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朋自远方来~3P同乐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午后的阳光从窗帘缝隙透进来,在房间有些昏暗的墙上形成一串耀眼

    跳跃的图案。我和情人小谢懒懒地躺在床上,共享下午这美好的时光。除了

    双休日、节假日或有别的特殊安排,我们每天中午都这样亲密地呆在一起。

          算起来,我们在外租用公寓,已经有一年半的时间了。在这一年半里,

    我们总是聚少离多,能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常是如此的依依不捨。

          睡醒一觉,已经是下午两点半,往常这个时候,我们早已坐在办公室

    里上班。但今天不知为什幺,我们都毫无去意,只想慵懒地呆着。

          女人的脑袋依偎在我胸前,光洁滑腻的身体蜷缩在我怀里,睡意朦胧

    的脸庞热乎乎的,带着淡淡的绯红,我的手在她背上的皮肤轻轻掠过,又爱

    抚她略显淩乱的柔软长髮。这个30多岁的女人总是那幺叫我迷恋。

          被窝里瀰漫着从女人下身散发出的精液气味,那是午睡前我在她阴道

    里激情狂射的精液。每次做爱后我都不允许她去清洗,让自己的精液充盈女

    人阴道,那感觉真好。轻轻捏玩情人的双乳,坚挺颤动的肉球在我掌心被玩

    得变形,听着她娇滴滴的呻吟,心里涌上一种对猎物征服的快意。

          我摆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一接听,高兴得纵身起来,哈哈,阿柳

    打来的!

          阿柳是我的铁哥们,属于那类从小撒尿玩泥巴,一起快乐成长的朋友。

    只是,大学毕业后因为各自工作在不同的省份,互相来往少了些。但,儿时

    的友谊往往是牢不可破的。

          阿柳任某市房地产公司老总已有十多年的历史,风流倜傥的他玩的女

    人不计其数,但奇怪的是他居然没有玩过3P,并且对玩3P一直神往。

          阿柳告诉我:他乘4 点多的飞机,晚上抵达我们这座城市。

          放下电话,我捧起小谢的脸蛋狂吻,嘴里快乐地胡言乱语:「噢,我

    的小骚货,等我朋友来了,我们两个男人一起日你,和你玩3P……」

          和情人在床上鱼水之欢时,我总是以最粗俗的民间语言侮辱她,她早

    已习惯我这一切,并把这视为男欢女爱的另类语言。

          「你胡说什幺呀,我才不呢……」女人撅起小嘴,满脸羞涩。

          我知道,我真要玩,她不会真反对的。一年多来,我带她玩过好几次

    3P,那种销魂的感觉肯定叫她铭记于心。

          阿柳晚上抵达,不巧的是,恰好这天我值班,我们无法见面。

          第二天,也就是11月3 号,下午4 时许,我藉故离开单位,小谢开车

    来接我。女人身着灰黑色裙装,里面的白衬衣点缀着领口,端庄严肃中带着

    几分娇媚。

          很快来到阿柳入住的翠湖宾馆,在大堂里,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早在

    等候,相隔多年后,我与阿柳再次相聚。

          阿柳是北方人,但在南方长大,算是北方的人种南方的智慧,北方汉

    子的堂堂仪表,加上南方男人的精明强干,很是令众多女子为他动心。阿柳

    估算,他操过的女人不会少于500 个,当然,这仅仅是良家的,妓女嫖了多

    少,恐怕连他也算不清了。

          寒暄片刻,我带着阿柳和情人,来到翠湖宾馆附近的一家茶馆,要了

    个包房。这家茶馆位于翠湖沿路的背街小巷,门前绿树掩映,非常清静,价

    格也公道:包房费60元,附带茶水点心,客人可以使用房间到淩晨1 点。只

    要客人不按门铃,服务员轻易不会来打扰。在我和小谢认识不久的时候,曾

    在这包房里操过她。

          阿柳不明就里,见我带着情人,便表现得很正人君子,三人一块喝茶

    聊天,内容全是些工作家庭之类的话题。我向阿柳暗示小谢是「同道中人」,

    阿柳仍不明我意,聊天谈话依然正规。

          本来,我是想让阿柳与小谢先认识一下,如果彼此能够接受,我们两

    个男人便与小谢在包房里亲摸调情,可阿柳根本不懂我的良苦用心。多年不

    见,再好的朋友也有难沟通的时候,包括女人问题。

          一晃2 个小时过去了,买单的时,趁小谢到卫生间,阿柳责怪我:

    「原来以为你可以找一个陌生女人来玩,你却把『小』(情人)带来,弄得

    我哥俩说话都不方便!」

          我哈哈大笑说:「怪你听不懂我话中之音,小谢本是同道中人,可以

    一起玩得啊……」

          「啊!和你情人玩?」阿柳惊愕张大嘴巴。

          我点点头。

          「不好吧?不行不行,我实在拉不下面子。」阿柳直摇头。

          「没事的……」我笑着正要解释,小谢进来。

          已经没有时间实施我的第一步计划了。

          这晚,本市业务对口部门宴请阿柳,我们也不客气,以阿柳朋友身份

    参加晚宴。

          心里一直想成全两男一女激情的好事。10点多晚宴结束,我邀请阿柳

    :到我们的小家看看。

          我们的公寓接近城郊,是一个单位新建成的职工住房,大院内住户不

    多,花草林木郁郁葱葱,到了夜里,空气中瀰漫着夜来香的浓郁气味,花园

    周围隐约透来几户灯光,更显静谧。

          我们的住房在三楼,进屋是宽敞的客厅,紧邻客厅是大小两间卧室,

    外带一个卫生间。我和阿柳在沙发坐下,小谢忙着烧水泡茶,尽极主妇之谊。

          一杯茶还没喝完,女人的手机响了,估计是她丈夫打来的,我示意阿

    柳别吱声。小谢走进卧室,隐约听出她在搪塞什幺。等她出来,我问:「是

    不是他(丈夫)打来的?催你回家?」

          少妇点点头,表情有点严肃。怕她回家被丈夫教训,我说:「那你先

    走吧,别闹得不愉快。」阿柳在旁边也附和着,催小谢先走。

          「不,我再陪陪你们,一会送你们回去。」女人语气很坚定。看她坚

    决的摸样,我们没再说什幺。

          三人坐在沙发上,我居中,阿柳在我左侧,小谢在我右边。有女人在

    旁边,阿柳仍然放不开,一支接着一只地吸烟,东扯西拉,聊得不是很畅快。

          很想让阿柳放开点,我便把话题扯到我的色情作品上,阿柳对我当小

    谢的面谈这些很惊奇,悄声问:「你的这些事小谢都知道?」

          我笑着点头,叫小谢到客厅对面打开电脑,让阿柳欣赏欣赏我的作品。

    坐在电脑前,看着《黄色的岁月》,阿柳渐入佳境。

          看着阿柳入迷的背影,在阿柳背后不远处,我抱住女人,伸手进领口

    一把揪住乳房,捏定奶头不放,一脸坏笑。

          奶头是少妇身体最敏感的部位之一,她趴在我怀里,身体冲动的发抖,

    眼望阿柳的背影,想呻吟又不敢叫,可怜巴巴地小声央求我把手拿出来。

          轻轻含着她的耳垂,悄声对她耳边嘀咕:「一会我叫阿柳,对你吻摸

    不做?」女人摇摇头悄声道:「我只想和你做……」

          身体已经瘫软,我的色夫人还嘴硬。

          看完几篇作品,阿柳回头关切道:「时间晚了,小谢请先回吧,我们

    哥俩单独聊聊天。」

          「不,过一会我送你们。」女人仍然坚持着。我知道,少妇想玩。

          阿柳起身,我关闭电脑,大家一块走向沙发。我有意放慢脚步,让阿

    柳先坐下,又侧身搂住跟在我后面小谢的腰肢,少妇紧迈两步到我面前,我

    顺势一推,把她按到沙发中央坐下。女人紧挨着我,坐到阿柳和我中间。

          少妇半个身子依偎着我,一副小鸟依人的温存模样,我轻轻搂着她的

    肩膀。三人无言,气氛有些尴尬。小谢抽身起来,从面前的茶几上捧起茶杯

    递给阿柳,又将我的茶杯送到我嘴边:「你们喝茶……」抿着茶水,大家心

    理似乎放鬆一些。

          一只手抚摩女人套着外装的肩膀,忽然心里一动,随口道:「衣服那

    幺厚,你不热吗?」

          「不热……」女人低下头。

          「一定热了,我帮你把外衣脱了。」放下茶杯,我的双手移到少妇胸

    前,熟练地解她领口的扣子。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