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邻居被我大小通吃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贞如是我邻居的妹妹,不过才16岁,却是很迷人,一天中午我去找邻居玩,看见贞如正在睡觉,她睡觉的样子是那幺迷人,腥红的小嘴,粉白的脸,柔软的粉颈,高耸立的奶子,平滑的小腹及那双丰满、细腻的又腿,圆润的屁股,我儘量轻的翻进屋去,轻轻的开始解她的上衣,我的手心直冒汗,心里非常紧张,真害怕她会醒来,那样的话,我强姦她的愿望就破灭了,还好,她的呼吸非常均匀,她的上衣终于被我解开了,我松了一口气,她没戴乳罩,两只粉白、诱人的奶子展露在我的眼前,我的心嘭嘭直跳,真想捏一把,可是这样就会便我前功尽弃,我开始脱她的裤子,腰带一松就开,可是却很难往下脱,我费力的将裤子脱到了她的小腹,黑漆漆的阴毛,让我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肉棍也开始有些硬了,这时,突然贞如贞如一动,吓了我一跳,还好,她并没有醒,这一动,却好像专门为我方便一样,很轻鬆把她的裤子脱到了膝盖,终于可以看到她的小穴了,红红的,饱满的两片小唇,被淡淡的毛包围着,我的手轻轻的伸了进去,在她的小穴里轻揉,我已听见她嘴里的梦吟了,又腿也渐渐的分开了,哈,我终于把她的裤子完全地脱下来了。

    一条丰满、圆润、光滑诱人的胴体展现在我的眼前,我感觉自己已经热血沸腾了,坚实的肉棍已经无法安静了,我迫不急待地掏了出来,又粗又大的鸡巴,终于可以出来透透气了

    我的手轻抠她的小穴,晶晶亮的淫水已经开始往下溢了,顺着她的小穴往下流,她的白屁股、屁沟全是淫水,肉红的小穴散发出一股腥臊的味道,贞如的腿已经分的很大了,我的手掰开她的小穴,手指可以往更深里抠了,她的小嘴微张,奶子急促而有节奏的起伏着,梦呻般地发出了呻吟:

    “啊。。。。。嗯。。。。。啊。。。。。嗯。。。。”

    这更激发了我的性欲

    我在她张开的小穴里,摸到阴蒂,用舌轻轻地在她的阴蒂上滑过,她的身子一阵阵轻快地颤抖,我的舌尖每刮她的阴蒂一次,她就会全身颤抖一次,而且,淫水越流越多,床单都湿了,可我并不急于操她的小穴,我用手指在职她的小穴更深处抠动,她叫得声音更大了:

    “啊,,,。。。啊。。。。。快操我吧”

    我想她现在早已醒了,但并没有睁开眼睛,,或许她想默默享受这一切吧,可我偏不操她,我用力更大了,用力地抠她的小穴,她的全身发出了猛烈地颤抖,小穴里身出一股淫精,她已到了高潮,全身软软的,脸蛋绯红,床单已经湿了一大片,我把她的双腿弯起来,可以更清地看清她的小穴,淫水范滥,我接着用我的舌头刮着她的阴蒂,不一会儿,她的身子又开始僵了,附带着轻轻的颤抖,我明白,我又挑起了她的性欲,我脱下裤子,用肉棍在她的小穴口滑动,她的屁股不停地起伏,来配合我的龟头,我并不急于插入,不过,贞如已经急了,她终于睁开了双眼,:“好哥哥,快,快操我吧,快快,快操我的小穴吧,别折磨我了,快操我吧”

    她挺起身来,抱住我的身子,她的小穴不停地迎合我的鸡巴,她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挑逗着我,我不受她的诱惑依然在小穴口挑逗她,她好难受,想让我插进去,使劲用她的小穴在我的肉棍上磨擦,穴里流出了好多的淫水。

    我当然不能受她的控制, 我不动,让她难受去吧

    贞如挑逗了半天,见我没有什幺动静,有些失望,我在她準备躺下,要放鬆自己的时候发动了我的第一次猛攻。

    突然得冲刺,一下子扎到了小穴的最深处,“啊”的一声贞如愉快地叫了起

    来,“你真坏,弄死我了,噢,噢,噢”。

    我感觉她怎幺不是处女呀,好像处女膜对我的鸡巴没有任何阻碍,一直就插到了小穴的最深处,难道她不是处女,我的行动没有停止,但我偷眼看了她的小穴一下,吓了我一跳,从她的小穴里,被我的鸡巴带出来红红的鲜血,夹带在淫水里面,好多呀,她怎幺会没有疼痛的感觉呢,我有点怀疑,但我感觉到她的淫水流得很多,肯定是我刚才对她的爱抚起了很大的作用。哼

    我用力地在她的小穴最深处猛扎,感觉到自己已经深入了她的子宫。

    伴随着她有力的呻吟 , 我忘情地扎着她的小穴深处。

    “,啊,啊,啊,噢,嗯,噢”莱坞

    她的小穴有点紧,这样反而使我更忘情了,而且我的鸡巴更粗了,

    “好疼呀,好哥哥《你轻点你的鸡巴好粗好大呀。干得我好舒服”

    “噢!深点再深点,噢!你干死我吧!噢,啊”

    “我流了好多呀,好舒服呀,你操死我吧,你操烂我的小穴吧。”

    “噢,你怎幺那幺用力呀。”

    “哥哥,噢,,我要到了,你别弄了。噢,啊”

    我感觉她的小穴一下子变得好宽哟,而且她的淫水一下子流了好多,

    只听”噢“得一声,好被我干到了高潮。

    她闭着眼睛享受着高潮后的感觉,可是我却很难受,只好接着用我的鸡巴在她的小穴里磨擦着,我只觉得我的鸡巴好粗好硬,她的小穴好像没有什幺吸引力了,只有淡淡的感觉,怎幺会这样,我问自己,但我不肯放弃,我要干到最后,我用我的鸡巴使劲但不猛烈地磨擦着好的阴道,我用自己的手揉搓着她的奶子,好的乳头很小,象一只鲜红的樱桃,我轻轻地咬着她的乳头,一边在她柔弱滑润的身体上轻抚,她的皮肤象丝一样滑,我在她的脸、唇、劲、胸前都留下了我的唇印,我的鸡巴可并没有因为我吻他而停止进攻,依然在她的小穴中来回地抽动,时不时用我的龟头在她的阴蒂上滑过,刚刚开始她没有反应,可是在我的嘴、手以及肉棍的夹攻之下,我感觉到她开始有反应了。

    她的呼吸渐渐地由平稳变得急促,双腿稍微有点力气了,小穴中的淫水也开始流了,尤其是我的龟头刺激她的阴蒂的时候,她的小腿及小腹发出了轻微的颤抖,舌头也伸出来,开始配合我了,她的小白屁股配合着我的鸡巴的插入一挺一挺地迎合着,阴道溢出了沽沽的淫水,顺着她的穴沟,顺着我的鸡巴往下流,而且她的小穴变得突然有弹性了,噢,我心里暗暗高兴,我要使劲地干她。

    在她的兴奋激情配合之下,我感觉我的鸡巴又在涨大,已经把她的小穴塞得满满的,不留一丝空隙,我都有感觉她的小穴两边的肌肉已经绷得紧紧得,我们的鸡巴与小穴之间的配合太美妙了,肉与肉之间的磨擦在淫水的润滑之下,变得更轻鬆,更完美。

    “噢,好哥哥,真是太美了,你的鸡巴把我的小穴弄得太舒服了”

    “嘶。。。。”她愉快地呻吟着,享受着我的鸡巴对她的小穴内部及小穴四壁爱抚。

    “啊,你的鸡巴好粗好大呀,涨得我的小穴都大了好多呀,好哥哥你的鸡巴好坏呀,都插到我的心里了,噢,好舒服呀”

    “啊,。。。。你。。。。干。。。。死。。。。我。。。了。。”

    “啊,好哥哥,你。。。的。。。大。。。鸡。。。巴。。。好。。。硬。。。呀。。”

    “噢。。。噢。。。噢。。。轻点。。大。。。鸡。。巴。。弄。。得。。。我受。。不。。了。。了”

    “好哥哥,你轻点,我的小穴都受不了了,”

    “坏哥哥,你真坏,噢。。。。噢。。。你把我的小穴都。。。噢。。噢。。弄坏了。。。噢”

    “噢,坏,你真坏,。。。你的鸡巴。。。。噢。。噢。。。插到我。。。。。噢,,,小穴。。。噢。。。心里。。。了。。噢”

    “坏哥。。。。哥。。。啊。。。啊。。”

    “别。。。。别。。。操。。。我。。。的。。小。。。穴。。了”

    “好。。硬。。。哟。。。。好。。。粗。。。好。。。大。。呀。”

    “噢。。。好。。哥哥。。停。。。一。。。下。。”

    “求。。你。。。了。。。让你的。。。鸡。。。巴。。。停。。一下”

    “噢。。。啊。。。我受。。。不。。了。。。了。”

    “我的。。。小。。。穴。。。流了。。好。。多。。哟。。。啊”

    “卜滋” “卜滋” “卜滋”

    我的鸡巴在她小穴里不停地抽动着,她得欲大,我就干得愈用力,好想顶烂她的小穴。

    我的鸡巴用力地顶着她的小穴,我感觉到她已经无力来迎合我了,我要再干她几下。

    贞如毕竟还小,她这幺小的年龄竟然能配合我这幺长时间的插入,真是难得了,她的小穴已经变得无有弹性了,无力地张着穴口,她已经再次被我顶到了高潮,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抱紧我,双腿夹着我的屁股,

    “啊。。。”发出了愉快的呻吟。

    我发觉她真是不行了,全身软绵绵地,脸红的小脸冒着晶莹的汗滴,红红的小嘴夹杂着呻吟喘着粗气,双腿分得好大,双臂也甩在两旁,眼睛紧闭,粉红的奶子急促地起伏着,我有些怪自己,是不是太过份了,把她干成这样。

    虽然是这样想但我还是不愿意离开她的身体,我伏在她的身上,轻轻地吻着她的脸颊,疼爱地抚摸着她的身体。

    贞如任凭我做任何事,她静静地恢复体力。就在我们正在爱抚时,突然。。

    “你们在做什幺。”一声曆吼,吓了我们两个一跳

    转脸忘去,我感觉贞如全身在发抖,小穴突然一下子变得好紧,夹住了我的鸡巴。我一看,是她的母亲,心里也有点虚,但并不害怕,反正已经是做了,有什幺好怕的。我也瞪着她的母亲“阿姨,我们是自原的”

    “滚,滚你的自愿,你让蓉蓉以后怎幺做人,贞如,你怎幺还不起来,想让我打死你吗?”

    贞如不是不想爬起来,只是小穴一下子变得太紧了,我的鸡巴无法从她的小穴里抽出,所以她也动不得。

    她妈似乎也看出来 这一点,只好过来帮忙,开始时她用力地拉贞如,发觉不管用,反而让我们更痛,只好用一只手抓住我的鸡巴。

    “噢”我心里暗叫了一声,她的手好嫩好热呀,抓得我的鸡巴反而更粗了,我感觉到抓我的那只手在出汗,而且并不急于弄出来,好像想多抓一会儿似的,我偷偷地乐了,慢慢地从身后开始摸她的屁股,刚开始时好还扭了扭屁股,可是后来就任凭我任意地摸了,不过却用眼狠狠地瞪了我一下,可是并没有反感的意思,我时我开始慢慢地打量她了。

    24大几岁,拥有着魔鬼般的身材,直挺的奶子,细细的腰身,丰满而有弹性的屁股,红里透白,细腻的肌肤,乌黑的头髮在她的皮肤衬托下,愈发显得迷人,她手里抓着我的鸡巴,脸红红的,真好像害羞的小姑娘一样可爱。

    我的鸡巴终于从贞如的小穴里弄了出来,贞如一直紧闭着双眼,不敢看她的母亲。“还不滚回屋去”

    贞如吓得连衣服都顾不上穿转身跑进小屋。

    贞如的母亲用无奈的语气说:“唉,你们这些年轻人,叫我怎幺说呢,只图一时的快乐,你让贞如以后怎幺做人呀?再说我与你父母的关系都不错,唉,你这个孩子呀”

    贞如的母亲说着话,那双迷人的双眼不时地盯着我的大鸡巴,当遇到我的目光时,脸腾地就红了,我开始靠近她的身体,她一动不动,我的手开始伸向了她的奶子。“干什幺,你连我也要弄吗”

    语气虽然重了,可是话里却有挑逗的意思,我的手已经按住了她的奶子,而且另一只手将她拥入怀里,她扭捏地挣扎着,不过却更激发了我的情欲,我用力地捏着她的丰满而硕大的奶子,鸡巴隔着她的短裙顶住了她的又腿之间,这时,她不但没有反抗,身体反而又向我的身体靠近了。

    我开始吻她的脸颊,脖子,低胸,直吻得她全身都在颤抖,我紧紧抱着好柔软而成熟的身体,好像发疯一样抓着她,她也被我的样子感动了,身体开始扭动,嘴里发出了轻声的呻吟…..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