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欲火 (4-6)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四章  欲火重生

      步出画廊正要往美术馆走去,忽然看到几个拿着相机鬼鬼祟祟的人正在四处

    张望,我急忙转身向回走,那些人已经发现我了,不敢明着追却也加快了脚步。

      我可不愿此时被问起绯闻的事,好在蒋淑颜母子已经离开了,老吴看起来人

    应该不错应该不会赶我的,当下疾步又躲进了画廊。

      画廊的门大开着,里面却看不到人,老吴也不知道去哪了,我怕那些人追进

    来,赶紧推开一个房间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宽敞的画室,石膏像、画架子、颜料、静物台杂乱无章地堆在屋里,

    看来这里除了卖画应该还有人在作画。

      踩着脚下光滑的木地板,我小心翼翼地找了个静物台轻轻地坐了下来。

      画室内很安静,给人一种与世隔绝的感觉,我静静地坐着享受着窗外洒进来

    的阳光,内心显得格外平静竟然有些不愿离开了。

      时间在寂静中一点一滴地流逝,我估计了一下时间,那些记者再有耐心也不

    会继续等了,正想着该怎幺出去向老吴解释如何冒昧的闯入,忽然听到一阵急促

    的脚步声,似乎有人正在靠近。

      我心中一惊,这样闯进人家的地方若被撞见再怎幺解释也免不了误会,急忙

    打开一个壁橱躲了进去。

      壁橱空间很大,只在角落里堆放着几卷画纸,容下我这个大活人是绰绰有余

    了,因年久失修而坏了的门把手露出一个大窟窿,虽然被人用团废纸堵住了,却

    留下相当大的缝隙,透过缝隙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屋内的一切情况。

      其实躲避只是我的本能行为,一进到壁橱里我才意识到若是这时有人打开壁

    橱我反而更说不清了。

      “都是这帮该死的狗仔队搞得我如豺狼呗。”我现在真是出去也不是躲着也

    不是,只剩下在心里骂街的份了。

      门被打开了,进来的是蒋淑颜母子。

      这下我更是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了,只盼着她们呆一会就赶快离开,毕竟躲在

    这黑咕隆咚泛着潮气的地方实在不太好受。

      一进屋蒋淑颜和那少年陈亚文就忙着将所有窗帘全部拉上,室内的光线顿时

    一暗,壁橱里更是伸手不见五指。

      好在没过多久灯就被打开了,再次向外看去的时候我顿时惊得张大了嘴巴再

    也无法合拢。

      只见外面的蒋淑颜爱怜地抱着他的儿子陈亚文,一个劲地在他额头上猛亲,

    以甜的发腻的声音叫道:“好儿子你终于回来了,可想死妈妈了。”

      那小子陈亚文则放肆地拍了蒋淑颜的屁股一下道:“我不在的这些天你骚货

    乖不乖啊?没有出去偷食吧?”脸上的羞涩腼腆早换成了淫邪的笑容。

      蒋淑颜嗲声嗲气地道:“什幺偷食,妈妈可整天都在想着我的好雅文呢。”

      陈亚文一只手从蒋淑颜的领口伸进去,熟练地打开了里面前扣式的胸罩,一

    把抓出一只丰满的乳房道:“是不是想我肏你了?放心吧,今天老爸走后,这一

    个星期我就可以天天肏你这只发情的母狗了。”他纤细的五根手指深深地陷了进

    蒋淑颜的乳房,乳肉从指缝中被挤了出来。

      我心中惊呼一声,原来他们母子已经做出了我只敢想不敢做的事,这个蒋淑

    颜在一天之内竟然连续让我两次对她刮目相看。

      蒋淑颜此时一条腿站在地上,另一条腿踩在刚刚我坐过的静物台上,陈亚文

    的双手开始在她身上游走。

      蒋淑颜舒服地扭摆着身子淫媚入骨地低吟道:“宝贝,快叫妈妈,叫妈妈”

      “妈妈”陈亚文叫了一声,接着两只手各自从衬衣中抓出一只乳房,一边搓

    揉一边舔着蒋淑颜的耳垂嘟囔道:“妈妈你下面是不是湿了,你是不是很兴奋?”

      一阵稀疏的脱衣之声后,蒋淑颜的外套被扔到了地上,两颗圆鼓鼓沈甸甸的

    奶子在解开衬衣扣子的同时迫不及待地弹了出来。

      看着已经半裸的蒋淑颜,我不自觉地开始把她与妈妈做起比较起来,蒋淑颜

    的皮肤虽然不如妈妈那般白皙如玉,身材也比妈妈略胖,但是一对豪乳却是大得

    出奇,就像半个篮球一样,两颗乳头特别突出,臀部结实饱满,而腰部却异常纤

    细。

      随着陈亚文继续将蒋淑颜的制服裙子和丝袜脱了下来,顿时一具丰满圆润成

    熟得仿佛可以捏出水来的女体展现在我的眼前。

      陈亚文连调情的动作都没有,五指箕张,粗暴地抓起一只乳房,在他的挤压

    下,乳肉像水球般变换着各种形状。

      他的另一只手也没閑着,抱起蒋淑颜一条大白腿用力打开,饱满的阴户被白

    色的内裤勒得像个馒头,中间的布条深深陷进肉缝之中。

      蒋淑颜低吟出颤抖的声音道:“宝贝不要那幺粗暴,对妈妈温柔点。”

      “你这骚货摸上了我的床的时候可没说要我对你温柔啊。”陈亚文的动作非

    但没有变得温柔反倒更加粗暴起来。

      蒋淑颜急促地喘息道:“叫妈妈,好宝贝快叫我妈妈”她似乎对儿子粗暴的

    动作很是享受,看来她刚才的话根本是口不对心。

      陈亚文在她的豪乳上猛亲了两口道:“妈妈的奶真棒,发情了吗贱女人?”

      “啊……叫妈妈……不要叫贱女人”蒋淑颜丰满诱人的胴体在儿子怀抱中不

    停地扭动着。

      陈亚文用力地揪了揪蒋淑颜的一个乳头笑道:“哈哈乳头已经硬了。”

      这时我才注意到蒋淑颜坚挺的乳头比刚才明显大了一倍,硬邦邦地耸立起来,

    我虽然对女人的身体并不陌生,可是像她这种体型还真没见过,根据我听到的传

    闻,拥有如此身体特质的女人应该属于性欲旺盛的典范,看来果然不假,这个蒋

    淑颜还真是个天生的蕩妇。

      在我的窥视下,蒋淑颜的内裤也被陈亚文粗暴地褪了下来,就那样挂在一只

    脚踝上,透过她敞开的大腿,我清楚地看到乌黑浓密的阴毛在灯光下闪闪发光,

    颜色有些发黑的两瓣小阴唇大敞着,早已湿成一片的阴部闪着水光。

      看到如此惊人又惊艳的乱伦场面,我的胯下早已蓬勃高涨了,可是我又不敢

    发出任何声音,连用手来慰藉自己一下都不行,这痛苦劲可真要命。

      陈亚文玩弄了一会蒋淑颜的豪乳,一只手划到她的胯下揪起一片小阴唇淫笑

    道:“这里感觉怎幺样?它好像有话对我说,告诉我它在说什幺。”

      “啊……它说好想被我的宝贝儿子舔。”蒋淑颜在儿子的抚摸下早已双颊绯

    红,口中毫无羞耻地说着淫蕩地词彙。

      陈亚文用力地在她丰臀上一拍,用命令的口气叫道:“趴下”。

      蒋淑颜乖巧地四肢着地趴在地板上,并不停地扭动着丰满的臀部,使得两片

    阴唇相互交错,看起来有点像人舔舌头的动作。

      陈亚文蹲在她身前道:“你现在像不像一只发情的母狗?”

      蒋淑颜娇声叫道:“雅文,别叫母狗,叫我妈妈。”

      陈亚文邪邪地道:“好啊,我的母狗妈妈,不对,你现在是母牛我要开始挤

    奶了。”

      说着又揪起蒋淑颜硕大的乳头,如牧人挤奶挤弄起来。

      胸部受到刺激蒋淑颜有些受不了了,空虚的阴部似乎急着想要找到一些慰藉

    不停扭动这屁股。

      陈亚文淫笑道:“怎幺了这就受不了了?”

      蒋淑颜以骚媚至极的声音低吟道:“妈妈已经一个月没尝到肉味了,好雅文

    不要再逗弄妈妈了。”

      “我也好久没尝你这骚货的味道了,今天我要吃个够。”说着陈亚文蹲下来

    亲吻着蒋淑颜的屁股。

      蒋淑颜淫蕩地回头笑道:“那就好好享受妈妈的身体吧。”

      陈雅文从蒋淑颜的屁股亲吻到后背,又一路吻回去。

      他的动作怎幺看都不像男女做爱时对方身体充满的欲望的亲吻,反而带着一

    股发狠地味道。

      蒋淑颜淫蕩地笑道:“乖儿子,妈妈的身体哪里最美?”

      陈亚文用手拍打着蒋淑颜的屁股将整张脸贴了上去,含糊不清地道:“妈妈

    屁股好圆,奶子好大。”

      “那就好好的爱妈妈……啊”蒋淑颜忽然开始呻吟起来,原来陈亚文已经开

    始对她的小穴发动攻势。

      陈亚文粗暴地用手掌搓着蒋淑颜的阴部道:“为什幺这幺湿?快告诉我。”

      “啊……因为妈妈很淫蕩,想要雅文肏我。”蒋淑颜发出细如歌声的呻吟声,

    既妩媚又充满魅惑。

      “不着急,我要先尝尝味道?”陈亚文仰躺在地板上,脑袋钻入了蒋淑颜的

    胯间,这时候蒋淑颜已经变成骑在儿子的头上了。

      “啊……不停舔……好吃吗?”蒋淑颜一边抚摸着自己的乳房,用力揪着乳

    头一边淫蕩地问道。

      胯下传来陈亚文带着水声的话:“妈妈的小穴真好吃,好多汁水啊”

      蒋淑颜浪声道:“乖儿子好好吃吧……妈妈的小穴也很开心……它喜欢被我

    的好儿子舔。”

      陈亚文扶着蒋淑颜蹲坐在自己的脖子上,两只手摸上了她的奶子,蒋淑颜则

    扒开自己的小穴脸上露出妖艳而淫蕩的神情道:“乖宝宝吃得太帮了,妈妈的豆

    豆都变大了。”

      蒋淑颜媚眼如丝声如吟唱般浪叫了一会,又道:“我也想要尝尝我宝贝儿子

    的味道。”

      说着屁股往下一坐,阴部贴着陈亚文的前胸一路滑了下去,只见她双手拉开

    儿子的衣服,如饥似渴地亲吻着陈雅文胸部、双乳、小腹的肌肤,随后又爬了上

    去找到陈亚文的嘴,两人激烈地热吻在一起,发出滋滋的响声。

      一阵热吻过后陈亚文又拍了蒋淑颜的屁股一下道:“你这骚货差点憋死我。”

      蒋淑颜咯咯浪笑道:“我想舔你可爱的小脸蛋”

      我实在没想到这个蒋阿姨竟然如此淫蕩,暗道“不知妈妈会不会……”

      这个念头才一起我急忙摇晃了一下脑袋,将它赶了出去,我怎幺能用妈妈来

    跟这个蕩妇比呢,真该死,我擡起手来给了自己一拳,因为长期的蹲着我的腿有

    些麻,这一下动作使一条腿有些不稳,不小心碰到了壁橱发出一声轻微的响动。

      陈亚文很警觉地听到了推开蒋淑颜惊道:“什幺声?”

      蒋淑颜眯缝着眼睛两条赤裸的臂膀缠上陈亚文道:“你只要在意妈妈就行了,

    别的都不要去管。”继续贪婪地亲吻着儿子。

      我吓得一动不敢动了,这时候要是被发现了不被当成变态才怪,可是仔细想

    想还真有些怪异,外面是一对明显有着变态倾向的乱伦母子,而壁橱内则蹲着个

    对自己母亲充满欲望的色鬼儿子,看来老天的安排还真是奇妙啊。

      缠上了陈亚文后,蒋淑颜丰腻地双腿依然打开着,陈亚文见没再有什幺异动

    也放心下来,一个翻身坐了起来,一手的两根指头插在蒋淑颜毛茸茸的小穴里,

    另一只手则从背后抓住她的一只乳房,腰部用力竟然把她拎了起来,蒋淑颜一声

    娇呼,屁股已经坐在静物台上。

      我不由得心中暗自钦佩,这小子看起来瘦弱没想到还真有把子干力气。

      蒋淑颜的腿从始至终就没合上过,似乎这样她还觉得不够,两只手还在用力

    地将腿向后掰着,陈亚文的手开始在她的小穴上进进出出地抽插起来,湿淋淋的

    阴部在他快速的抽插下与手指碰撞,顿时整间画室传出淫秽的水声。

      陈亚文咬牙切齿发着狠道:“听到了吗?那是你小穴发出的声音,太好听了,

    流出好多水啊。”

      蒋淑颜舒爽地伸展着四肢,肆无忌惮地大声浪叫着。

      我心里琢磨“看来这间画室的隔音设备相当不错,不然他们也不敢如此放肆,

    难怪我进来的时候会有种与世隔绝的感觉。”看了看外面舒服得狂声浪叫的蒋淑

    颜心中又想:“陈亚文这小子还真有一手,莫非他连传说中的潮吹功夫都会?”

    当即满怀期待地开始耐心等待着潮吹的出现。

      让我很失望的是,蒋淑颜虽然整个阴部已经湿得一塌糊涂泛着白沫子,但是

    最终也没能喷出什幺东西,只是整个身体挺了起来,身体痉挛地抖动着达到了高

    潮。

      陈亚文站起身来喘着粗气道:“怎幺样……骚货,爽不爽?”

      蒋淑颜一脸满足地道:“妈妈爽死了,好儿子你那里学来的这厉害功夫?”

      陈亚文笑道:“我还有好多功夫呢,你慢慢体会吧。”

      蒋淑颜跪在地上抱住儿子的双腿,脸颊隔着运动裤摩挲着陈亚文裤子里坚挺

    的肉棒一脸媚态地道:“快让我可爱的宝贝出来吧,妈妈好想它啊。”

      陈雅文挣脱她的手臂,用脚擡起了她的下巴道:“先给我脱鞋。”

      蒋淑颜立即乖巧地撅着屁股蹲下来,像个温顺的妻子为儿子脱下鞋,她再擡

    起头来的时候陈亚文的阴茎早已支支楞楞地摆在眼前。

      蒋淑颜像一只见到猎物的雌豹,眼中充满欲火,激动地爱抚着儿子的肉棒道

    :“雅文,你的鸡鸡越来越大了,你真的长大了。”

      “啪”的一声,陈亚文一扭腰用肉棒在蒋淑颜的脸上抽了一记道:“这叫什

    幺?”

      蒋淑颜立即心领神会地道:“啊,鸡巴,雅文的鸡巴好大。”

      陈亚文抚摸着蒋淑颜的脸蛋道:“这才乖”

      蒋淑颜张着口就要将阴茎吞下,可是陈亚文却偏偏闪身不让她吃到。

      蒋淑颜哀求道:“妈妈好饿,好宝贝快让妈妈尝尝。”

      陈亚文道:“不行,我要训练海豹,快摆好姿势。”

      我心中大是奇怪,不知道这小子说的训练海豹是什幺意思,正在我满腹疑虑

    之际,蒋淑颜用实际行动为我做了解答。

      只见她趴在地上真的像个海豹一样用两手支撑起上身,口中衔着陈雅文的龟

    头,两条腿笔直地伸在身后贴着地板,上身几乎与地板垂直,这腰上的功夫还真

    不是一般饿柔软。

      陈雅文轻轻从她口中抽出肉棒甩向一边,蒋淑颜马上张开嘴追着再把它叼住,

    两人配合异常默契,看来这一定是他们母子经常做的游戏。

      陈雅文退了一步道:“母海豹快过来,咬住了就给你吃。”

      因为身体的摇摆蒋淑颜两只沈甸甸的大乳房甩动着,小穴内流出的淫液蹭在

    光滑的木地板上,所爬过的地方都留下了一条黏液的痕迹。

      陈亚文兴奋地拍手笑道:“哈哈没想到妈妈还是蜗牛,走过的地方就留下痕

    迹。”

      蒋淑颜以双手支撑身体扭动着身体追赶着陈雅文的肉棒,眼神中充满了淫欲。

      看着地板上摆出奇怪姿势扭摆着丰乳肥臀,争着追食儿子肉棒的蒋淑颜,我

    在被震撼的同时也开始反思起来,为什幺同一个人会有这幺多张脸孔?或许人类

    就是这样一种奇妙的动物,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人面前总是能展现出不一样的面

    貌,只要他不愿意向你展现对另外一个各体你是永远无法完全了解的,何况是本

    就难以琢磨的女人。

      “终于吃到了”

      陈亚文因为退无可退,终于被蒋淑颜逼到了墙角,蒋淑颜一口吞下儿子的肉

    棒,一边吧唧吧唧地舔食一边道:“我最喜欢的年轻人鸡巴的味道……恩……终

    于吃到了……这根大鸡巴是我的……恩……好硬的鸡巴”此时的她就像只雌兽一

    般叼着儿子的阴茎臀部不住蠕动着。

      陈亚文像对待宠物般抚摸着蒋淑颜的头发笑道:“尽管吃吧,没有人跟你抢,

    我就是特意来给你喂食的。”

      蒋淑颜疯狂地吮吸着陈雅文的肉棒,吸得滋滋作响。

      我实在有些佩服这变态小子的奇思妙想,他竟然能想出这幺多门道来,而看

    看蒋淑颜似乎很享受这些变态游戏,很快训练海豹又变成了开飞机。

      蒋淑颜躺在地上两条腿张开到了最大,尽可能地将阴部贴近陈雅文,陈雅文

    则跪骑在她脸上,阴茎和睪丸一同被她含在嘴里,双手各自抓着蒋淑颜的一只脚

    脖子,一边享受着蒋淑颜的口交,两只手则像开飞机一样扭动蒋淑颜的小腿,并

    不时将嘴凑过去舔食一会蒋淑颜的小穴。

      我的腿早已经麻木得没有知觉了,过了最初的兴奋,现在开始期盼着外面的

    这场活春宫早点结束了,若是他们一晚上都呆在这里我就麻烦了。

      在我焦急地等待中陈亚文终于玩累了,一拍蒋淑颜的屁股道:“母狗快趴好

    让我肏. ”

      蒋淑颜兴高采烈地趴在地上,屁股高高翘起,两只手掰开自己肥嫩的两瓣臀

    肉,我几乎可以看见黑洞洞敞开的阴道口。

      “好儿子快插上吧……”

      在蒋淑颜的哀求声中,陈亚文晃动肉棒,几乎没有费什幺力气一挺腰,整只

    肉棒就没入了蒋淑颜淫水泛滥的阴道,开始疯狂地抽插起来。

      “啊……好粗啊……好舒服……宝贝的鸡巴插进我体内了……儿子你进入妈

    妈体内了……宝贝进来了……再进的深一点……妈妈的小穴里舒不舒服?”

      陈亚文粗声答道:“舒服死了……插你这贱女人的淫穴我永远都是那幺舒服。”

      蒋淑颜媚眼如丝,舌头轻舔着上唇放浪地叫道:“亚文的鸡巴真的好舒服…

    …不停肏妈妈……用力肏……龟头好大……鸡巴再插的深一点……说你不要出去

    了”

      陈亚文回应道:“我再也不出去了”

      肉体碰撞的传出的啪啪声在空蕩蕩的屋子里传播开来,肉棒插入身体带着液

    体的扑哧声加上淫蕩的呻吟声,本就不透风的画室里此刻更是充满了一股腥味。

      这对以狗交姿势疯狂做爱的母子深深触动了我,如果换成我无论如何也不会

    对母亲做出这种事来的,可是他们为何却能享受其中的乐趣呢?同样是母子她们

    之间似乎缺了些什幺,却又有一些我无法理解的东西。

      激情终于结束了,陈亚文趴在蒋淑颜的身上抖动着身体,萎缩后的肉棒从阴

    道中滑了出来。

      蒋淑颜屁股依然高高翘起,粘稠的乳白色精液缓缓从她的小穴中流了下来,

    只听她意犹未尽地浪声道:“好棒的鸡巴让妈妈好舒服,好久没有尝到这幺新鲜

    的精液了……好儿子……抱紧妈妈……”

      陈亚文压在她背上紧紧抱住这具丰满的肉体,脸上还是带着那股狠狠的味道

    咬着牙道:“母狗妈妈你爽了吗?

      “叫我妈妈不要叫母狗”蒋淑颜抗议道。

      陈亚文用力地掐起她身上的一块肉道:“过两天我要邀请同学来这里一起开

    个party,到时候妈妈来好好款待他们,怎幺样?”

      蒋淑颜翻过身来抱着陈亚文的身体不停爱抚,梦呓般地呢喃道:“妈妈整个

    人都是你的,你喜欢怎样都可以。”

      这娘俩又磨蹭了好久才离开,小心翼翼地爬出衣柜,两条腿早已麻得站不起

    来。外面的地板已经被擦干净了,一点都没有留下刚才母子大战的影子,我缓了

    好一会,怕他们没走也不敢急着出去,扒开一道门缝听着外面的动静,直到听到

    老吴的一声咳嗽声这才探出头,瞅準机会,趁着老吴在另一间画室找东西的空当

    蹑手蹑脚地溜了出去。

      美术馆门前的签售已经结束了,Linda 正被一群记者围在中间,看来他们找

    不到我就把所有精力都用在她的身上了。

      记者群中我再次找到了蒋淑颜的身影,远远望去一身正装的她正站在摄影机

    前一本正经地做着报道,我始终无法将她和刚才那个淫蕩的女人联系到一起,谁

    又能想象的出来在这套职业装下面包裹的成熟肉体竟是充满着如此变态的欲望呢?

      经过这一下午的壁橱生涯,我终于想通了一直困扰着我的问题,我和妈妈其

    实是可以在保持母子关系的同时满足各自身体需要的,即使是妈妈肯定也会有充

    满欲望的一面,既然有人可以冲破这乱伦的禁忌为什幺我们不行?心理障碍被去

    除了,胸中顿时觉得无比舒畅,已经冷却的欲火又重亲燃烧起来。

      我想我必须要开始主动出击了,这一瞬间我忽然感到即将面对的是一场战争,

    若是胜了我就可以如愿以偿完全地拥有妈妈,可若败了那我可能就要永远失去她

    了,这根禁忌的线我究竟该不该碰?一想起这可怕的后果我又有些举棋不定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