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也要干你老婆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内容:
    【成人文学】我也要干你老婆

    在我老婆升课长后的第一个月,决定要把屋子多余的房间出租,但老婆不答允,最后决定只把客房租出去。

    由于开价不高,才两天就顺利租给一个作水电的小陈。

    就这样平静地过去了两个月,有一天,小陈忽然给我一封红色炸弹……

    他要结婚了,婚礼办在他景美的老家,我根本不可能去吃喜酒的,他就这样带着我的红包与祝福消失三天,

    回来时就多了一个女人真琇。我只能说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他老婆超有气质的,在某通讯商的柜檯上班

    ,这让我很有非份之想,她娇滴滴的对我说:我和我老婆真是郎才女貌。这一点倒也是真的,老婆的姿色也

    是可圈可点的。至于「郎才」的部份现在可要修正一下下啰,因为本公子正在失业中,有种闷在心中的鸟气

    没地方发洩。加上老婆最近也不体谅我,总觉得我高不成低不就,因此不肯理我,尤其在床上,让我有点内

    分泌失调,这让我不由得觊觎真琇的美色。

    但是要怎幺做呢?

    在屋檐下多了个女人后,本来想要多收房租的,但是疼老婆的小陈天天送娇滴滴的妻子上班。好巧不巧,老

    婆的公司也在附近,于是有便车可搭,还能上、下班接送呢!我也就不再多收钱。就这样在我看得到、吃不

    到的情况下过去一个多月,夜里常在客厅孤守电视的我,算得出来小陈平均每个礼拜要干真琇三次以上。

    他们总在晚上十点多就熄灯,十二点多开始玩,只要是要办事的那天晚上必定早睡,我想真琇一定担心老公

    白天工作的精神,真是体贴!我总是守在客厅等着他们干完,真琇总会在这时候出房间去上厕所,当然还有

    洗局部啰!妙的是她通常都只套着睡袍就出房间,手上会握着小内裤,我总能在她胸前找到巍峨乱颤的乳椒

    与小腹下一抹黑影。初时她有点羞,但久了也就习以为常,我心中暗想:有一天一定要插一插妳的嫩穴!

    说起结婚三年已经三十岁的老婆,其实已经步入「狼虎之年」,当上客服主管的她,又更加跋扈些,有种美

    傲的感觉。她醒着的时候总不愿就範让我干,总
    得在她睡着后,我偷偷地侵袭她,才让她忍无可忍的想要。

    对于这个「会赚钱」
    又漂亮的老婆,小陈可羡慕得很,但小陈对她一向都客客气气的。老婆其实也知道我都

    会在她睡着后偷袭她,她总装睡让我侵犯,假装说她很无辜,其实…嘿…女人喔!

    就像今晚,虽说工作很累,要先睡,留我在客厅看电视,但是我从她穿那套性感的四角内裤就知道,这女人

    想要!刚好,这几天真琇那个来了,我无聊的乱切频道,因为今晚他们是不可能那个的,我在等老婆熟睡……

    不晓得啥时候我睡着了。

    隐隐约约我不晓得被啥惊醒,我站起身深深的伸个懒腰,準备进去「用餐」了,赤足走在地毯上当然无声无息

    ,我没有马上关掉电
    视,想先确定一下老婆是否熟睡了?免得败兴。由于怕进门时开房门会吵醒她,所以我并

    没有关房门,只虚掩着,我懒洋洋的走到房门前,忽然一个人影让我大吃一惊!我没关床头灯,偌大的黑影投

    射在门边的墙上,我揉揉眼睛瞪大看,竟是小陈这小子!

    今晚不冷,老婆只用薄被盖住肚子,粉蓝色的四角内裤轻薄鬆软,虽说远不如三角裤露出得多,但是这样子宽宽

    鬆鬆的感觉性感许多。我一看到小陈的身影,马上往门边一闪,深怕被他发现,干!这小子,我还没吃到你老婆

    ,你却跑进我房间了!我缓缓的低下身体,再度悄悄的探头看他在
    干什幺?

    只见他小心的用手指捏住老婆内裤的裤脚,缓缓的往上掀起,老婆白嫩嫩的大腿马上暴露出来,我知道只要再往

    上一点点,就连老婆最神秘的地方都会
    被他看到了。怎知就这时候,老婆忽然抓抓大腿,然后转身侧卧,小陈

    吓得一溜烟躲进床边的浴室里。其实老婆根本没醒,只是换个睡姿而已,但是小陈躲了好久才从浴室探出头来。

    换过睡姿的老婆正好把她的大屁股对着小陈,这种四角内裤性感的地方在这时全都展露出来,该死的只是身边的

    男人不是我!就在这时候我却发现一件事,我的老二因为眼前老婆半裸露的身体曝光在小陈面前而涨大到不成样

    子。小陈出了浴室,并没有往床边靠,反而向着房门走,我忙乱地往沙发上跳过去,刚刚落定到我躺卧的位置,

    小陈已经走出房间。我心中暗笑他有色无胆,他到客厅看看我,又跑到他房间去。

    我正想好吧!该我去尽义务了,没想到又听到小陈推门而出的声音,我赶紧一躺,他竟然又往我们房间里走去。

    我当时紧张到不行,隔了一下下,再度起身往房间靠近,先是看到老婆的脚踝。当我缓缓探出头来时,小陈的背

    影刚好遮住老婆大腿以上的位置,逼得我不得不冒险把房门再推开一点点,而映入眼帘的是老婆肥硕白嫩的臀部

    全都裸露出来,鬆软的内裤被小陈打从裤管往上掀开直到腰际。

    老婆浑然不知已经被偷袭,而小陈正捏着老婆的细肩带内睡衣往上掀,角度的关係我看不到他的手在老婆胸前的

    动作,但是从活动的幅度看来,他正捧着老婆的酥胸抚摸着。敏感而需要的老婆似乎有感觉了,只是依她的习惯

    她总会按兵不动装睡觉。小陈很有耐心的摸了好久,他这幺温柔的抚摸,老婆一定等得痒死了,当然老婆身体的

    反应小陈几乎马上就察觉到老婆已经醒过来的事实。只是他现在是骑虎难下,因为背对着他的老婆应该还没发现

    摸她的不是老公,要是他现在马上溜走,那摆明了会出包的。从动作看得出来他不再那幺偷偷摸摸,甚至于还看

    得出来他捏着老婆应该已经硬挺的乳荳戏耍着!

    我想小陈一定考虑着要不要进一步行动?

    但是在他过久的考虑下,老婆的下体却已经开始不安地耸动着,他有趣地看着眼前发浪却装矜持的房东太太,他

    的神情就好像在说:干!看妳平常也是挺高傲的,没想到也是淫妇一个!有了这种邪念的小陈,看着老婆裸裎的

    嫩臀骚淫淫的前后扭送着,怎还按捺得住?他伸出微颤的手掌从老婆粉嫩的两腿内侧往上摸,摸得很慢很慢,一

    度还停在腿根处不动,惹得老婆翘起屁股去迎合,要是老婆晓得在别得男人面前做出这种羞脸的动作,那她一定

    羞到要挖一个洞躲起来。

    小陈就这样顺着大腿往那该死的地方摸进裤裆里去,他把手贴在老婆那毛茸茸的穴肉上动也不动的享受着。当他

    抽出手掌时,得意极了,他把手掌上沾染的润滑液凑近鼻头闻了闻,他一手还摸着老婆的奶子哩!经过刚刚的侵

    犯,老婆宽鬆的内裤已经鬆开,肥臀像个熟透的蜜桃,果核处是黑绒绒的柔毛,而熟稔欲滴的是美少妇被调戏后

    分泌出来的淫汁。老婆的穴穴似乎痒到不行了,她的身体蜷成一团,当然这姿态会把涨鼓鼓的唇瓣给逼开,我从

    这幺远的距离都可已看到她外翻的小阴唇。小陈看到这情况,腾出一手扯落自己的裤子,他全身都是毛,在不经

    意的晃动时我瞥见他的肉棒。乖乖不得了,怒不可遏的肉棒竟然大我许多,尤其那龟头就像颗鸡蛋般,整根黑黝

    黝的。

    这时小陈早晓得老婆已经醒过来,只是闭着眼睛享受身体的快感,于是他伸手往她的纤腰一扶,顺着弯曲的身体

    ,老婆淫蕩地翘起屁股等着被肏。她侧着脸埋在枕头里,身上的睡衣也滑落到颈下,两颗白抛抛的奶子就倒挂着

    裸露出来。小陈很清楚的知道夹着腿的老婆是吃不进他的大香肠的,于是把她的两腿一分,同时用力扯开内裤,

    发骚的老婆甚至自己用手去掰开屁股。

    小陈擎起肉棒,在老婆的会阴处沾湿沾滑,这动作却让老婆亢奋的像母狗般往后顶。小陈本来应该想慢慢来的,

    没想到老婆这幺主动,也是忍不住往前挺进。这突如其来的充实感让老婆爽到头皮发麻,她不安的再张开点双腿

    ,小陈不断地推进,同时两手各抓住一只乳房捏得都变型了。老婆终于发现不对劲,惊慌地转头去看,而塞满淫

    穴的肉棍让她两腿酸软的瘫开着,体位的关係,让她没地方躲,本能地想顶开压在身后的男人,却把私处迎着那

    恶棍顶了下去。

    这狠狠的一顶让老婆下体有种撕裂的感觉,不同的是虽然惊恐,但是又充实又刺激的快感却让她打了个冷颤,她

    的阴道无力地收缩着。小陈开始缓缓地拔起戳进老婆下体的肉棒,小阴唇充血成暗红色,紧紧的裹住肉棒翻出嫩

    肉。硕大的肉棒抽出时必定也有相同的效果,那种让老婆堪受不住而翘高下体想减缓拔出的刺激,老婆忍不住「

    啊呀」一长声呻吟起来。

    小陈得意地再往下压迫,老婆的腿真的全软掉的张开成M字型,不同的是她是趴着,在第二回的抽插时,老婆发

    出只有在高潮时才会有的哼声。这时一股温热的液体会从老婆的穴穴喷出来,我从网路上得以了解,这似乎叫做

    潮吹?和老婆结婚三年多以来,这种情况只有过三、四次而已,而每次一到这情况,老婆总会有点恍惚。

    她这样子的高潮让小陈很意外,神色上却如获至宝,趁着老婆恍惚失神的同时,开始毫无怜惜地抽插起来。我在

    门外看得有点不是味道,从没让老婆这样被干着,我开始担心会被干坏身体。他足足抽插了五十七下后,才拔出

    肉棍,整支湿淋淋的,然后把老婆身体翻正,闭着眼的老婆呆滞的张着樱唇,嘴角还挂着一抹口水。

    小陈顺手把老婆的内裤脱掉,老婆的阴毛很浓密,这时却全都被淫水给沾湿,黏糊糊一片狼藉。老婆完全没尊严

    地摊开双腿,当小陈再度把大鸡巴往她穴口挺进时,她伸出无力的双手推拒着。只是这动作于事无补,小陈开始

    三浅一深的抽插着,老婆的身体又有了反应,小陈看出又勾起老婆的情慾时,故意深深一插后停止不动,惹得老

    婆两腿主动勾住他的腰身,

    当小陈又操了百来下后,老婆再度洩身,这回她连叫的力气也没有了,爽到四肢百骸全都投降,任由小陈为所欲

    为的在自己最宝贵的私处乱捣乱插。终于小陈的节奏变缓,在几个挺身后,没在穴口的肉棍抖着抖着,敢情喷出

    许多的浓精来。

    半晌,小陈把半软的阴茎还是留在老婆体内,小声的在老婆耳边夸说:大嫂的身体真棒,和妳做爱真是幸福。

    然后拔出肉棒离开老婆的身体,飞快地穿上运动裤,马上往外跑。我就在门口挡住他,他吓得嘴巴合不拢,看看

    我又不安的回头看看我那被干到几乎虚脱的老婆,我只说:我也要干你老婆…快回去吧!

    他垂头丧气地走回房间去,我进去房间检视沈睡的老婆。合不拢的腿根处那红肿的阴唇与骚穴还湿淋淋的,穴口

    鬆弛地张开着,我抽了几张面纸把她阴部擦拭乾净,熄了灯睡觉。一连两天,老婆走路都有点怪怪的,这件事她

    没说,我也没说,生活似乎回到平常一样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