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淫妻慾望的交换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淫妻慾望的交换

    前三十多年我都是一个非常贞洁的女人,但从那次开始,缺口一旦打

    开,就一发不可收拾。

          我今年35岁,老公比我大4 岁。结婚八年了,他是我的初恋。假如不

    是他一念之差,可能到现在我的人生轨迹还是那幺平淡,一起都因为交换而

    改变。

          我不算一个非常保守的女人,但作为公务员我平时只以职业装见人,

    究竟在那种环境里不应该过于显眼。大家也许不知道,别看机关比较正统,

    其实大家平时非常开放,在办公室里讲黄色笑话是经常的事,不过我也很少

    参与。

          老公的性格和我正相反,比较开放,比较轻易接受新鲜事物,也许是

    性格的原因,事情就是由他开始的。孩子逐渐大了,我们之间的性事反而越

    来越没有味道,每个月有那幺一次,质量还不太好。在许许多多夫妻身上,

    这是一种通病,但通病却没有灵丹妙药,更多人选择了逆来顺受,让这种平

    淡伴随他们终身,但有的人却不甘心平淡。

          对于生活循规蹈矩的我来说,这样的生活彷彿很正常。但老公并不那

    幺看,他总是认为七年之痒,大家审美疲惫了,需要一些新的刺激唤起大家

    的青春。

          我有时跟他开玩笑:「唤起了青春,你就不怕老婆跑啦?」他的回答

    总是那幺自信:「人生只有一次,我不愿意让你变成黄脸婆。」他这幺说总

    是让我非常开心,但绝没有想到居然是以那样的形式。

          第一次交换03年,他开始上网,一开始无非是看看新闻、逛逛论坛什

    幺的,偶然也当点小电影。有一次,一部欧美夫妻交换的电影给我们冲击比

    较大,影片里那些刺激的镜头令性生活平淡的我们进行了一次激动的性交,

    久违了的感觉汹涌而来。

          从此之后,他开始偶然跟我提起交换夫妻的想法。我只当他开玩笑,

    也没怎幺理会。谁知道他偷偷地去一些交换的论坛,还真的接触到了一些这

    方面的人和事。有一次他在浏览网页的时候,让我撞个正着,他见我发现了,

    也不慌不忙地让我一起看。

          帖子里的故事,还有照片对我震撼很大,想不到现实中居然真的有这

    样的事情发生。老公于是试探我的口气,是不是尝试一下这种性爱?当时我

    没有说话,只是感觉到脸上有些发烧。现在想起来,我都搞不清楚自己当时

    为什幺那样,假如我当时坚定地拒绝,可能事情不会发展到今天。

          老公见我不置可否,以为我默许了这样的提议,于是更加积极地寻找

    交换对象。记得那是05年的春节过后,有一天他忽然拉我到计算机前,给我

    看了一封邮件,原来是天津的一个男人发来的,同意和我们进行接触。我当

    时有些恼火了,没想到他怎幺真的搞这种事情。

          老公马上对我进行了安抚,说只是接触一下,了解一下对方的心理,

    而且保证假如我不同意,马上断绝与对方来往。

          其实我当时没有料到这里存在一个陷阱,什幺叫「我不同意就断绝来

    往」?

          其实这个事情开始接触就是不对的。虽然我隐隐约约感觉到不对,但

    竟然有一种好奇的心理让我没有跟他纠缠,这等于正式默许了,也许多年夫

    妻生活的平淡真的让人有些厌倦。

          对方是天津的一个私营企业的老闆,叫龙胜(化名),年龄比我老公

    还大几岁。我们很快通过视频建立了联繫,在视频中我看到对方是一个身材

    魁梧的人,样子不帅但有些威严,至少不会让人感到讨厌。

          一开始,都是两个男的在视频里出现,实际上是为了让双方妻子看看。

    对方很快反馈过来,他老婆通过我老公了。我老公对我努努嘴,意思等着我

    表态,我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选择了点头。

          那天晚上,老公边在我嘴边嘀咕着:「你要和一个生疏人^ 做**了,

    你很兴奋吗?」边干着我,我们进行了一次质量很好的性爱。

          很快,我们相约了第一次见面,由于对方的孩子在外地上大学,所以

    约定到天津见面。一个週末,我们把孩子安排到他姥姥家,然后坐了长途汽

    车过去。

          我们直接到了天津开发区下车,龙胜已经开着他的帕萨特来接我们。

    龙胜是一个身高1 米85的大个,身材非常魁梧,在他面前,我老公1 米73的

    个头显得气势上弱了许多。龙胜看上去感觉跟个黑社会老大似的,我和老公

    交换了一下眼神,两人都不禁笑了出来。

          其实龙胜是个脾气非常随和的人,跟我们介绍了一些情况,很快双方

    就显得有些融洽了。只是作为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我心里始终有些紧张,

    我感觉脸上的笑脸都有些僵硬。

          龙胜从倒后镜看出点什幺,笑着道:「徐太太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

    吧?紧张很正常。不过你别担心,随时可以选择退出,假如实在不行,我们

    四人坐着聊天都可以。」我的脸唰地红了,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不一会就到了他们家,是一个两层的複式顶楼,大飘窗俯瞰了整个天

    津开发区,景色非常美丽。龙的老婆已经预备好饭菜,招呼我们赶紧吃饭。

          龙的老婆姑且叫大嫂吧,年龄快40岁了,说实话,长得并不怎幺样,

    比起我差远了。我对自己可是满有信心的,1 米67的个子,115 斤,身材略

    略丰满,但配合75C 的胸,可以说是相当的性感。

          大嫂才1 米6 ,人不胖,甚至可以说有些瘦,不过她气质倒还行,像

    个有社会地位的人,原来是大学里的讲师。我真不明白老公图什幺,也许是

    因为他比较喜欢瘦女人的缘故吧!当然男人看女人和女人看女人的评价标準

    是不同的。

          很快我们就吃完了这顿心不在焉的饭。大家在客厅坐着看了会电视,

    气氛有些尴尬。不过还是龙胜打破了这种沈默,他用询问的口气对我们俩说

    :「要不我们到上面主卧去看看影碟?」老公看了看我,我低着头不说话,

    老公就点点头。

          龙胜夫妇带着我们上了楼,大嫂随便地坐在床上,老公也大咧咧地坐

    到床的另一边,我小心翼翼地坐在窗边的贵妃榻上。龙胜打开电视,挑了一

    张A 片放了起来(和许多交换的描写很相似),看来他已经是经验丰富了。

          看了一会,龙胜跑到我身边坐下,我手足无措,不知道怎幺应付。老

    公看上去彷彿没所谓,冲我们俩笑笑。过了一会,他见我没反应,就把手揽

    住我的腰,那只大手在我腰上一握,我居然感到有些酥软的感觉。

          龙胜在我耳边小声说道:「我一见你,就挺喜欢你的。」我的脸马上

    烧得不行了。他加了点劲,我便靠在他身上。老公见此,也顺势倒在床上,

    滚到大嫂身边,大嫂也没拒绝,让他这幺抱着。

          又看了一会,龙胜也许觉得差不多了,就提议:「大家去洗澡如何?」

    老公表示同意,拉起大嫂就走进浴室。他这一走,我有种被抛弃的感觉,心

    里不禁歎了口气。

          龙胜见我老公走了,马上一伸手把我搂进怀里,我有些吃惊地呻吟了

    一声,他以为我在鼓励他,嘴巴不由分说把我的嘴盖住。不得不承认,他是

    个非常懂得接吻的男人,我被他吻得很舒适,我们的舌头搅在一起,竟然有

    些来电的感觉。

          龙胜见我就範,手开始隔着衣服揉搓起我的乳房,我的身子逐渐软了

    下来。

          他拉开我的衣服,由于是冬天,里面还穿着毛衣什幺的,所以有些不

    方便,他命令似地说:「脱了。」我竟不由自主地解开扣子,他的话似乎有

    股魔力,让我无法拒绝。

          我站起来脱,他坐在那里欣赏。一开始有些不好意思,衣服一件一件

    离开身体,我更加羞涩,究竟让一个之前从来没有婚外性经验的女人在生疏

    男人面前裸露绝对不是那幺轻易接受的。

          我只留了一套内衣在身上,感觉有点冷。他向我招招手:「来,帮我

    脱。」我又无法拒绝,顺从地走过去帮他脱起衣服来。一开始我是站着的,

    动作起来颇不方便,他拉了我一把示意让我跪下,我居然再次听话地跪下帮

    他除衣。

          龙胜的身材的确很魁梧,看得出来,他年轻时身材健美,但四十多的

    人终归被岁月催出了一些肚腩。让我惊异的是他那根阳具,当脱去裤子之后,

    我感到在白色的三角底裤中,它竟然是如此大。

          他忽然拉我的手放在阳具上,我吃惊地擡头看着他,龙胜微笑着道:

    「你不想看看它吗?」我被他逗得「噗哧」一笑,气氛一下子融洽了许多。

          这时,老公和大嫂已经洗完澡出来了,我的脸再次潮红,龙胜拉起我

    对我老公说道:「徐太太真是尤物啊!哈哈……」我老公居然有些不好意思

    地乾笑。突然我感觉有些不好,怎幺自己老公显得有些猥琐?可能是第一次

    交换,他也非常紧张。

          龙胜拉着我进了浴室,里面的热水还放着,他伸手在我乳罩背后的搭

    扣上一弹,我两只大乳房马上如释重负般被解放了,接着他又解开我的发扣,

    一头漆黑的卷髮瀑布般撒了下来。

          他从后面搂着我,亲吻我的耳垂,双手上下齐动,右手玩弄着我的乳

    房,左手插进底裤内进犯我的私地。一开始我还努力夹着腿反抗,可他鼻子

    里喷出的热气让我浑身发软,嘴里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呻吟。

          他为了方便,居然拉起我的大腿架在浴盆边缘,私地再也没有了反抗,

    他粗壮的手指长驱直入抠挖着我的花蕾。我再也禁止不住那迸发的春情,底

    下已经氾滥了,我放肆地呻吟着:「啊……」我一只手伸到后面抚摩着他的

    背颈,另一只手被他牵引向下身,捉住那要命的阳具,它是如此地大,比老

    公的大多了!

          不知不觉中我被转过身来,我们再次激烈地拥吻,这次我是主动地接

    受。我感到他的阳具顶在我的肚子上有些坚硬,就自觉地替他脱去底裤,黑

    色的阳具,龟头熠熠闪光,我冲动得差点晕过去。

          他按了按我的肩膀,使了个眼色,我又无法抗拒地跪下来给他口交,

    我的嘴几乎盛不下那硕大的阳具,「哦……宝贝,真舒适,你真是尤物!」

    龙胜的声音彷彿是一种鼓励,我更加卖力,学着A 片里的女主角。我不知道

    自己是否真的让他舒适,只是觉得服侍他可能要比服侍老公更专心。

          吃了一会,他拉起我进了浴盆洗澡,他还教我如何在乳房上打上沐浴

    液给他擦背,笑称这叫「鲍鱼擦头」。乳头在他宽广的背上往返揉动,不时

    如过电一样让我颤抖,此时我的身体异常敏感,已经随时渴望男人的进入。

          等我们走出浴室,老公已经和大嫂干起来了,只见他坐在床上,两人

    的下身结合在一起,大嫂仰着头,身体扭动着发出销魂的呻吟,老公的阳具

    在她阴户中不停穿插着。老公用眼角的余光看了我们一眼,马上又陷入到疯

    狂的^ 做**中。

          在我脑海中一直有个问题,就是我老公跟别人^ 做**时到底是什幺样

    子?忽然我有一种吃醋的感觉油然而生,也许是因为老公刚才有些忽视我的

    眼神。

          龙胜拉我坐到贵妃榻上,重新开始了对我的攻击。我的身体经过刺激

    之后已经变得非常敏感,其实下面的潮水根本就没有停息过。我发觉他挺坏

    的,我坐在他怀里,正对着大床,我双腿搭在他毛茸茸的大腿上,他的阳具

    从我两胯中穿出顶着我的私地,但他并不急于进入,只是用各种手法玩弄着

    我的乳房,还有氾滥的花心和阴蒂。

          他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怎幺样?你老公似乎很喜欢操我老婆,你

    看他干得多来劲!」我知道他是在刺激我的心灵,但我还是醋意盎然,闭上

    眼睛回头,用手搂着他的头和他接吻,这次我是主动的。

          他把我抱起来放在贵妃榻上,呈趴着的姿势,阳具的龟头不时地顶着

    我的阴唇。我知道他要进入了,我的身体紧张地等待着这一刻,可它却彷彿

    不得要领,顶在下面乱搅,我有些受不了了,焦躁地扭动着身体,他却在我

    耳边说:「想要吗?自己放进去。」我几乎不加思考地伸手扶着那硕大的阳

    具对正我的花心,同时扭动着身体迎合它的进入,这时的我已经处在忘我的

    状态,我急切地需要阳具的进入。当它破开我的阴唇插进去的时候,满足感

    一下子从阴道中生起。真粗啊!我如释重负般地长长呻吟。此时,老公正看

    着我,神情怪异。

          我听见他的身体撞击在我的屁股上发出「啪啪」的声响,这种声音是

    如此地淫糜,让我不能自已。这时,我听见老公忽然发出一声沈闷的怒吼,

    这是他射精了,于是我更加放肆地淫叫,配合着龙胜操弄的节奏。

          龙胜弯下腰伏在我背上,双手伸到前面肆意地蹂躏着我丰满的乳房,

    这让我忽然产生了一种屈辱的感觉,觉得自己被玩弄,可这种感觉进一步驱

    使身体的感受。过了几分钟,我已经快冲上高潮,叫声越来越急促,说实话,

    龙胜让我达到高潮根本没用多大力气似的。

          他似乎感到了我的状态,忽然加快速度,当我快要达到顶峰时,他猛

    然拉起我的头髮,让我的身体后仰,这种疼痛成为了高潮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忘情地叫喊着、颤抖着,眼泪从眼眶中飘出……不知道过了多久,龙胜还

    是不停操弄,他的力量似乎永无止境。我已经不知道有过几次高潮,两手无

    力地支撑着身体,无奈地在那操弄中摇摆,嘴里发出求饶的声音:「大哥…

    …受不了了……饶了我吧!我要死了……」龙胜把我翻过来,让我仰躺在榻

    上,我终于得到了一丝喘息的机会,随后我看见他的脸,嘴边带着胜利者的

    微笑,再次进入我的身体,我彻底崩溃了……这是一个没有穷尽的夜晚,不

    知道龙胜为什幺有那幺强大的性能力,我先后又被他干了两次。之后那一次,

    老公和大嫂也加入进来,大嫂吃我的乳头、我替老公口交,当时的情形非常

    淫蕩,我以前从来没有想像过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在他们的夹攻下,我经常迅速地达到高潮,然后一直漂浮在那个状态,

    高潮一个接一个。老公也和龙胜交换着来操我,我不停地接受男人的冲刺。

          后来老公成为了观众,他在观看着一个孔武有力的男人玩弄他的老婆,

    直至把精液射入她身体深处。他的神情从一开始的兴奋,到后来有些醋意,

    可我似乎产生了一种报复的心理,就是你想交换的,你要的就是这种滋味吗?

          从晚上9 点一直玩到天将破晓,这场刺激的宴席才宣告结束,我已经

    洩得没有力气,倒在老公的怀里睡着了。还好,他没有出让这最后的权利。

          这一睡一直睡到週日下午两点,等我起来的时候,我发现他们已经穿

    戴整洁坐在客厅里聊天。大嫂显得非常开放,不停地跟我解释,原来从两年

    之前,他们已经开始了交换,并有过十几次成功的经验。龙胜没怎幺说话,

    坐在一旁,不时看我一眼,那眼神让我浑身发麻,让我想起昨天晚上那淫蕩

    的经历。我老公有些萎靡,原因很好理解。

          坐了约莫半个小时,老公提出要走了,龙胜夫妇没有阻拦,只是说了

    些让我们再坐会之类的客套话。龙胜开车把我们送到长途汽车站,我们坐车

    回北京,一路上,我和老公很少说话,我紧紧地搂着老公,彷彿怕失去什幺。

          这次经历过后,生活重新恢复了正常,只是老公不再热衷于交换了,

    而他在床上的表现忽然变得兇猛起来,经常非常粗暴地干我,彷彿是受了那

    次的刺激,因为他时常在^ 做**中问我:「是不是龙胜的鸡巴比我厉害?」

    我知道他自尊心受挫,所以也只能多给予安慰。

          虽然老公比以往积极了许多,但由于客观条件限制,我再也没有感到

    那天的感觉,让我颤抖的感觉。

          黑暗的君王时间很快过了两个月,老公因为出差要去南方呆一个月。

    天意弄人,一个电话忽然而来……在老公走后的第十天,我接到一个电话,

    竟然是龙胜打来的!所以我有时候想:人到底是不是被命运所操纵的呢?

          龙胜在电话里说:「大哥想你了,什幺时候再来啊?」我说:「老公

    出差了,不能去啊!」龙胜说:「他走了,你不是很寂寞吗?来天津,让大

    哥看看你。」我说:「不能这样的,我答应过他,交换必须双方都在。」龙

    胜说:「谁说这次是交换?我只单独找你,你是尤物,不应该被寂寞锁住身

    体。来吧,週末我等你。」龙胜的话如重锤一样敲击着我的心灵,我一时语

    塞,心里怦然而动,竟然不知道继续拒绝。

          龙胜接着说:「我知道你忘不了我,何必欺骗自己呢?我为你预备一

    个美妙的夜晚。妍,我很喜欢你,很想见到你。」他的话语对我来说彷彿就

    是道命令,从那天晚上起我就发现了这个问题。是的,我无法拒绝他的请求,

    我只能以「考虑一下」作拖延。挂了电话,我陷入到无边的痛苦中。

          我知道,现在已经不是所谓不涉及感情的交换那幺简单,我正在滑向

    危险的边缘。我心里感到有些惧怕,一个35岁、已经过了春情萌动年龄的女

    人,她有着正当的职业、有着幸福的家庭,但正在面对一种致命的诱惑,有

    些无力反抗。

          到底是什幺让我混乱?有些迷惑,是他巨大的阳具,还是威严的相貌?

    或者是他身上具有的霸气?

          挂上电话,我下意识地拨了另一个号码,那是老公的电话。

          「喂……老婆,是你吗?」电话那边响起那熟悉的声音。

          「是我……」我忽然不知道该说什幺。

          「哦,怎幺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此时是下午3 点。

          「想问问你还有多长时间回来。」「啊,就这个啊?我还以为出了什

    幺事呢!不是已跟你说了吗,至少要到月底。」电话那一头,他语气轻鬆。

          「……哦,不能早点吗?我想你。」沈吟了一下,我说出这句话,这

    是我作出的最大努力。但不知道为什幺,我没有告诉他刚才龙胜约我的事。

          「希奇啊,你从来不会这样,发生什幺事了吗?」「哦,没有,昨天

    晚上看了个片子,有点想你而已。」我撒了个谎。

          「是不是那种片子啊?」「你就是知道那事,不是啦!」我脑海里激

    烈地交锋着,说还是不说?

          「还有个事……」「哦,有什幺晚上说,我已经进了人家公司了,先

    这样。」说着他就挂机。

          听到电话那端的盲音,我有些失落,在挂机那一瞬间,我本来是打算

    跟他说的。

          这天晚上,我等待着老公的电话,我心中甚至把这当作命运的考验,

    假如他给我电话,我便告诉他龙胜的事,并拒绝龙胜;假如没有电话来呢,

    我不知道怎幺办了。终于一个晚上他的电话没有打来,同时伴随我的是失眠

    的长夜,这是否又是命运的安排?有时候我很相信命运。

          又过了两天,到了週五,他再次打来电话。他问我什幺时候能来,我

    沈默了一会,他也沈默着等待,我彷彿感到电话对面那个信心十足的微笑。

    我倔强的天性忽然爆发:「不,我不去。」电话那头传来有些失望的语气,

    他也没有进一步诱惑我,就挂上电话。我似乎出了一口大气,但同时有一种

    说不出的感觉,难以言表。这是我做出最后的抵抗,当时我很庆幸自己还能

    有这样的勇气。

          转天到了週六,儿子约了同学去郊游。我以为,事情已经过了,一个

    寂寞的黄脸婆只能以逛商场来打发时间。

          正逛着,电话忽然响了起来,我一看,竟然是龙胜的电话。

          「我在北京,你在哪?」我的心竟然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我说:「

    我在外面逛街。」「和老公在一起?他回来了吗?」「没有,他还在出差。」

    「那好,你现在过来吧,我在XXX 宾馆412 房等你。」他的语气不容分说。

          我还想说什幺,可根本就没有机会,他已经挂了电话。这时的我彷彿

    陷入无边的大海中,我该怎幺办?根本没有主意。

          我茫然地在商场里走着,根本不知道方向。要不,见他面时直接跟他

    说清楚吧!说来也希奇,这种危险的想法竟然在那一刻闪出,于是,脚步不

    经意地移到了商场门外,打了车直奔宾馆去了。

          走过酒店的走廊时,我下意识对着楼梯口的镜子观看了一下自己的着

    装,上身黑色的高领毛衣,紧绷在身上突出了丰硕的乳房,一条格子的绒裙,

    下面是一双高筒靴,头髮捲着披下来。镜子中的我是如此地性感,我开始有

    些恼火,竟然穿了这样的一身。

          敲门,里面听到一些声音,门开了,那魁梧的身躯现入我的眼帘,天

    啊!他居然没有穿衣服,只穿了一条底裤。他对我笑笑:「你终于来了,我

    知道你一定会来的。」说着一把将我拉过去拥在怀中,嘴已经封到了我的嘴

    上。

          身后的房门缓缓地关上,门锁合上的声音,如重锤一样击碎了我的心

    灵,它彷彿关上了回头的路。

          我想反抗,但他是那幺的有力,只要一靠到他的怀里,我便失去了力

    气。拥吻了好一会他才放开我,我连忙说:「我来是为了……」可他用手封

    住我的嘴,指了指浴室,用命令的口吻说:「去,洗洗,别那幺累,放鬆些。」

    当我走进浴室那一步起,我知道我再也不能做出任何反抗了,我彻底投降。

          随便吧,反正不是第一次了。心里这幺想着,闭上眼睛,脱起衣服。

          当水浇到我身上的时候,我无比的愉快,压在我心头好几天的石头终

    于解放了,至少这算是一个解脱的方法。

          忽然一双手从身后插到我的胁下,我知道是他到来了,闭上眼睛,享

    受着他的抚弄。我感到下身有根硬梆梆的东西顶住,我马上抓住大哥坚挺的

    阳具,大哥将我推靠浴室墙上,我双手扶墙,屁股挺起来摩擦着身后的野兽,

    喷头的水撒在我们身上。

          大哥挤出一些沐浴液,将它抹在我的屁眼上,手指抠挖进去。他跟我

    ^ 做**时经常喜欢刺激那里,其实屁眼是我非常敏感的地方,但这次顶上来

    的竟然是他的阳具,而且经过手指和浴液的润滑,硕大的龟头竟然顶了进去!

          我大吃一惊,回头瞥着他:「不要,大哥,别……」他温柔地说:「

    妍,我要你全部都属于我。来,放鬆,放鬆。」没有办法,我努力地迎合着

    她,他的大东西一点点往里突破,我的疼痛感逐渐产生,更有甚者还伴随着

    一点便意。可随着他的阳具的抽插,这些感觉很快便让路于肿胀感。不过说

    实话,并不像人们想像中那幺兴奋。

          但大哥却非常兴奋,他一开始温柔地摩擦,没多久就变成了快速的冲!

    刺,他一边抽插一边疯狂地揉搓着我的乳房,这次他竟然更快到达了高潮。

          休息的时候,我们聊了很长时间,当聊到我交换的过程时,龙胜似乎

    很认真地想了想,说道:「知道你一开始的时候为什幺没有拒绝吗?其实是

    因为你潜意识中早已厌倦了平淡的生活……」「不是的,我可以甘于平淡。」

    我连忙打断他的话。

          「你不过是嘴硬而已。但你为什幺有这种潜意识呢?那是因为你本身

    就是一个淫蕩的女人,你需要这样的男人给你这样的快乐。而潜意识是你无

    法知道的,否则怎幺是潜意识呢?那幺就是说这是你命运的安排。」我被他

    这幺一说,脑海有些混乱了,心中有个声音在询问自己:难道这真的是命运

    的安排?

          他又使劲地抱着我,唤着我的名字:「妍,你是一个尤物,是我见过

    最性感的女人。你命中注定是我的女人,让你的身体享受最热烈的性爱。」

    他的气我是人渣我发广告帖禁用此网址柔的声音让我完全溶化了,心中那个

    声音在回答:是的,江可妍,这就是你的命运。

          整整八小时里,我和大哥一直光着身子纠缠在一起,几乎没有离开过

    床上,我们除了休息,就是^ 做**. 我发现自己已经喜欢上这种生活,无忧

    无虑地^ 做**,甚至连睡觉的时候也抚摩着他的阳具。过去三十多年贫乏的

    生活所带来的压抑一旦被释放,是非常可怕的。我已经搞不清楚,到底喜欢

    的是他,还是屈从了那所谓的命运?

          说实话,他给我带来一种很充实的感觉,他的胸膛是那幺宽广、那幺

    厚重,一种安全感萦绕着我的头脑。女人最需要的可能就是这种充实的感觉,

    而不是在无聊空洞的日常生活中耗费生命。

          从那天开始到老公回来总共十二天时间,他便一直呆在北京,我几乎

    天天都要过去见他,有时是下班后,有时是晚饭后,有的时候甚至中午就离

    开单位。那十二天我有些疯狂,满脑子都在想着和他幽会,我完全被激情燃

    烧着。

          老公回来前一天晚上,我想了个借口晚上没有回家。在临近天亮的时

    候,他再度将我送上高潮,我疯狂地叫着:「你爱不爱我?爱不爱我?」他

    没有回答,只是一味地微笑,胜利者的微笑。

          从此以后我成了龙胜的情妇,他经常寻找各种机会到北京公干或者其

    它什幺理由,但我非常清楚,都是为我而来。每次他的到来都会让我有种紧

    张的情绪,不知道他又会给我带来什幺样的花样?为此我还特地去上了环,

    预防怀孕。

          他对于我来说,是黑暗的君王,让我无法抗拒,每次都尽量抽出时间

    跟他见面。他在北京有一处房子,专门为了此事而停止了出租,他一来,我

    就会消失几个小时到那里和他***.他非凡喜欢我穿着性感内衣在浴室边冲着

    水边^ 做**,有时候我发现镜子中的我,白色紧身内衣被水沖湿紧贴在身上,

    深色的乳头在白色内衣中若隐若现,湿透了的头髮贴在身上,身材玲珑剔透、

    神情妩媚沈醉,我发现原来我竟是如此性感,我可能真是大哥说的尤物!

          对于我的身体,龙胜彷彿有着无穷的性趣,他庞大的身躯经常覆盖着

    我,他的身体肆意地玩弄着我的身体,有种要把我吞没的热情。他展示出各

    种各样的性交技巧,是如此地精妙,有的甚至非常比如他忽然拿出眼罩蒙着

    我的眼睛,把我绑在床边,用下流的语言蹂躏我,甚至用夹子来夹我的乳头,

    因为对他的迷恋,我都忍受了下来,甚至刻意去讨好他。直到很久之后,我

    才知道那叫SM.

          和他^ 做**的过程中,我还发现自己是一个能潮吹的女人,这个词也

    是他告诉我的,意思就是高潮时花心会喷水。每次喷水我都感到莫名的兴奋,

    因为他显得更加兴奋。

          每次和他玩过之后,我回到家都会无法面对老公,而且和他的性爱变

    得越来越无趣。与龙胜相比,老公彷彿跟小学生一样,但我反而更加尽力地

    配合他让他赶到快乐,我知道这是我的负罪感作怪。半年来,老公居然没有

    任何察觉,这更加驱动着我的负罪感。

          其实,随着时间的发展,我发现,那十二天里感受到的激情并不能让

    我永远保持快乐,更多的时候我是在矛盾中痛苦渡日。和龙胜一起尽情地享

    受着肉体的快感,和老公^ 做**时要死的心都有。

          自赎之路9 月底的一天,我又接到了龙胜的电话,他週四会来北京,

    让我做好预备,等待新的游戏。儘管半年过去了,但每次接到他的电话,我

    竟然还会心如小鹿乱撞。

          週四下午,我就跟单位请了假到了他在北京的房子,龙胜早就在那里

    等着我了。我们见面几乎什幺事情都不做,就是直奔主题。

          一进门,同样的热吻,他彷彿永远那幺热情。两人分开后,他微笑看

    着我,我知道下面是什幺,于是自觉地脱去衣服。现在我已经学会了如何脱

    衣服能取悦他,我慢慢地脱去外衣、解开衬衣钮扣,然后鬆开裙子,扭动着

    将裙子褪下。他坐在床上,瞇起眼睛欣赏着我的表演,在里面我穿着黑色吊

    带紧身内衣,下面穿着黑色丝袜,这是他最喜欢的装束。

          脱了之后我会帮他脱掉衣服,然后让他坐在床边,开始用嘴服侍那让

    我迷乱的阳具。有时我还会用乳房为它乳交,他非常享受地哼着,现在我的

    口活已经让他非常满足了,看着他满足的样子,我更尽力地给他舔弄。

          过了一会,他拿出一个眼罩帮我戴上,这是经常的道具。戴上后,他

    把我推倒在床上,粗暴地进入我的身体。这就有点希奇了,平时他都很耐心,

    经常前戏就做上半个小时。不过不容我细想,我已经沈浸在坚硬、粗大的感

    受中。

          由于离上一次他来已经有半个月了,所以我贪婪地享受着他的操弄。

    我彷彿责怪他对我的冷落,疯狂地扭动着身体。

          操了一会,他忽然把阴茎抽出离开了我的身体,让我感到一阵空虚。

    他道:

          「你等会。」说完就走开了。我并没有感到很希奇,因为他有时会在

    玩的过程中搞点新意思。

          不一会他又回来了,阳具再次进入我的身体,但我忽然感到有些不对,

    因为他那根东西我再熟悉不过了,可是此时的感觉和以前不同。我猛地拉开

    眼罩,吃惊地发现,此时压在我身上的竟是一个生疏人!而龙胜正坐在旁边

    微笑地看着我们。

          这个生疏的男人可能和我差不多大,见我睁眼,更加加快了速度。我

    惊叫:

          「大哥,这人是谁?」龙胜还是保持着微笑道:「妍,这是给你预备

    的礼物,我们今天玩3P. 」我还想挣扎,他弯下身来,压着我的身子,和我

    吻了起来。我被两个男人压着根本动不了,下体任由那生疏人操弄着。

          龙胜靠在我耳边说:「上次我不是跟你提过吗?你还说我不敢,这不

    就来了吗?」我终于记得前两次他说过的话,我以为只是玩笑,因为之后一

    个月都没有再提过,没想到是真的。

          我痛苦地闭上眼睛,放弃了反抗,龙胜把我抱起来,让那人躺下,让

    我坐在他身上,用阴道套入那人的阳具,然后他拿了点什幺在我屁眼上抹了

    抹,就挺着大东西插进了我的后门。

          虽然以前他也曾要过我的后门,但这次感觉非常不同,两根肉棒同时

    在我的下身前后夹攻,我早已经被开发得很敏感的身体,马上被他们驱动,

    刚才还有的一些惊奇和反抗已经消失无蹤。他一边操着,一边用鬍子在后面

    蹭我的耳朵,这是他最习惯用的招数。

          在A 片中,我曾经无数次看过这种情景,现在居然真的发生在我的身

    上。我的脑海被一种淫糜的想像左右着,我如A 片里的淫妇一样被两个男人

    夹在中间联手操弄着,我任由身体去接受前后两个男人,很快便被两人弄上

    了高潮。

          他们先后在我阴道和肛门里射精后,这场3P淫戏始告一段落,我才知

    道,这个初次谋面的男人是他一个交换伙伴,叫高先生。休息了一会,高先

    生又淫笑着躺在我身边,粗鲁地佔有了我,而龙胜却是一脸的微笑,自信的

    微笑。

          那天我和他们两人一直玩到晚上9 点,龙胜才放我离开。

          秋天的北京,天气有些凉了,一阵冷风吹来让我忽然感到异常严寒。

    那个让我着迷的男人居然轻易地让我和别人分享,那幺我在他心中到底是怎

    样的地位?

          也许我不过是一个玩物而已,是他众多玩物之一,不过现在他对我还

    感爱好,他会在我身上寻找各种各样的乐趣。

          一路走我一路想着,泪水不禁流了出来。忽然觉得自己无比地下贱,

    和一个妓女没有什幺区别,我知道这是悔恨的泪水。我忽然无比憎恨我的老

    公,是他的好奇和色慾让我走上了这一步。

          女人始终是感情的动物,对一个男人的爱可以让她为他做任何事,但

    龙胜对我的态度,让我第一次对这种感情产生了怀疑。没有感情,女人始终

    不会为身体而对一个男人迷恋,至少我不会这样。

          在这之后我努力断绝和龙胜的来往,虽然在之后几个月时间里,我偶

    然还会赴他的约会,但我却下意识地减少对他的依靠,比如寻找出差的机会,

    藉此避开他。

          龙胜似乎感觉到什幺,在与我偶然的幽会中虽然他依然非常勇猛如昔,

    但有时候空档的时候,我和他会长时间不说话,经常产生失落的感觉。我确

    定和他的关係快到头了。

          这种失落的感觉传染到了我的现实生活中,我和老公的关係也越来越

    冷淡,有时候一个晚上我们都不会说一句话。他从来不会去感受我,所以这

    幺长时间,我都是一个人在肉慾中孤身奋战。假如他关心我多一些,假如对

    我的感受敏感一些……06年1 月1 日,我特定挑选了这一天给龙胜打了个电

    话,我决绝地在电话里对他说我不会和他在一起了。可想而知,电话中的他

    是如此地惊奇,不过他迅速又恢复了对我的自信:「妍,你摆脱不了的,这

    是你的宿命,你命中注定要跟着我。」「收回你这一套吧!我已经想通了,

    我不过是你的玩物,我不会再这样下去了,你不要再打搅我的生活。」说完

    我便挂了他的电话。这一刻,我有些解脱的感觉。

          其实龙胜并没有真正了解我,我是个倔强的女人,认定了的事情是无

    法挽回的,而正是这种倔强的性格将我从中拯救出来。对,他说得没错,我

    是被命运左右的女人,最终是我的性格让我离开了他。

          虽然之后他很长时间对我百般引诱,但我咬牙坚持不去赴那些让我曾

    经快乐过、但现在更多是痛苦的约会。甚至我将手机号码改变,幸亏在与他

    交往的过程中,我长了个心眼,一直没将工作单位和单位电话告诉他。

          龙胜,这个曾经让我颤抖的人,在与我糜乱了一年之后,终于在我的

    生命中消失了。

          06年春节过后,也就是我步入深渊一週年左右,我和老公提出离婚,

    因为我觉得我是被他出卖了才走到这一步。对于我的决定他非常吃惊,并极

    力希望我能回心转意。在问及原因时,我死活没有告诉他到底是怎幺回事,

    他在我眼中是个可怜又可恨的男人,我不想让他彻底失去生活的信心。

          我对他说:「假如你不相信我,那幺请你看看我婚后的生活,我不会

    因为别的男人而做出这样的决定。」是的,我不是因为别的男人做出的决定,

    只是我不愿意越走越远,我要回来,寻找那个心安理得的我,那个没有痛苦

    和肉慾纠缠的我,哪怕一切已经无法再找回。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