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美冠军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选美冠军

      排舞室内,悠和的音乐声中,一个穿着紧身舞衣的男人,在向三十多个身材健美、充满青舂气息的少女,示範行路的仪态,人人聚精会神的看着他一扭一扭的在走路,谁也不敢发出笑声,紧紧的记着每一步。

      她们并不是普通的模特儿或舞蹈艺员,是本届选美的三十位候选佳丽,她们经过千挑万选,才进入最后三十名,能够在全城数百万人,展现自己最美的一面,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她们绝不会放鬆,日后踏足娱乐圈,或被名门公子看中,嫁入豪门,一生衣食无忧,一切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中!

      经过一整天严格的训练,阿梅已是筋疲力尽,但她却不想睡觉,因为心情是异样的亢奋,没有丝毫的睡意,回到家中,还要準备明天的一连串活动,什幺记者招待会、慈善晚宴、电影首映礼等,心知明天又会大忙特忙,唯一支持自己的的信念,就是打败其他廿九名小姐,一登龙门,声价百倍,那时全世界将会是自己的!

      「这幺晚还不睡!」姐姐阿莲,推门而入,对坐在床上发呆的阿梅说:

      「不要太紧张嘛!来,让我替你轻鬆一点!」

      阿莲将她按在床上,轻轻的将她身上的睡袍解开,阿梅身上只有一条浅蓝色的迷你三角裤,将她丰满的屁股和贲起的下体包裹着,上身一对坚挺的、白晰的竹笋形乳房,傲然挺立,粉红色的乳尖,像两颗小红豆!

      阿莲的手,轻柔的在她身上按摩着,令她不期然的合上眼睛,全身放鬆,她的手来到那双乳房上,围绕着那两团肉在打转,一下,一下的轻搓着,那两颗小红豆开始涨起来,阿梅的面颊,也呈现一种异样的、兴奋的红色,呼吸也开始急速起来。

      阿莲俯身下来,用嘴唇台着那颗小红豆,用牙轻轻咬着,令阿梅的身体开始不自製的在扭曲,双腿也在一开一合,嘴裹发出轻轻的呻吟,阿莲的手,已向下发展,来到那薄薄的浅蓝色外面,用掌心按捺那贲起的地方。

      阿梅的呻吟越来越利害,屁股不断在床上磨旋着。

      「咦!」阿莲发出惊奇的呼声:「这幺少的?你剃了吗?」

      她的手已将阿梅那条浅蓝色迷你三角裤,像卷绳一样,搓成一条幼绳,离开她的下体,那裹原本是非常丰盛的茸茸,这时已只剩下稀疏的几条毛毛,四周毛根隐约可见!

      「大会规定的嘛!」阿梅闭着眼说:「穿那些高叉泳衣出场时,那些毛走了出来,很不雅观,所以要剃了去!」

      阿莲也不回答,她巳埋着在她双腿尽头,轻吻着那濡湿了的缝隙,那是一道透着粉红色的狭谷,幼嫩异常,而阿莲也像怕弄坏了它似的,轻轻的吻,和轻轻的用舌头舐弄那粉红色的狭谷。

      但阿梅的反应却是剧烈的,全身像抽筋似的,在不规则的扭动,口中不断发出急速的呻吟和喘息,双手捏在自己的乳房上,不断的搓捏着。

      阿莲一边用舌头替她服务,一边也自我解除束缚,褪下己的鱼网三角裤,她将自己丰盛的下体,移到阿梅的面上,阿梅合作的吻在她那濡湿非常的缝隙。

      阿莲的下体,是深红色的,证明她那里已久经人手,所以阿梅的舌头大胆的长驱直进,直伸入那缝隙之内,撩拨着那狭谷两旁的肉壁!

      一阵狂乱之后,两人已软倒下来,由于得到发洩,阿梅感到睡意袭人,双眼眼皮,重得再挣不开!

      「阿梅!」阿莲一遏抚弄她的乳房,一边问:「你有机会吗?」

      「我要胜出!」阿梅梦呓的说:

      「不顾一切,我要赢!」

      「真的吗?」阿莲追问她:「什幺也不顾?不择手段?」

      「对!」阿梅已半睡着了,但仍然坚定的回笞!

      「好!」阿莲也仿似下了决心,说道:「我保证你一定胜出,成为今届选美冠军!不择手段,只求胜出,哈……!」

      阿梅已沈沈睡去,否则她一定会为姐姐所发出的凄厉的笑声,而吓得目瞪口呆!

      第二天一早,阿莲匆匆出门,来到离岛的一处古老大屋中,她推门而入,裹面已有一个形容猥琐的中年男人在等她,他的眼神,不断在她身上打转,发出色迷迷的微笑!

      「哈……」那男人对阿莲发出大笑:「我算到你今天一定会回来找我的!证明我的法力,不是胡吹的了!」

      「铁算盘!」阿莲半羞半怒的说:「你不要乱说了!你说可以帮我的妹妹,一定可以在今次选美,得到冠军,你可以保证吗!」

      「不要叫我铁算盘这幺冷淡嘛,叫我明哥吧!」阿明涎着脸说:「一句话,不胜无归,否则,我今后替你做牛做马,甚至你可以杀死我!这可以了吧!」

      阿莲双目轻视着他,一瞬不瞬,突然面颊绯红,低下头去,再也不敢望眼前这个铁算盘!

      「好!」阿明说:「那就照我们的约定,将你的身体交给我,作为订金,日后你的妹妹得到冠军,她要给我玩一次!」

      阿莲咬着嘴唇,默然不语,显见她在作最后的考虑,为了妹妹,她可以放弃一切,还在乎自己的身体吗?可是妹妹要给他玩一次,她还是处女,这就要想清想楚了!

      阿明也不容她再考虑,将门关上,然后很快的,已将身上的衣服脱光,小腹下一团乱草似的阴毛中,一支又长又粗的阳具,已挺立起来,直指着阿莲!

      她咬一咬牙,决定不再考虑了,先助妹妹得到冠军,其他再说罢!

      阿莲缓缓的将恤衫钮,一颗一颗的解开,上身的一个粉红色的胸围,包裹着一对胀鼓鼓的乳房,这令阿明馋涎欲滴。

      她俯身再脱下短裙,裹面是一条米黄色的迷你三角裤,一丝一丝黑色的毛髮,从裤子的边缘,走了出来,胸围的扣子弹开,一双又白又圆的乳房,傲然兀立在空气之中。

      乳尖是两团铜钱大小的乳头,这因心情激动,而茁壮起来,像两颗车厘子,她双手放在三角裤的橡根头,稍为迟疑了一下,但只是一剎那,她已将那条细小的裤子,扯了下来,她已全身赤裸。

      下身那丛丰盛的黑鬍子,遮盖着那贲起的部分,还有那诱人的缝隙,阿明见到,已经是血脉贲张!

      「好!好!」阿明说:「先用你的嘴巴,替我服务吧!」

      她说完,叉开双腿,那支阳具已像指针的,直指半空,等待她过来!

      阿莲一步一步的走近他,然后跪在地上,面孔凑了过去,那根阳具,就在眼前,一阵浓烈的体味,令她忽然有作呕的冲动,但她已不理一切,低头张嘴,将那阳具,含在口中,大力的吸吮着!

      「呀!真舒服!」阿明闭上眼说:

      「不要光是吮呀,用你的舌头,替我舐……呀,对啦,下面一点……下面一点,先舐我的袋子……呀……然后舐我的龟头……对……好呀,想不到你的舌头这幺顶呱呱!来,来我的后面!不是吻我的屁股,继续再用你的舌头,舐我的屁股,对啦,伸进去一点,呀!真舒服!不要停,继续舐,对,对……!」

      在他一连串的怪叫声中,阿莲已舐遍他的下体,屁眼,后来还要双手将两个乳房夹着他的阳具,替他「乳交」。

      玩完了前奏,她趴在地上,将屁股跷高,让他来吻她的屁股,和那已开始濡湿的下体,他双手还毫不停留的,狂搓着她那双胀大的乳房,她已湿透了!

      阿明挺着那根又黑又亮的阳具,向着阿莲两腿尽头处的那个洞口直插进去,她虽不是第一次,但他的阳具实在太大太粗,而且他还毫无保留的,直挥到底,那突如其来的痛楚,令她不禁狂呼!

      他听到她痛苦的呼号,不单止没有停下来,反而刺激起他的兽慾,挺动屁股,一下一下的大力抽插,口中发出像野兽似的的叫声。

      阿莲心中不禁担心,日后阿梅给他进入的时候,那种痛楚她能否忍受。

      也不知给他抽插了多久,阿莲的双腿,已开始有点麻痺了,而他的动作仿似机器活动,永没休止!一个小时过去,阿莲已由俯伏地上,改了姿势,躺在地上,让他作正面的抽插,又改为侧卧,他的动作丝毫没有疲态,仍是大力的叮叮到底,她已开始担心,子宫也会给他戳伤!

      终于,阿明发出一声大吼,全身猛烈的抽动,一道热流,直射向她身体深处,那滚烫的感觉,也令她到达高潮!

      竞选开始前一个星期,不断有参选佳丽,给杂誌、报章揭发她们的身份,一个是舞小姐,一个是有钱佬的黑市情人,一女同性恋者,她们都因这些不利的消息,给大会取销资格。

      而且这几个被取销的佳丽,本来都是大热门,胜出的机会,差不多是九成九,一旦被取销资格,阿梅这匹冷马,顿时一跃成为顶头大热门!

      阿莲心中非常清楚,这一切都是那个「铁算盘」在暗中施法力搞鬼,致会有这个局面出现,因此她越来越相信他了,也每天送上门,和他做爱,满足他无止境的慾望!

      但阿梅还有一个劲敌,她就是由外国回来的留学博士,她样貌不算突出,但学历之高,即是前所末有,看来阿梅和她的对手阿美,分别会是今届的冠亚军了。

      但阿莲即不容妹妹有失,一旦只得亚军,她仍是不甘心的,于是请阿明设法!

      初赛之后,阿梅和阿美顺利进入决赛,报章、杂誌,都认为二人非冠则亚,旗鼓相当,这令阿莲非常不安,不断催促阿明,而他也好像没有办法似的!

      「呀!有了!」阿明看着赤裸的阿莲说:「我这个门派,以淫字挂帅,越淫法力越高,你找一个处女给我开苞,我保证可以令这个女人失去一切!」

      处女?阿莲心中不禁浮起阿梅的影子,因为在她所认识的女人中间,相信只由自己的妹妹还是处女!

      终于,阿莲找到机会,将阿明带回家中,然后半夜走入阿梅房中,她先不让阿明进来,只是她一个人走上阿梅的床上,和已往一样,替她按摩,和用舌头舐遍她全身,直至她情慾高涨,下体濡湿一片。

      此时阿明已脱光衣服,走了进来,两个女人在床上,正互相用口舌替对方服务,而阿莲擡起头,将阿梅的下体,让了给阿明,阿梅还懵然不知,因为阿莲的下体,刚遮着她的视线,她还在拚命的不停的舐着阿莲!

      阿明的头已伏在她胯下,面前就是那濡湿一片,粉红色的缝隙,那稀疏的毛髮,那青舂娇嫩的身体,深深吸引着他。

      欣赏了一会,便伸出舌头,探进那缝隙之内,吸吮着她的分泌,阿梅已非常兴奋,浑不觉下身已换了人,只觉得姐姐舐得她非常舒服,全身酸软。

      她痛得高声狂叫,但仍给阿莲的嘴封住了,只能发出一下闷哼,同时乳房已给一对又租又大的手在搓捏着,下体不断的给人进出,每一下都带给她撕心裂肺的感觉!

      由于她的下体太紧窄,阿明抽插了十多分钟,便已崩溃,他将阳具抽离她下体,放入她张大的嘴内,一道热流,混和着她宝贵的处女血,一齐喷射在她嘴内!

      决赛之夜,到了最后紧张的一刻,评判正在计分时,突然不知怎的,阿美从后台走了出来,大跳脱衣舞,将身上的泳衣,当众脱下。

      一双又大又圆的乳房,和稀疏的下体,给全城电视机旁的观众,看个一清二楚,而且还当众手淫,将手指插进自己的下体……!

      结果当然给取销资格,而本来只得亚军的阿梅,顺理成章,当选今届选美的冠军!

      离岛古老大屋之中,两个赤裸的女人,阿莲和阿梅,正同时替阿明口交,两人轮流将他的阳具含在口中,突然在屋子四周,一班全身赤裸的男人走了出来,一齐向她们身上爱抚,将她们吓得花容失色!

      「哈……!」阿明狂笑:「他们都是我门派所养的鬼,全凭他们搞鬼,你才可得到冠军,今日他们是来拿报酬……哈……!」

      大笑声中,两个女人的口、手、下体、屁股,都给不同的阳具塞满了,还有另一班在旁边等候接力!

      这就是爱虚荣的女人不择手段的结果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