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欢女爱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杜文邦自从和两位中年妇人,发生过肉体关係后,饱尝异味。每天脑海中想的都是如何去勾引女人来玩乐。前集提过风尘女子我是不要玩的,一来毫无情趣,等于是花钱受罪。二来得了性病,以后结婚生子,会遗害后代。

    我因为太贪玩,功课平平,尤其是英文及数学,这两门功课使我更头痛

    ,母亲比较溺爱我,管教不太严格,父亲又凶又严,因为我是个独生子,父亲望子成龙,管教严格,非要我高中大学不可!要不然就够我好受的。

    于是请了两位家教老师,给我补留英文及数学。星期一、三、五,由一位姓王的男老师教数学。星期二、四、六,由一位姓施的女老师补习英文。从晚上七时到九时补习两个小时。

    父亲规定我除了星期天,可以外出游玩,星期一至星期六,放了学就要回家等待老师来补习功课,像我这似野马个性的人,这下可就惨了。完全被困死了,也闷死了。我从小就很怕父亲的凶严管教,当然不敢抗命,只好乘乖的待在家 ,等候两位老师的教导吧!

    王老师是位三十多岁的男人,是某高中的老师,数学很棒,教导认真,跟我父亲的个性有点像似。上他的补习课是枯燥乏味,说有多虽受就有多难受,真有度日如年的感觉。

    施老师是位三十四五岁的美艳妇人,在某高中任教英文。教学也很认真,美艳的面部一笑两个酒涡,娇声细语之声出自那艳红的樱唇,悦耳动听,她的肌肤雪白细嫩,双乳肥胀丰满,全身散发出一种少妇及杜娘之间的气息和韵味,使我在上她的补习课时,如沐春风之中,尤其是她那双明亮而水汪汪的眼睛,好像韵含着一股慑人心魂的媚态。

    我每次和她面对的坐着,耳听她在讲解课文时,而双眼则不时的瞪着她那随时一抖的大乳房,心想她的大乳房若摸在手中,不知和马妈妈及蔡妈妈的乳房有何不同的感受,她的小穴生得是肥是瘦,是松是紧,是大是小,阴毛是浓是稀,是长是短,是粗是细,想着想着大鸡巴都忍不住的硬翘起来了。

    很快很快的一转眼,两位老师到家中给我补习已经二个多月了。在这一个多月中,我也分别在星期天,和马妈妈及蔡妈妈,每人做爱过两次。

    但是我的心中,始终想着如何设法勾引施老师到手,尝尝三十郎当妇人的滋昧!

    星期六的下午,父母亲同去参加朋友小孩的结婚喜宴,叫文邦在外面馆子自已去吃饭,不许乱跑,在家中等候老师来补习英文。饭后不久,施老师已来。

    二人在书房面对面开始上课:「文邦!怎幺今天没有看见你的父亲和妈妈呢?」施老师因不见他的父母而问。

    「老师!爸妈去参加朋友小孩的喜宴去了。」

    「哦!来,先把前天教的那一课生字及文法,念给老师听听,看你会不会熟不熟!」

    「是!老师!」

    施老师今晚穿了一件浅黄色的下衫,粉红色的圆裙,美艳动人,展露在无袖下衫的雪白浑圆手臂平放在书桌上,微微张开的腋下,生满了两堆浓密的腋毛,性感极了。看得我心神飘蕩,口中错字连连而出。

    「文邦!你今晚是怎幺了?念得错字连篇,要好好用功,不然你考不上大学。老师拿了你爸爸的补习费,没有把你教好,老师也没面子,知道吗?」

    「是的!老师!可是我这几天老是心神恍恍忽忽的,书都读不进脑子 去嘛!」

    我开始用语言来引诱她,看她反应如何。

    「你才是个十八岁的小孩子,有什幺心思?使你恍恍忽忽,家 环境这幺好!又不愁吃不愁穿,又不愁没有零用钱,有什幺心思的!」

    「老师!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

    「你说的是什幺意思?老师真的给你弄糊涂了!」

    「那我说给老师听了以后,老师不能对我爸妈讲哦!」

    「为什幺呢?」施老师奇怪的问。

    「因为你是我的老师,学识及知识都比我丰富,而且你比我年纪大,所以你才能替我解决困难嘛!」

    「嗯!你说的很有道理!那你说说看,老师是否能替你解决!」

    「可是我说出来,老师不要生气,也不要骂我!老师若无法替我解决!就当是一阵风。吹了过去就算了。」

    「好!老师决不生气,也决不骂你,老师若无法替你解决的话,只当是你没有说,好不好?」

    「好!谢谢老师!请问老师,不论男女活在这个世上,除了衣、食、住、行外还需要什幺呢?」

    「人活在世上,每天辛辛苦苦不就为了衣食住行在忙碌吗?那你说还需要什幺呢?」

    「老师!人除了以上衣食住行外,不论男女,都有七情六慾,老师!你说对不对?」

    施老师一听,心中微震,眼前这个只有十八岁半不大不小的男孩,已是思春的年纪了,看他长得高大健壮,而出奇的早熟,一定是想尝试女人的异味了。

    「不错!人有七情六慾,但是你还是个十八岁的男孩,不应该想到男女之间的事情上面去,要好好读书才对呀!」

    「老师!我就是想到男女之间的事,才心神恍恍忽忽的无法安心读书,尤其是老师来了以后,我更心神不定了!」

    施老师听了,心喘气促的道:「为什幺我来了以后更心神不定呢?」

    「坦白讲!老师!因为你长得太美艳动人了,每次你走了之后,我都在睡梦中梦见和你在做爱,使我不是手淫自慰,就是梦遗,实难忍受这相思之苦。亲爱的老师,你想想看,我那存心情读书呢?」

    施老师听了脸红耳赤,小穴 情不自禁的淌出淫水来。连话都答不上来了。我一见施老师面额通红,知道她已被我挑逗起春心了,于是打铁趁热,走到她的背后,双手按在她的双肩上,把嘴唇贴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道:「老师我好喜欢你!好爱你!希望你能帮助我解决我的相思之苦!」

    施老师低头摇了两下说:「文邦!不行!我是你的老师,又比你大十六岁,再说是有夫之妇,怎幺和你相爱呢?」

    「亲爱的老师!现在这个社会老师和学生谈恋爱太普遍了,再说我也不会破坏你的家庭,也不会伤害你的丈夫和儿子,我要的是你给我精神上和肉体上的爱,让我享受一下性爱的滋味。也让你享受一下年轻力壮的男孩和你真个销魂的滋味!好不好嘛!亲爱的老师!亲爱的姐姐!好不好嘛?」

    我说完之后,双手从背后伸到前胸,一把握住两颗丰满的大乳房,又摸又揉,手指也捏着那两粒奶头,再将头伸过去,紧紧吻住她的樱唇,吸吮着她丁香小舌。

    施老师被我摸得浑身不在的颤抖。

    「喇!文邦─不行─我是你的老师呀!──不行!─呀!」

    我不但不放手,反而一手插入她的下衫的乳罩内,握着她那胀蔔蔔的肥乳,一手去解她下衫的钮扣,再把乳罩的钮扣解开,把下衫和乳罩全部脱掉,她的上身变得赤裸裸了。

    她一面挣扎,一面叫道:「哎呀!文邦!我是你的老师,你怎幺可以这样胡来─快─快放手──不然我要生气了婀!啊─别咬奶头!─好痛啊!─快把手──拿──拿出来──哦──哦──。」

    我又使出一套连环快攻的手法,一手摸揉着大乳房,一手插入三角裤内,摸揉她的阴毛及大阴唇,用嘴含着一颗乳头猛吮猛咬。

    因为她拚命夹紧双腿,使我的手无法插进她的阴道 去扣挖,施老师急忙用及手来握住我摸穴的手,囗中叫道:「文邦!你不能对老师这样无礼────我是个有丈夫──有儿女的人──不能做出对不起他们的事情!求求你把手拿出来!老师被你弄得难受死了──乖──听老师的话!好吗?」

    「不行!谁叫你长得那幺美艳动人,我想你想了一个多月了,今晚非让我享受一下不可。现在是什幺时代了,那个女孩婚前不玩性爱游戏,那个太太没有一两个情夫。只要做得秘密,不要让你的丈夫儿女知道,跟年轻力壮的男孩玩玩,换换口味尝尝丈夫以外的男人异味,又有何不可呢?」

    「文邦!你讲这些话听了叫人害怕,你才是个十七八岁的孩子,懂得那幺多社会上男女之间的乱七八糟的事,你真是人小鬼大,太可怕了,我看你书读不好,整脑子尽想些坏事情,不得了啊!」

    「好老师!别说那幺多大道理了,求求你治治我的相思病吧!你不是答应替我解决困难的吗?」

    「老师是答应替你解决困难!但是也不能用我的肉体呀!那是多幺不道德,多见不得人的事嘛!」

    「好老师!这有什幺不道德和害羞的嘛!我希望你把你那积有十多年的性爱经验。用身教行动来教导我,让我尝尝男女性爱的乐趣,以慰我相思之苦!好嘛!亲爱的老师!你不知道,我爱你爱得快发狂了,你若不答应我,我是会被相思病纠缠死的!」

    「这就奇怪了!我有什幺地方让你爱得发狂呢?」

    「老师!你有这美丽娇艳的脸,丰满成熟的身体,你这些外在美的魅力就叫我着迷,再加上你是一个已婚生子的妇女,已有十数年的性爱经验,做起爱来才能完美无缺,还能像母爱般的关怀我照顾我,这些都是我爱你爱得发狂的原因!」

    老师一听心中真是又惊又喜,喜的是自己已是三四十岁的妇人了,能有这样大的魅力,使一个十八岁的小伙子如此迷恋着自己,想想自己的丈夫近来体力越来越差,每次在行房事时,连两分钟的热度都没有,就清洁溜溜了,永远无法满足性爱的乐趣。

     朷惊的是文邦才只十八岁,就懂这幺多男女之间的性爱事情,看他刚才挑逗自己的手法,真像一个玩女人的老手。他说的不错,瞒着丈夫及儿女,换换囗味,尝尝年轻力壮小伙子的异味?也未曾不可!

    看文邦长得身强体壮,精力充沛,做起爱来一定是勇不可当,痛快得很。

    「文邦!我不相信你真能了解男女性爱的真谛,你还是个孩子嘛!」

    「老师!我才不是小孩子呢!不信你看!」

    文邦说着走到她的面前一站,用手把学生裤的拉链拉了下去,把那条硬翘翘的大鸡巴掏了出来,直挺挺的高翘在施老师的跟前。

    文邦说道:「老师!你看!我是不是个小孩子呢?」

    施老师一看:「哎呀!我的妈啊!」她心跳脸红的暗叫一声。

    这小鬼头的阳具,不但粗长硕大,就有三、四岁小孩的拳头那幺大,比自己的丈夫大了一倍,要是被他插进自己的穴 ,不被他插穿了才怪呢!她羞红着脸说道:

    「小鬼!丑死了!还不赶快收起来!」

    「丑什幺!这是女人最喜欢的大宝贝,老师!你摸看看,我是不是个小孩子!」

    文邦拉着施老师的手,来握住自己的大阳具,一手揉捏她的大乳房和奶头。施老师被他摸得全身直抖,已无反抗,终于张开樱唇,伸出舌头,两人就狂吻起来。

    她那握住阳具的手也开始套弄起来,性慾已经上升了。我看她这种反应知道她已进入性慾兴奋的状态,一把将她的躯体抱了起来,就往卧房中走去。

    「文邦!你干什幺?」

    「文邦!不行!快放开我──求求你!放开我!」

    我把她抱进房中放在床上,反身去把房门锁好,动手为她先脱去下衫和乳罩。

    她那一双肥大丰满的大乳房美艳极了,我用手摸着她的大乳房,竟然还弹性十足,入手像是被电到一般,舒服极了。

    我知道她是又想要,而又怕要。我已在马妈妈和蔡妈妈的身上得到经验,女人嘛,都是天生一付娇羞的个性,心 十肯万肯,口 却叫着「不行!不可以!」,其实女人口中叫的都是和心 想的恰恰相反。

    慾火烧得我像是发狂似的,把自己的衣服也脱得精光。把她的一双大乳房,用嘴又吮又咬又吸的玩弄着,一手摸揉着另一颗大乳房及奶头。我玩弄了一阵之后,再把她的裙子及三角裤全部脱了下来。

    她娇喘呼呼的挣扎着,一双大乳房不停的抖蕩着,是那幺迷人。

    「哦!文邦!不可以!不行。求求你──不要──」

    她此时春心蕩样,全身发抖,边挣扎边娇听浪叫,真是太美太诱人了。她的阴毛浓密鸟黑又粗又长,将整个阴阜包得满满的,下面一条若隐若现的肉缝,还红通通的好像少女似的阴阜一样,肉缝上湿淋淋的挂满水渍,两片小阴唇,一张一合的在动着,就像小嘴一样。

    我把她两条腿分开,用嘴唇先到那洞口亲吻一番,再用舌尖舐吸她的大小阴唇,舌尖伸了进去舐刷一阵,再用牙齿轻咬她的阴核。

    「啊──啊──哎呀──文邦──你要弄死我了!哎呀──。」

    施老师被我舔得痒入心底,屁股不停的扭动,双手抓住我的头髮,屁股不断的往上挺,向左右扭摆。

    「啊!哎呀──文邦──我受不了了──你──舐──舐得我全身酥痒死了!我要洩洩──了──。」

    我用舌功一阵吸吮咬舐,她的一股热滚滚的淫液,已像溪流似的,不停的流了出来。她全身一阵颤抖,弯起双腿,把屁股擡挺得更高,把整个阴阜更高凸起来,让我更彻底的舐食她的淫水。

    「亲爱的老师!学生这一套功夫,你还满意吗?」

    「满意你的头!死小鬼!我的命都差点被你整死了──你呀──真坏死了──小小年纪就知道这样子来整女人!你真恐布──我──我真怕你啊!」

    「别怕!好老师!我现在再给你一套使你意想不到的舒服和痛快的滋味尝尝!好不好?亲爱的老师!」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