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加一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叫徐云龙,和大家一样,都是怀有梦想、创造未来的年轻人。只可惜,高

    考的那一年,我和大学的校园擦边而过。当然,这完全不是因为运气的问题。而

    是自己的确在学习方面没有什幺天赋。还有,大多数男孩们都喜欢做的同样一件

    事情——泡妞——泡妞——再泡妞!

         于是,也正是因为有这样一个致命的弱点,我变成了高考落榜中的一员。同

    时,也欠下了太多的风流债。而现在,再想想以前的所作所为,还真是觉得自己

    有点儿傻。要不然的话,我现在最起码也应该是吃公粮的。

         不过,以往的事情也只能是失落的回忆。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怎样来维持自

    己的生计问题。这不,前些日子经过朋友的介绍和帮助,我现在也开了一家店,

    专门卖的是一些男女寻欢作乐的器材。说好听点,其实也就是一个情趣礼品店。

         哎!你可不要小瞧了这个行业吆。投资小、见效快!可谓是一本万利呀。开

    业不到三个月,我就赚了几十万。这可是纯利润呀!比我前几年给别人打工强多

    了。而且,我现在认为干这个行业的好处,不仅仅是金钱的收益。更过瘾的是我

    能认识好多有钱的主,那些高不可攀的贵夫人们才是我最主要的客人。

         说实在的,我店内所有的产品其实也都是有钱人才能买的起。像我们这样的

    穷苦老百姓,那有余钱用在这方面,能吃好穿暖就不错了。

         于是,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平台,再加上本人先天的优越条件。我的私生

    活开始丰富起来。而且就在最近,我已经和几个有钱的主好上了。她们称讚我的

    为人好,人的长相也不错。最主要的是,我能满足她们。

         不过,我能和她们发生性行为,也完全是因为她们的可人之处——美女总是

    能引起男人们的好感。即使是徐老半娘也不例外。

         但是美女之间也总能分出个一、二、三等来。在和我好的这几个女人当中,

    评价最高的就属林姿这个女人。她今年才二十六岁,只是比我稍稍大了几个月而

    已。人的相貌吗!那可不是一般的美丽,到现在我还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比喻来

    形容她。

         惟独可惜的就是她已经结婚了,而她的老公同样也是一个非常了得的人物。

         好像是哪个集团的副总。不过,值得庆幸的就是林姿的老公经常到国外出差,

    一去就是几个月。于是,这就为她红杏出墙铺垫了良好的基础。而我也就变成了

    她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选择对象。

         其实,林姿能做出出轨的行为,这并不能说明她就是一个坏女人。然而,这

    一系列的原因,终归少不了有她老公的因素所在。

         记得当初我和林姿认识的时候,她根本就没有要偷人的想法。而到我的店里

    面也只是想要买一个女性自慰器。不过,人算不如天算。倒是有一天让我抓住了

    机会,一并将她征服在自己的跨下。

         于是,在后来的日子里,我们就变成了一对野鸳鸯。在每次做爱的时候,我

    都能让她高潮几回。这不,上个周末她还来过一次,让我折磨了整整一个晚上才

    肯罢休。弄得她是又喜又怕,临走的时候,还扬言改天再和我拼一回。而且,还

    要介绍自己的女同事来找我" 报仇" !当然,对于她这样的说法,我只当是开了

    个玩笑而已。因为女人可都是一些自私的高级动物,尤其是在男女的关系方面。

         今天,我和往常一样开门营业。可能是因为刚过周末的缘故,生意显得稍有

    些冷清。不过,还好在临近打烊之前,也推销出了一部分产品。去掉所有的费用

    后,足足赚了两千块。这对我来说已经是不少的收入。

         然而,正当我要关门下班的时候,三个年龄不一的女顾客,结伴走进我的视

    线。看样子,她们是第一次到这样的购物场所。因为,我发现其中一个年龄较大

    的女人显得格外的羞涩。她在身边两个年轻女子的簇拥下,来回观望着店内所有

    的女性专用产品。只要每次和我的目光碰撞在一起的时候,她都极力地向别处闪

    躲,就好像做贼心虚一个样子。

         不过,我现在最关注的却不是她这一异常的态度。而是她那叫男人发晕的容

    貌,还有那不知用何等秘方保养出来的嫩白皮肤。如果,单从她的长相来判断,

    也就是一个刚刚三十出头的中年妇女。至于,她的真实年龄就无从考证了。

         " 哎!你就是老板吗?" 正当我对三个陌生女人赏心悦目的时候,其中一个

    女人主动向我打起招呼。

         通过她的言谈举止来判断,她应该是年龄最小的一个。因为,她那稚嫩的声

    音告诉我,这个女人的心性尚处在叛逆的阶段。尤其是她的穿戴更是超出了前卫

    的标準,还有她的装束和脸蛋儿的结合,简直是天衣无缝,动人动到了极点。

         " 哎!你听不到我说话吗?……" 女人奇怪看着有些发傻的我。

         " 哦……不……不好意思!我就是老板!……请问几位小姐想要什幺样的礼

    品呢?" 意识到了自己的事态后,我立刻做出礼貌的回应。

         " 咯咯………!你这个老板还真是有够色的!看到美女就成这个德行了!咯

    咯………" 女人边笑着边侧身看向另一个年轻的女人:

         " 姐姐!……咯咯……这该不是林姐说的那个人吧!咯咯!"

    对于女人不停的嘲笑,我的颜面有点挂不住的感觉。心里面在不停的暗骂自己的

    糗态和没出息。如果,上天能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宁可不去欣赏美女,也不

    要在美女的面前被耻笑。这种滋味真的不好受。

         " 莹莹!快别笑了!…真没礼貌!" 那个中年美妇也意识到了同伴的过头。

         于是,她上前想阻止糗态的恶化。与此同时,我也知道了那个嘲笑我的女人

    叫莹莹。

         " 咯咯!……妈妈!这怎幺能怪我呢!是他先不好的呀!……" 那个叫莹莹

    的女人忍不住为自己辩护起来。

         " 好了!小妹!你就别闹了!……真是受不了你,到哪都这个样子!" 一直

    都没有说话的姐姐也过来训导妹妹。

         而此时的我就像一个傻了样子,到现在我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三个女人居然是

    母女关係。看样子,林子大了,什幺样的鸟都有。也不知道她们是準备给谁参谋

    礼品来了。反正,像这种母女一起逛情趣礼品店的事情,我还是头一次碰见。

         " 请问你是徐老板吗?……" 当我从迷茫返回到现实中的时候,莹莹的姐姐

    已经在看向了我。  然而,这次我却没有再犯同样的错误。虽然,眼前的女人也

    是一位绝对的美女。但顾忌到个人的颜面,最终我还是成功了,没有再丢人显眼。

         " 哦!我是…………咦!你是怎幺知道我姓徐的?"

         " 呵呵!这有什幺奇怪的,当然是我朋友告诉的!" 莹莹的姐姐显得非常从容。

         " 你的朋友?……她是谁呀!我认识她吗?" 真没想到,我刚从迷茫中跳出

    来。结果,现在又得钻进去。

         " 呵呵!……林姿!我的好朋友!你说认不认识呀?" 女人笑得很甜,却又

    有些自信的味道。

         " 噢!你是小林姐的朋友呀!兴会!兴会!" 知道女人的是林姿的朋友后,

    我热情地回应着。

         " 呵呵!真没看出来你这人还挺有礼貌的吗?咯咯……" 对于女人的称讚,

    我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反正她们的出现我总觉得怪怪的。

         但是,为了尽到地主之意,我依旧微笑相伴:

         " 呵呵!哪里!哪里!……对了!不知道几位是来购买礼品的呢?还是找我

    有什幺别的事情?"

         " 嗯……!这个吗………!好吧!我就跟你直说了吧!我们是林姿介绍过来

    的,她说你这里的东西比较齐全。而且你的为人也很周到,因此我们想过来买点

    女人用的……" 女人没好意思说出下面的话。

         面对这样的事情,我当然明白她的心思。于是我非常主动地接上她的话题:

         " 噢!是这样的呀!………那能不能问一下,你是给自己用呢?还是準备送

    给谁呢?"

        " 咯咯!这个很重要吗?" 女人反问着。

         " 嗯……差不多吧!我这里的品种比较多,根据年龄的差异,也设计了不同

    型号的礼品。所以,你最好讲得清楚一些。这样,我也可以帮您推荐几款合适的

    礼品。" 我用专业的角度向女人解释着。

         " 哦!买这个东西还要有讲究的呀?……咯咯!真有意思!……嗯……!是

    这样的,我準备为我妈妈选一个礼品。呶!就这位女士啦!……咯咯!……徐老

    板就麻烦你帮着给推荐一个合适的吧!"

       女人说完后,调皮地将她的母亲拉向柜台前面。

         然而,她的这一突然举动倒是吓到了她的母亲:

         " 唉!唉!唉!…死丫头!不是说好只给你们自己买的吗!……快停下!我

    不要的!我不要的!"

    那个中年美妇有些反抗,但在两个女儿的拉扯下,最终还是被强行推了过来。

         " 妈妈!你就满足我们姐妹的心愿吧!爸爸都去世多少年了,你怎幺还要冷

    落自己呢!…再说我和妹妹都是成年人了,小的时候,我们不理解女人的需求。

    但是,我们现在终于理解一个守寡女人的滋味有多幺的难受!……所以,这次无

    论如何你都得为自己选一个……"中年美妇的大女儿陈诉着自己的观点。

    与此同时,在她的话意中,我也多少听出了一些东西。由此,我敢断定她们不是

    一个完整的家庭。

         " 哎!你们这两个孩子!我早说过不要了!可你们就是不听话!……这……

    这东西多羞人呀!再说,妈妈我现在也没有那方面的要求。买回家也只一个是样

    品。" 中年美妇依然持有反对意见。

         " 什幺呀!……妈妈!你可不要再骗我和姐姐了!……常言道:女人三十如

    狼、四十如虎呀!你今年才刚刚四十三岁,正是最需要的时候,没有那方面的感

    觉才怪呢?咯咯!" 那个叫莹莹的女人,毫不犹豫地揭露出母亲的真正需求。

         " 死丫头!一点也不害臊!……真是拿你没办法!" 中年美妇被女儿说的是

    面红耳赤,无奈的表情让她更不敢看向我这边。

         看到母女三人你争我嚷,一时也分不出个上下来。

    我这个当店老板的夹在中间也是左右为难,不知道应不应该为她们介绍。

         就在美妇徘徊,女儿极力推荐的时候。最终,我还是大胆地站了出来,主动

    出击说道:

         " 这个大姐!还没请教您的贵姓呢?" 我决定先和美妇套套近乎,尽量获取

    她的信任。然后,再慢慢引导她进入主题。

         听到我礼貌的问候,中年美妇也停止了和女儿们的争执。她稍稍整理了一下

    思绪道:

         " 哦!……我姓王!真是不好意思,都给你添麻烦了!"

         " 噢!没关系!王大姐是我的顾客!麻烦两个字对我来说就是正常的工作。

    所以,您不需要往心里放。"

    虽然,我和美妇在说话的时候表现出异常的冷静,但我内心世界早已是心动不已,

    暗自庆幸自己已经走出了成功的第一步。

         " 嗯?什幺?……小老板!你叫我妈妈什幺?" 一旁的莹莹在听到我对她妈

    妈的称呼后,立刻发出了疑问。

         " 王大姐呀!怎幺?有什幺不对吗?" 我也摆出一副疑惑的样子。

         " 你叫我妈妈王大姐?……那我和姐姐怎幺办?难不成你想让我们也来称呼

    你一声叔叔?" 莹莹有点不高兴的意思。

         " 呵呵!那当然不行了!……可是,你们的妈妈实在是太年轻了!我总觉得

    叫声阿姨不好听!所以,我和你们姐妹俩人还是同一辈分。相信,你妈妈也不会

    介意的,我们各个论个的!……王大姐!小弟我说的对吗?"

    这年头,得罪人的生意作不得,讨好人的买卖更是难得要命。为了能博得美人的

    认同,我可是拿出了十八般武艺。

         " 咯咯……!对对对!这话我喜欢听!…晶晶!快把你妹妹拉到后面,看她

    的歪样儿,恨不得要吃人似的……咯咯!徐兄弟!就凭你这句话,姐姐我今天想

    不买都不行了!是这样!反正我这两女儿也成家了,而且她们的老公都在外地,

    或许她们能用上。不如,你为她们每个人选一个!" 那个姓王的大姐说完后,一

    脸的轻鬆马上呈现出来。看情形,她是自认为自己已经逃脱了。

         身为大女儿的晶晶听到母亲的安排后,一下在就识破了母亲的意图。但是她

    的心计也非一般的了得,为了能开启母亲对这方面的好感,她暂时先答应下来。

         让她们选择何种礼品的程序顺利开展、进行。当然,这一切也都看在我的眼

    里。

         而且少了我的配合也是不行的。就这样,一个没有任何语言的默挈,在我和

    美妇的两个女儿之间悄然展开。

         " 王大姐!您还真会疼您的两个女儿呀!呵呵……来!您看一下!这是今年

    最新的款式,它最大的特点就是採用了纯天然香蕉制作,对女性的皮肤没有一点

    的伤害。而且,它的质感也是一级棒……………!"

    我拿出一个最大号的假阴茎摆到美妇的面前,有声有色地为她讲解着。也许是因

    为缺少了考虑自己的因素。

    美妇显得放鬆了许多,但是,总还是有一点难为情的感觉。

         " 咯咯!徐老板!真的还是假的呀!……这……这东西有你说的那样好吗!

    它终归还是个假的呀!它总不会比真的好吧?" 那个叫莹莹的女孩似乎对假阴茎

    产生出了一点兴趣,但也持有一点怀疑的态度。

         " 呵呵!这个东西的好处当然是没的说。可是,要比起真的家伙来,它还是

    逊色了一点……!不过嘛……我说的真家伙可是男人中的极品吆!而那些……嘿

    嘿!……莹莹小姐!这个就不用我再细说了吧!总之,我介绍的这个产品肯定会

    让你们满意的!如果,我说的不对,到时候你们往我脸上抽!"

    为了能取得女人的认同,我决定冒险一次,说什幺也要让她们成为我的回头客。

         " 咯咯!……好了!好了!莹莹!你这丫头一点也不知羞!这种事情怎幺能

    问的那样清楚啊!……呵呵!不过,小徐兄弟的嘴巴还真是能说,就连我这个老

    女人都有点心动了?"

         " 是吗?咯咯!妈妈!你真的动心啦?………好耶!姐姐!………妈妈说她

    自己母亲的小辫子。"于是,她毫不客气地在美妇的身上大做文章。

         然而听到小女儿的喧嚷后,中年美妇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她想为自己辩

    解,可是又被自己的大女儿搪塞回去。

         " 妈妈!人家徐老板可是个明白人,他在这方面懂得多。我看呀!您还是为

    自己也选一个吧!"

        " 什幺呀!我只是说错了一句话,你们就又兴风作浪了!………呵呵!再说

    这东西也没什幺了不起的吗!你们总不能让我每天去和它睡在一起吧!………唉

    吆!……这……这东西还会动呢?咯咯……这要用起来多叫人不舒服呀!"

    中年美妇也开始对假阴茎产生出兴趣来,她在把弄假阴茎的时候,不小心触动了

    电源开关。于是,那只粗大的假阴茎就自动扭转起来。

         " 咯咯…!是呀!妈妈!看它多可爱呀!…难道你就不想试试吗!嘻嘻!…

    反正女儿都………咯咯!" 美妇的大女儿不断的添油加醋起来。

         " 去去去!……我看你们是越说越离谱了!这样的好东西还是你们自己留着

    用吧!至于我这个老太婆呀!………咯咯!还真是消受不起呀!"

    美妇的嘴里虽然是这样说,但透过她的眼神我能看出,她对手中的假阴茎似乎也

    有一丝恋恋不捨的感觉。于是,我就趁机追诉道:

         "王大姐!其实,我介绍的这款礼品也很适合您的。无论是从它给人带去的舒

    适度,还是从产品的结构造型上,它都能发挥出最佳的性能。即使是像您这样年龄

    的女人,也可以从中找到无穷的乐趣。"

    "咯咯!看看!看看!徐兄弟也想让我这个老太婆晚节不保呀!………"

    美妇开始冲着我眉开眼笑起来。

         " 嘿嘿!王大姐说话真幽默!………不过,我倒认为您还是需要在私生活上

    找点儿乐趣。这样有助于净化您的心理世界。而且,孔子他老人家不也是曾经说

    过 食色性也 吗!所以,您两个女儿的选择完全是正确的!"

    我开始将节奏一步一步推向高潮。

         " 可是……这………"

    此时的美妇也有点动摇的意思。不过,矛盾的心理依然在左右着她的灵魂。

         然而,美妇的大女儿也看出了事态已经出现了转机。于是,她毫不犹豫继续

    说服着自己的母亲:

         "妈妈!你还这什幺呀!看人家徐老板说的多在理呀!……行了!您就不再

    婆婆妈妈的了!……对了!徐老板!我们还有点事情需要向你请教呢?"

         "呵呵!请教谈不上!有事您就只管问吧!只要我知道,一定会如实稟报的!"

    我谦虚地回覆着美妇的大女儿。

         "是这样的!其实我和妹妹也没有用个这种东西,而我妈妈的情况你是了解

    的。所以,我想请你帮忙指点一下这种东西的具体使用方法!………徐老板!您

    看能行吗?"听到美妇的大女儿说出了她的请求后,我在心理也犯难起来。

    毕竟我是个大男人,在女人面前讲一些忌讳的话。当然也会脸红的,不过,为了

    能体现出优越的服务,我硬着头皮回複道:

         " 哦!是这样呀!……嗯!那好吧!不过,我可不敢保证讲的很到位吆!"

        " 咯咯……!没关係的啦!我们也都是成年人的,对于这种事情早就有心理

    準备了!不过,也希望徐老板讲的越细腻越好。嗯………………最好是你能亲身

    示範,就像对小林姐姐那样!"说罢!美妇的大女儿向我抛来一个令人窒息的媚眼。

         我的老天爷啊!我是不是在做梦呀!美妇的大女儿到底是在开玩笑呢?还是

    真的有意想让我白白去佔她们母女的便宜?

    一时之间,我的大脑居然变得非常迟钝。

         " 徐老板!………你怎幺了!是不是有什幺困难?"

    我的失态引起了在场女人的注意。于是,为了不让她们看出我的心思。我及时地

    反映过来:

         " 哦!……没……没什幺我是在想总不能让我在这里为你们示範吧!"

    被我这样一说,美妇和她的女儿们也意识到这个问题。然后,她们也异口同声地

    追问道:

         "那你说在哪里比较好呢!咯咯!这里可是你徐老板的地盘呀!"

    当然,对于她们母女这样的疑问,早已归类到我的盘算中。于是,我尽量用商量

    的口吻向她们推荐道:

         " 嘿嘿!几位可是小林姐的好朋友,那幺我自然也会尽全力来满足你们的要

    求。不如,我带你们到门店的后面,那里是小弟平日休息的地方,没人会来打扰

    的!"

        " 是吗!那太好了!咯咯……!妈妈!那我们现在就和徐老板过去吧!"

    美妇的小女儿兴高采烈地簇拥起自己的母亲。

         不过,到现在美妇的羞态依然尚存。但是,比起刚开始的时候要好了许多。

         最起码,她这次没再去反对女儿们的提议。而且,也乖乖地跟随着她的女儿

    来到我的小休息室内。

         " 徐老板!你的小屋子还挺温馨的吗!………" 美妇的大女儿刚一踏进我的

    小屋,就忍不住讚美起来。

         而这个时候的我也无心去体会她的称讚,只是简单地含蓄了几句后,就开始

    忙碌着为她们做些準备工作。

         不过,刚刚挤进小屋的女人们在看到我将沙发上的杂物清理干净后,她们立

    刻明白过来。尤其是当我把那根假阴茎摆在茶几上面的时候,每一个女人的脸上

    都浮出了朵朵彩虹。然而,也正是因为她们的这一羞态百出,我的心里面也是一

    样的紧张而又兴奋。

         " 几位女士!你们谁想第一个呀?" 我急不可奈地问向她们。

         " 咯咯!当然是妈妈先来了!" 美妇的大女儿提议道。

         " 什幺呀!……我的老脸丢的还不够吗!死丫头!我看你是想惟恐天下不乱

    呀!" 美妇极力地否定了女儿的提议。

         " 咯咯!大姐!……妈妈还在害羞呢!……呵呵!算了!还是我先来吧!反

    正我们谁也少不了!嘻嘻!!" 虽然美妇的小女儿很调皮,但也更加可爱。

    看到她那首当其冲的样子,我的心理别提有多喜欢了。恨不得马上就将她征服在

    自己的跨下。

         不过,为了不使女人对我产生出突来的反感,我决定暂时搁浅自己的私心。

         摆出很正人君子的样子:

         " 好吧!那就先请莹莹小姐把衣服脱掉吧!"

    美妇的小女儿听到我的吩咐后,她并没有行动。而是突然向我撒起了娇来:

         "不吗!徐老板!……啊!不对!这个时候应该叫你云龙哥哥啦!……嘻嘻!

    人家想要你来脱吗!……" 此时的我,那能经得起这样的诱惑。刚刚传入到大脑

    的信号,还来不及分析就做出了反应。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