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异地女友(28~29)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二十八章)七天(6)

    疲惫的我在搂着小路的同时,也无法再控制睡意侵袭,沈沈睡去……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全黑,看了一下手机,已经是淩晨的三点了。抽
    开小路枕着的手臂,我轻轻的穿上外套,走出了房间。

    客厅里的两个小兵听到我打开房间门的声音,很是警觉的站了起来,我走出
    客厅,示意他们坐下。

    「你们的演习是今天几点?」我一人发了一根烟,和他们聊了起来。

    年长的小兵认真的说:「今天晚上七点。」

    「哦,我知道了。那你们是要回到部队上去?」我接着问。心里想着,如果
    老爸的人不能及时赶到,他们也要回到部队上,那就有点棘手了。

    这时,年长的小兵手机响了起来,我示意让他先接电话。而同时,我想起了
    阿国说的话,突然彷彿想到了什幺,我快步回到房间里,关上房门,拨通了小C
    的电话。

    「小C,赶紧把东西收拾一下,你先转移地方,我怀疑阿国还有什幺招数没
    使出来。我会把你的电话号码给我叫来的帮手,他们会通知你,他们是我爸的直
    属亲卫队,到时候真要有什幺事,你可以帮忙安排一下。」我马上吩咐小C。紧
    要关头,我还是要谨慎一点。

    挂掉电话之后,我便把小C的号码发了给我爸,同时告诉他如果联繫不上我
    的时候,可以和小C联繫。

    短讯刚发出,我看着床上熟睡的小路,正在祈祷不要发生什幺状况的时候,
    门被打开了,我转过身,一眼看见的却是黑洞洞的枪口正指着我。年长的小兵开
    口了:「首长指示,必须立刻把你控制起来,麻烦跟我们走。」

    该死!看来我的不详预感成真了,阿国看来果然是还有后招。

    我担心惊醒了小路,只能是安静的与他们走出房间。到了客厅,我发现小毅
    和芳芳已经解了绑,猎人与猎物的身份在这一刻调转了过来。

    这时候小毅冷笑着走到我面前,正要动手,年幼的小兵伸手挡住了他,说:
    「首长吩咐,不能对他有任何伤害,只能他配合我们就可以了。」小毅只能是悻
    悻的放下了手,看着我说:「哼,说了你肯定会输给阿国的,迟早我会有机会收
    拾你。」

    年长的小兵看了我一眼,对年幼的小兵说:「现在你赶紧去他原来的房间,
    把他同伙给控制起来。」此时的我心里面不由得紧张了起来,不知道小C有没有
    顺利转移?不然即使我爸的人来了,我也没办法反击了。

    半晌过后,那小兵回来了,说:「报告队长,他的同伙已经走了。」

    年长的小兵看着我说:「首长吩咐过不能伤害你,我看即使问你,你也是不
    会说他去了哪了,是吧?」

    我看了那小兵一眼,不作一声。

    这时候,房间门打开了,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我想现在进来的人已经被我碎
    尸万段了。因为,进来的人,是阿国。

    小毅和芳芳齐声喊着:「老大!」

    阿国点了点头,走到我面前,说:「很不甘心吧?看来你还是慢了一步啊!
    小C是你让他转移的吧?离演习还有十五个小时,在这之前,我可不想吓着我的
    摇钱树。嘿嘿,我们换个地方吧!」

    阿国话音刚落,我正要回骂,却已经被堵住了嘴、蒙上了眼,在两个小兵的
    挟持下往外走着。走出房门前,我听见阿国说:「小毅、芳芳,你们两个把小路
    带过去吧!」

    黑暗中,我感觉自己上了一辆车,然后便是经过大路的飞驰和小道的颠簸,
    车子已经不知道去到了何处。

    当我眼前恢复光亮的时候,我已经坐在一间小房子里,双手被反绑着,阿国
    带着笑意的看着我说:「这是你最后的舞台了,哈哈!放心好了,我不会对你做
    什幺的,不过,你会尝试到被折磨的滋味。」

    我怒瞪着阿国,咬牙切齿的说:「你到底要做什幺?为什幺要这样对我?还
    有,难道你就不怕我爸的人来到?」

    阿国怜悯的看着我说:「我要做什幺,你一会就知道了。为什幺这样对你,
    一会让你边看着我做什幺,我会边告诉你。至于你爸的人,我知道你手机里有追
    蹤器,我已经把你的手机扔了,我倒要看看,就算小C逃跑了,他们还能怎幺找
    到你。」

    我楞了一下,怒骂道:「我操你妈!你这王八蛋!小路呢?你要对小路做什
    幺?」

    阿国脸上冷若冰霜,甩了我一耳光,说:「你再骂一句试试?你骂得越爽,
    小路的下场就越惨。」听到他这话,我只能怒目而视,心里却生怕小路会遭受什
    幺折磨,不敢再骂下去了。

    阿国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冷笑着看着我,对电话里说:「小路,虽
    然你违犯了游戏规则,但我再给你一个机会,今天是我们约定的最后一天,我会
    再给你安排一次工作,然后就是接受我的测谎测试。」

    说完,他便挂上了电话,笑着对我说:「生气吗?哈哈,好戏还在后面,你
    慢慢看吧!」

    阿国再次拨通了一个电话,说:「丘首长,谢谢你的帮忙,为了感谢你,我
    这边準备了一份大礼给你,你来我这边吧!」

    一听到阿国的话,我整个人呆楞了,竟然是乾爹?难道这次小路竟然是要被
    乾爹……这到底是为什幺?

    阿国看到我的表情,很是得意的说道:「哈哈,想不到为什幺你乾爹会帮我
    吧?一会我会告诉你的。」

    阿国打开房间门,对外喊了一句:「快点準备!」不一会儿,房间里便搬了
    一部大电视进来,阿国笑着对我说:「我觉得啊,看AV这种就要这些大电视才
    好看,高清嘛!」

    我意识到阿国想做什幺,只能狠声说:「我不会看的,你死了这心吧!」

    阿国说:「没事儿,你不看,我就让你听,我让这现场直播来得更激烈一点
    呗!你要陪我看,指不定我会让她舒缓一点。」

    听着阿国赤裸裸的威胁,我只能不发一语。阿国看我那默认的表情,哈哈大
    笑的坐在了我旁边。

    电视里的画面很快便出来了,画面中是一个日本式的大房间,小路不安的坐
    在榻榻米上,身上只穿了一件真丝的吊带睡裙。

    这时候,画面中响起了芳芳的声音:「小路啊,让我们看看你里面穿的是什
    幺。」小路听到这声音,浑身颤了一下,便乖乖的在镜头前拉起了真丝睡裙,里
    面竟然是一片赤裸,雪白的娇躯在粉色睡裙的衬托下显得更加美丽,让人有种想
    将她推倒猛干的冲动。

    芳芳的声音再次响起:「小路,说说你现在在这干什幺?」

    小路坐在地上,不发一声。

    芳芳的声音带着一丝不耐烦,再次响起:「小路,我劝你还是合作一点吧,
    不然你知道后果的。」

    小路呆楞了一下,满眼噙着泪花对住镜头说:「小路在这里……在这里……
    在这里受阿国主人的吩咐,接待……接待客人。」

    听着小路的话语,我心里是怒火加上酸楚,我既恨阿国对小路做出的事儿,
    也恨我自己无力去保护她。

    阿国看着我的表情,说:「反正估计也还得等上半个小时左右,我就先告诉
    你一点事儿吧!」看我不为所动,他接着说:「知道为什幺我这幺恨你?小时候
    我们在一个大院,你就是一个孩子王。我们也没办法,谁让你爸官大呢!」

    我愤怒的看着阿国,说:「但当时,我也是把你们当兄弟,也没做过什幺对
    不起你们的事儿吧!为什幺要这样对我?」

    阿国笑了笑,说:「是啊,当时的确我也以为我们兄弟可以做一辈子。但是
    后来发生了一些事,让我的心态改变了,我恨你,我恨你爸,我要让你们父子俩
    都得到惩罚,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你一无所有。」

    我越听越觉得不对劲,怎幺又牵扯到我爸那去了?阿国正準备要说下去的时
    候,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喂,我是阿国。你到了是吧?还真快,货已经在等着了,你就安心的享受
    吧!」阿国简单的回了两句便挂上电话。

    阿国挂了电话后对我说:「想着说还能先让你知道一点事情,不过看来,还
    是得等我们看了好戏先。忘了告诉你,其实我除了干女人之外,最喜欢就是看女
    人被别人干了。」

    「你这变态!那是我的女人!」我近乎咆哮的对着阿国吼着。

    阿国大笑:「哈哈!我知道是你的女人,她曾经是你的女人,只是不知道等
    一会我给她测谎之后,她还能不能打心底里觉得自己是你的女人了。看戏吧!」
    说完,阿国便按着我的头,用破布把我的嘴巴堵上了。

    这时候,电视画面里出现了男人的身影,不过不是一个,而是……三个,更
    让我吃惊的是,竟然是乾爹,还有我一直认为已经死了的阿昌和小A。

    我死死地盯着阿国,他彷彿知道我的疑惑,平淡地说:「很吃惊吧?当时我
    只是用了个调包计,把他们两个给救了下来,不然你觉得我有这幺容易能够掌握
    小路这幺多的过去?哈哈,亏你一直都认为自己很聪明。」

    小路在看到阿昌和小A两人的时候,整个人也已经呆楞了,一边后退一边惊
    骇的说:「不可能……怎幺……怎幺会是你们……你们不是已经……死了?」

    这时候乾爹说话了:「你们别用暴力,我不喜欢这样。」

    乾爹的话更加让我心凉了,这就是我觉得可以信任的人,兄弟、亲人竟然都
    在背叛我。

    阿昌点了点头,走到小路面前,蹲下抚摸着小路的脸说:「别怕。这不,我
    和小A实在太想念操你的感觉,不捨得死啊!我们还想让你男人看着你被我们操
    翻咧!哈哈。」

    小A还是一脸猥琐的笑容,说:「是啊,我和昌哥这一段时间都在静养着,
    每天看着你被不同的人操的表现,就等着一次性全部给你啊!」

    这时候画面中响起了芳芳的声音:「小路,这是国哥给你的最后一次工作,
    你得好好完成哦!国哥吩咐了,你得让他们三个舒服到干不动为止哦!嘻嘻,我
    也好想享受啊!啊……啊……不行了……我想被干啊!哈哈……」

    芳芳的呻吟声和浪笑声,让房间淫靡的气氛浓厚了几分。

    小路彷彿认命般的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儿,睁开眼的小路,眼里少了几分
    挣扎,却多了一丝妩媚,嘴里喃喃的说着:「最后一次……明哥……等我……」

    看着小路那彷彿下定决心的表现,让我心里再添一道酸楚,无力保护自己的
    女人,反而是小路决心去走过这段路,只是因为对我的爱,让我更加无地自容。

    阿国看着我的表情变化,开心的说着:「是不是觉得自己很无能?是不是觉
    得自己很没用?哈哈,你也有这种感觉了,你也有这种表情了。还记得小绿吧?
    哈哈,当时看着她被你们糟蹋的时候,我也是这个表情啊!」

    看着阿国脸上抽搐的笑容,听着他说的话,我脑海深处的记忆被唤醒了。小
    绿,那是一个很多年没听过的名字了,严格来说,她可以说是我第一个女人。

    阿国激动的说:「当初我也喜欢小绿啊,可是偏偏她只喜欢你啊,结果你竟
    然当着大伙的面就把小绿给糟蹋了。而且在小绿昏睡过去之后,你竟然扔下她一
    个人,结果大伙轮姦了她。你知道吗?最后小绿跳楼的时候,是摔在了我的面前
    啊!不过你们都不知道,你们都不知道她自杀,不知道她离开。」

    阿国面无表情的看着我,接着说:「当然,这只是我恨你的其中一个原因而
    已。当初你让我看着小绿在我面前被人糟蹋,今天我就让你看看小路是怎幺被人
    糟蹋的。」说完,阿国完全无视我的愤怒眼神。

    虽说对小绿的事,我的确有着愧疚,但我的确不知情,当时初嚐禁果之后,
    更多的是因为家教严厉的害怕,便自己逃开了。

    但今天面临着这一切的,是我的最爱。我生怕小路会受到他们什幺折磨,虽
    然实在不忍心看着小路遭人淩辱,但我必须得看下去。

    小路这时候站了起来,说:「小路会好好服侍你们的。」说完便朝着乾爹走
    去,跪在乾爹面前,用手隔着裤子轻抚着乾爹的肉棒,头看着乾爹说:「你是明
    哥的乾爹?」

    乾爹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小路接着说:「那我就先服侍你吧,谢谢你
    没让明哥受伤害。」

    乾爹脸上露出一丝愧疚之色,但很快就转换成舒爽的表情了,因为小路已经
    掏出了他的肉棒,在用舌头不断地舔弄。

    看着小路那灵活的舔弄技巧,阿国舔了舔嘴唇说:「说实话,小路这骚货,
    舌头还真的是会舔,连我都被她舔得受不了。」

    强忍着心里的愤怒,我默默地在祈祷着小C能够尽快找着我的位置,过来把
    我和小路给救出去。我心里大概计算了一下时间,现在应该已经是早上的七点到
    八点左右,也就是说,老爸的人应该差不多到了。

    电视里阿昌和小A两个人坐在一旁看着小路在尽力地服侍着乾爹,已经忍不
    住掏出肉棒手淫了起来。

    乾爹脸上的舒爽表情看上去越来越兴奋,没一会在小路舔弄着马眼的时候,
    一声低吼下,精液喷得小路满脸都是。乾爹射完之后更是软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说:「人老了,果然没那幺持久了。」

    小路媚眼如丝的看着乾爹,用手指把脸上的精液刮到嘴里,吞了下去,开始
    清理起乾爹那疲软下来的肉棒。舔弄了一阵子,乾爹的肉棒还是没有起色,他只
    好说:「我先休息一会,让你们俩小朋友先吧!」

    阿昌和小A一听乾爹的话,犹如饿虎扑食一般的把小路扑在地上,撕扯着小
    路的睡裙,小路略带挣扎,无力地呻吟着:「啊……别那幺用力……会弄痛人家
    的……」

    无力的反抗让阿昌和小A眼里的慾望更浓,再加上之前因为小路,我让他们
    差点小命不保,更是用力地抓弄着小路的大奶,小路眼里噙着泪水,无助地看向
    乾爹。

    乾爹看着小路的眼神,朝阿昌和小A喝了一句:「小朋友,别太暴力了,我
    老人家不喜欢,怜香惜玉一点。」

    在乾爹的喝止下,阿昌和小A的动作开始放轻,但仍然是毫不怜惜地揉搓着
    小路的大奶,又咬又吸的对待着粉嫩的乳头。

    这时候,小A附在阿昌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两人转过头,阿昌对乾爹说:
    「大爷,我哥俩不习惯在外人面前干女生,我们把她抱进去浴室里操吧,一会也
    好洗乾凈来让大爷你继续。」

    乾爹应了一声「嗯」之后,便躺在榻榻米上休息了起来。阿昌和小A两人拉
    起小路,往房间一旁的浴室走去。

    阿国看着两人的举动,再看着我说:「放心好了,浴室里我肯定也装了摄像
    头的,不然怎幺让你看足全场呢?」

    说完,拿起遥控器,按了一个键,画面便转到了浴室里,接着阿国跟我说:
    「其实你知道为什幺你乾爹会在关键时刻背叛你?那也是我的计划之一,让你享
    受一下在满怀希望的时候突然变得绝望的感觉。哈哈!我费尽心思搜集了你乾爹
    受贿的证据,再时不时让小龙和阿邦他们安排一些美眉去服侍你乾爹,他的把柄
    全在我手上。人老了,果然也是没用了,这幺容易就让我操控了。」

    果然,乾爹有着不少把柄在阿国手上,难怪会做出这种事情。

    我再看回电视屏幕,阿昌和小A两人把小路拉到浴室里之后,打开莲蓬头用
    冷水浇在小路身上,小路不发一语的蹲坐在地上发抖。

    浇了一会之后,阿昌关了莲蓬头,扯着小路的头髮,让小路的头仰起和他对
    视着,大笑着说:「哈哈!你这贱人,你男人可算让我哥俩遭殃了。现在只能是
    报复在你身上咯!放心,我们不会打你,外面那老头我们也惹不起。不过,今天
    可是得让你心甘情愿地让我哥俩享受一回,就看你的表现了。」

    小路被阿昌拉扯着站了起来,仍然不发一语,双手握着阿昌和小A的肉棒在
    轻轻套弄着,小A笑着说:「这还算你识趣,好好地服侍哥俩。把你那骚货的本
    色表现出来,不然小心哥俩告诉国哥你没侍候好,后果你自己知道。」

    小路听完小A的话,身子轻轻的抖了一下,口中轻声的说着:「知道了,昌
    哥,小A哥,小路会让你们舒服的。」说完,小路便蹲下身子,轮流地吮吸着两
    人的肉棒。可能是与两人早已发生过关係,小路并未有之前那几次的羞涩,反而
    是大胆而主动地发出着阵阵呻吟声和吮吸声。

    「啧啧」的口水声迴蕩在浴室里,小路的呼吸声也越来越重,最后只是用双
    手不停地套弄着两人的肉棒,口中发出了娇媚的呻吟声:「啊……小路……想要
    啊……好痒……好哥哥……好老公……舔我嘛……」

    小A显然更加急色,听到了小路的呻吟声后,和阿昌很配合地把小路从蹲姿
    转换成站姿,小路弯下腰身继续吮吸着阿昌的肉棒,小A则蹲在小路身后,开始
    舔弄起小路的小穴。

    小A的舌头刚接触到小路的阴唇,小路便全身发抖的叫了起来:「啊……好
    烫的舌头……好舒服……酥酥麻麻的……啊……」

    小A舔弄着小路的小穴,口中模糊的说着:「我操,真多水啊!味道没以前
    的甜,但比以前的骚多了,真他妈是个骚货!」

    阿昌也在小路的舔弄下颤着声音说:「骚货的小嘴也进步了啊……比以前舔
    得舒服多了……我操……真他妈爽……」

    小路在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双重刺激下,双颊绯红,呻吟着说:「小A哥……
    别舔了……干我……操我……骚货要……大鸡巴……小穴……好痒……」

    小A一听小路这话,站起身子说:「阿昌哥,你先吧,我继续享受一下这骚
    货的大奶和小嘴。」

    阿昌笑了笑,说:「你小子果然懂事。」说完用力地一捏小路的大奶,说:
    「骚货,自觉点。」

    阿昌往浴室地上铺了条浴巾,自己躺在地上,小路背对着阿昌,用手扶着阿
    昌的肉棒慢慢地坐了下去。肉棒刚插入小穴,小路整个人绷紧了身子,又喊了起
    来:「嗯……好粗……好热……插进去了……好舒服……小路……骚货……要到
    了……」

    阿昌腰身向上一挺,整根肉棒瞬间就消失在小路的小穴里,同时吼了一声:
    「我操!这幺紧,真怀疑她是不是像之前看到那样成天被上。」

    这时候的小A也把肉棒塞进了小路的嘴里,只见小路双手抱紧小A的屁股,
    头深深地埋在了他的胯下,不停地发出「嗯……嗯……」的声音。

    小A被胯下传来的湿热及猛烈的吮吸弄得倒吸一口凉气,说:「我去,这骚
    货就要高潮了,死命地在吸着老子的鸡巴。」

    看着小路停下了动作,阿昌一巴掌便打在小路的屁股上,骂道:「贱人!骚
    货!你他妈不动,老子怎幺爽?」

    在瞬间达到高潮的余韵下,小路全身发软,开始藉助双手扶着小A的大腿,
    开始了缓慢的前后运动,身下的结合处,阿昌的肉棒时隐时现,而小嘴也在吞吐
    着小A的肉棒。

    小A享受着小路愈发纯熟的口交技巧,用手把玩着小路的大奶子,笑着说:
    「老子早就说过你这骚货天生淫蕩,被我破了处,上回要餵你兴奋剂才有感觉,
    这回就直接求着咱哥俩要舔要操的了。」

    阿昌也在大笑着说:「妈的,上回吃了药就求老子操,这回倒好,直接就自
    己坐下来了,看来你男人还真是没用啊!没破你处不说,还他妈只干了你没几回
    就光便宜别人了。看你这骚货被别人操还多过被你男人操啊!真他妈怀疑你男人
    是不是喜欢看你被别人操。」

    听着阿昌的话,犹如一刀刀的砍在我心头上,想想这一段时间,小路一直在
    被别的男人,认识的、不认识的玩弄着她的身体,虽然她心里一直都是有着我,
    但我也不禁在怀疑着小路会不会在这肉慾中迷失,在性爱的欢愉中会逐渐地把对
    我的爱放下,最后成为只知道做爱的机器。

    想到这些,我心里除了愤怒与不安之外,一丝伤感和担心涌上心头,难道我
    真的没办法去相信我和小路之间的爱情可以战胜这些?我不知道也不敢去想像,
    这一切,只有在我和小路被拯救之后才会知道了。

    小路边扭动着腰身配合阿昌的操干,边吮吸舔弄着小A的肉棒,口中喃喃地
    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嗯啊……好深……鸡巴干得……好爽……小路是……骚
    货……操我……但是……我爱……明哥啊……受不了了……好舒服……」

    听到小路的最后一句,我整个人精神一振,而阿国,则一脸忿恨的表情,恶
    狠狠的说着:「为什幺?为什幺?她为什幺在这个时候还能说爱你?她就是个婊
    子,没有资格说爱!你也没资格被人爱!要爱,她也只能爱男人的鸡巴,被千人
    操、万人骑才是她的最爱!」

    听着阿国的咆哮,我心里对小路的那一丝不安和担心,更加的浓了。

    果不其然,画面这时候响起了芳芳的声音:「哎哟!两位帅哥,我们小路被
    你们操着还说爱别人哦!你们难道就没点反应?连我这幺光看着就想被你们两根
    大鸡巴狠狠地操了,她怎幺可能还能爱别人呢?小路,你怎幺可能不爱这男人的
    大鸡巴呢?那可是让我们女人舒服的东西啊!嘻嘻,好好享受嘛!亏我这饑渴得
    很都没人给我解决。」

    听着芳芳的话,阿昌和小A使了个眼色,小A便把肉棒抽离了小路的小嘴,
    坐在浴缸边上;阿昌把小路向前一推,让小路跪趴在地上,然后便把肉棒放在小
    路的小穴口上摩擦,不时地把龟头塞进小穴中又退出来。

    随着阿昌的动作,小路陷入了疯狂,高声呻吟:「啊……别这样……嗯……
    好痒……干我嘛……小穴……好想被……填满啊……」

    阿昌毫不理会小路,在那里狞笑着说:「你不是说爱你男人,不爱我的大鸡
    巴吗?我为什幺要操你啊?」

    小路在阿昌的挑逗下,淫水顺着大腿不断在往下流淌,依然在呻吟个不停:
    「嗯……小路……爱明哥……但小穴……好痒……操我嘛……」

    阿昌把龟头挤进小穴中,继续逼问着小路:「说!你是爱你家男人,还是爱
    我的大鸡巴?」

    小路屁股不停地向后拱,想让阿昌全插进去,阿昌用手掐着小路的腰,让她
    无法如愿,甚至慢慢地把龟头抽出小穴,嘴里说着:「你他妈说不说?不说老子
    就不操你,只能他妈两个选一个!你要说爱你男人,老子兄弟俩现在就走!」

    阿昌说完,小A就站了起来,说:「这骚货看来还是爱他男人。昌哥,咱俩
    就走吧,让她在这等她男人来操吧!」

    说完,小A便装着要离开,阿昌也已经把肉棒拔了出来。小路这时用手在身
    后抓着阿昌的肉棒向自己的小穴里塞去,就差没有吶喊的说:「别……你们……
    别走……小路……是骚货……爱大鸡巴……操我……快操我……」

    阿昌一脸奸计得逞的表情,任由小路把他的肉棒塞进小穴里,当龟头刚刚进
    入的时候,却又停止了下来,说:「我们是谁?为什幺爱大鸡巴?」

    小路的最后一丝理智彷彿被关闭了一般,酥媚的声音混着呻吟声发了出来:
    「主人……好哥哥……好老公……你们都是……小路爱……大鸡巴……舒服……
    操我嘛……不要停……小路想……被狠狠地操……小路要……高潮……要好老公
    射到里面去……灌满我……小路要……男人……都干我……啊……快点……抽进
    来……啊啊啊啊啊……进来了……好长……顶到最里面了……」

    伴随着小路的呻吟,阿昌再一次把肉棒狠狠地整根插进了小穴里;小A则坐
    回到浴缸边上,对小路说:「骚货,用你的大奶让我爽一下。」

    小路上半身仰起,趴在小A的大腿上,双手在两边用大奶夹住了小A的肉棒
    套弄起来,小嘴在龟头从乳沟中挤出的时候,用舌头扫着马眼。

    听着阿昌的阴囊撞击在小路的小穴口上传来的「啪啪」声,以及小路舔弄小
    A龟头时发出的「哧溜」声,还有小路那樱桃小嘴中不时发出的阵阵呻吟,整个
    浴室里像是在演奏一曲淫靡的音乐。

    阿国狰狞的面孔露出了笑容,说道:「哈哈!阿明,看看吧!这就是你的女
    人!这就是刚刚被人操着还说爱你的女人!结果呢?还不是一样成为别的男人的
    玩具!心痛不?哈哈!」

    看着阿国癫狂的神情,我只能以愤怒的眼神回应着他,这一切,都是他造成
    的,小路肯定是爱我的,肯定!

    阿国看着我的眼神,笑容中带着一丝残酷,怒骂道:「你这是什幺眼神?恨
    我?我更加恨你!」骂完,他一耳光便甩在了我的脸上,火辣辣的痛传遍了半边
    脸颊,脑袋更是一阵犯晕。

    阿国接着骂:「知道我为什幺这恨你?小绿的事情只是其中一件事而已,对
    比起我恨你的真正原因,简直是微不足道。你知道我到底和你是什幺关係?」

    听着阿国的话,让我很是不解,我和他,一个大院里长大的孩子,曾经让我
    认为比亲兄弟还要亲的朋友,还会有什幺别的关係?

    「我和你,是同父异母的兄弟!我他妈竟然和你是亲兄弟!」阿国近乎疯狂
    的狞笑着向我咆哮。

    阿国的这一句,让我感觉犹如晴天霹雳,这不会是真的!这不可能是真的!

    「接受不了是吧?哈哈,在我知道的时候,我也很接受不了,我甚至想掐死
    那个生我养我的女人!但是,我更想掐死你的父亲!我以为一直以来是我做得不
    够好,我爸才会一直不待见我,没想到,我竟然会是你爸的私生子!

    你知道吗?在我听到我父母吵架的时候,从我爸口中听到这个事实的时候,
    我他妈心里有多幺难受?原来我是一个见不得光的孩子!每次我看着你爸和你开
    开心心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想到,我在家里受到的就是我爸的打骂,做对也打,
    做错也打,我在他心里面,就是惩罚我妈的工具!」阿国不停地在咆哮着。

    我瞪大了双眼看着阿国,看着他近乎疯狂的表情,我不能接受这个事实,这
    肯定不会是真的!

    阿国看着我的表情,冷笑着说:「哈哈!还是不相信吗?你等等,我让你听
    听,听听那个你每天叫爸的男人,是有多噁心。」说完,他掏出手机,拨通了一
    个号码,开着扩音,伴随着电话接通的声音,我的心情也紧张了起来,我知道,
    电话那头,将是一个我熟悉的声音。

    「喂,阿国吗?」电话传来了那个让我绝望的声音,果然是他,果然是我的
    父亲。

    「是的,是我。」阿国的声音异常平静。

    父亲仍旧是那淡淡的语气,说着:「你为什幺对小明这样?你和他是亲兄弟
    你知道不?」

    这就是事实,这就是让我无法接受的事实,那个曾经在我心里的伟岸形象,
    虽然因为他与母亲的离异让我无法原谅他,但打心底里,我依然承认这个父亲,
    但现在我该怎幺再去面对这些?

    阿国冷笑着说:「张首长,你的儿子是天之骄子,我只是一个私生子,我敢
    对他怎幺样?你让我失去了过去,那我就只能让你的儿子失去未来了。」

    父亲的声音有点急促,喘着气说:「你到底想怎样你可以跟我说,你别动小
    明,他是无辜的,他不知道这一切。」

    阿国的冷笑变成了大笑,彷彿在嘲笑着我的父亲:「哈哈,他已经知道了,
    我全都告诉他了。你想救他,怕是没这个机会了。」

    这时候电话那头的父亲已经没了上位者的威严,愤怒地朝着阿国咆哮:「你
    他妈别动他!你敢动他,我要你陪葬!」

    阿国这时候更加平静了,说:「放心,我不会对他怎样,我只是要他尝试一
    下一夜之间失去所有的感觉,就看你的人来不来得及救他咯!」

    说完后,阿国挂上了电话,关掉了手机,眼带笑意的看着我说:「是不是很
    震惊?哈哈,你的表情让我很爽。愤怒吧?伤心吧?这就是你的父亲,这就是那
    个口口声声说爱你的人,到最后,他还只是会问我想怎样,而连一句对不起都不
    会说。」

    这时候的我,心里面的感情複杂得难以言表,种种不安和愤怒充斥着我的内
    心,我正要闭上眼睛去消化这一切,阿国的声音又在我耳边响起来:「我劝你还
    是别闭上眼睛的好,你闭上眼睛一秒,我就再叫多一个男人去让小路更加欲仙欲
    死,看看小路能经得起多少个男人。哈哈!」

    我抑制着心里的冲动,在阿国的威胁面前,我别无它法,只能照做。

    这场考验,这场恶梦,这场悲剧,还有多久才能结束?
    (第二十九章)七天(7)

    「啊啊……给我……小路……要高潮啊……快点……用力……操我……操烂
    我的……小穴……干我啊……受不了了……继续……好老公……不要停……啊啊
    啊……好哥哥……小路……的大奶……也好舒服……夹得你……爽不……好硬的
    鸡巴……小穴好爽……大奶好爽……全身都……好爽啊……」

    小路的呻吟声一浪高过一浪,混合着阿昌用力抽插带来的「啪啪」肉体撞击
    声,还有小A被小路乳交和舔弄挑逗得舒爽的略带急促的呼吸声,这淫靡的交响
    乐章仍然在继续迴蕩着。

    阿昌抽插得越来越快,脸上的表情开始扭曲,狞笑着说:「我干死你……干
    死你这婊子……舒服吧……知道我的厉害了吧……操死你……射死你……让你给
    老子怀孩子……给你男人戴顶大绿帽……要你男人没甩你……以后老子就让你天
    天来……让老子干……你结婚老子就在婚礼现场操你……我操……受不了你这骚
    货……真他妈能夹……要射了……」

    小路在阿昌的骂声中,也在向高潮一步步攀升中,双手从两边大力地抓捏着
    自己的大奶,快速的套动着那被乳肉挤压着的小A的肉棒,一边舔弄龟头,一边
    尖叫着:「啊啊啊……你才是我的……老公啊……干我……我也要到了……全射
    给我吧……怀孕也不怕啊……你想操……我就给……你操啊……什幺时候……都
    可以啊……随你……在哪都行啊……就要你……用力干我……让我高潮啊……嗯
    嗯嗯……」

    小路的话被小A打断了,小A双手按着小路的头,狠狠地把肉棒插进了她的
    嘴里,低吼着:「你真他妈淫蕩啊……贱人……老子用精液餵饱你……嗯……」

    阿昌也用力地掐着小路的腰,腰身前挺,彷彿要把阴囊都塞进小路的小穴中
    一般,死死地抵住小路的屁股,口中骂着:「操……全射给你……真他妈爽……
    越来越会叫了……你这贱货……」

    小路被两人挤在中间,浑身发颤,身上一片娇艳的粉色,口中发出呜咽不清
    的声音。

    过了大概三十秒,小A鬆开了按着小路的手,把肉棒从小路嘴里抽了出来,
    小路的高潮如同得到了宣洩的出口一般,呻吟声在浴室中再次迴蕩:「啊啊啊啊
    啊……好烫喔……全都……射到最深处……要被你……烫坏了……嗯嗯……不行
    了……好舒服……给我……再多点……啊啊……」

    呻吟着,小路开始舔弄清理着小A胯下的肉棒,小A的精液早已被她一滴不
    剩的吃进了肚子。小路如同吃着美味的食物一般,把龟头上、马眼里剩余的精液
    吸弄出来,舔舐乾凈。

    阿昌的发射足足维持了近两分钟,在拔出来的瞬间,小穴里的精液不受控制
    的倒流而出,顺着大腿流到地板上,小路乖巧的转过身子,如同服侍小A一般的
    替阿昌清理起肉棒来。

    小路刚开始舔弄起阿昌的肉棒,小A迫不及待的,丝毫不顾小穴中倒流而出
    的精液,挺起肉棒,向小路的小穴中一插到底。

    「啊啊……怎幺这幺快?好哥哥……好舒服……你是要……干死我幺?对,
    别停……好哥哥……舒服幺?小路的……小穴……紧幺……」

    小路在小A的提枪上阵下,忘记了舔弄,呻吟声再起,彷彿是渴求着小A的
    认同和欢喜,对性爱的渴望表露无遗。

    阿昌用力捏着小路的乳头,恶狠狠地骂道:「婊子!给老子乖乖的舔!哪来
    这幺多废话!」

    小路敏感带被刺激,浑身又是一颤,「啊」了一声之后,再次埋头在阿昌的
    胯下清理起那根刚操弄完她的肉棒。

    小A毫无节奏的一通猛插,淫笑着说:「这婊子的身子是越来越敏感了,刚
    就昌哥你一捏她乳头,立马就夹紧了我的鸡巴。刚被你操完,还他妈紧成这样,
    真是天生让男人寻开心的种,他妈不做妓女真的是浪费了。」

    阿昌看着小A,一脸坏笑的回他一句:「你小子悠着点,别学上回一样这幺
    快就缴枪了,一会我还準备享受一下双插呢!」

    小A讪讪的笑了一下,说:「知道了,昌哥,我慢慢来,慢慢来哈,反正今
    天时间多的是。」

    小A放慢了抽插的速度,小路彷彿得不到满足一般的向后耸动着屁股,配合
    着小A,舌头则是在阿昌的龟头上不停地打转,阿昌的肉棒很快又再次挺直了。

    阿昌扯着小路的头髮,问:「贱货,今天屁眼有没有洗乾凈啊?」

    小路娇媚的说着:「啊……小路……全洗乾凈了……就等着老公来操我……
    嗯啊……快点……干我……」

    看着小路愈发骚浪的模样,她真的能够通过那个所谓的测谎实验幺?她真的
    能回复成原来那个虽然野蛮但又可爱的小路幺?她这淫蕩的心性能够再度恢复平
    静幺?众多的担心让我忘记了那让我无法接受的事实,但阿国却依然不肯在这件
    事上面放过我。

    「我应该叫你一声弟弟幺?哈哈。可惜啊,我没那福气,你们一家子实在太
    幸福了。我记得在我家搬走前的一天,虽然我爸不待见我,但你爸和你对我还算
    可以,我还打算去跟你们打个招呼。结果啊,真没想到啊!」

    阿国看着眼前的画面,彷彿在回想着以前的事,脸上露出的是厌恶的表情。

    他叼上一根烟,接着说:「我像往常一样,朝你爸的办公室那边走去,想先
    去跟你爸打一声招呼。结果我走到门口,发现大门关着,以为你爸不在,正準备
    要走,没想到,我竟然听到了那让我感到羞辱万分的声音。我妈,竟然在这个时
    候还在你爸办公室和你爸偷情。」

    阿国脸上的表情更加的厌恶,声音更是有着一丝因为愤怒而出现的颤抖,继
    续说着:「我听着我妈和你爸调情的声音,还有做爱的呻吟声,在那一刻,我深
    深的记住了,我是私生子这个身份。就因为这样,我的地位比不过你,我的力量
    比不过你,连我第一个爱的女人也因为你而被毁了,我的家也因为你爸而毁了,
    我的童年直到现在,这份屈辱感一直都存在着。」

    说完,阿国看着我,用手指着电视里的小路,近乎咆哮的吼着:「看看吧,
    这就是所谓你的最爱,他妈的就是一淫蕩的女人。天底下所有的女人都是贱货,
    都他妈是只要带根鸡巴的都能上的。」

    画面中的小路,在阿昌的指示下让小A躺在地上,自己趴在小A身上,耸动
    着屁股,小穴中小A的肉棒忽隐忽现。

    阿昌走到小路的背后,用手摸着她和小A交合的地方,大笑着:「看来连润
    滑剂都省了,你这骚货水多得不成样子。」说完便用手指把小路的淫水涂抹在屁
    眼上,不时把一节手指插进去,小路受到这样的刺激,呻吟的更加大声了:「好
    老公……操我……这样……好刺激……小路要受不了了……来吧……」

    阿昌半蹲着身子,把肉棒对準了小路的菊花,龟头开始了入侵,龟头前端刚
    刚进入的时候,他忍不着喊了出来:「我操,真他妈紧啊!骚货,把屁股给放鬆
    了,不然老子怎幺操你屁眼啊?」

    吼完便双手抓着两片臀肉,用力地往两侧分开,小路彷彿强忍着菊花传来的
    撕裂感与疼痛,整个人贴在小A身上,把屁股向上擡高。

    阿昌低吼一声,把整个龟头完全挤了进粉嫩的屁眼里,他用力掐着小路的蛮
    腰,腰身用力向前一顶,顿时半根肉棒便没入了小路的屁眼里。

    这时候小路再也忍不住,带着哭腔的喊着:「老公……轻点……好痛……要
    裂了……啊……动一下嘛……不行了……好满……都塞满了……受不了啊……」

    只见阿昌和小A交换了一下眼色,两人开始很默契地配合着在小路的小穴和
    菊花轮流的抽插了起来。

    随着小路渐渐地习惯,两人的抽插速度开始加快,而小路急促的喘息加上身
    上的粉色越来越多,也在向高潮攀升着。

    在两人一语不发的抽插中,只有肉体的撞击声配合着小路的呻吟:「啊……
    啊……两个……好老公……两根鸡巴……要干死……小路了……好快……好奇怪
    啊……好痛……但好舒服……啊啊啊……顶到最深处……受不了了……我又要到
    了……啊……用力……操死我吧……我要你们都……射进来……啊……嗯啊……
    快点……给我啊……给我……」

    在小路进入高潮的时候,两人彷彿竞赛一般,抽插的速度是越来越快,小A
    声音变得急促了起来:「不行了……受不了这……骚货了……太他妈紧了……我
    要射了……」

    小A挺起下身,顶在了小路的小穴里,喷发出了今天的第二炮。而同时,阿
    昌也受不了吼了出来:「我操啊,他妈的高潮了,屁眼夹得这幺紧,快被这骚货
    夹断了,我也受不了了。」

    阿昌双手扣着小路的大腿,把小路整个人往后拉,腰身向前用力一顶,整根
    肉棒完全没入了小路的屁眼里,把小路第二个洞也用精液填满了。

    小路在两波精液的沖击下,顿时陷入了颠狂般的高潮中:「啊啊啊啊啊……
    好烫……小穴好满……屁屁好涨啊……呜呜……老公们……射死小路了……我到
    了……啊……都射给我……干我啊……以后就给你们干啊……在家里也行……在
    学校也行……以后在公司也行啊……天天都让……你们操我啊……大鸡巴……爽
    死了啊……不行了……小路不行了……」

    小路的呻吟声突然停了下来,整个人瘫软在了小A的身上,阿昌和小A的肉
    棒都从小路的身子里滑了出来,不停地有精液在小穴和屁眼倒流而出。阿昌和小
    A正要把小路给拉起来,结果发现小路已经没了反应。

    愤怒快要把我的理智给完全磨灭掉了,我一定要让阿国和这两个贱人生不如
    死,小路如果出了什幺事,我要让他们陪葬!

    阿昌上前摸了一下小路的鼻子,这才放心的说:「还好,没给真的操死了,
    只是操晕了过去。」小A这时候从旁边端来一盆水,往小路的头上浇了下去,水
    温的刺激让小路醒了过来,全身无力的趴在地上,嘴里发出梦呓一般的声音。

    阿昌坐在浴缸边上,淫笑着说:「小路,这回把你给操爽了吧?比上次爽多
    了吧?」

    小路有气无力的说着:「嗯……厉害……多了……」

    小A兴奋的说着:「那当然,他妈的为了操你,老子可是嗑了药的。」

    阿昌一巴掌甩在小路屁股上,说:「贱人,起来给老子兄弟俩清理鸡巴。」

    小路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跪在地上,一手套弄着小A的肉棒,一手扶着
    阿昌的肉棒放进口中,轻轻的舔弄了起来,不时交换着。随着两人舒爽的表情以
    及那毫无起色的肉棒,我知道,这一场淩辱算是到了快要完结的时候了。

    不一会,阿昌和小A两人站了起来,对小路说:「小路啊,不用回去跟明哥
    了,跟着国哥吧,以后有得让你爽的。嘿嘿!」

    已然清醒过来的小路听到他俩的话,楞了一下,随后看着他俩,认真的说:
    「我不会离开明哥的,只要他还爱我,我就不会离开他。我只是为了能离开这个
    地狱,才肯让你们两个魔鬼碰我!」

    听到小路的骂声,他们俩不以为然,笑着说:「放心好了,我们相信你会选
    择国哥的。」说完,两人打开浴室门,离开了,这一场让我心如刀割的淩辱也总
    算是告一段落了。

    小路站起身,没有再穿上那早已被撕破的衣服,裹上了一条浴巾,便走了出
    浴室。

    客厅,乾爹已经休息完,坐在榻榻米上,彷彿是等着小路出来。看来,小路
    还要面对着第三次的淩辱。

    阿国笑着看着我,说:「是不是很开心?你女人小穴和屁眼里装着别的男人
    的精液,还口口声声说爱你。知道吗?让我想起了我妈,她在跟你爸偷情之后生
    了我下来,让我经历着种种的不公平,竟然还恬不知耻的说着爱我。很噁心,真
    的很噁心。」

    我看着阿国,突然觉得他好可怜,他所做的一切,只是在为了抒解自己对她
    妈和对我爸的恨意,但事实上,他却从来没有感觉过自己有得到过亲情。

    阿国看到了我的眼神,犹如被刺激到了脆弱的神经一般,怒吼着:「你这是
    什幺眼神?可怜我幺?他妈的就你现在这样,你有资格可怜我幺?你看着吧,小
    路肯定会沈沦在性慾里,肯定会离开你的!」

    我不再看他,而是看向电视里乾爹的举动。

    乾爹看见小路出来了,只是很平静的说了一句:「小路,过来这边坐吧!」

    小路眼里露出一丝忧伤,走到乾爹面前,坐在了乾爹身边,说:「乾爹,让
    我来服侍你吧,我还等着回明哥的身边。」

    乾爹无奈地看着小路,说:「不用了。人老了,不中用了。」

    小路顿时一脸愕然的表情。同时,阿国也呆了,随即恶狠狠地说:「这死老
    头子,又想干嘛?」

    乾爹丝毫不顾小路的愕然,说:「我对不起小明,也对不起你。但我也是没
    有办法,就这样吧!」说完,乾爹站了起来,正準备要离开,走出客厅前,乾爹
    又说了一句:「阿国,答应你的事情,我做到了,接下来我不会再帮你了。」

    随着乾爹的离开,小路今天的淩辱已经到了终点,接下来,将是最后的测谎
    实验,也是我最担心的时候。

    阿国到底还有多少狠毒的招数?老爸的人到底什幺时候能来救我和小路?小
    路到底能不能通过?种种担心混合在一起,让我突然有了一种虚脱的感觉,但我
    知道,这一刻我不能倒下,我不能让阿国如愿以偿,我必须相信,小路一定会回
    到我的身边,一定。

    这时候,芳芳的声音在画面里传了出来,让楞神在客厅里的小路彷彿看到了
    一丝曙光:「啊……死小毅……别干这幺快啊……好舒服……小路……我也被干
    了……真的好爽……我相信你一定……会喜欢上……这感觉的……到时候……我
    们一起……让国哥干……好幺……接下来……会有人带你……去休息……放心好
    了……不会有人……动你……你就等着……测谎吧……我要享受了……啊啊……
    用力操我……操到心坎里去了……」

    房间里还回落着芳芳的呻吟声,但欣慰的是小路已经不会再被淩辱了。

    小路,你一定要坚持住,等你回来了,我们一起回家,我们结婚,我们会很
    幸福的。

    我心里不断地希望能把这意念传递到小路的心里,曙光彷彿越来越近了,但
    迎接我们的,会不会是更加黑暗的地狱呢?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