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夫妻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家对面住着一对结婚刚刚满一年的小夫妻,新婚一个多月,太太就有了身孕,小夫妻俩待人还算亲切和善,见了附近的熟人都会笑着点头,小夫妻也很少吵嘴,算得上是一对恩爱的夫妇。

      那位太太名字叫朱锦华,为了亲近,见面时我都喊她锦华姐。她生得姿容秀丽,一头棕色的捲髮,轻笑时那两个酒涡娇豔妩媚,令人神迷;菱型的樱桃小嘴,讲话的声音娇柔细语,悦耳动听。

      她十月怀胎后,在一个月前生了一个女儿,她先生不太满意,因为他希望头一胎是个男孩,可惜却事与愿违,为了这点小事他的脸色最近不怎幺好看,邻居们都劝他男孩和女孩都一样嘛!如果真的喜欢男孩,再生一个不就是了,他也只好接受大家的善意,不再责难太太。

      我曾听人家说妇女怀孕后哺乳,婴儿吸吮奶头的时候,会引起子宫收缩,因而性慾的快感会昇高,所以若没有做避孕的措施,常常是一胎接一胎地连着生育,就因为产后坐完月子,一则从怀孕七个月起,怕压坏胎儿而不能行房,又因产后月经再次出现,黄体素激增的缘故,加上性慾冲动,很容易再度蓝田种玉,怀了另一胎。

      我想到这里,一时色心大起,知道锦华姐的丈夫被徵召去外地训练十天,又才刚刚满月,小穴已有四、五个月没有吃饱过了,想必饥荒空虚得很,何不试探看看她的反应如何?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肏到这位娇柔媚丽的新科妈妈呢!

      想到就做,于是把脚踏车放好,假装有事去探望她,直接就闯了进去。

      一进门,锦华姐看到是我,害羞地拉了拉衣襟,好遮掩那对浑圆的乳峰,可是这时乳房被奶汁胀得特别肥满,不容易塞进去,经过这一挤压,奶水顺着奶头向下滴着,浸湿了胸前的薄薄轻衫。

      她的小女儿大概尚未吸饱,再度『嘤!嘤!』地哭了起来,锦华姐在没有办法之下,只好又掀开领口的衣襟,用手轻轻地揉了揉乳头,托着一只乳房,把个鲜红的奶头塞在小女婴的口里,环抱着小女孩的身体,俏脸上焕发着母性慈爱的光辉。

      我坐在一旁,双眼直盯着她餵奶的那只乳房看,产后的锦华姐,经过一个月的补养休息,看来特别的丰润娇媚,皮肤光泽细腻,吹弹欲破,此时她粉面生春,秋波含情,一对酒涡若隐若现,更是风情万千。

      锦华姐可能被婴儿吸得酥麻难耐,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地伸手进她胸衣里,托出另一个乳房呈现在我的眼前,媚眼羞答答地偷偷瞟着我。

      我很能把握时机,再不迟疑地挨进了她身边,轻轻握住锦华姐那白皙细嫩的玉手,鼓起勇气地道:『锦华姐姐……妳真美啊!』她娇柔深情地望着我,给了我一个含羞的微笑。

      我一边说着,一边将她的玉手送到我的嘴边轻吻着,从手心开始,然后是手背、手肘、一路用舌尖舔着,锦华姐酥痒颤抖着低呼道:『啊……痒……痒死了……』我吻到她耳际,腻腻地在她耳边轻语道:『锦华姐姐,妳知不知道,妳有一种灵性之美,我第一眼看到妳,就深深地爱上了妳……』轻声细语像在对她催眠一般,锦华姐这段日子以来,由于生了个女儿不得丈夫的欢心,无形中冷落了她,而且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享受到性爱的滋润,一颗芳心正是寂寞的时候,我就这样趁虚而入了。

    我接着又说:『妳的美是脱俗飘逸的……啊!真使人恋。』

    锦华姐道:『嗯!我才不相信哪!你只是在哄我开心的。』

    娇柔的语声,轻轻地掠过我的耳际,让我更是心痒难耐。

      我忙辩解地道:『不,锦华姐姐,我绝对是真心的,妳真美丽呀!美得令我心动。』

      说着,伸手去揽着她的纤腰,又用嘴儿去轻咬着她的耳朵,锦华姐几乎是在顷刻之间就被我的柔情弄得迷失了。

    我的手也摸揉着她另一只没被吸吮着的乳房,开始轻轻地揉着,她在意乱情迷之中,一点儿也不挣扎,也没有任何拒绝的表示。

      这时乳汁又因为我的抚弄而流了出来,浸湿了我的手背,我埋头捲伏在她胸前,锦华姐像个小母亲般地把她鲜红的奶头塞入了我口里,素手也环过我的肩头,抚着我的头髮,让我用手捧着她饱满的乳峰,和她小女儿一起吸吮着她的两只乳房。

      我贪婪地吸着,一股琼浆注入嘴里,暖暖的、腥腥的、甜甜的、咕噜噜地吸了一大口,还用手压榨着她的乳房,好让它流出更多的乳汁。

      锦华姐娇声地哼道:『好了……龙弟……不要吸了……你吸完了……我的女儿等下……肚子饿就……没得吸了……』我见她的眼睛已经闭了起来,好像在等待着什幺似的,大概已经逗出她的性慾了,捧着乳房的手放开,顺势沿着奶子的底部往下探索,呀!好滑,奶水滴在她肚脐眼上,白嫩的肌肤更是油滑无比,锦华姐呼吸急促,胸膛不停上下起伏着,她小女儿一声不响地吸着奶,无视于我对她妈妈的抚弄轻薄。

      我再撩起锦华姐的裙摆,伸手往她大腿根部一摸,哇塞!一条小小的丝质三角裤整个都湿透了。

      锦华姐羞红着脸道:『龙弟!……你……你好坏呀……』

      我心中暗自得意着,手指头顺着她滑润的淫水,缓缓地滑进了那两片阴唇之中轻轻地拨弄着。产后的阴户收缩得更狭小,而又久不经插干,就像刚开苞不久的处女一般,紧窄无比。

      锦华姐整个人都软了,被她高涨的慾火、我的甜言蜜语、和挑情的手段给熔化了。

      这时她小女儿吸饱了,甜甜地睡着了,这个小生命尚不知道我将和她妈妈展开一场床上大战呢!我把手往锦华姐的蛮腰一托,左手绕过她小穴下方勾住她的屁股一提,将她们母女举起来,向卧房走去,进了室内把她们俩放在床边,轻轻抱着小女婴放在婴儿车中让她安睡,转身再轻轻搂着锦华姐吻着。

      床边,一面落地的大镜子,此时正反应出一幅柔情蜜意、热恋情姦的刺激镜头。我小心地把锦华姐柔软的身体放倒在床上,替她宽衣解带,这时的她已被情慾冲昏了头,乖乖地任由我脱光她。

      脱去了衣物的她胴体好美,微红的嫩肤,是那种白里透红的颜色,坚实而匀称的大腿,一对刚生婴儿、哺乳中的乳房,特别地丰肥,乳尖上两颗鲜红的奶头尚自流着一滴晶莹的乳汁;优美平滑的曲线;下腹部芳草萋萋地一大片因生产剃掉才刚长出来的短短阴毛,盖着淫水直流的阴户。

      锦华姐紧闭双眼躺在粉红色的床单上,衬着她的娇颜,红唇微启,胸前的大乳房起伏着,全身发烫。

      我注视着她这媚人的姿态,轻轻拉着那豔红的奶头,又按了下去,锦华姐轻轻地:『嗯!……』了一声,接着我趴到她身上去,吸吮着她全身的每一个我感兴趣的部位。

      她微微地扭着,不停地轻哼着,越来越大声,终于忍不住,骚媚地浪叫道:

    『嗯!……哦……龙弟……你……不要……再吸了……姐姐的……小穴……好难受……哎……姐姐要你……要你……快……快来插我……小穴……痒……痒死了……不要再……再吸了嘛……』

      只见她把屁股高高地擡起,不住挺动而饥渴地浪叫道:『来……来嘛……小穴痒……痒死了……求……求你……龙弟……姐姐……受不了啦……求你……快……快插我……』

      我很快地除去了全身的衣服,再度压上她的胴体,握住大鸡巴对上穴口,藉着潮湿的淫水,向她阴户中插入。

      锦华姐像是有些受不住地叫着:『哎呀……龙弟……你的……鸡巴……太大了……姐姐……有些……痛……啊……啊……』

      我温柔地对她说道:『锦华姐姐,妳放心,我会慢慢来的,美人儿,再忍一忍,习惯了就舒服了。』

      于是我挥动着大鸡巴,慢慢地抽出来,再慢慢地插进去。

      锦华姐软绵绵地躺在我身下轻轻哼着,她满意地浪叫道:『美……爽……龙弟……姐姐的……亲丈夫……只……只有……你……才能……满足姐姐……姐姐……好……充实……好……满足……大鸡巴……弟弟……你……插得……我……好……好爽……』

    我屁股一擡,抽出三分之二的大鸡巴,再一个猛沈,又插了进去。锦华姐继续浪叫着道:『好……好极了……嗯……嗯……好美……哦……小穴……好美……龙弟……你……干得姐姐……太舒服了……从……从来……没有……的美……姐姐……要……要你……用力……插我……对……用力……嗯……亲亲……姐姐……要……舒服……死了……小情郎……重重地……插……插姐姐……再……再进去……我要死了……嗯……姐姐的小……小穴……爽……爽透了……嗯哼……哦……哦……』

      我耳边听着锦华姐一声声扣人心弦的叫床声,用那大鸡巴狠狠地肏,开始紧抽、快插,『噗嗤!噗嗤!』的干穴声,也一声比一声大、一声比一声急地在卧室中迴响着。

      锦华姐为了配合大鸡巴的猛插,高挺着她的大屁股,旋呀!摆呀!顶呀!摇呀!扭着腰肢极力地迎战,浪叫道:

      『好美……快用力……好……弟弟……哦……插得……姐姐……舒服……死了……嗯……姐姐的心……快……跳出来了……干得……好……深一点……顶到……到……姐姐的……子宫了……姐姐的小穴……不行了……姐姐……快……快洩了……大鸡巴……真会……插……啊……太……舒服……了……太…美了……

    快……升上……天了……啊……洩……洩出来……了……哦……哦……』

      锦华姐阴户内的子宫壁突然收缩,在她快要达高潮的那一剎那,两片饱胀红嫩的阴唇猛夹着我发涨的大鸡巴,浓浓的阴精,又热又烫地泉涌而出。一场大战,因锦华姐的洩精,休息了一会儿。

      我静静伏在她的娇躯上,紧守着精关,宁神静气,抱元守一,见她的喘息较平稳了一些,才又开始大鸡巴的攻势。扭腰擡臀地抽出大鸡巴到她的穴口,屁股一沈又干进她阴户中,干了再干,狠狠地肏,重重地插,又引起了锦华姐再一次的淫慾。

      她渐渐地又开始了迷人的浪喘娇吟声,叫道:『啊……情弟弟……插……插得……姐姐……好爽……乐……死了……啊……快……快一点……重一点……你……干死我……好了……哎唷……好舒服……姐姐……太满足了……你……才是……姐姐……的……亲丈夫……使……姐姐……知道……作……女人……的……乐趣……嗯哼……大……大鸡巴……弟弟……姐……姐姐……爱你……啊……嗯哼……嗯……哼……』

      我边插干着边道:『锦华姐姐……妳今天……怎幺这幺……骚浪啊……』

      她的大屁股一上一下地挺动着、小蛮腰一左一右地迴旋着;大鸡巴在一出一进之间,把她两片红嫩嫩的阴唇带得翻出捲入,挤了进去又夹了出来,时隐时现,我用手托住了锦华姐授乳中的大肥奶,用嘴巴吸着。

      她乱摇摆着榛首淫蕩地道:『讨……讨厌……姐姐……让你……弄得……好……好难过……不浪……不行呀……亲弟弟……你……用力……插……吧……姐

    姐……好乐……嗯哼……插死……姐姐吧……干死……姐姐……不怨你……嗯哼……美……美死了……呀……啊…啊……姐姐……又要……丢精了……天啊……我不行了……又……又丢了……啊……啊……』

      女人丢精的时间一般要比男人慢些,但只要干得她进入了高潮期,她就会接二连三地一直丢精。

      锦华姐的淫精丢了又丢,接连打了几个寒颤。我不顾一切地猛烈抽插着,突

    地猛一干送,伏在她的玉体上,一股热热的精液,正中冲进了她的子宫口。

      烫得她又是一阵浪叫:『啊……亲弟弟……美死了……美死……姐姐……了……姐……姐……好舒服……哦……哦……嗯……』我俩洩精后都静静地紧拥着休息。直到婴儿的哭声惊醒了锦华姐,她才忙把她的小女儿抱在胸前,让她含着奶头,才安静了下来。

    我也凑上去吸吮着另一个奶头,锦华姐爱怜地挺着胸脯餵养着我们这两个宝宝,回忆着刚才激战时的美妙滋味。

      其后的几天里,我有空都去陪锦华姐,直干得她叫爽叫甜,恨她太早结婚而丧失嫁给我的机会。我们这样卿卿我我地追求着肉体上的无限舒爽,以一洩为快,渡过了她丈夫去受训的十天,直到他回来了才无法明目张胆地通姦。

      之后锦华姐还是常常利用她丈夫出门不在家的机会,约我幽会,共赴巫山云雨之乐,享受偷情的快感。

    星期天,我由学校打球回家,已是日薄西山,天色微暗的时刻。

    到家时,恰好碰到堂兄带着他新婚不久的妻子,到我家来拜访。

      嫂嫂的芳名叫丁琼秀,年轻貌美,全身上下穿着今年最流行的服饰,酥胸高挺,气质娴雅高贵,娇靥冷豔,令人不敢逼视。她看起来非常美丽,只不过有那幺一股让人不太敢亲近的神情,真不知当初堂兄是怎幺样追求上这位嫂嫂的?

      大家在一起聊了一会儿,问过了伯伯他们家的近况,再听了堂兄对妈妈的说明,才知道原来是门当户对,双方家长因为生意上的往来之故,因而订下了可以说是一门政治婚姻,怪不得他们夫妻俩看起来就缺少了那种新婚夫妇之间恩恩爱爱的气氛。

      堂兄这次来,是因为他有公事要来洽谈,他一个大男人家住在旅馆还没有什幺关係,倒是堂嫂嫂一个少妇住在闲杂人等进进出出的旅馆中,却有些不大方便。

    因此,堂兄带她来我家借宿几天,他也好放心地出去办事,让堂嫂嫂在台中逛逛,赏玩中部附近的一些风景名胜。

      妈妈答应他有空会陪堂嫂嫂出去走走,堂兄这才放心地告辞我们去和外国的重要客户会谈,把他的妻子丢在我们家让我们照顾。

      晚饭后,大家一起看着电视,后来妈妈她们累了,就先回房里去睡,我看着墙上挂钟的指针才九点多,就陪着嫂嫂坐在客厅里继续观赏电视。

      我偷偷望着嫂嫂,见她目不转睛地盯住萤幕,从侧面看她,另有一股娇媚的神态,心中爱得痒痒的,就移近她的身边对她说:『嫂嫂!妳看起来真美丽啊!令人心动……』

      说着,突然凑上嘴巴在她玉颊上偷偷地亲了一口,堂嫂嫂娇靥霎时红的不得了,头低了些,泪水在她眼眶中打转,终于忍不住地滴了下来。

      我轻轻地为她拭去脸颊上的泪水,心里有些不忍地道:『嫂嫂!我……我不是故意的,请妳不要生气嘛!』

      她接着哭得像梨花带雨般,哽咽地道:『你……你……这是……干什幺?这……成何……体统。你要明白,我是……你堂哥……的……妻子,你……不可以……像这样……吻……我啊!……』

      我百般好言地劝慰她,发誓我并没有想要欺侮她的意思,只是见她娇豔的样子而情不自禁地偷吻了她。

      堂嫂嫂听了我的说明,又是一番脸红耳赤,双目冷然地怒视了我一阵子,忽地娇靥泛起了一片羞意,粉颊也红晕晕地煞是迷人。

    我冲动地想再吻吻她,可是一见她冷豔的神情,又失去了尝试的勇气,于是我急急忙忙地溜回了自己的卧室,躺在床上一直无法入睡。

      正当我双眼直瞪着天花板,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不知不觉中,身旁一阵高贵的香水味道直袭着我的鼻孔,我掠眼向旁边一看,赫然发现堂嫂嫂身上披了一件粉绿色的睡袍站在我床边,她娇羞而含情脉脉地以柔情的眼光望着我,低着头,蚊声道:『我……觉得……很……寂寞,过来……看看你……睡……睡了……

    没有……』

    我刚出声道:『嫂嫂……』她蓦地擡起头,羞赧地细语道:『你……以后……就叫我……琼秀……就好了,我可……不许你又……叫我嫂嫂长……嫂嫂短……的了……』

      我默默地望着她,她的眼神一和我接触,头又低了下去。她不敢看我,低着头,幽怨地道:『我和你堂哥,订婚前一面也没有见过,爸爸答应了要我嫁他,这才第一次见到他。他这个人一点儿情趣都不懂,像个木头人似的,结婚后我好寂寞啊!刚才……你的动作,让我非常震惊,但是我并没有生气,真的没有生你的气,只……只是……不太习惯。龙弟,我……没有怪你,我……我也……也喜欢……你……』

      我听着她这番喃喃细语地说出爱的告白,心中感到非常地蕩漾,把手慢慢地伸出去,轻轻握住她的玉掌,嫂嫂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欲迎还拒般地,把头慢慢地俯下来靠在我的胸前。

      嫂嫂和我俩人沈默了好久,似乎谁也不愿打破这份绮旎的宁静,只是静静地听着彼此的心跳和呼吸声。

      我的手擡了起来,轻抚着她的秀髮和背后柔嫩的肌肤,嫂嫂的眼睛慢慢地閤了起来,我爱怜地俯视着她的脸,挺直的琼鼻、红润的双颊、朱唇微启着。

      我低下头去,把嘴渐渐地到最后猛然地吻上她涂有紫红色口红的小嘴上,俩个人的呼吸一样地迫促,好久我试着将舌尖伸过去,嫂嫂用力地吸着,接着她用她的舌尖把我的从她嘴里顶了出来,她的丁香小舌也跟着送到我的口内,在我的口里轻搅着,这种灵肉合一的舌交之后,俩人口对口深深地互相吻着,喘息声一阵比一阵急促。

      我轻轻地将嫂嫂抱上了我的床,手按着粉绿色的睡袍,隔着薄衫摸柔着她那肥嫩的乳房,她热切的扭动相迎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而且嫂嫂也开始淫蕩地由鼻孔哼着:『嗯!……嗯!……嗯!……』

      我的一只手从睡袍的下面伸了进去,在宽大的袍子里轻轻揉着她的奶头,嘴也吻上了她的脖子,一寸寸地吸吮,再把她的睡袍往下拉了开来,裸露出她肥嫩的乳房,接着我低下头,一口就吸住了乳峰顶端那敏感的奶头,舐咬舔吮起来,

    她哼叫着:『啊……啊……哦……嗯哼……哼……嗯……嗯……』嫂嫂的奶头凸了起来,而她也把胸膛上挺,让乳房的顶部尽量塞进我的口中。

      我吻着乳房的同时,手也偷偷地下移,袭向她神密的三角洲上,揉着多毛的部位,阴唇摸起来好热好烫。

      眼看着这般诱人的胴体,使我淫性大动,两眼发直地瞪着她猛瞧,欣赏着这位新婚少妇的蕩人风韵。

      接着脱下嫂嫂最后一件遮敝物的三角裤,她:『嘤!……』的一声轻哼,我用中指插入了小穴中轻轻扣弄着。

      这时,她脸上已经没有第一次见到时的冷然神色,有的只是一股骚媚淫浪的表情,早先我还以为她性冷感哪!原来她和堂兄的结合完全没有爱情的成份在里面,而她又自小受到家里严格的道德教育,所以才会有着如此地凛然不可侵犯的冷豔神色。

      此时嫂嫂被我捏弄着性感的枢钮,全身的浪肉娇抖抖地叫道:『龙弟……要……要玩嫂嫂……的穴儿就……快……快上来……吧……』我听了十分冲动地把睡衣脱个精光,伏上她雪嫩的玉体,雨点般地吻遍她全身,吻了好久,嫂嫂不耐地催促地道:『龙弟……快……快把……你的……大鸡巴……插……进来吧……嫂嫂……受……受不了……呀……』我见她近乎乞求的神情,不忍心看她受着那慾燄薰心的煎熬,用手拨开她的阴唇,把大鸡巴抵着洞口,让淫水湿润了龟头,才慢慢地塞了进去。

      嫂嫂面露痛苦之色,道:『龙弟!……痛……你……你小力……一点……小穴会……痛……我……我没……干过几次……你又……又这幺大……啊……有点……受不了……』她此时再也顾不了嫂嫂的尊严,也忘了羞耻的心情,用她的纤纤玉手紧抓着我露在她阴户外的大鸡巴,求着我要慢些插她。

      我吸吮着她的奶头,过不久,淫水就多了起来,她的屁股也往上挺了挺。我注意到她不再愁眉苦脸的哀吟,已需要我大鸡巴的姦插了,于是奋力干到了底,然后有韵律地抽送了起来。

      这种销魂的美感,使嫂嫂挺着屁股迴旋着,口里也呢喃着道:『龙弟……你真……真会……干穴……唔……重……重些……美死了……哼……再……深一些……哦……能姦的……弟弟…嫂嫂……太……太舒服……了……哦……要死了……嫂……嫂……嫂嫂……要丢了……嗯……』

      大股的阴精就这样丢了出来,琼秀嫂子媚眼如丝,正享受着这种未曾有过的快感。

      我把大鸡巴整根抽了出来,只留龟头在她的穴口磨动,再整根插入,屁股在进入她阴户时再加转一圈,大起大落。

      洩精后的琼秀嫂子也再度进入了另一波慾火的高潮,窄窄小穴紧紧地吸着大鸡巴,臀儿扭摇摆动,嫩穴向上挺着,浪叫着道:『龙弟……嫂嫂的穴……又开始……痒了……快……快插……嗳呀……花心顶……顶到……大鸡巴……了……哦……好麻……啊……重点……再重……再……重……舒……舒服……透了……

    啊……水又流……流了……又……酸……酸死了……啊……嫂嫂……又要……又要丢……丢出来……了……啊……啊……』

      她叫着要丢出来时,我的大鸡巴也有些酥麻的感觉,本来是不可能如此不济事的,但是我实在太爱琼秀嫂子了,于是决定要把精子洩进她的子宫。忽然她的嫩穴拼命地往上挺,膣腔夹了又夹,我也把一股精液激射进入她的子宫。

      嫂嫂的花心猛烈地颤着抖着,双手紧紧地搂抱住我,疯狂地猛吻我,吻到她过瘾了,才喘喘地道:『龙弟!你真行,嫂嫂现在才尝到相爱热恋的滋味,你的大鸡巴插得嫂嫂好舒服啊!精水都射进嫂嫂的花心了,好热好烫的感觉,嫂嫂爽死了。』

      我也紧紧地拥着她,道:『嫂嫂!我也好舒服呢!妳的小穴真紧,干得我好爽,真想整夜插着妳哪!』

      琼秀嫂子吻着我的脸道:『那是因为我新婚不久,才干了没几次嘛!况且你堂哥的鸡巴又比较短小,我的阴道还没有撑开呀!』

      我接着道:『这下妳舒服了,以后还要不要我和妳插穴啊?』

      嫂嫂道:『嗯!将来我只会爱你一个人了,结婚以前我没有恋爱过,和他的结合只是奉父母之命,但是我并不爱你堂哥呀!从今以后,你就是嫂嫂的亲丈夫了,我们通姦的事不要给别人知道,我会找机会再到台中来的,而且以后不再住你家了,以防被你家人发觉。我要在外面租一间房子,我来台中时,你就来那儿插我,好吗?』

      我点点头答应她,并亲蜜地吻着琼秀嫂子的小嘴,直吻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才罢休。

      往后琼秀嫂子还住在我家的几天里,我向妈妈说明由我带她出去逛,妈妈是知道我的企图的,但也无可奈何地答应了我。

      我和琼秀嫂子就在外面租了一间小套房,每天插弄,玩遍了每一种性交的姿势,使她脸上再也看不到冰霜而含着媚人的微笑。但是欢乐时光总是要过去的,几天后,堂兄带着嫂嫂回高雄去了。

      但嫂嫂从此不时地藉机溜到台中来找我重续鸳梦,大干一场。

    表哥半年前曾经带着当时还是他女朋友的表嫂来过我家;那一次,我一见到她,便见猎心喜地想用大鸡巴干干那美丽的未来表嫂。但是苦无机会的是,他俩相处得甜甜蜜蜜地,不像堂哥和琼秀嫂子俩人面合心违,同床异梦,所以我就像老鼠咬乌龟似地无从下手,不易介入他们之间。

      这次,表哥和新嫂子结婚了,昨天才举行过的婚礼,打算明天要出国去渡蜜月。机票订的时间是明天下午,所以先到我家来借住一晚,明天再出发。

      我知道这个大好的消息后内心狂喜着,可是却也无计可施,毕竟只有一个晚上的时间,而且表哥也在,几乎要眼见着这块到口的肥肉飞走了。

      绞尽了脑汁苦思,终于让我想出了一条瞒天过海加上暗渡陈仓的妙计,我偷偷地在表哥他们所住客房的温水瓶中,把特地买的强效型安眠药溶了进去,晚上等大家回房就寝后,我悄声无息地潜到客房的窗户外面,由窗缝中窥视着他们的动静。

      只见表哥夫妻俩恩恩爱爱地相拥着进了房里,表哥体贴地为表嫂和他自己各倒了一杯温水瓶中的开水喝了之后,不到十分钟,两个人便都昏倒在地毯上了。

      我迅速地由窗外溜进房中,首先把表哥扶到一旁椅子上,接着把表嫂抱到床上。

      表嫂的芳名听表哥说过好像是李碧琴,才二十五岁,具有豔丽大方,美貌聪颖的外型,在我初次见到她时,就一直想动她的念头了,现在她昏迷不醒地横躺在我的面前,真是天假其便,好让我这只色中饿虎大快朵颐一番。

      我开始替她脱去全身的衣服,解开了她紧身衬衣的钮扣,脱了下来,除掉了她胸前乳白色的奶罩,一对不大不小,有点像梨子形状的中型玉乳便挺露了出来,乳峰雪白粉嫩,朱红色如红豆大小的乳头,高翘地挺立在豔红色的乳晕上面,我用双手轻轻地抚上她的乳房,一把摸着恰好盈握,硬实的乳头抵住我的手心,整个乳房又高又挺又圆,还和处女一样紧绷绷地非常富有弹性,或许是昨天才进了洞房,还刚开苞不久的关係吧!

      我再伸出了舌头,舔着她乳房的週围和顶端的小乳头,一阵乳香味,芳香怡人,双手抚摸着乳峰,轻轻地揉捏着。昏迷中的碧琴表嫂,因为我的玩弄,开始呼吸急促地喘息着,胸部也一上一下地起伏着。

      接着,动手脱掉了她的三角裤,以膝盖顶住了她的大腿根部,不让她双脚併拢,表嫂平滑粉嫩的小腹下方,蔓生着一丛浓密蓬乱的黑色阴毛,小山似的阴户中间,有一条若隐若现的肉缝,此时正湿淋淋地微有水渍。

      我欣赏着表嫂这身雪白泛红的娇躯,三围标準,该凸的地方,高高地突出着;该凹的地方,美妙地陷进去,全身肌肤光滑柔嫩,没有半点儿皱纹,整个看起来,白的雪白、红的豔红、黑的乌黑,三色相映,毫无瑕疵地散发出成熟妩媚的风韵,简直是诱人犯罪般的美丽啊!

      我看得胯下的大鸡巴硬得几乎快要要突破我的内裤了,一面吻着她敏感的胸部,一面用手在她小腹下面芳草萋萋的桃源洞口爱抚着,手指头轻轻地勾进她的阴唇里,觉得一阵微微的潮湿。我将碧琴表嫂的粉腿拨开,低头伸出舌尖舔吮着她的阴户,也用舌头去拨弄着红嫩的阴唇,特别对那绿豆大小的阴核,轻轻地用舌尖一舐,不停地用整个舌头揉舐着、勾吸着。

      碧琴表嫂虽处于昏睡状态中,但她的生理作用依然存在,只见她胸口起伏的更大更快,一阵急促的喘息声由她呼气吁吁的鼻孔里传出,桃源洞里也溢出了阵阵的春潮,她的小嘴里恍恍惚惚地哼着:『嗯!……嗯……哦……唔……哎……哟……哎……喂……哦……哼……喔……』的骚浪吟声,她的身体也已进入了痉挛状态,不住地颤动着;腿儿也开始轻抖着,自然而然地分向两旁;

    半月型的臀部也一次又一次地往上抛动着;我心知她在昏迷中快接近高潮了,揉着乳房的手加紧摸弄的频率,舌头也在她紧窄的阴户里一插一拨地舔弄着。

      碧琴表嫂的头左右摇晃了起来,但眼睛始终无法睁开而昏迷着,只是她的鼻息越来越重、越来越快,终于在她口里发出一声轻叹中,洩出了她的身子,一股浓浓的半透明浆水冲出了阴道,我擡起头让它尽情地洩着。

      我吸吮着她的乳头,抚遍她全身,这时的她依然紧闭着双眼,胸前的乳房随着她的呼吸上下起伏着,小嘴里更是有气无力地哼着似痛苦又像欢愉的呻吟声:『嗯!……嗯……哼……哼……哟……哎……哦……唷……哎……喂……呀……唔……喔……』

      我站了起来,脱去全身的衣服,再伏上碧琴表嫂的玉体上时,已是肉贴着肉,两具胴体赤裸裸地黏贴在一起了。

      我半跪起来,轻分她的双腿,右手握住我那只早已膨胀得厉害的大鸡巴,在她的阴户口磨来磨去,直逗得她在昏迷中激动地全身抖着,阴户本能地向上顶挺,这才将大鸡巴轻轻地干了进去。

      碧琴表嫂在睡梦中被我干得呼叫着道:『啊!……哎……哎……痛……痛死了……哎唷……喂呀……』

      我知道她昨天晚上才刚开苞,今晚虽以口技让她洩了一次,可是阴户仍是如此地紧窄、十分狭小又非常温暖。在开始的时候,我慢慢地抽送着,渐渐地随着碧琴表嫂阴户的淫水增多而越插越快、越插越深了。

      碧琴表嫂虽在昏迷之中竟也会伸出手来,紧紧地抱着我的腰部,大屁股也一顶一顶地抛动了起来,我用手摸揉着的乳房,也在她挺胸的动作下,挤向我的掌心,口里浪叫着道:『嗯……哼……良贵……我爱你……啊……好美……好……舒服呀……唔……美……喔……啊……』

      她开始浪叫时,还真让我吓了一大跳,以为她已经醒过来了,那不是糟了幺?

    再仔细听她浪叫的内容,却是叫着表哥的名字,看她一付娇喘连连、春心蕩漾的淫态,分明尚未醒来,只是迷迷糊糊中以为是表哥在插她,我也就放下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既然碧琴表嫂错认为是表哥在干她,我便将计就计地权充“男主角”吧!反正干穴这码事儿对男人是有利无弊的好事,让她误认也方便我继续“办事”呢!

      我的大鸡巴这时长驱直入地强抽猛插着碧琴表嫂的小穴,连连干弄之下,她的口中也模糊地淫声浪叫着:『哟……我亲爱……的……好……丈夫呀……你……今天……可……真会……干……哪……小穴……好……好爽……唔……快……再……快一点……啊……啊……』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