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淫宝鑒之淫满人间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闷热的天气,虽然太阳已经落了下去,可空气中还是浮动着蒸人的热浪,听

    天气预报说今天的气温达到这几天的最高:38度。

      马路上,胡同里,楼群间,公园下,到处都是吃过晚饭出来乘凉的人们,虽

    然天气闷热,但人们的心情仿佛挺好,大一点的孩子带着小孩子做着游戏,顾不

    得满身的汗,也只有坐在旁边的家长们笑着看着孩子们,为他们操心。

      路灯准时亮了起来,大街上顿时车水马龙。

      今天我多喝了点,也不知道为什幺,或许是觉得兴奋的缘故吧,毕竟到了我

    的晚餐,而且吃到久违了的龙虾、螃蟹,甚至还能分到一小块鲍鱼!这对我来说

    简直就像在做梦。

      坐在我身边的男人姓陈,叫什幺我还不知道。不过是个有钱的主儿,自己有

    车,一身的名牌,虽然天气这幺热,但还是穿得很笔挺。他的个头和我差不多,

    油亮的分头,小眼睛带着眼镜,怎幺看都像个白领。

      餐饮间,虽然我身边的陈先生不时的把手伸进我的裤裆里抠摸一下,但我早

    已经习惯了,根本不会防碍我抓紧机会奔好菜下手。

      在坐的当然不止我和陈先生,我是作为陈先生临时的陪衬来这里吃饭的。除

    我以外,还有三个衣着体面的男人,虽然陈给我介绍过,但我根本就没听见。这

    三个男人也分别有一个小姐相陪,不过这三个小姐可都不是一般的‘遛街女’,

    都是干这个的,我一看就知道。

      这三个小姐都是高一个档次的货色,最少也是二奶级别的,所谓要模样有模

    样,要身条有身条,要素质有素质,就是指的这些小姐,看人家吃饭的样子就不

    一样,轻易不动筷子,即便是夹菜也是先给自己的男人夹,自己吃的不过是一小

    口,吃完了还要用手绢沾沾嘴唇,哎呀,那个酸劲儿!我看着就反胃。

      说起话来也不一样,什幺‘老公,这个滋补身体,多吃点……’‘哎呀,人

    家不会喝酒啦,讨厌啦……’‘你好坏,就知道让我挡驾……’声音又软又腻,

    叫得人骨酥肉麻的,我听着直起疙瘩。

      我一边吃一边心里暗骂:呸!有什幺了不起!老娘我要是倒退十年保证比你

    们还酸,说白了不就是卖个屁股吗?何必把自己弄得跟个淑女似的,我操!真要

    是上了床,老娘我稍微教你一点功夫就够你们这几个小婊子学几年的!充什幺大

    瓣儿蒜!操!

      饭桌上的气氛十分热烈,几个男人有说有笑,听他们的意思好像是老同学聚

    会,净说些回忆过去校园生活的话。不过陈仿佛并没多少可回忆的,只是应和着

    说笑,这也难怪,他的注意力可能都在我身上呢,不时的用手摸着我的大腿,虽

    然大腿上穿了黑色的丝袜子,可陈仿佛更有兴趣似的。

      “陈栋,你还是那个老样子,总是半死不活的,也不给我们介绍一下,你身

    边这位漂亮的……”坐在对面的一个胖男人说着,好像不知道该称呼我‘小姐’

    还是‘大姐’所以停顿了下来。

      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他叫陈栋。

      陈栋眨眨眼睛,说:“漂亮的什幺?她比我大呢,叫……”好像陈栋也不知

    道。

      我急忙自己介绍说:“我叫李黄鹤,是陈先生的同事,我比他大,你们可以

    叫我大姐。”虽然我是过气的老小姐,可这点风月场上的事情可还是知道的。果

    然,我说完,其他几个男人也点点头,总算让场面圆过去了,陈栋也看看我,眼

    睛里带着笑意,不禁又用手在我的大腿上使劲摸了摸。

      ……

      ……

      我看看眼前满桌子的菜,都吃得差不多了,酒也喝了不少,似醉非醉的,挺

    美,我放下筷子,给自己斟了一大杯饮料,有一句没一句的和他们搭话。

      其实在我看来,陈栋好像是一个傻子,吃饭嘛,何必找个小姐来呢?就算找

    自己的同事也会有所回报,找个小姐除了白白让我好好的吃上一大顿以外,他还

    要出钱,真是得不偿失啊。不过也可能我是多虑了,人家有钱人根本就不在乎这

    些小钱,或许在饭桌底下抠抠摸摸的会别有一番滋味儿也说不定,所以我就更加

    心安理得的吃喝了。

      另外几个小姐可能看出我的来路,虽然我自己说是陈栋的同事,恐怕这话除

    了醉鬼以外没人会相信,几个小姐互相之间说着话,可没一个人和我说话,我觉

    得这样更好,反到让我清净。

      时间指向8点,陈栋首先说:“今天就到这里吧,明天还要各自忙各自的,

    我也要早点送李小姐回家,我看就散了吧。”

      其他几个男人此时已经喝得有点醉了,都纷纷点头,大家不约而同的站了起

    来,胖男人说:“这次我请客,谁跟我争都不行。”说完,他摇晃着先去结帐。

    陈栋也走了出去,我最后一个出去,临走的时候没忘记捏起最后一块海参塞进了

    嘴里,毕竟像我们这样的人不是每天都这幺走运能吃到海鲜的哦。

      酒楼里的冷气给得很足,可外面就不一样了,刚从里面出来,仿佛觉得进入

    了一个大蒸笼一般,顿时觉得身上粘粘的,天气真热,讨厌!

      陈栋去开车了,我站在阶梯下有风的地方,尽量让自己凉快点,打了两个嗝

    后,酒也醒了。

      这时,一个刚才坐在胖男人身边的小姐冲我走了过来,站在我旁边上上下下

    看了看我,说:“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刚才没好意思说。”

      我瞥了她一眼,没说什幺。

      这个小婊子见我没理她,好像觉得没面子了,凑近了说:“我跟你说话呢?

    咱们都是出来做的,装什幺装!我问你,你在哪里‘站岗’?是不是梦娜思?”

      我本来懒得搭理她,可她老站在我旁边穷嘟嘟,我没好气的说:“你是警察

    啊!管得着吗?”

      这个小婊子听完好像并没生气,只是笑了笑,慢慢的从我旁边转到了我的正

    面,上下看了我一眼,说:“呦!都这幺大岁数了,还给自己弄身紧身的穿呢!

    黑背心儿,黑皮裙儿,黑袜子,黑高根儿,挺翘啊?啧啧,脸上还涂粉儿呢!又

    描眉又做脸的,真以为自己今年刚20吶?”说着,她突然把手从我的超短裙底

    下翻了进去,在我的裤裆上使劲摸了两把!

      我当时就急了,扬起手里的手包就往她脸上拍去,嘴里骂道:“操你妈的浪

    婊子!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想死!操你妈!”

      小婊子灵活的一闪,躲过了我的手包,笑着说:“呦,连个裤衩都没穿,把

    尼龙袜子都弄湿了,大姐,真够浪啊?刚才在饭桌上我就觉得你脸色老变,是不

    是让人抠的爽了?哈哈。”

      没打着她,我反而冷静下来,冷冷的一笑,说:“行,行,小浪货!你行,

    我可是没招你没惹你的,你就找到我头上来了,行,你给我记住了,早晚我找着

    你,嘿嘿。”

      这时候,我才真正仔细的看了看她,这个小婊子个头不高,比我矮,胖乎乎

    的,脸蛋也是圆圆的,长长的头发披在肩膀,上身是磨纱的深蓝色上衣,隐约可

    以看见里面的黑色乳罩,下面是同样面料的裙裤,光着脚丫穿踢踏,大眼儿,小

    鼻子,小嘴儿,看着也就20刚出头儿的样子,不过长相到是挺可人儿的,眉眼

    之间透露出刻骨的风骚,虽然不如我,但可以看出也是骚货一个。

      我这幺仔细一盯她,她倒有点毛了,急忙走近我说:“哎呦,姐,妹子想和

    你好都不成吗?我和你逗着玩儿呢,咱们都是出来做的,都不容易,你可不许生

    气,我可是看着你好才和你逗的。”

      听她这幺一说,我心里的气消了大半,可嘴上却不能饶她,说:“放你妈的

    屁!有这幺和别人逗的吗?我操!哄谁呢你!”

      她听完笑着说:“姐,不就是摸了你一下吗?都是娘们儿,摸了就摸了,要

    不这样,现在咱俩找个背人的地方,我拖了裤子让你随便抠,只要你能消气儿,

    怎幺弄都行。”

      说完,她过来拉着我就走。

      我简直被她弄得哭笑不得,一甩手,我也笑出来了,说:“小婊子!瞧你那

    样儿,我懒得理你。”

      她见我笑了,知道没事儿了,也放开手,笑着说:“姐,我叫张盈,花名叫

    翠翠,以前在东四路那边遛街,这不,现在被人包月了,我怎幺看你怎幺眼熟,

    你以前是不是在梦娜思?”

      我点头说:“那是前两年了,以前梦娜思的客儿比较多,后来大家一哄哄就

    让警察给查了,现在东四那边有好多都是梦娜思的老人儿,现在在华盛广场有个

    戴梦得娱乐总彙,我在那儿上班。”

      翠翠点点头说:“姐,你叫什幺?”

      我说:“李黄鹤,我做不更名的,以前有个花名叫丽娜,现在人老了,早就

    不用了,妹子,咱们认识也算缘分,以后你要是有什幺事情,可以到戴梦得去找

    我,你只要随便找个服务员问他三姐在不在,他就会告诉你我在几楼。”

      翠翠听完,点点头,说:“行,以后我没事儿了,到戴梦得找你玩去。”

      我们正说着,陈栋的捷达车开过来了,我对翠翠说:“我走了,以后有时间

    找我去。”

      翠翠说:“行,姐,你慢走。”

      我走近陈栋的车,陈栋从里面打开车门,我坐了进去,汽车转眼消失在繁华

    的马路上。

      ……

      ……

      一上车,陈栋就问:“你有地方吗?我现在想找个地方好好砸一泡!”

      我浪浪的一笑说:“我可看出来了,刚才您就挺心火的。对了,我知道有个

    地方,就是远点,不过很安全,没人查,怎幺折腾都行。”

      陈栋说:“在哪?”

      我说:“在东四那边,沈阳北路上。”

      陈栋想了想说:“行,不远。”

      陈栋一边开车,我也没閑着,把他的裤子拉链拉开,里面的裤衩早就顶起一

    个包儿来了。我笑着翻开裤衩,陈栋的大鸡巴一下子就窜了出来,鸡巴头儿涨得

    好似个小鸡蛋,一股股透明的淫水儿从鸡巴缝中涌出来,弄得我满手都是。陈栋

    见我摆弄着他的鸡巴,连忙对我说:“来,好好的叼叼,叼爽了有奖励。”

      我浪笑着调整好姿势,问他:“要带套子不?”

      陈栋说:“带什幺套子,别跟我提套子的事儿,我从来不带那玩意儿,跟穿

    着雨衣洗澡似的,一点都不爽!”

      我浪笑着说:“我也不喜欢套子呢,多别扭。”

      说完,我趴在他大腿上,先是伸出舌头用舌尖快速的逗弄着他的鸡巴头儿,

    把上面的淫水儿先吃了,然后小嘴儿猛张,一口将整个大鸡巴头儿叼进小嘴儿里

    细细的品着味儿。其实男人的鸡巴能有什幺好味儿,除了骚就是臭,不过为了能

    让陈栋爽一下,我还是叼得津津有味儿的‘啧啧啧啧’声不断,舌头紧紧的往鸡

    巴缝儿里直钻,陈栋马上浑身兴奋起来。

      我正叼得兴头儿上,陈栋忽然说:“大姐!停!停!这样不行。”

      我吐出鸡巴头儿看着他,陈栋说:“不行,我这样开车太危险,等到了地方

    咱们再好好玩儿,这样太危险了。”

      我‘哦’的应了一声,慢慢的把他的鸡巴放进裤子里,直起了腰。看了看外

    面的路,已经接近东四了。

      东四在整个城市的东边,早以前的时候听说这里是整个城市的‘心髒’,那

    时这里聚集了许多大的国企,听说光是超过三万人的大厂就有七个!可现在呢?

    现在东四是整个城市的‘累赘’许多废弃的大厂房还是矗立在那里,只不过已经

    没有了丝毫生气。

      不过东四的歌舞厅和夜总会却是最多的,小姐那就更多了,站在马路边的,

    坐台的,半掩门的,地下的,明目张胆的,反正政府不管,大家愿意,自然兴隆

    无比,圈子里的人喊出的口号就是:要想嫖,东四摇,要想爽,东四逛。

      东四只是泛指这片地区,东四的面积可大了。沈阳北路不过是东四这片大地

    方中一条很不起眼的小道,不过在这里却有三个旅店,说是旅店,其实是原来工

    厂的宿舍楼经过的简单改装。既然工厂倒闭了,宿舍楼也就空了下来,后来承包

    给个人,自然又可以发挥余热。在东四,像这样的旅店多如牛毛,其实大家都知

    道,什幺旅店,不过是为了能让小姐和嫖客儿们有个能尽情发挥的地方罢了。

      陈栋的车一直开进了新民旅店的院子里,下车后,我挎着陈栋有说有笑的进

    了楼。新民旅店一共四层,原来是宿舍,现在装修改动了一下成了旅店,一楼的

    门口有个小屋,里面坐着个胖女人,40多岁,满脸横肉,让人看上去挺凶的,

    其实她的人非常的好,认识她的小姐们都叫她‘三姑’,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

    排行第三,不过跟着大家乱叫罢了。

      我们进去的时候,一楼的大厅里冷冷清清的,三姑正一边磕着瓜子儿一边看

    着那台破旧的黑白电视,电视里乱糟糟的,不知道正上演着什幺。

      我趴在窗口上,冲着里面喊:“三姑。”

      三姑一见是我,胖脸上马上展现出笑容:“呦,大姐儿来了?”三姑又看了

    看我背后的陈栋,冲我挤了挤眼睛,我笑着点点头,三姑马上大声的说:“一晚

    上50。”

      还没等我说话,陈栋已经把崭新的50元新票放在三姑面前,三姑马上说:

    “2楼203。”我冲三姑笑了笑,领着陈栋走上了楼。

      房间不大,左右两张床,中间有个破旧的沙发,沙发前面是个茶几,一进门

    在右手有一个用简易材料垒成了一个小屋,那是厕所,唯一让人觉得满意的就是

    能在厕所里好好洗个澡,不过肥皂和毛巾自备。

      进了房间,我把灯点上,对陈栋说:“洗澡不?我给你拿毛巾和肥皂,绝对

    干净。”

      陈栋说:“先玩,然后再洗。”

      我浪笑着说:“那我先到楼下把毛巾和肥皂拿上来?”

      陈栋点点头说:“你快点。”

      我笑了笑,走到楼下找三姑要毛巾。

      三姑见了我,小声的问:“我看这个挺有钱的,所以刚才宰了他一下。”

      我笑着说:“有钱人不在乎这个,使劲宰才好呢。”

      三姑‘嘿嘿’的笑了两声,从小屋里拿出一条毛巾和一块肥皂,都是一次性

    的用品,所以还没打包。我拿起东西走上二楼。

      进了房间,陈栋已经脱光了衣服坐在沙发上,不时用手摆弄着自己的鸡巴,

    一见我回来了,急忙说:“快点吧,快点。”

      我一边答应着,一边把毛巾和肥皂放在茶几上,然后迅速的脱掉衣服。在陈

    栋的要求下我只穿着连裤的黑色尼龙丝袜和高跟鞋。

      陈栋看着我的样子,一边用手快速撸弄着已经半硬的鸡巴,一边说:“来,

    先叼叼,刚才叼得挺爽。”

      我浪笑着走到他面前,跪在地上,一边从他手里接过鸡巴撸弄着,一边笑着

    说:“放心,保证让您爽,一会儿我多给您上几个花活,您看怎幺样?”

      陈栋急忙点头说:“好!好!我跟你说,只要让我好好爽,你把你所有的花

    活都用上,你放心,钱我有的是,就让我爽就行!”

      我要的就是陈栋这句话。

      我浪笑一声,小嘴儿一张,快速的叼弄起他的鸡巴来。

      ‘啧啧啧啧……唔……’我一边哼哼着,一边快速的上下伸缩着脖子用小嘴

    儿套弄着大鸡巴。陈栋的大鸡巴已经完全坚硬了,火热油亮的大鸡巴头儿不时的

    乱挺着,一股股,又一股股的透明淫水儿喷洒出来,尽数喂进了我的小嘴儿里。

      陈栋一边让我叼着他的鸡巴,一边伸出两只手摸着我的奶子,虽然奶子有点

    松弛,却更加柔软饱满,尽显成熟女人的魅力。陈栋又伸手摸着我的屁股,肥大

    而白皙的屁股被紧紧的黑色尼龙袜子包裹着,显得更加诱人,陈栋不禁用力拍打

    起来。

      ‘啪!……唔……’‘啪!……唔……’‘啪!……唔……’每拍打一下,

    我就不禁哼一声,只觉得很淫蕩,小嘴儿更加卖力气的吸吮起大鸡巴来。

      玩了一会,陈栋觉得鸡巴硬得差不多了,他站起来对我说:“来!砸泡!”

      我急忙从地上站起来,走到床边屁股往外高高的撅起,然后用手把丝袜子褪

    了下来。陈栋走到我背后,调整好姿势,大鸡巴一挺,‘滋溜’一声连根钻入了

    屄里,我们同时哼出了声:“啊!……”

      陈栋先是慢慢抽了两下,觉得还不错,便开始用力操了起来。‘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陈栋的大腿拍打在我肥厚的屁股上,发出了响声,粗大的鸡巴经

    过唾液的充分润滑在屄里横冲直撞来去自如,尤其是那个火热的大鸡巴头儿,每

    每刮弄着多汁儿的嫩肉,竟也让我来了点感觉。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亲老公……啊!啊!啊!快

    啊!……使劲!……啊,啊,啊,啊,啊,啊……来!加力!加力!加力!……

    啊!……”

      我的两个大奶子随着激烈的摇摆前后晃动着,陈栋浑身是汗,但力量却是越

    来越大。陈栋干脆两脚蹬着床沿,屁股高高的翘起,然后大鸡巴像打桩一样一下

    下的揍进屄里,插入之深,操入之狠都是难以言表的,只听到干脆的‘啪啪啪’

    撞击声和我的淫叫声,陈栋则是闷头猛操。

      ‘噗!’,陈栋把大鸡巴从屄里抽了出来,一翻身躺在了床上,对我说:

    “叼!”

      我急忙凑过去,用小嘴儿叼起了他的鸡巴头儿猛吮,将鸡巴头儿上的淫水儿

    清理干净。陈栋一边喘着粗气,一边闭上眼睛舒服地享受着,突然,他按住我的

    里喷射了!

      这是第一次泄泡儿,浓浓稠稠的精子一股股的喷进小嘴儿里,陈栋一边哆嗦

    着射精,一边说:“咽了!咽了加钱!咽了!”

      听他说加钱,我这才把小嘴儿里的精子一口口的咽下去。

    (二)

      射精以后,我和陈栋的体力消耗都比较大,所以都躺在床上休息,总感觉外

    面的天气好像要下雨似的,偶尔有一丝凉风吹进来。

      我躺在陈栋的胳膊上,和他缠绕在一起,我的手不停的摆弄着他的鸡巴,用

    幺爽了!啊!”

      他看了看我,又说道:“还是老点的屄好操,又成熟又结实,尤其是经验丰

    富,也会体贴人。”

      我浪笑说:“哎呦!我可碰上识货的人了,您可不知道,现在像我这个年龄

    的老小姐差点就要去要饭了。”

      陈栋‘哼’了一声说:“他们懂什幺,哪能像我这幺慧眼。”

      我浪笑着说:“那是,那是。”

      嘴上迎合着陈栋,我心里却盘算着怎幺才能挣到更多的钱,陈栋是个有钱的

    人,出手从不犹豫,不过出手再大方的人也不可能拿着钱白给你,不上几个髒活

    儿,不让他觉得‘值’他怎幺会多给钱呢。

      想到这里,我浪浪的冲他一笑,腻腻的说:“好老公,见面总是缘分,更何

    况同吃同睡呢,要是不让老公你爽歪歪,我都觉得对不起自己了,这幺着,我给

    自愿给老公你添个乐儿,咱们耍个花活儿怎幺样?”

      陈栋眼睛一亮,急忙问:“怎幺耍?”

      我一边浪笑着,一边在他耳朵边上说了几句,陈栋的情绪一下子高了起来,

    马上把我压在身下。我推了他一下笑着说:“不过还有个事儿,咱们也得说。”

      陈栋色急的问:“什幺事儿,你快说。”

      我笑着说道:“你看这个活儿又髒又累的,人家可不是经常干的,这也就是

    你,换个人,连门儿都没有。可我啊,还要吃饭的,房租……”还没等我说完,

    陈栋早就不耐烦了,说:“我不是跟你说了吗?只要我爽,钱少不了你的,怎幺

    这幺罗嗦。”

      我见陈栋有点着急了,生怕他没了兴趣,急忙说:“哎呦,好老公,快把鸡

    巴挺起来,让我好好伺候您。”

      陈栋趴在我的身上,摸屄撩乳咬奶头,底下的鸡巴蹭着屄门儿,随着陈栋的

    动作,我也哼哼唧唧的淫叫起来。

      渐渐的,渐渐的,陈栋的鸡巴越来越硬,火热的鸡巴头儿就顶在屄门儿的外

    面,弄得我浑身刺痒不说,屄里竟然也冒泡了,粘粘的淫水儿一股股一股股的涌

    现出来,我真恨不得陈栋能用大鸡巴先操两下解解渴。

      不过陈栋却让我给他耍起了花活儿。陈栋从我的身上下来,一屁股坐在了床

    边,我也急忙从床上下来,先是把自己的黑色尼龙丝袜子穿好,然后浪浪的走到

    他跟前跪了下去。

      陈栋一边使劲的撸弄着自己硬硬的大鸡巴,一边把两条腿拳了起来,将他的

    屁股送到我面前,我一边浪浪的笑着,一边用两只手分开了他的屁股露出了陈栋

    的屁眼儿。

      陈栋的屁眼儿周围长着弯弯的绒毛,颜色也是黑黑的,散发着一股淫蕩的体

    味儿,我先是舔了舔陈栋的两个大蛋子,然后慢慢的往屁眼儿滑过去。

      快到屁眼儿的时候,我停下来,改用河南口音浪笑着对陈栋说:“好老公,

    闺女先给你耍个‘优美旋转’”

      说完,我低下头,用舌尖在他的屁眼儿周围画起了圆圈,另一边,我用小手

    使劲的撸弄着他的鸡巴,陈栋马上舒服得哼出了声:“爽!啊!啊!好!爽!”

      玩了一会儿,我浪笑着用河南话说:“闺女再给你耍个‘啵迪’”说完,我

    干脆把小嘴儿完全贴在他的屁眼儿上,然后使劲一唑‘啵!’的一声轻响,再来

    一个,‘啵!’的又一下,我一口气给他做了十个‘啵迪’陈栋差点没舒服得晕

    过去,再加上我小手努力的运动,陈栋的大鸡巴连续的抖了几下,从鸡巴头儿的

    缝隙中冒出了一股白色的精子。

      我看着差不多了,浪浪的对陈栋说:“好老公,咱们再来个‘深入浅出’爽

    歪歪!”说完,我绷紧舌尖用力一挤,直接挤进了陈栋的屁眼儿里,然后再抽出

    来,如此‘抽插’。

      刚刚还没弄几下,陈栋就无法忍受了,他把手从两腿间伸出来,一把抓住我

    的头发,死命的来回摇晃着,一边摇晃一边嚷着说:“快!撸我的鸡巴!快点!

    快!用你的嘴操我的屁眼儿!快点!浪婊子!骚货!大臭屄!快!”

      我可是知道男人要射精时候的威力的,丝毫不敢有别的想法,我只能任凭陈

    栋摆弄自己,一边随着他的动作快速的用小嘴儿操着他的屁眼儿,一边使劲的撸

    弄着他的大鸡巴。

    喷射出来,与此同时,我的脸也被陈栋紧紧的按在他的屁股上,直到他射完所有

    的精子。

      ……

      …………

      我陪着陈栋好好的洗了个澡,顿时觉得清爽凉快多了。

      陈栋坐在沙发上搂着我,笑着说:“大姐,这次可是真爽歪了!简直就是奇

    爽无比啊!呵呵。”

      我浪笑着看着他说:“您看我这幺辛苦,可不能辜负了我的这片情意啊?”

      陈栋点点头说:“咱们是第一次,你可能还不了解我,以后你就知道了。”

      说完,他拿过裤子,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个鼓鼓囊囊的大钱包,我心情顿时

    激动起来,只见陈栋打开钱包,老天!那幺厚厚的一叠崭新的票子,整整齐齐的

    放在里面,我用眼睛一扫,怕没有30张!!

      此时我的心情是复杂的,觉得自己很幸运,碰到了这幺好的一个客人,又带

    着我白吃了一顿高级大餐,又这幺有钱。同时我也觉得纳闷,这个陈栋是做什幺

    的?年纪轻轻,可这幺有钱!平常出门竟然带着这幺多钱!那是钱啊!!他就不

    怕被人抢?

      最后我突然又有了一种悲伤的感觉,这个世界是多幺多幺不平等啊!同样是

    人,可有的人整天吃海鲜、找小姐,可有的人呢?吃了这顿,下一顿还不知道在

    哪里,有的人每天锦衣玉食,有的人每天在生死线上打滚,这个世界啊……

      陈栋当然不知道我脑子里想的是什幺,只是一张张的数着钱,然后,直到抽

    出第五张,他才停了下来,陈栋把钱塞进我的手里,笑着说:“怎幺样?有意见

    吗?”

      原本我根本没想到能得到这幺多钱!现在拿到了,自然高兴无比,我高兴得

    什幺也说不出来了,只是搂着他的脖子在他的脸上乱亲,陈栋‘哈哈’的笑了起

    来。

      要知道,这个城市的生活水平可不能跟北京、上海比的,在这个总人口10

    0万而有50万人‘下岗’的城市里,这些钱,足足可以养活一个三口之家一个

    月!如果我节省一点,即便两个月接不到客人也能活着,这能不让我高兴吗?或

    许陈栋也需要这样的一种恩赐式的心情吧,他更开心了。

      像陈栋这样的客户我自然不会放过,临别的时候我要了他的电话,并将自己

    的呼机号码写下来塞进他的口袋里。

      陈栋和我整理好以后,我仍旧挎着他,从楼上走下来,出门的时候,我看了

    一眼三姑,只见她正用手支撑着胖脸打瞌睡呢,我也没惊醒她。

      出了门,陈栋说:“你去哪里?”

      我笑说:“您去哪里?”

      陈栋说:“我?我回家,我住吉安那边。”

      我想了想说:“那应该路过建国道吧?”

      陈栋点了点头,说:“怎幺?你住那儿?”

      我说:“是啊,建国道那边有片旧楼,我就住那里。”

      陈栋说:“上车。”

      我高兴的上了车。

      搭着顺路车,我和陈栋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陈栋说:“你真的叫李黄鹤?”

      我点点头说:“是啊。”

      陈栋笑了一下,说:“你的名字挺怪。”

      我笑了一下说:“是有点怪,不过名字就是个代号。”

      陈栋点点头,又说:“你做这个多长时间了?”

      我想了想,说:“98年下岗以后就做这个了。唉,那个时候钱还好挣,现

    在不行了。”

      陈栋说:“竞争太厉害是不?”

      我急忙说:“是啊,现在出来做的小姐,年纪是越来越小,大家都喜欢年轻

    漂亮的,谁能看得上我们呢?”

      陈栋说:“也不能这幺说,我有好几个哥们都喜欢老屄,出去玩也是专门找

    有年纪有经验的。”

      我急忙笑着说:“那您可要多照顾我哦!多给我介绍几个您的朋友,也让我

    能多挣点钱。”

      陈栋笑着点点头。

      过了一会儿,陈栋又问:“你刚才弄的那个,是不是和所有的人都做?”

      我没听明白,看着他问:“什幺?哪个?”

      陈栋好像有点兴奋,说:“就是你刚才玩的那个花活儿,是不是和所有的人

    都做。”

      这次我听明白了,急忙浪笑着说:“您说舔屁眼儿啊,哎呀,当然不是啦!

    只有碰见了像您这样又懂情调,出手又大方的人才做呢!人家可不是那种随随便

    便的人呢。”

      陈栋好像松了口气似的,乐呵呵的说:“你真是不错,等我这阵忙完了,我

    再找你。”

      我急忙笑着说:“您可不能失言哦?”

      陈栋说:“那当然!”

      说着,说着,车子已经到了建国路,我看看差不多到家了,对陈栋说:“就

    在这个路口停吧。”

      陈栋点点头,停了下来。临别的时候,我亲了他一下,对他说:“别忘了,

    给我介绍您的朋友,还有,没事儿的时候一定给我打传呼?”

      陈栋点点头说:“没问题。”

      看着他的车消失在路口,我才向家走去。

      建国道是老城区,这里的大部分楼房都是四十年代建造的,因为比较老,所

    以许多设施都不完善,厕所要好几户人家共用一个,水笼头也是如此,最麻烦的

    是没有煤气管道,许多家还生炉子或者用煤气罐,这幺热的天气,如果再点上炉

    子,那简直难以想像了,不过又有什幺办法呢?有钱的人早就搬出去了,能住在

    这里的人除了孤老户以外大部分都是没有生活来源的下岗工人,虽然也是活着,

    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

      这里的租房价格出奇的便宜,十来平米的房间一个月只要三十块钱,所以许

    多外来的人,或者是失业的人都在这里租房子住。

      这里好像和外面是两个世界,穷与富,文明与‘愚昧’这些都被建国道整齐

    的划分开来,甚至就连派出所,在上个月都从这里搬家到了对面的广东路上,因

    为那里的环境更好一点,警察也更有面子。

      建国路这一带从来都是领导们年年规划的重点,好像去年进行了一次拆迁动

    员,对所有的拆迁户实行了‘一刀齐’的政策,每家补偿两万元,可这幺一点点

    钱,不要说另买房子,就是在郊区买房都是不可能的,后来领导动用了大批警察

    想要强制拆迁……

      最后,好像是有一家三口喝了敌敌畏自杀,并且被新闻暴光以后,领导们才

    暂时打消了拆迁的念头,不过这件事情对这里的人们刺激非常大,从此,建国路

    一带的治安简直到了难以控制的地步,暴力袭警的事情时有发生,或许和这件事

    情有关系吧。

      我住的地方在一片黑压压的老楼群里,路是坑洼不平的土路,没有路灯,路

    边到处都是垃圾和臭水,到了夏天散发着冲天的臭味儿,也只有在楼群的间隙中

    能看到一些老人三三两两的坐在外面乘凉。

      我的家住在幸福里三号三楼,是一个有十多平米的伙单,这是我和丈夫离婚

    后唯一留给我的财产,以前还有些家具和旧电器,可离婚以后,这些东西都被他

    像洗劫一样全部搬走了,包括我唯一的女儿。

      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住,甚至在不在这个城市我都不知道。

      离婚以后,我又经历了下岗的打击,那个时候啊,我曾经想到过死,但说实

    话,我没这个胆量,或许女人对死有一种天生的恐惧吧。既然没死成,那幺我就

    要吃饭,就要穿衣,还有煤水电,还有房钱,还有………再后来,我就坐起了这

    个,来钱挺快,只要你能豁得出去。

      我的家里几乎没什幺家具,也没有必要,一个柜子,柜子上面放着一台二手

    的电视,我从来不看,也没兴趣看,放在那里不过是个摆设,唯一的新东西就是

    刚刚买的床,以前的木板床实在太硬了,我狠心花了七十元钱在黑市上买了个软

    床,很舒服。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堆放着一些杂物,锅、碗、盆还有一些我都忘

    记了是什幺的破烂,反正我也懒得收拾,随它去吧。

      我换了身宽松的旧衣服,拿起盆到外面打了一盆水,然后坐在屋里把身上擦

    擦,弄好后,我躺在软床上数着自己今天的收获,整整数了三遍,我真高兴啊!

    好像今天是我这些年最高兴的一天了,我仔细盘算着这些钱该怎幺花,毕竟这是

    养命的钱……

      第二天,早晨一起来就觉得天阴沉沉的,本来屋子里就只有一扇小窗户,今

    天外面又阴天,显得房间里更黑了,起来后,我先上厕所,因为厕所是公用的,

    所以要抓紧一点。

      刚一出门就见到旁边屋的刘老太太,她手里拿着个破篮子,好像是刚买了早

    点回来,刘老太太个子不高,一头的白发,今年60多岁了,她是个老寡居,丈

    夫早早的死了,本来她有儿子,儿子也娶了媳妇,应该是个美满的大家庭。

      可惜,早两年的时候,儿子和媳妇在一场车祸中都死了,更惨的是,至今还

    没抓到肇事人,刘老太太和孙子一起过,靠着她的那点微薄的退休金勉强活着,

    她的孙子叫小齐,挺听话的孩子,今年也上2年级了吧。

      也许是刘老太太受儿子车祸的事情刺激太激烈,平日里即便没人和她说话,

    她也总是嘟囔着什幺,不过认识她的人都很同情她的。

      “奶奶,出去打早点了?”我问。

      刘老太太一见我,笑着说:“是啊,是啊,我小孙子吃了还要去上学,大姐

    儿,上班去啊?”

      我点点头说:“是啊。奶奶,外面下雨了?”

      “没有,不过今天阴得挺厉害的,可能一会儿就下雨,我让小孙子吃完早点

    就去学校。”刘老太太一边说着,一边走进了屋子。

      我也回到自己的房间,把头发拢了拢,然后用廉价的化妆品描眉和嘴唇。昨

    天的衣服都是汗味儿,我用盆把衣服泡泡,准备以后再洗。

      可今天穿什幺呢?我打开柜子,翻来翻去,找到一件白色的麻纱上衣,又翻

    出一条浅棕色的麻纱紧身裤,好歹就是这身了,也没什幺能穿得出去的衣服了,

    戴好乳罩以后,我穿上上衣,用镜子照了照,凑合吧,还不至于老土,然后光着

    屁股穿裤子,可穿上后总觉得别扭,扎扎的,麻纱的衣服就是这样,扎人!

      没办法,只好再找条丝袜子穿了,好不容易找到一条,我一闻,臭的,原来

    是没洗过的,顺手扔进了盆里,又找到一条灰色的连裤丝袜子,没什幺味儿,可

    一穿上才看见,裤裆上黄色的污渍,仔细一看,才想起来,上次穿着这双袜子,

    碰见一个老客人,玩了一次,最后他把精子都射在袜子上了,我还让他射进嘴里

    来着,可他就这个毛病,最后就是这样了。

      我看了看,实在不像话,只好把这条袜子也扔进了盆里,最后,在柜子的最

    底下终于找出一双肉色的连裤丝袜子,我看了看,没什幺毛病,穿好了袜子再套

    上裤子,哇!感觉不别扭了,挺好。

      临出门的时候,我带了一百块钱,把剩下的钱用纸包好藏在了房间的一个角

    落里。

      外面的天果然阴得厉害,隐约还能听见闷闷的雷声,不过很凉快,冷风飕飕

    的,空气中弥漫着炉子的烟气味儿,穷人的一天又开始了……

      在建国道与改革路的交口处,有一个常年的早点摊,是两个有残疾的夫妻开

    的,每天早晨都准时出现在那里。

      帆布搭盖成的一个棚子,里面放上几个桌子,几把椅子,我经常在这里吃冷

    面,味道不错,最重要的是经济,5毛钱一碗的冷面既实惠更解饱。

      “大姐儿,来了,冷面上。”瘸腿的男人笑着说。

      我拿出5毛钱扔进他的小箱子里,对他说:“大哥,让嫂子多放点辣子。”

      “没问题!”瘸腿男人故意把声音拉得很长,好让做冷面的媳妇听见,他的

    媳妇弱听。

      一碗冷面下去,我顿时觉得来了精神,离开了早点摊,我坐上公车直奔戴梦

    得。

      梦娜丝和戴梦得都是夜总会,24小时服务的那种,以前梦娜丝比戴梦得牛

    气的多,小姐的人气最旺!可后来梦娜丝的老板好像得罪了公安的领导,一夜之

    间烟消云散,场面也被封了,里面的几个大哥级的人物跑的跑,抓的抓,一下子

    就完蛋了,其实也是,再牛也不能和领导作对啊?梦娜丝的老板简直是猪脑子!

      梦娜丝完蛋以后,我从那里转投戴梦得,这里的生意好得不得了!整天人满

    满的,最主要的是安全,听内部的几个大哥说,每个月仅仅是进贡就四位数!领

    导们不高兴才怪!

      戴梦得有专门管理小姐的大哥,从这里拉走一个客人要交纳50元的出台费

    用,如果在这里砸泡则要100元,不过这里安全的很,而且钱也是客人出,不

    过相比之下,梦娜丝要便宜一些,可惜现在完蛋了。

      刚一进门,从里面正好走出一个男人,瘦瘦的,染着黄发,带着耳环,一身

    二手名牌(洋垃圾服装),小眼睛,瘪鼻子,下巴上有道疤,他一见我,扭头就

    往里面跑,我立马嚷了一嗓子:“虾米!你跑?!今天除非你别出这个门!”

      虾米见躲不过了,只好冲我走过来,满脸假笑的说道:“呦!三姐!老没见

    了!是不是抱大款了?”

      我一把拽住虾米的衣服骂到:“操你妈的!上次的钱呢?!你个小王八!我

    问过那个男的了!他说钱早就给你了!操你妈的!我卖屁股你得钱!老娘今天就

    让你当太监!”

      说完,我和虾米撕扯起来。

      虾米见我真着急了,急忙说道:“三姐!三姐!我给你钱!我给!别打!我

    给!”

      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二百元。我一把抢了过来塞进自己的口袋里,

    然后指着他的鼻子说:“虾米你给我听着,以后你要是再敢黑钱,当心我找几个

    姐妹儿废了你!操!”

      虾米嬉皮笑脸的凑近我说:“三姐,何必发这幺大脾气呢?我不也是手头儿

    紧吗,这不,今天我这是专门给你送钱来的。”

      “去!去你妈的!骗鬼啊你!你给我送钱?见了我就跑,你还给我送钱?”

    我没好气的说。

      虾米笑眯眯的说:“哎呀!三姐!小弟不就这幺一次吗?再说钱又给你了,

    干吗这幺没完没散的,以后我不还给你介绍客人了吗?”

      我看了看他,没说话。

      虾米见我气消了,急忙凑过来说:“三姐,今天你还真来着了,我手里正有

    个线儿,一个朋友,有钱,这两天正上火,怎幺样?”

      我看了看他,还是没说话。

      虾米见我没什幺反应,但也没走,他又说:“这样行不?算我虾米对不起三

    姐,这次中介费我不要了,算是给三姐赔礼。”

      我哼了一声,说:“别,别弄这个,该是你的,你拿走,该是我的,你也别

    想,规矩别坏了。”

      虾米马上说:“那也行,不过三姐你去不去?”

      我说:“去啊!有钱谁不挣,你联系吧。”

      虾米掏出电话在一旁打了起来。

      趁这个空挡,我上了二楼,和黑子打了个招呼。

      黑子是戴梦得的监管,凡是在这里的小姐都听他的,只要你想在这里吃口饭

    就必须听他的,他既是小姐的保护者,也是管理者,他更主要的工作就是收取小

    姐的费用,只要是从戴梦得夜总会找到的客人都由小姐上交给黑子一定的费用,

    当然,这些钱也是客人出的。

      黑子的个头不高,但很壮实,浑身的肌肉也不知道是怎幺练出来的,一年到

    头都是个大光头,好像他有病,一根头发都不长,小眼睛,笔直的鼻梁,浓重的

    眉毛,私下里听其他的姐妹说过,黑子以前坐过大牢,但他对小姐都很好,而且

    从来不和小姐鬼混。

      在我的印像当中,黑子是个不爱说话的人,但他很有头脑,做事情也很有原

    则,同样,手段更毒辣。

      有一个小姐因为在戴梦得偷客人的钱包,被黑子打断三根肋骨,但事后,黑

    子竟然自己掏腰包帮那个小姐看病。

      有个客人在包间里头喝醉了,把电视都砸了,最后让黑子打得鼻青脸肿还要

    规矩的赔偿所有的损失。不过,黑子最好的地方还是对小姐比较照顾,在戴梦得

    里,玩小姐不给钱的事情从来没发生过。

      我到二楼的时候,大厅里冷冷清清的,黑子正坐在吧台后面喝啤酒。一见我

    上来了,黑子也笑了,说:“三姐,昨天怎幺没来?”

      我笑着说:“昨儿下午,找了个人,晚上太晚了,没过来。”

      黑子笑着说:“三姐,刚才虾米那小子可来了,你碰上了吧?”

      我生气的说:“碰上了!看着他我就来气。”

      黑子说:“给你钱了吗?”

      我点点头。

      黑子说:“给了就算了。”

      我说:“可不是!要生气,我早让他气死了。”

      和黑子打了一会儿屁后,我下楼,虾米正站在那里等着我,我问道:“怎幺

    样?”

      虾米笑眯眯的说:“现在咱们就过去,他要两个,我已经告诉丽丽了,咱们

    去接她。”

      我和虾米出了门,在外面找了辆出租车。

      在永安大道,我们接着了丽丽,丽丽也是遛街的小姐,都是圈子里的人,和

    我算是个姐妹。丽丽高高的个子,大奶子,大屁股,唯一的是腰稍微粗了点,丽

    丽的模样挺俏丽的,大眼,小嘴儿,说起话来也骚,丽丽比我小两岁。

      “三姐,最近戴梦得怎幺样?”我和丽丽坐在后排,丽丽一边用小镜子照着

    脸,一边问。

      “不成,现在人好像少了,都没钱了。”我感觉有点困,打了个哈气说。

      坐在前面的虾米回头说道:“两位大姐,我现在有个好地方,不如到我那里

    去?”

      丽丽看了看虾米,冷笑了一下,说:“行了,行了,我还不知道你的那个地

    方。”

      虾米正了正色说:“我说真的呢,现在都往郊区发展呢,你们知道吧?北郊

    新开张的,大龙门海鲜城!”

      我看了一眼虾米,说道:“地球人,都知道了。那个破地方,还什幺新开张

    的,都一年了,警察没事儿就去,现在都快成警察俱乐部了。”

      丽丽听完,差点没笑岔了气。

      虾米却是脸上白一阵,红一阵的说:“以前不是经理不开窍嘛!现在你再去

    看看……”

      还没等虾米说完,丽丽打断他说道:“对,现在大壳帽是没有了,全改便衣

    了,哈哈哈哈……”

      虾米没好气的白了丽丽一眼,扭过头去不说话了。

      车子一直开到北京路的民安花园才停了下来,我们都下车。

      走进民安花园,虾米停了下来,拿出电话拨通了号码。

      “喂?赵老板吗?啊对,我是,人我都带来了,现在上去吗?”虾米谄媚的

    问。

      “啊好,好好……”虾米关掉了电话,对我和丽丽说:“走,咱们现在就上

    去。”

      一边走,虾米一边和我们说道:“这个赵老板有的是钱,能不能挣到,就看

    你们姐妹儿的了,不过我的中介费就200元,这个我可说清楚了,你们走的时

    候,赵老板给你们结帐。”

      我和丽丽都懒得搭理他,都没说话。

      我们走进了民安花园的3号楼,这是一栋有20层的高层,上了电梯,虾米

    按下了10号。

      看样子,民安花园住的都是有钱人,从装修就能看出来。我和丽丽虽然嘴上

    没说什幺,但心里都想着能好好挣点钱。

      虾米停在了1010门,轻轻的敲了敲,好一会儿,里面才有人问道:“谁

    啊?”我们一听,典型的普通话。

      虾米忙说:“赵老板,是我。”

      “噢,来了。”说着,门打开了。

      站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有40来岁的中年男人,身材挺魁梧的,个头中等,

    不过啤酒肚已经起来了,圆脸,大鼻头,大眼双眼皮,满面红光的,皮肤也很白

    皙,一看就知道养尊处优惯了,一身的睡衣打扮,头上还顶着一顶白色的睡帽,

    看上去好像是儿童书里的圣诞老人。

      虾米一看赵老板,急忙谄媚的笑着说道:“老板,您要的人我带来了,您看

    看。”

      说完,虾米把我和丽丽推了上去,我们也急忙笑着叫了一声‘赵老板’声音

    腻腻的。

      赵老板瞪大眼睛仔细的看了看我和丽丽,满意的笑着点点头,左右把我们搂

    到怀里对虾米说:“行,不错,不错,这样,你在这等会儿。”

      虾米赶忙点头哈腰的说:“没问题,没问题。”

      赵老板搂着我们进了他的房间,我们一看,老天!装修得太豪华了!吊灯、

    地毯、古色古香的家具、真皮的大沙发、像电影院似的大屏幕背投彩电、高档组

    合音响、大理石的茶几……仅仅这个客厅怕没有十来万!!

      赵老板笑着说:“两位小姐先坐,坐。”

      说完,他从沙发上拿起一个真皮的钱包走了出去。

      我和丽丽看得眼花缭乱的,坐在沙发上,丽丽小声对我说:“三姐,这可是

    条大鱼,该着咱们姐妹儿发财了!”

      我点点头,说:“咱卖点力气,多给他上花活儿,不怕挣不到钱。”

      一会儿,赵老板兴冲冲的回来了,他已经打发走虾米。

      赵老板刚一回来,我和丽丽马上站起来迎了过去,嘴里腻腻的喊着:“赵老

    板,亲老公!亲老公!”

      赵老板笑呵呵的左拥右抱,说:“两位小姐,怎幺称呼啊?”

      我笑着说:“我叫丽娜。”

      丽丽腻声说:“我叫丽丽。”

      赵老板急忙说:“人如其名!人如其名!”

      说完,我们三个滚到沙发上。

      ‘啧啧啧啧……唔唔……’‘啧啧啧啧……唔唔……’‘啧啧啧啧……唔唔

    ……’

      豪华的客厅里,丽丽和我早就脱得光溜溜的,赵老板坐在沙发上专心的玩弄

    着丽丽的奶子,一只手在丽丽的屄里不停的抠着。

    自己的奶头送进他的嘴里,而我则跪在地毯上把头钻进赵老板的睡衣里用小嘴儿

    快速的吸吮着他的大鸡巴头儿,不时的用手隔着睡衣使劲的把我的头按下去,让

    自己的大鸡巴能插得更深一点。

      赵老板的鸡巴真够大!不但有两个大号的大蛋子儿,而且鸡巴又粗又长,特

    别特别的硬,不知道是不是和他保养得好有关系,还是他吃过什幺壮阳的药,反

    正鸡巴够大就是了,尤其是挺起来的大鸡巴头儿,真跟个小鸡蛋差不多,稍微一

    叼就能叼出淫水儿来。

      我仔细的用舌头围着他的鸡巴头儿画圈圈,然后拼命张开小嘴儿把鸡巴吞进

    去,直到鸡巴头儿顶到嗓子眼儿,两片嘴唇紧紧的箍着坚硬的鸡巴茎一下下的撸

    着。

      赵老板的两个鸡巴蛋子儿不时的一缩,一缩,把一口口的淫水儿挤了出来。

      上面,赵老板的两只手抓住丽丽的两个奶子又捏又揉,丽丽的两个奶头都被

    赵老板唑得又红又挺,丽丽不停的淫叫着:“亲老公!亲爹!亲祖宗!……啊!

    啊!啊!……”丽丽一边叫着,一边用手摸着赵老板浑身的胖肉。

      玩了一会,赵老板放开丽丽站了起来,他先是在房间里来回走了两圈,然后

    把身上的睡衣脱了下去,下面的大鸡巴高高的挺着,肥大的啤酒肚一颤一颤的,

    赵老板走到我们面前,说:“来,你们都下来,跪在地上,快点!快点!”

      丽丽急忙从沙发上下来,和我并排跪在地毯上,赵老板先是走到丽丽面前,

    摸了摸丽丽的脸蛋,然后又走到我面前,摸了摸我的脸蛋,我们都不知道他要干

    什幺,只是浪笑着看着他,丽丽哼哼着说:“亲老公,来,插进来!插进来!”

    说完,她张开小嘴儿把舌头伸出来。

      赵老板走到丽丽的面前,先把鸡巴在丽丽的小嘴儿里插了两下,可马上又抽

    了出来,他自己嘟囔着说:“不爽,不爽。”

      然后他仿佛有点犹豫,只是傻傻的站在那里。

      丽丽看出了他的心思,浪浪的笑着说:“亲老公,有什幺好点子你就说嘛!

    我们姐妹儿都这样了,你还不好意思?

      快说,是不是想出了什幺玩儿我们的好点子了?“

      丽丽一提醒,我也急忙说:“是啊,亲老公,我们姐妹儿到这儿来是干什幺

    的?不就是给你爽的吗?只要给钱,你有什幺好点子就说嘛?”

      赵老板听完,急忙说:“钱,没问题!绝对没问题,我有的是钱,少不了你

    们的……就是,就是以前我看过一个黄色录像……有个大老板,找了两个小姐,

    轮流给他舔屁股……我想……嘿嘿。”

      丽丽和我一听就明白了,丽丽急忙浪笑着说道:“老公!您真是高!高!哎

    呀,我说就是嘛,有了好点子千万别憋在心里,自己不爽!”

      「第二集完」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