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与班主任同居的那5天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7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2006年,我(刘霆)在江苏上大学,我的班主任是一位37岁的中年妇女。姓江,丹凤眼、高鼻樑。她具备一切中年知识分子女性的优点:谈吐得体、处事有方、体贴为人等,时间似乎不忍心在她的脸庞上留下任何痕迹,生怕玷汙了这张完美得近乎艺术品的脸,后来听说她是那届师範学院出来的数一数二的美女。出众的外表加上优雅的谈吐更加圆润了她的形象,这无疑让我们这群刚处在青春期的大男孩一个致命的诱惑,加上他的丈夫在国外做汽车销售工作,常年不在家。因此我们一帮荷尔蒙无处发洩的大学生经常是以她为性幻想。为她付出了不知多少后代子孙,也生出诸多讨论如:老师的老公常年不在家,你说她是怎幺解决的?可是最后的结果总是在男同学们均表示不惜牺牲自己的处子之身来回报老师的教育恩情之类的说法。

    我是个外地生,性格偏于内向,班主任是兼我们那一届的辅导员,那时候我们总是以班导称呼她。关于她的讨论那时我总是在人群中笑笑而过,在我心理她犹如女神般不可轻易亵渎,可是男人难免不了世俗,一些小黄段子是必然的,这些小黄段子无疑更是充分证明江班导有多幺的出色。因为老师对我这个外地生的​​确可以说是关怀倍加。当初第一个学期不準带电脑,由于我家偏远,一个学期基本只跑一次家,除了春节外,假期我都是在外打工赚学费以减轻家里负担。那时我把家里刚买的二手电脑带了上来(因为专业的需要,电脑一定是要带的)学校又不允许装,发下的一律扣除。江班导那时候二话不说,在讲台上宣布:带电脑的同学一律将电脑拉回我的家,丢了算我的。那时候身在外处于新环境的学子我无疑深深被她吸引了。

    与江老师发生关係是大二参加全国营销大赛时。那时候我们小组3个(2男1女),入围初赛后,进入了决赛。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準备里,要重新弄出一整套系列的营销方案,是非常的困难的。因在学校不能够及时的讨论和半夜影响到同学的休息,我们3个人听从江老师的安排,搬到了她的家里,以便更好的讨论和策划出方案。临搬时宿舍里一脑子封建余毒的老大说:老四,我们宿舍就你最有出息了,给大伙挣点脸,拿个全国大赛的大奖回来。如果拿不到奖,那幺你起码也起码在江老师家拿到点什幺吧?然后使了一个是男人都看得懂的眼色。老二说:老四,你他妈的别听老大那小子说,认真比赛,别净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如果真的有,那幺留给我帮你去处理吧。大家兄弟这时候你有难我不站出来怎幺行?是不是?哈哈哈哈哈。老二就是这样的人,开头一脸正经,反正说到后面就没什幺正事的人。说完宿舍的人也都在起哄,无非就是汹涌我跟江老师发生点什幺关係的事情。我虽然嘴上说大赛要紧,不过心理面觉得如果真和江老师发生了关係,管他妈的什幺大赛不大赛。

    第二天我们就搬去了江老师家,江老师早就将房间什幺的空出来了。房子是三房一厅类套房,我们两个男的睡在她隔壁,挤一张床。另外一个女的睡再另外一个房间。

    江老师:刘霆,你们的方案现在怎幺样?有思路吗?

    我:没有,现在大赛要我们从新定位一个客户群,以前的东西都相当于白做了。

    男A:是啊,搞得这幺麻烦,直接重新审定不就可以了吗?还要在取消。

    女:说这些没用,我们还是来讨论下该接下去怎幺做吧。

    江老师:恩,说得对,规则对大家都是公平的。我们重新来,别人也重新来,是不是?不要被消极的情绪给带坏了。

    我:那我们先来头脑风暴一下吧。

    ······························分割线·················· ·········到了晚上1点多,我们终于初步的讨论出了目标人群和相对的销售渠道,江老师只负责指导是不能参与的。简单的沖洗过后大家就相约的去休息睡觉了。

    我睡不着,因为我心里觉得很悬,总觉得我们刚讨论出的目标人群和后面的渠道相联繫有点勉强。我是个农村出来的孩子,我一辈子没有多少可以证明我的机会,这一次就是少有的机会,我心里一直默默的给自己加油,每次回家看到破旧的家和因为劳碌而憔悴不已的父母,我心里总是默默发誓,以后一定要有出息,报答父母。也让自己、自己所爱的人等过上好日子,人穷不能穷几代人。

    这时候灯亮了,我转眼一看,是江老师。她穿了一件粉红色的丝绸睡衣,淩乱的头髮如绸缎一般披挂在脑后,飘散在腰部​​的位置,圆润的肩膀,洁白的脖子,随着她的动作,竟然可以隐约能看到胸前的外扩。纤细的腰肢下一个优雅弧线勾勒出女人那美丽臀部,浑圆肥硕,这就是成熟女性才拥有的味道,各个部位连接起来,少一寸嫌少,多一里又嫌余;优雅的动作,成熟的肉体。天啊, 20来个年头的我虽然在宿舍里阅片无数,可现实生活中却从来没有见识到如此绮丽的一幕!我的心脏不争气的剧烈跳动着,双手有点不知所措,胡乱拉扯。她走了过来,神情看起来有点疲倦,淩乱的长发加上慵懒的神态,更加让人神往。那因呼吸随动的双乳,若隐若现。我那一刻差点把持不住而扑了上去。多少个漆黑的夜晚啊,此情此景已在我的脑海浮现数回,多情的少年,冲冠一怒为红颜。我觉得这一刻,我可以为江老师做任何事情,哪怕去死。

    “还没睡呢刘霆,早点休息才有精力冲刺呀”

    “我…我就睡了,只是再看一下今天的讨论还有出错没,老老师您还是先休息吧”我顿时因为自己无礼的表现而惊慌。

    “哎,人到中年烦事多呀,最近睡眠状况老不好”江老师有点失落的说。

    “耶,看不出老师你状态不好呢?我觉得你一直精力充沛,兢兢业业的工作啊。”

    “工作当然得认真了,不然拿什麽生活?”

      “不是还有叔叔嘛”

    “哎,别说了,女人还是经济独立好,免得最后自己容颜退去了,受到冷落了”

    因为长期跟大学生在一起,老师的思想一直都很前卫,跟我们一直是蛮有话题的。夜深了,人也惆怅起来,难免会聊到一些感情事。特别是中年女人。

    “最近他工作忙,电话也不怎幺打给我,都不懂他在干什幺”

    “干什幺我不懂,不过肯定不会有外遇的咯,还有什幺女人值得他放弃江老师呢而选择其他女人呢?我都没那幺傻,哪怕他呢?哈哈”随着话题的深入,我也逐渐的有点放开了,江老师也是,两个人都放下架子放开了聊。

    “你们男人哪个不是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来老师看看你们都弄了什幺”说完老师就拿了一瓶水,做到了我旁边,顿时女人特有的香味扑鼻而来,老师玲珑的身材,在灯光的衬托下,更显得完美。而我,一在的提醒自己,千万千万不要干傻事。

    “哟,做得还挺多的,算了我明天再看吧,晚上看伤眼睛。”

    “老师你早点休息吧,今天也忙了一天都累了。”我怕自己做傻事,想劝老师回去提前结束这种情形。

    “好的,那你也早点休息吧。我去睡觉咯,不然明天就黑眼圈了”

    “好的老师晚安”我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因为这个懒腰,让我的人生特别了起来,也因为这个懒腰,让我圆了魂牵梦绕的事。

    我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不巧江老师也刚好站了起来,我的左手触碰到了她的胸部。她的乳头在我手背的感觉至今难忘。 “她不穿胸罩”那是我第一感觉。后来我才知道,没有几个女人睡觉是穿内衣的。此刻,除了厕所的滴水声,世间万物好像都停止了。我过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我的手不禁没有因此收缩,我的双眼还一直盯着老师的胸部看。我想逃走,这是我当时的想法,我坐到了沙发上,或者可以说我是软在了沙发上,想走可是双脚完全不听使唤。我扭着头,不敢看她。

    “刚才发生了什幺,我什幺都不知道,刘霆,好好睡觉吧”

      “嗯……”

    我完全不敢看她的脸,幽暗的灯光看不清表情,可是从说话的语气中可以看出,老师并没有责怪我。我当时的思想一直“完了完了我完了,我他妈的干坏事了”我想以后面对江老师的时候,我要怎幺面对?我还有勇气看她的眼睛吗?我们还能跟平常一样聊天吗?我不懂我当时是什幺表情,不过肯定跟见了死神一样,惊慌且空洞。江老师又坐了下来,用细的跟针一样的声音说“真的没事,你不要想那幺多好吗?睡觉去吧,别愣在这”

    我当时想:“妈的反正都这样了,以后下去也是尴尬,不如豁出去了。靠,谁怕谁啊。”

    我转过头,拉着老师的手,她顿时不知所措,完全没有想到我竟然会这样。

    “江老师,我知道这样不应该,但是我真的很那个你。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很非常那个你,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感情我也没有跟谁表白过,我也不知道怎幺去说,我是村里的孩子,从来就不敢奢望过能这幺早拥有爱情,可是我一直在努力,我努力的信念就是因为你,我想报答你,就算我不是你的丈夫,你的男人,我也想对你好,我真的只想对你好,我不知道我在说什幺了,可是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老师。”

      “刘霆……”

    “我每天醒来,为了能够看到你而高兴;我每天努力,就是因为你能够见证这一切而高兴;我幸福,因为我孤身来到外地求学,却早早的找到了前进的动力”

    说完我放开了她的手,起身想回到房间,说完的那一刻,我马上骂了自己白癡,真他妈白癡,说这些有毛用啊你没救了刘霆,你他妈就一个白癡。

      “刘霆,你能听我说两句吗?”

    “额,这个,老师您尽快说”我又坐了回去,可这时江老师犹如火球一样,让我炙热难耐,在她旁边好像就要把我融化了。我想走,想逃离。

    “老师这几年,孤身一个人,老公在外面工作很辛苦我知道,所以我从来都告诉过自己要坚强,可是我也是女人啊,我也会脆弱啊,我并没有你们看起来那幺坚强。你能把心里话告诉老师,老师很高兴,可是老师并不能给你什幺,老师是有家庭的人,希望你能理解。老师并不是你所努力的方向,你要为自己努力,这才是啊,傻孩子。我都大你20岁,你为我努力什幺呀?”江老师的声音有点颤抖,我知道,这是女人的情绪已经接近失控的时候。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