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抗日红杏录02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二章
     
      
      
      
     

    北山是一片介于黄土高原和秦岭余脉的山区,处处缺水。但是白家坡却
     
      
      
      
     是个例外,因为坡下有一条水沟,那是从坡北边的石洞里流出的一汪清水,
     
      
      
      
     顺着千丘百壑的黄土高原,向南流入宛河。因为沟底树木丛生,又有黄土高
     
      
      
      
     原的天然沟壑遮掩,所以这里也成了附近老百姓洗澡的地方,天黑以后,不
     
      
      
      
     仅老少爷们儿在这里洗澡,姑娘小媳妇们也在这里洗。
     
      
      
      
     

    王则端从坡上的窑洞走出来,还没有走到水边就听到一片男人们的嬉笑
     
      
      
      
     声,毫无疑问,那是他扫盲班的学生们,他有些犹豫,因为他始终以知识分
     
      
      
      
     子自居,认为干革命是一件很崇高的事业,不太想和这群五大三粗的丘八们
     
      
      
      
     厮混在一起。但是听到这些大老粗们谈论的话题,王则端的脸不禁涨红了。
     
      
      
      
     

    「王教员的婆姨,美得像天仙一样啊,那奶子,雪白雪白的,又大又暄,
     
      
      
      
     像刚刚出笼的白麵馍馍,还有那个乳头,长的巧啊,粉嘟嘟的……」一个声
     
      
      
      
     音说。
     
      
      
      
     

    「你们真看到了柳教员的奶子幺?」一个有些青涩的声音问。
     
      
      
      
     

    「那当然,俺还看到王教员低头去吃柳教员的乳头哩,柳教员这女子真
     
      
      
      
     骚情,奶子被王教员吃着,她还叫唤。」
     
      
      
      
     

    「李老桩,你娘的又胡说八道!」这是赵团长的声音。
     
      
      
      
     

    「赵团长也和他们在一起?」王则端心里想。
     
      
      
      
     

    「团长,俺可没胡说,张五儿也看到了。张五儿,你说,是不是真的?
     
      
      
      
     柳教员那身子真美啊,要是让俺日上一次,就是死也愿意!别说日,就是亲
     
      
      
      
     亲她那骚奶子,俺也醉死了」李老桩说。
     
      
      
      
     

    「李老桩,你他娘的胆子越来越大了,柳教员也是革命同志,你要再胡
     
      
      
      
     说小心老子废了你。」还是赵团长的声音。
     
      
      
      
     

    王则端听着这些粗人们对于自己妻子的意淫,不禁怒火中烧,但是这样
     
      
      
      
     的话语又给他带来莫名其妙的刺激,王则端觉得浑身一股子燥热,上下的乱
     
      
      
      
     窜。
     
      
      
      
     

    不过他显然不能来这里洗澡了,无奈之下,他只好转身返回窑洞,重新
     
      
      
      
     倒在炕上,一边想着妻子柳若莹,一边开始撸动其自己的肉棒来。手淫的性
     
      
      
      
     幻想中,他脑中浮现的竟是黝黑粗壮的李老桩压在肌肤胜雪的柳若莹身上的
     
      
      
      
     情形,李老桩一边用他的大嘴使劲儿吮吸着柳若莹丰满挺拔的乳峰,一边还
     
      
      
      
     在柳若莹的耳边说着什幺,柳若莹满脸通红,但是身体却迎合着李老桩的抽
     
      
      
      
     插,发出阵阵诱人的呻吟……「啊」想到这儿,王则端再也忍不住,浓稠的
     
      
      
      
     精液喷薄而出。射过之后,王则端的头脑似乎清醒了一些,他对于自己的幻
     
      
      
      
     想有些懊恼,自己怎幺会想像出柳若莹和李老桩呢?
     
      
      
      
     

    那一夜,王则端又梦到了从他青春期开始就梦到过无数次的场景。梦的
     
      
      
      
     开始,是他记忆中的真实经历。那是他八岁那年的夏天,王则端的母亲王白
     
      
      
      
     氏带着他坐着牛车去外婆家探望生病的外婆,回来的路上,太阳已经西斜了,
     
      
      
      
     家里的长工黑三赶着牛车,土路两边是翠绿的庄稼,不知名野花飞扬着清淡
     
      
      
      
     的花粉,温暖的熏风懒洋洋的吹拂着牛车上坐着的丰满秀丽的王白氏和在她
     
      
      
      
     一旁玩耍的王则端。那时王白氏才二十七岁,正是一个鲜嫩水灵的少妇。
     
      
      
      
     

    正当他们穿过茂盛的柳树林的时候,突然从暗阴里窜出来来两个劫路的
     
      
      
      
     强人,王则端记得他们穿着雨天的蓑衣,蓑衣敞着,露出密扣的黑衣和拦腰
     
      
      
      
     扎着的宽腰带,腰带里别着用红绸布包起的鼓鼓囊囊的东西,应该是手枪。
     
      
      
      
     王白氏心里咯登一下,但是她毕竟是见过世面的大家出身,很快恢复了平静,
     
      
      
      
     让黑三把包袱里的东西都给了这两个强人,可是这两个强人却并似乎不在意
     
      
      
      
     他们的钱财,他们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王白氏。
     
      
      
      
     

    两个强人赶着牛车把他们带往树林的深处。黑三和幼小的王则端被绑在
     
      
      
      
     柳树上,在他们不远处,一个强人把蓑衣铺在了地上。另一个强人把王白氏
     
      
      
      
     抱起来放在蓑衣上。王白氏自然知道等待着她的是什幺,那一刻她也想到要
     
      
      
      
     拼死守住自己的贞洁,但是看到绑在一旁懵懂无知的王则端,她的心又软了
     
      
      
      
     下来,她闭上了眼睛,眼角滴出了泪水。
     
      
      
      
     

    两个强人三下五去二的扒光了王白氏的衣服,跪在她的身旁,吃惊的看
     
      
      
      
     着王白氏白玉无瑕的胴体和一对饱满的乳房。那时王则端的幺弟还没有断奶,
     
      
      
      
     王白氏的乳房鼓鼓胀胀的,乳头像两颗小枣,洋溢着乳香。两个强人不约而
     
      
      
      
     同的低下头,一左一右的含住王白氏的乳头,用力一吸,一股甘甜的乳汁喷
     
      
      
      
     入他们的嘴中,他们先是吃惊,而后又变得异常贪婪起来,用牙齿轻轻咬住
     
      
      
      
     王白氏已经因为刺激变硬的乳头,大口大口的吮吸。
     
      
      
      
     

    林荫间透下的阳光照耀着王白氏雪白的身体,她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
     
      
      
      
     兴奋,身体上密密麻麻的起了一层小白疙瘩。王则端就在旁边,看着自己的
     
      
      
      
     母亲无助的躺在蓑衣上,两个陌生的健壮男人一边吃着母亲的乳房,一边用
     
      
      
      
     粗糙的手在母亲雪白的身体上到处游走,直到摸到母亲双腿间那一片黑色的
     
      
      
      
     森林。
     
      
      
      
     

    王白氏用力咬紧嘴唇,但是在两个男人的抚摸下,特别是从乳尖传来的
     
      
      
      
     阵阵酥麻中,她开始有些克制不住自己,忍不住开始呻吟起来。可是马上她
     
      
      
      
     又为自己不经意的呻吟感到羞涩,继续努力的和自己的身体斗争,但是这样
     
      
      
      
     的抗争似乎是徒劳的,很快的,自己的小穴已经春潮涌动,一股淫水涌了出
     
      
      
      
     来。
     
      
      
      
     

    一个强人很快发现眼前这个美丽少妇身体的反应,他吐出王白氏的乳汁
     
      
      
      
     横溢的乳头,移动到王白氏的两腿之间,分开她两条美白修长的大腿,直接
     
      
      
      
     亲吻在王白氏已经湿漉漉的阴户上,他的舌头灵巧的舔动着王白氏依旧粉嫩
     
      
      
      
     的小阴唇,并不是略过女人那敏感的阴蒂。王白氏那神秘的桃源从来没有被
     
      
      
      
     这样的爱抚过,前所未有的刺激让她再也顾不得羞辱,大声呻吟起来。
     
      
      
      
     

    而另外一个强人则兴奋的独自霸佔了王白氏两只乳房,他左右逢源,吮
     
      
      
      
     吸一只,一边挤压着另一只,一股股的乳汁喷涌而出,飞溅在三个交欢人的
     
      
      
      
     身体上。
     
      
      
      
     

    王则端正沖着王白氏的双腿之间。他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个强人的舌头在
     
      
      
      
     母亲两腿之间那个鲜美的肉穴中灵活的舔动,母亲的小穴不断涌出淫蕩的爱
     
      
      
      
     液,她的阴蒂早已变硬,而那个强人竟然轻轻的咬着母亲的阴蒂。
     
      
      
      
     

    在这样的刺激下,王白氏发现自己的身体彻底背叛了自己,她无法控制
     
      
      
      
     自己的一切,突然,一阵前所未有的快感如同宾士的火车一样向她袭来,她
     
      
      
      
     高潮了,她竟然在两个强人还没有动真刀真枪就高潮了,她的小穴里突然喷
     
      
      
      
     出一股淫水,直喷了那个强人一脸。
     
      
      
      
     

    王白氏不敢相信自己的身体居然这样的不受控制,儘管她的意识让她努
     
      
      
      
     力的抗拒着,但是高潮的快感仍然翻滚着传遍了全身,她的嘴巴情不自禁的
     
      
      
      
     站口,而一直玩弄着她的乳房的那个强人竟然飞快的掏出自己早已勃起的大
     
      
      
      
     肉棒,塞进王白氏的口中。他一边尽情的在王白氏的嘴里抽插着他巨大的阳
     
      
      
      
     具,一边仍然恋恋不捨的揉动着王白氏那对丰乳。
     
      
      
      
     

    这时另外一个强人也掏出自己坚硬的肉棒,迅速的插入王白氏那湿润而
     
      
      
      
     渴望的小穴。王白氏的身体已经不自觉的开始配合那两个强人,她肥美的屁
     
      
      
      
     股忘情的扭动着,尽情的享受这那根巨大肉棒的抽插,而她的嘴巴则无师自
     
      
      
      
     通的吸吮着另外一个肉棒……
     
      
      
      
     

    王则端吃惊的看着母亲的表现,而他同时也发现黑三的裤裆也高高地鼓
     
      
      
      
     起了……
     
      
      
      
     

    就在王则端不解的听着母亲那愉悦的呻吟的时候,母亲转头朝他看去,
     
      
      
      
     而他这才发现,母亲不知道什幺时候变成了柳若莹,而黑三这时不知道为什
     
      
      
      
     幺也挣脱了绳索,脱下裤子朝全身赤裸的柳若莹走去,柳若莹居然挑逗的看
     
      
      
      
     着黑三和他裆间那又粗又黑的鸡巴……
     
      
      
      
     

    王则端突然从梦中惊醒,他一时间还分不清哪里是梦境,哪里是现实,
     
      
      
      
     但是他意识到,自己在手淫之后又梦遗了。
     
      
      
      
     

    稳了稳神,王则端终于回到了现实。但是这梦却让他觉得比现实还真实。
     
      
      
      
     他还清晰的记得八岁那天发生的事情,记得两个强人轮流强暴了母亲。后来
     
      
      
      
     强人走了,母亲挣扎着解开他和黑三的绳索就晕倒了过去。
     
      
      
      
     

    他记得旁边有一条小河,黑三循着水声把母亲抱过去清洗,赤裸的母亲
     
      
      
      
     肌肤胜雪,与肌肉结实的黑三形成了强烈的对比。王则端远远的看着黑三拿
     
      
      
      
     清水擦拭着母亲的身体,可是当黑三的大手拂过母亲的乳房时,他看到了黑
     
      
      
      
     三的颤抖……
     
      
      
      
     

    柳树林那次事件自然被隐瞒了过去。强人走的时候连财物也忘记了拿,
     
      
      
      
     所以母亲和黑三都绝口不提他们在路上出现了意外,他们也叮咛王则端不要
     
      
      
      
     提起。虽然不说,王则端却总也忘不了柳树林那一幕。
     
      
      
      
     

    王则端小时候偷偷看到过父母亲热的情形,但是母亲的反应从来没有像
     
      
      
      
     那天在柳树林那样的热烈。王则端的父亲王景修经常需要进山收购药材,有
     
      
      
      
     时回来的很晚,回来后就急不可耐的来找母亲,全然不顾母亲身旁睡着的王
     
      
      
      
     则端和他的妹妹、幺弟(王则端的哥哥那时已经在镇上的高小念书了,他住
     
      
      
      
     在王家的世交,镇上柳若莹的家里),扯下母亲的小衣,套出自己细小的鸡
     
      
      
      
     巴,急切的压在母亲的身上,大概两三分钟就完事了,母亲经常没有任何的
     
      
      
      
     回应,只是在父亲完事后用草纸擦拭一下身体。
     
      
      
      
     

    而柳树林那次事件以后,母亲似乎胆小了很多。每当父亲外出不在家的
     
      
      
      
     时候,她都提着灯笼使唤着长工黑三把院子各处的门窗都检查一遍才放心。
     
      
      
      
     检查完,她又会去黑三住的牲口圈中嘱咐他晚上睡觉睡得灵光点,仔细有强
     
      
      
      
     人来牵牲口。有时候要嘱咐很久,有一次,王则端起来撒尿,发现母亲还没
     
      
      
      
     有回来,而牲口圈里还亮着灯,他走到牲口圈门口,透过视窗朝里看去,只
     
      
      
      
     见到一个黝黑壮硕的屁股正来回卖力的拱动着,毫无疑问那是黑三,而黑三
     
      
      
      
     的胯下,秀美的母亲正大大的分开双腿,用力的向外迎合着男人的抽插,伴
     
      
      
      
     随着男人的撞击扭动着屁股。
     
      
      
      
     

    母亲的乌髮凌乱,面色潮红,她紧闭着双眼,咬着嘴唇不发出声来,但
     
      
      
      
     是她的脸上写满了满足和愉悦。她两只藕一般雪白的胳膊勾在黑三黑壮的脖
     
      
      
      
     子上,胸部高高地耸起,而黑三一边喘着粗气抽动着身体,一边用一只大手
     
      
      
      
     抓着母亲的酥乳揉动着,甜香的乳汁喷射出来,溅到黑三乾裂的嘴唇上,他
     
      
      
      
     的舌头舔了舔嘴唇,低头咬住母亲的乳头,母亲终于忍不住「啊」的一声喊
     
      
      
      
     出来,那快乐的声音是王则端的父亲无法给予的……
     
      
      
      
     

    从那时起,王则端就喜欢上了偷看母亲和黑三偷情,因为偷情中的母亲
     
      
      
      
     才让他慢慢的意识到什幺是真正的男欢女爱。他不但没有怪罪过母亲,甚至
     
      
      
      
     会热切的希望父亲出门打理生意,因为只有这时,他才能看大母亲作为女人
     
      
      
      
     真实的一面,看到母亲在黑三的怀抱了快乐的呻吟。
     
      
      
      
     

    后来他和柳若莹成了亲,礼数与规矩使得他也不得不像父亲一样只用传
     
      
      
      
     统的男上女下姿势和柳若莹行房,而他的鸡巴也遗传了父亲,又细又白,不
     
      
      
      
     像黑三那样又粗又长,所以他不断的幻想着柳若莹会不会有一天也像母亲一
     
      
      
      
     样,会躺在别的男人的胯下?每次的行房的时候,他都不由自主的幻想着压
     
      
      
      
     在柳若莹身上的是一个像黑三一样黝黑粗壮的汉子,这样的想法让他觉得无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