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艳福无边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赵康独居香港,却一直没有缺乏过女人方面的肉慾享受。他并非到欢场寻花问柳,而是不时被邻居的太太看上,让他尝试了好几个的住家少妇偷情的乐趣。

    第一个和他搭上的是住在对面思颖,她虽然已经是两个女儿的母亲,可是年纪还不到三十岁。她丈夫在内地经商,自己觉得无聊时就会来找他闲聊。

    有天晚上,思颖来赵康这里坐到差不多两点钟的时候才回去睡。从她的言谈和眼神里,觉得她好像对自己有些意思。赵康心里想:如果她再来是,务必大胆地尝试把她挑逗,如果有反应,就把握机会,彻底地和她亲近一下。

    隔天的晚饭后,思颖果然又来了。她穿着一套碎花的连衣裙,头髮梳得很整齐,孩子气的俏脸上还稍微加以化装,那模样儿比平时显得更加艳丽动人了,望着她那酥胸上雪白的乳沟,赵康不禁诱发一阵爱慾的冲动,下体迅速地发硬,把裤子都顶出了。便笑着说道:「思颖,你今晚好漂亮呀!真是迷死人了!」

    思颖笑着说道:「真的吗?有什幺可以证明你不是在讲大话呢?」

    赵康走近她身旁,牵起她绵软的手儿放到那硬物上,说道:「这算是证明吧!」

    思颖粉面通红,她触电似的,迅速把手缩走了。嘴里说道:「哇!你真不知羞!」

    赵康说道:「是你要我证明没有撒谎的嘛!」

    思颖低着头儿说道:「我到底有什幺令你着迷呢?」

    赵康一把将她的娇躯拉入怀里,指着她的酥胸说道:「单凭你这乳沟,已经使我神魂颠倒,如果能让我摸摸你的乳房,简直飘飘欲仙了!」

    思颖没有争扎,却含羞地把头埋在赵康怀里。于是他得寸进尺,把手放到她丰腴的乳房上轻轻地摸捏着。思颖伸手过来微微撑拒,赵康则牵着她的手插入他裤腰里。

    思颖把赵康的硬物握在手里,浑身剧烈地颤抖着。赵康知道她春心已动,便大胆地解开她的衣领,把手伸入她的奶罩里抚摸她那绵软又富具弹性的乳房。

    思颖肉紧地握着赵康的硬物,嘴里呻呻吟似的说道:「我就被你摆弄死了!」

    「还只是一个开始哩!」赵康把手指轻轻捏弄着她的奶头,说道:「这样弄,你是不是更舒服呢?」

    思颖颤声说道:「痒死人了,快放手吧!你到底想做什幺呀!」

    「想让你舒服呀!」赵康把另一只手撩起她的裙子,穿过她的内裤的橡筋裤头,直探她的桃源肉洞。发现早已十分湿润了。于是笑着说道:「思颖,你好多水哟!」

    思颖没有回话,只把头往赵康怀里直钻,小手儿把硬物紧紧地握住。

    赵康把双手同时撩弄她的乳尖和阴蒂,思颖扭动着娇躯,两条雪白的嫩腿不停地发抖着。嘴里不时地发出「伊伊哦哦」的哼叫。赵康把手指伸进她的阴道,觉得那里很紧窄,就对她说道:「思颖,你虽然生过两个孩子,却仍然保养得很好哩!」

    思颖负气地说道:「好不好关你什幺事!」

    赵康涎着脸说道:「当然关我的事啦!我现在就要和你做爱,要享受你那温软紧窄的小天地了,我帮你脱去衣服,一起到床上去玩吧!」

    「谁跟你玩呀!」思颖放开握住赵康硬物的手,阻止脱她的衣服。然而她的反抗是无力的,半推半就间,已经被赵康将连衣裙脱去,只剩下胸围和底裤。赵康没有继续脱她,只把她的肉体抱入睡房放到床上。

    思颖羞涩地拉被子盖上半裸的玉体。赵康也没有让她久等,三两下手就把自己脱得精赤溜光,钻入被窝躺到她身边。赵康继续脱去思颖身上所有的东西,把她一丝不挂的肉体搂在怀里。让她一对丰满的乳房温软地贴在他胸部。

    思颖也扭动着纤腰,把她的耻部凑向赵康的硬物。赵康压到她上面,思颖立即分开了双腿,让赵康顺利地把硬物插入她滋润的小洞。

    俩人合体之后,思颖就不再羞涩了,她配合着赵康抽插的节奏,也把阴户有规律地向上迎凑,使龟头更深地钻入她的阴道深处。赵康望望她的脸,发现她也在看他。

    思颖看见赵康望她,就闭上眼睛向赵康索吻。赵康吻她的樱唇时,她把舌头伸入他的嘴里。赵康打趣地说道:「你是否不甘心被我入侵,也想反戈一击呢?」

    思颖负气地说道:「你这幺说,我就扮死人让你干,不理你了!」

    赵康笑着说道:「好哇!我就不信你没反应!」

    说毕,赵康立即更加落力地扭腰摆臀,把粗硬的大阳具往她的肉洞里狂抽猛插。她起初还咬紧牙筋忍住,后来终于崩溃了。她首先伸出两条白嫩的手臂把赵康紧紧搂抱。接着出声呻叫起来,最后她脸红眼湿,双手无力地放开赵康,一副欲仙欲死的模样。

    赵康轻声在她耳边说要射精了,她有气无力地告诉他说已经早有準备。可以放心在她阴道里发洩。当火山爆发的一刻,思颖又把赵康紧紧搂抱,直至赵康射精完毕,她还要赵康在她的肉体乐留多一会儿。

    赵康笑着说道:「你不怕我压坏你吗?」

    思颖风骚地说:「女人天生来给男人压的嘛!」

    赵康说道:「你今晚就在我这里睡好吗?我想和你再来一次。」

    思颖笑着说道:「你还可以吗?我老公没试过一个晚上玩我两次哩!」

    「你不信就试试吧!我那东西还没有软下去哩!」赵康故意把硬物在思颖的阴道里动了动,说道:「现在就再继续吧!」

    思颖慌忙把赵康抱住,说道:「等一等吧!我刚才已经被你干得死去活来,就算你行也要让我休息一会儿在让你玩呀!」

    「我抱你去浴室沖洗一下,浸一浸热水就可以消除疲劳,玩起来一定更开心哩!」

    赵康抚摸着她的乳房说道:「我懂得几下手势,可以尝试帮你做做按摩呀!」

    思颖望着赵康,癡情地说道:「今晚我已準备让你随便怎幺玩了,你想做什幺都依你,我们现在就去洗洗,然后我用嘴儿让你舒服!」

    赵康把一丝不挂的思颖抱到浴室,和她一起躺在温水的浴缸里。他爱抚她羊脂白玉般的乳房,思颖也握住硬物轻轻地套弄。

    赵康讚美地说道:「思颖,你的乳房肥白细嫩的,真好玩!」

    思颖也说:「你这肉棍儿刚才几乎要了我的小命哩!」

    「你怕它吗?」赵康抚摸她的阴户说道:「有没有弄伤你呢?」

    思颖风骚地说道:「是有点儿怕,但是喜欢多过怕!」

    「为什幺呢?」赵康的手指轻轻揉着她的阴核问道。

    「还用问吗?本来老公一个星期给我一次,现在都已经一个月了,他还不回来。一定是在内地风流快活了。不过现在和他计较了,反正现在赵康已经有你,你倒比他还要强,我从没有试过刚才那幺舒服过哩!」思颖说着,温馨地把她的乳房贴住赵康身体。

    赵康笑着说道:「刚才还没到最好哩!因为我已经有好些日子不近女色,所以匆匆地在你的肉体里发洩,等会儿我会慢慢地把你玩得更舒服些!」

    思颖道:「像刚才就已经很够了,你不要把人给玩死了呀!」

    赵康和思颖在浴缸里浸了一会儿,就把她抱出来。擦乾身上的水珠,又把她赤裸裸地抱到床上。思颖钻到赵康怀里,将赵康的龟头含入她小嘴里。这时赵康才记得仔细地欣赏她诱人的肉体。思颖的脚很小,握在手里彷彿没有骨头似的,有一种特殊的质感。

    赵康把她每一只脚趾都仔细地玩赏,然后抚摸她的脚踝,又顺着浑圆的小腿一直摸到雪白细嫩的大腿,思颖吐出嘴里的阴茎,傻笑地对赵康说道:「你摸得好舒服哦!」

    赵康笑着说道:「我们换个姿势,让我也吻吻你的阴户。」

    思颖起初不让吻,后来毕竟拗赵康不过。让他头朝她脚的方向伏在上面,她的小嘴吸吮赵康的阳具,而赵康的头就钻到她双腿之间,用唇舌去舔吻她的阴户,思颖兴奋地用她的双腿夹紧赵康的头。然而赵康却吻她的大腿,把她可爱的小脚儿含在嘴里。用舌尖钻她的脚趾缝。思颖的嘴里虽然塞住赵康的龟头,也兴奋地哼个不停。

    玩了一会儿,赵康对思颖说要正式和她交媾了,思颖才摆出仰躺的姿势,把双腿高高地举起来,让赵康往她的阴道长驱直入。这一次,思颖被赵康抽插得如癡如醉。她颤声地向赵康求饶,要赵康放过她的阴户,并表示要用嘴把他吸出来。赵康自然求之不得啦!于是,他大模斯样地坐在床沿,思颖就跪在前面,小嘴儿把赵康的龟头吞吞吐吐。

    直至他喷了她一嘴精液,她才停下来,把口里的精液吞食,然后躺在他身边喘着大气。

    赵康搂着她说道:「思颖,辛苦你了!」

    她笑着说道:「没什幺,是我自己愿意的。你实在太强了,要两三个女人同时对你才应付得来哩!」

    赵康笑着说道:「我都想呀!不过那里有可能呢?」

    思颖俏皮地说道:「叫你太太也来一起玩呀!」

    「你真是会开玩笑啦!」赵康亲热地把思颖搂着说道:「如果我太太能来香港,或者我都没有机会和你拥有这样的乐事呀!」

    「还有一个办法。」思颖神秘地说道:「就是我的死党佩珍,只要你不嫌她长得肥胖一些,我都可以叫她来一起玩的。她自己一个人住,我们甚至可以把她那里做战场,那就包保一定安全了。」

    赵康问道:「是不是有时候约你出街的那个肥婆呢?」

    思颖道:「是呀!就是她,她也曾经结过婚,不过老公是外籍人,每年才过来一个月,所以她也很缺乏性爱的滋润。怎幺样,你是不是很讨厌她呢?」

    赵康笑着说道:「她只是生得丰满一点,样子并不讨厌呀!不过既然她有地方,最好我们一起到她那里玩,不要让她知道我住在这里。」

    思颖笑着说道:「你怕她缠住你吗?」

    赵康说道:「我并不想太滥交,之所以和你来往,只不过是特别喜欢你呀!」

    「太多谢你了,真有我心!」思颖肉紧地把赵康搂住,亲热地说道。

    几天后,赵康跟思颖到佩珍的住处。这只是一个没有厅房间搁的小单位,但是有一张大床,已经足够赵康和两位佳人翻云覆雨了。

    佩珍和赵康见面时,脸红到耳根。赵康也窘得不不知说什幺好。反而是思颖出来主持场面,她以快刀斩乱麻的手法,叫赵康和佩珍背对背各自宽衣解带。当俩人转身相对时,连思颖身上也已经一丝不挂。佩珍羞得用手摀住自己的眼睛。思颖则示意赵康採取主动。于是赵康把佩珍推倒在床上,架起双腿,没有任何前奏,就老不客气地把粗硬的大阳具塞进她的阴户里。

    佩珍不能说是很漂亮的女人,虽然她的容貌还算过得去,但是身材就显得太肥胖。

    尤其是脱得精赤溜光的她,更如一堆肉山似的。两条大腿又粗又短,不过她的销魂洞倒是十分紧窄,赵康的龟头和她的阴道摩擦接触很有快感。佩珍可能因为久旱逢甘,很快就来了高潮了。虽然她比较含蓄,没有淫呼浪叫,可是从她脸部的表情已经足予证明她正陶醉的性交的兴奋之中。

    思颖在旁边似乎看得动情了,她不自觉地伸手去抚摸自己的得阴户。赵康看了于心不忍,便抛下被赵康玩得如癡如醉的佩珍,抽身扑向思颖一丝不挂的肉体。思颖的阴道里早已春水氾滥,被粗硬的大阳具一插到底时,立刻从她嘴里发出一声快感的呼叫。尽根有佩珍在旁观看,她仍然毫无顾忌地表现平时和赵康交媾时的热情洋溢。她比平时更快地来了高潮,赵康也玩得特别来劲。思颖被赵康玩得花容失色,手脚冰凉。她有气无力地示意赵康去继续玩佩珍,赵康才调转枪头,直捣佩珍的肉洞。

    佩珍刚才还有点儿意犹未尽,这时阴道又得到了充实,她受到思颖性交时豪放作风的影响,这时也表现得很淫浪。这时赵康对她始终没有像对思颖的那一份爱意。只顾压在她丰满的肉体上狂抽猛插。不料佩珍却很受落,她不但不觉得辛苦,反而为赵康的动作打气叫好。直到她又一次高潮,肉洞淫液浪汁横溢,赵康才在她阴道里喷射了精液。

    完事后,赵康躺在她俩中间摸摸这个,捏捏那个。思颖笑着说道:「今天有佩珍来分担就好了。以前我独自应付,实在是很吃不消哩!」

    佩珍也说道:「是呀!他实在是太利害了,刚才差点儿给他玩死!」

    三人说说笑笑,直至深夜才相拥而眠。

    和思颖的关係维持了大约半年多,思颖突然告诉赵康全家移民的消息。于是赵康的床上对手只剩下不太喜欢的佩珍,不过这时赵康才感觉她其实也有许多的优点。特别是冬天抱着她睡觉的时候,暖呼呼的,好不舒服。不过佩珍的移民手续也快批準了,所以她和赵康也只能是一段雾水姻缘。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