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人图第五集第二章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二章◆乳燕翱翔

    风景如画的小镇上,两位英姿飒爽的美丽侠女,正乐此不疲地做着行侠仗义
    的善举。

    一个身材魁梧的彪形大汉,被美少女的纤纤玉足踩倒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喘
    着粗气,却怎幺也爬不起来。

    周国有许多镇民围观,一些人正兴奋地喘气,一些人正害怕地发抖,遇有些
    人在振臂高呼,大叫:「打死他,打死他!」

    适是侠女盟组织的又一场行动,由排名第五和第七的两位女侠林晴与于芷琼
    执行刬除当地的一名恶霸豪强,将他的部分家产分配给贫苦百姓,剩下的就没收
    充入侠女盟的库房里。

    具体分配和没收的事情,自然有侠女盟的部下去做,而两位侠女只要将恶霸
    豪强和部下都打倒就行了。

    她们武功高强,已经轻易打倒了所有挡在面前的人,粉碎豪强的私人武装,
    百姓们看到有粮食、财物可分,都兴奋起来,开始欢呼女侠们的名字,感谢她们
    为自己做的事情。

    两位侠女含笑抱拳回礼,其中一位明朗少女是满脸灿烂如阳光般的笑容,而
    另一位清丽少女笑容则略带些羞涩,心里却隐隐有些得意,感觉到自己又做了件
    好事,十分快活。

    经过这一役,她们两位及侠女盟的名号更如日中天,在这一带深受百姓们敬
    仰。

    「这样收买人心,难道她们真的想要造反?」伊山近在远处的树林中遥遥望
    着她们,摇头歎息道。

    「她们已径是在造反了!率贼兵冲入府衙,害死朝廷命官,不是造反又是什
    幺?」

    梁雨虹美目泛红站在他的身边,咬牙切齿地望着那两位侠女,玉拳握得紧紧
    的。

    由于有迷雾遮掩,他们并不担心会被侠女们发觉,只是美丽少女的站姿有些
    奇怪,娇躯微微倾斜,行走也很小心,免得牵动了后庭菊花的伤口,造成刀割般
    的剧烈痛苦。

    她们的心里却已经是刀割一般,蜀国夫人与妹妹并肩站在她的身后,望着那
    一封杀官造反的侠女,虽然为妹妹母女获救而高兴,可是一想到还在贼党手中的
    女儿,就牵挂痛苦不堪,即使有伊山近用大肉棒安慰她,也不能完全释怀。

    粱雨虹红着眼圈怒视着远方的侠女,咬牙道:「说什幺行侠仗义,不过就是
    想出出风头,接受这些无知乡民的崇拜和欢呼!这幺爱表现的家伙怎幺不去做戏
    子?还有她们拾去的那些钱财,能有一成落到百姓手里就好了,剩下的还都不是
    归了侠女盟,这根本就是强盗行径,只是说起来好听一点罢了!」

    伊山近听得奇怪,伸手搅住她的纤腰,疑道:「原本你不是想做侠女的吗?
    怎幺现在反倒说得她们好像欺世盗名、蒙骗天下一样?」

    他的身高不及青春美少女,这幺揽着她的小蛮腰看起来有点滑稽;可是那比
    他更成熟的美丽少女却依偎过来靠在他的怀中,羞惭含泪道:「从前我是被鬼迷
    了心窍,现在才明白过来,她们根本就是骗人的!」

    她伸手一指,颤声叫道:「我父祝那幺好的人都被她们害死了,像那个笑咪
    咪的,就是她乱剑刺死了我父亲的几个贴身家将、卫士,他个都没做过什幺坏事
    啊!那个装害羞的小丫头看我父亲没有人保护,趁机冲过去一剑刺向他的咽喉,
    却又故意停住,想戏耍我父亲;可是我父亲身体本来就不好,就这幺生生地被吓
    死了!」

    说到伤心处,她放声大哭,将娇躯揉进身边小男孩的怀抱中,扭来扭去,撒
    娇悲泣,只求他替自己报仇。

    伊山近将她充满青春活力的娇躯抱在怀里,伸手到她的罗绮衣裙中握住柔滑
    挺拔的温软椒乳,抚摸捏弄,以身体无言对她进行抚慰。

    没安慰她几下,他自己的肉棒倒硬起来,没办法只好扯开她的衣裙和自己的
    裤子,挺腰将膨服的大肉棒插时美少女玉腿中间的温暖嫩穴中,抽插磨擦着娇嫩
    蜜道,柔声劝慰道:「别急,先让她们得意一会,等她们离开这个镇,到了没人
    的地方,再好好收拾她们!」

    梁雨虹兴奋地含泪点头,春情也被他勾了起来,只恨站着抽插不够过瘾,索
    性将这小男孩强行按倒在地上,也不及褪去衣裙,就这样骑上他的胯部,饥渴嫩
    穴吞没了小男孩的大肉棒,挺动纤腰激烈地大干起来。

    他们这样白昼宣淫,倒也不担心别人看兄,梁雨虹现在已经知道他身具仙法,
    可以遮掩身形与声音,不由自主地封这小男孩崇拜起来,就好像真的当他是神通
    广大的继父一样。

    伊山近现在操控美人图颇有心得,不仅可收女子进美人图,也可将她们释放
    出来,不遇曾被收入图中的女子自然要打上他的烙印,部分程度地受他操控。

    旁边两位美艳贵妇,在美人图那样神妙莫测的美妙风景之中住得不算寂寞,
    但现在回到人世间却更兴奋,看他们席地大干起来,也都忍耐不住对小情郎大肉
    棒的渴望,俏脸羞红地扑上去,抱住伊山近的身子亲嘴咂舌,玉手在他身上款款
    抚摸。

    两片丁香小舌从美丽贵妇口中吐出,轻舔小男孩的嘴唇,向着里面顶去,挑
    逗着他的舌头,进行亲密的舌吻。

    伊山近挺腰奸着青春美少女,感冕她的花径如此紧窄瀑润,箍得肉棒极爽;
    而她母亲和姨母的香舌也颇属诱人,让他一口含住,三人亲密热吻,成一个「品」
    字形,直吻得口沫四溅,各都红晕满颊,兴奋莫名。

    他的衣服被两位美妇慇勤褪去,樱唇香舌含吮着他的乳头,温柔舔弄,而下
    身处的美少女更被刺激得兴奋起来,拚命挺动纤腰翘臀,用紧窄湿润蜜道磨擦粗
    大肉棒,呻吟浪叫声不绝于耳。

    两张容貌肖似的绝美面庞在伊山近身上蹭来蹭去,柔滑香舌舔弄他的身体,
    渐渐向下行去。

    他的屁股被两位羞丽鸯娇温柔舔遍,渐渐接近他与美少女交合的部位。

    粗大肉棒插在嫩穴里面,在美少女的贝蓄挺动下快速抽插,而两片香舌轻舔
    着肉棒根部,甚至舔到少女花唇上面,将两人交合部位附近的肌肤都舔得干干净
    净。

    美丽少女被母亲和姨母舔着下体嫩穴,兴奋娇羞,玉体剧颤起来,姦淫自己
    继父的动作更加狂猛,直干得蜜汁四溅,喷洒在与她酷似的两张绝美容颜上面。

    伊山近已经爽得呻吟起来,感觉到这艳色美丽的青春少女以她那健美苗条的
    娇躯姦淫着自己,雪白柔滑的修长美腿紧紧夹住自己腰部,玉臀一下下地深坐,
    撞击在自己胯部;而两颗睪丸被两张温暖瀑润的美妙小嘴温柔合弄,更是让他兴
    奋刺激。

    当其中一张小嘴向下滑去舔过鼠蹊部,兴奋地吻上后庭菊花,大力狂吸,甚
    至将香舌插遭菊门之中,那时伊山近已经然法控制自己的兴奋狂喜,颤抖地伸出
    手将美震少女的乳房和玉臀紧紧抓住,下体狠命上挺,肉棒插到最深处,猛烈地
    狂喷起来,将大量滚烫精液激射道青春美少女的子宫深处。

    「啊啊啊啊!」梁雨虹兴奋地尖叫着,拚命扭动雪白玉体,柔滑嫣臀直接坐
    到伊山近的胯部,灼熟蜜道吞没了他整根肉棒,大力痉挛挤压,恨不得将他的每
    滴精液都搾出来。

    伊山近躺在地上,虎躯狂震,手指深深地嵌入雪白乳房和娇嫩臀肉之中,在
    那里留下了鲜红的指痕,而消魂尖叫的美少女却丝毫未觉,只顾颤抖着喷射出灼
    熟蜜汁,顺着肉棒流下去,洒到自己母亲和姨母的美丽面庞上。

    伊山近的手指上还缠绕着两位美丽贵妇的散乱青丝,被他手指紧紧按在少女
    玉臀上面,精液与蜜汁从嫩穴中流淌出来,被两位如饑似渴的贵夫人兴奋地舔吮
    嚥下,甚至还争抢起来,二美的鲜艳樱唇时而碰到一处,紧贴着肉棒与嫩穴进行
    轻吻,在用力吮吸时将精液、蜜汁和姊妹的口水一齐嚥下去。

    伊山近的肉棒跳动许久,才爽个够本停下来,感觉到那两位美妇正兴奋地用
    纤指将它从蜜洞中拉出来,大肆含吮肉棒嫩穴,将里面的蜜汁精液都分而嚥下。

    肉棒被两眼美妙小嘴舔吮许久,又兴奋地硬起来,伊山近看着那两张充满淫
    蕩微笑的美丽面容,不由兴奋起来,摸上去按住她们,湿淋淋的肉棒用力一挺,
    歎嗤一声,插入了蜀国夫人灼热湿润的蜜穴之中,大肆抽插,干得她呃呃浪叫,
    扭动娇躯的兴奋模样活脱脱就是一个蕩妇。

    伊山近更加兴奋,将那对美丽母女也抱在像里,三美叠在一处,放肆大干起
    来。

    粗大肉棒在三个美妙蜜穴中飞速抽插,上下翻飞,尽显枪法之妙。

    伊山近干得爽快,不由自主地将曾看过的一套枪法使了出来,以肉棒为矛,
    枪法大开大合,勇猛刚烈,干得那三名美女颤声尖叫,承受不住适套枪法的激烈
    刚猛,几乎要战晕过去。

    伊山近一边干着三名绝色美女:心里却忍不住想:「使这枪法的美女现在在
    做什幺?如果她发现她们母女失蹤了,会不会捨大怒发兵,满山搜索?」

    他上次潜入绮霞山救出了朱月溪母女二人,却没有和山上的三名侠女硬碰,
    只是以美人图收了她们,一路潜行下山,这才鬆了一口气。

    那陈秋雁的来厉很是古怪,居然有仙家修不在身,怪不得不将朝廷放在眼里。
    而张亦菲的勇猛刚烈更让伊山近担心,如果再加上何琳名闻天下的诡计多端,调
    集无数手下围攻自己,那自己恐怕要凶多吉少,不要说报仇雪恨,只怕连命都要
    留在山上。

    但这分还不能不报,梁雨虹抱住他一次次地狠干,以自己身体为饵,慇勤服
    侍着他,哀求他去替梁知府报仇,因此伊山近只能去官府查探了那两个侠女的行
    蹤,一路寻来,找她们的晦气。

    他心里想着心事,又用着不太熟悉的檐法,稍有移动,肉棒歎哧一声插入了
    一个紧窄嫩洞,就听一声银铃似的清脆惨叫响起:「哎哟!你在干哪里啊?」

    伊山近回遇神来,低头一看,却见龟头已经陷入美丽少女的娇嫩菊花之中,
    被她的嫩菊肉环将冠状沟紧紧箍住,力量奇大,彷彿要将肉棒勒断,将龟头斩首
    示众一样。

    本来伤势未癒的嫩菊被他这幺一戮,伤口再次迸裂,殷红热血泪泪流出,染
    红了雪白玉臀——三个美女的柔滑粉臀都被染红,还包括那根肇事的粗大肉棒。

    这样紧夹的力道,伊山近被勒得剧爽,忍不住龇牙咧嘴,爽得倒吸凉气。

    美少女这时候也在龇牙咧嘴,却是被肉棒撑裂了伤口,痛得泪珠滚滚,颤声
    道:「快拔出去,捨痛死的!」

    「瞎藐说!」伊山近反驳道:「上次插你菊花不是插得很爽吗?看你叫得那
    幺高兴,还以为你喜欢被干后庭呢!」

    「干得久了,会很爽,可是一开始会痛死人的!」梁雨虹拚命扭动赤裸嫣躯,
    想要从小男孩的大肉棒下逃出生天,却被伊山近一把抱住,狠狠一挺腰,粗大肉
    棒撕裂伤口,嗤地插入到菊道深处,痛得她大声惨叫,珠泪滚滚,感觉到粗大肉
    棒已经在菊道里面大肆抽插,龟头磨擦得菊道很不舒服,知道已经难以避免,不
    由流出了悔恨的泪珠。

    伊山近抱住美少女的青春胴体兴奋大干,粗大肉棒在她视若禁区的紧窄菊洞
    中大抽大插,在菊道内壁上磨擦得剧爽,几乎要射出精来。

    他强行把住精关,又将那两位美妇抱到怀里,掉起肉棒大杀四方,一枪挑四
    洞,干得淫水四溅,桃花片片。

    梁雨虹被龟头一下下地戮入菊洞,痛得死去活来,含泪质问道:「为什幺不
    干我母亲和姨母的后庭,她们那里一定也很想让你那东西插进去!「听到这小女
    孩竟然想祸水东引,那一对美丽姊妹都羞红了脸,美目羞涩凝视男孩,射出柔媚
    诱惑的目光。

    伊山近嚥了嚥口水,拉遇蜀国夫人,将沾着菊红的肉棒塞进她的樱桃小嘴里
    面,狠狠地直插到柔嫩喉头,龟头嵌入食道之中,爽得呻吟道:」好舒服……你
    没听说过吗,好东西不能一下都吃掉,得慢慢品嚐才有味道……」

    蜀圜夫人听得红晕满颊,感激他的心意,温暖瀑润的樱口香舌开始柔顺舔吮,
    按照他所说的人生至理,细细地品嚐男孩龟头的味道。

    树林中,伊山近抱着三位美丽女子兴奋狂干,将她们每个人都干得消魂颤抖,
    在极乐的快感中淫浪吶喊,一次次地爽晕遇去。

    美丽少女赤裸着雪白娇躯趴跪在鬏软的泥土上,高耸着柔嫩玉臀,兴奋地娇
    吟浪叫,在她的身后,一个男孩将粗大肉棒插进染血菊花中大肆抽插,干得她玉
    体剧颤,爽得死去活来。

    「刚开始喊痛,现在还不是爽得叫爷叫爸?」伊山近撇撇嘴,抱紧她曲线柔
    美的雪白玉臀,狠狠一击将肉棒插到少女菊道最深处,在她完美玉体内兴奋地激
    射出这一轮最后的滚烫精液。

    山间小道上,一支队伍正在迤逦行进。

    属首的是两名腰佩利剑的美丽少女,一副英姿飒爽的模样。而她们的身后则
    是十几名劲装少女,都是侠女盟的手下,跟随两位侠女锄强扶弱,顺便把被锄的
    豪强家产遣回到侠女盟总部去。

    突然一声忽肖响起,惊得林间野鸟振翅飞逃,发出揆啦啦的响声。

    在前方的道路上,一个男孩大步飞奔而来,拦在队伍前面,叉腰朗声喝道:
    「山是我关,钱财拿来!」

    他显然是嫌「此山是我开」那首打劫诗太长,乾脆改成了简捷的两句,直接
    就来伸手要钱了。

    那群少女为之愕然,不敢相信有谁这幺大胆,看到侠女盟的旗贴还敢上来打
    劫。

    沉默了一会儿,一阵银铃般的清脆笑声在林间响起,连带得其他少女也都忍
    俊不住,抱着肚子笑弯了腰。

    最先开口大笑的林晴直笑得满脸是泪,半天才勉强停下来,擦着泪水问道:
    「小弟弟,你才多大,就学着别人来打劫了?姊姊这里有几块糖,你拿着回家去
    吧,以后千万不要再做这幺危险的事了!」

    在她身边,于芷琼抿嘴国笑,好奇地看着这容貌俊美的小小男孩,心里暗自
    讚歎:「好俊啊,等长大了以后,不知要迷死多少女孩……」

    想到这里,清丽少女俏脸微红,暗歎不知将来是哪位侠士会与自己结下良缘,
    不知他能否有这男孩一般英俊帅气?

    伊山近却是繁皱眉头,看她们这样轻视自己,触动旧恨新仇,气不打一处来,
    冷声道:「想知道我小弟弟有多大,自己遇过试试不就知道了?」

    两位侠女一怔,还没想明白他在说什幺,身后一个劲装少女就已经怒斥道:
    「大胆,当着两位女侠的面,竟然敢说这样的轻薄话!」

    林晴这才醒悟遇过,俏脸一沉,怒道:「小弟……小朋友,你再敢语出轻薄,
    当心我一剑削断了你!」

    伊山近看能让她们生气,自己倒高兴起来,索性叉腰冷笑道:「想削断我的
    小弟弟?只怕你没这本事吧!」

    林晴嫣叱一声,再也忍耐不住,纵身从马上跃起,如离巢乳燕般,娇躯在空
    中划过一道优美弧线,疾射向前方男孩。

    剑光如水,从她手中挥洒而出,向着他的头射去。

    她终究不能一出手就招呼他下半身的小弟弟,如果能创断他的头髮,吓得他
    大哭逃走,再追上去打他一顿屁股,也可以给他一个深刻教刘了。

    突然寒光一闪,只听叮珰一声,宝剑被弹了回来。林晴接下宝剑,凝视那俊
    美男孩,只见他手中握着一柄寒光闪闪的利剑,正在咬牙冷笑。

    林晴面色凝重,沉声道:「原来你也是武林中人,不知是出身哪一门派,为
    什幺要拦住我们的去路,说这些轻薄言语?」

    她见伊山近剑法精妙,而且似曾相识,不由诧异,对此事再不敢掉以轻心。

    伊山近一挥宝剑,冷冷地道:「你们在济州府做下的事,还来问我!」

    于芷琼掩口惊叫起来,目光盈盈地望着他,不敢相信这幺小的男孩竟然身负
    如此重任,胆敢孤身来追缉她们。

    林晴俏脸一沉,寒声道:「原来你是官府的鹰犬!看你小小年祀,竟然也入
    了六扇门,奉劝你一句,江湖中凤波险恶,不是你这样的小孩子能玩得起的!」

    伊山近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不耐烦地道:「你们侠女盟都是靠嘴打败敌人
    的吗?我事情挺多,没时间跟你们瞎耗!」

    林晴冷哼一声,知道事情不能善了,也不多言,纵身前冲,利剑疾速刺出,
    直指他的咽喉。

    伊山近长剑刺出,珰的一声击开利剑,顺手一挥,斩向她的螓首。

    山林之中,一名俊美男孩与比他高上许多的英武少女持剑相斗,施展出的剑
    法越来越快,最后只看到道道白光环绕着二人,金铁交鸣声响成一片,让那些劲
    装少女不由震撼莫名,不敢相信这幺小的男孩竟然有如此高明的剑术,能与天下
    闻名的林五侠女战个平手。

    于芷琼一直骑在马上静静地观战,蛾眉渐渐蹙紧,突然失声声呼道:「等等!
    你适套剑法好生熟悉……你和綵凤帮有什幺关係?」

    她已经认出,伊山近所使剑法颇似赵飞凤与綵凤八剑婢用的剑法,只是更为
    精妙,似乎是经过了改善。

    伊山近挥狂击,只觉这一套剑法使得畅快淋漓,不由仰天大笑道:「綵凤帮
    是我带人消灭的,你说是什幺关係?」

    林晴苗条娇躯为之剧震,嫣叱一声,俏脸上满是怒色,立即改了一套剑法,
    登时寒光漫天,剑势如长江大河一般狂捲而来,将伊山近罩在其中。

    剑光笼罩之中,伊山近笑声不绝,掌中利剑更使得神出鬼没,将对面少女一
    剑剑的杀招都化为无形,并趁势反出,偶尔刺出一剑,就让她手忙脚乱,不得不
    回剑防守。

    伊山近倒是不急着结束战斗,只是瞪大眼睛观察少女剑法,与自己从美人图
    中众女那里偷学来的相互对照,并构思出更精妙的剑法,只等以后有时间就可以
    逐渐修改完善。

    自从他被两个仙女用极精纯的灵力改造整个身体以来,外表变得更为幼小,
    头脑却灵活了许多,在学武方面更有天赋,称之属武学奇才并不为过,否则的话,
    也不能这幺容易偷学到对方的武功,并把经自己修改过的剑法使出来,与天下同
    名的侠女头外旗鼓相当了。

    只是他的目标并不在于江湖武林,而在于更崇高的修仙界,否则一统江湖、
    成为武林盟主并不是太难的事情。

    林晴与他剧斗许久,一直无法将他拿下,自己体力却渐渐消耗,内力也有不
    足之象,不由暗暗焦急,知道再这样下去,只怕会败于这小男孩手里,一世英名
    付诸流水。

    她眼珠一转,突然怒叱道:「臭小子,我二姐是不是被你率军围攻捉去,她
    现在怎幺样了?」

    她同这话的本意,是想要激起身后少女们同仇敌忾之心,这样就有足绚的理
    由号召她们上前围攻这男孩,将他擒下拷问,以获知赵飞凤的下落。

    不要说别人,只要她的七妹于芷琼能够加入战团,双剑合璧,轻鬆拿下这男
    孩绝对不成问题。

    虽然这样做有失光明磊落,但总比被这小男孩击败丢脸的好,何况这本是侠
    女盟与官府的战斗,为了替义姊报仇,不管做什幺别人也无法说她的不是。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对于她的问题,伊山近竟然得意地回答:「被我奸了!」

    这就像一个晴天霹震打在所有在场少女的头上。

    于芷琼娇躯晃了两晃,几乎摔下马去。

    她勉强抓紧缰绳,瞪大迷离美目,茫然地看着伊山近,不知道这小小男孩说
    的是不是真的。

    其实不管是真是假,这都已经足够造成诸女围攻他的理由。一个劲装少女立
    即大声喝道:「你这贼子,我们跟你拚了!」

    她拔出钢刀,大步冲向前去,同时还号召身后姊妹:「封这样的淫贼,还用
    讲什幺江湖道义,姊妹们并肩上,把他拿下拷问,一定要救出趟二小姐!」

    一群劲装少女都拔出刀剑,呼啸着冲上前去,怒视这俊美男孩,恨不得将他
    乱刀分尸体。

    于芷琼回遇神来,慌忙纵马前冲,长剑凌空疾挥,刺向伊山近的肩膀。

    她倒不是没有杀伊山近的心,只是伊山近好像知道她二姊的下落,就算要杀,
    也得是刑讯逼供之后再凌迟处死,以卫侠女盟的威名!看着持着刀剑呼啸而来的
    大批敌人,伊山近脸上露出古怪的微笑,讥讽道:「佔上风的时候就单挑,快输
    了就叫人围攻,这就是你们侠女盟的作风?倒真是领教了!」

    他一边说话,一边举剑抵挡林晴突然变快刺出的疾速剑势,左手捏起法诀,
    快速念出一段真言,陡然大喝一声:「咄!」

    山林间,迷雾骤然起,将一众少女笼罩在浓雾之中。

    冲在最前面的劲装少女忽然眼前一花,正在战斗的二人消失在她视线之中,
    迷雾将她团团围住,其中还有通道向着远方延伸而去。

    少女讶然惊呼,顺着雾中通道冲去,远远看到前面有二人持剑相斗,慌忙向
    前奔去,可那段路遥远漫长,不管她怎幺跑,都无法缩短距离。

    不仅是她,别的劲装少女也都陷入了迷雾之中,失去方向,四面乱跑,被伊
    山近布下的障法包围在中间,无法逃离。

    伊山近看着她们被阵法困住,心中剧爽:「媚灵教的了法果然很好用,虽然
    只是很粗浅的阵法,也只能对付不懂仙术的凡人,可是现在用起来已经足够了!」

    说起来媚灵一直以来帮了他许多忙,有什幺事情需要处理,她大都会教导他
    一些实用的仙术,虽然都不太高级,但封他的帮助极大。

    只是他想跟她学些更高级的功法,她就推辞不肯,只说这不合老主人锻辣后
    世子弟的本意,伊山近无奈,也只有努力修习烟客真经和海纳功,希望灵力充沛,
    就能够施展出更高极的实用仙术了。

    迷雾中突然冲来一骑骏马,上面的清丽少女娇叱一声,挺剑刺来,剑势凌厉
    属,不是那些劲装少女可比。

    这少女年纪不过十六、七岁,却清丽脱俗,如山中玉蒲亭亭绽放,引得伊山
    近心中一动,激动地流下了口水。

    他慌忙甩头,将口水甩落风中,心中暗自警醒:「双修功法果然邪门,随时
    都能挑动情悠。可是现在情势紧要,不能把大事耽禊了!」

    他嗤的一剑刺出,将少女剑势挡住,而林晴也看出机会,奋力一剑刺来,将
    他逼得退了一步。

    两名美丽侠女围住伊山近,挺剑狠杀,伊山近却是面无惧色,手中利剑更加
    快速,如闪电般盘旋风中,将双姝击出的凌厉杀招一一化解无形。

    虽然于芷琼内力深厚,但要以他现在的灵力,布下阵法也能挡得住她。他有
    意将她放过来,就是要堂堂正正地击败这一以结义姊妹,从心理上彻底击溃她们
    的骄傲与自信,让她们知道惹上了不该惹的人!

    于芷琼纵马来回冲杀,剑势凌厉,却一一被他挥剑挡开,剑速之快,令她震
    撼。

    但她毕竟是身经百战,从无数次死亡阴影中过来的,虽然外表清丽柔顺,一
    旦持剑在手,便会心情冷静,将战场动态凝于心中。

    陡然她娇叱一声,声音清冽响亮,几乎不像是她这样柔顺少女能发出的,再
    纵马冲来时,左手已经多了一口钢刀,藉着骏马冲力,向着伊山近当头劈下!

    这刀本是挂在马颈上,此时被她拔出举起,立即杀气大作,滚滚掩向前方男
    孩。

    骏马狂冲之力强悍难当,再加上钢刀之沉重,只要骏马冲过,刀势一挥,足
    可将一名壮汉一砍两段!

    伊山近立即一缩身,长剑上举,感觉到刀风在头顶上一掠而过,林晴又挺剑
    刺来,逼得他迅速招架,这才逃过利剑穿身之劫。

    挺剑斗了几招,于芷琼又回马冲来,左刀右剑,凌空狂挥之势,兇猛强悍,
    让这清丽柔顺少女彷彿变了一个人,其勇悍之处,不在她那猛将之才的三姐之下。

    而林晴却也突然换了一套剑法,身法更是变幻莫测,动作疾快,身形如游鱼
    般滑溜不可捕捉,又似鬼魅般诡异至极,倏忽来去,剑势如毒蛇吐信,阴毒异常。

    她原本大开大合的剑法此时化为极度阴柔,与七妹的刚猛战意相配合,一阴
    一阳,配合得极为精妙,杀招迭出,将伊山近攻得手忙脚乱,一时难以支应。

    慌乱之中,他举起手中利剑,挡住凌空狂砍而下的沉重钢刀,却叮噹的一声
    大响,手中剧震,几乎被重刀将剑砍飞。

    以伊山近的臂力,当然不惧这清丽少女的力量,只是她藉着马力,举钢刀一
    次次地狂挥疾斩,攻击如此顺畅,让他郁闷难言,决定不让她再这幺顺凤顺水下
    去。

    他突然向后一缩身,躲开林晴借势刺来的利剑,不再理睬她疾速攻来的剑势,
    大步飞奔,朝着于芷琼的身后追去。

    于芷琼纵马奔出十余步,勒住缰绳,正要转头再来一次冲锋,突然听到后面
    的脚步声,立即回身举剑刺出,钢刀也凌空斩下。

    伊山近已经来不及发出摄声术隐藏脚步声,看她刀剑齐至,一个鱼跃扑向马
    下,身形如疾兔,从马下一滚而过。

    于芷琼刀剑斩空,正要回身追杀,突然身下一虚,暗叫不好,立即回手在马
    头上一按,纵身疾跃出去。

    骏马轰然倒地,四蹄已经被利剑削断,短了半截。鲜血从马脚处狂喷出来,
    这时骏马才感觉到疼痛,放声惨嘶,叫声惨不忍闻。

    于芷瑷气得俏脸雪白,凝眸怒视伊山近,想不到这俊美小孩心肠如此歹毒。
    看着爱马如此惨状,让她心如刀绞,恨得泪珠都差点从眼中滚落。

    林晴也赶了过来,持剑与她并屑而立,一步步逼上前来,双姝眼中都是寒光
    闪烁,战意森然。

    伊山近斩了她的马,就不再担心对方会出重刀,仰天大笑一声,突然大步跨
    出,抢先攻去。

    长剑在他手中挥出,化出漫天剑光,捲向面前一对少女。

    双姝同声娇叱,上前夹攻伊山近,刀剑并举,招招指向他的要害。

    伊山近并不急躁冒进,只是举剑护住身体,凝神观察对方的刀法剑法,时而
    刺出一剑,直指封方破绽,逼得对方回招防守,被他这样的打法弄得虚火上攻,
    恼怒不堪。

    于芷琼左刀右剑,鏖战半晌,渐渐体力消耗,动作不能如方才一样行云流水
    潇洒轻鬆,索性将钢刀向他掷去,以扰乱他的心神,同时挺剑疾刺,希望能在他
    心神微乱有所收穫。

    伊山近疾速纵身后跃,一把握住刀柄,挥剑挡开少女刺来剑势,左手将钢刀
    挥舞两下,当头向着于芷琼劈下,朗声笑道:「谢谢女侠赠刀!」

    于芷琼一口气堵在胸中,俏脸气得雪白,原本柔顺的目光也变得冷冽似刀,
    与五姐双剑合璧,剑光棉棉不绝,将伊山近困在中间。

    不用拿着沉重钢刀,她的身形回复清灵飘逸,二女动作潇洒快捷,配合更是
    默契,剑势合在一处,威力凭添何止两倍。

    伊山近却是谨守本方,刀剑虽然同时挥动,却并不狂攻,只是一直耗着时间,
    将两人的剑法看得清清楚楚,回去仔细思考一下,就能演练出来,甚至将这剑法
    加入实战也是不远的事。

    时间渐渐过去,那些在迷雾中奔跑的劲装少女们都累得瘫坐在地,而两位侠
    女也体力渐失,内力也滑耗遇半,娇喘声受得粗重。

    「这小鬼怎幺这幺难缠!」林晴心中焦躁,突然看到伊山近唇边好整以暇的
    邪笑,心中猛然警醒:「小鬼头是想耗尽我们的内力,然后一举擒下!」

    一想到伊山近说过他奸了赵飞凤,林晴就心中不安,虽然不敢相信这幺小的
    孩子就能干出这种事,但此子淫邪无礼已经是很明赤的事。若是自己落到他手里,
    不要说真的干,就是被他那双淫邪小手摸到少女最珍视隐秘的部位,那就百死难
    赎清白了!

    她立即与于芷琼对视一眼,看到她也吓得俏脸发白,显然是和自己想到了同
    样的事情。

    姊妹同心,立即娇叱一声,同时拚力刺出利剑,将伊山近逼退一步,随即回
    身便走,逃向迷雾之中。

    伊山近持刀剑站立原地,嘿嘿冷笑。

    他虽然不想用仙法阵势打败她们,但要用阵势困住她们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她们想要逃出自己布下的法障,岂有这幺容易?

    双姝在雾中奔逃许久,一直找不到随行的少女们,心里焦躁不安。突然看到
    前方有亮光一闪,不由大喜,立即向着光芒奔去。

    穿遇重重迷雾,眼前豁然体朗,却是伊山近持着刀剑站在她们面前,脸上带
    着揶揄的笑容。

    「小鬼头,我们和你拚了!」林晴知道事有古怪,难以逃脱,暴躁脾气终于
    爆发,挺剑狂冲向前,以一往无前之势,决心与他拚个生死。

    于芷琼也娇叱一声,奋力向前,深知成败只在此刻,若不能以必死之心与之
    相拚,二姊的命运也要落到自己头上了!

    漫天迷雾之中,一封美丽至极的英武侠女挺剑疾射向前,仿若乳燕翔空,姿
    态美妙至极,令人神往。

    看到她们挺剑疾刺的美态、俏脸上毅然赴死的英姿,伊山近也为迷醉,手上
    却丝毫不肯放鬆,誓要在她们气势最高之时,将这一对侠女击败,让她们心上永
    速烙下深深印记,以后再不敢与自己为敌!

    他怒喝一声,大步前冲,双腿奔行速度达到极致,刀剑狂挥,用尽灵力灌在
    双臂之上,疯狂斩向那两柄凌空刺来的宝剑。

    轰然巨响声中,闪烁着寒光的兵刃重重相击在一起。巨大力量涌来,美丽双
    姝同声尖叫,手中宝剑已经被震飞出去,连同她们洁白玉手都被震伤,鲜血涌出,
    将纤纤素手染得殷红。

    长笑声中,伊山近大步向前,刀剑掷出,向着那两张美丽至极的面庞射去。

    对战这幺久,他已经掌握了双姝剑法、步法,连她们会怎幺躲闪都了然于胸。

    两位美少女慌忙闪身躲避,听着刀剑在耳边呼啸而过的狂烈风声,知道那一
    掷之力有多大,不由俏脸雪白。

    她们还不及庆幸,那俊美小孩已经大步狂冲而来,带着併吞天下般的狂猛气
    势,变手握拳成空心锤形,向着她们的头部狂挥而下。

    他已经计算好了她们的躲闪方式,随着她们头部晃动而改变自己拳势,準确
    无误地砸了下去。

    轰的一声,双锤同时击落中双姝顶门,将青丝云髫砸得歪向一边。

    两名英武美丽的侠女只来得及低呼一声,便被他的巨大力量震动腾部,仰天
    跌倒,人遗在空中,便已被他击晕遇去。

    伊山近踏上一步,比手疾速挥出,将这一双比自己还要高许多的美丽少女的
    温软娇躯抱在怀中,仰天大笑,只觉心中大为畅快,意气风发之至。
    太有趣了!借分享啰~~~
    太棒了
    大家一起来推爆!
    路过看看。。。推一下。。。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