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妻——疯狂的暴露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浴室的哗哗声停止了,好一会,老婆头戴浴帽,全裸走出来了,老婆已经32了,可是身材确是典型的熟女身材:白皙光滑的皮肤,长长的颈项,硕大微微下垂的乳房,细细的腰,浑圆的屁股。

      站在浴室门口,老婆双手插着腰,对着我调皮地说:“你的宝贝来了,赞美下!”

    “哇!标准的亚洲妓女,大乳房、大屁股、等会有人心脏病会突发地!”我笑着从沙发上跳起来,跑了过去,拥着她来到卧室,把她放在床上。

      今天,又是周末,按照上次的约定,我们要去商场,让她露一把,感受她女人的魅力。

      我让她坐靠在床头,分开她的大腿,然后她取出粉盒,交给我,我按照她化妆的样子,用粉饼蘸了点粉,然后在她的屄和菊花上涂抹起来,女人的化妆品真值得中国建筑行业好好学习,我来回涂抹了十几次,老婆屄和菊花上浅浅的棕褐色完全被遮盖住了,露初一个粉粉的下体,然后,我又换了腮红刷,蘸了点腮红(老婆一直告诫只能点一点)然手全方位刷了起来,一会,一个十几岁的女孩下体呈现了出来——粉白透红。

      好了,看着我的杰作,我抬头看了一下脸色绯红的老婆:“老婆,你现在的屄让我回到第一次在草地上看见她的样子了。”老婆一听说:“是呀,现在被你无数次糟蹋,已经不成样子了!”

    “不不不!现在的屄就是妓女的屄,是所有男人想拥有和想蹂躏的极品呀。”老婆听了,满脸溢出笑容,嘴一翘说:“就你嘴甜!被你搞的我现在连妓都肯做了,哪里还是好女人!”  

      “哈哈哈!你就是我的宝贝,做什幺我都喜欢!起来了,快穿衣服,观众等不及了!”

        老婆站了起来,背过身去对着梳妆台的镜子抬起屁股,自己转过头从镜子里看了看自己的下体,还真嫩呢!说着,下床拿起床上准备好的衣服穿起来。

        衣服、袜子鞋子都早就准备好了,衣服是粉红半露酥胸的T恤,老婆奶大,衣服一穿,领子开口不是很大,但是由于乳房大,一条乳沟是看的清清楚楚,2个乳头都是若隐若现。我笑着说老婆晃晃我看看。老婆左右扭了几下身体,胸前的衣服如同秋千般左右晃了晃,由于乳房大,衣服的束缚,看着给人是很沉重的东西在里面晃了几下。袜子是黑色的网袜,之所以选黑色网袜,是为了更加突出老婆白皙的皮肤,裙子是蓝白的碎花超短紧身裙,裙子一穿,突出上半部屁股的圆形轮廓,配上黑色渔网袜,强烈的视觉效果出来了:一双长腿,白色的肉从黑网格中微微凸出,似乎给人一种要突破性约束,接受性滋润的感觉,看了就让人产生性冲动。完全就是一个非良家人妻。她化妆椅子上站了起来,自己照了照镜子,然后转过身,张开双手,转了一圈说:“怎样,诱人吗?”

       我看的有点兴奋:“很美,很有射杀力,但愿今天120不要太忙!”说着,我啪地在她屁股上狠拍了一下:“走吧,开始宝贝的性救赎之旅啰!”

       按照预定路线,我们开车来到白云宾馆边的好又多超市。天色渐暗,老婆从车上下来,直奔超市而去,我停好车,然后走了进去。超市人很多,基本都在采购日用商品,我在人流中找寻老婆的身影,说找,其实一眼就看见:老婆周边很多男人,用异样的眼光偷瞄着她,她则装作抬头看商品的样子慢慢行走。我也装作顾客,跟在后边。

       老婆后边已经有2~3个男人尾随着,看样子完全忘记自己是来买东西的了,眼光吸着老婆的背影,有个40岁左右的家伙居然还在后边弯下腰假装看商品,我敢百分百肯定,他的眼光正从下往上偷看老婆的下体呢。老婆估计也感觉到了,故意转回身,差点把那个家伙撞倒,估计老婆也是故意让她看见裙内风光,搞得那个家伙非常尴尬。

       走了几排货架,来到了靠墙的生活用品货架,对面出现了一个年龄约60多岁的老头,老头从商品上抬起头,发现前边2米处一个半乳酥胸、高根网袜的美丽仙女,老头钉在那里,目光贴着老婆的身体开始上下扫描了。

    老婆回头看我,然后快步走上前,后边的我们也紧跟上去,她快步走到老头面前(老头估计有点蒙,一动没动地看着老婆),老婆装作突然发现什幺似的,转回身走了2步,做了一个让我心跳180的动作,她背对着老头,双脚微张,弯下腰从货架的下层拿起一个鞋垫看了看,然后放了回去。世界似乎在那一刻停止了:老婆弯下腰,从老头方向看,整个屁股和私密全部露了出来,我们几个在前边,从领口看见双垂的乳房和乳头,如果光线好,估计从乳沟间可以看见老头的双脚了。

       老头眼睛瞪大了,死死盯着老婆的屁股。老婆看了几秒钟,然后将商品放了回去,从容直起身体,转过身,从呆立的老头身边擦了过去。

      几个男人迅速跟了过去,我慢慢走到老头边上,“吊嗨!呢地靓女好劲呀。”老头点点头,“衷没穿底裤!骚货来嘎!苔苔先了!”说着老头转过身去赶了过去。

       我跟着老头转过这排货架,前边的货架周边都很多人,那几个男人假装买东西,把老婆夹在中间,只见有肘在老婆胸前蹭动,有只手假装不经意擦过老婆的后裙。老婆回头看见我过来,放下手里的东西,快步走了出去。我发现老头也紧跟了去。

       老婆走到停车场,从包里拿出自己的车钥匙,打开车门,发现老头跟在后边,她又假装在车外弯下腰整理车内座位上的包包,屁股则半露在外边对着假装在找车的老头,我身边还有一个年龄相仿的男子,我们3人的眼光完全被老婆从短裙下半露的屁股和屄给吸引住了。老实说,我也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香艳场景。边上的男子对我说:“这个靓女,是妓吧,一千我都干了,太诱人了!”“是的!是的!”我附和这说:“你看那个老伯,估计晚上会犯心脏病”

    “靠,我也会呀!”男子随口回到。

       这时,老婆起身,坐进车里,将车开走了。

       我看了看呆立的老伯和男子,自己也从边上走到白云宾馆,老婆在哪里等我。

       一上车,我就直接伸手到老婆的下边,霍,湿湿的。我好开心:“老婆:你知道多少人看见你了吗?满足吧。”“我知道,他们后来故意挤在我边上揩油呢。”“我们再去天河公园吧,现在不到8点,还早。去哪里再骚骚!这时哪里民工多,你又可以装妓了。”老婆看了看我,没出声地点点头。

       到公园,已近快8:30了。公园里的灯光确将夜色打扮的更加妖艳色情。

    公园里人很多,嫖客和妓女都正在谈论生意。老婆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多大的效应,老婆好不容易找了棵没人的树下站住,我则在她左边的3米处的石椅子上坐下。

       广州的公园7~11点间的活动,去过广东的人都知道,原来这个时间段,都是妓女和嫖客的天下,他们在这里谈价,然后去不远的出租屋进行交易,老婆在番禺河边的公园已近体会过几次让人揩油的经历,第一次做妓也是在那里完成的。不过今天没有做妓的准备,只是让她再次享受被揩油的快感。

       可能是老婆过于白皙的大腿缘故吧,一会就来了一个20来岁的男子走过来。男子身材高大健壮,一看就是工地干活的那种,她走到老婆边上,由于老婆的右边的草地上已经坐了一个女的,男的为了隐蔽吧,就站在老婆和妓之间。刚好我可以看见他们两人的所有动作,那人过来后,和老婆说着什幺,然后千篇一律地搂着老婆,手从衣服下边摸了上去,借着灯光,看见老婆胸前得衣服在起伏,老婆的半边肚子都露了出来,老婆低声说着什幺,我按照经验就知道他在验货,没想到这个男的居然将老婆的衣服掀了起来,老婆的2个乳房立刻跳了出来,听见那男的说了声:“真大真漂亮。”老婆狠狠地抽出手推开男的手,然后将衣服放下。男的低声说:“怕什幺,来了就不怕呀,不然怎幺搞呀!”说着,左手搂住老婆的腰,右手又伸进老婆的短裙里去了。

      这个家伙很有力,老婆都无法动弹,看见老婆想收紧双腿,又放开了,身体居然靠在那个人的身上,裙子前面乱动,老婆居然嗯嗯嗯的呻吟起来,并且屁股也有点扭动,看来那家伙的手指已经插入了,并且找到了性欲按钮。这样,持续了大概几分钟,我看看故意咳嗽一身。老婆从瘫软中站立起来,推开那男子,开始整理裙子。男的在边上说着什幺,老婆就是摇头,最后,男子骂骂咧咧地走开了。

       老婆转过身,对着我咧咧嘴。

       男子还没走出多远,从树后转出另一个年纪大,中等个男人,估计30岁左右吧,他在边上也同老婆聊了几句后,老婆和他坐了下来,天哪!老婆没穿内裤,紧身裙,怎幺坐的下去呀!

      男的一手搂着老婆的腰,一手摸着老婆的大腿。两人叽叽咕咕低声谈着,一会老婆就将头和身体靠在他肩上,右脚伸直开来,由于左脚的遮挡,我看不见什幺,但是,从现场情况和老婆的动作上我知道老婆又在享受男人手指的侵入所带来的快感。

       一会,那个男的侧转过身体将老婆搂在身边,老婆双手撑着地,将屁股抬起来,那男的将左手从老婆的屁股下边探进老婆的下体,右手拿出后伸进老婆的衣服里,老婆这时正面对着我,将双腿弯曲承在地上,下身无安全暴露在我的目光之下,虽然光线让我隐约能看见模糊的影子,但是我还是热血沸腾,

       看见老婆半个肚子露在外边,乳房前面的衣服如同搅面一般蠕动,我知道,这个男子正在享受乳房挤压所带来的舒适,老婆头靠在男的肩上,身体完全依偎在男的怀里,整个身体起伏着左右扭动,我突然感觉这就是一个性欲机器,男人的发泄物容器。

       老婆手反过来搂着男人的头,自己的头靠在他肩上向后仰过去,男人扭过头去吻她的颈项和脸蛋,我忽然发现,原来,男人的另一手在老婆的下体正在拼命地穿插,偶尔传来连续抽插时的水声。

       白皙的大腿这时候也撑不住了,一只脚向这我伸直开来,随着收回去另一只脚确又伸了过来,“轻点!,有点疼!”老婆的淫语声很大,居然惊动了边上的那只鸡,她站了起来,扭头朝他们看了几眼,走开了。

       我被眼前的景像所感染,JJ已经搭起了大棚,索性我透出坚硬的小弟,让他看看他的容器正被人家所淫。谁知道,一掏出来,突然有种想射的感觉。吓的我赶紧把他放回去,站了起来,放松些小弟的活动空间,然后坐下,继续观战。

       老婆不知道什幺时候,裙子已经完全成一条腰带,整个白花花的下身露在外边,她正侧躺在男人的怀里,在不是很暗的灯光下如同一条蛇般缠绕着男人的腰际扭动着,男的其实现在只是完全搂住老婆的下体,两只手一前一后地在给她指交,老婆的高跟鞋已经踢掉了一只,我看见男的将老婆的下体搂了起来,头伸进老婆的两腿间,老婆的双腿突然收缩弯曲起来,紧紧夹住男的头,一会有放开,男人唧唧咨咨的吸水舔刮声传了过来。

       妈的。我再次忍不住,突然,感觉下面一热,一股快刚,喷薄而出!这时,我突然发现边上多了一个男子,我吓一跳,男的看了看我说:“看看,这个妓好有味道,等会我也上。我看了她好久,好货色,怎样?兄弟!”

       “哦,好。”忍着痛苦的快感,我敷衍着答道。

        突然,男的将老婆下体紧紧压在下身,双手也不动作,倒是老婆嗷嗷嗷地轻身叫起来,持续了半分钟之久,男的将老婆推开,双手撑地半躺着大口呼吸,被推到一边的老婆还没有从兴奋中反应过来,躺在地上,肚子起伏着。大概是灯光的原因,一会,见她坐起,蹲在地上把往下拉了拉,将衣服整理了一下,然后靠在男人的边上,只见男的从口袋里摸了一张纸币给老婆,然后站起来走开了。

       “上!哥们,我先了。”我还没有反应过来,身边的这个20来岁的男子立马站起走了过去,靠在正在穿鞋的老婆坐下,然后将老婆楼主,手脚就开始动起来,从老婆的说话语气听,可能是不同意,并且多次推开那人的手。可是,没多久,两人就低声低语起来。然后看见男的和老婆站了起来,走到树后的绿化带后边去了,那里灯光很暗,只能隐约看见点什幺。我跟了过去,只见他们蹲下,男的脱了上衣铺在地上,老婆则将T恤也衣服脱了,如出浑圆的一对硕大双乳,然后将短裙掀起,短裙本来就短,掀起后,就如同腰带围在腰间,整个白嫩的肉体几乎全部露了在那个男人眼前,

    月光下老婆的身体散发着乳白色的光芒,之见她躺在那个男人的衣服上。双脚弯曲撑在地上。

    男的穿着沙滩裤,直接趴在老婆双腿间的地上,向上伸出双手搂向上抓起老婆的双乳,使劲捏着揉搓老婆的双乳,双乳在手指间毫无形状地变换,他的头则在老婆的私阴出晃动。

    老婆可能是刚才性欲未得到发泄,她双手按着男的头拼命地往屄上按,嘴里哎哟哎哟地低声细吟着,屁股也拼命往上顶。男的可能太投入,老婆的双腿间传来吇吇叽叽的声音,偶尔男的猛地抬起头大口换气有重复开始。舔过好一阵,男的爬了起来,从裤子里掏出家伙,然后跪在老婆头前,俯下身去将家伙想塞到老婆嘴里。

       老婆头拼命左摇右摆,嘴里不要不要不停地说,来回搞了几次,只见那男的用大腿将老婆头夹住,将家伙顶在老婆嘴上俯下身去继续搂着老婆的屁股,头钻进她的双腿间猛舔。老婆呜呜呜地在拼命扭头,身体的扭动幅度开始变大,估计是这样造成呼吸困难,老婆开始使劲打这个家伙。这家伙估计也快完蛋了,他猛地爬起来,骑在老婆胸前,将JJ放在老婆的乳房之间,然后用双手扶起乳房夹紧JJ,然后前后摩擦起来,老婆被他这样骑着,双脚开始做无谓的踢腿,手也开始推那男的,男的前后没有摩擦十几次,突然哦哦哦地射起来,老婆呸呸呸地吐了几口口水,估计男的射到她头上了(事实也是,射了一些在头上,头发回来还有)。

       男的爬起来,老婆赶紧找到衣服穿了起来,然后站起将裙子整理好,回身走了。

       站在绿化树边观看的我,这时才发现左右已经弯腰站着4~5个男的。

       回到住所,打开门。我来不及看老婆,迫不及待地打开客厅所有的灯,然后脱光老婆的衣服将她放躺在茶几上,分开她的大腿。

       老婆的下身和屁股上有点土和草叶。粉嫩的下体已近失掉出门的润色,全是红红的,整个下身湿漉漉的,大腿周边上还有一大圈干涸的白带,特别是屁眼,肯定被人给插入了,菊花花瓣有些松散。乳房上也是一块一块被抓揉的红斑块和几条红印,乳头竖立着。

    我脱光衣裤,露出愤怒的JJ,伸手在茶几下拿出润滑剂涂在老婆还粘着青草的屁眼上,在老婆充分张开的大腿间,在她淫荡的目光里将重新坚硬的JJ猛直接塞了进去。

        老婆紧紧搂着我,配合着我的插入,屁股使劲向上抬起,嘴里嗯嗯嗯地放着浪声。

       “老婆,今天骚的好过瘾是吗?”我趴在她身上,JJ使劲往里顶着坐着活塞运动,嘴巴贴着她问道。

       “嗯!今天我解救了那些需要性滋润的男人,还是好几个呢,老公满足了吗?”老婆红着脸,闭着眼睛答道。

       “你这个骚货,你要让世界上所有的雄性动物都得到性满足,你要和他们做爱,用你的小骚比接纳他们,这才是我要的!”

       “好的。只要老公满意,我骚屄里什幺都可以插进来!”

       “刚才第一个男的搞得你舒服吗?”

       “舒服!”

    “告诉老公,怎幺舒服。”

    “他开始用手揉我的屄,一会就直接捏阴蒂,我全身都软了,我搂住他,他的手就钻进我的小骚屄里了,还有一只手从下边插进我的菊花里,两只手一前一后地插,真的好舒服,麻麻酥酥的。就是最后屁眼最后被他搞得有点痛。”

       “你和他亲嘴,是你发情发骚了吧。”

    “不知道,当时什幺也不知道了。”

    “当时你已经缠在他腰上,他就是抱住你整个下身,还舔你的骚比,那时你什幺感觉?”

    “不知道了,就是感觉下面麻麻刺刺的,从下面传上来,全身都是软的,我都没有力气抱住他。”

        “第二个男的在你身上,你为什幺不帮他舔鸡巴(这是调情的话),下次不管谁的鸡巴,你要主动舔知道吗,包括后边26栋的那只大狼狗的鸡巴,知道吗?”

       “好,下次我舔狼狗的鸡巴,你和那个狗主人在边上看。我还让那只狗操我,操你的骚屄好吗,还要狗在骚屄里射精好吗。”

      “好,你天生就是骚货,生来就是供男人享受和操的,知道吗。你要吃狗射在屄里的精液知道吗。下次你要同时和几个男的做爱,要他们都把精液全射在你身体里,你再把精液吃掉”

      “好的,老公。我就是你的骚屄宝贝。老公让多好多个男人来操骚屄,老公在边上欣赏骚屄发骚,看骚屄和他们性交,和他们交配,看他们给骚屄注射好吗”

       “好,老公看他们操骚屄时那种欲仙欲死的样子。看骚屄的屄里,屁眼里,嘴巴里插满鸡巴的样子,看他们在骚比的嘴里、屁眼和屄里射精。然后老公用酒杯接住,给骚货洗精液澡,看骚货喝精液。”

    “好。老公只要高兴,老婆随便让男人搞,让他们今后除了老公的骚比,再不和其他的女人做爱了。”

    “好的,今后只要我同意,你就要和所有长鸡巴的动物交配,听见没有。”

       “是。”老婆楼紧我,伸出舌头舔着我的下巴:“骚货还要负责帮舔干他们大鸡巴上的精液和尿水。”

    “嗯。今后男人在你身上射精,没有我的同意,自己不准随便擦掉知道吗?你是老公的妓女骚货,人家射在你身上的精液也归老公处理,你只是接受,不许擦掉懂吗!”

    “骚屄知道了,老公就是我的主人,我就是你的鸡巴容器,只有接受承装的义务,没有处理的权利。”

    身下压着这个极品性尤物,鸡鸡穿插着她的菊花,听着老婆煽情的话语,我真恨自己少长了几根鸡巴!

       我抬起上身,看着发骚的老婆,指着占满整个胸部的乳房:“刚才那个男的是射在这里吗?”

       老婆低头看了看说:“是的,还射到我脸上呢。我擦了半天呢。”

       我双手扶起老婆的一对白胖丰满的乳房,低下头伸出舌头从乳沟的下面一直舔了上去,一次又一次,一次比一次有力。虽然精液被老婆擦了,但我还是嗅到淡淡的精液味道,胸前的乳沟里滑滑的。冲动让我脑子空白,我不停地使劲舔起来。老婆双手抚摸着我的头,嘴里哼哼着:“好老公,我的好老公,我就是你的宝贝,你让我干什幺我就干什幺,让我同什幺东西操,我就和什幺操。我就是骚屄,就是老公的骚屄宝贝,老公,我好爱你!我好性福!”

       我舔着,听着,加快了下面抽插的力度和幅度,老婆也紧紧扶着我的屁股,用力向下压,身体因为随着一次次用力向上顶。

    舔了一阵,我抬起头,双手捧起老婆的脸,情不自禁和她进行舌吻。看着她绯红的双颊,紧闭着的双眼,红红的嘴翘着随时接受我的舌吻。我兴奋不已。突然,我发现她额头上的头发粘有一块黏黏糊糊的东西透亮,我把她放在茶几上,凑上鼻子一闻,一股精液味道扑鼻。老婆注意到我的动作,问:“怎幺?”

      “小婊子:头发上刚才是不是也被那男的射到了。”

      “不知道,可能有吧,当时光顾着脸上和胸前,没有注意到。”

      “是的,这里还有一大块没擦。”

       我用手摸了摸。滑滑的,我将指手放到她嘴边:“来,吃掉!”

      “嗯,不好,老公,好脏呀!”

      “小骚货,男人的精液是最干净的,何况,你上次不是帮人家口交吃过吗。来,听话,吃了它!”

    老婆双眼迷情地看了看我,闭上眼睛张开了红红的小嘴。我将2个手指伸了进去,深深地伸进老婆喉咙里,老婆将嘴紧紧的闭合起来,允吸着,舌头在指尖缠绕。

    我拔出手指,抓起她楼住我屁股的一支手,放在头发的那块精液上:“自己动手,吃给老公看”

    老婆双眼直勾勾看着我,顺从地用手指夹起精液,捏了捏,再分开手指,手指间立刻拉出一条黏丝,她慢慢将手指放进嘴里允吸起来,一次又一次,慢慢吞咽着,并不时地抬起头,将嘴里和着精液的口水送入我的嘴中。

    看着身下这个人间性物,这个白花花的性妖精,我终于忍受不住了,我从她屁眼里拔出JJ ,迅速站了起来,跑到她头上,将她身体拖出茶几,头半悬在茶几外,把JJ插进她张开的小嘴里。

    我俯下身去,用嘴允吸那个留着骚水的屄,用JJ在她嘴里抽插起来,老婆双手搂着我的屁股,张开嘴接受我一次次插入,嘴里呜呜呜地有节凑地发出声响,看着老婆白艳扭动的屁股,我忍不住,使劲掰开她的阴唇,露出红红的阴道,将舌头深深地伸入那刚才被人用手指插过的满是皱着的深孔里,从里到外,从前都后地舔着,一直舔到菊花,伸进菊花。我舔干净了屄里的白带,舔干净了菊花里略带机油味的液体,舔干净了私密周边还留有的草叶和泥土。舔的老婆屁股左右直躲,我太忘情了,我忘了这世界,忘了所有。

    一股原始的冲动把我拉回到眼前的肉体。我大叫:“老婆:我要射了。”我腰往下一沉,JJ使劲插入老婆的嘴里,一股股乳液,就如护士打针般地注入了老婆的嘴里。”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