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娘教子三人浪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二娘教子三人浪

    我们每人的房中都套有浴室,我和姨妈赤裸着进了浴室; 妈妈穿上睡衣,在外屋喊来了女佣刘嫂,让她提来几大桶热水,为防止她看见我们,让她把水放在外屋,等她出去后,再让我提进去。

             

             放好水后,妈妈也脱去睡衣,她俩让我坐进浴池,她们就坐在池沿上,一边一个为我洗身,我坐下就刚好看到两双玉乳,顺手就把玩起来,起先她们还扭动两下,后来乾脆挺了上来,任我玩弄,口中还笑骂:「臭小子,你真的好顽皮,这时候也要玩」。

             「我要玩的多着呢! 」我调皮地说。

             

             由于正坐在池沿上,两个人的阴户完完全全地暴露在我的眼前,于是,我两只手又分别去玩弄两个阴户,红润丰满的阴户,加上乌溜溜的***,衬托着阴蒂的突出美,令我爱不释手,捏着两粒红宝石揉、搓、捏、撚,她们两人的嫩屄又开始流出淫水了。

             「你们两个怎幺流「口水」了?」我故意调戏她们。

             「去你妈的,你才流口水呢,你这小子真坏! 」姨妈笑骂我。

             「哎,姐姐,你这不是骂我吗?你说去他妈的,我是他妈,那不是要去我的吗?要去我的什幺呀?」妈妈不愿意了。

             「去你的什幺?那还用问吗?当然是去你的屄了,去掉你的那骚玩意,省得仲平整天光想肏自己的亲妈。」姨妈大说淫词。

             

             「对,去掉我的骚屄,只剩下你的香屄,好让仲平整天只肏你自己,整天泡在你的浪屄中,是不是?宝贝儿,以后你就天天只肏你姨妈好了。」妈妈说着,给我示了个眼色。

             我领会妈妈的意思,就也顺着她的意思说:「好,我以后就光肏你一个人,姨妈,你让我肏吗?」

             

             「小鬼,你那些心眼少来姨妈这儿玩,还「让我肏吗?」,你把那个「吗」字去掉,就是「让你肏」! 还有脸问,刚才肏我时不问让不让?我要不让你肏,那刚才我是让狗肏了?」姨妈娇嗔着。

             「你可真浪呀姐姐,啥话都能说出来,哼,还「让狗肏」呢!

             」妈取笑姨妈。

             

             「不要取笑我,你是知道我的,对于我爱的人,只要能让他快乐,我是不顾一切的,不管是浪也好蕩也好,而对我不爱的人,让我和他多说一句话都不想,你难道忘了吗?」姨妈不高兴了。

             

             「我知道,我故意这样说的,想让咱们的宝贝儿笑一下罢了,你不要忘了,我也和你一样,也是对自己真爱的人是无所顾忌的,也是为了让他快乐,才拿你开玩笑的。你可不要生我的气呀,姐姐」。

             「我怎幺会生你的气呢?好妹妹,姐什幺时候生过你的气?」

             

             她们两个的莺声燕语,让我心旷神怡,两只手更是不停地在她们两人身上四处游击,不一会儿,姨妈由于刚让我弄泄过三次,所以有些受不了了,对妈妈说:「这孩子真顽皮,你还记得他小时候我们给他洗澡的情景吗?」

             

             「怎幺不记?那时候他就很色,每次给他洗澡,非要人家也脱光坐在池里,他站在面前让我们给他洗,他的手有时候摸胸脯,有时候摸乳房,还乱捏一气,真可气。」妈妈恨声说道。

             

             「谁说不是,我替你给他洗澡,也要在我身上乱摸,有时他的小手竟伸到我的下面,摸我这块本属于他爸爸一人的「禁区」,还拉我的***,弄得我浑身麻酥酥的难受死了,不让摸吗?他就哭闹,真气死人了。不过,现在看来一切都是天意,怪不得那时他就要和我们玩,就要侵佔本来只属于他爸爸的「禁区」,原来命中注定我们最终是要和他玩的,命中注定我们这两块「禁区」是他们父子俩共有的。」姨妈也「揭发」我幼时的「不轨」。

             「我那时摸过你的「禁区」?你指的是哪里?」我故意逗姨妈,在她阴户上玩弄的手也加大了力度。

            「你现在摸什幺?就是那里,你三四岁时就玩过我那里,明知故问! 」姨妈恨恨地说。

             「那时你不让我摸,我就哭闹?那你怎幺办呢?」我大感兴趣,追问不舍。

             

             「还好意思问,姨妈只好顺着你呗,只好让你那下流的小手去耍流氓,反正每次给你洗澡,你妈都不在,也没丫头伺候,没人知道。有时被你摸得兴起,就玩你那比同龄孩子大得多的小鸡巴,搓搓揉揉捋捋,偶而还真能让你帮姨妈爽一下呢! 只不过那种爽太微弱了,无异于饮鸠止渴,爽过之后引起了我更强烈的慾望,让我无法满足,弄得我浑身难受,恨得我用力敲你的小鸡巴,逗得你也哇哇直叫,有时急得我甚至用口猛吮你的小鸡鸡,吮着吮着不过瘾,真恨不得一口把你的家伙儿咬掉。现在想起来,觉得挺有意思呢,不过幸亏我没咬,要不然现在我们就不能玩了。」姨妈得意洋洋地说。

             「好啊,姨妈欺负我,我帮你爽,你还敲我的宝贝,怪不得我的鸡巴现在这幺大,原来是被你敲肿的! 」我故意叫起冤来。

             

             「去你的,姨妈对你那幺好,还常餵你奶吃呢! 更何况你的鸡巴怎幺会是被你姨妈弄成这幺大?那是因为遗传,因为你继承了你父亲的大家伙儿,因为你天生就是个风流种,下流坯,上天才给你了个大鸡巴,让人一看就知道你爱乾什幺。」妈妈出来「抱打不平」了。

             

             「哟,妈妈,你怎幺这幺说儿子?既然你这幺说,那儿子可要说你了,你说我的大鸡巴不是让姨妈弄大的,那也对,不过也不是遗传,而是因为小时候你天天对儿子「非礼」,每天晚上按摩它,它才会长这幺大的。」我转而向妈妈开火了。

             

             「对,这下你才说对了,想不到小色鬼还能蒙对一次。不错,那时我对你每天的按摩确实能起到一些增大的做用。说句公道话,你有这个特大号的宝贝,百分之九十是因为先天遗传,是你爸爸的功劳,百分之十是后天的助长,是你妈妈的功劳,这才是真正的原因,说其它都是开玩笑,不过,就算你的鸡巴是被你姨妈弄肿了才变得这幺大,那你也该感谢她还来不及,怎幺能怪姨妈呢?」

             「对,臭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不知报恩,还要怎样?」姨妈也笑骂我。

             

             「不来了,你们俩当妈妈的欺负儿子我一个,看我怎幺对付你们! 」说着,我更放肆地把手指伸进她们的阴道深处,抠弄起来,弄得她们美得直哼哼; 她们也不示弱,为我打上香皂,就在我身上抚摸起来,借帮我洗澡之名,行「非礼」之实,不停地套弄我那一直都没软下来的大鸡巴,弄得它越来越胀,像冲天炮似的「直指青天」。

             妈妈一把抓住说:「怎幺比「破身」时更粗大了?等会儿你会把我们两个肏死的」。

             「还不是在妹妹你那骚水中泡大的吗。」姨妈取笑妈妈。

             

             「去你的,要说是泡大了也只能是刚才在你的骚水中泡大的,要不然,怎幺会说比破身时更粗大?那说明是刚刚才泡大的,要是在我的水儿中泡大的,都泡了一个月了,早就该大了,会等到现在?」妈妈奋起反击。

             

             姨妈另找突破口:「是你给你儿子「破身」的?你这个当亲妈妈的怎幺什幺都管呀,连儿子破身也亲自操做?怎幺破的?用什幺破的?让我看看哪里破了?」

             

             「去你的,姐姐,光欺负妹妹! 我就知道你会看不起我,会说我们母子乱伦,唉,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让你来会宝贝了,那样你就不会瞧不起我了。好心让你享受,救你出苦海,却落了个这下场! 」妈妈愤愤不平。

             

             「好妹妹,姐姐是和你逗着玩呢,不要生气呀。我怎幺会看不起你呢?要说你乱伦,难道我和宝贝这不是乱伦吗?我虽不像你是他的亲生的妈,可我也是他父亲的妻子,是他的大妈,也算是他的妈,更重要的是,我是他的嫡亲姨妈,和他有直系的血缘关係,能和他肏屄吗?是你勇敢地追求幸福,才把我们两个救出苦海,这精神让我佩服极了,你得到快乐后,并不独吞,设法让我和宝贝儿相会,让我也得到了享受,解脱了我十多年的煎熬,我谢你还来不及,怎幺会瞧不起你呢?」姨妈真诚地对妈妈说。

             

             「我错怪姐姐了,对不起。从今以后,我们一定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幸福,千万不要再错过了。」妈也真诚地说,两人相对而笑,两双玉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姨妈又转移话题:「你说他的鸡巴比破身时更粗大了,我看确实是太大了,简直是个庞然大物,要不这样好了,我们来量量宝贝儿的宝贝,看看到底有多大,好不好?省得咱们屄都让他肏了,还不知道他用来肏咱们的鸡巴有多大,那多没意思?」姨妈总有一些让人出乎意料的主意。

             

             妈妈也童心大起,拍手讚同,并起身去外屋中取来了一把尺子,她们就真的量了起来,两个人量得是那幺认真,像搞什幺科学研究一样,生怕出一点错。

             「哇! 竟有八寸一分长! 」姨妈首先喊道。

             「呀! 直径一寸半粗。宝贝儿,你这孩子怎幺长了个这幺大的怪物?真怕人! 」妈妈也讶声喊道。

             

             她们两人口中喊着怕,其实一点也不怕,要不然两人怎会这幺爱我呢?妈妈故意逗我,给我出难题,其实她这样说,一方面是为了增进我和姨妈的感情和关係,另一方面也怕姨妈怪罪我让她吮吮鸡巴也要先请示请示妈妈。

             我说:「这还不容易?本来就能、也应该叫妈嘛因为姨妈也是我爸爸的妻子嘛! 好,我叫:妈,我的亲妈──」

             「哎,我的乖儿子! 」姨妈也心安理得地答应了,我们三人都笑了起来。从那以后,我和姨妈在床上也就母子相称了。

             「妈,你愿意吮儿子的鸡巴吗?」我问姨妈。

             

             「太愿意了,妈求之不得呢,你妈说我早就给你吮过是不错,不过那时候你太小,我给你吮的不过瘾,我自己也不过瘾,别多说了,快让妈给你吮吮吧」。

             

             姨妈张口凑了上去,先是舔舐我的龟头、***,接着连阴囊、***都没逃过她的柔唇和香舌,舔、吮、套、咬、吸,弄得我几乎升天,我也没冷落我真正的亲妈,伸手在她的「要害部位」流连不止,美得她娇喘不已。

             「姨妈,不,妈,你的小口真好,真会吸,弄得儿子美死了。

             」我配合姨妈的吞吐挺动着,大龟头偶尔往她咽喉深处捅两下。

             「真过瘾,比那时吮你那小家伙儿爽上一百倍! 好啦,乖儿子,来乾妈妈的屄吧,妈受不了了。」姨妈吐出我的鸡巴说。

             

             我走出浴池,来到姨妈身后,她也从池边下来,自动弯下腰,双手扶着浴池沿,丰满的玉臀高高翘起,红通通的花瓣毫无保留地暴露在我眼前。

             

             我用手拨开姨妈的花瓣,将大鸡巴夹在她的两片肥厚的阴唇中间来回拨动,并用龟头在她的阴蒂上轻轻磨擦,逗得她淫水直流,春心大动,屁股猛往后顶,口中浪叫着:「好儿子,别逗妈了……妹妹,快管管咱儿子……」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