不了……啊……」黛玉也不知道自己泻了多少次,下身都快没感觉了。当宝玉从她水淋淋的阴道里拔出仍然粗硬的阴茎时,黛玉喘着粗气说:「你好狠啊,你不是要我的命吗?」

        宝玉笑嘻嘻问她:「妹妹舒服吗?」

        黛玉红着脸说:「哥哥果然厉害啊,怪不得连宝姐姐也让你整的死去活来的你真有本事。」

        宝玉故意挺了挺自己的肉棍说:「妹妹你看,它还想吃你啊。」

        黛玉惊慌的说:「别来了。我身上乏死了,你还是到紫鹃屋里干她吧。」

        得到黛玉的允许,宝玉挺着肉棍来到紫鹃的房内。紫鹃早被黛玉的浪叫引的欲火大炽,一见宝玉马上迫不及待地扑上来。宝玉又把紫鹃摁在床上狂奸了一回才算满足。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