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柔道女社长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7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柔道社长-小慧-平时是个粗线条的女孩,对于许多事情往往毫不在意。举例来说,柔道社的基本练习是两两一组。也就是说在练习的过程中,双方的肢体难免会有所碰触。而整个柔道社也只不过是六个男的、三个女的的小社团。男生高到矮都有,约180~165之间,外貌长相都还可以。

       

    三个女生都很可爱,身材比例都也不错,但只有小慧格外亮眼,看起来像个清纯有气质的女孩子,却拥有36D的好身材。本来会组成柔道社,男生们只是为了强健体魄才来(因该不是为了成为兄贵或是癡汉0.0),女生们是为了学习防身术好拿来对付色狼。只是小慧天资聪颖,在柔道的技巧与力劲上都比其他成员要强上许多,遂成为社长。

    练习的时候,都是两两一组互相练习基本功。且练习时都必须穿着柔道服(就是从两边批起来,在中间以腰带等繫住的衣服),男生还好,对于女生来讲就很麻烦了。既不能穿传统有罩杯的内衣,还得用绷带将胸前的咪咪包起来。小慧因为不喜欢受到拘束的感觉,索性里面乾脆什幺都不穿,就连内裤也不穿。她想说练习完总是会流汗,乾脆让身体凉快点。况且她也不在意练习时是否会有身体的接触或是走光,因为她真的很认真在练习。可是正因为她清纯可爱的小脸和完美的身材,让那些与她搭配的男社员们哭笑不得。

       

    每次的练习都是轮流的,每个社员几乎都会和小慧交手。在练习的过程,身体互相摩擦,时常会有意无意去碰到对方的重要部位。当小慧要求对方男生想办法用过肩摔摔出去时,那个可怜的男生内心相当的挣扎。(我到底是将她摔出去好呢?还是让她把我摔出去?)要过肩摔势必要将对手的领子拎起,但这个动作一定会触碰到小慧的咪咪,要不然就是常常会看到两颗又大又圆的水蜜桃。而通常练习的结果只有两种,一种是摸了社长的咪咪,把社长摔出去,而其他正在练习的男社员跟着摔出去(因为小慧被摔的衣衫不整,常会露出两颗大奶,其他的人见状都会分心就被丢出去了)。不然就是被小慧以超乎常人的力道重摔出去而口吐白沫昏死在地。同时其他男社员看到都愣了一下,也跟着飞出去了。你说跟小慧练习是种艳福?如果不怕死的话就这样想吧!

      

    比起平时的练习,最近因为针对学校有许多女同学在电车上都遭到色狼的攻击而白白被搞,社长小慧决定要教各位社员如何运用所学防範癡汉。

       

    这天社团练习时间,社员们一如往常在练习。当社长一走进来时,顿时间鸭雀无声,只听到辛苦练习所滴下的汗水声。小会一反常态,穿着学校的校服出现在练习场。比起平时,今天的小慧让人更感到女性原有的魅力。在场社员顿时全傻在那儿,两眼睁大,不时的猛吞口水。

       

    小慧所穿的校服原本就有一定的透明度,加上SIZE稍小的上衣和超短的裙子,让她的好身材表露无遗。从下面往上看,恩,因为裙子太短而遮不住的小内裤露出了三角地带,棉质的内裤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许多杂毛,若是不小心被水泼到或是湿掉的话,就可以看到粉嫩的小穴了。

       

    再往上看,制服上衣未免也太短了些,导致整个肚脐都跑出来见人,这样会感冒吧?当众人的目光飘移到胸部时,所有人的嘴巴霎时足足张开两倍大。原来除了快透明的校衣外,里面什幺都没穿。两颗大咪咪被上衣包的紧紧的,还可以很清楚看到胸前的两点小草莓。

    「你…你怎幺没有穿内衣!」一位社员很白目的问

    「啊我是好不容易才把制服胸前的釦子扣好,如果要穿内衣的话根本就扣不起来…」小慧有点脸红头低低的说,小手还不停的彼此碰来碰去。

    男社员手不停的发抖,脸不停的发红,感觉上鼻血就要一发不可收拾的暴发出来。

    「先不管这些,大家来练习吧!今天我要教大家如何预防色狼骚扰!」小慧很高兴的跑进练习场对大家说,胸前还不时的抖动。

    「可..可是我们是男生耶,我们也要学吗?」六个男人一脸狐疑的问

    「你们当然不用啊!我要你们扮色狼!」小慧指着他门六个人,吐了吐舌头。

    (这下可好,我们死定了!)(嘿!老王啊!你有没有买意外伤害险啊?)(还好我有买保险。)(别担心,顶多是断一两根肋骨,不会怎样…)所有男社员顿时间全部变白石化。

    「啊你们是在滴估什幺呢?赶快準备啊!」小慧有点不耐烦,嘟了嘟可爱的小嘴。

    「请问我们需要帮你什幺吗?」美美跟沙子问到

    「你们在旁边好好看我示範,等会再跟他们练习。」

    「现在我是学校的女学生,在电车上面搭车,首先先请色狼1号示範準备袭胸。有没有人要自愿啊?」

    (男社员们你看我我看你,相看两不厌。)(阿城你去啦!快快,哥们把福利让给你,是该享受的时候了!)(我我…)(一位叫阿城的男社员被同伴「好心」的推了一把。)

    「阿城你要自愿啊!我每次都最喜欢跟你练习了!」小慧很开心的跑去牵阿城的手,把处在那的阿城拉了过来。

    「那当然,谁叫我是最矮的一个,要摔也是最好摔的!」阿城朝那群同伴,瞪了他们一下,若有不甘的回应。

    「好啦,现在我们俩在电车上,你要站在我的后面,伸手摸我的咪咪。」小慧有点脸红的说。

    (还好社长168我165还不至于差太多)

    「要怎幺个摸法?」阿城看着小慧的背影,闻到她飘逸的长髮所传出来的香味,下面却快要翘起来了。

    「随你发挥啰!」

    (阿城将私底下曾经看过的电车癡汉A片情节一一回想)

    不知是回想的入神还是色慾蒙蔽了恐惧感,他逐渐将双手伸到小慧的上衣前乱抓一把。

    「各位要注意欧!现在我被色狼摸了胸部,而我的手一只扶着车上的吊环,一只手抓着书包。这样会被色狼得逞,妳的双手会派不上用场,只能任凭他狡猾的摸来摸去。」小慧讲话开始有些兴奋,小脸是越来越红了。

    阿城的双手不断的在小慧的胸前游走,抚摸大咪咪的触感让阿城这白癡不由自主留下感动的泪水。「没想到我也能有今天啊!太爽了!」突然小鸡鸡像是充饱了电似的立正站好,刚好顶到小慧的小穴附近。

    「嗯~」小慧相当敏感的叫了出来,这时胸前的纽釦禁不起压力,啪的一声弹了出来,两颗大奶随着坚挺的乳头一上一下的晃动着。

    在场的社员们已经有好几个男生鼻孔都塞着卫生纸,旁边莫名奇妙多了好几盒面纸??

    阿城似乎是被色魔上了身,竟然斗胆捏了小慧坚挺的可爱奶头,还不时以左右旋转的方式来回撮弄着奶头。弄得小慧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下面也开始有点湿湿的。

    女社员们似乎是很害羞又很好奇,两只手遮住眼睛企图不去看他们的示範,却又止不住好奇心,指间偷偷露出了个小缝在偷喵。

    因为完全没有办法防卫,小慧的双乳就这样任凭阿城玩弄着。

    「社长,我不行了,我要…我要干你。」阿城已经色慾燻身,失去了理智。

    「不行啦!还没示範完,你这个色鬼,恩~。」说时迟那时快,小慧不愧是社长,发挥女性的护卫本能,右脚往后一踢,刚好打到他的重要部位,再拿起书包狠狠的猛K阿城的头。阿城是痛的倒在地上,还被脑羞成怒的小慧朝重要部位踹了几下,口吐白沫,两眼发白而死。

    「看到了没,这就是你的手扶着吊环拿着书包的结果,双手都不能用所学的柔道来抵御色狼。」小慧一脸亲切纯真的模样,开心的讲解着。胸前的上衣却已破烂不堪,露出两颗被揉歛过的大咪咪。

    在场的社员不分男女都替无辜的阿城哀掉,却不知死神正慢慢挑起他们心中的兽慾。

    「再来要示範揹着书包,空出可用的两手来防御,好啦!有谁想自愿的啊?」小慧朝他们那边弯下腰,双手合在有点溼润的小穴附近,笑瞇瞇的眼神和乳房垂下来的角度似乎邀请不怕死的男人们再来侵犯她。(待续)

    第三集

    等了一段时间都没人想自愿,小慧露出失望的表情。

    「我来好了」男社员中一位叫阿风的男生举手回答。在谨慎的评估可能的伤害风险后英勇的举起手来的阿风,是个看起来相当忠厚老实的男生,会想举手只是出于他内心那份对小慧的关爱,实在不是一幅色瞇瞇的模样。

    「那赶快来吧,哈~邱~」可能是胸部暴露在外,小慧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如果一进入电车,选择旁边有墙壁或者柱子的地方,因为有地方可以依靠当作重心,不用怕会站不稳。现在我们移到墙壁旁的那扇窗户,当作现在在电车的门窗旁。现在我站着看外面景色发呆,你要趁虚而入。」小慧侧身站在窗户旁。

       

    阿风这时心里再想:「平时跟社长练习,都会去碰到她的奶子,虽然瞬间会起生理反应,但是被摔出去的疼痛感却让已经开始充电的小弟弟又缩了回去…」

       

    如果不懂如何让女生胸部有所感觉的话,那充其量只能说是痛觉吧。(想想看如果有人捏你的胸部或是小弟弟捏的很痛,大概就是那种感觉。)

       

    小慧大概是真的很痛,一边摇头,拼命大叫:「不要,不对,不是这样。」

    阿风好像玩出心得,越捏越大力,捏的小慧的两粒咪咪上都是他的手印。

    「阿~好痛….痛…人家痛死了啦!」小慧已经超越忍耐极限,开始啜泣。她那娇娇的哭声让在座的社员们听了真是不忍心,但不知怎幺的小弟弟听到这娇嫩的哭声后变的很亢奋。(感觉就像是看到一些被迫害的女生会不由自主的哭泣,但是越哭观众会越爽吧!)

    当大伙们沉迷在阿风欺负小慧的咪咪,变的有些亢奋的时候,「框啷!」「阿~~~!」玻璃碎裂的声音伴随着阿风的惨叫声所组合的交响乐将众人一一拉回现实。

    只看见阿风整个人飞离了五十公尺,整个脸狼狈的埋在土里,一动也不动,这叫做入土为安。

      

    小慧下意识的擦了擦眼角的眼泪,伸手去搓揉被抓红的奶子。隔没多久,便起身跟大家说:「看到没,只要用手劲抓住色狼的手,手轴往上一顶,就可以把他摔出去~」一边讲一边做动作,大咪咪却也不停的晃动。

       

    众人顿时出现三条线,(虽然不太清楚是怎幺办到的,不过威力确实有猛到…)

       

    小慧拉了拉自己的短裙,棉质的小内裤因为前面的刺激已经湿透了,心想差不多也要做最后的讲解。

    「再来我要你们四个一起上,通常女孩子面对一个色狼时,可以很轻易的将他解决掉,可是如果被围攻的话,那可是天大的危机欧。」看她一脸单纯的说着,彷彿不晓得等下她是会被四个男人疯狂的乱搞。

       

    四个没用的男人这时候还在使用老套的猜拳,剪刀石头布,布布布了老半天总算分配好角色。

       

    负责强迫小慧口交的是阿彬,负责进攻小慧左手和左边的奶子的是阿国,右边则是阿祥。负责深入小慧的秘密基地的是阿伟,算是责任最重大的吧。

    (四个男生暗自替大家偷拟的作战计画贼贼窃笑)(算是运气不好吧,留下的男人都是平时就会趁机吃小慧豆腐,有意无意就会盯着小慧身上猛瞧。)

    「好了没阿?快点阿~」小慧若有所思,不耐烦的问到。

    「来了~」

    「现在是示範被围攻时,要如何处理应对。」小慧把书包从肩膀上拿下来,包包的吊带刚好划过右边的咪咪,作用力让咪咪晃动了一下。小慧改站在旁边的窗户前,先前的窗户因为把人摔了出去而破了个大洞,只好换个地方。

       

    这四个男的真是色胆包天,马上就展现一流的癡汉风格。只见他们火速围住在小慧旁边,左边伸出魔爪,右边伸长龙爪,还有一只手不安分的捏了捏小慧的小翘臀。小慧下意识的用双手去遮住胸部,企图不让他们得逞。谁知道下防空虚,小内裤没多久就被人拉了下来。

       

    这群男的也真是,没有先将小慧爱抚过,就马上掏出四把手枪。左右两边硬是把小慧的小手从胸前拨开,并且抓住她的小手摸自己的小弟弟。小慧见状有点讶异,双手微微颤抖,「等一下,要配合我的指示才可以啦!」前面的男社员似乎不想理她,也把自己的小弟弟塞近她的嘴巴里,好让她讲不出话,乖乖的任凭四个男人玩弄。

       

    隔没多久,左边的火山已经喷发。小慧的左手和胸前左半部满满都是黏乎乎的东西,不停的从小慧的手上和胸部滴下来。当然,右边也很快被攻陷了。这时整件制服被喷出来的东西弄的溼溼的,紧紧的吸附在小慧的咪咪上。

    「呜..呜…窝窝…咳…咳」小慧好像想要说什幺,却被塞在嘴里的小弟弟顶到喉咙而呛到。还没有咳完,小弟弟又马上塞回嘴中,瞬间整个火山在她的嘴里喷发。喷发的量实在太多,拔出来的时候还在喷,不小心射进了小慧的左眼。小慧被喷到的左眼痛到无法张开,却发现最后一个小弟弟正準备攻进自己的小穴。

    「等…等一下,我..我还是处女..要轻一点…咳咳」小慧已带有哀求的语气说着。

    「哪有人还可以跟色狼打交道,会痛才好玩啊!」后面的男生贼贼笑着。瞬间加快速度,弄得小慧痛到双手不时往后敲打,却不小心打到他的小弟弟。小弟弟生平没受到这幺猛烈的对待,先是刷的一声,全部洩在里面,才听到那男的惨叫。

    可怜的男生连忙抽出来,双手扶着遭受重大伤害的小弟弟,一边大叫,一边跳来跳去。旁边帮忙围攻的三人顿时傻掉,小弟弟们纷纷垂下头来好像在跟小慧说对不起。

       

    见机不可失,小慧先是抓起左右两边的人互相撞击,在朝他们的重要部位踢了几下,HP少的两人纷纷挂阵。前面的人见状想要逃跑,却被她抓住头髮,连人向后一百八十度飞了出去,去陪入土为安的阿城一起睡。

    看到还有一个还在跳,小慧心想:「下面都是你的杰作,你这家伙….」越想越气的小慧从男生的后面衣领抓起了他,使出绝招「无敌风火轮」,快速的旋转几圈后,那人像被丢铁饼似的飞出百公尺外,刚好被丢在操场上。在场上运动的同学们好奇的盯着昏死的男生和他已经软掉的小弟弟猛瞧。

       

    小慧整个人瘫痪在地,左眼的东西已经流到她的下巴,两手都是白白黏黏的一片,直接和小穴相碰的地板也湿成一片。她整个人失神,不经意的把小嘴里的东西吞了下去。女社员见状,赶紧将练习用的柔道服批在她的身上,并用毛巾好心的将覆盖在她身上的稠状物擦掉。将她破烂不堪的校服脱掉,换上乾净的柔道服。

       

    小慧起身说:「我没事~」两粒大咪咪却在被玩过之后隐隐作痛,胸前不时浮出很明显的点点。下体也许是没有擦乾净或者流血的缘故,在柔道服的下襬处已经开始湿成红红的一小片。

       

    经过小慧这次的卖力演出,让潜伏在各电车上的色狼一看到身穿她们校服的女生拔腿就跑,此后鲜少听说学校有女生被攻击的事件。而那几位男生则是躺在病床上好几个星期。小慧去探病时还跟他们道了歉,:「对不起吗~」可爱的小脸吐了吐舌头,娇嫩的声音让在场的人们又顿时傻住。

       

    事后,柔道社的社员突然爆满,新进的男社员想要获得一些好康的,女社员则是慕名前来,想变的跟社长一样清纯可爱却很厉害。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