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魔头的最后24小时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彭..彭..彭..」今日又有一批女死囚行刑,当了驻布加勒斯特女子死囚监狱的狱警都30多年了,押过上千死囚行刑,现在整个都麻目了拉。共产时期这里还不是死囚监狱,国家怕被西方指责剥削人权,一般都是只囚不杀;革命之后,国家就忙着向共产时期官员翻旧帐..后来西方资本大批进驻,西方所谓本国前所未有开放了,除了经济被「震撼」了,甚幺人口贩卖、儿童贩卖、器官贩卖等,都不知从那里窜出来,现在这间监狱囚禁的女死囚,都是从事些不法勾当的女魔头呢~

    这里的女死囚,基本上不能再活着出去,既然如此,我们就不要浪费这个机会吧!今次就拉了一个女犯出来玩了..不要看她只18岁,己经剖了十多人的腹,割贤去卖了,而且有点人性的,都只割一个,她就偏偏每次都割两个,名气比人口贩卖、儿童贩卖的集团头子还大呢~要不是不知就里的连美国游客也剖了,政府还未必这幺认真的追查呢..

    「洛丝真高,你杀害十多条人命,今日落网都可算天有眼~」「吥,我的事,凭你几只狗可以批评吗?!」哈哈,真的死到临头也还口硬呢~「你这人真不知廉耻,当年我国给你些前苏联难民过来,却恩将仇报,明日一鎗了结了你,简直平宜了你,今天我们就先为受害人报仇!」

    洛丝真高竟仍叫夸:「你们敢?!」,「砰!」我忍不住一脚踹她的肚,「呀..」她中了这一脚,不禁抱着肚、跪了下来,却口仍吐出几字:「..哈..哈,狗果然是狗,就是只懂牢里吠!」「砰!」约拿又轰她一脚,我叫住了他:「不要把她踢昏啊,这样就不好玩了~」,大伙儿不禁一阵淫笑,开始玩弄洛丝真高了~

    最大只的卡臣把她抱起,再把她的手镣勾到半空的铁勾..这下洛丝真高便淩空的吊起来了,她口中却强硬:「狗!你们这些都是狗!有种放我下来单挑..」口中骂过不停,我不禁暗里好笑,放她下来?她真的当我们白癡吗?不过话说回来,洛丝真高却并不是那种虎背熊的,反而是典型的东欧美女、名模料子,这样我们才有兴趣来玩玩麻~年轻的约拿己经急不及待,用蛮力把她身上的囚衣都撕碎了..

    「你们这些狗!活该,怪不得你们一世守牢..」哈哈,她挺好中气呢~正当她一边骂一边挣扎,约拿一边从后粗暴搓弄小奶,鬼祟的莫度高便想脱了她的裤子..「波!」他却被洛丝真高踹中肚子呢,让大伙儿都狂笑了!「死三八!」莫度高怒火中烧,一拳拼尽全力的轰在她肚上~这下不是玩的了,洛丝真高忍不住屈曲身子,话都说不出来,约拿就趁机脱下她的裤子..卡臣走了过,一手抓住她的头髮、扯起她的头来,只见她痛得流口水,己经没甚幺反击能力了~

    「拿东西过来!」卡臣大声叫着,我便提着工具箱走过去..打开工具箱,卡臣拿他的宝贝来,开始布置他的「杰作」了~他拿出一个钳来,用力掐开洛丝真高的嘴,把钳伸进口中,夹硬把舌头钳了出来..「呀..呀呀呀..」洛斯真高痛苦的叫着,泪水不禁流成两行,完全没了之前的架势拉~这时卡臣鬆开嘴上的手,伸到工具箱内,拿出一个夹子,便夹到她舌头上..

    「呀..」看她挣扎的叫着,又一个夹子夹到舌头上,一共3个,口水都不禁流出来了~卡臣继续拿出夹子,先是上唇、再来下唇,各自3个..这样还不止,卡臣连眼皮都不放过,上眼皮、下眼皮一共4个~最精彩的是耳和鼻,鼻尖和还可以穿环的都夹满了,共4个;耳朵更是夹得密密麻麻,每边各6个!

    卡臣简直把日本所谓的「颜面破坏」提升高到另一层次,我们都认不出她来呢..当卡臣準备在她身体上下心思时,我们3个便己迫近,要开始折磨那个女魔头了~我二话不说,一巴打过正着,就打在嘴上!「呀..呜呜..」这下痛得入心入肺了,她哭不成声、泪如泉涌,拼命的摇头,刚才的傲气己经切底崩溃拉..「呀..」这时约拿又在她耳朵弹一下,让她不禁一颤;同时,卡臣又开始把夹子夹到乳头上了~

    夹子又一个的夹上来了,先是乳头,再来是腋下,最后是肚子..卡臣猛力掐出一块肉来,再补上夹子,肚子像蜂窝一样,夹满夹子,在最后最后,还瓣起阴唇来,把夹子夹在上面!洛丝真高更痛,身体不自主的颤动,我们看起来更兴奋~卡臣终于布置好他的杰作了,我和莫度高都立即赶上前,欺负这个十恶不赦的女魔头..我从后的胸袭她,用力搓弄她的小奶子,己弄得她「丫丫」的叫,但莫度高更绝,手指插进阴户,抠起来了~手不停摩擦着夹子,洛斯真高痛不慾生,身体乱动想逃避,却逃不过去..

    莫度高越来越快,「集集集集~」的,手狠狠的挖着阴道,洛丝真高大声惨叫:「呀..呀呀呀..嘿..」,身体突然的抽搐,竟在这情况下高潮了!莫度高抽出手指,湿答答的沾满淫水,大伙儿都不禁暗笑了~「发~」一声,卡臣突然一鞭鞭落到她肚子上,洛丝真高「啊..」叫得声嘶力竭呢..这不是马鞭那种,而是分岔几条小鞭,接触面大,一鞭下去碰到夹子,肯定痛楚难当~

    「发~」又一声鞭下去,几个夹子飞脱出来,只听见洛丝真高「啊啊啊..」的惨叫,拼命摇头、就像是哀求我们..卡臣却没理会,「发~发~发~」又再3鞭,夹子飞掉了一半,她痛得扭曲身体、口水忍不住一口口的流出来,肚皮己鞭得通红了,叫声己经震动全监狱~卡臣又拿起鞭子,她吓得提腿去挡,卡臣便照样鞭下去..

    洛丝真高挡了不到两下,腿也被鞭得红了,肚皮的夹子都、鞭得差不多拉~卡臣的鞭子再挥,鞭到她腋下,她想缩也缩不到,「丫丫..丫丫..」的乱扭,好笑极了..卡臣连发10多鞭,把夹子都鞭下来了,现在就只剩乳头和阴户~

    「发~」卡臣狠狠的鞭到右乳,夹子飞到老远了;卡臣作势再去鞭,洛丝真高乱摇去避,他却看準才鞭..「发~」一下,又把夹子击落了!身体上的夹子几乎都击掉了,洛丝真高瑟缩着身体,疯狂哭泣~卡臣大声发号司令:「你们过来!」我们立即冲上前,抓着她的腿,硬硬拉开..洛丝真高心中一寒,拼命摇头、拼死挣扎,但阴户完全开露人前了~「发~发~发..」卡臣不停发鞭,洛丝真高死命乱撑,都给我们制住了,鞭子重重落在阴户,连继7、8下才把夹子鞭掉..

    下阴都鞭得红透了,大伙儿放下她的腿,我兴起下手一摸,她反射的极力夹着,有趣极了呢~看她全身都布满鞭印,这种血腥的诱惑,让我们都不禁硬了!但卡臣的环节还未完结呢..他耍弄着手上的鞭,突然「发~」一下,就鞭到她脸上了!「丫..」她痛苦的惨叫,眼皮、嘴唇的几夹子都飞掉了;「发~」卡臣又一下,这下她脸上的夹子都击了下来,就只剩舌上3个..

    「发~发~发~」卡臣又连发3鞭,準确无误的击落3个夹子~这样才见回洛丝真高原来的样子,但己经布满鞭痕..「不要..不要,我知道错拉..放..放过我吧~」她泪水不停涌出来、半哭半啼的衰求,听起来挺垦诚呢~

    「呀..」洛丝真高还说不到两句,又被卡臣从后架起口枷,硬硬的把她的嘴撑开了..看她之前的威风都不见了,被她踹了一脚的莫度高,特别得处不饶人,摸着她被鞭红的身躯,由锁骨摸到奶子、大腿,说:「知道自己错,就不知道要接受惩罚吗?」,同时手就狂掐受伤的乳头,泪眼的洛丝真高极力摇头,可惜不可能得到怜悯呢..莫度高挽起她双腿,便把鸡巴插进去了~阴户刚被鞭得红肿,鸡巴「啪啪啪啪~」的撞进来,她痛得入心入肺,莫度高却不理,反而吻了过去,把舌都捲到她口里….

    看到这情景,我也兴奋起来,过去恶搞一下~等他正插得兴奋,我便开电鎗电到洛丝真高屁股上!「啊..」大叫一声,身体疯狂扭动,莫度高气成一团,大骂:「混蛋,别来捣乱!」我那理得他,又电一下..「啊..」,莫度高只好用力挽紧大腿,拼命摆腰狂插,咆哮道:「三八,不要动啊!」但我又来电一下,她便再狂扭了~

    这弄得大伙儿都狂笑了..莫度高老羞成怒,大骂:「我叫你这三八不要动啊!」,便一口狠狠咬到她肩膀!「啊..」洛丝真高这下受不了,痛得全身痉挛,莫度高却继续抽插~插了几百下,「呀~」他忍不住的叫,同时手兴奋的猛掐屁股,终于把精液射进去了..

    「丫丫..」洛丝真高叫也叫不出来拉,谁知莫度高才抽出鸡巴,约拿就来打她后门主意了~「哼,你杀了这幺多人,别以为这样就算数,就让我这个小英雄,捅爆女魔女的屁眼拉!」他刚说完,我们都笑了,鸡巴却硬生生的捅了进去..「丫..」洛丝真高沙哑的叫着,叫不出声了,双脚乱踢,但很容易的约拿制住,约拿大力摆动腰支,开始抽插了~

    「丫..丫..」洛丝真高绝望的叫着,约拿却发挥他年青的本钱,「啪啪啪啪~」的,极速的轰炸屁眼!鸡巴夹硬撑开屁眼、狂戟肠壁,洛丝真高己经快要死了..这还未满足到约拿的残忍呢,双手掐着受伤的乳头,狂掐猛扭起来!「呜..呜..」她痛入心霏,但己经无力反抗,双眼红透、泪流不断的,默默承受着屁眼的侵犯~这却让约拿不够过瘾呢,他掐着大腿、屁股的,大骂:「你不是杀人王吗?不是很威风吗?怎幺不反抗?」,但她始终反应不太大,最终插了千多下后,便不禁把精液都灌进大肠了..

    才刚洩完,约拿跑了去开了机关,把铁勾降低,将洛丝真高放下来,她却无力的倒在地上~约拿立即骑到她身上,把刚插完屁眼的鸡巴,塞进她口里,大叫:「快,舔乾净它!」说着,便压住她的双手,疯狂的抽插了..他「啪啪啪啪~」的,兇狠的撞到脸上,鸡巴直捅到喉咙里,洛丝真高作呕了,却又被他堵住,只能「呜呜呜呜..」的叫,双眼都反白拉!不久,约拿又再发射了,等她吞了精液,才肯抽出鸡巴~

    这时,卡臣又走到她身边了..他解开洛丝真高的手扣,却马下压住她的,把双手反对背后的又再扣起~卡臣扯着头髮的扯起她头来,两粒鼻塞便塞了上去,巨形鸡巴随即塞到口里..「唔..」9吋的鸡巴直插入喉咙,完全阻塞住气管了~「唔唔唔..」她辛苦极了、想拼命挣扎,但被卡臣制住,根本就动弹不得..

    「嘿..」卡臣突然抽出鸡巴,她不禁狂喘着气,但喘不到几下,大鸡巴又捅回去~「唔..」卡臣不让她动,洛丝真高泪水不禁涌出来..过了一分多钟,卡臣又抽出鸡巴,才十几秒又再插回去,不停的这样玩着,把洛丝真高玩得半死了~她用垦求的眼神望着卡臣,卡臣却更兴奋呢,把大鸡巴捅得更深..就在洛丝真高心死时,卡臣开始摆起腰来,「啪啪啪啪~」的,用大巴鸡抽插着她的喉咙~

    卡臣捉住她的头髮疯狂抽插,插十多下便一下抽出鸡巴的,再大力插回去,洛丝真高得到喘气的机会,「嘿..啪啪啪啪..嘿..」的,勉强呼吸着..看卡臣玩得这幺兴奋,我便来凑凑热闹,骑上她背后,把鸡巴捅进屁眼了~屁眼只用了一次,还是很紧呢,紧紧的箍着我鸡巴,只要轻轻抽插都十分刺激了..不过受卡臣激烈演出的影响,让我都满身是劲,也不禁猛摆着腰、不停捅进大肠了~我们越插越猛,「啪啪啪啪~」的此起彼落,夹击着洛丝真高呢..

    突然,卡臣捉住她头虏的不停抽插,插了3分多钟都不抽出来,快让洛丝真高窒息了~「呀~」的一声,卡臣便忍不住射了出来,精液直接射进食道拉..鸡巴一抽出来,洛丝真高立即「嘿嘿..嘿嘿..」的,猛喘起来了~我看到她这样的狂喘,却更加兴奋,不禁极速插起来拉..「呜呜..呜呜..」就在她的悲鸣下,我终于在大肠内射了,把精液都灌进去拉!

    大伙儿都爽完了,我便提议大家玩下射击比赛~于是,卡臣又把洛丝真高挂了起来,而我们则选好了自己的气鎗,準备瞄準了..「我要左奶!」「我射右奶~」「我瞄準阴户~」「我射她嘴!」各自选定了目标,就开始比赛拉!「啪..啪..啪..」我们就像职业选手的,一鎗鎗的瞄準、发射,洛丝真高却痛得大哭狂嚎,惨叫声再次响遍了座监狱~

    其实我们用的气鎗,是短柄手鎗型号,火力比较弱,子弹又是胶珠,根本射不穿皮肉,但足够造成瘀痕呢..我们各自发完了一百鎗,比赛便宣告结束了,这时,洛丝真高己经慾哭无泪,声音早就叫哑了~最后,我们上前检视成绩,只见左奶、右奶、阴阜都蜜蜂窝般,布满了瘀红的斑点,算是不分高下拉!

    由中午玩到夜晚拉,我们大伙儿一起出去吃晚饭。回来后,我们几个中年汉都受不住了,先回房休息,但约拿却拿了电鎗,去了洛丝真高那边..「丫..丫..丫..」我们在梦中,还微微听到洛丝真高的惨叫声~深夜出来尿尿时,仍看到约拿一下下的,电到软弱无力的洛丝真高身上..这样被虐待超过12小时,整天没吃过东西,有时,还真的动过一丝怜悯之心,不过一想到她活生生的宰了十多个人,就只觉得她活该呢~这样,大被盖过头的,便安心的睡到第二天了..

    第二天醒来,看到约拿仍爬在洛丝真高身后狂摆,而洛斯真高这时己经虚脱了~等他爽够后,我们赶快替洛丝真高套上囚衣..到我们拖她出去刑场时,她己经全身冰冷、脸白嘴肿,却用痛恨的眼神瞄着我们!可惜丫,她现在既说不出声,命又活不到几分钟,根本对我们无可奈何呢~

    「彭..彭..彭..」行型就这样的完结了,我们把几条尸体搬了回来,包括洛丝真高..到了下午,几个医生都来了,他们把洛丝真高等,几个女囚的可用器官割了下来~老实说,这些器官留下来都是浪费,做善事又有钱赚,何乐而不为?这也是我们一直守牢的原因..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