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宝玉呈威爱凤姐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三)宝玉呈威爱凤姐

        宝玉和湘云练了一回拳剑,想到还的去朝母亲要「人参养荣丸」,就到母亲的房里来。

        王夫人说药快配好了,明天到老太太那儿去拿。宝玉转出门来见天已近晌午就回怡红院吃午饭。见袭人她们已经起身,走过去抓住她的手问:「好袭人,什麽时候起来的,身上有什麽不舒服吗?」

        袭人红着脸说:「我们才起来,身上没什麽。」说着挣脱宝玉的手往外走。

        宝玉见她走路很别扭,立刻把她拉到怀里:「还说呢,你走路都一瘸一拐的。」

        这时晴雯进来接话说:「那还不是你做的孽,让人家难受半天了,起不了床,让秋纹和碧痕这俩蹄子笑话我。」

        袭人赶忙劝她:「你就是刀子嘴,少说两句吧。」

        晴雯「哼」了一声,又说:「少说,人家下面现在还肿着呢。」

        宝玉一听,心中很是得意,暗想:「还是警幻姐姐教的法子管用。」想着就把晴雯抱到床边,一面脱她的裤子一面说:「是吗?肿得厉害吗?让我给你看看。」

        她回头对袭人说:「你的也肿吗?」

        袭人红着脸轻轻点了点头。正这时秋纹进来,看见晴雯下身光溜溜的的躺在床上,裸露出两条白嫩的玉腿,而宝玉正在仔细的看着两腿跟间红红的阴户。不由的「啊」了一声就要往外走。宝玉回头问她:「有什麽事吗?」

        秋纹只好停住脚步低着头说:「请二爷用午饭。」

        宝玉让晴雯穿好衣服说:「走,咱们吃饭去。」

        秋纹来到晴雯身边悄悄的说:「姐姐的两条腿果然雪白粉嫩的,怪不得二爷在大白天还脱你的裤子看它。」说完笑着就往外跑,那晴雯追不上她口中便骂道:「小蹄子,仔细别让我捉到你。」

        吃过午饭,宝玉正在拿了本《杏花天》看。里面封悦生的奇遇让他很是羡慕。

        这时小红进来说:「宝二爷,我们奶奶请你过去。」

        宝玉一听凤姐叫自己不知道什麽事情就问小红:「琏二奶奶叫我有什麽事。」

        小红回话道:「老太太说给北静王送点东西,让我们奶奶去,老太太还吩咐北静王想见二爷,让二爷陪我们奶奶去。」

        宝玉说:「我马上过去。」放下书便随小红来到蓼凤轩。

        凤姐已经等和一会儿了,见宝玉来了上前拉住他的手说:「真不好意思,又打扰宝兄弟休息了。」

        宝玉就觉得一阵香气扑面而来,那王熙凤因天热穿的格外单薄,丰乳肥臀真个是曲线玲珑,一副成熟的美少妇的躯体让看到的男人不由的想入非非。宝玉拉住凤姐的手说:「能陪姐姐出门是我的福气,那里说什麽打扰啊。」

        凤姐嫣然一笑,真是个风情万种。宝玉不自觉又癡了。凤姐和他手拉手来到大门外,车马已经备好了,宝玉牵过马来正要上马,凤姐叫他:「宝兄弟,你是尊贵之人,别学他们象猴一样骑马了,快到姐姐的车里来,咱姐弟俩坐车吧。」

        宝玉过去经常和凤姐同乘一车,现在大了出门开始骑马。他巴不得和凤姐同座一车,听到凤姐的话欣然领命,和凤姐一起上了马车。

        到车里凤姐放下车帘,俩人紧靠在一起座下。凤姐吩咐起程,兴儿赶着车慢悠悠的向北静王府而去。

        车一动凤姐就把身子倒在宝玉怀里,宝玉的手臂自然而然的搂住凤姐的纤腰。

        凤接的双手在宝玉身上摸索着,有这样的美人在怀抱里,宝玉的阳具立刻硬梆梆的了凤姐看到宝玉两腿间高高鼓起来,用手在上面一蹭。宝玉在也忍不住了,凤姐的体香传过来更刺激宝玉的欲火。心中想到:「凤姐肯定想和我好的,不然那天晚上就不会在我的房里想脱我的衣服。警幻仙姑叫我乱伦,那就是让我插二嫂子的小蜜穴。」

        想到此宝玉的手便伸到凤姐的胸前在她的胸上抚摸,虽然隔着薄薄的上衣但宝玉也感到了凤姐乳房的肥大。凤姐先是吃了一惊,随后她抓住宝玉的手放进自己的衣内。宝玉受到鼓励双手伸进衣服里面,用力搓揉着肥大的奶子,手指捏住乳头轻柔的撚动。

        凤姐索性解开上衣的衣扣敞着怀让宝玉痛痛快快的揉挫。宝玉抚摸着肥嫩的乳房,感觉乳头一点点发涨发硬,心下大喜。一边用手指逗弄着乳头,腾出另一只手掀起裙子,伸进裤裆去摸蜜穴,凤姐的小穴已经渗出了淫液。受不了宝玉的挑逗,凤姐心里的柴火被引燃了开来,她忍不住分开了双腿,她渴望得到宝玉对她私处的疼惜。如她的愿,宝玉果然经不起她张腿后的招唤,手指拨开她的两片阴唇,伸进她的阴道里扣挖。宝玉的嘴也紧咬住凤姐的乳头,弄的她靠在车座上轻轻地呻吟。任由宝玉在她身上轻薄。凤姐的手也不甘心地伸进宝玉的裤内疯狂套弄他粗壮的阴茎。

        正当而人意乱情迷时,车停了下来,北静王府到了。凤姐匆匆整理一下衣服,携着宝玉下车。刚经过一阵情欲的挑逗,俩人的脸都是红红的。下人垂手低头而立,俩人赶紧随迎接的人进府。

        在王府里北静王爷见到宝玉,询问他的诗书,见宝玉聪明伶俐,对答得体,很是欢喜,就送给他很多诗词笔墨。还把皇上赐的一串香珠赠给他。凤姐也取了王府回赠的物品和宝玉一同告辞。

        一出王府大门上了车,凤姐就迫不及待的截开宝玉的裤子,掏出他的大肉棒含进嘴里。

        宝玉的阴茎在凤姐口中越来越大,凤姐开始运用她的口功,含住阳具用起各种技巧吹吸攥磨舔揉……样样都来全力刺激宝玉的小弟弟。宝玉感到了从没有过的快感,他静静坐在车上,享受着这美好的快乐。心里恨不得车子永远也走不到头。他把手伸进凤姐的衣内抚摸着她光滑的肌体。凤姐口上功夫也真不是盖的,刺激就像浪潮般一波波攻向宝玉的小弟弟。宝玉感到一股热流要沖了出来,但他默默的控制自己,不让它沖出来。

        凤姐感觉到宝玉的小弟弟已经到了极限了,那小口中已经微微的流着口水于是她更加紧她的攻势,更用力地吸、用力地磨、更快速地套动。她的嘴用舌头给宝玉的大肉棍更大的压迫感。终于,宝玉的堤防再也经不起那拍岸狂潮的摧残,那股狂潮兴奋的沖出来。

        凤姐的口中感到有一股炙热的精液从宝玉的那话儿飞射而出,直射入喉咙深处,凤姐根本没来得及考虑是否吃下这股浓热的精液,它们已经一路沖入她的喉内。宝玉用手按住凤姐的头不让她擡起来。好无办法的凤姐只能把宝玉射出的浓浓的精全吞到肚子里。凤姐还不罢休,又用小嘴把宝玉的小弟弟舔的干干净净。

        车子到了荣国府,凤姐和宝玉去见老太太,回了去北静王府的经过,并把所赐的物品呈上。贾母很是欢喜,夸了他俩几句说:「你们也劳累了,早点回去歇歇吧。」

        出了门天色也快黑了,凤姐说:「宝兄弟,今天你琏二哥不在,你到我那儿去,我们一起喝酒赏月好吗?」

        宝玉正巴不得这样,他满口答应。俩人一进蓼凤轩凤姐就吩咐丫环们在小花园摆好鲜果和美酒。她让宝玉坐好,叫丫头们推下,俩人开始慢慢地饮酒。没多久天晚了,银盆般的月亮出来了。凤姐放下酒杯,坐到宝玉的腿上柔声说:「宝兄弟,你说你在镜子见的我美不美呀?」

        宝玉搂住凤姐的腰说:「很美呀,也许真的你比镜子里还美。」

        凤姐微微一笑:「好兄弟,那姐姐就让你看看。」说着她站起身,慢慢地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掉。月光下凤姐美妙的身姿展现在宝玉面前。高耸的乳峰,赛雪的肌肤,双腿间浓浓的阴毛发着亮光。成熟少妇特有的迷人的体态让宝玉不能自持。凤姐来到宝玉身边,伸手帮他脱掉衣服。宝玉那潘安,宋玉般的容貌也让凤姐很是思念。

        凤姐双手搓着宝玉的肉棒,香舌在他鹅蛋大的龟头上舔来舔去。宝玉握住凤姐的双乳,俩乳房很大,又白又软。宝玉的手用力一捏,肉便从指缝里挤出来。宝玉抱起凤姐放到小水塘边的竹床上,分开她的双腿,仔细端详凤姐的肉穴。阴户浓密的阴毛,延贯下去,胯下夹了二瓣嫩白柔软的阴唇,肥厚的阴唇中间,横了一条细长的肉缝,浅浅的小缝中,隐现出一颗嫩红的阴核。宝玉再用手指拨开阴唇见里面肉色殷红,殷红的肉膜上,还含着滴滴粘液。宝玉低下头含住凤姐的阴核,凤姐娇羞满面,口里发出「哦!哦!」

        的呻吟,婉声轻啼不已!

        宝玉的手指轻轻滑进凤姐胯间的阴户缝里,食指顺着塞进阴道时,里面紧紧窄窄,润润热烘烘的,一股游电似的快感,从手指贯一直流到周身,以及小腹的丹田处……宝玉挺起粗壮的阴茎对準凤姐的阴道捅进去,直插到底。宝玉的狂抽猛送,只听到凤姐发出一声声放浪的呻吟:「啊……天啊……我……我好舒服……宝兄弟啊……好棒……」宝玉足足干了凤姐半个时辰才将浓精射进她的子宫深处。

        凤姐站起身来,淫水和精液顺着她的白嫩的玉腿往下淌。凤姐拿一块绢布擦了擦自己的阴户,见宝玉的大肉棒还硬梆梆的,笑道:「宝兄弟,你可真行啊,还挺着呢。」说着让宝玉躺在竹床上,自己伏下身给他口交。宝玉让凤姐也躺下俩人成69式互相进行口交。

        宝玉虽然是第一次口交,但他的天赋让他一蹴而就,他把凤姐搞的舒服极了,嘴里不住叫好。月光下凤姐的小穴一张一合,连她的菊穴也一伸一缩的让宝玉很兴奋。在一股精液射进凤姐的小嘴里后,宝玉提出要插凤姐的后庭。凤姐一面擦着嘴角流出的精液一面摇头:「兄弟你的肉棍太大,我怕我受不了呀。」但她经不起宝玉的哀求,便转过身子爬在竹床边。把雪白的屁股高高翘起来。宝玉抓住自己的肉棒对準凤姐的肛门慢慢插进去。在宝玉的抽动中凤姐痛的大叫道:「啊!哎呀……痛死了……哥……哥……好痛」

        但没过一会儿凤姐的呻吟就变了:「喔……喔……好棒……唔……就是这样……喔……」凤姐在宝玉狂干下叫声越来越小,最后只剩下「哼,哼」的声音了。

        小红和丰儿在园门口看俩人赤裸裸地做爱,不禁都很吃惊:「二奶奶和宝二爷干这种事,要是琏二爷知道了可怎麽办?」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