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绘子[全集]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美绘子子怀疑恬夫爲什麽知道丈夫不在家。

    恬夫打电话来时,都是趁武
    在地下作业场时打进来。每一次美绘子都设法拒绝,但恬夫很了解恐吓的要领,口吻绝没有恐吓,但说的美绘子不得不答应。

    最重要的是美绘子没有采取断然的态度口头上表示拒绝,但在美绘子的内心里,有一种这一次会遇到什麽样男人好奇心和淫蕩的期待感。每次出去时考虑穿什麽样衣服或发型就很愉快,是最好的证明。

    在接到恬夫的电话后,无意中想到这一次是什麽样的男人,心里産生甜美的感觉。

    单纯的服装发表会或荼道工具的展示会等招待的工作,最近对陌生的男人发生危险的关系,反而觉得刺激和愉快。就是在保律峡像淩辱似的奸淫她的面貌像马的男人,经过几天以后很奇妙的会怀念。

    昨天,恬夫也好像看準省吾去淋浴的时间,再来电话确认。

    「太太,这一次可能要往往那里,客人是经济方面的干部,对你家的生意也许有有助,所以要好好的陪伴。」

    单方面的说,没有给美绘子拒绝的机会。

    放下电话美绘子深深歎一口气,可是从镜子看到的表情,带着微笑很有魅力。

    在镜子里好像有另外一个女人。

    美绘子爲确定那伯女人的长相,用力的擦拭镜子。镜子里一定有一个女人,看起来好像比美绘子年纪大但也显得妖豔,是有魅力的脸孔,美绘子发现这个女人的幻影时,就问她该怎麽办。

    「有什麽关系,有各种男人增加你的经验。而且你感到很高兴,从你的表情看的出来。」

    幻影这样讽刺美绘子。


    从楼梯走上来的声音,使美绘子恢複清醒。武
    最近有逐渐恢愎的徵候,似乎因此对工作也更积极。

    想和年轻的妻子作爱,到处寻找中药或口服液,甚至依赖住射。美绘子是看到注射器就会不舒服,所以看到武藤在洗澡后注射时,就觉得没必要这样;反而感到厌烦。

    或许是武
    发觉美绘子的这种态度;在美绘子洗澡后就说「这个药对美容根有效」,在美绘子的大腿上注射。

    可是相反的,发生效果的不是武
    而是美绘子,使她结婚不久的肉体火热骚痒起来。

    今天早晨醒来时,美绘子觉得下腹部和往常不同,有奇妙的压方感。好像有带状的东西勒紧股间,想活动时感到不方便。

    很小心的伸手摸下腹部,原来有很厚的皮带覆盖在耻丘和屁股上,应该摸到的阴毛和肉缝都不见了。

    惊慌的起来,急忙打开睡衣的前面看,美绘子不由得发呆。

    大概有十公分宽的黑色皮带围绕在腰上,下面有假面具似的东西覆盖在股间看到皮带用锁固定,这才知道这是贞操带。

    一定是武
    做的事,昨天晚上因爲能去旅行可以好好的休息晚上武
    多喝几杯;同时也让美绘子,陪他喝酒。

    原来那是要美绘子睡时;给她戴上贞操带的阴谋。

    可是把这种古代的东西给她戴上,武藤是什麽意思呢?

    只是想像丈夫对他熟睡时的下体如何戴上贞操带,美绘子的脸就感到火热。

    一定是仔细的看,用手指抚摸阴毛,可能剥开包皮,用手指玩弄像小肉球的阴核,也许还用舌头往那里舔。

    就这样幻想时,脑海里好像刮起一阵旋风,不由得甩甩头想赶走那样的妄想。


    每天早晨很早就起来,只要是好天气就会到河边去慢跑。今天早晨已经出去。

    美绘子歎一口气;从镜子里看下腹部的贞操带。明知没有用也扭动几下屁股,试试能不能脱下来。

    这时候美绘子突然想到是不是武
    发觉她的秘密,以警告的意思在旅行前给她戴上这种东西。

    就往这时候武
    回来了,做出很平常的表情坐在餐桌前看到美绘子拿来土司时偷偷的笑。

    「我有麻烦了。」

    「什麽?」

    「不要装傻了………..这样太不自由了。」

    「什麽不自由?」

    武藤还在装傻。美绘子来到丈夫的面前把裙子拉到腰上挺出下腹部。

    「有什麽关系,这样也很漂亮。」

    「还说风凉话….恶作剧也太过份了。」

    「不过你已经知道吧。」

    「不知道,因爲我己经睡熟了。」

    「不是的,我说的是有贞操带的事。」

    美绘了当然无法回答,武
    想喝咖啡。

    「难得我费很大力才给你穿上。」

    「可是这样不好。」

    美绘子本来说不方便小便,但觉得鸡爲情没有说出来。

    「你说不好,是指小便吗?这个不用担心,那里有洞可以小便,要不要试试看。」


    放下杯子想站起来。

    「不要,我不要。」

    「没关系,我来给你弄,来吧。」

    强迫拉着美绘子的手想带去厕所。

    这时候美绘子突然觉得武藤在早上假装去慢跑,一直躲往隔壁房问里看她对箸镜子所做的动作。

    美绘子一屁股趺坐在厨房的椅子上,用忧愁的眼光看箸武
    流下眼泪。一半是真的;一半是表演。试探武
    会探取什麽动作。

    「撩起裙子给找看吧。」

    「不要,还是快取下来吧,游览车快来了,求求你快一点。」

    看到哀求的妻子,武
    眯缝的眼睛高兴的说。

    「只是忍耐三天而已。」

    「什麽只是三天,要等你旅行回来一直这样,太过份了。」

    这一次是真的哭了起来。同时诉说这样没有办法好好照顾母亲的病。

    「嘿,和照顾病没有关系吧。但你不要洗澡,皮带缩紧不能呼吸,连生命也有危险。」


    好像很不在乎的说。

    这时候美绘子想出一个办法,那就要让他兴奋,出发前能性交一次。

    对妻子这种样子,武藤本来就有兴奋的徵候,不断用手抚摸裤子前面,就是隐瞒隆起的部份。

    「啊…不能忍耐了,求求你,我不行了。」

    这种动作不是爲小便的痛苦,而是夸大的表现出强烈的性感;同时用力抱住武

    「是哪一种?」

    「什麽哪一种?」

    「是小便,还是想性交?」

    「啊
    你说这种话真讨厌,什麽性交….是小便」

    「啊
    忍不住了」

    故意说出性交或小便的话,然后美绘子就跑进厕所。

    果然武
    蹲在前面看绘子小便的样子,一直到尿完最后一滴爲止。

    「给我擦吧。」

    把下腹部向前挺过去,同时抱进武
    的肩,发出甜美的哼声。

    武藤的两根手指从洞里插入,进入肉洞里发出淫靡的声音。

    「啊….还是湿的,把里面深处也擦乾净吧….啊….就是那里,那里好….好舒服….」


    的裤前高高的隆起。

    「亲爱的….」

    手指疯狂的在肉洞里活动,美绘子自己把上衣的前面拉开露出乳房,武藤立刻含在嘴里。

    武藤从口袋里掏出金属制的东西,一定是贞操带的钥匙。

    就在这时候从大门传来年轻女店员的声音。

    「游览车到了!」

    游览车载箸一行人走了。美绘子在门前挂上「公休」的牌子,关上门回到里面。

    这时候听到电话铃在响,拿起听筒时对方没有说话就摇断了。

    美绘子觉得这无言的电话好像是女人打来的。如是女人会是谁呢,也好像是麻纪的恶作剧。

    大概是受不了美绘子的哭求,武
    在临出发前取下贞操带。

    到恬夫指定的时间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美绘子感到下体的味道很强,同时感到不舒服,就决定洗澡。刚才不知道会有什麽后果,真的很紧张。

    结婚已经半年多;但早晨洗澡还是第一次。虽然没有公婆不必对任何人有所顾忌;但开店以后总觉得不好意思。

    和隔壁的皮包店的楼房只有相隔一公尺;但从窗户射进来的光亮使人感到已经是夏天。

    原来紧贴在下腹部的贞
    带留下痕迹,从耻丘到鼠蹊部有淡淡的紫色,虽然还不到黑色的程度,不知道下午以前能不能消失,不然就很不方便。这是对初恋的男人晶彦刻之在心理做的誓言;但这个誓言快要风化了。

    「老师,对不起,这都是老师不好,把我丢下六年也不管。」

    美绘子这样说出来。只剩下一个人的开放感,使美绘子回想晶彦的爱抚,往水里用力握紧乳房。

    成熟的果实变形,从下体挤出浓密的密汁。透过水看自己的下腹部,耻毛像海草一样的摇动;围绕着两个长长的肉片。大概是因爲心情亢奋的关系,肉片好像微微的蠕动,用力呼吸时,从窄小的肉缝冒出小小的气泡。

    这时候的美绘子完全回到以前的时代。晶彦站在面前,要她露出多一点,抓往大腿粗暴的分开,觉得被强迫的感觉;使她被虐待的欲望感到满足。

    晶彦好像从当初就看出美绘子有被虐侍的欲望。就是现在,夫的动作愈是粗鲁淫奸,美绘子的性欲也就更强烈。

    美绘子好像发现,做妻子原来就是对性欲变成熟的女人。

    伸出一只手在水里大胆的拉开肉缝,同时抚摸阴。强烈自我虐待的性感,下体産生麻痹感,忍不住发出兴奋的哼声。

    想到现在在家里只有她一个人,就想尽情的沈迷在独自的淫戏里。

    「老师,看我吧,已经变成这样成熟的人了,我想要,想要老师的…..」

    用右手揉乳房,用右手抚摸性器,快感上下相连,比性急的武藤的抚摸有更强烈的快感。

    快要达到高潮时,美绘子摇摇摆摆离开浴室;也没有擦乾身体,就到衣柜前坐下,拉开抽屉从衣服下面拿出用白布包的东西。

    那是大型烟斗,是晶彦爱用的烟斗,在他去美国前向他要的,发出黑色的光泽;握手的部份使她想起晶彦的肉棒。

    美绘子梦到和晶彦性交后,就忍不住拿出这个东西插入自己的肉恫里,一面手淫一面怀念晶彦。自从结婚以后就尽量避免,但有时候瞒箸武藤这样做。

    用烟斗的头部在阴核上摩擦,闭上眼睛前后扭动屁股;在心里想晶彦勃起的肉棒。

    噗吱…噗吱…噗吱….这样抽插时发出淫靡的声音。这样的声音更使美绘子的性欲昂奋。

    屁股向前挺起,看着在下体进出的东西发出声音。

    「啊….老师….太好了
    老师,深一点吧…….我要泄了…..老师抱紧我一起泄出来吧……..」

    美绘子连连的叫着晶彦的名字,湿淋淋的身体倒下去。

    一阵电话铃声使美绘子清醒过来。

    「太太,是我。」

    是恬夫的声音,又美绘子没有说话。

    「在你去以前,有东西要交给你。一点半往经常去的木屋屋的咖啡厅见面。」

    「你怎麽知道我丈夫从今天去旅行的。」

    「他去旅行了吗?这样太好了,你今天晚上可以舒舒服服的往在外面。一点半见。」

    恬夫没有回答美绘子的问题,只是叮咛时间就挂断了电话。

    恬夫交给她什麽东西呢?美绘子一面化妆一面觉得越来越气的掉进陷阱里。

    「太太….会叫汽车送你去贵船,所以还有很多时间。」

    从见面的咖啡厅被恬夫带到走路只要五分锺远的一
    很杂乱的大厦里。一楼是仓库,二、三楼是出租的房间。

    进入房间美绘子就问。

    「有什麽东西要交给我。」

    「就是这个东西。」

    恬夫把印有银行标示的信封丢到美绘子腿上,里面有十万元钞票。

    「这是什麽意思?」

    「不用问了,收起来,也不用你开收据。」

    「我不能拿没有理由的钱。」

    「嘿嘿,是你的表现太好了。就是在保津峡的那个人。」

    美绘子的眉毛扬起愤怒和屈辱感使她的身体颤抖。

    「这样太没有礼貌了!把我看成什麽人了!」

    把信封甩过去,美绘子气愤的流下眼泪。

    美绘子站起来,想到和这种男人在一个房间里就生气,可是门已经锁上了。

    「你开门,不然我就大声叫喊了。」

    「太太,爲什麽突然变成这样。」

    恬夫过来从背后抱往美绘子。

    「不要这样,不然就变成免费爲男人服务了。」

    美绘子当然不知道三小时的行情是不是十万元。但一旦接受这种肮髒的钱,可能被这个男人永远纠缠。

    就在这时候隔间的木皮墙突粱像发生地震一样的震动,同时听到有人发出哼声。

    美绘子下意识的注意听,震动是越来越大。

    「嘿嘿,隔壁的人玩的真凶。」

    恬夫笑嘻嘻的拉起挂在墙上的月曆。

    「太太,你过来一下」

    把美绘子的头压在墙上。

    从直径只有一公分的小洞窥视,因爲只能看到一小部份的景色,淫靡的部份像特写镜头的扩大动作也更显的逼真。

    这是美绘子有生以来第一次偷看别人的性交。

    「怎麽样?有魄力吧。」

    美绘子想离开眼睛时,恬夫就用力从后面压往她的头,强迫她偷看。

    呼吸急促的像两只野兽一样纠缠在一起的男女,有时上下转变姿势,一下又女人像狗一样挺高屁股扭动,催促男人快一点。

    当涂上蔻丹的手指,把浅红色的阴门拉开时,美绘子已经忍不住扭动屁股。上一次在保津峡的草丛里,自己抱着树干,男人从后面插进来时,屈辱感使她浑身颤抖,可是这个女人高兴的扭动屁股唆使男人。

    女人更擡高屁股时,完全看清会阴部和阴户。她抚摸自己的阴部同时扭动屁股,这样诱惑男人。

    难道这就是女人的本性………如果对方是晶彦,我也会主动的这样做…..

    美绘子突然觉得很羡慕这个女人,很想看到能使这个女人有这种表现的男人长得什麽样子。

    这时候男人把香烟插入女人的阴门里。

    美绘子几乎不能呼吸,误以爲是把有火的一边插进去。

    对两个人不停的游戏,美绘子不知何时已经癡癡的观望。这样并没有干扰别人。生爲男人和女人,分别利用官能的器官,做最大度限的享受而已。

    觉得屁股有一点凉,无意中伸手去摸时,身上的和服已经被撩起到腰上。恬夫往年轻发出光泽的屁股上轻轻抚摸。

    持续发生好像彼此说好的哑剧。恬夫的手钻入胯下,从背后抚摸肉缝。

    「住手!不要!」

    美绘子以爲能这样说出来,实际上只是歎气而已。这时候恬夫拿几张照片在美绘子面前摇一摇。

    「你还记得这个吧。能不能也对我这样呢?」

    偷拍的照片是在保津峡的草丛里,被那个男人强暴的场面。一定是这个男人跟蹤偷拍。

    美绘子因屈辱和怨恨脸色苍白,抗拒的力量完全消失,美绘子趁恬夫不注意时,从恬夫手里抢过来照片撕破。

    「撕了也没有用,还有底片。」

    「你想恐吓我?」

    「没有啊…………」

    「你真卑鄙,还要我怎麽样!」

    「不要生气,美女这样发脾气也没有魄力?我只是在店里看到你,想和你睡一觉而已。」

    「那麽,你是从车祸以前就知道我………..?」

    美绘子看到恬夫的脸上出现不小心说溜嘴的狼狈表情。

    正想进一步追问时,恬夫已经扑过来把美绘子推倒,拿手帕塞在美绘子的嘴里。美绘子挥动四肢抵抗,可是全身无力,慢慢昏迷过去。

    恬夫看着躺在下面的美丽猎物,正在想如何玩弄。

    本来不想使用迷魂药最好是在同意的情形下交媾。不用歌乃的命令,早就想和这个美丽的少妇尽情的玩一玩。

    每一次歌乃给他写着会员号码和姓名的便条,说是这一次的客人时,恬夫表面上很服从;但心里産生恨意和嫉妒;真想把歌乃杀死。而且等待能把美绘子弄到手的机会,那就是今天。

    如果被歌乃知道,至少会让她砍掉一根手指。对一个吃软饭的男人而言这是赌上生命的行爲。

    他自以爲习惯玩弄女人;可是对爱上的女人反而不容易下手。

    拉开美缯子身上的和服,看到美丽的身体同时间到高级的香水味。恬夫有一点陶醉,裤子里的肉棒早已经勃起。先用自己的手射精一次也不错,如果一下子就把这样兴奋的肉棒插入迷人的肉洞里,一定会立刻爆炸。可是等一等还有事没有太多的时间。

    脱下长裤和内裤用手摸几下肉棒,但停下来拿出保险套套在肉棒上。

    可是,同样的要性交,很希望能使女人感到需要,说出甜美的话。站在奴隶立场的的恬夫;从来没有女人向他提出甜美的要求通常都是他向女人讨好。

    首先躺在美绘子的旁边接吻。只是如此恬夫的心就绷绷跳,好像第一次和女人发生关系。

    吻过嘴唇后是乳头,围绕乳头的乳晕虽然比较小,但乳头是意外的很大,顔色也比较深。

    恬夫认爲这是她的丈夫每天晚上吸吮的关系,做莫明奇妙的嫉妒。

    乳房之后终于开始欣赏下腹部。

    看到美绘子的裸体,恬夫不由得吞下口水,他从来没有看过这样雪白光滑的美丽肉体。

    他真不明白把这样美好的女人爲什麽不断的提供给男人,歌乃究竟有什麽企之图。又不是美绘子掉走她的太太宝座,什麽事便歌乃如此疯狂呢?

    从微微张开的红唇露出雪白的牙齿,恬夫克制自己强烈的欲火,决定要欣赏一下吃喇叭的快乐。

    取下刚套上的保险套骑在美绘子的头上,用手抓往肉棒,让龟头轻轻碰到红唇上,敏感的头部滑入碰到牙齿。

    往牙齿上来回摩擦四、五次,微微张开牙齿露出舌尖,恬夫立刻趁机会插进去,可是不敢立刻活动。怕美绘子清醒过来咬断肉棒。

    小心的慢慢伸入,往美丽女人的嘴唇里轻轻移动肉棒。

    低头看到的红唇好像美妙的性器。

    阴部是左右的形状完全一样的美丽花瓣,而且且也很厚,有鲜豔的紫红色,躲藏在阴唇上方的阴核,用手指摸一下很快就从包皮中露出头,好像在要求快点给我……….。

    「这样高雅贤淑的女人也会想要男人的肉棒吗?」

    恬夫对自己做歌乃的奴隶感到厌恶;男人若没有那个意思会硬不起来,可是歌乃有了性欲就不管恬夫的生理状态;不分时间和场所要求他性交。

    比较之下,眼前的美女已经湿润,随时都可以交媾,不论面貌或身体以及性器,都是出类拨萃的美。

    看着美绘子的阴部,恬夫插入两根手指,发出淫秽的水声;感到有膜夹往手指。

    美绘子在中途恢複清醒,但这时候巨大的肉棒已经钻入肉洞里。

    受到奸淫!美绘子想到这里时立刻用全身力量想推开压在身上的男人。

    可是这样的力量很微弱;甚至于还産生要求男人更用力的心情。

    在没有完全清醒的意识中,美绘子把恬夫当做是晶彦。

    「你太好了………就是那里…….用力的插吧…….老师…..」

    微微擡起屁股,用力夹住男人的炮身,美绘子不停心里呼叫心爱的男人名字。

    贵船可以说是京都的风化区,但也是最高贵的游乐区,在加茂川的上流,鞍马山的西餐,有二十馀家餐厅旅馆。

    美绘子坐在恬夫驾驶奥迪轿车的助手席上,慌然的看着晚霞里的溪。

    在没有浴室和厕所的肮髒小房间里,虽然是被骗,但被这个卑劣的恐吓者淩辱两个小时,美绘子对自己容易相信人的性格感到气愤。

    而且很奇怪的是只要穿上这个母亲给她的和服外出时,一定会发生事情。

    包括丈夫武
    在内议员的秘书和恬夫都会欲火高涨的淩辱她。

    今天晚上在贵船的餐厅等的男人会不会也一样。

    这时候美绘子想到武
    和员工坐的游览车可能正度过濑户大挢。虽然是三天两夜的短暂旅行,说良心话因爲丈夫不在家可以松一口气。

    这时候恬夫惊叫一声紧急煞车。从车灯中看到逃进草堆里的野兽,可能是小狐狸。

    幸好没有压到,美绘子摸一下自己的胸口,不希望发生无谓的杀生。

    恬夫关掉冷气,开一点窗户点燃香烟,听到斜面溪水的声音。

    就在美绘绘子打开车门希望呼吸外面的新鲜空气时,恬夫突然抱住她的身体。说完就把香烟丢到窗外,压到抗拒的美绘子身上。

    放倒椅背,美绘子仰卧。双腿在挣扎时;从阴门流出东西。凶暴的男人的手也正好摸到那里。

    「嘿嘿嘿….原来你已经湿淋淋了。」

    恬夫的身体进入美绘子的双腿间,美绘子几乎没有抵抗的力量,从阴洞口散发出恬夫留下来的完全和樱栗花一样的味道。

    恬夫把长裤和内裤拉到一半,露出恢複活力的肉棒,利用全身的重量一下子就深深进入肉洞里。

    美绘子从下面想推起男人的胸部;可是乳房被压肩呼吸也感到困难,恬夫的屁股也开始起伏,从美绘子的眼睛流下眼泪,她自以爲没有发生声音,但哭声使车里震动。

    「你随便奸淫商品,我要把这件事告诉客人。」

    美绘子一面哭一面说。

    恬夫在这刹那停止抽插。美绘子的话使他的肉棒萎缩。

    很留连的离开身体,拿出手帕擦一擦,就把美绘子推出车。

    「己经很近了,走路去吧。」

    顺着溪流走到五分锺;在前面看到了香茶屋的招牌。

    下女带她到独立的房间,这里分爲日式房间和西式房间;背后是有茂密树的悬崖,走廊的尽头就是河流。

    在矮桌的旁边散乱的放箸黑色的西装和内衣,男人大概去洗澡了。

    正在想要不要放到衣架上,听到粗大的咳嗽声,穿浴袍的高大男人走进来。

    每一次遇到这种情形美绘子就不知道如何寒暄,不论说什麽都不太合适。

    男人戴箸黑框眼镜,好像检查一样看箸美绘子的身体往矮桌边坐下。

    好像等待这个时间似的,立刻送进来豪华的;鱼料理和牛排,酒是拿破侖和葡萄酒。

    「你也换上浴袍吧,不要这样紧张。我又不会把你吃掉,还是要先洗澡呢?」

    没有想到这个男人意外说出很体贴的话,美绘子就决定先洗澡。

    在外面的小房间很快的脱下和服,这时候男人从皮包拿出资料,同时向这边偷看,美绘子怕他立刻沖上来,换上浴袍就走出房间。

    浴室是蒸汽浴。这里可能是别馆专用的浴室,没有其他的客人。不到两平很普通的地板房间是更衣室,墙上的纸条写着,请穿上这里的浴衣进入。

    洗澡还要穿上特别的浴衣吗…..美绘子站在璧镜则摊开那个专用的浴衣。

    「唷!这是什麽?」

    浴衣的长度远不到膝盖上,而且在屁股的位置置有一个洞,穿上时完全露出屁股。

    美绘子对男人看女人穿上这种淫靡的衣服就感到快乐的样子觉得好笑。不过看起来好像很严肃的男人,就不一定还是很会玩的风流人士。

    在身浇上水后到旁边的岩石浴池看到里面有几只小鱼在游泳。

    难道小鱼是不怕热水吗…..想用桶拿热水时,发现这里是冷水池,这时才想起来蒸汽浴是和冷水浴交互洗的。

    美绘子好像要洗乾净被恬夫弄髒的身体,也把自己的手指深深插入阴道里情洗

    翻开阴唇时,觉得内侧有一点充血好像肿起来的样子。手淫过多时也会这样,连阴核也变成红色。

    想到在这样变成敏感的地方又有别的男人的东西……..很想就这样逃走,蒸汽池是在木门的后面,怕有男人进来,把木门锁上。

    这时候闻到强烈的热气和被蒸过的稻草味,身上很快的出汗。美绘子産生披关在密室里的不安感。

    躺在稻草编织的席上。有两个陶瓷的枕头,好像有特别的意义,会有人在这种地方性交吗?很像母亲心髒不健康的美绘子,不到五分锺就感到呼吸因难。

    在这时候听到木门外有脚步声,是那个男人吗?还是其他的客人来到这里?想出去,可是屁股完全露出来,没有办法出去。

    这时候绘子想到自己躺在这里,好像在杂志上看到的泡沫女郎,急忙起来,规规榘榘的跪坐,这时候如同象徵恬夫的留恋;从洞口及流出残渣。美绘子把手指插入后不断的挖出里面的东西;这时候没有想到在下体産生如同麻痹的骚痒感。

    少女时就有一个人站在镜子前拉开衣服玩弄乳头的习惯。这是看到母亲在洗澡后看镜子里的裸体,把乳头压往镜子上摩擦,模仿后变成习惯。

    听到敲门的声音,赤裸的美绘子感到紧张,再度有敲门声,美绘子站起来打开木门时出现一个男人。

    美绘子低下头想出去时,男人阻止。从很短的浴衣前面,好像示威一样的露出红黑色的阴茎。就是不想看眼睛也离不开那里。

    「怎麽样?日式三温暖也不错吧。」

    一面说一面推她的肩想一起躺下来。

    美绘子受不了这样的热气,说一声很抱歉想走出去。

    「有什麽关系,陪一陪找吧。」

    手臂彼他抓住;只是轻轻拧一下,就轻易把美绘子弄倒。

    「请不要在这种地方…..啊….」

    在那里都一样。性交是在有刺激的地方才能更长时间的享受乐趣,把腿分开吧。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