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换伴乐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换伴乐

    故事的开始,是在一年多之前,逸华夫妇生活刚开始安定下来的一个夜晚。

      洁如已经睡下,逸华看完球赛,沖身后爬上床,虽然没有开灯,但由窗口透进来的路灯光芒,仍可楚清看见妻子雪白的小腿…

      洁如是一个恬静,内向的女孩,俏脸上常挂着楚楚可怜的样子,除此之外,逸华喜欢她的理由,还因她有一双白嫩修长的美腿,一对小巧玲珑,足形很美的脚儿。

      浅蓝色的冷气被在妻子翻身时滑落,她的大腿也完全露出来。

      这时,逸华的睡意已经完全消失,他把洁如的腿移开一些。一动之下,妻子的小腹也暴露在他视域里。

      洁如穿着浅黄的棉质三角裤,内裤紧紧贴在平坦腹部和隆起的耻部,那凹处的轮廓是曲线玲珑,好像能透视女人那道诱人的肉缝。

      “好性感哦!”他想着,不由得吞了一下口水,同时也产生另一种慾望:趁她睡得正香,偷偷干她一次…也许很有趣!”

      洁如今年二十三岁,二十三岁的女人本来应该是很热情的,也是敢于主动要求丈夫性交才对,可是她不是这样,她对房事非常被动。

      这不祇是因为她的性格内向,还因为她成长的家庭本来就是男尊女卑的,从小就受到个性善良的母亲影响,长大后仍然保持着这样的态度。

      她从来不会主动的向丈夫要求做爱,这种情形使逸华很感失望!但现在他已慾火焚身,他反常的把头钻入洁如的胯下,扛起她的腿在自己的肩上。

      洁如被她搞醒了,她惊讶的说:“你要做什幺嘛!啊!那处髒嘛!别这样啦!”

      逸华的舌头在舔她的腿缝,一阵羞耻心使她用力扭着屁股。

      洁如的娇躯颤动一下,用手推他的头,轻声地说:“噢…不要嘛!”

      逸华感到惊讶了,因为他也从来没有听妻子说过“不要”,一向以来,她虽然不主动,但祇要丈夫有需要,她就会顺从地默默奉献。

      现在因为觉得丈夫的行为有点儿反常,所以她浑身不自然,不得不出声婉拒。

      “今晚你好像多了点情趣哦!这样玩才有意思嘛!”逸华把她的内裤扯到到一边,乾干脆用舌头在她阴唇的上下乱舔,弄得她柳腰款摆,浑身不自在。

      逸华暗地里好开心,一向保守的洁如,总是默默任她干,今晚这样扭扭拧拧还是一次,这使得他更兴奋了:“今晚我们玩“狗仔式”!”

      “你…你在说什幺嘛!”洁如露出惊讶的表情。

      “是这样的,你趴在床上,把屁股擡高起来。”

      顺从的洁如听到丈夫的吩咐,就把身体翻过去趴在床上。

      色不迷人人自迷!湿润的内裤紧贴着两瓣肥肉,妻子的诱人体态,已经不自觉的在挑逗着她的丈夫。

      “噢!”洁如轻轻叫了一声,小小的内裤被丈夫拉下来,浑圆屁股露出来,逸华继续把三角裤沿着大腿.小腿,直向从脚尖脱去。

      “不要这样嘛!羞死人了!”洁如扭动着四脚爬爬的身体。

      “洁如,都结婚几年了!你怎幺还是这样啊!我们是夫妻嘛!难道做爱都不行?”

      “你今晚怎幺啦!干嘛一定要让我扮狗,这个样子很难为情嘛!”

      “有什幺好害羞的,不过是一般夫妻的平常事嘛!你一向都很顺从我,所以我们的夫妻房事好单调,闺房乐趣实在太泛味了!”

      “啊!别这样搞了,你这样摸人家,我受不了嘛!”洁如在低吟,因为这时逸华一面和她说话,一面把手从洁如的屁股缝里穿过去,在洁如的腿缝和肉唇间乱挖乱掏。

      洁如趴在床上抓紧床单,擡起的屁股扭动着,她意欲避开男人的手指,光滑的背脊左右摆动,两个倒吊钟似的大乳房也在乱摇。

      “哈!原来我老婆也是性感小野猫!”逸华兴奋的把两根手指插入到洁如内缝。

      洁如不知在嘴里滴咕什幺,她双肩不停颤抖着,肉洞里已经溢出汁水。

      逸华的手指在里面抽动,洁如鼓着嘴巴,发出分不出是深呼吸还是喘息的声音,她好像有点儿不支了,上身俯下,把脸紧紧的贴在床单上。

      散乱的秀髮披头盖脸,她的嘴开了又合,舌头舔了下樱唇,好像很饑渴的样子,还肉紧的皱起眉头,那种表情和平时的端装的妻子完全不同。

      逸华看到妻子慾望横生,兴奋的把嘴凑过去舔她的阴户。

      “你…你在做什幺嘛!别这样,太变态了!”在洁如来说,虽然对方是丈夫,但对她做出这幺荒唐的事,还是第一次看到,她惊慌的闪避着。

      “你别躲开,等一下马上就会舒服了。”逸华擡起身体,手持阳具做出準备插入的姿势:“把屁股再擡高一点,我要干你了!”

      “不…不要!你这样粗鲁…我会怕!”

      “没啥好怕的,这样才好玩哩!快点把屁股擡起来。”逸华早就知道洁如的阴道口生得比较低,平时所用的一般姿势,总是还有一小段凉在外面,没能尽根插入。

      “今晚无论如何也要试一试了,”逸华早有这样的想法,此刻下了决心,他慢慢拨开妻子湿淋淋的阴唇,龟头一挤,“噗哧”一下进入温软的腔道里。

      洁如竭力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她四肢轻微颤抖着,觉得比平时被插入时要好过些。

      “啊!进来了!你涨得我好厉害!”洁如一面哼一面叫:“啊!好粗,插得又深,好像和以前不一样哦!啊!”

      “和以前不一样吗?哈!这样才好玩吧!”

      洁如觉得这时自已的阴道里比平常被正面插入时更充实,她不禁哼道:“啊…为什幺会这样紧?我好像被你挤得好涨!”

      逸华没答话,继续对她狂抽猛插着。

      洁如的反应完全和以前不一样,她继续叫道:“太紧…不要了!你先停一下,不要动啦!好涨闷嘛!”

      “你居然也会叫床了!既然已经有这样好的感觉,怎幺能停下来!”

      “但是我…我好像被你塞得喘不过气来。”

      “不要多说话,快乖乖的挨插吧!”逸华认为洁如祇是分不出快感和辛苦而已,婚后她祇把行房当作履行对丈夫的义务,好像自己还不知道其中的好处。

      “洁如,愈是有挤迫的痛苦,快感就越强烈!”逸华拼命的扭动腰部,把粗硬的大阳具往妻子的阴道里拼命抽送,洁如祇好咬着牙挨插,她抓紧床单发出呻叫。

      “不要…啊…啊!我快要被你插死了!”随着肉棒在阴道里的摩擦,洁如的哼声也变得断续了,她扭摆着屁股,几乎是哭着求饶道:“不要啦!放过我吧!”

      可是逸华没理会,反而更加用力的抽插,望着自己那条粗硬的肉棒在妻子丰满的屁股沟间进进出出,逸华更来劲了。

      “这样真好玩,以后要经常用后面插入了。”逸华狂抽猛插,很快兴奋了。

      “啊!我要喷了!洁如!这样玩太好了!”

      洁如祇是发出低沈的哼声,乖乖挨插之余,还不自觉的把屁股迎过来!逸华感到快要爆炸,在无法忍耐的时候,拼命的把肉棒插入到洁如阴道的深处,精液疾射而入。

      “啊!好舒服!”他贴紧妻子屁股,双手抓住奶房猛烈射精,也没顾得看她有什幺反应,直到射出最后一滴精液,才深深吐一口气,全身软绵绵的压在洁如的后背。

      第二天夜晚,逸华和洁如像平时一样并头睡在床上

      “昨晚怎样,好爽吧!”逸华兴奋的问。

      然而洁如用冷淡的话回答:“就像两条狗一样,真羞耻,我再也不要了。”

      逸华感到意外,他不悦:“这是什幺话,我可是好心要让你爽爽。”

      “可是,祇是你一个人自己爽,我一点儿也不好!”

      “你这句话是什幺意思?”

      “太难为情了,还有什幺好处!”

      逸华突然笑起来,握住洁如的手说:“原来如此!哈!你这个正经女人像狗一样趴着被男人干,可能会觉得难为情,可是…你的阴户生得低嘛!”

      “你说什幺?”洁如的大眼睛更大了。

      “我是说,你的阴道口比一般人生得低,位置比较接近屁眼。”

      “呜…你乱来,还说人家不正常!”洁如的脸色大变,委屈得眼睛也湿了。

      逸华今晚本来还想玩“狗仔式”,可是这时的气氛已经使他的性趣大减。

      “昨天晚上,你真没有快感吗?”他忍不住又这样问一次。

      “我那里有什幺快感,还不是因为你喜欢,才勉强给你,但你越来越变态…”

      “唉!我说得可是真话啊!女人在性交中比男人更有好处,你难道不知道吗!”

      逸华苦口婆心的解释,因而使得自己的性慾很快就消失了,他心想:真失败!我是和一个没味道的木头女人结婚了!

      这个晚上,小夫妻没有抱在一起睡,逸华没有需索,洁如从来不会主动的。

      次日,逸华要去搭车上班时,见到住在对面屋的思颖。

      平时就觉得思颖和洁如就好像很熟落,看到逸华也往往会脸露微笑。不过逸华认为她的微笑不过是因为邻居的关係,一向并没有放在心上。

      不久前,逸华和洁如去逛公司,刚好遇上思颖,两位女人便走在一起,逸华有偷偷把她们作比较,思颖和自己太太的分别实在太大了,洁如身材苗条,亭亭玉立,思颖则丰满成熟.珠圆玉润,如果说洁如是冷月中的幽兰,思颖就像艳阳下的葵花。

      今天,逸华踫巧又遇上这朵艳丽的娇花了。

      “我想去买东西,要不要一起去呢?

      “嘻!怕你太太不高兴吧!”逸华还来不及回答,思颖已自问自答。

      大胆的言笑,使得逸华一时不知道该说什幺。

      “呵呵,你不用怕嘛!我老公也一起去啦!”思颖指着刚从屋里走出来的男人笑着说道:“他就是我老公周杰。”

      又对周杰介绍:“这就是洁如的丈夫。”

      “哦!我和太太去过你家了,任先生,你好艳福!你太太真是个大美人!”周杰握住逸华的手笑道。

      “她…她太内向了,比不上你太太美丽又大方嘛!”逸华有点儿不自然。

      “思颖早把我玩厌了。”周杰脸露苦笑:“有时我忙的时候,也被她缠着,你不讨厌她麻烦的话,有空多陪陪她没关係!她最喜欢和男人打情骂俏了。与其让她和旧同学胡混,还不如和我们的好邻居玩在一起!”

      周杰语出惊人,他好像要把自已的太太推给逸华似的。

      逸华不禁用讶异的眼光望望在旁的思颖,但她却蛮不在乎的说:“他还不是藉工作的方便和别的女孩子们鬼混,就算我和你玩一玩,他也没有理由反对的。”

      “我?我什幺时候被你捉到?”周杰反问。

      “我们吵嘴的时候,你连和她们上床的照片都拿给我看,还想抵赖!”

      “那幺,你又怎幺样?去和旧同学聚会,第二天早晨才回来?”

      当着邻居的面互揭穿对方的丑事,他们为什幺这样,逸华莫名奇妙了。

      “阿华,别看我们这样胡闹,其实我们很合得来哩!”周杰对逸华说:“你知道为什幺吗?那是因为我们男贪女爱,几乎一上床就要做爱的,你们也是吧!”

      “我们…”

      “呵呵!我太太是每晚都要的,你太太一定也是吧!不过…你太太真可爱,她那楚楚动人的神态,是我心目中最理想的女人!”周杰毫不顾忌的说。

      思颖在周杰的大腿用力拧一下说:“再胡说!今晚你就知!”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