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五个老婆】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一章 借车

      于岚坐在858咖啡厅的二楼靠里面的座位上,心中十分惊异,因爲坐在自

    己对面的是一位非常漂亮的美女,穿着浅灰色ol套装,肉色丝袜,白色蕾丝衬

    衫,戴着一架金丝眼镜,如水长发披肩,年龄大概22,23岁的样子。而举止

    又带着成熟女性的韵味。面容俏丽,肤色白皙带着点粉红,妆容十分淡雅,她的

    桌上放着一个爱马仕限量版的皮包。整个形象简直就是一个高级白领丽人。

      而让于岚真正惊讶的是这位女士竟然开着一辆保时捷跑车,如此年轻如此漂

    亮而又如此多金,到底她是什麽样的人呢?于岚非常好奇,处于职业习惯,她十

    分想要了解面前这个女人,所以于岚表现的十分热情,殷切的招呼着。

      " 没想到您能百忙中抽出时间前来,真的是太感谢了,请问女士怎麽称呼?

    "

      " 叫我何诗诗吧,请不用这麽客气,我也是受人之托。"

      " 哦,何小姐,你好。我叫于岚。" 于岚马上伸手与何诗诗相握,心道,皮

    肤保养的真好。

      " 您回複了我在网上发的帖子,我原来以爲肯定是位事业有成的男士,没想

    到是这麽漂亮的女士,我的朋友后天结婚,我们几个好朋友帮他拼几辆跑车作爲

    婚车,我原来发帖时也没有想到这麽快就有人愿意帮忙,心里真是很感激啊。"

      " 你没有必要谢我,回帖的不是我,愿意帮助你的也不是我,我说了我是受

    人之托。" 何诗诗说话不冷不热,但举止非常礼貌,让人感觉亲近。

      " 那是谁这麽善意的帮助了我们呢?难道是您的爱人麽?" 于岚笑着说。看

    来这个女人有个好丈夫或者男友,要是朋友的话,貌似这种忙不太会帮。这个幕

    后回複自己愿意借车的人言谈像个男的,而哪个女人会帮一个普通男性朋友,借

    车给素未谋面的人呢?

      于岚觉得自己的大胆假设非常有道理,马上道:" 那这位帮我联系到您的一

    定是位英俊潇洒,风度翩翩的男士,是您的爱人吧?呵呵……"

      何诗诗仔细打量着面前这个女人,很漂亮,短发,没化妆,装束挺普通的,

    牛仔裤T恤。找陌生人借豪车,而又是一位长的漂亮的女人,不禁让人有些想入

    非非,要说是想钓凯子的话,穿的又实在太普通了点。而且她还挺聪明的,看她

    背着一个大包,像个记者。

      " 你是个记者吧?你说的对,帮你的人是我爱人。他可没你说的那麽好,他

    是个非常让人讨厌的人,谁知道抽的什麽风,竟然让我过来帮你们,但是我受人

    之托忠人之事,车就在外面呢,一会你看看合适不,要是有需要我还有辆迈巴赫

    可以一起过去的,你也不要客气,我既然来了肯定帮你把事办好,你说好时间地

    点,我準时到的。"

      " 太感谢了,您真是太好了。您怎麽猜到我是记者的?我在城市晚报有个小

    专栏,叫于岚有话说。请多多指教。" 说着于岚拿出名片双手奉上。何诗诗接过

    名片看了一眼,微笑着收在包里。

      " 我没有名片,我在这附近的大学教英语,学校也没有名气的。"

      " 啊,您都是爲大学教师了啊,看您年龄也就22,23岁啊,真是天才教

    师吗?"

      " 我已经28岁了,谢谢您的夸奖。"

      于岚大惊,这太不可思意了,这个女人这麽年轻,或者说她其实是个女孩的,

    竟然已经28了,要说她说的不对,可是她举止中带着一分成熟女性的气质又好

    像是证实了她所说的。

      " 您是怎麽保养的啊,这真是太不可思意了!" 于岚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讶,

    她对这个女人非常感兴趣,十分想亲近她,或许这次借车还能交个好朋友,于岚

    心里特别高兴。

      三言两语两个人就聊的热火朝天起来,从化妆美容到养生休閑,因爲于岚家

    世也十分不错,两人的共同话题特别多,聊着聊着竟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何诗诗也十分开心,这个小记者挺好的人,原来想着肯定是些鼻孔朝天的富

    二代,呆一下就走,既然这个于岚这麽有趣那就多聊聊。说着何诗诗伸手招呼服

    务生,要了点客餐,还要了一瓶红酒,于岚也不客气,两人这就喝了起来。不一

    会两人都面带潮红,说话更是没了顾忌,于岚就问:" 你爱人是干什麽工作的啊?

    看你们生活水平很高啊,迈巴赫保时捷可不是随便的富豪可以买起的,你真是幸

    运有个好老公。人又好,愿意借车给陌生人。有机会请他来我和我朋友要当面致

    谢啊。"

      何诗诗看上去也有些微醺,扶了扶眼镜道:" 别提他,他不是个好人,你见

    到会后悔的,咱们交个朋友,就当是我帮朋友忙,没男人的事。" 于岚一听这其

    中貌似还有着些故事,这种富豪人家的故事老百姓最喜欢打听,没準是个好题材

    可以写点东西,于岚的记者八卦天性让她简直好奇死了。但是又怕追问惹人反感,

    心想这麽认识了以后还有机会见面,到时再慢慢打听。

      随后两人商量了后天婚礼借车的事宜,就此分手。

      看着何诗诗走后,于岚也转身开着自己的cc準备回家,在车上她打电话给

    后天结婚的新郎大学同学张伟。" 又借到一辆保时捷,你这婚礼可牛啦啊,别忘

    了请吃饭啊,这次我可是跟个大美女借的车呢。" 对方满口答应着。

                   第二章床上

      这是一栋建在半山的高级住宅区的别墅,落地大窗可以看到外面一条玉带似

    的江水奔流向西,周围郁郁葱葱满是树木,别墅在树木掩映下显得精致素净。落

    地窗内有着粉色的灯光,两个赤裸的胴体纠缠在一张足可以躺五个人的大床上,

    一个黝黑健壮的男人躯体压在一个修长雪白的女人身上,女人趴在床上长发披散

    在周围,被男人重重压在身下,而男人的阳具正一下一下打桩似的插在女人的阴

    道中,女人发出有点痛苦的呻吟声,声音非常小,几不可闻。男人的一只手搂着

    女人的腰,一只手抚摸着女人的脸。

      " 叫大点声,让我听到。" 女人似乎不想理男人的要求,强自压抑着自己的

    声音,似乎变得更小了。男人将手指伸进女人的口中,逗弄女人的舌头,女人的

    嘴被男人强迫的打开,发出了更大的呻吟声。

      女人似乎非常不高兴男人的强迫,含着男人的手指,呜呜的说:" 你别这麽

    使劲,我疼的。"

      " 那你好好叫给我听,不然就这麽使劲。"

      " 叫什麽叫,就不叫,叫了你更来劲,我受你的罪还少了?还得给你叫床?

    " 男人听了这话有些悻悻然的,随手扇了女人屁股一下,一个红色掌印浮现在雪

    白细腻的臀肉上,女人发出一声痛呼。男人似乎很满意的道:" ;老二可比你会

    叫多了,你咋就这麽不懂得伺候我呢?"

      女人一听男人提起别的女人,更是来气,挣扎着就要起来。" 你喜欢老二就

    去找老二,别缠着我!整天就知道干啊干的,你都三天没下床了你知道吗?" 男

    人见女人竟然要挣扎着下床,顿时大怒,一把按住女人的头,抓住女人的头发按

    在柔软的床上,女人的整个脸都陷在床垫中。同时胯下用力,频率提高了一倍不

    止,凶猛的操干女人的阴道。女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凶猛抽插操的哭爹喊娘,而脸

    被压在被中,声音发闷。男人越操越用力,大概插了几十下女人就受不了的大喊

    求饶。

      " 别干啦,轻点我受不了啦,我错啦行不行,求你,老公,我好好叫,好好

    伺候你,别这麽使劲,疼死我了。啊……啊……" 男人听到这话,也感觉下面女

    人阴道干涩起来,抽插暂缓。说道:" 我让老二去帮别人个忙,过两天回来你俩

    一起伺候我,到时你就省心了,这两天你就老实点别跟我耍脾气,不然我操死你。

    " 说着手也松开。女人把脸扬起,身体呈现一个美妙的弧线,大口呼吸着空气。

    好一会才嘤嘤的哭了起来。说道:" 你在家时间也不多,回来就知道干我,别的

    也不问,也不管,就知道给我钱,我要那麽多钱干什麽,你还让老二帮你做点事,

    我什麽事都不干,整天都无聊死了。做爱能做一辈子吗?"

      男人似乎也有些心软了,起身坐了起来,阳具抽出阴道,在月光下显得更加

    巨大,带着些血丝。女人转过身来,趴在男人身前,头枕着男人一条大腿,小小

    丁香嫩舌随即舔上男人的阴茎。男人抓着女人的头发用力朝阴茎按了下去,女人

    只好深深含在口里,慢慢细细的吸吮着。男人一边享受着女人的口交服务,一边

    在床头拿起烟点上,抽了两口说道:" 老三,你有什麽想做的事,就去做,我也

    没有不让你出门,有钱难道你还会闷吗?你看看老四,整天玩的不亦乐乎,还总

    说钱不够呢。你呀,就是性格太闷了,要多多出去走走,跟老四去唱k泡吧,找

    找朋友聊聊天啊什麽的,我不在的时候也要过得快乐点。"

      女人慢慢擡起头来,绝美的瓜子脸上犹有泪痕,长发遮挡下显得楚楚可怜,

    说道:" 我等一下再舔好不好,有点血腥味,不好吃。" 男人靠在床头,抽着烟,

    没有吱声。

      " 女人见男人没说话,就不再吸允阴茎,而是小舌专找男人的敏感地轻舔。

    同时说道:" 老四才高二,又是个傻丫头性格,我和她凑不到一起去。我也不求

    你别的,你别回来就知道干我就行了,你陪我出去走走,只要不是在床上去哪里

    都开心的。对了,你让老二去干什麽了?"

      男人将手背在头口,两腿分的更开些,女人知趣的更往下些吸允男人的睾丸。

    " 我前几天看网上有个借车办婚礼的,就让老二把她的车借人家,看来我老啦,

    都开始办好事了。真可笑,呵呵。" 男人呵呵笑出声。阴茎一挺一挺的,女人立

    刻又满口含住,用力往喉咙里吞咽。男人握着女人的乳房,不是很大,非常细腻

    光滑的手感,使劲攥了了两下。女人含着阴茎呜呜哼着,没敢吐出来。男人很满

    意女人的表现。" 你呀,就是不收拾不行,穿上衣服就像座冰山,不给你几下狠

    得就不利索,标準贱货。" 女人用手抓着男人阴茎使劲上下套弄,小嘴又吸着男

    人的乳头。" 你就不能说话不要那麽粗鲁麽?我都这麽伺候你还不满足?"

      男人将女人推倒,又重新趴在女人身上,将阴茎对準女人的阴道口,一个挺

    身,又插进去,不断抽插着。" 等我这阵忙完,好好陪陪你,我的小宝贝,我说

    粗话是兴奋,我喜欢着你哩。" 女人也不答话,这次叫还是很小声,看来天性如

    此,虽然用心去想要男人高兴,但是本性似乎对做爱并不是分热衷,很难全身心

    投入性爱中。男人抽插了一会感觉快射了,就要起来。女人心中知道,要是让男

    人拔出阴茎自己肯定又得喝精液,女人双腿勾住男人的屁股,小腰扭动起来,双

    手搂住男人的脖子樱桃小口用力吸允男人的嘴唇舌头。轻声叫道:" 射给我,我

    要,我要你射给我,热热的舒服。" 男人动情之极,一声大喊,精液喷薄而出,

    女人也配合的叫着。结束这激情的画面。

      " 老三,你又不吃,是不?" 女人看心思被男人识破,用力搂住男人。" 老

    头子,你饶我这回,下次我都喝。" 男人射精后有些疲倦,没再追究,搂着女人

    的腰肢睡下。老三也疲倦的蜷缩在男人怀里,不一会两人就睡着了。

                   第三章感谢

      于岚这次邀请何诗诗是爲了借车表示感谢,也找了张伟同来,张伟新婚妻子

    对于老公这个美女死党没有好感,借故没有同来。张伟到是在婚礼见到何诗诗让

    人惊豔的容貌心中一直很激动,早想着见面亲近一下。张伟今年28岁,父亲是

    副市长,岳父是交通局一把手。年纪轻的官二代子弟,自己开了几家酒楼手里有

    些钱。自觉得长相英俊又有钱有势,见到美女很有些按耐不住,期待今天于岚能

    早点离开给自己和何诗诗独处的机会,妻子虽然也很年轻美貌但是和何诗诗比起

    来差距不是一般的大。难道自己刚结婚就要出轨?张伟没觉得出轨是什麽大事,

    而是听于岚说对方丈夫或者男友是个非常有钱的富豪,觉得有钱人都不只一个女

    人,没準何诗诗独守空闺十分寂寞,正好自己借感谢之由趁虚而入。要是能人财

    两得就更好了。所以张伟打定主意要表现出最好的一面,争取打动何诗诗。

      何诗诗进了酒楼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进入张伟安排的包间,张伟马上起来伸出

    手和何诗诗寒暄,何诗诗礼貌的与张伟握手坐了下来,张伟见眼前丽人白色套装,

    身材修长,及膝短裙露出肉色丝袜的纤细小腿,长发盘起露出雪白粉颈显示出皮

    肤的白嫩不是化妆的结果。眉目娇豔戴着个无边的眼镜,又是名大学讲师。这活

    脱脱制服诱惑啊。妈的,这女人太正点了,张伟此时连自己刚结婚都忘记了,就

    想着怎麽能一亲芳泽。于岚招呼服务员上菜,并且要了瓶茅台。

      何诗诗见要喝白酒,就道:" 呦,我这一会还要开车办点事,可不能喝白酒。

    "

      张伟笑道:" 今天主要是爲了感谢何小姐的帮忙,你随意一点,我们大家都

    是朋友了,不劝酒的。"

      于岚也说道:" 是啊,少喝点,咱们姐妹还客气啥呢?我这同学啥都好,就

    是好面子不咋好,你帮他这个忙,正好凑足八辆跑车,又有迈巴赫开道,这婚礼

    办的老有面子了,他应该破费。咱们就狠吃他一顿。何诗诗看盛情难却,也就答

    应了。

      席间张伟十分兴奋不断说着笑话活跃气氛,频频举杯,于岚也刻意要与何诗

    诗结交妙语连珠气氛十分热闹。说着就聊到何诗诗的家庭背景,张伟介绍了自己,

    就问道:" 不知道何小姐家住哪里,是做什麽生意的呢?这里酒楼是小弟开的,

    小弟做生意也有些时候,没準大家有合作的机会。"

      何诗诗喝了些酒粉面桃红有些不胜酒力的感觉,说话也多了。" 我就靠的是

    我家那口子,我自己就是个教师,至于他是干啥的我也不太清楚,反正他什麽都

    做的,买卖还行,车都是他给我买的。" 说着就看看表,说道:" 哎呀我还得去

    接人,时间已经过了,我得走了。"

      于岚还想多和何诗诗聊聊,一见马上说道:" 喝了酒开车不安全,方便的话

    我找人帮你去吧。接谁啊?"

      何诗诗一笑,说道:" 是我妹妹,读小学六年级,她放学我接她回家。"

      张伟道:" 哪个学校,刚放学也肯定饿了,接到这里大家一起吃饭吧,我这

    后面还有道佛跳墙,珍稀八珍对女士孩子都有莫大好处,正好一起享用。" 何诗

    诗正要拒绝,电话响起。随手接了。电话那头有个娇嫩的女孩声音,口气却是不

    善。

      " 我在xx酒楼和朋友吃饭,你要不就回家自己弄吃的,要不就过来一起吃

    了,晚上我不做饭了。" 何诗诗对电话说道。听不清对方说的什麽,张伟见何诗

    诗同意多坐一会,马上自告奋勇的站起来要去接人,何诗诗怕张伟也喝了酒开车

    危险要阻拦。张伟道:" 我有司机,我去去就来,何小姐不要客气,你的妹妹就

    是我的妹妹,肯定保证安全快速的回来,你们继续聊着。" 说完问了地址就出去

    了。于岚也正好和何诗诗说说女人话题,两人也不顾张伟又聊起来。

      " 何姐,你和妹妹住在一起啊?" 于岚喜欢这个性格温柔长相美丽的女人,

    称呼都改的更亲切些。何诗诗哈哈笑了起来,容顔似桃花盛开般豔丽,于岚都眼

    睛一亮。

      " 她呀,说是我妹妹,其实和我没什麽血缘关系,她眼看着升初中,但是学

    习不好,我接过来和我住,给她补习功课。我们这个家庭啊,说出来吓你一跳。

    "

      于岚的好奇心马上被勾起," 怎麽样的家庭啊,何姐咱们都这麽熟,你就说

    说呗。" 何诗诗呵呵的又乐起来,只是笑而不语。不一会门开了,一个长的像瓷

    娃娃一样的女孩气呼呼走了进来。

                   第四章老五

      进来这个女孩一屁股坐在事先放好的椅子上,对着何诗诗大声吼叫:" 你爲

    什麽不去接我,我要是被陌生人拐走怎麽办?你是不是压根就想着我被人拐走?

    到时你就称心如意了吧?" 张伟这是也进了房间坐下,看表情有点悻悻然,于岚

    暗笑,她也看出张伟对何诗诗有兴趣,估计是在刚才讨好何诗诗妹妹没捞到什麽

    好脸色。于岚对张伟的妻子也没什麽好感,娇娇女一个对人刻薄。所以对张伟讨

    好何诗诗于岚没什麽恶感,反正何诗诗确实让人喜欢,男人女人都愿意亲近。到

    是何诗诗这个妹妹实在让人哭笑不得。仔细打量于岚又是大吃一惊,这个女孩太

    漂亮点吧。

      反常的不是女学生的短发而是如丝般长发垂下到腰际,粉白的鹅蛋脸白的似

    官还有这女孩的稚嫩可是已经可以看出将来必是个绝世美人似乎有超过何诗诗的

    意思。挺翘的小嘴紧紧抿着表示出自己的愤怒,可这小愤怒让人只感到非常可爱。

    身高到是不高,只有大概1米左右。小胳膊小腿说话时肢体语言表情都很丰富,

    显得是那麽活泼。好一个漂亮的小萝莉啊!

      何诗诗根本没有理这个气的就差蹦到桌子上的漂亮小萝莉,只是和于岚说:

    " 这就是我妹妹,她脾气不好你别介意啊。" 说着把筷子拿起来塞到小萝莉手里。

    " 吃!回家我是不做饭的,不然你就饿着。" 小萝莉一拍筷子,面前的小碟碗一

    颤,怒气沖沖的又道:" 你还敢跟我凶!" 手一指张伟。" 他是谁?你跟他什麽

    关系?"

      何诗诗也柳眉一竖,说道:" 我的事你少管,有点教养,不要像个泼妇!"

      " 你这骚货敢说我是泼妇!他到底跟你什麽关系,你们都干什麽来的,爲什

    麽他刚才跟我说的话好像你们熟的不得了?老二,你小心老头子拔你的皮!"

      何诗诗大怒,站起来大声道:" 叫我二姐!" 随手照着小萝莉后脑勺就是一

    巴掌,啪的一声脆响,小萝莉的头差点砸在桌子上,打的小萝莉当场大哭出声。

    于岚马上走过去一下拦住何诗诗和小萝莉之间。

      " 怎麽好好的打孩子呢,还是孩子懂什麽,你看你这气的,再怎麽也不能动

    手啊。快坐下,有话好好说。" 张伟也站起来劝说。

      于岚其实早看出张伟对自己的爱慕眼光,但是男人这麽看自己的实在太多,

    人家一直彬彬有礼自己当然也不好说什麽拒人千里之外的话,见小萝莉这麽愤怒

    估计不仅仅是自己没有接她放学的原因,估计是张伟在接小萝莉回来时候问了些

    什麽,或者是说了些什麽这才让小萝莉大怒。可是小萝莉竟然在外人面前如此口

    不择言辱骂自己,何诗诗岂能容忍。

      小萝莉泪流满面又怒火沖天,一把又推开于岚,对着何诗诗大吼:" 我打不

    过你,等我长大了一定让你后悔今天这麽做,让你生不如死!我要告诉老头子,

    让老头子收拾你!让你后悔,让你舔我脚趾!"

      何诗诗被个小女孩如此侮辱气的粉面通红,大骂:" 老五你太无法无天了,

    我白教你礼义廉耻,竟然这麽和我说话,找打!" 擡手又是一巴掌扇在脑袋上,

    小萝莉用手挡了一下,但还是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马上又好女不吃眼前亏的跑

    到刚才还被自己推开的于岚身后。于岚看着孩子气的老五真是哭笑不得,也有点

    奇怪这何诗诗怎麽打耳光是打后脑勺的,也是,打脸上,这麽可爱的小脸蛋谁舍

    得打呢,但是打脑袋要打笨了可咋办。马上又是和张伟一顿阻拦。

      老五看有两个人护着自己马上来了精神,大声又尖叫着喊:" 我现在就给老

    头子打电话,让他知道你偷人,还和人搞3p。他肯定操爆你的屁眼!" 何诗诗

    已经气得不行,完全忘记了淑女风范,伸手就去抓老五,老五将于岚当做母鸡,

    自己就是被老鹰抓的小鸡般来回蹦跳,又在嘴里骂道:" 你不要脸的骚货,老头

    子几天不在就出来偷人,还敢让我发现,今天就让你知道姑奶奶的厉害,我要和

    老头子一起爆你屁眼!" 说着朝何诗诗示威的还伸出粉嫩白皙的小拳头示意着就

    用它来爆。

      何诗诗听了这话已经失去理智,只是一门心思要抓到老五,但是于岚和张伟

    这样阻拦,又没有办法。她深吸一口气定一下神:" 想让老头子听你的,想要操

    我屁眼,等你被老头子开了苞,真正知道什麽是操爆屁眼时你在说吧。你还是仔

    细着现在我撕烂你的嘴。"

      于岚和张伟对视一眼,心理的感觉这个怪啊,这是怎样的姐妹俩啊?他们说

    的老头子刚开始以爲是她们的父亲,然后两人汙言秽语的说的又都是什麽东西?

    这老头子到底是谁?她们到底是什麽关系?这都是什麽事啊?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