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次开十个处女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一次开十个处女

    我是一个富二代,来自一个华侨家庭,我家的富,可以鉅富来形容.

    我爸从少就跟我说,若然他只是一个中产阶级,或只是一个勤俭小富,他便从少严厉地迫着我唸好书.

    但我们的家产,唸好书是没有什幺意思的,我父又不想我家出一个学者.我父从小便以特别方式来教育.

    富二代,第一件祸事就是赌,在我十二岁,我父便找高手来教我种种赌术,及种种出千方法,还让我带同学到家中开赌,我财大气粗,必然当庄家.使我明白当庄必胜,十赌九骗之道理.

    他还教我借钱给输了钱的同学,然后又由家僕代我向同学追债,吓得他们惶惶不可终日,如丧家之犬,那副可怜相,足以令我知道赌之祸.

    富二代,第二件祸事就是女人,现在法律,当你傻乎乎和一个女人结婚,若然不合离婚,付出的代价,就是要支付一半的财产,这对我家是灾祸性的.

    我爸不想我因贪恋一个女性的肉体,便胡胡涂涂的和她结婚.

    等我下体一发育始,我爸便鼓励我带女同学回家玩.我明白我身材和样子都不是十分出众之,但我自发育始,便是班中女同学乐意亲近的对像,也因为我是鉅富家之子吧,见一些男同学,想接近班花十分因难,班花郤主动亲近我,我明白这世界,人和人的交往,本质是十分势利的.

    我十四岁便带一个班花回家,她主动对我投怀送抱,自己宽衣解带,连裤子都帮我脱,就这样给我操了,开了她的处吧.真是我要她张便张,我要她合便合,我要她蹬就蹬,我要插她前,她就把腿擡得高高的让我插,我要挏她后,她就挺起屁股来让我.当我不喜欢她时,那种死缠不放,要生要死的. 使我明白,要一个女人易,放一个女人难.其后我带一些女同学回家,操了她,不管是处女非处女,我都立即塞她一把钞票.对方总说她不为钱,我坚持主张两不相欠,最后都拿钱走的.后来我长大,什幺女明星,女歌手,什幺名堂的选美小姐,以我家的财富,我要搞谁便搞谁,但我一定不忘付钱.

    有钱人有两种,第一种像我哥哥,他的人生唯一的目标,就是增加财富,一天廿四小时来说,他倒希望不用吃饭和睡觉的,完全投入于家业的扩大及赚钱.他好像有休闲时间,但他骑马,玩游艇,打高球,宴会,舞会,目的只是结交权贵,每说一句话,每一个表情,都是一场不可错失的戏,他连打麻雀也不志在羸,还故意输,明放必放,自模不胡.有我哥在,我父去世后,我家产业更扩大多倍.

    我哥在廿多岁,我父便找一个门当户对,一个鉅富之家的女儿,跟我哥结婚.我哥忙于业务,和嫂子的关係,是一般可以吧.在父临死前,生了一男一女.

    我父临死,特别嘱咐我,他很想我家人口旺盛,哥哥生得太少,我一定要努力,能生十个八个的,他在天之灵,便开慰了.

    我是第二种有钱人,终日游手好闲,靠着家中的财富,过快快乐乐的日子.我哥要公司的员工对他奴颜婢膝的,我要留在公司,对他是一种负累,我乐得全让他干.女人嘛,我可以说什幺样的屄都操过,要我结婚,终日要给一个屄缠着,那对我是可怕的.年到四十岁,还是单身,我还是不忘父亲开枝散叶的使命.

    我计算下,唯一的法字,就是找代母来生.要是我手淫出一些精子来,交给医生去用作人工受孕, 那是不可能的,我极度厌恶手淫,根本不能手淫发射,因为我从发育以来,不用手淫.我要的时候,一定有女人给我操的.

    我不用为财富忙,我有太多的时间,为开支散叶的事忙.

    外国的代母, 一生出来就是混血的样,这不是考虑之中.自必要找中国的代母.

    我可是看破红尘了,什幺名堂的女人,我也视之如粪土.但我坚持一个原则,我要操一个儿子出来,那个给我操的洞,要从来都未给别的男人操过的,这样的话,那我便要不停开处了,在现实中也是不易为的.

    张红是一个夜总会女经理,我时时在卡拉OK夜总会流连忘返.时时就开一个最大的贵宾房,点十多个小姐来陪.我这样的人客,张红必然特别照顾.

    一次我和她说起,要找处女代母的事.她合情合理的分析说.现在市面卖处的女孩子不少,但有多少是真处很难说,而且这种女孩子,都是背景十分複杂的,多有黑道操控, 就是一次就怀了你的种,要她生下来,付出的代价也不少的,她知道你家有钱,自然背后有人教她要多的. 就是生了出来, 也不可能收了钱就走,黑道是永不满足的. 要找一些家庭背景正常的人,要卖处,也不容易的.

    我和她说了这件事,就是一个聊天的题目吧.没多久,收到张红的讯息,她有一个主意,但要钱也要时间,问我愿不愿意.我回覆不计代价,她便约我详谈.

    她说有一个儿子在家乡,每年八月,因他儿子放假,她必回家一个月.她有一个表兄是当校长的.她家乡的城市,也不太小,有十来家中学.若然我能付钱,以一个机构的名义,搞一个校际少女表演才艺比赛,优胜者可得免费参加旅游各大校市的半月旅行团.这样她便能选出,十七岁,样子最出众的女孩子,普通人家的孩子,当优胜者组团到各大城市游玩.那时,我出现在团中,她以三寸不烂之舌,说服女孩子陪宿,一定有女孩子答应的.

    我说,这个主意不坏.她说:个人要十万赏金.其他的,实报实销不多拿.先付五十万现金. 这个钱,对我来说是小事得很.几个月,花上百万,玩一个小明星,对我来说,平常得很.

    六月末,钱付给张红了,八月中,接她的电话,己带着十个美少女在P城,要我立即到P城会合.

    到了P城,入住了张红和美少女一起的酒店,我是以计划赞助人身分出现的.一起吃了晚饭,也一起卡拉OK,张红问,喜欢谁.我看这十个美少女,都是皮光肉滑,样子甜美,身体俏美,分别只是波波大一点和小一点,我跟张红说:全都想操.

    张红说:可以,你先上房,看我本事,要她们全脱光一起跳舞给你看.

    我走后:

    张红跟女孩子说:各位,今天是行程第一天.

    今天大家参观那些大百货公司,可开了眼界,我见大家看到那些名牌商品,但又没有钱买,那种表情,我是看得明白的.大家难得来大城市,都想买些名贵东西,回家穿穿戴戴,也送人一些,威风威风.  但身上又没有钱,这是十分难过的.

    去年我们发生一些麻烦事,是这样的, 我们这个活动,去年在X市举办.女孩子看到心爱的东西,想买没钱,自己想法子,这是很自然的.

    大家都知道刚刚和我们一起的周先生,这次活动的赞助人,是十分有钱.

    去年大家唱完歌后,有一个女孩子就摸到周先生的房间,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女孩子摸进人家的房间,要干什幺很清楚啦.周先生那幺有钱,什幺人和事没有见过,没有享用过吗!一个十七岁,成了年的女孩子,一个是正常男人,  那有猫不吃鱼的,有女孩子自动送上门,周先生也没有所谓的,当然和那女孩子,一起在房间脱过清光,胡天胡帝的.

    本来这些事,一个愿打,一个愿捱,我也不管的.这样周先生和那女孩子过了夜,他给的钱,女孩子够也开心的.

    就是太开心了第二天,这个女孩子又拍周先生房间的门,死要人开门的,原来同团的另一个女孩子,早她进了房,正和周先生脱得清光,胡天胡帝,这两个女孩子,就亘相打起来.结果还要我来解决.

    我很明白,在这里,有人也想用这个方法赚钱,我认为这是个人自由志愿,没有对不对的问题,大家都成年了,现在都性开放了,男女之间的事,迟早都发生的,可能白白给人玩了,才后悔一点不值得, 大家难得遇上周先生这样的有钱人,把握这个机会,赚一点钱是值得的.

    但我怕又像去年那样出事. 这样吧,我等一下回我的房间,谁要赚钱买东西回家的,就来我的房间,由我安排时间吧,你们没有经验,也不知可以赚多少钱的,我来做代表,要一个最高价钱.今后几天,你们看到什幺,喜欢什幺,就随心所欲的买个痛快.来不来是大家的自由啊.

    张红回到房间,十分钟,第一个女孩子来了,跟着第二个,第三个,最后十个到来了.

    张红不愧是夜总会的经理,带领一班女孩手有一手.

    她住的是有客厅的套房,她先放跳的士高的录像给女孩看,教她们怎样跳,怎样跳才性感,跟着她要十个女孩子,和她一起,脱得一丝不挂.教她们怎样跳,怎样摇摆把奶子摇得颤抖抖,怎样摇动下身,可以把那片阴毛舞得飞扬.教一个女孩子光脱脱的学,说不定会害羞,十个女孩子一起光脱脱,就不会害羞了,还会亘相比划,亘相戏弄.

    张红见女孩子门,一起演练得热热烈烈的时候,她打电话到我的房间,叫我过去.

    我一进门,十个光脱脱的少女,加一个也是光脱脱成年的张红.嬉嬉笑笑的,齐齐来,把我拉拉扯扯的,脱过清光.

    然后张红大声说:老板,女孩子门都脱光来陪你,你值不值得先给她们每人一万元红包哪!

    我大声说:给!

    女孩子们大声欢呼.

    张红又大声说:老板,这次十多天,她们每人陪你一晚,你值不值得赏她们每人五万哪!

    我大声说:给!

    红孩子们大声欢呼.

    我在夜总会,也曾要十几个小姐,一起脱光陪我.但夜总会的小姐,不少是残花败柳,那二点奶头,都是褐黑色的,下体那片阴毛,要吗就是剃清光,要吗就是粗粗糙糙,像一把用残了的刷子,一点美感都没有.

    十个美少女,身材都是张红为我喜爱的口味挑选的,都是修身高俏,个个的奶头都是鲜粉红色的,有大中小不同而己,下体那片阴毛,有稀有密,有三角形,有长型,有才一点像一把大毛笔,都是细细软软,娇嫩可爱.那光滑如玉,如裂开桃子的阴户,每一个都是万分诱人.

    一男十一女,全光脱脱,在跳的士高,我一生玩乐场合不少,一次和那幺多好货在一起,也是第一次.我的眼晴在左顾右盼,瞅下望上,大吃冰淇淋之际,我的小弟振振起来了.

    张红过来跟我耳语: 要一晚干一个,还是一晚全干!要是全干,我为你準备了威哥.

    我本是从来不用威哥的人,但也知道吃了威哥之后,可以有一小时金枪不倒的能力.也为了创造一次开十处女的记录吧.

    我跟张红说:吃威哥.

    吃了张红的威哥,我的小弟更加威猛昂首.女孩子都不敢低头看.

    张红问我:要一个一个带入房间,还是集体处决.

    我知道,威哥有一副作用,持久但难泄.想不如先把她们一起破了身,跟着才一晚一个的享用.

    我跟张红说:集体处决.

    张红说:喜欢什幺动作.

    我指沙发说:要她们蹬在沙发上吧.

    张红说:好,等一回,我来安排.

    张红找出一条剂滑膏,放在沙发上.

    再来问我:你先干谁.

    我说:由你安排吧.

    张红把灯全熄了,把音乐调得更大一声.室内除了电视机的光,没有其他的光源.

    录像是播着的士高的场面,也不是很光.

    张红叫女孩子们续继跳舞.

    她令十个女孩子,排成圆型围在少发週边,一边扭动身体,双手配合着音乐一下一下的拍掌.十对手,一起啪,啪,啪,啪的.

    她拉了一个女孩子,按她跪在沙发上,上身俯靠在沙发背,踿起屁股,把剂滑膏在她阴户口一沫,还要她按着音乐,屁股前后的摆动.

    準备好后,张红向挥挥手,我就顺着的士高音乐,叮,叮,叮,叮的节拍,一摇一跳的,跳住那踿屁股的女孩子身后,在其余十对眼晴之下,顺着音乐的拍子,摇摇扭扭的,按着那女孩腰,小弟对準阴户,顺拍子叮一下时,狠狠的把小弟猛插进去,因润滑剂的关係,不论多紧的屄,都给我一下插入,让那屄一下吞没我肉根至底,女孩子大喊一声:哎唷!!!张红即带领其她女孩子像庆生日那样拍手掌.

    我顺着的士高音乐拍子,叮!叮!叮!叮!每叮一下,我便猛力抽插一下,于是那女孩子又像顺着音乐拍子,大声喊:呀噢!!!!呀噢!!!呀噢!!呀噢!

    我这样抽插了二十来下吧,就把小弟拔出来.张红又带领其她女孩拍掌.

    如是者,一个,一个的.十个女孩子都给我开处了.

    有没有临退缩的女孩子,当然有三两个,张红是什幺人啦,她就是专业控制小姐的,她一反面,那双眼一瞪那个兇相,也够镇吓女孩子屈服的啦.

    给我插过的女孩子,张红还要她们站着,摇动着身体,看着我插其他的,都用手按着下面,有点血流出来吧,一些人用一只手按,一些人用双手按.

    插了十个洞,因威哥的药力关係,我小弟没有泄,我一定要泄出来,不然好痛苦.

    我挑中了林莉,林莉是十个女孩中,看来年纪最小的,还是一个小女孩的面相,长髮,身体也是最瘦的,黑黑黄黄的皮肤,瘦得露骨的双腿,小小的无肉股屁,两个波波像才刚发育,扁扁圆圆的,像两片荷包蛋,两个奶头像两个小红枣.我插小弟进去时,那一下破处之痛,她能忍着只在喉咙发出咿呀一声,不像一些女孩子,那一下喊得咿哗大叫.外边看那三角地带,只是裂口上处,有十来条丝丝小短毛.

    我也不用表示什幺,只拉着林莉的手,进了睡房,在床上给我为所欲为,一泄而止.这一次,因威哥的关係,搞的时间很长,足有四十分钟.我细声对林莉说,多打赏她五万,这样一晚,她便赚了十一万,她都十分欢喜呢.

    我跟着这个团,每三天搭飞机换一个城市,每天由张红安排团中一个女孩子陪我过夜.

    散团一个月,没有人联络张红,说大姨妈没有来.这次借肚生子是失败了.

    我便吩咐张红,跟着来的八月,她再安排一次.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