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淫乱辅大生活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的淫乱辅大生活

    这是曾经发生在我身上的往事。

    真实性就交由大家去自行判断。

    十几年前,只身一人来到台北。刚好交了一个正在就读辅大的女朋友。女友刚升上大二,与大一的同学及室友一起出来外面租房子﹙很多私立大学只提供一年级新生宿舍而已﹚。因为我刚到台北,人生地不熟,女朋友询问过一起合租的室友﹙全部是女生﹚,是否可以让男友跟她住在一起,没有人反对,于是我就轻鬆与四个女生住在一起了。

    先形容一下四位娇娃,我的女友,小茹。长的普通,不是非常漂亮的那一型。玉燕,跟小茹高中时就是同学兼室友,又考上同一所大学,两个人的感情很好,长相80分,但是身材却有傲人的f罩杯。小雨,是小茹的大学室友,个性较强势,像个女强人,虽然我是这间公寓唯一的男人,但基本上,她算是这间公寓的领导人吧。另一个室友,我竟然忘记名字了,反正不重要,没交集。

    这间公寓在四楼,四房二卫浴,因为只有一套瓦斯设备,所以基本上大家都是在同一间浴室出入,仅有少数时间,真的有人在使用一号卫浴,又忍不住时,才会有人使用二号卫浴﹙基本上不会有﹚。

    就这样,因为刚与小茹交往不久,因此一起住的前两个礼拜,我的重心都是在小茹身上,并未想过与其它室友的关係。但是请各位看倌想一下,把一只羊跟一群狼关在一起,会怎样?答案是那只羊会死的很难看;那如果把一只狼跟一群羊关在一起呢,会怎样?答案是那只狼会撑死。

    把我跟一群女生关在一起,我只能偷偷吃一点点。

    因为暑假时,还是有些学生会留在学校,打工、暑修。有些人甚至不会自己为了暑假而租房子,学校基本上也不提供宿舍。所以小雨的两个同班同学,也希望暑假可以借住,当然男人都可以一起住了,没理由女生不行。

    小雨的两个同学,是历史系的系花。一个叫苑薏,冷豔美人的外表,身高接近170,身材普通,胸部没特别大,据说追她的人,不下于二十个。另一个名叫淑娟,属于可爱活泼型,身材……﹙卖个关子﹚,追她的人跟苑薏不相上下,不过已经有男友了。如果我可以挑的话,六个女生里面,我最想要交往的,就是淑娟了。

    一开始,因为只有我自己一个男生,所以平常我都是躲在房间里面玩电脑,即使女友也在的时候,我也很少出去。有几次我很不好意思的到厨房,倒个水或是煮个东西时,一忙完就赶紧躲回房间,让其它的室友都觉得我很害羞,都不觉得我就像是只披着羊皮的狼。一两个礼拜下来,当我出去房间外时,就发现室友一个穿的比一个少,到最后,大家都是一件小可爱,加上一件热裤,除了苑薏,苑薏太多人追了,她的形象的确很需要好好保护。

    为什幺我会经常自己关在房间里?因为女友热衷于社团运动,白天打工,晚上就会到社团去忙社团的事,早上七点多出门,都会到晚上十一二点才回来。她没有机车,平常进出都是我载她﹙所以我可以确实掌握她的行蹤﹚。

    就在有一天,夏天很热,我出去倒自己泡的雀x柠檬茶,刚好淑娟也在厨房切东西,嗯,是泡冬瓜茶的原料。现代的女生,很多比男人还不会下厨。我看她似乎不太会切,又怕万一她不小心切到自己的手,我也是会有一点点心疼的。毕竟里面所有的女生,我最欣赏的就是淑娟。我主动问:「淑娟,我帮妳切吧。」

    她可能是经过一翻努力后,还切不下去,所以用非常感谢的眼神答谢我。

    「先喝一下这个已经冰好的柠檬茶吧,这天气热到让人受不了。」

    『谢谢,对了,这个热水瓶能用吧,我等一下直接把冬瓜茶块丢到里面,再倒出来,大家就可以了喝了』

    天啊!~~~~竟然有人会做这种事,有人在用热水瓶煮「冬瓜茶」。

    我连忙说:「没关係,我帮妳煮就好」,我可不希望将来我喝的白开水,或是泡麵里面有冬瓜茶的味道。而且帮忙煮有个好处,因为在开火,所以我人必需在外面顾瓦斯炉,可以正当理由待在外面欣赏风景。冬瓜茶快煮好的时候,淑娟突然跑出来问我:『现在没有要用浴室吗?那我先去洗澡了。』因为当时整间公寓只有我们两个在。

    「妳先去洗没关係,我还在顾冬瓜茶。」

    『谢谢你!』

    说巧也还真巧,就在淑娟刚进去浴室时,冬瓜茶就开了,我轻声切掉瓦斯炉。

    先形容一下公寓的构造。一进门有客厅,大门出去有阳台,阳台旁边有一条路会先经过另一个不知名室友的房间,再经过一号浴室的窗户,然后二号浴室的窗户,再来就是小雨的房间其中一面的窗户。路还很宽,因为这条路是为了让瓦斯搬运工搬瓦斯用的,浴室使用的热水器装在室外。

    都没人在,我偷偷从小路溜到浴室的窗户。很巧的是,那里放了一张椅子,不知道是上一个租的房客也跟我有同样的嗜号,还是因为热水器安装位置较高,为方便换电池或是维修,特地放一把椅子。我二话不说,直接踩在椅子上,角度角好可以完整看到整个浴室。因为当时天色已经全黑了,我又非常聪明,知道就算天色已黑,我仍不贴紧窗户看,而是隔了大约十公分左右。大家可以试试,在明亮的浴室往外看,贴在纱窗上的东西,仔细看一下还可以看的到东西,但如果距离十公分以上,就算仔细看也看不清楚。

    淑娟在洗头髮,我全身裸露的在我眼前。一个系花,一丝不挂的在我面前洗澡,淑娟的乳头颜色不算很黑,也不算很粉,刚刚好。乳晕不大也不小,也是刚刚好。但目测的结果应该有c罩杯。身材都很中规中矩,没有小蛮腰,却也没有一丝的赘肉,阴毛蛮多的,这个小可爱,应该很色,而且看乳头大小及颜色,我的直觉是淑娟已经不是处女了。不过仍不影响她在我心中的地位,漂亮、可爱的脸孔,加上很标準的身材,浓密的阴毛,我的女神在我眼前洗澡。不禁开始掏出肉棒自慰。淑娟沖澡沖到一半时,突然蹲下去,本来只看的到她的阴毛,因为她蹲下去后,阴唇若隐若现,而淑娟这时又做了一件令我很兴奋的事,她竟然把手指伸进去她的阴道里面,虽然不是在自慰,只是把手指伸进去阴道里面清洗。但我可以从她的动作感觉到,淑娟已经不是处女了,处女应该不会随意把手伸进去阴道里面,因为可能会把处女膜弄破。

    淑娟开始擦身体,要穿衣服时,我赶紧回到厨房,刚走到瓦斯炉,淑娟就出来了。我赶紧假装正在搅拌,淑娟洗完澡穿着小可爱及热裤,走到我身边,问道:「已经煮好了吗?辛苦了!」

    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顺:「嗯,已经煮好了,等一下放冷后,我再冰到冰箱,明天就有“退火“的冬瓜茶可以喝了。」

    因为淑娟洗澡的刺激,让我开始计划跟淑娟做爱。

    隔天去买了安眠药,偷偷加十颗放进昨晚煮好冰在冰箱的冬瓜茶内,因为放十颗的量,估计如果五个人喝,平均一个人可以分到两颗的份量,不会过量﹙我只是好色,伤害人命的事我可不敢做﹚,当然一个女生可以喝的份也不过一两碗,不致于喝下太多,但又可以睡着让我随心所欲。等大家吃完晚餐后,我把冬瓜茶端出来叫大家喝。当时在公寓里的,是玉燕、女友、我,当然还有淑娟。其它人都因了两碗冬瓜茶后,碌碌续续回方了,我也跟女友回房。大约十来分钟后,女友就睡着了,我试着叫叫,叫不醒,我知道每个人的安眠药的药效都已生效。做事细心的我,先去把公寓门口的安全锁套上﹙也就是说,就算有钥匙,也没办法从外面进来﹚,我可不能让我的好事被发现或是被中断。

    走到小雨房间,试探性的开门,门果然没锁,可能是因为淑娟只是来借住房间而已,还有苑薏及主人小雨同住一房,不好意思锁,再加上已经跟我相处几个礼拜,没有防备之心。即使门锁了,我还是有配套方案,可以走到阳台,从窗户爬进去,相信大热天,没有人会把自己关在密不通风的房间里。既然门没锁,我省了一些麻烦。

    进到小雨房间时,轻摇淑娟几下,她没醒,我开始脱掉她的衣服。前一晚只是看到而已,而且看的不甚清楚,今晚近距离看个够。开始亲可爱的的淑娟嘴巴,把她的口水吃一点进来,也把自己的口水留一点在淑娟的口中,完成我跟淑娟的第一次体液交换。

    随后脱掉淑娟的小可爱,里面的胸罩没有特别,拿起来看,果然是c罩杯。近近的看,淑娟的乳房比在窗外偷看她洗澡时,更白了一些。因为不是自己的女友,也没想过会跟淑娟有后续的发展,反正是别人的女友,我就很用力的吸,很用力的舔,轻轻咬一下的时候,淑娟发出:「嗯」的声音,我吓一跳,赶紧停止动作,怕淑娟会因为痛觉,提早醒来。

    之后我就不敢再咬她的乳头了,只是用力舔跟吸而已。接下来,我把淑娟的裤子连内裤一口气脱掉,仔细端视她的阴部。小阴唇几乎看不到,我拨开淑娟的大阴唇,阴蒂连同小阴唇,还有阴道口才看的到。偷看淑娟洗澡时,只看到模模糊糊的大阴唇,现在淑娟完全无法保留的在我眼前,若有若无的阴蒂,粉红色小小的小阴唇,没有任何皱褶,阴道口被一堆肉塞住了。

    因为看过淑娟洗澡,我知道她会把整个阴部洗的很乾净,不怕有异味或是髒东西,虽然今天的淑娟还没洗澡,但我闻一下,没有私毫的异味,我开始疯狂的舔淑娟的阴蒂、小阴唇,还将舌头伸进去阴道里面舔淑娟的阴道壁。淑娟的阴道壁里面,有点酸酸的感觉,但仍然没有异味,虽然淑娟已经睡着了,但是在我努力帮她口交之下,整个淫穴都湿润了。

    我怕安眠药的药效过了,赶紧脱掉自己的衣服,握住自己的17公分的肉棒,用手指沾一点淑娟的淫水,涂在肉棒上,慢慢一寸寸进攻淑娟的阴道。没有障碍,淑娟果然不是处女,虽然不是处女,我还是觉得淑娟的阴道很紧。不知道是很紧的关係还是我想要上淑娟想好久的关係,刚进去就想射了,我赶紧先拔出来,看着整根肉棒都沾满淑娟的淫水,我赶快回到房间,拿一个空瓶子,从持续在流淫水的淑娟阴道口接了很多的淫水。接完后,我想射的刺激也稍微减退一些,再一次插进去淑娟的阴道时,因为淫水被瓶子接走不少,而且肉棒上的淫水也吹乾了,一时没想到要再沾点淫液在肉棒就直接插进去,磨擦力瞬间变大,淑娟突然:「啊!」的叫一声,我也吓一跳,还好淑娟并没有醒,只是身体的自然反应。第一下进去后,我的肉棒又全部沾满淑娟的淫水了。因为有刚刚的经历,我的刺激没那幺大了,因为我的够长,每一下都顶到淑娟的子宫,插了十几分钟,全身抖动,顶住子宫,全部的精液都射进去淑娟的子宫里面,我跟淑娟完成了第二次体液交换。

    虽然才刚射而已,但因为淑娟的身体太吸引人了,忍不住想要再做一次,但我不知道实际安眠药的药效有多长,不敢轻易嚐试第二次。万一东窗事发,我不仅不能在这住下去,连女朋友都会吹了,搞不好还要接受法律的制裁。权衡之下,我只好停止对于淑娟的强姦,也没想到要拍照﹙当时的照相手机还尚未上市﹚。拿着装着淑娟淫水的瓶子,轻轻离开小雨的房间,带上门,把淑娟的淫水冰在冰箱不起眼的角落,等到下次想要享用时,再拿出来用淑娟的淫水自慰。再去把门口的安全锁打开,赶紧回到房间,一颗心还是跳的很快,因为刚刚没有想到要清理我射的精液,好在我是顶住淑娟的子宫射的,应该会全部进到子宫,不会太快流出来吧,我猜。

    大约过了十分钟,小雨的房间门打开了,接着浴室里面有人洗澡。我正在庆幸,好险刚刚没有做第二次,不然做到一半淑娟就醒了。刚好,淑娟跑去洗澡,洗完后,应该不会发现我的精液吧……不过还是很担心,我的一世英名……但是偷偷干淑娟的感觉很棒,就算真的因此要坐个一两年牢,也值得,如果你也认识她的话,一定会相信我说的没错。

    就在迷姦幸娟后第三个晚上,女友跟其它室友都不在,只有我跟幸娟在公寓里面。买了水饺回来煮,煮熟后,我请幸娟一起出来吃,算是心中对幸娟的一种补偿吧,就算她有男友,我也有女友,但决定了往后私底下要多对她好一些。

    就在幸娟打开冰箱门找酱油膏时,顺手拿起”小瓶子”,问道:「这是什幺东西?是谁冰在冰箱里的?」

    说完,我脸上一红,真的不知道该怎幺回答,那瓶是幸娟的淫液,是我冰在冰箱角落的。想要否认,但怕幸娟改问其它室友后,早晚会东窗事发;想要承认,却又没那种胆量。正在犹豫时,幸娟又说了:「我知道是什幺喔!」

    我的脸上充满问号﹙妳知道?妳知道才有鬼﹚

    幸娟接着说了:「前几天晚上,我喝完冬瓜茶后,感觉昏昏沈沈的,就先回房间休息。但因为之前长期失眠,平常就有吃安眠药的习惯。长期吃的结果,有时候一次吃两颗安眠药都还不见得能马上睡着。」

    我不敢接话,幸娟接着说:「我本来只以为喝了冰的,倒致头晕,想躺在床上休息一下,谁知道门开了,你就走进来了……接下来的事你都知道了。」

    我既感到不好意思,又觉得很愧疚,跟幸娟说:「幸娟,对不起。因为妳实在太迷人了,我才会犯下这种错。」

    幸娟笑着回答:「傻瓜,那天我根本还没睡着,如果不想要跟你做爱,我当初早就阻止你了。当初门被打开,我就猜到进来的是住在这公寓里,唯一的男生。但我又很好奇,到底平常感觉很古意的男生,到底会做什幺事?于事就继续装睡。想不到你平常看起来乖乖的,骨子里竟然这幺大胆,大胆奴才,给本宫跪下!」

    事到如今,我只能拿出我最大的诚意,真的跪下求她:「幸娟,我真的是对妳太着迷了。要如何妳才可以原谅我?」

    幸娟没回答我的问题,继续说:「那天我本来只是想试看看你会怎幺做,谁知道你渐渐把我弄的越来越舒服。最后你脱下我内裤的时候,我也没想过要再阻止你,最后就让你得逞了。算起来我也是半自愿的,就原谅你吧。赶快起来,这样跪着很难看,而且让其它室友看到,我们两个都不用做人了。」

    听到幸娟这样说,我也如释重负。情不自矜的上前抱住幸娟狂欢,抱住她的时候,感觉到她的c罩杯压在我的身上,好软好舒服,肉棒又硬了起来,幸娟也感觉到了。

    问道:『又想要了?』

    我回答:「嗯,妳太诱人了。」:

    幸娟用妩媚的眼神看我:『那你把这瓶子丢掉吧,挺噁心的,还冰在冰箱。』

    我说:「我只想过要佔有妳一次,只要能佔有妳一次,就算要我马上死了,我也甘愿。这里面的东西,我是要拿来幻想用的。」

    幸娟轻扣我的额头道:『傻瓜,以后用新鲜的就好了,干嘛留着这个。』

    我受宠若惊的说:「新鲜?我有这幺幸运吗?」

    幸娟回答:『其实你的还蛮大的,而且感觉比我男朋友好很多。时间也比他还要长。他是我第二个发生性关係的男友,所以我可以比较,前两任的男友长度都十公分左右,但是第一个跟你的时间差不多,第二个都不到五分钟。之前我还在考虑是否要换男友,但他对我真的很好。』

    『这样好了,我们的关係只限于这层关係。名义上,我们还是拥有各自的情人,我们不能影响到对方的感情关係。』)

    「嗯,这个我同意,我本来就没打算要背叛女友,也没想过要破坏妳跟妳男友之间的感情。」

    『还有,平时可以不戴套做没关係,但是如果危险期,一定要戴套。我还是学生,不想要有小孩。上次你没戴套,射到我的体内,刚好是介于危险期跟安全期之间,我怕会有小孩,本来想说太快出去清洗,会让你觉得我没睡着而不好意思,但实在很怕,等了十分钟就赶快去洗掉。』;

    说完,我赶紧去把大门的安全锁锁上,开始在房子里面跟幸娟做爱,清醒的幸娟,可以配合动作的做爱的感觉果然比自己一个人动作还刺激。舔幸娟的阴蒂时,受到刺激的她,可以喊出声音来,有声音的助性,比无声的幸娟更令人着迷。今天是安全期,与幸娟的约定是可以不戴套子做。我不敢要求幸娟帮我口交,因为我觉得我的大屌插进幸娟可爱的脸的画面,不是很协调,反正17公分的肉棒一下子就顶到喉咙了,没办法整根插入,说实在的也不是非常舒服,所以我算是少数不会主动让女生帮我口交的男人。,

    用手指挖了从幸娟阴道里流出来的淫水,沾满我的肉棒,开玩笑的跟幸娟说:「当初装那瓶淫液,就是想这样涂在我的肉棒上。」

    幸娟听到后说道:『赶快插进来吧,我的洞内都是水,赶快插进来,我希望你的肉棒整根浸在我的爱液里面,不用只涂在表面而已。』

    让幸娟趴在床上,跪在幸娟背后,翻开幸娟的大阴唇,肉棒一插到底。

    因为没有装睡可以喊出声音的幸娟不禁喊出:「啊……啊……啊。」

    每当我插进阴道时,幸娟的臀部会一左一右的晃动,让我进去的角度不是一路紧紧顶着右边的阴道壁,就是左边的阴道壁,最后要顶到底之前,幸娟会整个人往后退,后退的速度加上我插进的速度,每一下顶到子宫顶都非常大力,因为我的长,幸娟个子也不高,顶到子宫后,还能够将幸娟的子宫颈再往内挤五六公分。很多人都会说,够用就好,硬度、持久的时间也很重要,话是没错,亚洲男人只要十公分以上,一般都可以顶到子宫颈。

    但是如果17公分,5公分粗的直径,硬度也够,时间可以支持半小时以上呢?相信只有做过的女人才可以体会,要遇到这样的人,机会不是很多,所以很少有女生出来为这样的条件背书,幸娟后来说了,这样顶到底又往内塞几公公的感觉很棒。

    『老公,你的好大,每次都插的很深,我感觉子宫快被你捅破了。啊…啊…』

    「快说,你最喜欢被谁干?」

    『我最喜欢被你干,你的肉棒好大,塞满我的阴道。』

    「娟,以后不管妳在哪,不管结婚了没,只要我想要,都让我干,好不好?」

    『好,我永远都会让你干』

    因为没有偷干幸娟的刺激感,而且前几天的首次做爱后,让幸娟的阴道稍微撑开一些,这次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才开始想射。﹙以后的每次都持续三四十分钟才射,除了第一次在幸娟男友的租屋干的时候,因为刺激又紧张,那次只做了十几分钟就射了。﹚

    「娟,我想射了。」

    『射进来吧,今天是安全期。』

    这次经过幸娟的同意后,马眼顶在幸娟的子宫颈,滚烫的精液全都射到子宫里。涨到最大的龟头,在幸娟最少被开发的阴道深处,因为射精的关係,一涨一缩,幸娟受到这样的刺激,也跟着流出大量的淫水。

    我的肉棒一时之间还捨不得离开幸娟的阴道,尽情享用幸娟大量淫水带给我肉棒的淫水浴。

    「娟,舒服吗?」

    『想不到,不用装睡的跟你做爱,感觉这幺好。早知道那天我就不装睡了,反正早晚得清醒的让你操穴。』

    「妳这骚驴子,以后还怕没机会吗?」

    当晚室友们都比较晚回来,我们又做了两次,一次是在浴室,幸娟进去浴室要清洗下体的时候,我尾随进去,又在浴室里,两人直立,我从后面插入,这样的姿势,是幸娟最喜欢的姿势之一。因为可以感觉到这样的姿势,肉棒的前进方向,可以用力磨擦幸娟阴道壁前方,有一块触感较硬、较粗糙的地方,这应该就是幸娟的g点,每次这姿势插个几下,幸娟的淫水就会大量喷发,不过我比较不舒服,因为我得半蹲的姿势做爱,脚酸的痛苦与龟头磨擦幸娟g点的快感维持平衡而已。就在我跟幸娟坦白,其实在下药的前一晚,我就偷看她洗澡。说完幸娟故意很用力摇摆臀部,接着身子作势向前,要让她的阴道离开我的肉棒。

    说道:『原来你这幺坏,我不跟你做爱了。』

    我赶紧双手抱住她的腰,不让她的阴道离开我的肉棒,姿势像是动物在性交的姿势,加上幸娟始终一直用力摇摆臀部,忍不住,精液又全部射进去。

    第三次,我们直接在客厅的桌上做,双方都快精疲力竭了,我的精液还有幸娟的淫水都已经不多了,射完后,我们也不清理桌上的些微爱液。

    之后经常在公寓里面跟幸娟做爱,每次都做了快半个小时,有时一天两次,足蹟遍布整个房子,厨房、房间、浴室、客厅,还有一次晚上,我们在阳台上做爱。一有机会,我们就会做爱,这样的日子持续将近两个月,直到幸娟开学,回去住学生宿舍,有几次幸娟会特地来找小雨,我们会私底下约时间做爱,甚至还有两次,我们约在幸娟男友租的房间内做爱,非常刺激,在幸娟男友的房间里干幸娟。

    说实在,幸娟虽然很容易湿成一大片,但她的性慾并没有特别强,以前借住时,我们独处的时间多,做爱的次数不下百次。但是她搬回学生宿舍后,我们只做了一二十次而已,贪玩的心情及新鲜感消失后,我们渐渐不找对方做爱了。两年多的时间内,她也换过了三个男友,都有发生过关係,其中有一个长度跟我差不多,但时间跟硬度就比我差一点点。

    最后一次跟幸娟做爱时,已是幸娟毕业前夕,她準备回乡发展,我很重视这个我视为女神,并且曾经长期拥有她﹙据幸娟的描述,她交往过的男友中,最多的只跟她做爱不到二十次,最少的只有两次就分手了,果然是性慾不强的女性,不过我非常荣幸跟她做了一百多次,堪称长期佔有她阴道的霸主了﹚。

    这天,我们一起去开房间,因为这一晚,我们都特别珍惜近三年来的情谊。我们虽然不是名义上的情侣,但三年来,我是她做爱最多次的对象;她也是我做爱最多次的对象。我们是有实无名的情侣,而且近三年的时间。这一晚,我们都不想受到打扰,好好拥有彼此。

    『今天,是我的危险期,但是我想要在我们最后一次做爱时,不戴套。我要我的阴道永远记忆住你肉棒的味水。但是你不能射在里面,好吗?』

    「嗯,我也希望能够直接透过我的肉棒,触摸妳阴道深处的每一个角落,我永远不会忘记妳的,幸娟。」

    这一天,我跟幸娟的默契达到顶尖,我们一直做爱。我只记得我们开始做爱后,幸娟的阴道就不曾空无一物,不是我的肉棒,就是我的手指,不然就是我的舌头,我的肉棒也不曾空着……*

    第一次要射精时,我知道我跟幸娟的承诺,不射在里面,我问:「娟,我要射了,要射在哪里?」

    幸娟马上把我推开,直接用嘴巴含住我的肉棒,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做爱,却也是第一次她帮我口交,她主动的,我从来不喜欢逼女生做不喜欢做的事,所以从未要求过幸娟帮我口交。她含着我的肉棒,不能说话,一直指着她的嘴巴,我屁股一缩,全部射进幸娟的口内。

    幸娟含着精液,并没有马上吐出来,而是一直含着,不知道该跑去吐出来,还是吞下去。

    我不忍,能够让幸娟帮我口交已经很棒了,更何况她愿意让我口爆,我实在没有理由让她将我的精液吞下去。

    「娟,去吐掉,潄口吧!」

    只见幸娟喉咙咕噜一声,俏皮的伸出舌头说:『我都吞进去了。』

    我感动到不知道该说什幺,一切都是幸娟自愿的,这幺可爱的女生。心里开始有很深的罪恶感,我从没有机会以男友或是老公的身份对她好。

    『我刚刚在想,我会怕,我从未帮男友口交过,你是第一个。我不知道吞精液是什幺感觉,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吞下去。但是最后我想到了,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现在不嚐嚐看你的精液,以后再也嚐不到了。』

    听完幸娟这样说,我下定决心了,现在的我,只想拥有幸娟,一辈子拥有她。

    「娟,嫁给我吧。我会跟女友分手,妳也跟妳男友分手。我想娶妳,我向妳保证,我会竭尽所能的爱妳、疼妳,至死不渝。嫁给我,好吗?」!

    幸娟没有回答,只是泪水流满了眼睛。

    『为什幺你不在一个礼拜前向我求婚。我已经答应男友的求婚了,我们决定要一起回乡发展了。』

    『你为什幺不早点说,我每次要分手时,就想到,我最后还有你。只是你身边一直有另一个她。我等了你两年,就是要等你说这句话。但我不知道我们是否有结果,于是我答应他了。』

    沈默了几分钟,幸娟又开始用手帮我套弄肉棒,我也一直舔她的阴部。直到我硬了,又再次插进去幸娟的阴道。

    等我又想射的时候,我问幸娟:「我想射了,这次射在妳的胸部就好。」

    幸娟没回我,反而两脚交岔箍紧我的屁股,双手环抱我的背,不让我的肉棒离开她的阴道。她没说,但我知道她希望我射在她的子宫里,她的危险期,她即将是别人的老婆,但她却要我在危险期时射进去她的子宫。

    或许是她觉得,再不让我的精流射进去她的子宫,以后就没机会了,事后还可以吃避孕丸。也或许是她真的想让相爱两年的我们,有爱的结晶。我没问她,她也没说,这疑问,世上不会再有任何人知道,知道答案的,永远只有她而已。

    这一晚,我们不知道做了几次,绝对超过七次,应该有十来次。有人说一夜七次郎根本是不可能,但是我们当晚做的次数远高于七次。如果与深爱的人,最后一晚做爱,以后不可以再做爱了,两个人都非常喜欢与对方做爱的感觉。主张不可能有一夜七次的人,是因为你不曾事先知道,这次是你最后一次与你最深爱的人做爱。不是你不够爱她,就是你不曾遇到与最深爱的她最后一次的做爱。

    硬了就插,软了就吹。想射就射在子宫里。男的累了就换女上,男生休息,女的累了就换男生出力。射到最后几次,都不知道射出来的是精液还是空气了。她的阴道做到红肿、出血,我的阴茎也磨到破皮、流血。从晚上八九点做到隔天,做到隔天六点天亮时。我恨天亮的这幺快,也恨我已经几乎没体力再战了。我实在不想结束跟幸娟的一切。

    『谢谢两年来的你,我结婚后,你仍然会一直在我内心深处最重要的位置。』)

    「妳也是,无论过了多久,妳始终是我最深爱的女人。」

    『别吃醋,我等一下回去,会再找男友打一剂“预防针“,我知道你从以前到现在都捨不得我吃避孕药。宁愿你自己不舒服的戴套,或是乾脆不做爱,也不曾让我吃避孕药。今天我不想让你破坏疼我的原则,所以我才要找男友打“预防针“。』

    幸娟对我的好,将会永远烙印我脑海里。往后的每一次做爱,不管对象是谁,脑海里自动会浮现幸娟。

    两个月后,从小雨的口中得知,幸娟毕业后就闪电结婚,是他们第一个结婚的同学。

    十年后的今天,我透过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在脸书上面看到幸娟的家庭照,一个大约十岁的小男孩,以及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十岁小男孩的眉目之间,隐隐约约跟我的童年照片相似。我忍不住翻出小时候的照片比对一下,再看她其它的家庭照,可以感觉得出来她比较疼十岁的小男孩,我不禁眼眶红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