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魔尊曲7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七章◆春宵夺笈

      凤阁里的红烛依旧在燃烧,那跳跃的火苗让人最容易联想到的就是里面美人如玉,罗衫半解的旖旎情景,又有谁会想到这里其实已经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

      南宫修齐全身赤裸的坐在一张椭圆的浴桶之中,佣懒的闭着眼睛,任由腾腾的热气漫过头顶,微烫的热水漾过肌肤。而花魁紫心则仅穿着一件粉红肚兜站在浴桶边上,殷勤周到的为他不时添加热水,然后拿起毛巾为他擦洗后背,洗完之后也不闲着,伸出纤纤兰花指,在他的太阳穴上轻轻的按摩着,服侍的极为周到!

      和服侍其他客人不一样,服侍南宫修齐完全是她心甘情愿,因为她发现自己真的喜欢上了这个虽然没有什麽真才实学,但却很会花言巧语,讨女人欢心的花花公子,尤其是经过刚才的那件事情之后,紫心对南宫修齐更是情根暗种了,因为在他身上紫心体验到了一种从未体验过,却又十分渴望被保护的安全感。要知道紫心从小就没了父母,受尽了别人的欺负,后来又被人口贩子卖到了妓院,虽然现在她贵为花魁,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但这些都是在老鸭的皮鞭棍棒之下练出来的,所以她从小就缺乏安全感,也对安全感最为渴求,而南宫修齐却在不经意间就满足了她这一需求,从而使她对南宫修齐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愫。

      紫心精心伺候着,然而南宫修齐这时却有些兴趣索然,先前那麽用力争夺紫心只是不想输给邱一魔,完全是面子问题,并不代表他有多喜欢紫心,所以在最初的得意过后,他反而觉得有点无趣。

      在拥着紫心回到他包下的房间后,南宫修齐就问她刚才在凤阁里那个家伙都对她做了些什麽?紫心当然不敢有所隐瞒,便红着脸将她所做之事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南宫修齐。当然,她没有说邱一魔的阳物硕大异常,因为她很清楚男人的心理,谁也不会喜欢一个女人在自己面前说另一个男人的家伙粗大,尽管这种粗大是一种病态的粗大。

      当南宫修齐知道紫心给那个干瘪的老家伙做过口活之后,心里虽谈不上说恶心,但也觉得浑身不舒服,于是就叫她去洗漱一番,紫心自然乖乖照办。在一番净水漱口,香汤沐浴过后,南宫修齐突然也心血来潮说也要沐浴一下,紫心赶紧重新备水,并替她宽衣解带,入桶沐浴。

      花魁不但床上伺候男人的本领高强,其他方面亦是不弱,就说这按摩,她的手法独到,力量适中,修长的手指捆腻丰润,按在身上犹如鹅毛轻拂,十分的舒服!没一会儿,南宫修齐就显得有些昏昏欲睡了。

      「爷,可要再添水了?」见水的热度有些下降,紫心俯身在南宫修齐的耳边轻声道。

      「啊……哦,好,再添些水,爷还想再泡一会儿。」

      「是,爷!」说着,紫心转头轻喊了一声:「红儿,再端一桶热水进来。」

      「是!」门外一个清脆的声音应道。

      没一会儿,只见一个约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吃力的拎着一桶水进来了,紫心从她手里接过水桶后便将她打发出去,然后将这一桶热水缓慢而又小心的注入浴桶里。

      经过刚才一番的浸泡按摩,南宫修齐的精神得到了不小的恢复,他睁开眼睛饶有兴趣看着一旁忙碌的紫心,只见她半弯着腰,硕大的乳瓜由于重心的作用被拉的既鼓又长,小小的肚兜根本无法将其包裹,露出大半边的酥乳来,而剩下的一小半被肚兜遮挡的美乳,由于水雾的浸湿也隐隐约约的显露出来,这种雾里看花的感觉比直白显露更有韵味,也最能勾起男人的欲火,以至于南宫修齐看的看的突然就伸手挽住紫心的腰,将她连抱带拖的拽进了浴桶。

      「啊……」紫心发出一声娇啼。与此同时,她的娇躯落入浴桶时引起水花四溅,小小的斗室一时倒也充满轻松嬉闹的气氛。

      「哈哈,果然不愧是花中之魁,举手投足都透着那麽一股媚骚,让爷好生心动啊!」南宫修齐笑道。

      紫心抿嘴一笑,娇声道:「爷,您又取笑奴家了。」

      此时,紫心身上的那件粉红肚兜已然全部湿透,紧紧贴在她那娇嫩的肌肤上,将她那诱人的部位完全显现出来:椒乳怒挺,粉红色的小小乳晕上挺立的是如花生般大的艳红乳尖,乳尖微微上翘,就像雪域高原上绽放的两朵红梅,十分之艳丽!

      浴桶里的水刚好漫过她的小腹,在那里有一抹诱人的乌黑随着水波上下漂浮。她就这样站在浴桶里,螓首半垂,一缕湿润的秀发从额头垂下,顺过脸颊搭在胸前,黑白相间,泾渭分明,再配合上她那春意荡漾却又含着一丝羞涩的眼神,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为之情动。

      南宫修齐亦是如此,他伸出食指,朝紫心勾了勾,示意她到自己跟前来。紫心媚然一笑,缓缓地靠近他,将那一张娇艳的脸庞离他不足一尺的距离。

      妩媚动人的脸庞就在眼前,春意盎然的流波,艳如桃李的双颊,丰润滑嫩的樱唇,吐气如兰的气息,这一切使南宫修齐突然产生了一种心动,他慢慢将脸凑了过去。

      紫心呼吸有些加剧,高耸的胸脯起伏不定,樱唇也微微张开了,一双美目也慢慢合上,然而就在四唇即将交接的一刹那,南宫修齐忽然想到这张嘴不久之前还曾含过别人的家伙,心里顿时没了兴致,于是后退开来,将头靠在浴桶的边缘,淡淡道:「好了,好好服侍爷吧。」

      紫心睁开了眼睛,眼里闪过一丝哀怨,同时轻声道:「是,爷。」说完,她伸手到自己的背后,解开肚兜,从颈上取下,全身上下光溜溜的,一丝不挂。接着她拿起毛巾从南宫修齐的前胸擦起,直至双肩,再至双臂,最后从他的腋下滑至小腹,来到他那早已怒挺的部位。

      南宫修齐看着她,轻佻一笑道:「知不知道接下来要给爷做什麽?」

      紫心媚眼如丝的瞥了他一眼,娇道:「知道!」说着,她扶着桶缘跪了下去,水漫到了她的胸脯,然后伸出她那嫩滑的小手,握住了已是滚烫的宝杵并在上面轻轻的套弄着。她的纤手既软又滑,手握的力量又很恰当,南宫修齐感觉很舒服,腹部也不由自主的向上挺了挺,暗红如蘑菇的龟头不时露出水面。

      如此这般的套弄了几下之后,南宫修齐的龙阳之物愈发坚硬挺直了,这时,紫心微微倾身,双手捧着自己的那对硕大乳瓜,轻轻夹住了南宫修齐那怒涨之物,并且缓慢又微带力道的上下滑动着。

      「爷,舒服吗?」紫心抬眼媚笑道。

      「嗯,不错,继续!」南宫修齐闭着眼睛舒服的轻叹一口气道。

      的确,紫心的这对乳房不但硕大丰满,而且柔软细腻,可以将南宫修齐的宝杵完全淹没在肥腻乳肉之中,只有那暗红色的龟头随着她的上下滑动而时隐时现。这样一来,南宫修齐不但肉体上感到极为舒爽,视觉上也是诱惑之极!

      「哦……」南宫修齐的嘴里发出愉悦的喘息声。

      此时,紫心适时的加大了双乳之间的力道,因此她的双乳被挤的向外凸起,完全包裹住南宫修齐的宝杵,让他感觉到一种不输于幽谷的紧凑,而且深邃,紧密,匀实,就像是温暖的花房紧紧裹住了肉棒。

      看着自己的肉棒被她的两个肥腻乳房严丝合缝的裹在乳沟里,南宫修齐兴奋的加快了挺动腰部的速度,紫红色的肉棒就像铁杵一样在雪白的乳肉之间来回抽送,大半支紫红棒身被埋没在肥白乳肉中,只有那张着马眼的暗红龟头如毒蛇般的从两团肥腻乳球中不时冒出来。

      南宫修齐身为富贵人家,平时很注重清洁,再加上这一次在浴桶里也泡了这麽久了,所以他的肉棒非但没有邱一魔那种令人作呕的腐臭之气,反而还有一种淡淡的皂香之味,让紫心爱不释手,伺候的也愈发起劲了。

      随着南宫修齐腰部挺动的幅度越来越大,有好几次紫亮龟头都碰到了紫心的樱唇,于是她便伸出粉红小舌,不时轻舔着那怒张的马眼,如此几下之后,南宫修齐顿觉快感增强不少,已然有了几分泄意。

      蓦然,南宫修齐觉得自己的那处陷入了一个湿热滑腻的地方,低头一看,原来紫心已经含住了他的肉棒,粉红丁香小舌沿着他那青筋密布的棒身缠绕吸舔,并且不时含住龟头,向喉里深处吸啜。

      南宫修齐爽的无以复加,只觉得那里好像有一股电流通过一般,浑身酥麻,尤其是腰部,一种酸酸麻麻的感觉,他知道这是将要泄的前兆,可他又不想这麽快缴械投降,于是用手按住紫心的螓首,将肉杵从她的嘴里抽出来,稍做缓解。

      紫心岂会不知他的心思?便停止刺激,往南宫修齐一笑,同时伸出丁香小舌,在樱唇的四周轻舔一圈,这个动作既俏又媚,看的南宫修齐是欲火大盛,忍不住又一次将怒涨肉杵捅进了她的口腔,同时嘴里道:「小骚货,爷快给你迷死了。」

      听了他的这话,紫心彷佛受到了莫大的鼓励似的,又一次的将他的肉棒含入口中,使出她的挑、舔、卷、揉等诸多技巧,吸吐之间妙到毫巅,而且龟头之处每每都能抵达娇嫩紧窄的喉眼之处,爽的南宫修齐是直吸凉气,嘴里呻吟般的道:「……紫……紫心,你的品箫功夫堪称天下第一啊……」

      紫心吐出棒身,嫣然一笑道:「谢爷夸奖,」

      接着她复又将棒身吞入,而此时,肉棒已愈发坚挺膨胀了,直顶着她的喉头。本来,让这样如鸡蛋大般的龟头直顶着娇嫩喉头不放应该是很让人难受的,然而紫心却恍如未觉,不但喉里发出扰人心魄的淫糜之声,而且螓首也上上下下有节奏的吸舐,只见肉棒越来越大,颜色越来越深,中间处的马眼似乎快要裂开了。

      极富经验的紫心知道南宫修齐即将喷泄,于是越发卖力了,只见她用力含住硕大龟头,丁香舌紧抵其中马眼,在上面揉圈打转,同时一手的食拇二指圈住棒身,飞快的在上面橹动挤压,而另一只手则在肉棒根部的会阴处微微用力的按摩揉动。

      「哦……」南宫修齐呻吟着,同时用力的挺动这腹部,双手紧按住紫心的螓首。

      没一会儿,一股滚热的浓浆在她的小嘴里爆发开来。只见紫心的喉头蠕动,腥热精液被她悉数吞入腹中。

      过了好一会儿,南宫修齐才长舒了一口气,松开了紧按在紫心螓首上的双手,颓然的躺倒在浴桶的边上,轻轻的喘息着。

      南宫修齐喷射地不少,因此尽管紫心吞咽下去大半,但仍有一小部分从她的唇间溢了出来,红唇间夹杂着一丝乳白,显得淫糜而放荡。紫心往南宫修齐楣然一笑,轻轻的吐出香舌,将溢在唇间的精液卷入喉中,另有一丝流到下巴处的汁液,紫心则用她那小手轻轻一抹,指尖与下巴之间牵出了一条晶莹闪亮沾着唾液的粘稠液丝,显得无比的冶艳!

      「真是一个道道地地的小骚货!」南宫修齐笑谐道。

      紫心的俏脸一红,倾身伏在南宫修齐的怀里,腻声道:「爷,那您喜不喜欢啊?」

      「哈哈,喜欢,当然喜欢啦,而且越骚越好,那以后我天天来品香阁捧你的场。」

      紫心抬起头来看着他,轻咬着樱唇,像是有什麽话要说,却又难以开口,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南宫修齐看在眼里,稍觉不快,于是不悦道:「怎麽?不想让爷来捧你的场啊?」

      「哦,不,不是!奴家怎麽会不想让爷来呢?」紫心慌忙道:「奴家恨不得天天待在爷的身边,只伺候爷您一个人。」

      南宫修齐聪明机灵,一点就透,他听出了紫心话里的意思,然而他不是不想替紫心赎身,让她日夜伺候在自己身边,只是他不能这麽做。这倒不是金钱方面的困难,以他的财力就是赎十个紫心也足够了,而且他真要赎,老鸨虽然不舍,但也不敢不放人,真正的困难还是在于他爹。要说这个世上还有一个能让南宫修齐真正感到畏惧的人,那这人应该就是他的爹南宫凌空了,别看他在他爹面前嬉皮笑脸,没有正经,但在内心里还是有点怕他的,所以要是让他知道自己把一个妓女带回家,那还不把自己骂个狗血淋头甚至家法伺候啊?因此南宫修齐虽然早有此心,但也只能搁在一边。当然了,他不会把这个理由告诉紫心,那样未免有失面子,于是他只好打个哈哈,顾左右而言他道:「好了,洗了差不多了,给爷抹干身子吧。」说着,南宫修齐站了起来,跨出浴桶。

      紫心微感失望,事实上她对这个确实不抱什麽希望,她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地位低贱,人尽可夫的妓女,虽然是花魁,多少富家公子,豪门巨贾渴望与自己有肌肤之亲,但那也只是纯粹风月之事,和替自己赎身并且带回家那完全是两回事。稍有点地位的大户人家都不会那麽做,更何况像南宫世家这样权倾华唐的名门贵族?

      不过虽然这是紫心意料中的结果,但还是忍不住抱怨似自怜的轻叹道:「奴家好似章台柳,这人折了那人攀,恩爱一时间!」

      看着紫心仍跪在浴桶里,怔怔地自言自语,南宫修齐有点恼道:「还不快过来!」

      「……哦……是……」紫心回过神来,慌忙从浴桶里出来,拿起一条干爽毛巾细细的为南宫修齐擦拭起来。擦干后,紫心也将自己细细擦拭干净,然后披了一件薄如蝉翼的轻纱,搂着南宫修齐的腰绕过一道大理石屏风来到卧室。

      南宫修齐打算今晚就在这里过夜了,反正晚上爹是不会去逸香楼找他的,所以不会知道自己夜不归宿,只要自己明天赶在上早朝之前回去就可以了。

      「去,自己到床上去趴好,爷先喝杯酒热热身。」南宫修齐亵笑的拍了紫心屁股一下道。

      「是,爷!」紫心抛了个媚眼给他后便一步三扭的走向那张雕花大床。

      到了床边,紫心没有立即上床,而是回头往南宫修齐投来极具风情的一笑,荡意十足,然后曲起一条腿,慢慢爬上了床。只见她四肢弯曲,纤腰极力下沉,而雪白的臀部却高高翘起,形成了一道极为优美的曲线!与此同时,她还侧着一边往南宫修齐媚笑着一边伸出舌头轻舔红唇,高翘结实的臀部还在微微的摇摆着,显得十分的诱惑!另外,那如丝般的秀发搭在雪白的肩上,还有一小部分垂落下来,铺散在大红的锦被上,如此一来,黑白红三种颜色形成强烈对比,给人以极大的视觉冲击。

      不过南宫修齐刚刚已经发泄了一场,所以并不急于扑向床上的那个尤物,而是好整以暇的坐在椅子上,一边自斟自饮一边笑看床上紫心对自己搔首弄姿。

      「咚咚!」两声清脆的敲门音打断了南宫修齐的惬意欣赏。

      「谁啊?」南宫修齐很不耐烦道。

      「大爷,是我!」门外传来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我是舞儿姑娘身边的婢女,我们家小姐的客人,哦,也就是那个邱爷,他邀请您和紫心姑娘一起去凤阁把酒言欢。」

      「这个老东西,还想着紫心呢。」南宫修齐骂道。正想一口拒绝,忽然心里一动,脱口道:「这个舞儿是谁啊?我怎麽没听说过?」

      「她是今天才来品香阁的。」紫心不知什麽时候来到他身边,轻抚他的肩膀道:「据她自己说,她本是海王厦国的官宦之女,后因得罪了朝中某一权贵而遭到陷害,全家都被抄斩,只有她逃了出来,经过了千辛万苦才来到华唐,但现在是人安全了,可盘缠却没了,身无分文,没办法,只好堕落风尘,」

      听了紫心的话,南宫修齐并无多大的兴趣,于是道:「回去告诉那个邱爷,本少爷很忙,没时间过去。」

      紫心听罢,心中暗松了口气,她非常害怕南宫修齐会应邀前往,因为那个邱爷的意图很明显,就是想和南宫修齐交换着玩女人,她一想到那个又矮又瘦,浑身还散发着怪味的邱爷心里就感到恶心,当然了,她最感到害怕的还是他胯下那根大的令人胆寒的阳具。

      「哦,对了,大爷,邱爷还让我告诉您,天统教京安分堂的堂主樱雪怜很快就会过来……」

      还没等外面的婢女将话说完,南宫修齐就打断她道:「行了,告诉你们邱爷,本少爷马上就过来。」

      闻言,紫心脸上顿时变色,只见她一界求道:「爷,不要去了好不好?奴家一定好好服侍您。」

      南宫修齐哪里知道她心中的害怕啊?就算知道了他也不会为了她而不去见江湖四大美女之一的樱雪怜,只见他一边穿衣一边道:「那怎麽行呢?人家邱爷这麽有诚意,本少爷也不能不给面子啊,走!」

      紫心知道他主意已定,再说无益,只好忐忑不安的跟着他一起出了房门,朝凤阁走去。

      此时已值深夜,客人们都已经选好了自己中意的姑娘入房了,热闹的品香阁也已陷入一片安静之中,静悄悄的走廊里只有几个负责安全防火的护院在巡逻着,他们看到南宫修齐和紫心自然是躬身闪到一旁,不敢有丝毫打扰。

      就这样,他们很快来到凤阁前,然而南宫修齐看到的却是大门紧闭,于是不免感到有些不快,嘴里道:「这个老家伙搞什麽?邀请我过来不出门迎接也就罢了,还关上大门,存心想让我吃闭门羹啊?另外刚才门外传话的那个婢女去哪了?连个路都不带,真是岂有此理?」

      一旁的紫心也觉得有点不大对劲,正要开口说点什麽时,南宫修齐已经按捺不住一脚把门给踢开了。

      屋里静悄悄的,看不到一个人,红红的烛火四处摇曳,虽然照的四下通明,但却透着一股诡异的气氛。

      「爷,奴怕!」紫心抓住南宫修齐的胳膊颤声道。

      「这姓邱的在玩什麽名堂啊?」南宫修齐皱着眉头道。此时他感到的不是害怕,而是恼怒,因为他觉得自己被耍了。

      正当他要发火怒骂的时候,他忽然感到紫心的身子陡然一震,并同时发出低低一声惊呼,像是看到什麽极为恐怖的东西似的。南宫修齐颇觉奇怪,正待发问,却看见她的目光死死盯着一处,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南宫修齐也吓了一跳,原来他看到了地上有一双脚,而脚以上的部位由于垂悬下来的桌布的阻挡,他们看不清此人究竟是谁?

      「……爷……我……我们……们快出去吧……」紫心声音发抖道。

      南宫修齐当然不会听她的,他快步绕过桌子,赫然看见邱一魔衣衫不整的倒在地上,看样子已然没了气息,南宫修齐不由得吃了一惊,而跟在他后面的紫心看到这一幕更是吓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娇躯抖如筛糠。

      「爷……赶……赶紧报官吧……」

      南宫修齐摆了摆手,道:「不急,先看看这是怎麽回事?」一边说着他一边就蹲下身来,原来他的眼光被邱一魔那赤裸裸的下半身给吸引住了。

      由于邱一魔下体的衣物被西门无悔用剑削去,所以他那硕大的阳物直接暴露在外,而且他的身材过小,给人造成强烈对比,使人一下便把目光注意到他的这玩意上来,南宫修齐自然也不例外,他饶有兴趣的看着邱一魔的阳物,同时嘴里道:「真看不出来啊,这个老东西的家伙还真是不小!」

      这时的紫心是既害怕又恶心,想要离开,可是南宫修齐没有动,她也不敢一个人先走,只得战战兢兢的待在原地。过了好半晌,她忽然想起一事,连忙道:「怎麽不见舞儿姑娘,难道……」

      「谁知道呢?不管她了,我们走吧。」南宫修齐站起身道。

      紫心巴不得早点离开,于是也顾不得再想舞儿她们去哪了,连忙拉着南宫修齐的胳膊就要往外走。

      「他奶奶的,白来一趟!」南宫修齐在即将转身离开的时候一脚踢在邱一魔的尸体上。由于他身材矮小,重量颇轻,所以南宫修齐这一脚把他踢的连转几圈,致使上半身的衣杉不由得的散开了,露出里面那干瘪的胸膛。

      「咦,这是什麽?」一个奇怪的现象一讥南宫修齐不由得停下脚步,再次蹲了下来,只见邱一魔的胸膛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而在这些小字的最上头有四个稍微大一点的字,南宫修齐凑近一看,认出那里写的是「血灵秘笈」四个字。

      南宫修齐虽然不学无术,但也知道这可能是一部武学或者是魔学方面的秘笈,然而他并不是太感兴趣,正准备不予理睬时却忽然心里一动,暗道:「这天统教号称天下第一教,而这老家伙又是这教里的高层人物,想必定有绝学,而这绝学肯定就是这血灵秘笈了,不如我把它取下,献给嗜武的老头子,他肯定会喜欢!嘿嘿,这下他就不会再骂我整天在外面不干好事了吧。」这麽想着,南宫修齐立刻在靴子里抽出一把匕首,将邱一魔胸膛上的那块皮给割了下来。

      「啊……」后面的紫心吓得闭上了眼睛。

      没过一会儿,南宫修齐就将写有字的人皮完整的切割下来了,然而还没等他来得及收拾好,只听「砰」一声巨响,门被人一掌给劈成了两半。

      南宫修齐和紫心都被吓了一大跳,齐齐转过头去,只见门口处站着一大帮人,而在最前面的则是一个身材极为高挑,着装极为大胆的美女,一件紧身低领的黑色皮衣将她那浑圆而白皙的酥乳露出大半,并且挤出一道深深的乳沟,若隐若现让人为之遐想翩翩,她的肌肤胜雪,与黑色的皮衣形成强烈的对比,更增添一股魅人的诱惑。而皮衣下面是一件同样质料的黑色皮裙,皮裙很短,短的仅能包裹住她那浑圆挺翘的臀部,露出笔直修长,穿着深棕色丝袜的美腿,而其脚下蹬的是一双深及膝盖,跟长五寸的豹皮靴,整个装扮透着一股无人能及的妖艳媚惑。

      其实这也是典型的异国装扮,因为华唐是一个重教守礼的国家,一般女子,哪怕是风尘女子都不会穿这样暴露大胆的衣服,况且华唐的纺织业也不是很发达,像这种薄如蝉翼的丝袜也是做不出来的。

      这时候,性感美女及她身后的人都将目光盯向了南宫修齐手中那张写满字的人皮,接着就有人奔至南宫修齐的跟前,只见那人看见邱一魔的尸体,顿时脸色大变,回头道:「樱堂主,少主他……他死了。」

      「樱堂主?难道她就是天统教京安分堂的堂主樱雪怜?」南宫修齐心中暗道。

      却见樱雪怜听了那人的话后也是俏脸陡变,也不见她有什麽动作,身子就已经来到南宫修齐的面前,她看了看邱一魔的尸体,接着又看着南宫修齐手里的那张人皮,脸上煞气顿现,看了南宫修齐心里也不禁发了毛,忙道:「不是我,我可没杀你们少主。」

      「杀人夺秘笈,不是你又是谁?小子,纳命来吧!」樱雪怜的声音冷的就像从冰窖里发出来似的,寒人心骨。

      话音刚落,南宫修齐就感到脖子一紧,就像是有一根无形的绳子缠住了他,致使他呼吸越来越困难,脸色越来越涨红,南宫修齐心中不由得大骇,口中断断续续道:「福……」

      还没等他喊出那个生字,南宫修齐蓦觉颈部一松,随后就感到有一股大力将自己向后扯去,身子如腾云驾雾般的从窗口飘了出去。

      「哇哇……救命啊……」飘出窗外的南宫修齐发现自己是身处高楼之上,下面离地还有数十尺,不由得吓的哇哇大叫。

      「小少爷,别怕,是我!」福生的声音飘进了他的耳朵。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南宫修齐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他对福生的实力还是有点信心的。果然,南宫修齐的身子如一片树叶般缓缓落在了地上,一点伤都没有。

      「喂,你怎麽到现在才来,本少爷差点让人给掐死,你知不知道?我……啊……

      他们又来了……」南宫修齐正斥责着福生,却看见樱雪怜带着一大帮人相继从窗口跳下,向他杀来。

      「小少爷,你先走,这里有小的顶着。」福生轻推了一把南宫修齐道。

      南宫修齐自然是巴不得早点离开这是非之地,于是拔腿就跑,而后面则传来一阵兵器交戈之声以及樱雪怜那恨意逼人的娇音:「小子,你就算逃到天涯海角,我们天统教都会把你找出来的……」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