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老同学女朋友的熟客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是老同学女朋友的熟客

    我今年廿八了,由于错过了许多机会,所以至今还没离开光棍队伍。孔子有云“食色性也”,人们对色的需要就犹如对食物的需求一样,乃人们与生俱来的本性。既然身边没有个伴侣,就只好让自己的生活放蕩一些。

      一晚,百无聊赖,又想到外面去消遣一下打发时间。忽然想起了我的老同学伯明,已经许久没跟他一起去夜蒲了,于是拨通了他的电话。果然他还在家里。

      “那麽安分守己?没出去玩吗?”

      “今时不同往日啊!我现在需要一条心去疼爱我的女朋友。”

      “人们常说‘有异性没人性’,果然不假!老同学也可以冷落了,”

      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本想邀他一同去酒吧聊天的,既然如此,也就不好勉强他了。

      我独自一人到了街上。想到没有伙伴聊天,去蒲吧更觉无聊。忽然,前面耀眼的霓虹灯闪着斗大的“桑拿”二字,马上牵动了我的神经。好久没去桑拿放松放松了,正好到哪里去享受一下。

      对于桑拿按摩,我是有着丰富的经验的。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沐浴过后到休息大厅的沙发上只是稍躺了一会,我就把领班叫来。

      “要上房了吗?你有没有熟识的按摩师?”

      我知道,如果你不是“点号”要自己熟识的按摩小姐,那就只能由得他按轮着的号码把人叫来,那轮上号的小姐是个美女还是个丑八怪,那就看你走不走运了。当然见到面时如果不合你心意的话,是可以再换一个的,但有可能轮着下一个号的会更加丑陋,如果你三番四次的要求再换,那就不好意思了。

      被动不如主动。我打定主意胡乱点一个号,是自己点的虽然不好意思再换人,但总比任由他安排好。凭我的经验,如果点的是18、28之类的幸运号码,就有很大可能是个红牌小姐,不过但凡这类小姐就是超级的衆人马桶,不如胡乱点一个不吉利的号码,或会在冷门中捡到宝贝也说不定,于是我就点了4号。四与死是谐音,爲一般人所忌讳的,正如有些楼宇发展商在给楼层编号时,就故意漏掉了带4的楼层编号,以免难卖出去。这是题外话。

      我在按摩床上躺着,耐心等候按摩师的到来。不久,虚掩的门被轻轻的敲了两下,得到我回应后,我点的4号小姐就走了进来。只见她脸容娟秀,皮肤白皙嫩滑,身穿着一件只遮盖到大腿一半的无袖V领连衣裙工衣,胸前两个高挺的肉球呼之欲出,深深的乳沟格外迷人。面对如此靓丽的俏佳人,我的精神爲之一震。

      全身按摩作业开始了,她先爲我进行头部按摩。按我的经验,这正是互相熟识的好机会。我打听到她叫婉儿,是本地人(这是极少有的),24不到,入行才三个月。不过凭我的感觉,手艺已相当不错了。

      “我好像还没替你服务过,你不认识我,怎麽会点我号的?”

      “是朋友介绍的。他说你长得漂亮,手艺又好。”我不敢说是胡乱点的,顺便也好恭维她一下。女孩子是最喜欢男人称赞她漂亮的,听我这麽一说,看得出她非常高兴。

      接着是手部按摩。她侧身坐在床沿,我也侧过身来方便她操作。当按我的左手时,我便装作无意地把右手放到她裸露的大腿上,她没抗拒,我便大着胆子轻轻抚摸起来,她却并不太用力的把我的手推开。

      “老实点!想占我便宜?”

      “别这麽说,你给我按,我也给你按,这才公平嘛!”

      她听后,嘎吱的一声笑了。于是我便变本加厉地抚摸起他的大腿来。她的肌肤嫩滑而富弹性,手感好极了。摸着摸着,我便得寸进尺地摸向她的大腿内侧。我知道这是非常敏感的禁区,果然她受不了了,于是连忙放下我的左手,拉起我调皮的右手继续按摩起来。

      这回轮到我閑着的左手不老实了。我先是抚摸她的玉臂来作过渡,然后出其不意地袭击她的乳房,但她只轻轻的把我的手推开一下,这半推半就的动作反而壮了我的胆,于是加大了动作揉弄起来。后来感到隔靴搔痒的已不能满足我的欲望了,便把手从她的V领探进去,整个乳房便在我的掌握之中。这时,她干脆停止了按摩,侧身伏到我的身上。我便更加爲所欲爲了,不断揉搓她的乳房和玩弄他的乳头,使她兴奋得不断发出了醉人的娇吟。

      过了十来分锺,她突然挣脱我的纠缠,说要让她完成全套的按摩作业。于是让我把双腿打开,然后坐到了我的胯下,给我做下身的按摩。她的手法相当了得,当按到小腹和大腿内侧以及前列腺部位时,虽然极力避免碰触我那话儿,可是已经刺激得它雄赳赳气昂昂了。

      她见到我已经很难受了,于是微笑着神秘的说:“给你吹箫和推油好吗?”,这正是我求之不得的,不过我还是问她如何收费?她说你试过我的功夫后随意加点小费就成了。说罢,便动手把我的短裤脱去。

      果然,她的口技非常好,先从舔弄马眼和冠状沟开始,接着便全根吞入到她的深喉里,然后有节奏地吞吐起来,还用手紧握着下部,配合着上下捏弄着,时不时还揉搓那阴囊和蛋蛋。多麽要命的刺激啊!我兴奋得身体不断扭动起来。可能她知道我快要支持不住了,恐怕我在她的口里爆发,于是便突然刹车了。

      她拿出了一瓶润滑油,抹遍了我整个下阴部位,最后还给阴茎加了点,然后一只手紧握阴茎快速地套弄,另一只手就不停地按摩阴囊和前列腺附近的地带,嘴里还故意发出了轻轻的浪叫声。两分锺不到,她见我放在她玉腿上的手突然死命地越捏越紧,意识到千钧一刻的时候到来了,于是配合着增加快了套弄的速度和力度,终于使我尽情地射了个一塌糊涂。

      完事后,她在给我清理现场时,称赞我射得又猛又稠又多。我便打趣地说,这是我的小弟弟遇上了漂亮的姐姐的结果。最后在閑聊中,我打探到她也做全套服务的,不过一要看心情,二要看对方是否合眼缘。不过第一次光顾的生客她一般是不做的。听她这麽一说,我就心中有底了。

      临走前,我特地问了她的当班时间。她说除了双休假日,每天都上白班,而晚上只上星期二五的十一点前。我觉得她的上班时间很特别很奇怪,但又不敢多说什麽。

      本来逢场作兴,过后就烟消云散的了,但不知怎的,自从邂逅这按摩女郎后,她的倩影老是萦绕脑际,挥之不去。

      所谓食髓知味,才过了两天,我的心又痒了。我特地选在周五晚上天刚黑就去,不然恐怕要点她却被别人捷足先登了。果然,她还未上锺,我在按摩床上躺了不一会,一个熟识的身影就出现在我的面前。所谓一回生两回熟,我一跃而起,把她搂入怀里就向她索吻。她仰着头,闭上了眼睛,更觉妩媚可爱。我先吻了她的额和脸蛋,然后吻向她的耳朵。当我用热唇抚弄她的耳坠时,她便开始发出了轻轻的娇吟。当我把手探进她的衣领内,摸捏她的乳房,挑弄她的乳头时,她的浪声就更加诱人了。

      后来她挣脱了我,站起身放嗲声线怪责起我来了:“看你急色的样子,好吓人啊!那有一进门就动手动脚的。”

      “谁叫你长得这麽诱人啊!”我知道女孩子是最喜欢赞她漂亮的,便委婉地去掩饰刚才自己的疯狂举动。

      “快给我老老实实地躺下,开始按摩了。”她命令着。

      当按到我的上体时,她揉搓了我的乳房地带后,就用手指去重点侍候我的乳头,先是揉搓,继而挑弹,当变硬了后更觉肉麻非常。我闭上眼睛好好的享受着这美妙的感觉。不久,又转移到按摩我的下身。这次她不再旁敲侧击了,直接的就揉搓起我的阴囊和阴茎来。我的肉棍被她玩得出神入化,早已涨硬如钢,一抖一抖的,难受极了。

      “你喜欢它吗?”经我这一挑逗,她的脸唰的一下涨红了。

      “这两天是我的生理期,超想做!就来个全套好吗?连锺钱一起算是三百二。”她不忘先小人后君子,开价在先,大概这是职业的规范吧。

      她先自行把工衣脱了,原来她里面根本就什麽也没穿,瞬间白嫩的胴体就完全暴露在我的面前。只见她曲线玲珑,皮肤嫩滑无比,一双挺拔的丰乳镶嵌着迷人的粉红色乳头。下身那倒三角形的并不太茂盛的阴毛长得整齐有致,隐约可见那两片大阴唇白里透着微红,一看就知道她是个并非饱经风霜的人。如此俏丽的娇娃,一下子就把我迷住了。

      她把我的衣服剥去后,就伏在我的身上,送上了一个甜甜的香吻,随后就玩弄起我的乳头来。来而不往非礼也,我的手也没閑着,也同步地去揉弄她的乳头。后来她便主动地向前挪动身子,把奶头凑到我的嘴边,我不敢怠慢,先叼到嘴里咬了几口,然后津津有味地吮吸起来,使她兴奋得不断在娇吟。

      不久,她摆脱了我,跃起身来,从工具包里拿出一个安全套,迅速地剥去了包装衔在嘴里,然后用嘴把它套到我的阴茎上。看着她熟练的一气呵成的动作,不得不佩服她的专业水準。

      到了这时,大家都已经处于火烧火燎的时刻,只见她一步跨坐到我的下体上,调正了位置,让我那牛气沖天的铁棒儿对準了他的阴门,然后往下一坐,小弟弟便凭借泛滥的淫水润滑,一下子便全根尽入到她的肉洞深处。她的坐功很好,时而上下抽动,时而左右摇晃,时而蹲着套弄,时而坐下让阴茎深插着,通过身体的摇动来得到快感。我也不断配合着往上用劲顶撞,不消一刻锺,她就来了高潮。

      由于这按摩床只能容得下一个人,搞不出什麽花样。我便示意她站在地上,然后把上半身趴在按摩床上,让我从后路进攻。后来觉得她的阴部不能上露,不容易施劲,便让她到床上趴着,把美臀高高擡起,这样我才终于能奋勇向前拼力沖撞,只听见撞击臀部的啪啪声,阴茎进出时带动淫液的滋滋声,和她嚎叫般的呻吟声,形成了一阵阵极其美妙的扣人心弦的交响曲。

      我感到有点坚持不住了,就让她平躺着,压到她的身上。她也配合着把双腿叉开擡起,好让我的铁棍儿对準她的阴门。位置调整好后,我一下子便直捣黄龙。在我的猛烈沖击下,她又再次进入了高潮,我也在同一时间向她的玉穴倾尽了我的所有。

      本来但凡拈花惹草,女的只是爲了挣钱,所以都是应付式的,极少会全情投入。就算是那凄厉的叫床声,你也千万别当真,大多数都是装腔作势骗你的,能快点把你弄出来她便早点收工,能真正进入高潮的也少之又少。但她确实与衆不同,不但工作认真,待人诚恳,而且善解人意,温柔体贴,而且跟你做爱也不会马虎苟且,就如跟情人缠绵一般,由于她的全情投入,所以也能享受到高潮的快乐。能遇上这可谓绝无仅有的小姐,可以说是一种幸运。

      此后,我就频频去找她,渐渐地,只要一个星期没见到她,我的心里就会感到无比的失落。这不正常的情况,使我怀疑自己是否爱上她了?不过冷静下来,想到“欢场无真爱”这个至理名言,就会感到自己很傻。逢场作兴而已,又何必认真呢!再说,她干这行有着天文数字的收入,自然过惯了奢侈的生活,假如一旦成爲你的伴侣,你能养得起她吗?!这麽一想,我就在不会再去自寻烦恼了。不过,我还是时常会去光顾她。

      一天,我突然想起许久没跟伯明联络,也应该约他叙一叙了,于是打电话约定他星期日到长江楼饮早茶。

      我们在大学的时候已经是死党,工作以后还是时常联系着,所以两人是无话不可以说的老朋友。我了解到他已经交了一个女朋友,拍拖已经几个月,感情已很巩固,很快就会谈婚论嫁了。我恭喜他之余,顾影自怜,不禁长歎一声。自己活到快要奔三了,还是个“孤寡老人”,只能终日放蕩自己。伯明听后便安慰了我一番。

      閑聊中,我还告诉他,最近在碧海桑拿邂逅了一个女郎,这姑娘如何漂亮,性情如何好,技艺如何精。还坦率地说被她吸引住了,所以近来经常光顾她。

    “她是4号,如果你有兴趣,不妨去见识一下,就知道我所言非虚了。”我还开玩笑补充说“如果你也搭上了,我们就成了襟兄弟,亲上加亲了!”

      “我自从拍了拖后,已经修心养性,向準夫人保证过不再夜蒲的了。你留着自己享用吧!”顿了一顿,他好像想起了什麽似的问我:“你对这女子如此锺情,不是看上了她吧?干这见不得阳光的行业的人,也居然适合你的胃口?如果你跟她好上了,就不怕到处都是你的襟兄弟?!”

      我听了他的劝告,脸唰的一下红了,连忙辩白说:“别误会,别开玩笑,要是我的女朋友是干这行的,认识她的人一定多,那时我还有脸见人吗!”

      “你知道就好了。好女孩多的是,以你的条件,只要在心,何愁天下无芳草!”

      临别时,我要他找个机会介绍他的女朋友给我认识,否则如果在街上有什麽碰撞,还不知对方是嫂嫂呢。

      过了两个星期,恰逢公休日。由于前一天我在电话里气弄他,说他给女朋友迷倒了,所以就“有异性没人性”,近来连老友也被冷落了。这激将法果然灵验,所以他今天煞有介事的约我到他家里作客,请我吃晚饭。

      他早已自己买了房子和家人分居了。过去我常笑话他是个独居老人,想不到现在已经和女朋友同居了。对于他的未婚妻来说,我到底是个生客,所以郑重其事的买了一篮水果才敢登门。

      按过门铃不久,门开了,吓得我连忙倒退一步,几乎昏厥过去。原来给我开门的竟然是婉儿!幸好这时伯明已从厨房里紧跟了出来,我一冷静,就装着若无其事似的沈着面对一切。

      “这是我的死党老同学敬文,李敬文,李生。她就是我的女朋友婉儿,冯婉儿。”伯明即时给我们做了介绍。

      “呵,是李生,早听伯明说过了。”婉儿神色镇定地跟我打起招呼来。

      “嫂子!你长得好漂亮啊!伯明真有福气,怪不得他近来连老朋友也放在一边了。”我跟他们开起玩笑来,使气氛骤然变得轻松了许多。

      伯明把我让进客厅里,刚落座,婉儿便把一杯热茶递了过来。我慌忙接过,喝了一小口我打趣的说:“我算是预支喝媳妇茶了!不过现在没红包,先欠着吧。”说完,我留意一下婉儿的脸,已变得略带桃红了。伯明爲免她尴尬,于是立即打圆场说:“敬文一向是个爱开玩笑的人,跟他在一起是不会闷着的”

      閑聊了一会,忽然厨房里传来了焦味,原来伯明爲了出来招呼我,不知把什麽烧糊了。于是吩咐婉儿先陪着我,便连忙跑到厨房去。

      伯明走后,我和婉儿四目相投,开始尴尬了起来。

      “真想不到我们会在这里见面!”还是我首先打破了闷局。

      “你还算是个君子!要是你把事情捅破了,小心我要你的命!”她涨红了脸,神情非常严肃地既赞赏我又警告起我来了。

      “我懂得怎麽做的了,一万个放心吧,嫂子!”看到她对我宛然一笑,说明她真的放心了。

      “我不是欺骗伯明,我是有着不可告人的苦衷的,以后找机会再跟你解释,你就会理解我的了。”她压低声音,神色凝重的对我说。

      爲了对老朋友负责,我急着一定要尽快弄清婉儿的秘密。第二天我打通了她的手机,证实她正在上班,于是跑到碧海桑拿去点了她的锺。

      过去我们一见面总是立即就温存一番的,但这次我却无心与她癡缠了。在按摩房里是容易说话的,我开门见山就进入正题。

      “万万料不到你竟然是我老友的女朋友!我的老友也万万料不到你会瞒着他到这里打工!也万万料不到他的老友竟然是你的老顾客!”这时我很沖动,一连爆出了几个“万万料不到”来。她听后一时语结,脸孔铁青的。

      “你是不是有话要跟我说?”她被我逼着要解开谜团,可能一时不知从何说起,急得哭了。沈默了一分锺,等到情绪稍爲平静下来她才开了腔。

      “我知道很对不起伯明,但我有难言的苦衷啊!”接着,就给我详细地讲起她的故事来……

      婉儿原来是这碧海桑拿宫附属商场的一名营业主管。一年多来一直勤勤恳恳地默默工作,很得老板的赏识。可是后来受到同事的影响引诱,玩起了股票来。初始得到同事的指点,也赚了一些钱,可是后来运气却很坏,连番的挫败让她喘不过气来。后来知道有同事炒“孖展”赚了一大笔,爲了尽快收複失地,她便疯了似的倾尽了手头上的所有抛了出去。可是时运不济,仅两天就频频告急,如不及时补仓,就将全部化爲乌有。然而她再也没法筹钱了,正在愁眉苦脸无心工作之际,给老板发现了她不正常的情绪,终于知道她正处于十万火急的关头,于是慷慨地伸出了援手,立即开出了一张十二万的支票给她。

      不幸的是,这十二万救命钱投了进去,一夜之间就亏了一大截!眼看再也没有还手的余地了,唯有盼望着会有奇迹的出现。可是三天过去,盼来的却是全军尽墨!

      她想到死,但却没勇气。就是死了也不能一了百了,欠着老板的钱怎麽办?这笔钱对于一个打工者来说,简直是个天文数字,要弄到十二万除非去打劫银行!虽然老板很同情她,答应让她慢慢想办法,也不会乘人之危要挟她什麽,但如果单凭微薄的工资,就是不吃不用,要多久才能凑足这个数啊!

      她想到唯一可以考虑的就是如何赚快钱。忽然她想到隔壁的桑拿按摩小姐,听说过她们如果是干正规按摩的,一个月下来就起码能赚五千,如果能把身体抛出去,一些样子靓丽身材出衆的,少说一个月就能挣一万多!

      走投无路,唯有豁出去了!以自身的优秀条件,就不信不会豔压群芳!主意已决,于是找老板商量,提出辞掉商场的工作,下海去当按摩小姐。在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恳求下,好心的老板终于答应了。

      她暗暗盘算过,打算先以正规按摩爲主,遇上合眼缘而又素质高的客人,才卖出自己的身体,狠狠地赚上一把。经过一周的按摩培训后,她很快就能上位了,而且很快就博得了很多回头客,点她锺的越来越多,有些甚至甯可排队等候也不要别的小姐,以致其他的伙伴对她也眼红起来。但她坚持着一个原则,就是“甯少勿滥”,甯可少赚些也不会有求必应。每天做全套服务的只限一到两个,没遇上合意的甯可一个也不做,这是她的底线。约束着自己不能爲了钱而搞垮了自己的身体。反正凑足了钱还债,就要退出江湖的了。

      两个月过去,一天她休息在家,突然接到一个大学旧同学的电话,约他去看菊展。她本来是没这份閑情逸致的,但也想出去散散心,于是就答应了。

      她们走向了一个花卉排列得很挤的展棚,这里狭窄的通道两人几乎不能并排而过,突然一个男子想快步超越他俩,就闪身而过,可是挎在肩头上的相机却卡在婉儿的挎包上,前后一拉扯,大家都吓了一跳。那男子以爲是有人要抢他的相机,谁知竟是无意中钓到了一条美人鱼。两人道过歉后,四目相投,都被吸引住了。只见那男子风度翩翩,不但长得帅,而且一眼就看出是个很有素质的人。而她在男子的眼里正是他梦寐以求的那种类型的姑娘。可是萍水相逢又怎好结识对方呢。最后那男子向他俩递上了自己的名片,说了声再见就走了。

      晚上婉儿躺在床上,那男子的身影老是在脑海里挥之不去,于是在挎包里翻出了那名片细看,才知道这个叫韩伯明的是一间外资厂的技术总监,就立即感到心如鹿撞。不过顾影自怜,看看自己目前的身世,又怎能配得起人家呢。由于翻来覆去睡不着,想到跟他閑聊一下又何妨。于是毅然拨通了对方的电话。

      “韩先生吗?您好!我是在菊展上不打不相识的哪个女孩子,我叫婉儿。”

      “我也很想给你打电话,可是正后悔当时没问你的电话号码。正盼着你会给我电话哩!”

      “呵!那麽巧。你还没睡?”

      “我习惯了晚睡的,正在上网。”

      “过得那麽潇洒啊,你的孩子不用你照顾吗?”

      “开玩笑!我那来孩子啊,我还是个孤家寡人呢,惨惨的,一个人住一间房子。”

      婉儿巧妙地放出了试探气球,知道对方还是个光棍,于是对他更有兴趣了。天南地北,一直聊了半个锺。此后,他们几乎一两天就通一次电话。一个星期后的星期天,伯明约她晚上到一间咖啡厅去见面。

      婉儿特地到发型屋去整理一下头发,挑了一件白底浅蓝碎花的无袖V领T恤,衬上一条能充分显露身段的牛仔裤,再化了个不容易觉得修饰过的淡妆。在镜前一照,那露臂的上衣正好衬托出傲人的双峰和性感的乳沟,不觉满意的笑了。

      在咖啡厅一见面,伯明一时惊呆了,原来稍经打扮后的她,竟比邂逅时更漂亮得多了。定过神来,才懂得招呼她入座。

      閑聊中,婉儿最不愿意接触的问题终于要面对了。

      “我在什麽单位任职和做什麽工作,你看过名片就知道了,但还不知你在哪个单位工作呢?”

      “可以暂时不告诉你吗?”婉儿早就想好了对策。顿了一顿,再解释说:“其实这是没什麽秘密的,我的工作类型属于办公室的文职,但不是当秘书。反正我打算再干几个月就要跳槽的了,所以具体单位就不说了。”她说得含糊其辞,反正他也不会再追问的,问题就这样给她巧妙的打发过去了。

      此后的一段时间里,伯明在许多个周休日都约见她,而且次数越来越频繁。终于,伯明向她表白非常喜欢她,希望能成爲他的女朋友。

      频繁交往了一段时间后,有一个星期天在伯明家里幽会时,恰逢遇上了大雷雨天气,到了天黑后也走不了。孤男寡女在浓情蜜意中,伯明终于占有了她的身体。自从这晚在伯明家过夜后,不久两人就干脆同居了。

      爲了适应同居后的生活,婉儿跟老板商量,周一至周五只上白班,而且要与写字楼上下班时间一致,逢周二周五上夜班,但在十一点就要下班回家。由于婉儿已是该桑拿馆大红大紫的人物,加上知道她下海是爲了还债,所以就格外宽容地照顾她。

      婉儿本来也知道伯明是有相当积蓄的,但从没想过要伯明帮助她还债,不想因金钱问题而破坏了感情,所以固执地坚持要秘密地卖身还债。她下定决心,只要凑足了钱还清了欠债,就多一天也不干,金盆洗手以后就重归淑女行列,跟伯明好好过上正常的生活。

      婉儿把自己凄婉的故事,一口气对我诉说了一个多锺,引起了我的共鸣和同情,同时也很钦佩她的正直和胆识。我知道她对伯明隐瞒了自己的境遇,只是一种善意的谎言。所以我向她做了保证,绝不会向伯明捅穿她的秘密。她非常感激地回报了我一个甜甜的热吻。不过这次桑拿我是很吃亏的,九十分锺时间只是听着她说故事,什麽“正事”也没做。幸好到柜台结账时只收了我的锺钱。

      此后,我还照样时常去捧她的场。我们都能把与伯明的关系放到一边,一如往常地享受着无尽的缠绵之乐。

      到了一年之后,婉儿终于清偿了欠债,如释重负地告别了按摩生涯。幸运的是,她在桑拿馆工作期间,虽然名噪一时,熟客也很多,但由于她与伯明拍拖非常低调,极少人知道她与伯明的关系,所以她的的秘密始终能瞒过了伯明。她也打算过,万一以后伯明知道了真情,他如此爱着自己,相信只要如实地说出自己的苦衷,伯明也会原谅她的。

      离开了桑拿后,她诡橘地对伯明谎称她任职的单位因爲财政困难而结业了,她也失业了。从此就把一年多的惨痛经曆,彻底地掩盖了过去。

      不久,伯明爲她找到一份地産公司资料员的理想工作。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佳期正式结了婚。婚后两口子过上了甜蜜的生活。

      在他们结婚后,我也时常到伯明家去串门。不过我与婉儿互相只当作朋友般的相处,大家以礼相待,从来就没有过任何越轨的言行。

      六个月后的一天,伯明约我到他家吃晚饭。原来他的公司要派他到外国母公司去参加爲期三个月的培训,下周就要出发,故此他要委托我照顾他的妻子。他也嘱咐婉儿,在他离家后,如果遇到有些有什麽自己不能解决的事情,就通知我去帮忙。他对我如此信任,份属老友,我自然乐意应承。

      三个星期过去了,虽然间中也与婉儿通电话,关心一下她的近况,不过她都说没有什麽需要我帮忙的事。

      一天晚上九点,我刚洗过来澡,正準备上网打发时间,突然婉儿火烧火燎地打来电话,说家里的电热水器坏了,无法洗澡,要我赶去帮忙看看是怎麽回事。

      我一进门,看见婉儿穿着一件浴袍,头发散乱,看来是个準备洗澡的样子。我二话没说,就走进主人房的卫浴间去查看。根据电热水器连电源都不通的情况来看,就可以断定并不是热水器有什麽毛病。经过检查,原来只是电源插头松了,所以很快就恢複了正常。

      当我走到客厅,正想告辞,她却正在开着咖啡机爲我煮咖啡,说要我品尝一下她泡制的哥斯达尼加地道咖啡才回去。当一杯香气袭人的咖啡端到我面前后,她打开了音响,播放出悠扬悦耳的小提琴协奏曲,说要我好好品尝她的咖啡,就自顾自地跑回主人房洗澡去了。

      大概过了十五分锺,突然传来她呼喊我的声音,我赶忙走进房间去问有什麽事,她说热水器又坏了,不知如何是好。这局面使我感到很爲难

      “这样吧,你先穿好衣服出来,让我进去看看。”

      “怎麽成啊,我现在满头都是洗发水的泡泡!”

      “你不可以用浴巾把它抹净吗。”

      “我叫你进来你也不敢?我的身上有什麽你没看过的!”

      她这麽一说,我还可以扮君子吗!不过还是感到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可能是有点害羞的感觉吧。

      我大着胆子,推开虚掩的门,在雾气腾腾中看到她一丝不挂,白皙的肌肤,玲珑的曲线,胸前两团肉峰高挺,倒三角形的阴毛下私处欲隐欲现。我霎时有着好像第一次看到她全裸的感觉,不禁全身热血沸腾。我极力掩饰着自己的尴尬,背着她站上了浴缸的边沿,拔出插头把两片铜片用力往里按了按,岂料当把那插头插回去时,没想到出水开关正处在打开的状态,那放在地上的活动花洒便立即乱喷起水来,喷得我满身满脸的水花,首当其沖的裤子竟全湿了。她连忙关掉了开关,转身看到我的狼狈模样就哈哈大笑起来。

      在我正感到不知所措的时候,她也笑完了,就毫不客气的动手替我解裤子的皮带。

      “你要干什麽?”我慌忙按住她的手制止她。

      “难道你就能湿着身子回家去?快脱下来让我洗洗,再放到干衣机里,很快就能把干干净净的衣服还给你。”

      “那不好意思吧?多难爲情啊!”

      “还装什麽正经啊!你身上的东西我还有什麽没看过啊?!”

      我无言了,于是任由她把我全身上下脱了个精光。这时,大家都全裸着,我那话儿早已沖动得涨硬起来,还一抖一抖的。

      “多可爱的宝贝啊!”她伸出手来,一把握着。

      “不要这样!今时已不同往日,你现在是我的嫂子了。”

      “我们交往的日子还浅吗?这宝贝早就属于我的了!”

      “都说‘朋友妻不可欺’呀,我不可以对不起伯明的。”

      “老套!你把那个‘不’字去掉不就成了吗,再说,伯明临走时不是交带过有什麽事就找你帮忙的吗?我现在就是需要你帮忙,给我解除寂寞之苦!”说罢,就紧紧的搂抱着我,把热辣辣的香唇凑了过来。幸好,这时她的头发虽然还是湿滑的,但泡泡已经消失了。

      我们在激情的热吻着,下面我那雄赳赳的话儿正顶着她的私处,我的手不知什麽时候已经摸弄着她那丰满的乳房。虽然我们肌肤之亲过去已习以爲常,但现在却有着前所未有的感觉。

      一番亲热后,我帮着她洗擦了身体,她也细心地给我洗擦了一遍。虽然过去我们有过无数次的缠绵,但鸳鸯共浴还没尝试过,所以觉得特别的激情满怀。

      擦干身子后,我把她抱到了床上,接下来的戏就不用叙述了。当缠绵过后,我提出要走了,她却把我紧紧的搂着,嗲声说:“我会让你走吗?今晚就在这里陪我!再说,你的衣服还没洗哩,想光着身子回去吗?”

      又一番亲热后,她起来把我的衣服拿去洗了,然后再到回到床上再次挑逗我。由于我已泄过了一次,所以再次上阵时就能更持久地让她爽翻了天。她前后来了三次高潮,所以完事后已经累得全身软瘫了。

      过去在按摩房里,由于环境的局限,特别是在按摩床上根本不能任意发挥。这次在温馨的家里缠绵,情形就大不一样,可谓别有一番情调。她还拿我跟伯明比,说我的小弟弟比他的长,比他的粗,所以特别的刺激,但伯明的花样多,特别容易持续诱发她无尽的激情。我不甘示弱地辩解说,夫妻之间的床戏又怎能跟按摩房里的游戏相比的呢,要是我处在伯明的位置,我就不相信不把你送上了天!

      这一晚,我们相拥着睡得很香。第二天清晨,我们再做了一次,才匆匆赶去上班。

      事后,我的心情很矛盾。这次的越轨,虽然由始至终都是她主动的勾引,但我作爲男人经不起挑逗而做出了对不起老朋友的事,是不能完全推卸责任的。不过,我相信婉儿并不是个随便的人,她这样做,一来是在过去近一年的交往中,我与她已经不能看作是一种买卖关系,两人之间其实早已潜伏着一种千丝万缕的感情,潜藏着一种没有说出来的爱意;二来,伯明离家这麽久,她一个人独守空闺,日子难熬是可以理解的。女人跟男人都一样,是有生理需要的,当碰上了机会时就会失去理性的了。因此,我曾怀疑过她是两次故意弄松了插头来制造机会,巧妙地安排这出戏的,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也是可以理解的。

      在伯明离家的三个月里,几乎都是应她的邀约,大概一个星期我们就会幽会一到两次。不过大家商定,伯明回来后就当没事发生一样,回複以前的正常健康关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