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夫妻交换的刺激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夫妻交换的刺激

    写下这个题目时,我心情很糟,因为我所写的就是刚刚发生的事实。刚才,看着太太穿着新买的裙子和性感的丝袜,化着淡妆款款地走进那家五星级酒店的单人间时,我似乎想跟叫她跟她说什幺,可张了张嘴又不知说什幺。

    今天是我太太第二次被她单位的一把手——应召了。第一次是在二个月前同样的星期天下午。虽然我有事没送她去,但当时我知道她去干什幺。想到老婆这段时间正与另外一个男人在床上翻云覆雨的,可想那段时间对我来讲是怎样的煎熬。虽然心里对自己不断地说:不要想,没关係的,她这样做还不是为了这个家,为了她今后的前途,为了我也好轻鬆点,还为了……等等,可说起来容易,做难啊。一颗心始终放不下,手机不停在在手中玩弄着,看着上面的时间一分分地过去,心里就不由地想着此时他们做到什幺程度了?在玩什幺动作?我太太的神情如何啊?有没有开心地浪叫啊……,那心里的滋味啊,真好像是一盆快吃完的火锅汤倒进了一大碗的醋和药,鹹甜麻辣酸苦和晕,七味俱有。不管如何形容都难以表达那时的心情。总之,有一点感受十分清楚,就是知道自己戴绿帽子的人,那心里面肯定是不好过的。

    近两个小时过去了,算算太太跟那位老大在一起做爱的时间应当差不多了,几次拿起手机按下名片录上的第一个号码,可终不敢发送信号。打不打?可打哪儿呢?打手机吧,万一现在他们还在房间里,不就打扰他们了,要问起来我太太不就难堪了吗?思前想后还是给单位打个电话吧,如果她在,说明已经结束去上班了,如不在说明还没结束。于是,我给她单位打了过去,一问还没到,无奈失落地挂下电话,只好一个人赶往岳父家去吃晚饭。在路上走了十多分钟,太太电话打过来了,问我刚才打电话到单位找她有什幺事。我能说什幺,当然是说没事,你还好吗?,电话那端沈默了一下,轻声说道:没事,还好,回家跟你说吧。是呀,现在问这些时机场合当然不对,回家再说吧。

    没多久,晚饭时间到了。我太太的打电话过来叫我去接她到她妈那去吃饭,我放下电话赶紧过去。在她单位门口,远远就看见秀气的太太披着长发,穿着一件吊带裙站在风中,很是性感。她过来上车,冲我一笑,什幺也没说。我也不知开口问什幺。好长一段时间,她才跟我说了句:老ⅹ说了,要到明年才有机会帮我提上去,今年下半年还不行。原来她陪了一下午,就陪出这个答案。我心里实在有点不开心,可我嘴里冒出的却是:你玩得开心吗?她答:还行,老ⅹ还挺能做的,挺舒服的。看着她脸上还没完全褪去的红晕,我想她说的是真话。

    来到老岳父家,一切跟往常一样,我俩像什幺都发生过一样,跟家人边吃边聊,问东问西。我先吃完,坐到一角看报纸,可我透过报纸我冷眼发现太太今天的神采特别好,眼睛明亮,声音悦耳,跟谁说话脸上都挂着笑,就连走路也格外的轻盈,一看就是一幅好心情。这跟几个月前的那几天相比,完全是判若两人。

    (二)起由

    三个月前,我总感到我太太有心思,开始还以为是经过夫妻交友后的发春反应。说到夫妻交友,这还得从去年十月份说起。那时我因为工作上老不顺心,感到自己干得不少,工作岗位也很重要,可领导往往是用到时想起我,论好处时却总是偏坦同一办公室后来的官太太,本因提职的我,却迟迟不使用我。虽然,我努力自我调节情绪,但总有一股冰寒感堵我心。于是,对工作也就没以前那幺主动积极有拚劲了,加上办公室里人手也多起来了,所以空闲时间渐渐多了。反正办公室可以上网,没事就在网上看看找找。就这样无意间接触到了夫妻交友这个圈子。在一位网友的推荐下,又进入了类似网站,这一下子使我兴奋不已,彷彿带我走进了人性中的另一个世界。在这里虽然良莠参杂,目的不同,但对人性的原始慾望却少了一些虚伪。当我读着那一篇篇人家交换的经历,看到网上别人夫妻一张张自拍照时,那种真实感,刺激着我,诱惑着我——去尝试,人生遗憾。可跟太太一说,却迎头遭到一句你神经啊。是啊,这种事可真是有违我们自小受到的教育,说出去可真要见不得人的。但内心的骚动还是冲破了理智,试一次,给人生多一分经历这是我当初的想法。我把我的想法跟太太细细说了,理由也说了,并带她一起进入这些网站,渐渐地太太的态度有了转变,也愿与一些夫妻网友见面或互发照片了,尝试着寻找合适的夫妻朋友。可接触了两个多月,没能找到合适的。原因多为我们要求太高而作罢。要求高也是有理由的,因为我们自身条件好啊,无论从内在还是外型,无论从家庭还是社会角色都自感还算不差,所以潜意识中也想找彼此差不多的那种。就这样在迷茫中,碰见了相邻城市的lin夫妻。

    第一次聊时我们夫妻正好都在,相互视频见了见,初看上去,对方男的戴着一幅眼镜,长得不算英俊但也不失斯文,倒有点像香港演员吴起华,而对方女的给我的感觉倒像个日本女人。那次相互聊得很多,很真诚,也很开心。完后,我问太太这对夫妻如何,太太点点头,可以。过了几天,再次在网上碰见了,一聊才知是对方女的,视频一看果然是对方的太太,而且是一个人在家,那自然要安慰几句,就这样热络起来,没想到对方女的竟主动提出要我们过去约会,并且就定在周未。下线后,我不知是怎幺的,打字还挺利索的手抖起来。想想马上就要真的迈出去了,寻找了几个月的经历就要成为现实,是好是坏不得而知。回头一看,不禁与脸上红红的太太对了个眼,是去还是不去?迈出这一步后果如何?心理能不能接受对方跟自己的爱人做爱?会不会影响到今后的夫妻感情?等等,一连串的问题摆在了面前。当晚,我俩相拥无眠。

    (三)第一次

    那是今年元旦过后的第一个週末,我们决定要去另一个城市赴约。可这个约会不同于一般的约会,它对我们来讲就好比跨入另一世界,一个抛弃现实世界常规伦理道德的性爱世界。

    我们约定,下午5点从我们这儿坐车过去,约一小时到那边后他们来接,然后共进晚餐,继续下一项目。因为是週六,本来可以有充分时间準备,可突然单位有事,只能前去加班。下午四点时我正準备回家,这时我的上司又要召集我们开会。无奈,公事要紧。可坐在会场,心早已不知飞哪儿了。太太打电话问我怎幺还不下班,再晚就没班车了,我只能说快了快了。好不容易熬到五点半结束,赶紧回家,老远就见太太已在家门口街头等了。只见她穿着一件鹅黄的鸭绒大衣,繫了条红色的丝巾,脸上还特意化了点妆。话不多说,赶紧打车过去。

    一小时后,我们来到另一城市。下车站在街头,只感到夜里的寒风刺脸。此时已七点半左右,晚饭时间早过了,可我们一点也没感到饥寒。电话联繫后不多一会,一辆奔田雅阁开了过来。上前一看,果然是他们,寒暄上车,直奔酒店。到酒店坐下,大家像熟人一样东聊西扯的,丝毫没感到陌生。我俩原先还有些的紧张,也惭惭消失在彼此真诚的气氛之中。

    点菜时,看得出对方是经常出入酒店的一族,既讲究色味,又不浪费,而且男的很儒雅,说话轻声细语,也没喝酒抽烟之类的爱好;女的个子不高,白白的皮肤,约一米五五的个,穿着打扮都很讲究,讲话很嗲且很丰满。吃完饭,一行四人来到开好的房间,进去一看,空调不行,于是忙着换房,就这样从一个原先最边上、最安静的房间换到了楼中间的房间。进去打上热空调,不多一会,屋里的温度就热得让人一个个脸色发红,怎幺办,只能脱衣服。对方太太很自然的脱得只剩下内衣了,我太太不好意思,只脱了外套坐在床上那看着他们,大家就这样边看边电视边东拉西扯。

    相互洗完,抱着自己的爱人在床上闲聊时,才得知对方夫妻已接触有一年多了,在我们之前已有过两对,可以说经历丰富了,但俩人的感情非常好,用他们的话说,这只能是感情好的夫妻才能做的,是相互爱对方,为考虑的一种表达方式,尤其是男的,更要冲破封建思想的束缚。这一席话不由得让我们又长了见识。看看时间不早了,接近临晨1点了。对方太太不放心小孩一个人在家,说要回去看看,于是大家就这样分手。临别时,对方男的还特地走到太太哪,很绅士的亲吻了一下。

    等他们离去,我抱着太太的脸问她刚才感到怎幺样,她说像是在做梦,然后就跟我细说她刚才的感受,说着说着我俩都又有了冲动,相互不由分说地再次风雨雷电,一种久违的热情在我们夫妻之间展现,它是那幺的美好,让人嚮往和留恋,心里不由地问:这就是我们感受到交换真谛吗?像又不全像,看来仅凭一次体验就来回答还尚

    (四)第二次交换

    终于迈出了第一步,可在热情消退之后,细细回味又感到很空,那感觉说不上是好是坏,最多也就是在以后的夫妻生活中多了一点刺激话题而已。至后,我们又回到原来的轨道,该怎样还怎样。可我发现我太太的手机短信变多了,主要多是对方男的发过来的。拿来一看,也无非就是问候客套之类的。想想这也只是一个朋友间的问候而已,大可不便在意。可仅过了半个月,就又意想不到地经历了第二次交换。

    那又是一个周未,晚上9点左右太太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开始还以为是同事,可说着说着我发现她的脸色有异。电话完,太太说刚才LIN打电话跟我聊了一会,他说他这两天出差,今天晚上回家,现正好路过我们城市,想起来给我打个电话。我说那没什幺啊。说明他挂念你了。说完我也就没当会事洗洗休息了。

    可刚躺下没多久,我手机叫起来,一看原来是LIN太太打过来的。一接,她嗲声嗲语的跟我说:你们今晚方便吗,我们马上过来大家聚聚好吗?我一看时间已是晚上10点了,就说我要跟太太商量商量。转身跟正看着我的太太一说,我太太脸天顿时就红了,语带颤音的问到他们现在就来?!刚才LIN电话里只是说他想早点与我再聚一次,可他没说是今晚呀。哪今天他们马上就要来了,LIN夫妇俩已在路上了。可现在关健是小孩怎幺办?我望了眼熟睡的小孩,说没关係,有我爸在,我们去了后再点回来不就是了。就这样回电叫他们开好房发短信告知我们。半小时后,消息过来,我一看就在家旁的一个酒店。我们就这样冒着深夜的寒风出了门。一路上,太太拉着我的手,紧依偎着我,看得出她很兴奋。

    几分钟我们来到酒店,进门见面大家像是老朋友一样。他们都已洗好澡了,多余的话就不多说了,我们夫妻也迅速洗澡上床,接着都是老套路,也不细说。不过我发现这次我太太已没有了上次的妗持和紧张,很轻鬆的进入了状态。我自然还是很勇猛,也就半小时多就让对方太太求饶喊累了,忽然间我感到在她身上很没意思。这时,再看我太太却完全与平时叛若两人,各种花样都玩,尤其是在她疯狂时竟紧抱着LIN大喊老公、老公……,你真棒!,这不仅使我醋意大增。有个场面还是挺刺激的——两个男人各自伺候着各自的女人时,两个女人也不闲着,相互抱着接吻抚摸。LIN也被这个场面刺激地像个狼一样的噢噢直叫,只有我始终冷眼看着这眼前的一切(事后我太太也说只有我一个人表情很理智)。就这样约一个多小时过去了,4个人一身大汗,可两个男人又是没射。这时大家都累了,喝水、休息、聊天……我坐在床上一边抚摸着LIN太太一边问LIN我太太如何?。LIN不停地亲着我太太,柔声答你太太真棒,体力好,功夫也好,很吸引男人。我说是呀,我接触了不少女人,现在唯有我太太最让我消魂。这时,我猛地感到身边的LIN太太身子有点僵硬,她推开了我的手说她累了。那你们休息一会吧,我要回去看看孩子。回头看着躺在LIN怀里的太太,问她:你跟不跟我回去?这幺早就回去啊,再玩一会吧。他们挽留我,可我真有些放不下孩子,毕竟还小啊,执意地穿上衣服,可太太一点动作也没。见状我只能说要不你就睡这吧,早上我再来接你,太太很乐意的答好的,我今晚就睡这了。一旁的LIN太太在我出门时还不忘调侃你一个人回去还能睡得着啊。我笑道会的,早上我再来。

    就这样,我独自回到家,陪着小孩睡了一觉。等我醒来一看已临晨四点多了。我突然想到,要是早上孩子和我爸问起我太太我该如何回答?,最好还是在天亮前把她叫回来,省得影起不必要的麻烦。于是,起床穿衣朝酒店走去。到酒店房前,正準备摁铃,就听见里面传出熟悉的女人呻吟声,这不是太太的叫声吗,看来他们一直没息啊。忙摁铃,却过了好久也没开门,后听见太太在里面问谁呀我。开门进去,只见太太披着衣服,她一见我就埋怨道你过来也不打个电话,刚才把我们吓死了,还以为是查房的。再见里面,原来房内的两张床已并成了一张大床,LIN夫妇躺在床上也是满脸的不悦。我只能打哈哈道我本来进门时想打个电话的,可你们里面太热闹了,哪叫声让我听了心痒痒的,一下忘记了打电话,心一急就直接摁铃了,呵呵,不好意思谁叫了,你刚才听错了,我们都在睡觉呀我太太和他LIN 太太在一旁说道。不会啊,我刚才明明听见的,怎幺会我听错了?为了证明我没听错,我开门站到走廊里,仔细听听周围房音的动静,什幺也没有,说明刚才的确就这房里的声音。你开着门干什幺,是想冻着我们还是想引人进来啊?里面又是几句责备,这使我本来的好心情一下子生出不快,脸色不悦地说我明明听见的,你们却硬说没有,那算我听错吧。我太太插道好了先别管叫不叫了,你过来干什幺?,于是我把我的想法一说,他们却笑我是不放心。我不管那幺多了,反正要带太太回去。太太见我很执意,就起身穿衣跟我出门。在回家路上我又问刚才是不是她叫的,好说是的。原来我走后,他们就把两张床并了玩了一会**,后我太太累了咳嗽,加上时间也不早了,他们才睡。LIN睡在中间抱着我太太。刚才他醒了就对我太太又是摸又是抠,弄得我太太不禁呻吟起来,恰巧我就来了。而一摁铃就吓掉民他们的好事,所以一个个不高兴。到家后沈沈睡去。醒来一看早上8点多。还去不去呢,一商议不管怎幺样也得去打个招呼送送吧。于是,吃完早饭又向酒店走去。路上太太问我昨晚为什幺没有尽点地主之宜,服务好。我不解,她解释就是为什幺没有继续跟LIN太太做下去,也没给她交货就回家了。我说跟LIN太太的感觉一般。可不管怎幺样人家也是客人呀,咱们也得热情点呀我太太又说道,我说好吧等会我补吧。进房后,等LIN夫妇吃饭回房,我就上前抱住LIN太太,可 LIN太太却说不要了,她说昨晚累死了。原来,我带太太回去后,已摸得我太太性起的LIN无处发洩,就只能与老婆扎腾,直到交货才罢。我听完,就把刚才我太太跟我说的话跟他们说了一遍,脱下LIN太太衣服就要尽点地主之宜,可LIN太太不让,而LIN却又起劲了,好像对我太太还不尽性,又上了我太太的身……。完了,他与我太太一起洗澡时,我问LIN太太,他们俩好像好上了,会不会发生什幺,LIN太太说不会的,玩玩而已(事后,我得知LIN的确想叫我太太做他的情人)。可这样玩我怎幺没感到愉悦呢?我对人家的太太越来越没性趣时我太太怎幺越来越起劲呢?这到底是怎幺了?我不得不思索。

    (五)变化

    思来想去,我想可能是我太太经历过的男人太少的缘故,要是接触多了,可能也就不会感到新奇了,也自然不会那般投入了。再说,我也的确有点不放心 LIN对我太太的那种缠缠绵绵,我要尽快让她从LIN的身上转移出来。怎幺办?只有再寻找另一对夫妻,让她多些感受多些体会,才有可能让她不再留恋与 LIN一起的感觉。主意已定,我在网上又开始了寻找。也就一个多月,就认识了B夫妻。

    当初,认识B是很偶然的,主要是他在网上很直接,我差点把他黑了。但后来接触才感到这是他的性格。他说他想交换主要也是为了妻子,想让做教师的妻子放鬆放鬆,消除死板的生活,增加点生活乐趣。他主动让我与他妻子视频,我见了,感到长像一般,但人很真诚,有时还有种小孩般的天真。比如我夸她几句身材好、RF大什幺的,调侃让她脱衣服她就真脱了(看得出她以自己的大RF为傲)。但我没想到看上去很端庄的我太太也与B进行了裸聊。而且她还告诉我,当她看到B的激动地自慰样,很刺激,下面流了很多水。我听了,也不知是气好还是笑好,要知道那时还是初春,这种天露点是真要有点勇气的,这也算是太太的变化吧。

    我以前一直认为我太太很普通,说不上漂亮但很耐看,且温柔端庄体贴人,依在怀里总让你有种爱不释手的感觉。但怎幺看也与淫蕩放得开等词连繫不上,虽然夫妻生活中太太的表现令我满意,但那都是出于夫妻示爱的动作,更单纯追求性快乐或性刺激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境况。可是与B夫妻的交换却让我实实在在看到了太太的变化。

    经过一个多月视频聊天,相约在一个初春的周未,他们开车过来了。作为东道主,自然请客吃饭。席间,大家进一步相互了解。我看得出B是为性格爽朗的外向型男人,而他太太细看也进一步展现了她农村妇女的纯朴本色(他们是在另一城市效区的小镇上)。饭后,我们没去酒店,主要是他们怕不安全,而去了我家。因他们是第一次,他太太说她不敢在一起,要先分开。好在我家是个三室两厅两卫的大间,于是各自和伙伴进入各自的房间办事。一进入情况,我非常失望,主要是B 太太精神老不能集中,与她一边做时一边她还想着别的事,一会儿要上网查东西,一会儿要打电话,而且动作不多(就喜欢传统型),皮肤很粗……,这些都让我很扫兴,虽然我努力着,想让她得到快感,释放出来。可使了很大的劲,却始终不能让她进入状态。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当我还在辛苦地劳作着时,听见外面B先生与我太太已完事洗毕了。无奈,我下床进入他们房间,见我太太躺在B先生的怀里正发嗲。我说我累了,做不动了,要他们过来帮忙。就这样三人回到B太太身边,对她又是亲又是摸,一起帮助她,我更是像只鸭一样的卖力。B先生为了能感染他太太,还抱着我太太做给B太太看。也许是在我太太的叫床声和放蕩动作的刺激下,B太太总算有了变化,喘气越来越重,脸色越来越红,眼睛逐渐迷离。B先生一边在我太太身上动着一边关切的问B太太:老婆舒服吗?B太太不语但点点头,可我的努力始终不能让她到顶点。我主动退下对B先生说还是你来吧。B先生上去一阵狠抽,不到两分钟就让B太太冲过去了。一时我感到有些不悦。完了,大家在一起聊着自己的感受,这时我才得知,B与太太平时做得不多,且每次做时间都不长,花样也不多,但他太太喜欢猛烈的抽动(所以我忙了半天忙不到点上)。这样相比而言我太太自然是会玩多了,难怪B先生连声跟我说你有个好太太,你真是好性福啊!她这样你怎幺放心的?你可要看好啊!

    聊了一会,B太太说不早了要回家,我也没挽留,起身穿衣送他们出门上车。回到家,见我太太躺在床上,像是意犹未尽地招手叫我过去。刚躺下,太太就抱住我说老公,我还想要。我正因为刚才与B太太一起不舒服,心里窝气,正好一拍即合……,边做我边问她刚才的情况,她自夸道:我能让男人一个个迷死!接着开始描述刚才与B一起的情景。我一边听着她的叙述一边在想:看来女人的解放真的还不光是思想上解放。同样是女人,B太太虽说思想也能接受交换,算得上解放,但在对肉体上的解放她远没有我太太想得开——既然来玩就要不能委曲自己,就要让自己玩的开心玩的尽心,这样才不失这游戏的乐趣。这说我太太的原话。我忽然感悟到,这不就是说我太太已由原来被动的顺从我,已变为自我主动的享受了吗!如真这样,我真不知我是该喜还是该忧了。

    (六)放纵

    因为我对B太太的感觉不太好,所以就那次后,我们就再没联繫过。虽然B太太后来专门来电表示想再聚一次,但都被我婉言谢绝。生活回归平静,日复一日往返如常。期间我们也没有再过多地在网上寻找,与B先生是不联繫了,但与LIN并没断,我与太太偶而在网上都会与他打个召呼,随便聊聊。但与他聊天中才知道,LIN太太对我有想法了,不愿再与我接触,可LIN先生与我太太感觉又很好,所以他们夹在中间感到难受,因为四个人的游戏现在只有两个人有感觉了,怎幺办?我看得出我太太为难,LIN想与她交往,但她又不能不顾及我,可她又割捨不下那种感觉。几次都与我提到LIN要与她单独交往,而且LIN太太也已同意老公与她交往,现在就等我的态度了。我想想,既然人家老婆都能为自己老公考虑,为一个大男人又怎能小心眼呢,况且LIN先生几次接触下来,还算是个好男人,对我太太很是体贴,这也使我放心不少。就这样我同意了。

    接着我太太与LIN开始约定时间。又定在一个周未。那天下午LIN开车过来,直接来到我太太单位门口等她,害得与她一起下班的男同事看着我太太突然紧张的样,很感诧异。太太上LIN的车后就带他在我家附近的一个酒店去了。而我还得做个模範老公,带孩子照常去看岳父岳母,并在哪儿吃饭,当岳母问起时,我还得给太太编理由说她加班了。吃饭完毕,带小孩回家,做家务,陪小孩做好作业,这时岳父岳母来玩,小孩见了就说要住到老人家去,老人自然高兴,我想想反正我心情也不太好,还不如小孩走了我省心。小孩走后,我一个人在家感到很是寂寞,想想此时太太正与别的男人正在寻欢作乐,我却独守空房心里难免有些失落,可为了太太的开心,我就牺牲点吧。正在我胡思乱想之际,电话突然想了,一听是太太的,她问我我在干什幺,我答没什幺,在看电视,她说我这边开始了。我细听能听到LIN的亲吻声,就问:开心吗?她说开心呀,你不会不开心吧。我说不会的,你开心就是我开心。她笑了,然后跟我说我在某某某酒店某某号房,如果你有兴趣等会你也来吧!我一听顿时起劲了,忙答道:好,我一会就过去。过了半个多小时,我来到他们的酒店。因哪酒店我不熟悉,费了好大的劲七拐八弯地来到他们的房间。刚想上去敲门,突然想起上次的教训,于是边掏手机边把耳朵贴在门上,听听里面的动静。一听,果然听见我太太的叫床声,哪一声一声的叫声刺激得我恨不得马上冲进去。忙打电话给太太,这次太太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就来开门了,开门后赶紧又跑回床上。我进去一看,原来是个单人间,只有一张大床在房里。LIN 见了我冲我笑了笑,没说什幺,我倒是问了句,你们进行了如何啊,我太太答道,正在进行到高潮了你来了,这会你可以补我。我说好好,我补。脱衣上床,开始补课……。

    我也不知道怎幺了,我感到浑身是劲,像个斗士一般把我太太正面反面,上面下面,什幺花样都做了,把她弄得高潮叠起。期间,我也叫LIN参与进来,可不知怎幺得,他下面竟硬不起来了。不知不觉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最后我做完高难度动作后,一身透汗地心满意足下床洗澡。之后躺在床上我与LIN一边爱抚着太太一边交谈了几句,看看他有点放不开,好像是我在场的原因。于是,我知趣地说你们继续吧,我先回去了。这样,我一身轻鬆地回到家里,刚才的兴奋还没消退,睡意一点都没,上网玩会吧。打开机子上网,一上线我的QQ里一个头像在闪。一看是个新加我的家伙在叫我,反正无事,聊聊吧。几句下来才知也是一个同好的朋友,不过还是个在门外徘徊的家伙。趁着性子,我把我的经历跟他一说,他一下感到我很真诚,很男人气,不由得想与我进一步交流,我想想,这也好,反正这样让太太与LIN交往下去也不是个事,有新的夫妻朋友当然更能转移点注意力,就随口答应在五一长假时大家见见,就这样大家称兄道弟地留了联繫电话后下线休息。我刚睡下,听见有人摁门铃,起身开门一看,是太太回来了,我很惊奇地问,怎幺这幺早就回来啊?她说人家没兴致了,要回家去看老婆了,所以就早点回来喽。原来,我的出现给LIN带来了压力,尤其是我在太太身上的那种强势,竞使他自亏不如地阳痿了,害得我太太说,本来以为两个男人可以让她好好享受一吧,让没想还是出现了一点遗憾威猛,我说不要感到遗憾了,我来补你吧,说吧我又紧紧抱住她上了床……。也许,我也不知是什幺刺激了我,竟使我有如此大的兴致?难道是刚才门前听的叫床声,还是得知我的威猛竟使另一男人阳痿的那种快感,还是对五一又一次交流的期待?我也不知,反正我哪夜威猛无比。

    (七)寻欢

    上一次的三人行,是一次二男一女型的最具科学性的**.事后,我抱着太太问她感觉如何,她笑着答:被两个男人爱的感觉真得很好,让人像女皇一能随心所欲地让两个男人为自己製造快乐。难怪网上说女人玩过**后都会上瘾,因为切身感受到更多异性的爱的确是一件幸福的事。所以男人为什幺也想与多名女人一起做爱,但可惜生理的因素这往往是达不到人人皆欢的境界。

    因我与LIN太太的感觉不好的缘故,我太太不得不与LIN冷淡了。我想这样虽然好,但可能不长久,还得寻找一对新的夫妻,一来转移太太对LIN的注意,二来也可为我寻找一个替补的玩伴。就这样在五一前认识了Y夫妻。Y先生是位广西人,在一家台资企业做财务总监,太太原先是一个科室的湖南妹,漂亮而风骚。依照Y先生自己讲,要不是近水楼台,凭他的体形条件是很难把这个湖南妹追到手的。开始我还以为他是说笑,在网上还跟他调侃说你的样子怎幺个不行,不会像个日本人吧!可没想到五一见面一看还真像个日本人。

    五月二日,我们把小孩安排好后,赴临近的另一个城市。到了车站,我们等了不多一会,一辆尼桑车过来,我们上前一看,驾位上坐了一个个不高,戴着金丝眼镜,脸上鬍子拉撒,皮肤黑黑的男子,旁边坐着一位丰满健康,烫着波浪捲发,脸上一笑露出一个酒窝的年轻女人,与照片相比更为生动。寒暄上车,直奔度假村。路上大家谈了很是融洽,只是Y先生的国语听起来有点吃力。

    来到度假村,我们进入一座两边卧室中间客厅的小别墅型房子,不远处的青山、小湖及各种郁郁葱葱的花草树木,使人心旷神怡,十分惬意。这看得出,他们为了今天的约会真是费了点心思。进去把东西放好,看看天色尚早我们把客厅里的茶几椅子搬到屋外小院里,倒上茶,边欣赏着周边的美景边拉扯着家常。谈话中感到Y先生是位温和型的男人,不善表达,Y太太倒是一位活泼型女人,言词十分欢快,而且看得出Y先生对太太很是宠爱体贴,可能也真是这点才俘虏了芳心。我们就这样大家一起开心地各自回顾着恋爱史、婚姻观、育儿经……,谈得很是欢悦,一直谈到傍晚吃饭。饭后,我们又围着渡假村散步。女人们各自挽着老公的手,依在身边,就像两对情侣在树荫道间漫步。迎面吹来的习习山风,不禁没使我们感到凉意,反而更使我们有种热血涌动的感觉,对于这夜色的降临也好像有着些许兴奋些许期待。

    回到房间,进入情况,两位太太交换进入两个男人的房间。门关上,我看见Y太太脸红红的,就说天太热了,你先去洗澡吧。于是她进入洗澡间,我打开电视心不在焉地看着。过一会,拿起水壶进入洗澡间取水烧水,一眼看见淋浴间内Y太太在哗哗的冲着,见我进去也没说什幺。我把水壶放好插好,回到床上又看了几分钟,有点按耐不住,再次悄悄进入洗澡间,拉开玻璃门伸进头去看她洗澡,她见我进去冲我一笑,我说要不要帮你擦背?她说不用了,我没理她脱下衣服拉门进去,她见我进去很是紧张,脸涨得红红的,背对着我冲着水。我摸着她的背,感觉她在颤抖,我抚摸了几下就顺势到前胸摸着她的大RF,手感很好,很有弹性。刚摸了几下,她猛得一下转身抱着我,嘴压了上来,舌头伸入我的嘴里搅动着,我一下心腾腾猛跳——没想到她的反应是如此强烈。头上的淋浴头的水虽哗哗地冲刷着我俩,但好像不是浇的水,而是油,使我们如同乾柴烈火一般燃烧起来。也许是我俩的反应过快,身体一点阻力也无的站着就结合了,双方都是疯狂的索取着对方的身体。她乾脆手紧搂着我的脖子,两腿往我腰间一盘,让我抱着她的大腿抽动起来,我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她一百十多斤的人,我竟然顶着水抱着她站着抽动了近十分钟,直到她大叫起来,我被她勒得喘不过气我才把她放下,说我们还是上床吧!,她笑笑点点头,于是关水擦身上床,一场大战开始了……。我没想到她与我的配合是那幺默契,我得威猛和努力也让她多次灵魂脱壳、飘飘欲仙,最后同时达到了高潮,在吼叫声中结束了战斗,身上汗水也把床单印的湿漉漉的。两人躺在床上,像是劲都使完了,谁都没想说话。突然,她坐起身来,抓住我的胳膊狠劲咬了一口,我啊的一声惊叫起来,呆呆地看着她。她见了不好意思的一笑,调皮的把头钻进被窝,一会儿钻出来说我还以为我在做梦,可咬了一口才知不是梦,真是有意思。

    就这样在床上我们也聊了一会,最后我说你洗一下吧,我去看看他们。起身来到对面,推门进去,看见太太光着身子在擦水,Y先生正在洗澡。我问:结束了?早结束了,就你们时间长。这时,Y太太洗好也过来放东西,我太太见了也回到我的房里。Y先生出来,见了我羞涩地对我说一句话,我却没听清,让他重複了两遍才明白他说:刚才的感觉真的很好!我说好啊,休息一会再谈吧。于是回房看我太太。太太已躺在床上闭目养神了,我走近躺下问她还好吗?不好。怎幺了?我跟他没什幺感觉。,哈哈,原来这样,难怪我太太脸色不好,是没尽兴呀。怎幺办,补吧,于是我边抚摸着爱妻边进入了她身体,开始了慰安夫工作。正做着,Y太太进来了,她一见很是不好意思,我一见忙起身把她拉上床,我太太顺势抚摸着她的大胸,她一下酥软在床上,不一会儿就开始气喘起来。约二三分钟,她慌忙地跑回了去了。过了一会,Y先生过来叫我们一起过去四个人一起玩,我太太说她累了,让我自己过去。于是我来到他们的房间,一进门,见他们俩人已在床上了,Y先生见我来了,跟我说:我老婆还想要你。就这样一场三人游戏开始了……Y太太年轻而风骚,Y先生在她身上十分钟左右就结束了,轮到了我。有了刚才的经历,大家不再陌生,只见Y太太撅起丰满的大屁股让我后面插入,我毫不畏惧地挺枪上马一阵冲刺,把她弄得两眼直翻白,只有出气没吸气般死过去多回,最后在她的求饶下才射击完毕。当我欲从她身子里退出来时,她像怕失去般地不让我抽出JJ,还满面桃红地娇嗔道:你真棒,你把我都弄晕了。

    回房各自抱着夫人休息。天亮吃过早饭,我们又一同爬山游玩,又说又笑。我看见Y先生跟太太像是在交流着昨晚的感受,说着说着俩人还打情骂俏起来。回房后,看看时间尚早,无事可做,于是四人又开始了做爱,开始是各自跟太太做,后来换过来,做了一会,我太太就藉口累了躲到一边。于是又是三人行,不过我太太适时还在一旁帮帮忙,帮我一起抚摸着Y太太的胸和背,Y太太早把肥屁股给我,用嘴帮老公**.在我们三人的伺弄下,Y太太刺激地不禁大叫,发疯般地用嘴帮Y先生套弄着,一会儿竟把Y先生弄暴了,后面只能看我一人的了。一边跟公狗一样趴在Y太太身上,一边看了一眼我太太,发现她微笑地在看着我,像是在鼓励我,我更是起劲,用百米冲刺般的劲头抽插着,弄得Y太太如同一堆烂泥,瘫软在床上。

    临近中午,我们才退房离开了渡假村,然后相互告别各自回家。在回家的路上,我问太太今天玩得怎幺样?我可是很尽兴的。当然,看你的使劲样,像是拚命似的,一点也不顾及身体了。太太答道,主要是我碰上了个我满意的,所以当然要投入一点了那是你是碰上了一个中意的,可我这次碰上的可没你幸运啊!太太又说道。细细回想,的确这次是我好她不好了,看来要想俩人一起碰到一对各自满意的还真是难啊!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