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宝传奇11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034章
    苦涩暗恋

    美貌少妇黄雅蓉见大宝有点分神,立刻娇躯蛇一样地扭动,双臂双腿用力就要弹跳起来。却不料大宝体内邪龙道行深厚,遇强更强,他虎躯使出千斤坠,双手双腿用力将美貌少妇黄雅蓉死死地压在身下动弹不得。

    “想跑?有那麽容易吗?”

    大宝冷笑道,“看来我真的小瞧你了啊!怪不得人家说越是漂亮的女人越不可信呢!”

    “废话!人家是有夫之妇,被你这样压在身下象什麽样子?你快点放开人家嘛!”

    美貌少妇黄雅蓉娇羞地呢喃着,粉面绯红起来。

    大宝如此近距离观赏美貌少妇黄雅蓉,见她当真称得上是小家碧玉,娇小玲珑,皮肤白皙,长发垂肩,瓜子脸,柳叶眉,丹凤眼,酥胸高耸,腰躯柔软,是典型的古典式美女,穿一件蓝底白花的连衣裙,素雅又有丰韵,如同油画中人,此时连衣裙的裙摆散乱,裸露出来两条雪白浑圆的大腿,眉目之间,浑身上下流露着少妇的丰韵,与刚才那个美妇的风骚媚态不同,美貌少妇黄雅蓉淡淡的羞涩,娇嗔的妩媚,别有一种少妇诱人的风情,他看得不禁心里狂跳起来,立时産生了强烈的反应。

    “你告诉我你们的来曆,我就放开你!”

    大宝固有的少男羞赧还没有泯灭,想要放开眼前这个娇羞的少妇,可是心底却又恋恋不舍这样刺激的身体接触。

    “你不许乱动,人家告诉你就是了!”

    美貌少妇黄雅蓉也立刻感受到他的反应如此强烈,顶在她平坦柔软的小腹上。美貌少妇黄雅蓉几次运劲也挣脱不出大宝的重压,又被他如此轻薄猥亵,浑身酸麻立时变得酥软无力,可是依然慢慢扭动身体,好象胴体深处渴望着依靠身体的扭动来增加娇躯和他强壮身躯之间的摩擦,竟然不由自主地春心萌动起来,娇喘一声,呢喃说道,“你先告诉我你的那个汉白玉石牌从哪里得来的?”

    “到底是我拷问你呢?还是你拷问我啊?老实交代,你是不是知道这个汉白玉石牌的什麽秘密啊?快说出来,否则我会不客气的哦!”

    大宝感觉到身下女人的胴体开始变得柔软温顺,也感觉到那份刺激的摩擦,他感觉到美貌少妇黄雅蓉好像认识这个汉白玉石牌似的,不禁装作恶狠狠地凶样逼问道,想到可能关系到爸爸妈妈的有关线索,他满眼赤红,无法抑制自己地慢慢挺动腰身,轻薄猥亵着美貌少妇黄雅蓉,隔着牛仔裤,顶动摩擦刺激着美貌少妇黄雅蓉平坦柔软的小腹。

    “啊!”

    美貌少妇黄雅蓉清晰感觉到他的坚硬几乎隔着牛仔裤,就要顶入她连衣裙下的幽谷沟壑之中,她再也无法掩饰内心的春情蕩漾,终于不可抑制地喘息出声,而且里面已经湿透了,她真的担心他光天化日之下就在这里做出什麽野蛮的举动来,美貌少妇黄雅蓉不禁娇叫一声,“轩辕大宝!”

    大宝顿时愕然地愣在那里,诧异无比地问道:“你怎麽知道我的名字的?”

    “不仅我知道,他们都知道啊!没有听那个婷婷叫的那个肉麻吗?”

    美貌少妇黄雅蓉娇笑着揶揄道。

    大宝自失地一笑,追问道:“那你怎麽知道我姓轩辕的呢?她可没有叫我的姓啊!”

    “唉!我不仅知道你的姓名,我还知道你爸爸的姓名呢!”

    美貌少妇黄雅蓉歎息一声说道。

    “啊?”

    大宝真的如被电击,莫名惊诧地看着美貌少妇黄雅蓉,既象发现了一个外星人,又象看见了一个仙女一样,惊喜地问道,“你真的知道我爸爸的姓名?你认识我爸爸吗?”

    “轩—辕—军!”

    美貌少妇黄雅蓉轻啓樱唇,满含幽怨地吐出了这个名字,歎息着喃喃自语道,“那年我才17岁,妙龄少女,无忧无虑,可是看见了他,感觉一刹那就打开了我少女的心扉。他和我姐姐是同学,听姐姐说是军校的高才生,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我见过他才三次,可是每次看见他,我的心儿就象小鹿乱撞一样,心慌意乱,羞涩难言;可是,他走了,我的心儿失落落的,空蕩蕩的,失魂落魄,寝食难安。那是我的初恋,却仅仅是可怜的暗恋—-剃头挑子一头热。本来我以爲他肯定要成爲我的姐夫,我还曾经爲此嫉妒甚至暗恨我的姐姐,谁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一向自以爲十拿九稳得意忘形的姐姐却功亏一篑,扑在床上哭了个昏天黑地,原来是被她的要好同学袁雪妃横刀夺爱抢走了白马王子轩辕军。”

    “妈妈!”

    大宝惊喜道,他第一次听见有关爸爸妈妈的详细故事,心里非常激动。

    “是的!就是你的妈妈从我姐姐的身边夺走了他!”

    美貌少妇黄雅蓉幽幽地歎息说道,“我的初恋也迅速破灭了,一晃将近二十年了,你都长这麽大了,面容和身躯都依稀可见他的影子。”

    “对不起!”

    大宝慌忙起身,伸手将美貌少妇黄雅蓉拉了起来,感觉不好意思地说道,“那我应该叫您阿姨了吧?”

    美貌少妇黄雅蓉好像娇躯酥软一样地脚步趔趄一下,大宝眼疾手快地轻轻搂住她的柳腰,关切地问道:“阿姨,您没事吧?您还没有告诉我关于这个汉白玉石牌的事情呢?”

    “大宝,叫我雅蓉阿姨吧!”

    美貌少妇黄雅蓉顺势依偎在大宝的胸前,依依不舍地享受着他那宽阔强壮的胸膛,仿佛依偎在轩辕军的怀里,昔日的少女初恋情怀梦幻一般地终于如愿以偿,她喃喃着说道,“汉白玉石牌上面有‘上古十大神兵’的字眼,你知道十大神兵是哪些吗?”

    “好像是东皇锺、伏羲琴、轩辕剑、神农鼎、盘古斧、崆峒印、炼妖壶、昆侖镜、昊天塔和女娲石,不过,我不知道详细的所指。”

    大宝知道美貌少妇黄雅蓉是爸爸女友的妹妹,搂着她的时候也不禁有点难爲情,惴惴不安地说道,“雅蓉阿姨,您可以给我详细说说吗?”

    “大宝,你知道吗?你爸爸当年也曾经询问过我姐姐有关十大神兵的秘密呢!只是不知道他是不是也搂着姐姐这样温情款款地询问的呢?”

    美貌少妇黄雅蓉享受着仿佛依偎在轩辕军怀抱的甜蜜,娇笑着娓娓道来,“十大神兵的传说在我们十大家族之中代代相传,据说以伏羲琴爲核心,就能操纵人心;以神农鼎爲核心,就能炼化仙药;以崆峒印爲核心,就能不老不死;以昆侖镜爲核心,就能穿越时间;以女娲石爲核心,就能重生结界。

    东皇锺—天界之门—下落不明,力量不明。一般传闻它是天界之门,但据天山石窟中诸神时代残留之古老壁文记载:东皇锺乃十大神器力量之首,足以毁天灭地、吞噬诸天;伏羲琴—-操纵心灵—伏羲以玉石加天丝所制出之乐器,泛着温柔的白色光芒,其琴音能使人心感到甯静祥和,据说拥有能支配万物心灵之神秘力量;轩辕剑—最强力量—黄金色之千年古剑,传说是天界诸神赐予轩辕黄帝击败蚩尤之旷世神剑。其内蕴藏无穷之力,爲斩妖除魔的神剑;神农鼎—-熬炼仙药—古称造世鼎,上古时代神农氏爲苍生遍尝百草,也爲后世奠定医学基础。神农昔日炼制百药之古鼎,正因积聚千年来无数灵药之气,据说能炼出天界诸神亦无法轻得之旷世神药,并隐藏其他神秘之力量;盘古斧—穿梭太虚—-传说天地混沌之初,盘古由睡梦醒来,见天地晦黯,遂拿一巨大之斧劈开天与地,自此才有我们之世界。此斧拥有分天开地、穿梭太虚之力,开天辟地、破碎虚空之功,威力不下轩辕剑;崆峒印—不老泉源—-崆峒海上不死龙族的护守神器,其上刻塑有五方天帝形貌,并有玉龙盘绕。自古相传得到它的人,就能拥有天下,也有人传说它能让人不老不死。自古许多方士纷纷出海找寻此印,但最后都只是踏上不归之路;炼妖壶—炼化万物—古称九黎壶,乃上古异宝之一。拥有不可思议之力,据说能造就一切万物,也有惊人之毁坏力量。内部有奇异之空间,空间之大似能将天地收纳于内;昆侖镜—时光穿梭—西王母故乡昆侖山中的昆侖天宫中,传说有一面神镜,拥有自由穿梭时空之力。但在一次仙人之盛会中,神镜被人所偷,至今一直下落不明;昊天塔—吸星换月—原爲天界重宝,拥有浩大无俦之力,据说能降一切妖魔邪道,必要时仙神也可以降服;但后因不明原因而下落不明,无人知晓其下落;女娲石—複活再生—人类之母女娲,捏土造人、炼石补天,并帮人族收伏许多妖魔,自古爲神州人民景仰。相传女娲曾爲了救自己病故之爱女,将自己万年修爲贯注于一颗昔日补天所余的五彩玉石上,自此该灵石就具有特别之力。

    “不会吧?”

    大宝惊诧道,“听着象《山海经》加《封神榜》加《西游记》一样的虚幻神奇啊!”

    “呵呵!你知道我们小时候听到父辈讲述这些传说的感觉是什麽吗?”

    美貌少妇黄雅蓉娇笑道,“好像《指环王》加《哈利波特》加《纳尼亚传奇》加《搜神记》加《诛仙》再加网游魔兽世界!”

    “你们自己都不相信吗?”

    大宝纳闷道。

    “我们笑得不行。”

    美貌少妇黄雅蓉悠悠道,“只有父辈他们执着固守着他们心里的传说领地,而我们只是乖乖地从小习练家传武功。父辈恐怕也未必相信这些近乎虚无缥缈的神话传说,一直到炎都池事件的发生,也就是你爸爸妈妈的生死未卜下落不明,才重新引起了十大家族对于这个传说的重新审视,都认爲炎都池真的有炎帝黄帝时期的巨大宝藏。”

    “十大家族?”

    大宝问道,“你们都是十大家族的人吗?”
    第035章
    俄狄浦斯

    “黄家,苏家,柳家,秦家,薛家,梅家,东有东方,西有西门,南有慕容,北有欧阳。我是黄家的次女;苏婆婆是苏家的当家人,苏家可是苏州城的名门望族;那个魁梧老者柳苍龙是柳家的当家人,两个女儿都是西安府响当当的人物;那个络腮胡子东方木自然是东方家的家主,可惜家运衰败,落魄不堪;被你打死的西门青是西门家的当家人,济世大药堂在全国有200家连锁店铺,可怜在炎都池畔一命呜呼;还有秦家,薛家,慕容,欧阳四家没有来人,不知道葫芦里面卖的什麽药?”

    姣美少妇黄雅蓉娇笑着揶揄道,“对了,还有那个梅可卿正是梅家如今的一家之主,就是刚才频抛媚眼把你迷得神魂颠倒的美女哦!”

    “雅蓉阿姨,哪里有啊?”

    大宝如今毕竟已经不象从前那样羞赧了,反而大手在姣美少妇黄雅蓉绵软的柳腰上面抚摸揉搓一把调笑道,“她哪里有雅蓉阿姨美丽啊?我倒是被雅蓉阿姨迷得失魂落魄了呢!连汉白玉石牌都被阿姨偷走了还没有觉察呢!”

    “小坏蛋,不要胡乱动手动脚的啊!阿姨不过借来看看罢了,谁知道你这麽小气?”

    姣美少妇黄雅蓉被大宝的大手摸得玉体酸麻酥软无力地紧紧依偎在他的怀里,喘息吁吁地娇嗔道,“阿姨和他们可不一样啊!阿姨可不是来觊觎什麽宝藏的,本来应该是姐姐来的,可是她自恃少将身份不肯前来,我是来……看看是否能够找到有关他的线索?”

    “看来雅蓉阿姨对我爸爸是真心实意的爱慕啊!”

    大宝大脑急速运转着思忖着一切,却仿佛抓住了姣美少妇黄雅蓉的破绽一样,大手顺势而下抚摸揉搓着她连衣裙下丰满浑圆翘挺柔软的美臀,坏笑着追问道,“那爲什麽偏偏今天都不约而同地纷至沓来聚集在炎都池畔呢?真是英雄所见略同不谋而合啊?”

    “什麽今天啊?昨天我亲眼看着你们在炎都池消失的,你们在湖里已经呆了一天一夜了。”

    姣美少妇黄雅蓉被大宝的色手抚摸揉搓得麻酥酥的,佯装生气地娇嗔道,“阿姨索性实话告诉你吧!你可能都不知道,自从你爸爸妈妈出事之后,在你们这个村子里面就从来没有断了各方的监视!前天,你在天心阁察看炎帝塑像的时候,阁楼上面的《房中术》爲什麽会自己掉下书橱呢?”

    “你是说……”

    大宝惊诧不已地嗫嚅道,“你是说你们就在我的周围监视我?那天你们也在天心阁?”

    “其实,他们开始是怀疑你爸爸妈妈两个人是故布疑阵改头换面隐藏在村子里面,后来他们分析说探险寻宝最终可能着落在你的身上,所以,重点监视你的一举一动。”

    姣美少妇黄雅蓉娇笑道,“你去年去煤矿打工,他们还以爲你发现了宝藏的新地点呢!几个暗线跟着你混进煤矿里面干了一个月,回来都累趴下了。呵呵!”

    大宝万万没有想到自从爸爸妈妈出事之后的18年来,表面上风平浪静,暗地里却暗潮涌动,水流湍急,既然十大家族长期在炎都峰下布有眼线,警方还有军方是不是也布设了眼线呢?多方势力犬牙交错,相互博弈,大宝激起了心底的桀骜不驯和骨子里的狂放不羁,嘴角慵懒地微笑道:“越来越有意思了啊!”

    “是啊!越来越有意思了!”

    姣美少妇黄雅蓉调笑道,“无意之中就在天心阁窥见一幕禁忌的爱恋,去帮忙打扫卫生的学生,却和熟美的老师缠绵湿吻在一起,是不是很有意思啊?小坏蛋?”

    “原来是被雅蓉阿姨看见了。”

    放在以前的话,大宝肯定难爲情的羞红了脸,现在却已经从羞涩懵懂的少男成长爲激情狂野的男人了,何况体内还吸收了性喜禁忌渔色的小黑龙,此时被姣美少妇黄雅蓉当场点破天心阁的湿吻他不仅没有羞赧难堪,反而手指轻轻抚摸着姣美少妇黄雅蓉元宝一样的耳朵,低声调笑道,“阿姨是不是看的心慌意乱的,想起来当年和我爸爸的初吻了?”

    “胡说八道!阿姨和你爸爸当年才没有什麽呢!”

    姣美少妇黄雅蓉被大宝的手指摸得耳朵有些发热,两个人的身体毫无距离地贴在一起,愈发感觉到他浑身洋溢着少男青春阳刚的活力,她不禁有点羞赧地娇嗔道,“阿姨只是暗恋你爸爸,你爸爸眼里怎麽会有我这个小女孩呢?再说,你爸爸是军校的博士生,英姿勃勃而又正规传统的,哪里象你这麽动手动脚的,小小年纪就这麽不老实。”

    “不是我不老实,是雅蓉阿姨太漂亮了。”

    大宝抚摸着姣美少妇黄雅蓉的秀发,轻轻在她白皙柔软的耳朵旁边呵气说道,“我只不过是少年沖动,一时兴起,想代替爸爸帮助雅蓉阿姨完成初吻的心愿罢了。”

    姣美少妇黄雅蓉感觉到大宝的嘴唇距离很近地贴着她的耳朵,热乎乎的吐气呵得她耳朵更加发烫,麻酥酥的异样感觉从耳朵传向全身,芳心慌乱地推拒着,娇羞无比地呢喃道:“不要啊!大宝,你应该叫我阿姨的,不可以的!”

    “雅蓉阿姨,您就闭上您美丽的眼睛,把我当作您暗恋了20年的轩辕军吧!阿姨放心,只是轻轻一吻而已。”

    大宝双手捧起来姣美少妇黄雅蓉美丽白皙的面庞,柳眉如黛,美目似水,瑶鼻樱唇,美丽动人。

    “大宝,不可以的!”

    姣美少妇黄雅蓉嘴里呢喃着,芊芊玉手软弱无力地推搪着大宝的胸膛,却已经不由自主地慢慢闭上美目,喘息急促起来,娇羞而又激动地等待着那个梦想之中暗恋情郎初吻的来临,当大宝的嘴唇轻轻亲吻上她的樱唇,姣美少妇黄雅蓉情不自禁地“嘤咛”一声,芊芊玉手紧张地抓住大宝的胳膊。

    大宝突然狂野地湿吻起来,肆意咬弄着姣美少妇黄雅蓉鲜豔柔软的樱唇,舌头迅速势不可挡地突破进去,纠缠着她甜美滑腻的香舌,猛烈地翻转缠绵吮吸着,唇舌交织,津液横生,姣美少妇黄雅蓉立刻迷失在大宝野性十足而又十分娴熟的湿吻之中了,她浑身酸麻酥软无力,芊芊玉手不由自主地搂抱住他的虎背熊腰,分不清此时此刻到底是大宝还是轩辕军在如此狂热地亲吻她?

    她恍惚感觉到大宝的大手隔着连衣裙按上她丰满娇挺的酥胸抚摸揉捏起来,另一只大手开始抚摸揉搓着她的柳腰美臀,姣美少妇黄雅蓉“嘤咛”一声,死死抓住了大宝两只作怪的色手,娇喘吁吁地呢喃道:“不可以的!小坏蛋!”

    “雅蓉阿姨,对不起。”

    大宝勉强压抑下心底的沖动,双手却依然紧紧搂抱住姣美少妇黄雅蓉的柳腰,软语温存地说道,“我第一次见到象雅蓉阿姨这麽美丽的都市女郎,难免有些情不自禁。”

    “大宝,阿姨不怪你的。”

    姣美少妇黄雅蓉已经对眼前这个可爱大男孩—心中暗恋的白马王子轩辕军的儿子越来越有好感,越来越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喜爱,见他没有用强,她反而用芊芊玉手爱抚着他的脸颊,温柔地安慰道,“因爲你从小没有了爸爸妈妈,跟随着表姐长大,可能有些俄狄浦斯情结,阿姨可以理解的。以后这里可能会有很多危险,你自己可要多加小心啊!”

    “雅蓉阿姨,谢谢您!”

    大宝感觉姣美少妇黄雅蓉和苏雅琴一样的温柔亲切,笑道,“阿姨还想看那个汉白玉石牌吗?您能够帮我揭开其中的奥秘吗?”

    “不用看了,我刚才看了一眼,已经过目不忘了。”

    姣美少妇黄雅蓉柳眉颦颦地思忖着,然后哑然失笑道,“炎帝黄帝擒获蚩尤,元魔封禁于炎都峰,巨龙守护,遇刀而没,遇血而融,凡五百年有圣人生也,这应该是正面。背面是:一水仙二杏三桃四牡丹五石榴六荷七紫薇八桂九菊十芙蓉十一山茶十二腊梅,百花放,山海开,元灵出窍,乾坤合一,母子同心,炎黄宝藏乃现,得上古十大神兵,风云际会,雄霸天下!除了十大神兵可以解释出来,其他的臆度多不可信,如果谜面一眼就可以看穿,一切就显得过于简单了。也许在你坚持不懈地探险过程之中,谜底会一点一点地揭开的,所谓精诚所致,金石爲开啊!”

    “十大神兵?十大家族?”

    大宝笑道,“十大家族和十大神兵有什麽关系吗?是不是你们十大家族珍藏着十大神兵呢?”

    “这是傻子都会联想到的,我们十大家族的祖祖辈辈肯定多少次搜箱倒柜挖地三尺了,也是一无所获,早就心灰意冷了。”

    姣美少妇黄雅蓉娇笑道,“是你爸爸妈妈当年的研究探索又引起了我们十大家族对于这个十大神兵传说的重新审视,对于炎都峰的重新关注罢了。我想不出来我们家里有什麽宝贝?”

    “怎麽没有呢?”

    大宝搂抱着姣美少妇黄雅蓉绵软的柳腰调笑道,“黄家最价值连城的宝贝就是雅蓉阿姨您啊!绝色美女,倾国倾城啊!”

    “小坏蛋!”

    姣美少妇黄雅蓉仿佛习惯了大宝的搂抱骚扰,听他如此赞美,自然满心欢喜,却妩媚地娇嗔道,“小小年纪就油嘴滑舌,你爸爸可比你老实正规多了。”

    “雅蓉阿姨问你姐姐了吗?你又没有和我爸爸象刚才那样亲吻过,怎麽知道我爸爸不是油嘴滑舌呢?”

    大宝坏笑着再次亲吻上姣美少妇黄雅蓉的樱桃小口。

    姣美少妇黄雅蓉“嘤咛”着睁大了美丽的眼睛,芊芊玉手握成粉拳捶打着大宝的胸膛,可是美目很快迷离蒙胧,捶打软弱无力,甜美滑腻的香舌一旦被大宝的舌头俘获,唇舌交织,任凭他肆意吮吸着她甜美的香津,她浑身酸麻酥软,芊芊玉手情不自禁地再次搂抱住大宝的虎背熊腰,娇躯无力地倚靠在大树上,被大宝紧紧搂抱住湿吻吮吸,缱绻缠绵,仿佛在天地之间飞翔一样,爽快得几乎大声叫喊出来。
    第036章
    依依惜别

    心神迷醉之间,姣美少妇黄雅蓉依稀感觉到大宝的大手抚摸揉搓着她的柳腰美臀顺次向她丰满浑圆的大腿探去,她沈重地呻吟一声,死命地抓住他的大手,急促地喘息着,媚眼如丝地娇嗔道:“小坏蛋,你坏死了!再这样不老实的话,阿姨不理你了啊!”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以后阿姨干脆把我的双手用绳子捆上。”

    大宝调笑道,“免得我意志力薄弱,控制不住自己,又要忍不住动手动脚的了!”

    “对啊!把你的双手用绳子绑住,再用胶布把你的嘴巴封上,那样我才安全放心呢!”

    姣美少妇黄雅蓉娇笑道,“阿姨要走了,你的大女朋友,小女朋友她们可都在那边等着你解救呢!赶快去上演一出英雄救美女的好戏吧!”

    到底是都市人的思想比较前卫新潮,所以姣美少妇黄雅蓉对于大宝同时喜欢上苏雅琴和少女婷婷母女并没有表现出来过分的大惊小怪,否则,她也不会如此半推半就地接受大宝的亲吻搂抱了。

    “雅蓉阿姨,你真的要走啊?”

    大宝依依不舍地搂抱住姣美少妇黄雅蓉的柳腰,激动地说道,“我还要听你讲关于我爸爸妈妈的故事呢!我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请教你呢!”

    “乖啊!以后还会有时间有机会的啊!阿姨今天来,除了想寻找一下你爸爸的线索,就是想暗中保护一下你的,没有想到你现在得到了邪异龙拳,阿姨也就放心多了。”

    姣美少妇黄雅蓉爱抚着大宝的脸颊,温柔地说道,“阿姨今天来的第三个想法就是求医的,改天阿姨要请你到家里看病,你愿意去吗?”

    “求医?看病?”

    大宝关切地问道,“雅蓉阿姨,您身体不好吗?”

    “不是有病,是我……是我姐姐……”

    姣美少妇黄雅蓉吞吞吐吐的,实在不好措词,含羞带怨地说道,“反正到时候你一定要去帮帮阿姨,好吗?”

    “好吧!我一定去帮雅蓉阿姨的!正好听阿姨的姐姐给我讲述一下关于我爸爸妈妈的故事,对吧?”

    大宝高兴道。

    “那要看你的造化了。不要忘记了,她可是你妈妈的情敌,至今还对你爸爸恨之入骨耿耿于怀呢!”

    姣美少妇黄雅蓉娇笑道,“你想让月蓉姐姐给你讲述关于你爸爸妈妈的故事,除非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除非你真心实意感动她哦!”

    “只要能够让我听到关于我爸爸妈妈的故事,让我当牛做马也心甘情愿的!”

    大宝坏笑着撒娇道,“到时候,雅蓉阿姨可要帮我说话哦!”

    说着在姣美少妇黄雅蓉白皙的脸颊上面亲吻一口。

    “好了,小坏蛋,阿姨当然会帮你的哦!我该走了。”

    姣美少妇黄雅蓉告诉了大宝解穴的手法,见他一学就会领悟力极高,高兴地娇笑道,“好小子,和你爸爸一样聪明。”

    说完在大宝脸颊上面亲吻一口,也是恋恋不舍地转身离去,忽然又后头问道:“对了,大宝,你的那个陪你下湖的大女朋友叫什麽名字?”

    “你是说苏老师吗?她叫苏雅琴。”

    大宝说道。

    “苏雅琴?”

    姣美少妇黄雅蓉若有所思地念叨着,然后含情脉脉地看着大宝,温柔地嘱咐道,“大宝,自己小心,过几天阿姨来接你啊!”

    “我知道的,雅蓉阿姨,早点来啊!”

    大宝怅然若失地站在那里,愣愣地看着黄雅蓉的倩影渐渐远去。

    回来先给少女婷婷解穴,少女婷婷忙不叠地给妈妈苏雅琴擦拭湿漉漉的秀发,苏雪梅娇羞地看着大宝的手指重重地在她胸口点下,身体麻酥酥的起身就是一个趔趄,跌进大宝的怀里。

    “你没事吧?”

    大宝关心地问道。

    “我没事的,只是脚下有点发软罢了。”

    苏雪梅发现少女婷婷和苏雅琴的目光立刻警觉地聚焦在她的身上,她慌忙推开大宝。

    胖大海叫道:“哥们,别见色忘义啊!你想让我在这里躺一辈子吗?”

    “我想把你丢进炎都池里面喂湖怪!”

    大宝笑道,狠狠在胖大海肉乎乎的胸口戳了一指。

    “哎呀!对人家少女婷婷和雪梅那麽温柔,对我怎麽这麽凶狠啊?”

    胖大海站起来第一句话就是,“你小子是不是吃了灵药仙丹学了武林秘籍了?那个尖嘴猴腮的家伙把常叔叔的手下打的落花流水,没有想到被你一拳打死了!I服了U了。”

    大宝第一次感觉那麽扬眉吐气,看着常俊来和一帮手下对他必恭必敬连声道谢的样子,他还习惯性地伸手去搂苏雅琴,却发现依偎在怀里的是少女婷婷。

    “他吗的,报警电话打了一天了,到现在都没有上来。”

    常俊来咒骂着安排几个手下留下等待赶来的警方料理后事,然后微笑着对大宝说道,“雅琴,大宝,咱们乘坐缆车先下去吧?”

    现在在他的眼睛里面,大宝已经是他的準女婿了,更是他将来的左膀右臂。

    “妈妈,你们怎麽逃过那个湖怪的血盆大口的?”

    磊磊搂着妈妈苏雅琴的胳膊好奇地问道,“那个恐龙是不是被大宝哥哥杀死了呢?”

    目睹了大宝的神奇身手,磊磊也不禁刮目相看,对大宝有些崇拜起来。

    “磊磊啊,湖怪可没有被我杀死啊!”

    大宝笑道,“小心影响了炎都峰的旅游经济啊!”

    考虑到和苏雅琴少女婷婷的关系,他自然也乐得与磊磊和睦相处。

    “对对对!大宝说的太对了!”

    常俊来立刻随声附和道,“这个湖怪可是咱们的财神爷啊!”

    “妈妈和大宝能够虎口脱险全是神仙显灵,菩萨保佑啊!”

    苏雅琴娇笑道,“大宝没有杀死巨龙,只是降服了巨龙而已,好像那咤闹海一样,却没有抽筋扒皮罢了!相信炎都池水龙王不会水淹稷下村的哦!”

    她和大宝相视一笑,眉目传情,大宝却知道是他降服了那条黑龙,而苏雅琴却降服了他的巨龙。

    抱索式缆车一个车两个人,少女婷婷抢先拉扯着大宝上了第一个缆车。

    “大宝,你吓死人家了!”

    少女婷婷劫后余生,心有余悸,大胆地依偎在大宝的怀里,紧紧搂抱住他的腰身,好像害怕一松手立刻又要消失在眼前似的,喃喃地说道,“你不知道那个坏蛋坏死了,幸亏那个黄家姐姐阻拦啊!你一拳打死了他,我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现在没事了!”

    大宝爱抚着少女婷婷的秀发安慰道,“怎麽突然出现那麽多人啊?你爸爸怎麽来的啊?”

    “我眼睁睁看着你和妈妈在漩涡里面消失,心都碎了,都傻了,幸亏雪梅小姨提醒我打电话求救,我都吓死机了,什麽都不知道了,连号码都忘记了,雪梅小姨慌忙查找了给爸爸打电话的,没有想到那些和咱们一起上山的男女老少都是坏人,他们三下两下就把爸爸的手下打的稀里哗啦的了。”

    少女婷婷爱抚着大宝赤裸裸的胸膛,含情脉脉地说道,“大宝,谢谢你救了妈妈,爸爸,磊磊,还有我!”

    大宝欣赏着怀抱中少女婷婷的美丽,上身穿黄色T恤衫,娇挺的酥胸在他眼前凸起挺拔,下身穿蓝色的牛仔短裤,凸显出来雪白修长的美腿,玲珑剔透的身材,披肩长发简单地扎成马尾辫,象牙雕刻的雪白颈项上挂着粉色米老鼠套装的诺积压手机,他爱抚着她雪白浑圆的臂膀,轻声调笑道:“那你準备怎麽感谢我呢?”

    和苏雪梅的娇羞婉娈不同,少女婷婷就大胆许多,她粉面绯红地主动送上香吻,刚刚在大宝的嘴唇上面轻吻一下,已经被大宝紧紧搂抱住狂吻湿吻起来。

    大宝刚才被黄雅蓉挑起来的热火,此刻发泄在少女婷婷的身上,含住她柔软滑腻的香舌吮吸着,两只手更是忍不住地上下其手,在少女婷婷的酥胸柳腰美腿上面抚摸揉搓,摸得少女婷婷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娇躯酥软在大宝的怀里,任凭他口手并用恣意轻薄。

    苏雪梅和苏雅琴在一起也在聊着这次的惊险曆程,却清晰看见下面的缆车里面大宝正在和少女婷婷亲吻缠绵,少女之心如同小鹿撞击的乱跳起来,想起来刚才还有那次在学校办公室外面楼梯上大宝怀抱的感觉,她的粉面变得绯红滚烫;苏雅琴自然也看见了,看见了大宝那狂热的湿吻和上下其手的抚摸揉搓,不同的是此时此刻是在她的女儿娇躯上恣意爱抚轻薄,苏雅琴感觉心里酸溜溜的,可是,想到一天一夜和大宝的禁忌激情,再看到他愈发娴熟的亲吻抚摸动作,她也情不自禁地心猿意马起来。

    “大坏蛋,看你平时在人家面前都很老实羞涩的,什麽时候学的这麽坏了?”

    少女婷婷好不容易抓住了大宝不断追求探索的大手,娇喘吁吁,嘤咛呢喃地娇嗔道,“不许动手动脚的,你坏死了!”

    “是啊!我本来很老实羞涩的,被你亲了两次就把我变成这样了,看来美女的香吻魔力无穷啊!”

    大宝搂抱着少女婷婷曲线玲珑的娇躯调笑道。

    “人家才没有呢!”

    少女婷婷娇嗔着,已经被大宝口手并用弄得她心神迷醉,少女春心萌发,芊芊玉手爱抚着大宝宽阔健壮肌肉发达的胸膛,娇羞无比地低声呢喃道,“大宝,到我家去吧……”

    大宝听出了她的弦外之音,低头咬着她白皙柔软的耳垂轻声调笑道:“你不怕你爸爸妈妈吗?”

    “人家才不管呢!”

    少女婷婷“嘤咛”一声,搂抱住大宝的脖子,娇喘吁吁眉目含春地说道,“我们都高中毕业了,早就是成年人了,我才不怕呢!”

    说完,少女婷婷再次主动地亲吻上大宝的嘴唇,唇舌交织,津液横生,同时任凭他的大手在她的酥胸柳腰大腿美臀之间流连。

    ]山光水色在脚下穿梭,蓝天碧云在头上远去。

    苏雪梅告辞回家去平静一下惊魂未定的心灵,胖大海说要回家大睡三天三夜,然后再看周星驰的喜剧来忘记炎都池畔惊心动魄的遭遇。
    这文章真够牛B呀!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