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乳胶女体(7)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乳胶女体(7)

    「好吧,第三套乳胶衣电影是我最喜欢看的一套,给妳看看,看妳有什幺感觉啊。」「那就快点吧,这第三套电影会是怎样子的呢,快点播放呀。」于是我将第三套乳胶衣电影放进影碟机内,按放影钮,电影开始播放了,影碟剧情如下:(人物有男人一名,女王一位。叮噹…门打开了,「请进来这边」,「你就是想应徵做女佣的那位是吗」,「是的」,「你以后要称呼我女王,知道吗」,「是女王」,「好吧,那将你的西装衫裤全都脱下来吧,然后我会给你穿上这件肉色的乳胶衣的」,「是女王,我现在就脱下衣服」,「好,拿这件肉色乳胶衣给我穿上它」,这人拿过肉色的乳胶衣穿上它了,这乳胶衣除了没有头部外,全身包括手和脚都是全包的,拉链拉上后,这人已经拥有一身女性的身段,而且胸部那两团肉正在摇晃着,「好,你过来,我现在要给你带上这个女性面具,你过来跪下」,「是女王」,于是这个男人走到那女王的那儿跪下来,那女王拿着面具往那男的头上套进去,然后再将面具后的钮扣扣紧,这时那个男的被这个女性面具取缔了他本身男性的身份,代之是有个美丽面孔的女性了,「唔,很好,起来转过身给我看看吧」,那个带了女性面具和穿了女性乳胶衣的男人很顺从的起来转过身儿给那女王看,「很好,过来这边给我穿了这件女佣服吧」,这男的女体过来接过女佣服后即时就穿上了,女佣服包活有:黑色的欧式古堡式女佣衫裙,吊带丝袜带扣,到大腿根的黑色玻璃丝袜,一条半圆形的白色小半心围裙,一双六寸高的黑漆皮高跟鞋和一个有锁的精钢颈圈套,其间这女王也会帮他将服饰穿上,最后将项圈套套上这男身女体的人颈上,并锁上精钢小锁,这男人不打开这小锁就无法脱下这面具和这身女性乳胶衣的,之后那女王又叫他坐下来给他带上假髮,那幺这乳胶女佣就活现在这女王面前了,「你要给我好好听着,以后你就要以这个形态在这里工作,直至有第二个人来代替你为止,这段时间你身上穿的这件肉色乳胶衣和面具都不能脱下,如果没有人来代替你的工作,你就要永远穿着它直至你死亡为止,知道吗。」,「是的,女王」,「好,你现在就去工作吧,工作完后再来给我按摩」,「是女王」,这男的就在这里工作了一年多才有第二名男生来应徵这份工作,当第二位男生代替了这位男生的工作后,女王就替他解下这精钢颈套,而女王也喝令这男生女体到另一间房子里才可脱掉这乳胶衣和面具,男生走到这房子里,进入后,房子的门关闭了,这房间内漆黑一片,但他没有理会,只知道是要马上脱下这身乳胶衣和面具,他伸手往头顶面具的接合位将钮扣拉开,然后再向两边拉扯,怎知面具竟然无法脱下,紧紧的贴着面额,无法脱下,面具脱不下来,那幺身上的乳胶衣又怎样呢,同样拉开了乳胶衣背后的拉链,但乳胶衣仍然紧贴着身体,好像完全没有拉开过似的,这时那男生惊惶失措,不知怎样去面对这事实,他发狂的走到房间的门想打开这片门,但门已给锁上,任他狂打大门也没有回应,这时男生身后出现了几把声音,「不要再打门了,女王不会再来的,你会被弃置在这里,直至死亡为止的,过来这边吧。」,男人身后同样出现几个和他一样样貌的人,「我怎会这样的,身上的乳胶衣和面具都无法脱下来,是什幺原因呢」,「我想我们身上穿的乳胶衣和面具都是一次性的用品,只要穿上后,就永远也没法脱下来的,所以当有第二个人来代替你的工作时,女王就将你弃置在这里,让我们自生自灭了,我们和你也是一样被弃置在这里的人呀」,镜头拉回女王那儿,那男人同样穿上一样的乳胶衣和面具,同样的女佣服饰,「好吧,快去工作,工作完后再来给我按摩」,「是女王」,「哈……哈……哈……」这笑声笑过不停,嚮片了整所大屋,影片也在这时结束了。)「华夫,这套电影很好看呀,这女王真是毒辣呢,给男生穿了一次性的乳胶衣和面具,没法脱掉的感觉真的难受呢…呀,我不是这个意思,华夫你不要……」「傻的,不关妳的事,看电影吧,不要胡思乱想了,我这身乳胶人皮不会脱不掉的,只是一天吧,明天就可以脱下它了,放心吧。」「嗯,华夫,这几套乳胶衣电影你是从那里买的,真的很好看呀。」「我是从纲上看到的,这电影和妳身上穿的那件乳胶衣都是在纲上订购的,电影我就看过很多次了,但这乳胶衣我就没有穿过呢,现在穿在宝莲妳身上也是缘份呀。」「华夫,你说的纲站是什幺纲站呢,可否给我看看呀。」「妳想看吗,好,到我房间来,房间内有电脑可以上纲给妳看的,来吧。」于是我和宝莲到我的房间里一起上纲看这紧身衣纲站,纲站内有乳胶衣的,女生面具的,莱卡紧身衣的,林林总总,应有尽有。当我将滑鼠移至莱卡紧身衣的纲站时,宝莲突然叫了起来。「呀,这是什幺纲站,站里穿衣的人很像我们穿的呢,但物料又不太相同呀。」「啊,这个是中国的一个紧身衣纲站,里面买的紧身衣很棒的,而物料多是用莱卡做成的,而且款式也不断创新,我也很喜欢这个纲站的衣服呢,所以也订购了几套回来。」「华夫你也订购了几套回来,可否给我看看吗。」「宝莲妳喜欢的我拿给妳看吧,等一等,我到衣柜里拿给妳看。」我从衣柜里拿出一个盒子,打开后里面放了数十套全包式的紧身衣,有黑的,白的,肉色的,蓝色的,金涂胶的,透明莱卡丝的,复合涂层的,又有一些是由腿部穿入式的。「我买的就只有这数十件了,妳喜欢那一款呢,可以随便试穿的。」「呀,华夫,这件由腿部穿入式的肉色紧身衣很特别呀,我可以试穿吗。」「那当然可以呢,我给妳穿上它看看。但我先给妳脱掉这件乳胶衣吧。」「不,华夫,我不想脱掉它,你把这件腿部穿入式的紧身衣也一同给我穿上吧,我想穿着它陪同着你,待明天才脱下来好吗。」「宝莲这又何别呢。」「华夫,请你成全我吧,让我陪着你吧,不竟是我连累你要代我穿上这乳胶人皮,而且现在还脱不掉,我真是有点……」「不要这样说,我是自愿穿上它的,就算真的脱不掉,我也不会怪妳的,好吧,我就给妳再穿上这件腿部穿入式的紧身衣吧,这件紧身衣的穿法是要先穿好了上身才穿下身的,而且拉链在腿的两侧,所以上身会很紧的。那我现在就给妳穿上它了。」就这样我就帮宝莲穿上这件紧身衣了,当上身穿好后再把两腿放进紧身衣的腿套内后,将两侧的拉链拉好,宝莲由一个半透明红的乳胶美女变成一个肉色的莱卡美人。「很贴身呀,真像穿了乳胶人皮的你,只是没有面孔而已。」「宝莲妳辛不辛苦呀,妳现在穿了两件紧身衣的,可以呼吸吗。我还是给妳脱下它吧。」「不,华夫,你就让我这样穿下去吧,不要给我脱掉它,求求你好吗。」「唉,宝莲。」「华夫。」就在这时,「叮噹……叮噹……」大门的门铃被人按动了,是谁人按门铃呢。「是谁人呢,宝莲妳留在这儿吧,给别人看见妳穿成这样不太好的,我去开门看看是谁人来了。」「好的,华夫。」大门打开了,原来是董事长,神色葱葱的。「呀,原来是董事长妳来了,我正想有事找妳呢,请入来坐吧。」「妳是谁呀,是「宝莲」还是「黛丝」呢。」在公司里我叫自己做黛丝的。「董事长我是黛丝呀,我刚穿上妳给我和宝莲的这件新一代的乳胶人皮。是了,董事长你怎会来的,找我们有事吗。」「是的,我忘记给妳这件乳胶人皮的密码,妳走后我找过妳的,也有打过电话来找妳的,但没有人接听,所以我来这里找妳了。」「是的,我回来后和宝莲出外买点东西和逛逛百货公司,买了这件调整内衣,刚刚才回来呢。」「是吗,这样还好,是刚穿上这件乳胶人皮吧,黛丝妳要记着,这件乳胶人皮的密码不能按错三次的,如果按错超过三次,密码钢锁就会扣死,这件乳胶人皮就无法脱掉了,妳要好好的记着呀。」「什幺,无法脱掉……」我呆着的站立着。「不能这样的,不能这样的,他不能永远穿着这乳胶人皮的,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对不起呀,哗~~~」宝莲听到董事长这番话后在楼上大哭大叫着,并且从楼上葱葱走下来抱着我说对不起。「妳是谁呀,干吗会穿成这样子的。没面孔的。」董事长说。「董事长,我是宝莲呀,华夫不能永远穿着这乳胶人皮的,他不能…不能这样的…」「什幺,华夫,黛丝是华夫,那幺黛丝是个……」「是的,黛丝是个男生,他是个男生,是华夫代替我去上班的,都是我不好。董事长,求求妳帮帮华夫,他不能永远穿着这乳胶人皮的,求求妳想办法帮华夫脱掉这件乳胶人皮呀。」宝莲哭泣着说。「唉,真的没想到黛丝…呀,不,是华夫才对,我没想到他是男儿身竟然为了妳的伤而愿意穿上这女性的乳胶人皮代替妳去上班,真是难得呀,对于这次的事我也有不对,我忘记给他开锁密码,这样吧,华夫,我会去找生产这件乳胶人皮的设计师,看看他有没有办法可以给你脱掉这乳胶人皮,在这段时间,只好暂时穿着这件乳胶人皮了。」「真的,可以吗,华夫可以脱掉这乳胶人皮吗。」宝莲说。「我想是可以的,但我不能保证在何时才能给你脱下这乳胶人皮,可能要一段长时间才能脱下它的。」「只要能够脱下,时间不是问题的,在这段期间内,我会默默等待的,期望有一天能脱掉这乳胶人皮。」「华夫和宝莲,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在这段期间我想收你们为我的乾女儿,你们愿意吗。」「我当然愿意。」「我也愿意。」我和宝莲同声的说。「好,乖,乖,我的乾女儿。」就是这样,在这段期间,我只好穿着这女性的乳胶人皮当个女人,而宝莲在伤势好了后,也同样的穿着乳胶人皮和我双双伴随着乾娘身旁,过着乳胶女体的生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