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夫献身升职之绝色少妇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为夫献身升职之绝色少妇

    大约在两年前,在美国的总公司调了一个黑人总经理来负责中国方面的业务。而天启则被调到这位总经理下面作他的助理。经过他们一年来的努力,使公司的业绩有了明显的提高。天启因此也和总经理(杰理)熟络了 。

    当天启哼着小调回到家里,看到老婆正在厨房里準备晚餐便走过去给了她一个热吻说:「梦如,今天公司开了个庆功会。我们总经理说準备提拔一个副总经理,而我是最有希望的一个。如果当了副总经理就可以出国深造,说不定还可以调去美国的总公司呢?」

    「真的吗」梦如高兴的跳了起来说:「那你出国的愿望就有希望实现了,我也要跟着你去,去煮饭给你吃,去那边服侍你,顺便也去见识一下。」看着梦如兴奋的样 子,我也感到莫名的兴奋,把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梦如的乳房虽然不是很大但却十分的丰满,以她一米六五的身高却拥有34D罩的胸围来说是很少见的了。

    梦如很快接受了我的信息,给我更热情的回报。我没有作多余的动作,把手伸进了她的裙子里脱掉她的内裤。她便熟练的把我直接引导进她的体内。我像只野马在那 郁郁葱葱、温暖潮湿的大草原里奔腾着,她就像训练有素的训马师一样不停的刺激着我,让我自由的发洩那多余的精力。当我心满意足的躺到地板上时,梦如早已气 喘吁吁的躺在我的胸膛上休息着,似乎她比我更享受其中的乐趣。

    不可否认,梦如就是一种很容易满足的女人。我在她的身上不仅得到了肉体上的满足还得到了精神上的征服感。我看着她那娇媚的面孔,我惊奇的发现在梦如的身上 已经找不到农村姑娘的俗气,取而代之的是那成熟少妇的魅力。五年的城市生活把她的农村气质完全的磨灭掉,也使她完全的蜕变成一个美丽娇艳的女人。结婚五年 来梦如一直是我唯一的女人,她的身上有着一种与众不同的魅力,一举手一投足之间都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拥有了她,别的女人在我的眼里都不再美丽。

    于是我对她说:「老婆,能娶到你是我的福气。」

    梦如听了给了我一个吻说:「不是的,能嫁给你是我的福气。记得在我爸去世的时候就已经将我托付给你,后来你去读大学,我以为你会不要我这个乡下妹。但你读 完大学后还回来娶我把我带了出来。能有这样的生活我已经心满意足了。你是我第一个男人,也是今生唯一的一个,只要有你在我身边我就足够了,其他的我都不 要。」听了梦如的这番话,我就知道当初回去娶她的决定是没有错的。

    当我静静的躺在床上回想着这些年发生的一切时,梦如钻进了我的怀抱对我说:「老公,我想生个孩子。」

    「为什幺,在迟几年吧。」

    「还要等几年阿,今年你都29岁了,我也25岁了,年纪都不小了。再说我们结婚都五年了还不生一个人家会笑我的。」

    天启听了回答说:「谁会笑你,这里时城市不是乡下,生孩子的事还是迟点在说吧。」

    梦如见我不答应便委屈的掉下了眼泪说:「今天,你爸又打电话来问这件事,我都不会回答他老人家。你也要体谅他老人家一下吗?你经常要我吃避孕药,书上说吃多了会不孕的,如果以后真的有什幺事你叫我怎幺办。」说完便真的哭了起来。

    我知道梦如要做什幺事都要问过我的意见,如果我不答应她事不会去做的,但看着她委屈样子叫人心疼便哄她说:「好了,你说了算。」

    梦如听了马上破涕为笑说:「说话要算数。」

    我点了点头。梦如又钻进我的怀抱说:「老公,你猜今天是什幺日子。」

    我摇了摇头说:「是什幺日子?」

    梦如噗哧的笑了一声说:「今天是我月经后的第十天,也就是说这星期是我的排卵期。我把所有的避孕药都吃完了,我可不会再买的了。」

    我听了便哈哈大笑,梦如看见了捶打了我一下说:「有什幺好笑。你说过的话算不算数?」我点了点头。

    「好」说完梦如便往我身上压了下来……。

    第二天晚上,我约了杰理去酒馆喝酒。当三杯下去的时候,舞台上的表演也结束了。这时候杰理说:「小唐,你觉得美女得标準是什幺?」

    我不假思索得说:「那当然是样貌好身才好。」

    杰理听了摇摇头说:「你只说中其中得一点,还有两点。一是要有好得皮肤,好像刚剥了皮的鸡蛋一样白里透红。二是要有美女的气质,要有那种成熟女人的魅力,让人看见了都会把持不住的。只有具备这三点的女人才配叫美女。」

    我听了笑了笑说:「你说的这种女人这个世上没有多少了吧!」

    杰理听了说:「少是少了点,但我也找到了一个。」

    「那是谁?」我好奇的问。

    杰理回答说:「那是我们老闆的女儿,也是我的妻子。」

    「那你怎幺不把她带来?」

    「唉」杰理歎了口气说:「我想现在她不知在哪里快活了。」

    我听了,有点同情他说:「不要伤心,天涯何处无芳草。」

    哪知道杰理听了后哈哈大笑说:「你们东方人就是这样,觉得这些事很了不起。但在我们西方人的眼里,这些事并没有多大的关係。她有她的生活方式,只要她是爱 你的,她还会回到你的身边其他的真的没有什幺关係。」我听了虽然觉得难以接受,但也知道美国人素来以性开放着称,也没觉得太惊奇。

    喝到十一点,杰理就说送我回去。等车到了楼下我好客的问了他要不要上来坐坐。杰理很爽快的答应了。

    当我开门时梦如正好从睡房里出来,她只穿着我的宽衬衣和一条内裤,衣看见我回来了她便迎了上来说:「老公,你回来了,今天这幺晚的。」虽然是穿着我的宽衬 衣但还是不能把她那女性应有的曲线遮盖住,衬衣下那洁白修长的双腿更是暴露无疑,在灯光的照耀下整个人显得娇艳无比。可当她走到门口时才发现门口还有一个 人,顿时满脸通红,马上转身回房换了间衣服出来。我向她介绍杰理后梦如马上必恭必敬的上茶。杰理坐了很久,直到十二点多才走。

    过了几天,杰理在上班的时候把我叫进了办公室对我说:「今天,公司开了个会,準备向总公司提交副总经理的候选人名单,我準备提拔你上,但你的学历和资历都 不够,所以我準备将几个大客户交给你,再加上我的推荐,我想应该没有问题的。」我听了几乎高兴得要从座位上跳了起来,连忙道谢。

    这时杰理又说:「先不要高兴,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不知你能不能答应我?」

    我听了马上说:「只要是我能力範围的事我一定答应你。」

    可当我听到杰理的要求时,就如一把尖刀插到我的心口上。我不知道杰理会提出这样无理的要求。杰理见我没有答覆便说:「今天是星期四,这个星期内你必须给我答覆,否则你当我今天没有说过任何话。」

    下班后我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到了酒馆一个人喝酒。我不知道杰理为什幺要提出这样的问题,但仔细的想想,梦如好像完全符合杰理美女的标準。一副典型的瓜子脸 形,有着中国古典女性的美、美好的身段和身材使她无论穿什幺衣服都可以突出女性的曲线、大山的水土养育了她一身洁白无暇的皮肤、天生应有的气质使她有吸引 人的魅力。可是我有怎能接受如此要求,但如果不接受就会失去这次出国深造的机会。道德伦理的冲击和现实的诱惑不断的在我的脑海理旋转,我不知道该怎幺办 好,于是不停的喝酒,直到打烊的时候我才轻飘飘的回家。

    当我睡醒时见到梦如坐在床边看着我。我看见了她那有红又肿的眼睛便问:「发生了什幺事?」

    梦如要了摇头说:「没什幺事,我只是担心你。」

    「傻孩子,我哪有事。」

    我安慰她说:「现在几点了。」

    「十一点了。」

    我听了马上从床上弹了起来说:「这幺晚了,我上班迟到了,快帮我準备衣服。」

    梦如听了说:「不用了,我帮你打电话请假了。」

    我一听便自言自语的说:「也好,不用上班不用烦。」

    星期天本是自由放鬆的一天,可是天启一天都在抽烟,脑子里不断的回想着杰理的要求。看着在厨房干得起劲的妻子天启想着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她好,但他知道就算告诉了她也没有用,梦如本身的思想比他更保守,如果告诉了她,她反而会为了自己而不知所措。

    到了吃饭的时候了。天启慢慢的走到饭厅,看见饭桌上全是自己喜欢的菜,还有一瓶红酒,天启知道妻子很少喝酒,于是好奇的问:「今天是什幺日子,我不记得了。」

    梦如倒了两杯酒说:「今天不是什幺日子,只是我想喝点酒而已。来,我们来碰杯。」

    当天启静静的享用晚餐的时候,梦如问:「这两天你是不是有什幺不开心的事。」

    天启要了摇头。「那是不是推荐的是出了什幺问题?」

    天启擡头看了看梦如说:「没有。」

    梦如又问:「如果当选的是不是真的有机会去国外进修和工作,还有机会在国外定居呢?」天启又点了点头。

    「那你是不是真的很想去国外留学?」

    「想是想,不过……不过。」天启连续说了几个不过还是没有讲下去。

    这时梦如又问:「难道你不想去国外创出一番事业来吗?难道你不想我们的生活过得更好一点吗?难道你不想我们的孩子将来在美国定居吗?」

    听了梦如一连串的发问天启想了很久才回答说:「想是想,不过……。」

    他还是选择没有继续讲下去。就在这时候梦如说了一句:「那你就叫他来吧。」

    天启吃惊的看着梦如问:「什幺,你说什幺。」

    梦如镇定自如的说:「那你叫杰理来吧。」

    天启愕然的问:「你时真幺知道的?」

    「那天晚上你喝醉了自己说出来的。当我听倒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怎幺办,但看见你这两天的样子,我很心痛。我知道你很珍惜这次的机会,也知道你是为了我们着想,所以这两天我也想得很清楚了。

    只要你选择了我就答应。」说完梦如的眼泪就不断从她的眼眶里掉的出来。看着梦如的样子我的眼泪也不由自主的掉了下来,我不知道她会知道这件事,更没有想到她会这样的回答,能得到这样的老婆我还有什幺遗憾的呢?

    于是我激动说:「对不起老婆,其实我不应该想这件事,当时我就应该拒绝他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