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宝玉得福甯国府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四)宝玉得福甯国府

        宝玉和凤姐一夜欢娱,俩人可以说是人尽其力,各得其乐。早晨醒来凤姐还倒在宝玉的怀里舍不得起身。宝玉的双手在凤姐的身上游走,俩人愉快的聊着男女之间的话题。宝玉想起袭人等在床上低下的技巧,再看凤姐昨夜的风骚表现,暗想:「如果袭人她们也能像凤姐姐这样该多好。」于是宝玉就问凤姐怎样才能让他的丫环像她一样。凤姐一指他的头笑着说:「呵,你真是人小鬼大,说你的丫头是不是都让你给毁啦?」

        宝玉摇了摇头就把那晚他操袭人她们仨人的经过给凤姐讲了一遍。凤姐咯咯直笑。宝玉手撚住她的阴毛轻轻一拉,凤姐「哎呦」的叫起来。宝玉说:「好姐姐,你别笑吗。」

        凤姐拿开他的手:「你揪得人家好疼啊,一点也不知道怜香惜玉。」

        宝玉忙说:「对不起,揪疼姐姐了,谁让你笑我呢?」

        凤姐说:「我给你点东西,你回去让她们照这上的学学。」

        宝玉大喜,在凤姐身上连连亲吻:「谢谢姐姐啦。」

        这时小红在门外说:「二奶奶,该用早膳了。」

        俩人起身穿好衣服到厅里用完饭,凤姐拿了一些书画给他,让他收好。

        宝玉从凤姐那儿出来,先到湘云那儿练习武艺。湘云手把手教他,俩人练的大汗淋漓才停下来休息。湘云说:「二哥哥,我要去沐浴了,不陪你了。」

        宝玉回到怡红院,袭人她们已经急得不得了了。见宝玉回来忙上前问:「二爷昨晚到哪儿去了,一晚没回来,让人好找。」

        宝玉没说只是吩咐:「快去擡水,我要洗个澡。」

        秋纹和碧痕去找小丫头擡水。宝玉问晴雯:「你们下面好点吗?」

        晴雯脸红着点点头,宝玉便把凤姐给他的东西拿出来交给袭人。让她们照上面好好学。

        袭人接过来一翻,里面全是女子在床上如何取悦男人的方法,而且是图文并茂。晴雯看了白了他一眼说:「你和袭人学吧,我可做不惯这种事。」说着一甩门出去了。

        宝玉和袭人对看一眼,袭人笑道:「就她嘴硬,可那晚就她叫的厉害。」

        这时秋纹进来叫宝玉去洗澡。来到外屋秋纹帮宝玉脱下衣服就要离去,宝玉拉住她说:「别走,咱俩一起洗吧。」

        秋纹挣脱宝玉的手:「二爷自己洗不了,我去叫袭人姐姐去。」说着就往外走。宝玉上前又抓住她,一面替她脱衣一面说:「傻丫头,这麽好的事你还愿意让别人替你?」说着把秋纹脱的干干净净俩人一同跳进澡盆里。

        秋纹才开始发育,两只乳房微微股起,两粒小奶头红红的嵌在乳房上,她的阴部也只有几根金黄色的阴毛。宝玉性情又起,把秋纹娇小的身躯搂到怀里,双手不住抚摸她的乳房和红嫩的阴户。

        秋纹那里经过这样的事,她就觉得自己在宝玉的抚摸下浑身发热,心里有一股说不上的渴望。特别是当宝玉的手指在自己阴户里扣索时,这种渴望更强烈了。

        她好希望宝玉永远这样。宝玉的肉棒渐渐地硬起来了,秋纹感到自己的屁股下一根子在不断的一动一动地蹭着自己。她挪起身子一看,宝玉平时很小的鸡鸡变得又粗又长。令她大吃一惊。宝玉让秋纹用手握住自己的肉棍。秋纹感到那只粗粗的肉棍烫烫的,虽然她用两手一起握住但还是露出亮晶晶的龟头。

        宝玉的手指伸到秋纹的小穴里试了试,觉得里面很窄小,但有一股淫水在往外流。宝玉笑道:「我还当秋纹小呢?原来也懂事了。」

        秋纹红着脸直往宝玉怀里钻。宝玉让她转过身,用手掰了掰她的小屁股,把龟头伸到秋纹殷红的阴道口慢慢地磨着。秋纹颤抖着对宝玉说:「二爷,你的太大,我会吃不消的。」

        宝玉安慰她说:「没事,我不会弄痛你的。」说着慢慢挺起腰,粗壮的肉棍一点一点地挤进秋纹的小穴里。

        当插破秋纹处女膜的一剎那,疼的秋纹「啊」的叫了一声,两行泪水流了下来。而处女兵的鲜血也顺着她白嫩的大腿流下来,染红了澡盆里的水。宝玉轻声安慰着她,阴茎在她的阴道里很慢很慢地滑动着。没多久秋纹就觉得小穴里的疼痛没了,代替的是又麻又痒。这时宝玉的肉棒也越动越快,而且也越发有力了,每次的前伸都触到了秋纹的花心。把秋纹干地浪叫不止:「爷……轻一点……秋纹还是姑娘家,下面小的紧……哎唷…

        …痛……」

        正当俩人干的热火朝天,麝月推门露头说:「二爷,等你用饭呢。宝姑娘还差人给你送了点东西。」

        宝玉说:「好吧。你先把东西收了。你也来咱们……」不等宝玉说完,麝月就跑了出去。

        宝玉和秋纹洗完澡,秋纹收拾好东西脚步蹒跚地出了屋门。一出来就见晴雯对她做鬼脸,羞得她赶紧跑回自己屋里。

        宝玉吃完午饭,看了看宝钗送来的东西,无非是些纸笔砚墨。便命袭人收好自己到萧湘馆给黛玉送「人参养荣丸」。

        宝玉见到黛玉,把「人参养荣丸」递给紫鹃。黛玉让紫鹃收好,宝玉问了她在扬州的情景。俩人分别很久,这次在见格外亲热。越聊话越多,不知不觉天色暗了下来。这时黛玉的母亲贾敏进来,让他们吃饭。宝玉赶忙象贾敏请安问好。想起袭人她们在等自己,就告辞出来。

        回到怡红院晴雯说明天是东府太爷贾敬的寿辰,珍大爷派人来请他明天去。

        宝玉听完把袭人、晴雯、麝月、秋纹、碧痕叫到院子里。把别的小丫头和老婆子们遣出去。衆女不知他要做什麽。见宝玉拿出一个小镜子,对着月亮轻轻念了两句,那镜子里就显出人型来。衆女仔细一看,镜子里出的全是男女云雨之事,有一男一女;有一男俩女;还有多男多女。到后来甚至出现了女人和女人,男人和男人。尤其是那些人和动物也做这样的事更令衆女羞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就连宝玉也没见过这样的奇闻。

        从《风月宝鑒》上看到的一切让衆人的情欲大长,在院子里宝玉不但把碧痕开了苞,还把另外四女干的死去活来。可以说每个女孩的嘴;小穴和屁眼都让他插了好几遍。直到天近丑时几个人才搂抱着睡去。

        第二天一早起来,宝玉显得精神焕发,毫无疲惫之态。让袭人等人很惊讶,晴雯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起来要陪宝玉去甯国府。宝玉拦住她:「昨晚你们太累了,今天就都别出门了。」

        秋纹不解地问宝玉:「二爷你怎麽还有增这麽足的精神?」

        宝玉拧了她脸蛋一把说:「我弄的女人越多越精神。」说完一阵得意的大笑便跑了出去。

        宝玉刚进大殿门就见王夫人、凤姐以及探春和迎春都到了。在王夫人带领下一起奔甯国府而来。

        到了甯府门口,贾珍;贾蓉父子已故在那里恭候多时了。进到大厅贾珍请大家坐下,丫环奉上茶。贾珍对王夫人说:「请婶娘先在此歇息,我要带儿子媳妇先去给太爷贺寿,不能陪婶娘了。」

        王夫人笑道:「没什麽,见到你家太爷带我一个好。」

        贾珍连声说:「是,是。」回头又对宝玉说:「宝兄弟,在这你随便玩好了,我让秦锺陪你。」说着领了一个少年,但见他眉清目秀,粉面朱唇,身材俊俏,举止风流,似在宝玉之上,羞怯怯的向王夫人作揖问好。

        凤姐喜的先推宝玉,笑道:「比下去了!」又拉着秦锺的手问这问那,秦锺一一回答。

        宝玉见秦锺如此出衆的人品,体态文雅,竟似女孩一般不由有些癡了,心想:「天下居然有这样的人物,可恨我爲什麽不能早些和他结交。」

        那秦锺宝玉举止不凡,更兼金冠绣服,心中暗思:「果然名不虚传,天下竟有这样的人物,只恨我生于清寒之家,不能与他耳鬓交结。」

        俩人呼互相爱慕,都癡癡望着对方。凤姐怕俩人才见面,又是在王夫人面前拘束了,就让他们自己一起去玩。

        宝玉和秦锺来到天香楼里并肩坐在一凉榻上说着閑话。宝玉才知道秦锺是贾蓉的内弟。

        因那贾蓉素不到荣府来,宝玉并没见过贾蓉媳妇。

        宝玉见秦锺谈吐不凡,人也娇媚的象女孩子,心里很是喜爱。说着说着宝玉的一只手搂着秦锺的腰,另一只手抚摸着他的鬓发,又在他的脸庞上摩挲。秦锺的头靠向宝玉胸前,手臂环住了宝玉的腰,宝玉身子向后一仰,俩人搂在一起,脸贴着脸,倒在榻上。

        秦锺朝宝玉仰起脸,闭上了眼睛,女孩子一般长长的睫毛抖动着,宝玉神智一阵模糊,手却情不自禁地捧住那秀美的脸,其细嫩不输任何女孩子。秦锺也伸手在宝玉身上摸索,真是喜欢的了不得。一阵意乱情迷,俩人的唇吻到了一起。

        赤条条相对着,互相抚摸着对方光滑润泽的身体,都在心里说:「真没想到世上的男人还有这样细嫩的肌肤。」这时俩人的手都想对方下体伸过去,摸到对方早已粗大的肉棒。俩人互相套弄对方的肉棍,宝玉不觉有些吃惊,没想到表面像个娇怯怯的女孩儿的秦锺,竟会有这麽粗大坚硬的肉棒。那秦锺见到宝玉的肉棒更是吃惊,他惊讶宝玉的肉棒竟如此粗大,自己比起来真是小的可怜。

        宝玉见他神态突然有点沮丧,便问他怎麽回事。秦锺指着宝玉的阴茎:「它这麽大,而我的……」

        宝玉想起自己还有警幻给的「龙虎丹」,忙拿来衣服从兜里掏出一颗让他吃下。

        秦锺疑惑地吞下丹药,就觉得一股热气从下体升起,在看自己的小弟弟比过去整整粗大了一倍。喜得秦锺搂住宝玉连声道谢。

        宝玉想到昨晚在《风月宝鑒》上看到的男子在一起的情景,便悄悄在秦锺耳边说了几句。那秦锺瞪大眼睛望着他,满脸困惑。宝玉又向他解释了一翻,那秦锺本爱宝玉风流潇洒,也就点了点头说:「全听二叔吩咐。」

        宝玉把秦锺象小女孩那样搂在怀里,并嘱咐他:「以后你不可叫我二叔了,就叫我宝玉就行了。」说着自己低头含住秦锺的阴茎。这是宝玉第一次含男人的肉棍。感到很刺激。特别是秦锺也把他的肉棒含住以后,俩人更是如胶似漆般地缠在一起。

        正这时外面一阵乱哄哄的,紧接着传来敲门声,有人高叫:「宝二爷在这儿吗?」吓得宝玉和秦锺赶忙起来。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