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差 11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出差

    =======================================

    (11)

      宜静跟我各自一声惊叫与惨叫,实在是分不太出来其中的差异,因此,我相信宜静

    应该没有发现我被夹到了。当她把被子重新拉上来之后,我当然趁机会赶紧解救我可怜

    的鸟蛋兄弟们。

      不过杨英呢?我看她大概也没注意到我们两个吧,看她那急急忙忙的样子,大概只

    记得冲到客厅的垃圾桶去吐出来吧。看来这次真是有惊无险,安然度过了。这种事情可

    一不可再,如果还有下一次,难保我不会提早成仙归位。

      「杨英她???有??看到吗?」宜静低头问。

      女人真是奇怪的动物,刚刚还放得这幺开,但是突然被揭开了秘密之后,却又担心

    得很,更不用说那个夺门而出的女魔头,是那幺的胆大妄为,简直不像女人。至少不是

    一般的女人。

      「大概???没有吧」我说。

      「嗯???妳的脸好红喔???」我发现宜静的脸真的好红。「你不用担心吧,我

    想她一定没看到。」

      「喔???」

      「喔什幺喔?」我发觉宜静似乎有点恍神「妳怎幺了?脸更红了?」

      「有??有吗?」宜静结巴的说。

      「有!而且妳有事」认识宜静这幺久,多少也看得出她有不对劲的地方。

      「没??没有!??不是我???」一副说谎被抓到的样子,骗谁啊。

      「不是妳?那是谁?杨英?」我逼问「她有什幺事?」

      「她???她???她???好怪???」宜静越说越小声,不过我还是听到了。

      要说杨英不怪,那可真是天大的笑话了,我从认识她到现在,她无处不透着古怪,

    刚刚的一番香豔刺激惊险无比的好戏,还不是她搞出来的。

      「怪?!」这我倒是真讶异难道宜静知道刚刚杨英跟我????开始冒冷汗???

      「嗯???」

      「哪??哪里怪?」我小心翼翼的问,万一是那个答案,我该说什幺好?我可没有

    十八套剧本可以先準备好,我心中根本连一套都没有。

      「她刚才???怎幺可以???做那样的事。」

      「啊!」天啊!宜静真的知道了!我该怎幺办?道歉?不太对。解释?该怎幺解释

    ?说我是不小心就插进去的?鬼话,鬼才相信。直接说是她主动的?也许行得通,宜静

    都说她怪了,可是,也要有我配合啊!我还是脱不了关係。直接认了?那更不行,宜静

    不把我阉了才怪。连续想过数十种可能,偏偏没有一条可行的方案。

      「妳?是?说???」不知道怎幺说,先装装傻拖一下,继续想。现在哪个当官的

    不会用这招?每次都嘛是『我们会继续审慎研究』『我会请XX部门再讨论考虑看看后

    续处理办法』意思就是说,不用问了,我们不会处理的,你道路边那棵树底下慢慢等比

    较凉快啊!

      「你不知道???她???」

      我不知道?我怎幺不知道?不知道老二是插到谁?还是不知道豆浆给谁喝了?宜静

    到底在说啥?难道不是我想的那样?先听听再说。

      「她??她??怎幺啦?」我问。

      「她刚刚???刚刚看片子时??」

      完蛋了!就是这事嘛!穿帮了!天啊~~我该怎幺说半啊~~谁能告诉我啊~~

      「她??她??亲我???」

      宜静说得小声,但是『亲我』两个字却是清清楚楚的进入我的耳朵。『亲』!!

      「不??不会吧!」我一下子脑筋转不过来,这跟我以为的状况差太多了吧!不过

    杨英这个女魔头,真是太???奇怪了!难道她????

      「她???刚才侧躺着时???」宜静没看着我慢慢的断断续续的说着。

      「她先是用手??摸我的胸部???跟A片一样???也跟你一样???」

      「我先是吓了一跳,但是???还蛮舒服的??所以我就??就随便她??」

      「但是,接着???她又亲我???我的脖子??耳朵???还有??胸部??」

      「这就太???太超过了??可是我???吓到了???不知道该怎幺办??」

      「后来她???她居然???连手都???都??摸我那里???」

      「我???我不知道???我???我不敢动???她??一直摸??一直摸」

      「可是???她好像??比你厉害说??很舒服???」

      「后来,我趁换片子??才躲到你这边来。」

      这???这太奇怪了吧!难道杨英是同性恋?不会吧!她又跟我再一起,也不见她

    讨厌我这个男生啊,那幺,她是双性恋吗?

      「那时候??我好想跟你???所以才???」宜静至此不再说了。但是,当时的

    情况我却有了整体的概念了。

      看来,杨英是一边跟我玩,一边还去逗宜静,真是个--超级女魔头啊!

      这样的事情也做得出来,万一穿帮了,应该是她最尴尬吧,害我担心了半天,这跟

    本是她在搞的鬼嘛。这样说也不太对,反正就是她,她才是罪魁祸首,她才是所有问题

    的根源。没错!有机会推卸责任还不趁机推乾净的,那一定是大白癡。

      「你说???她是不是??同性恋啊?」

      「嗯,也许吧」我哪敢说她是双性恋啊,只好这样回答。

      「我想是吧」宜静说。「可是我生日那天???」

      「啊!」我心中猛抽一下,想起宜静刚刚说过她有看到。

      「那天她跟你???」宜静说。

      「啊!那天???那天???酒喝多了???我???」我又不知该说啥了,刚刚

    那些意外啊、不小心啊、插错了、被动的啊???那些不能说出口的理由,又重回我的

    脑袋。

      「是啊,喝了酒是很难说??而且还是她主动的??」宜静居然自动帮我解脱了。

      「算了,都这样了,不想了???」宜静说。「我走了」

      说走就走,宜静说完头也不回的就回房了。

      「记得擦药啊!」宜静关门前又说一句。

      咦?她知道我的底迪被夹了!?

      我没机会求证,也不敢求证,反正她不说,我又何须点破。

      才鬆一口气。『咖啦』门又被旋开。

      我正要起身想找药擦擦我那可怜的鸟蛋兄弟,门已经被打开了。

      「大雄」是杨英「咦?宜静走了喔?」

      『废话,不走还等你来抓包吗。』我在心中说。知道了她对宜静所做的事,看来对

    她要重新估计估计。

      「耶?大雄,你那里怎幺红红的?」杨英指着我的裤裆说。

      「啊?哇靠!流血了啦!」我大惊,赶紧找药。

      「怎幺会这样?」杨英说「我又没咬你??嗯??没用牙齿咬你」杨英微红着脸。

      怪事了,杨英会脸红。不过我没空里她,抢救底迪要紧。

      「你先出去啦!我要擦药啦!」

      「出去?我帮你看看吧!」她说。

      「不要啦!」我有点生气,要不是她,我怎幺会流血「我自己来啦!」

      「你真彆扭耶!我帮你啦??」一边说一边已经帮我拉下裤子了。

      「喂喂喂??你轻一点??轻一点啦??」抗议无效,她还是帮我擦药了。

      「唉呦~你别动啦,我这样很难擦耶!」杨英说「咦?这痕迹???是被夹??夹

    到的吗?」

      「是啦是啦!」我没好气的说。

      「哎呀!那是我的错喽!」杨英说「真是对不起,我???亲一个!」

      「啊!」我大叫一声。

      「吼!你叫什幺叫啊!吓我啊?」杨英气呼呼的说。「刚刚都没说话了,亲一下有

    什幺关係?」

      「不??不是??是???」我不会说了,手指着门口,一个女生站在门口。

      刚才杨英这个粗心大意的女魔头,进来后根本没关门,现在这下子全被看光了!

      最糟糕的是,那是一个不认识的人。不过不是宜静,也许还不算最糟糕吧!

      「啊!我忘了」杨英跳起来说「这是Jack,我学姊,你上次见过的。」

      「我知道???妳??你好??」我傻楞楞的说。

      「你好」她冷冷的说「你应该先穿好裤子吧?!」

      「喔!是!是!」我赶紧穿好裤子。

      「我学姊来找我啦!」杨英说「我来找你是要跟你说,她要暂时住我这边几天。这

    应该可以吧,房东~~」杨英居然可以这幺冷静,当没事发生一样。

      「嗯??可??可以,没问题。」「她要住多久都可以。」我补充说。

      不知怎幺的,我第一眼看到她,就觉得有一种奇怪的杀气,明明是个美女,但是却

    有着一股没来由的杀气。或许是我多虑了吧。

      「呵呵,我就说一定可以啦。」杨英转头跟Jack说。「那没事了,我们过去了。」

      「嗯,晚安」

      「晚安」Jack回头说,只是,我心头没来由地涌上一阵恶寒。

    **************************************

      『主人啊!』长角的小家伙居然又出现了,看我不把你给宰了!我手拿火箭筒,準

    备把他轰下十八层地狱,回去见他的大老闆了。

      『别忙别忙!我是给主人献计策来了!』

      『计策?你又想害我?』我说

      『主人啊!这次的3P你玩得可满意吗?』

      『臭家伙你看看我的脚底先』我说。

      『脚底?我看看???哇!救命啊!』

      『靠!还敢说,心脏差一点的人早就吓死了。还满意勒,看我踩扁你』我使劲的踩

    着他的头。

      『主??主人???我这次是真的啦??4P??4P啦』他歪者嘴巴说。

      『喔?』我一听有意思了。现在流行多P,难道这是上天可怜我守身二十余年所给

    我的补偿吗?

      『唉~还是得不到教训吗?』白衣服的那个老头一边摇头一边漫步踱开。

      『靠!弃我而去的死老头,你少烦我』

      『嘿嘿,是啦!这样就对了主人,只要你????』

      嗯?天亮了,原来是作梦。前一晚的事又回到我的脑袋中回味。

      4P?嘿嘿???我还真是个?????男人啊!哇哈哈哈???

      『受不了,哪有人这幺不受教,学不乖???』不用问,铁定是那个老学究的话。

      出得房门,才发现家中只剩我一人,宜静留条子说回家两天,这几天要我吃自己。

    杨英跟那个Jack则是不见人影,也没留话。

      吃自己就吃自己吧,反正底迪这两三天是不可能上工了。

    **************************************

      Jack,杨英怪怪的学姊,怎幺会取Jack这个男生名字,想想杨英对宜静的行为,再

    来看看Jack跟杨英的关係,大概谁都可以判断出来,她们两个的关係吧。

      我回想那次出差,杨英脱口而出问我怎幺不是Jack,第二天在研讨会就看到她学姊

    ,想当然当时她们就在一起了。

      没错,杨英一定是同性恋,而那个Jack则是她的情人。

      可是,那我呢?她又跟我上床,而且不止一次,那她还是该算双性恋吧!这幺说来

    ,我也算是她的情人喽!

      如此说来,我跟Jack算情敌喽!!

      天啊!难怪我会觉得Jack对我总是有着一股杀气。想通这些事,那事情就明朗了。

      但是,又想到宜静,杨英又去挑逗宜静,宜静跟我算是还没有承诺的情侣吧,那杨

    英去挑逗宜静,是要追她喽?那幺说来我跟宜静不就是情敌了?还是说宜静是我跟杨英

    的第三者?

      Jack看到那天杨英亲我的底迪,我想她一定知道我跟杨英关係不单纯,因此才有敌

    意,那杨英知不知道我跟宜静呢?那天的状况,漏洞实在很多,以杨英的脑袋,恐怕已

    经心知肚明,祇是没有点破而已,但是她如果知道了,为何还会跟我玩那一套香豔刺激

    的游戏呢?

      另外,宜静又知道多少?宜静最后那句要我擦药,是看到我那边的血迹吧?那幺她

    都没问为什幺流血,是已经知道了吗?事实上她也早就知道她生日那天,我跟杨英在客

    厅上演的好戏,那她为何还会跟我发生关係?

      原本以为想清楚了,可是继续想下去,这关係还真是複杂。

      算了,不想了。头快爆了。

      Jack这次是来南部参加另一个研讨会,知道杨英住这边,因此来住这里。我想,既

    然Jack对我有敌意,那幺我就避着她吧,因此我都是早早出门晚晚回,回家后房门关好

    一点,记得上锁,希望不要在这边又发生另一个王水事件。虽然她不是学化工的,但是

    王水这东西,高中化学就教过了,难保她记不记得,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不过,这几天晚回家,却发现了有点不对头的地方,这两天,巷子口总是有几个看

    起来就不是好东西的人在那边。一天两天算巧合吧,但是每天都有,就有点奇怪了。

      宜静回家了好几天,根本不是她说的两天而已,我怕她晚上回来遇到了发生危险,

    因此打了个电话去跟她说说,没想到她居然说暂时不会下来南部了!

      这消息让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想问她,却又不知该如何问,从何问起。

    不问她,却又心中一片迷雾,搞不清楚她的意思。

      不过,这或许该说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到底在想什幺。我如果喜欢杨英,要追杨英,

    那幺我就不应该跟宜静又发生关係。或者,我也是喜欢着宜静吧,但是,我偏偏当着宜

    静的面,上演过两次的活春宫。我到底是喜欢谁?或者两个都喜欢吧。

      回想跟她们发生关係以来,我几乎都是被动的被她们牵着鼻子走。这只验证了一句

    老话:『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纱』

      难道我就这幺没用吗?看来,我不仅不知道别人想什幺,连自己在想什幺也都不清

    不楚了。

      事情的变化,是在那天Jack约我去吃下午茶,只有我跟她。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