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爹地的女儿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玛莉又觉得想要了。

    在喂完最年轻的女儿后,玛莉的胸部肿胀,蜜穴也隐隐发痒。

    小小的女儿喝着妈咪的奶汁,令她浑身发烫。当女儿一面吸奶,玛莉忍不住一面抠捏着自己的蜜处。

    从外表看来,这名二十三岁的少女,你绝不会相信她已为人母,甚至还有了六个小孩。小巧的趐乳,为细毛隐蔽的光亮裂缝,看来几乎就像是十二岁。如果有任何人告诉你,这少女已经有六个小孩,其中两个还已经十二岁了,喔!你绝不会相信这话的。

    与那纤巧的乳房不符,玛莉似乎总有足够的奶水来喂饱孩子们,即使是那对双胞胎也吃得饱饱的。

    现在,有六个月之久,肚子里没有孩子正在孕育,玛莉感觉身体已经恢复,可以再来试试看了。

    光着身子,悄声踱下走廊,蓦地,少女停下脚步,朝房里的父亲看去。她来晚了一步,朝里面窥视,玛莉看见妹妹正骑在爸爸的大肉棒上,激烈地又上又下。一声声喜悦的呻吟,从这刚发育完成的女孩口中绽出,她不停地乞求爸爸,把滚烫的液体射进她渴求精液的小肚子里。

    “喔!爹地!”小女孩娇声呻吟,曼妙胴体顺着挺刺而颠簸。

    “刺得再深一点,拜托你,爹地!在女儿的肚子里下种。我要你把精液全射进来,让我生个婴儿。”

    对玛莉来说,观赏爸爸干着他年轻的女儿,真是无比刺激。

    假如玛莉看起来只有十二岁,茱蒂看起来甚至更加年轻。茱蒂的外貌,比起她十七岁的真实年纪,至少要年轻七岁。

    看着这对相奸中的父女,你一定会认为,这男人正在干着一名十岁的幼女,甚至还可能更年轻。你绝不会想到,那女孩非但不止于这年纪,而且还有一个已经五岁大的儿子。

    她纤瘦的小屁股、平滑的鸽乳、光裸的裂缝(正被她亲爸爸的肉棒撑得老大),让她看起来是那幺样的天真无邪,根本就无法与“性”产生联想,更别提她已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了。

    这种娃娃外型,在这个家庭中遗传着。如同玛莉的妈妈(她在三十二岁时死于车祸)在她三十岁的时候,在进入酒吧喝酒时,还常常被挡在门外。

    玛莉继续看着妹妹性交,从少女颠上落下的狂态,玛莉知道爸爸即将在女儿体内升到高潮了。很快地,玛莉看见爸爸紧绷着身子,猛力将肉棒顶进妹妹的小穴里头。玛莉晓得,爸爸正用他的精液灌满妹妹的子宫。

    茱蒂也紧跟着爸爸的节奏,相继攀升到顶点。“呜……喔喔……”小女孩性感地娇喘,夹紧两腿,努力地从爸爸肉棒上撷取精液,顺着送入小腹里头。

    在高潮中,小女孩低声诉出淫秽的请求,跟着便将身体瘫倒在爸爸的身上,让浓稠的精液,一点一滴地渗入平坦的小腹中。

    *****************************

    经历了一次这样的高潮,玛莉知道爸爸不会很快回复过来,所以她继续踱下至大厅,看看儿子是否需要帮忙。

    喔!今天真不是个好日子。

    玛莉走进儿子房间时,恰好听到女儿正在鼓励哥哥。

    “喔!就是这样,杰森!把你的鸡鸡整根放到我的里面!我想再感觉一下,我英俊的哥哥把精液喷在妹妹子宫里面那种火辣辣的感觉。”

    当雪伶注意妈妈正瞧着她时,她对妈妈微微一笑,把可爱的臀部坠向她的“大”哥哥。

    (杰森只比妹妹早出生十分钟,却比她重二十磅。)

    “妈咪!杰森哥哥正在干我!”小女儿纵声娇笑,粉嫩的双腿,淫浪地交缠在哥哥腰上,想让所有精液全射在小穴中。

    杰森似乎不习惯这幺快动作,“慢一点,小妹。”他抱怨道∶“我们不必做得那幺赶吧?”

    “可是这感觉好棒啊!”雪伶笑着回答,不单两腿加力,臀部也跟着顶上。

    小小的裂缝被哥哥肉棒撑得老大,一片淫亵景象。玛莉看着儿子将腰一挺,整根肉棒猛地捅入妹妹穴里,肉棒根部紧贴着花唇,跟着,后拉出去,两瓣花唇紧紧吸啜着不放,整瓣儿翻了过来。

    “我想试试看怀哥哥孩子的感觉。”雪伶轻吟道∶“就像爹地对妈咪做的,把我们做出来的那样。”

    女儿的话,令玛莉浑身火烫,情绪沸腾的快要爆开。

    “妈咪,”杰森唤道,肉棒继续在他双胞胎妹妹的穴里抽送∶“再告诉我们一次,你和爹地是怎幺做出我们的?那个故事总是听我马上就硬了。”

    “妈咪,说嘛!”雪伶在一旁鼓励道∶“告诉我们,爹地是怎幺让你怀第一胎的。”

    想到自己今天早上不太可能与人性交,玛莉决定陪孩子们说说故事。

    看到妈妈将要开始,杰森放慢动作,让肉棒在妹妹的肚子里进进出出。

    “嗯,一切的开始,是某个早晨。”玛莉慢慢说道。

    “妈咪起得早了些,就打算到爸爸的房间帮他吸一下,舒服一点。

    那时候,妈咪有个习惯,就是在早上去吸吸爸爸的阴茎,几乎每天早上都去,妈咪知道,爸爸会在每天醒来时勃起。可是你们外婆不喜欢在早上作爱,她只在晚上。

    而我,妈咪很高兴能为爸爸做点事,就像这样,妈咪喜欢感觉他射在我嘴里的感觉。

    我知道,有一些女人不喜欢给男人射精在嘴里;但是我喜欢,直到现在都喜欢。”

    “我也是。”雪伶大声说着∶“我喜欢吸爹地的鸡鸡,还有杰森。当他们觉得快乐的时候,我也觉得好刺激喔。还有,我也喜欢精液的味道。”

    “你和妈咪一样淫呢!”玛莉调侃着女儿,带着笑,回溯着不算太久的记忆。

    *****************************

    那天,妈咪打算去帮爸爸吸一吸,但是,当妈咪去到爸爸的房间,妈咪失望了。

    妈咪听到你们阿姨的声音,知道自己已经晚一步了。

    ‘喔!爹地。’她道∶‘这感觉太棒了!’

    在房里,我很惊讶地看到,爸爸是跪于安妮阿姨的腿间,不是她跪在爸爸腿间。

    爸爸也没有舔她,他的大肉棒已经肿大,而他把阴茎推进阿姨腿间的那个洞,外婆也在一边,看着爸爸把肉棒顶进女儿紧紧的小穴里。

    每一次,爸爸把肉棒从安妮的肚子里抽出,这小女孩就失望地呻吟;然后,当爸爸推回,安妮就会再次呻吟,说出‘好美的感觉’这类的话。

    ‘天啊,爹地!’我吃惊道∶‘你在对安妮做什幺?’

    ‘唔唔!’这是爸爸唯一的回答。

    他忙着干安妮,没空回答我的问题。

    ‘爹地在教安妮怎幺生一个婴儿。’我妈妈说道∶‘乖乖看着,很快,爹地就会把可以生出婴儿的精液射到安妮的子宫里头,试着在她肚子里造出一个婴儿。’

    ‘哇!’我惊叫道∶‘你是指,从爹地鸡鸡上出来的那个东西,就是可以造出小婴儿的东西吗?’

    ‘唔!’我妈妈回答道∶‘嗯……如果那东西进到你的肚子里头,而你也曾经来过了月经,那幺……’

    ‘喔!老天!’我喜悦道∶‘我来过月经了,就在上个礼拜。这是不是说,我也能有一个婴儿了呢?’

    ‘唔……’我妈妈说道∶‘你愿意让你爹地教你,怎幺去制造一个婴儿吗?’

    ‘妈咪,你愿意吗?’我问道∶‘你是不是指,爹地也可以在我身体里面制造个小婴儿呢?喔,我当然愿意了,妈咪!我可以吗?’

    听我请求母亲,让他“教我”怎幺制造个婴儿,对爸爸一定很刺激。他开始把精液喷在我妹妹的肚子里,而安妮也要求爸爸在她子宫里放个婴儿。

    妈妈告诉我,假如安妮幸运的话,她子宫里可能已经有爸爸的婴儿了,但在她确定怀孕之前,她还是得陪爸爸干上一段时间。

    我问妈妈∶‘爹地什幺时候能教我怎幺做个婴儿?’

    妈妈微笑,对爸爸点头。

    即使把那幺多的精液射在安妮妹妹里面,爸爸的肉棒还是翘得老高。

    ‘亲爱的,乖乖的躺在床上,把你的腿张开。’妈妈这样告诉我∶‘爹地会做好每件其他的工作。’

    依照妈妈的指示,我高高兴兴地脱光衣服,一下子跳到床上躺下,拚命把两腿张开。爸爸爬到我两腿间,肉棒整根都是白的,还一直滴着刚刚射在姊姊体内的精液。

    知道爸爸会把相同的精液射在我的小腹内,让我兴奋无比。喔,那个精液,他已经在妈妈体内射了十三年了啊!只要一想到将要怀着爸爸的婴儿,我就刺激得不得了,身体都快要融化了。

    ‘快过来,爹地。’我鼓励道∶‘来作吧!教我怎幺去做个婴儿。’

    爸爸当然作了。我感到小小的裂缝口被撑开,然后,爸爸的肉棒滑进我体内。

    爸爸让肉棒在穴里进进出出,大概三次,在把肉棒整根挺进之前,先让穴里面变得光滑。

    ‘你确定真的想要这幺做吗,玛莉?’爸爸问道∶‘我们现在还能够停止,可是一旦爹地的鸡鸡整根推进去,就不可能退出来了。’

    ‘而且这可能会很痛喔……’他又补充了一句。

    ‘继续作吧,爹地。’我搂着爸爸,笑着说∶‘我啊,想让我英俊的爹地在我肚子里面放个小BABY。’

    听到这种回应,爸爸变得很激动。

    我所知道的下一件事,就是一个剧烈的痛楚撕裂了我两腿间,而且忽然间,我被爸爸的肉棒塞得满满的。

    除了痛苦,我也感觉到从所未有的放松。

    我知道自己已经完成它了。

    爸爸的肉棒终于整根进到我肚子里面了,而它没有多久就开始射精在子宫里,试着让我怀上头胎。

    我觉得好骄傲,爸爸是那幺的爱我,我几乎想要昏过去了。

    这只是刚开始。下一刻,爸爸把肉棒整根拉出,我觉得身体整个空虚下来。我眼眶一红,几乎要哭出来,以为这一切都结束了,结果,爸爸又插了进来。

    然后拉出去。

    跟着又挺进来。

    挺进……

    拔出……

    挺进,拔出……

    很快地,爸爸肉棒越进越多,整根捅进了小腹里面。

    我死命抓紧爸爸,开始抽搐,迎接生命中的第一次高潮。

    妈妈后来告诉我,女孩子很难在初夜就发生高潮,但这真的发生在我身上了。

    我就在失去童贞的痛楚中,享受到了第一次的高潮,而这也影响到了爸爸。

    当我仍在大口喘气,沉溺在一波波的高潮,爸爸突然变得又硬又烫,跟着,我觉得身体里面一片又粘又滑。我知道,我英俊的爸爸已经把可以造出婴儿的美妙精液,全部都射进我的肚子里了。

    在初夜以后,爸爸轮流干着女儿们,我和安妮,一天至少一次。

    每天早上起来,我们都会下楼向爸爸报早,而爸爸会亲自把两个女儿送到学校,带着书包、手帕,还有两个装满他精液的小肚子。

    我爱死了这种温暖黏腻的感觉,让爸爸的珍贵精液,渗满我子宫的每一处。这让我好骄傲,我晓得,爸爸深深爱着我们,所以才愿意让女儿们怀他的孩子

    下个月月初,我的经期没有来,我想爸爸已经成功地让我怀孕了。爸爸说,这就叫一炮而红。

    安妮等的时间比较久,这个小女孩等了四年以上。到那时后,小妹茱蒂已决定她要有一个婴儿,而爸爸也开始干她。

    当茱蒂也怀孕了以后,还没有半个小孩的安妮很郁闷,而那个时候,你们两兄妹都已经出生了,我正在为了第三胎而努力。

    *****************************

    “这……就是妈妈第一次的故事。”玛莉说完了故事,杰森重新干起妹妹。

    “喔!雪伶!”他呻吟道∶“你也帮哥哥生个孩子吧!”

    “干吧!”小女孩鼓励着哥哥∶“让我也怀孕,像爹地干妈咪那样。我也想放个婴儿在肚子里面。”

    很快地,两兄妹达到了高潮,激烈地喘着气,杰森把精液全射进了妹妹的小腹里。

    “喔!”雪伶娇喘连连,感受着亲哥哥正一点一滴地将精液射进子宫。

    “这感觉太棒了!妈咪。”当两个小鬼分别从高潮中落下,雪伶轻声叹道。

    小女孩慢慢地躺下,粉嫩嫩的小腿张开,白色的泡沫,从被撑开的小穴中渗出。

    “亲爱的,有事吗?”玛莉试着调匀呼吸,平静地答道。

    看杰森和亲妹妹交配,也令玛莉同时到了高潮。

    “妈咪,我什幺时候可以被爹地干呢?”雪伶笑着发问。

    “等你真的够大了。”玛莉简单地回答∶“你还记不记得上次的事?”

    雪伶点点头。

    一天晚上,小女孩跑到爸爸妈妈的卧室里,偷偷地握起爸爸软趴趴的肉棒,往她紧紧的小幼穴桶去。爸爸的肉棒立刻有了反应,在小女儿穴里迅速变大。

    玛莉和爸爸知道的第一件事,就是女儿痛得放声大哭,她还没发育好的小穴实在太小,根本就不能容纳爸爸的肉棒。

    听到小女儿痛苦的哭声,爸爸的肉棒变得萎缩,却没想到紧紧的幼穴开始痉挛,受到刺激而立刻充血的大肉棒,猛往里头顶去。

    为了让这深陷女儿穴里的肉棒缩下来,玛莉只好帮着抽送,让爸爸在小女孩的肚子里射精。

    这听来似乎让人无法置信,不过,历经十分钟的努力,妈妈用手抚弄着露在穴外的大半截阴茎,小女孩的嫩穴则夹紧了龟头,母女努力下,爸爸终于喷出了精液,阴茎萎缩,从穴里退了出来。

    雪伶的嫩穴至少痛了一整个礼拜,而唯一值得慰藉的,就是爸爸精液真的射在她穴里面了,即使她还是一个处女。

    玛莉教训女儿,如果她的穴真的欠干,下一次就应该先找哥哥。玛莉认为小男孩肉棒应该适合他妹妹的尺寸,恰好到可以令她满意。

    自从杰森破了妹妹的处女,两兄妹几乎一直干在一起。

    杰森曾经定期上玛莉,而玛莉也曾想过,要从小男孩那儿多得到一点性交。然而,当雪伶开始性交,这小女孩似乎从不满足,她总是令哥哥一泄再泄,逼得玛莉每周只能让儿子干上一次。

    当然,事情已经两年了,玛莉觉得小女孩也应该够大了,或许她现在已经能负荷爸爸的肉棒了也说不定。

    “还有……”玛莉道∶“我以为是要哥哥来下种,而不是你爹地!”

    “我两个都要。”雪伶就像个贪吃的小孩,抿嘴道∶“我要在爹地年纪太大以前,先生他的孩子,杰森和我随时都能生小孩。”

    “但是你爹地才四十岁啊!”玛莉皱眉道∶“你还有很多时间的。”

    “不全是。”雪伶答道∶“妈咪你知道,我……”雪伶突然停止说话,脸上飞起两朵红霞。

    “你什幺?”玛莉和杰森齐声问道。

    “嗯,”雪伶腼腆道∶“我曾经做过梦……自从我第一次试着和爹地性交,这梦就不断出现在心里。”

    玛莉和杰森催促她继续说下去。

    “你们知道的。”雪伶道∶“假如爹地让我生个小女孩,之后,又让我们女儿生下女孩,然后,又让她也生下女儿,那会是什幺样呢?

    我就曾经梦到,看着爹地让我的孙女儿怀孕。他让我孙女怀孕,也让我女儿怀孕,最后又让我也怀孕,我们祖孙三代同时都怀了他的孩子。

    我知道,我们女孩子最早的月经,大约在十一或十二岁,而让每一代的女孩怀孕,最少的间隔只要十三年就够了。我想啊,等我大概四十二或四十三岁的时候,爹地就能够搞大我孙女的肚子,而我还能够再怀一个爹地的孩子,给我自己的。

    当然,爹地那时候大概已经过七十了,所以我想最好快点开始行动,这样爹地就能看到所有孩子一起长大。

    我知道,这个梦很笨,很猥亵,很土气,但是,这就是我的梦啊!”

    雪伶说完了辩词。

    即使整天没有性交过,但光想到看见女儿孙女给爸爸搞大肚子,这想法就快让玛莉高潮不断了。

    “让我们去看看你爹地吧!”她道∶“也许你现在就可以开始了。”

    杰森立刻表示,想看看爸爸与小妹性交的场面。

    “我没有意见。”玛莉道∶“只要你爹地不介意,我没什幺意见。”

    很快地,这三名乱伦爱侣一起来到爸爸房间,那里,玛莉看到妹妹仍与爸爸干在一起。

    茱蒂慵懒地躺平在地上,胸脯高低起伏,剧烈地喘气,她亲生父亲的精液,从少女肿胀的花唇中渗出。

    看到这幕景象,三人知道,爸爸刚刚泄过,将精液注入了性感的年轻女儿肚腹中。

    玛莉礼貌性地敲敲门,然后进入房间,两个孩子跟在后头。

    “爹地。”玛莉小声道。

    “什幺事,玛莉?”爸爸的声音有些喘,却仍是很乐于助人的语气。

    “雪伶希望你现在捱你的屌。”玛莉笑道∶“她想要怀着你的孩子,就像我一样。”

    “你真的确定吗?”爸爸心虚问道∶“你还记得上一次的事吧!”

    “已经没问题了,爹地。”小女孩回答道∶“我已经陪杰森哥哥干了好一段时间了。还有,如果真的太痛的话,你应该也可以抽出去吧!”

    这时,爸爸已经渐渐又硬挺起来,那真是壮硕的景观。

    在场的三个女孩(女人)都想要让亲生爸爸的精液装满小腹里,不过,这次该轮到雪伶了。

    “喔!爹地!”小女孩呻吟道∶“这感觉太美了!”

    玛莉看着女儿,她正努力地让爸爸肉棒深入得更多。没多久,三名旁观者都看到了,在雪伶的努力下,爸爸的粗大肉棒,已经整根进入她的小肚子了。

    小女孩跨坐在爸爸身上,脸上的狂喜表情如登仙境。在底下,他们看见女孩的小幼穴已经满满地吞下爸爸的大肉棒。小穴边缘的嫩肉,紧紧地伸展开,成了一片白色,但这小女孩真的将爸爸的巨大阴茎压纳入小腹之内了。

    小女孩开始在爸爸肉棒上落下、举上,幸福的光彩,令整张小脸容光焕发。

    “妈咪!”她呻吟道∶“我终于作了!我终于能和爹地一起干了!”

    无庸置疑地,这个小女孩经由上上下下的狼吞虎咽,正全面接收父亲阴茎的所有权。

    “喔,雪伶!”爸爸惊叫道∶“爹地要射在你里面了,把爹地的精液全留在肚子里,雪伶,爹地要让你可爱的小肚子生个孩子。”

    看着爸爸猛干他们的小女儿,令玛莉激动无比。爸爸把这小女孩下种在自己子宫内,才好像昨天的事。现在,这男人正要在他们宝贝女儿的子宫内种下另一个婴儿,就像十三年前,他把这女孩下种在自己子宫内一样。

    “干吧!”小女孩鼓励道∶“让我怀孕,生一个爹地的孩子,我想让你的婴儿撑大我的肚子,让她慢慢长大。”

    这小女孩猥亵的遣词用字,实在教人刺激。

    爸爸已经给了女儿她所要求的东西了,玛莉看到爸爸的阴茎膨胀起来,如一团干乳酪似的精液,迫进了女儿感受性敏锐的年轻腹部。

    一阵接着一阵的痉挛,爸爸似乎把阴囊里所有的精液,全注入女儿的女儿体内了。雪伶同时也达到高潮,努力把每一滴爸爸播的种,留在她稚嫩的子宫。

    “喔,爹地!”她哼道∶“好美啊,我等不及让你的婴儿在我肚子里面成长了。”

    几番努力,爸爸喷出了最后一批精液,人也瘫了下来。

    “谢谢你,雪伶宝贝。”他道∶“爹地真的好高兴。”

    当一切归于寂静,爸爸有些奇怪地望向旁边。

    在旁边,他看见女儿玛莉躺在地板上,两条长腿淫荡地大张,捱着亲生儿子的狠插。杰森则是死命地搂着妈妈,全力在母亲肉体上冲刺。

    玛莉泪流满面,身体狂颤,几乎是哭着在催促儿子∶“干你妈妈,杰森宝贝,让你妈咪怀孕,在你亲生母亲的肚子里下你的种,妈咪就会生一个新妹妹来给你干。”

    爸爸笑着发现,女儿终于等到了忍耐一早上的性交机会。

    杰森突然地瘫倒在母亲身上,所有人都知道,小男孩已经把可以生出婴儿的精液,灌入亲妈妈子宫之内了。

    “呜呜呜呜呜呜!”小男孩哼哈出声,喷了妈妈一肚子精液,“生我的孩子吧,妈咪。”他甚至哭出声来。

    咽呜中,最后一发精液离开肉棒,进入亲妈妈的子宫,这男孩试着让妈妈再造出另一个自己。

    给儿子的精液填饱肚子,玛莉感到十分心满意足。既然小女儿终于给爸爸干了,那幺,当自己感到需要时,也能让儿子来干了。

    玛莉希望自己已经怀了杰森的种,但假如没有,相信这孝顺的儿子会很乐意继续努力的。

    玛莉等不及再怀一胎了,她还希望,几年以后,能看到儿子再干着新生的小女孩。

    玛莉真的觉得很高兴。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