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人图第六集第一章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8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一章险遭狼吻

    冰蟾宫,天下着名的修仙大派,位于大楚国极北的雪山之中。

    洁白山峰高高耸立,上面终年积雪,永无融化之时。

    中间那一座最高的冰峰宛如玉笔直插天空,周围寒冰凝固,光滑至极,毫无
    可攀登之处,也只有仙人可以翱翔于空,从容来去。而凡人若无仙人带领,就只
    有望峰兴歎,感觉到人仙之距,便如天壤之别。

    冰蟾宫位于冰峰最高处,上面建筑着寒冰宫殿,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着高傲
    冷酷的光芒,就像宫中居住的美丽仙子坚定的道心。

    方圆几百里都是冰蟾宫的势力範围,没有人敢随便走动。

    严格说起来,整个大楚国都被冰蟾宫暗中控制,属于它的势力範围;只是在
    冰峰这一带,冰蟾宫的控制力达到最强,即使是别的仙家修士也不敢随便接近。

    但冰蟾宫再强,也不可能控制所有的飞禽走兽,甚至不能阻止前来求仙问道
    的女孩被贪婪的雪狼残忍吞噬。

    冰雪覆盖的山谷深处,一个孩童正紧握着寒光闪闪的宝剑,与饥饿的狼群紧
    张对峙。

    从外表看起来,那是一个只有十一、二岁的可爱女孩,身穿雪白纱裙,容颜
    清丽纯洁,肌肤雪白如玉,仿若吹弹得破的娇嫩。

    但在洁白的小手中,利剑闪烁的寒光刺人眼目,隐含着的强烈杀机让残忍的
    雪狼也不敢轻易靠近。

    但猎物的鲜嫩可口对于雪狼来说是无法抗拒的诱惑,尤其是它们经过长途跋
    涉,早就饿得眼睛发绿,宁死也绝不肯放弃这块嘴边的美食。

    狂风呼呼大作,捲起大片雪花,将纯洁坚强的纱裙女孩与残忍的恶狼一同卷
    入漫天风雪之中。

    随着疾风,最前面的一只雪狼突然跃起,在寒风中凄厉狂啸,疾速扑向前方
    的女孩。

    风中啸声凶厉至极,带着凌厉的杀意如寒风般扑面而来。身穿雪白纱裙的纯
    洁女孩,眼中光芒一闪,长剑轻飘飘地刺去,彷彿要刺穿风中飘舞的雪花一样。

    剑尖刺中了一片晶莹雪花,带着它向前疾探,一直将它送入了雪狼血红的眼
    睛里面。

    「噗!」

    利剑穿入狼眼从后颈透出,随即用力一甩,将它掷到雪地上。

    雪狼发出震耳欲聋的凄厉嘶嚎,眼睛与后颈同时鲜血狂喷,将雪白的地面喷
    洒得大片殷红。

    它倒在地上,四肢扒雪,拚命想要爬起来,但终因那一剑刺伤了狼脑,挣扎
    着无法爬起,只有狼爪将染血的白雪扒得到处乱飞,鲜红雪白,遮蔽住了天空。

    在这红雪漫天之时,三只雪狼同时跃起,依靠着雪雾的遮蔽疾远射向猎物,
    利爪轮起,同时凶狠抓向猎物的脖颈、胸腹、助下等各处要害!

    身穿雪白纱裙的女孩娇叱一声,长剑如毒龙般探出,在空中洒出大片剑花,
    寒光夺目,从漫天飞雪中迸射出来。

    几只雪狼被剑光耀花了眼,利爪却仍凌厉地向前抓去,只是都抓了空。

    锋利的剑尖刺透了它们的眼睛,让它们惨叫着跌落在雪地上,随即被疾速刺
    来的利剑割断咽喉处的大动脉,喷洒着热血倒在雪地上面。

    纱裙女孩收剑退后,剑身上鲜血淋漓,清澈的双眸中闪烁着凛然不可侵犯的
    高傲与决然。

    几只恶狼仍在白雪中挣扎扭动,发出垂死的呻吟,鲜血不停地从它们的身体
    里面涌出,让雪地上的血渍範围不停扩大。

    同伴们的惨死激怒了所有的恶狼,十几只雪狼仰起头来,在寒风中向天长啸,
    以凄厉的啸声宣布拚死一战的决心。

    风中啸声远远传播开去,让寒冷大地上徘徊的雪狼都能听到这战意高昂的召
    唤,迅速向这边赶来支援自己的同伴,并一起进行战后的大餐。

    天空中乌云翻滚,降下更大片的雪花。狂风捲集白雪漫天飞舞,预示着一场
    暴风雪即将来临。

    大批雪狼凄厉嚎叫着,迈开四爪,如利箭般穿越狂风暴雪,大步向前冲去,
    疯狂扑向那如白玉雕成般的可爱女孩。

    利爪飞速轮起,划过风中,充满腥臭的尖牙凌厉咬向女孩的脖颈。雪狼的眼
    神闪闪发光,狞恶至极。

    寒光扑面而来,刺破风雪,以诡异的角度直入雪狼的血盆大口之中,噗地贯
    通后脑,随手一甩,将沉重的狼尸摔落雪野。

    又一只雪狼穿越疾风扑来,利剑如闪电般划去,割裂它的咽喉,顺势一剑刺
    向下一只雪狼的心窝。

    残剩的雪狼嚎叫着,在空中扭动身体躲闪满含杀气的剑势,其他雪狼纵身疾
    扑,从各个方向发动攻击,定要让那可口的女孩首尾不能相顾。

    利爪轮去,嗤地撕裂肩头纱衣,锐利的爪尖在肩膀上划出道道深槽,肌肤破
    裂,血肉翻出,看上去极为骇人。

    下一刻,女孩已经将利剑从面前雪狼的心口拔出,回剑刺去,在闷响声中刺
    人身后雪狼的左臂,将它的骨头都刺碎了。

    茫茫雪野上,响起了雪狼痛楚的嘶嚎,和女孩强忍伤痛的闷哼声。这声音时
    而响起,显示双方在殊死搏杀之中,都一次次地遭受重创,以血肉之躯换来对方
    的死亡与受伤。

    雪势越来越大,铺天盖地,让天地之间到处都布满鹅毛般的洁白雪花。

    银白大地上,山洞前的雪野之中,仿若点上了一粒美人痣,片片鲜红桃花盛
    开于洁白冰雪之中,四处散落着大片狼尸,鲜血不断地从狼尸身上涌出,显示着
    此战的惨烈。

    不时有雪狼从风雪中狂奔而来,冲入战团,与那持剑女孩厮杀在一起,并很
    快被一剑穿喉,惨死当场。

    大批雪狼的围攻,也让女孩身上洁白无瑕的纱裙被撕得片片碎裂,露出纤细
    可爱的胴体,雪白光滑的肌肤上伤痕纍纍,都是被狼爪或尖牙撕咬,血肉翻涌,
    惨状让人不忍目睹。

    女孩喘息着,浑身溢出汗珠与鲜血混在一起,将雪白纱裙染得片片殷湿。明
    亮双眸中凌厉的眼神却愈发坚定,小手平稳地紧握宝剑,一剑剑地刺出去,将扑
    来的恶狼迅疾刺杀于雪野之中。

    暴风雪中的殊死搏杀惨烈至极。如冰雕玉琢般的可爱女孩浑身浴血,与大群
    恶狼昂然相抗,誓不低头,此情此景令人感歎。

    刺杀了无数恶狼后,小孩也体力耗费过大,渐渐油尽灯枯。此前已经灵力尽
    失,只凭着在綵凤帮诸女手中偷学的武功招式来对抗狼群,等到体力消耗殆尽,
    也就将是命丧狼口之时。

    残剩的十几只雪狼狞立风雪之中,看着已经摇摇欲倒的对手,相互对视一眼,
    突然同时放声嘶嚎,四爪扒着雪地,大步狂奔,冲向那浑身染血的可爱女孩。

    下一刻,女孩愤怒的大吼声与恶狼狞恶凄厉的狂啸声充斥了整个雪野,穿破
    暴风雪,远远地传播开去。

    许久之后,血珠落尽,战场渐趋平静。只有狂风仍在肆虐呼啸,暴雪漫天飞
    舞,将战后的一切都笼罩在风雪之中,以大雪将一切彻底掩盖。

    地平线上出现了两个身影,踏着飞剑凌空射来,掠过茫茫雪野,迅速接近这
    边。

    踏剑而来的却是两个容貌清丽的少女,即使在暴风雪中仍在不停地斗嘴。

    「你这小东西,说是让你看好这些女孩的,怎幺出这幺大漏子,让如此多的
    雪狼冲到山谷里面来了?」

    下i凝,你比我才大多少,就叫我小东西?每次新招收弟子的试练本来就很
    凶险,不让她们面对面地和雪狼拚杀,怎幺看得出道心是不坚定,将来能不能有
    除魔卫道的决心?这几天一直都很平静,我不过是抽空修练一下,免得修行退步,
    谁知道会突然出现这幺多雪狼,比往年多了好多!「$

    那被称做「春凝」的却是一个容颜可爱的俏丽少女,身穿微显嫩红的清雅长
    裙,上面绣着片片桃花,一边与同伴斗着嘴,一边驾飞剑疾速穿破风雪,眨眼间
    接近了人狼厮杀的战场。

    此时厮杀已经结束,交战的双方都倒在雪野之中,被落下来的大雪覆盖,鲜
    红雪白混在一起,更显凄美壮烈。

    身穿雪白纱裙的女孩已经倒在血泊之中,紧紧闭着双眼,在血雪之中一动不
    动,就像死了一样。

    少女春凝从飞剑上一跃而下,飘然落到女孩身边,伸手一摸脉门,长长地出
    了一口气,庆幸道:「还好,没有死!」

    她微蹙蛾眉,想了一下,立即下决心道:「我就要她了!没错,今年我们玉
    字房所收的弟子就是她了!」

    「可是你师父没有说话,你就这幺决定了,行吗?」另一个少女驾着飞剑落
    下,闻声问道。

    「应该没有事,」春凝摇头道:「师父受伤未癒,也不能出来挑选弟子,都
    已经委託给我了。我先送她去养伤,等伤好了,就送去给师父看,这样我又要多
    一个小师妹了!」

    她伸手到雪中,将身体已经冰冷的女孩抱在怀中,踏上飞剑,向远方疾射而
    去,迅速消失在风雪之中。

    ※※※

    伊山近悠悠醒来。

    他睁开眼睛,环顾四周,看到的是洁净的房间,屋中摆设十分精美,墙壁上
    还点缀着片片桃花图案,充满春天的气息。

    『这是哪里?』伊出近皱眉思索,渐渐想起自己是在冰蟾宫安排的试练之中,
    被大群雪狼围住撕咬,虽然持剑杀尽了所有恶狼,自己也受伤倒下,不省人事。

    那时他以为自己一定会死,谁知道睁开眼睛,却看到这幅情景,而且怎幺看
    都像是冰蟾宫的房间,一点都不像阴曹地府。

    虽然女弟子的住所不像前殿那样是用冰製成,与一般凡人的屋子没有太大不
    同,但梳妆台侧面铭刻的一个冰峰图案,却注明了此地还是在冰蟾宫的直接控制
    範围之内。

    看着那个熟悉的冰峰图案,伊山近紧紧握住拳头,指甲深陷掌中——他又想
    起会被仙女轮好的三年之中,时常看到的衣衫上的冰峰图案。

    在他的身上盖着薄薄的锦被,遮挡住了他双手握拳的动作。

    他此次男扮女装混入冰蟾宫中,就是为了寻找强姦了自己三年的两个大仇人。
    如果能成为冰蟾宫弟子,那找到仇人的希望就增大了许多倍。

    伊山近将被子掀开,低头看看自己身上到处伤痕纍纍,都是被雪狼利爪尖牙
    撕咬出来的。

    衣服却已经换过了,穿着一件宽鬆衣裙,颜色娇嫩可爱,上面点缀着桃花片
    片,看得伊山近的脸渐渐红了起来,为自己穿上这样小女孩的衣服而羞惭。

    他突然想到,自己昏倒的时候,既然有人替自己换了衣服,那幺身体不就被
    人看到了?那自己男儿的真实身份……

    他赶忙伸手往两腿中间摸去,手掌穿入内裤,摸着光洁无毛的部位,暗暗松
    了一口气。鸡鸡还老老实实地缩在腹中,一副很乖的模样,根本没有露头出来的
    意思。

    门突然打开,一个少女端着汤碗走进来,看到他的手在被子下面蠕动,忍不
    住娇笑起来,如花枝乱颤般,既娇媚又充满青春活力。

    她在床头柜上放下汤碗,亲匿地伸手去刮他的鼻子,笑咪咪地道:「小了头,
    你在担心什幺?姊姊可是女孩,不会佔你便宜的!」

    伊山近红了脸,对于这少女自来熟的表现很不习惯。

    他现在是女孩的外表,红着脸的娇羞可爱模样,让春凝越看越喜欢,忍不住
    用柔腻玉指捏住他的脸蛋,匿声道:「小了头,怎幺生得这幺好,让姊姊都忍不
    住想要亲你一口!」

    这样说着,她真的伸手搂住伊山近,温软樱唇在他的颊上用力吻了一口,将
    那一处啜得微红。

    她的嘴唇又香又软,幽香扑鼻而来,伊山近的脸变得更红,显得更加可爱。

    他倒不是完全出于害羞,而是因为冰蟾宫本是他大仇人的所在地,因此整个
    冰蟾宫中所有人都应该是他的仇敌,现在被仇人亲了,偏偏又生不出厌恶痛恨之
    心,让他不由感到困惑,心神为之激荡。

    这春凝待他倒真的是很好,将他当妹妹一般看待,给他熬了热汤餵他喝下,
    让他的身体迅速暖和起来。

    伊山近虽然心中微有暖意,却也暗自警醒:这少女只是因为当他是女孩才对
    他这幺好,如果发现了他的男儿身,多半会飞剑削掉他的鸡鸡——如果鸡鸡胆敢
    露头的话。

    这样的恐吓让鸡鸡更加胆小,规规矩矩缩在腹中,一声也不敢吭。

    伊山近在她的闺房中休息了一天,服下仙药之后身体表面各处伤口迅速痊癒,
    第三大就可以下床行走,毫无阻碍,和未受伤前没有什幺太大的不同。

    这一天里他和也春凝混得很热了。她一直待在本房之中,没有什幺人陪她说
    话,现在看到这幺一个冰雪可爱的小女孩来到自己屋里,十分兴奋,搂着他叽叽
    喳喳说个不停,将本房和整个冰蟾宫的秘辛说了好些给他听。

    伊山近倒也确实需要多听这方面的讯息,立即竖起耳朵仔细倾听,暗自庆幸
    突然有了这幺一位爱说话的师姊。

    从她的口中,他知道冰蟾宫本是修仙大派,而掌控者就是宫主,宫中所有人
    都要听宫主的话,如果不听,宫主有权对她们进行处罚,甚至处死。

    作为世外修仙门派,本来不应该太过沾染红尘。但修仙大派也有许多事需要
    命令凡人来做,于是冰蟾宫在背后支持大楚皇朝,当初大楚开国皇帝也是依靠了
    冰蟾宫的帮助才能登上皇位。

    大楚皇室投桃报李,也努力为冰蟾宫服务,不论她们有什幺命令都恭谨遵从。
    像这一次冰蟾宫需要招收一些资质容貌极佳的女弟子,大楚朝廷就立即去办,在
    最短时间内招收了一批纯洁女孩前来拜山,供冰蟾宫从中挑选。

    至于为什幺要看重容貌,春凝也说不清楚,只说上古时开宗立派的祖师就定
    下了这样的门规,可能是追求完美主义的结果。而冰蟾宫的仙术修行也能改变弟
    子们的容貌气质,到最后一个个都成为冰清玉洁的美丽仙子,更增加凡人对冰蟾
    宫的崇拜敬仰。

    冰蟾宫的势力越来越大,别的修仙门派当然会有所嫉妒,而且冰蟾宫佔有的
    丰富资源也让他们眼红,终于有了这一场大战。结果却打得两败俱伤,虽然都没
    有伤筋动骨,双方却都在努力招收弟子,期待将来能够依靠这些弟子将对方压下
    去。

    在冰蟾宫中,分为各房各支,关起门来各自修练。春凝所在的玉字房在上次
    的大战中也有很大损失,即使是本房当家的仙子,也就是春凝的师父也受了伤需
    要闭关修练调养,只留下春凝一个人在外支撑本房,并负责招收弟子入门的事务。

    伊山近被她搂在怀里,听她絮絮叨叨地说了一整天的本门事务,直到天黑,
    才陪她吃了晚饭,一起上床就寝。

    本来修练多年的仙子是可以不食人间烟火的,但春凝入门只有十几年,修为
    还不深,偶尔吃些饭食也很正常。她的厨艺也很不错,让恶战后胃口大开的伊山
    近吃得满嘴流油,大呼过瘾。

    天色渐暗,青春活泼的少女还是紧紧地搂着冰雪可爱的女孩,在床上窃窃私
    语,说着琐碎的闲话。

    她只穿着内衣,酥胸紧贴着伊山近的身体,让他能感觉到少女乳房的柔软娇
    嫩,而且充满弹性,微微颤动时打在手臂上,让他的心也跟着乱颤起来。

    『怎幺办,拔出鸟来把她干了吗?』伊山近脑中闪过这样的念头,最终却只
    能放弃,用理智强行压抑着自己的慾火,心中颇为无奈委屈。

    春凝的实力深不可测,虽然在冰蟾宫中还算不得什幺,可是比伊山近那是强
    得太多,实力根本没法比。

    『我会努力修练的,将来一定要比你强,到那时候,』伊山近嚥着口水暗下
    决心:「看你对我这幺好,我一定不会让你太痛的……还有整个冰蟾宫……『

    他就这样躺在冰蟾宫女弟子温暖的怀抱中,贴着她充满诱惑的少女酥胸,幻
    想着征服冰蟾宫之后的无穷快乐,渐渐地沉入梦乡,幸福的口水打湿了少女胸前
    的内衣,让嫣红乳头从内衣中暴露出来,紧贴在他的脸上,让他在梦中回到了从
    前做婴儿的时光。

    清晨醒来后,伊山近睁开眼睛,感觉到自己口中隔衣含吮着柔嫩乳头,悄悄
    地将它吐了出来,心中颇为羞惭。

    春凝还在甜甜地睡着,丝毫没有发觉自己在睡梦中被人吮到了少女娇嫩的乳
    头,玉臂抱住伊山近的身体,脸上带着一丝温暖慈爱的笑容,让她青春美丽的容
    颜多了一丝母性的光辉。

    伊山近的目光落在她湿润内衣中嫣红乳头上,再看看少女窈窕诱人的胴体,
    奋力嚥下口水,毅然下床穿衣,免得把持不住,鸡鸡自动跳出来,引来杀鸡之祸。

    他们一起吃了春凝亲手熬製的早饭,随后开门出去,拜见闭关中的师父。

    春凝伸手拉着伊山近踏上飞剑,伸手一指,凝神喝道:「起!」

    飞剑自动飞起,带着两名美貌女孩,笔直飞向天空。

    伊山近的脸有些发白,这剑飞翔的速度如此快捷,远远超过空行梭,要是一
    不小心掉下去,岂不是会摔得粉身碎骨?

    春凝娇笑着偷看他脸上的表情,对这位小师妹的表现十分满意。

    她第一次被师父带上飞剑驭剑而行的时候,吓得几乎都要哭出来,浑身抖得
    跟筛糠一样,被师父狠狠一顿臭骂,连头都抬不起来。

    现在这位小师妹刚入本门,就能如此平静地踏剑飞行,显然是镇定功夫极好。
    虽然脸被吓得白了些,但却丝毫没有惊叫,更凸显出她控制自己的过人能力。

    飞剑穿越云霁,笔直地射向雪山深处的高峰之中。伊山近站在飞剑上,惊骇
    之心渐去,看着春凝熟练地驾驭飞剑疾远穿行,心里不由升起羡慕之情:「早晚
    有一天,我也弄柄飞剑来玩,踏着飞剑上天入海,像那个垃圾空行梭直接扔掉算
    了!『

    二人穿云破雾,直达一座雪峰的半山腰处,落了下来。

    春凝以温暖柔荑拉着伊山近的小手,在山中踏雪而行,穿过重重密林,直到
    一座冰雪堆砌的屋宇前面,恭恭敬敬地拜倒在地,叩头道:「弟子纪春凝,拜见
    师父!」

    雪屋中一片沉默,半晌后才传来一声轻哼:「你不在外面主持本房事务,到
    这里来做什幺?」

    「回稟师父,弟子奉师命挑选新进弟子,见这位师妹胆识过人,持剑独斗狼
    群,因此带了她来,请师父看上一看。」

    这就是向她师父推荐伊山近做她师妹了,屋中女子轻「咦」一声,显然对这
    幺小的女孩持剑斗狼群也有些惊讶,唤道:「带她进来!」

    「是!」春凝恭敬地叩了一个头,起来拉住伊山近的手,小心地踏入雪屋之
    中。

    外面看起来高大的雪屋里面十分宽敞,有一道冰墙位于房间正中,将整个雪
    屋分成两半。

    伊山近站在冰墙这边,望着晶莹冰墙对面的女子身影,心中剧震:「这身影
    怎幺看起来如此熟悉,难道她是……」

    他瞪大眼睛,拚命地观察那女子身形,想从中找出与那两名仙女相似的地方,
    心脏狂烈跳动,彷彿要从嘴里跳出来一样。

    一想到从前承受的一切痛苦,再经历今天的相见,伊山近满嘴苦涩,恨不得
    大哭一场才好。

    春凝已经跪下,向冰墙那边的女子行礼,见他瞪大眼睛盯着师父,举动颇为
    无礼,不由得大急,慌忙用力拉住他的手,让他跪下磕头。

    伊山近无奈地跪倒磕头,额头砰砰地撞击在寒冰地面上,心里屈辱地想道:
    「她是不是强姦我的仇人?如果是的话,那我岂不是向好了我三年、喝乾我精液
    的仇人磕头下跪了吗?为报仇而不得不以身事仇,这人生的命运啊……『

    冰墙晶莹剔透,却还是阻挡了他的视线,让他不能清清楚楚地看到对面女子
    身上每一部位的美妙曲线,虽然觉得十分眼熟,却还是不能确定那就是轮好他的
    大仇人。

    但那女子却能清楚地看到他的容貌身形,眼前的小女孩虽然冰雪可爱,她却
    毫无来由地感觉到厌恶,彷彿从前在什幺地方见过这女孩,并留下过不好的回忆
    一样。

    而且这女孩还瞪大眼睛看着她,实为无礼,让她不禁怒上心头,冷喝道:
    「春凝,这就是你找来的新进弟子?」

    「师父恕罪!」春凝慌忙磕头,惶声道:「文师妹胆识过人,剑术精湛,道
    心坚定,一人杀了几十只雪狼,如果是别的女孩,早就被狼分尸吃掉了!」

    实际上,历代都有女孩在这样的试练中被狼群攻击,香消玉殡。有的运气好
    没有遇到雪狼,或是只有一、两只雪狼时被她们用颤抖的剑刺伤赶走,像这样以
    一个幼龄弱女之身抵挡狼群的围攻,并能杀了几十只雪狼的,实是少数。

    从前也有过类似的情景,后来这些女孩拜入冰蟾宫之后,都成为了当代弟子
    中的杰出人物,比别的女弟子要强上许多倍。

    冰墙后的美丽女子闻言,心中怒火稍平,想想本房这些年一直人丁不旺,此
    次大战又损失惨重,如果没有杰出弟子加入,以后就无法在各房之中抬起头来了。

    可是看看伊山近的脸虽然俊美可爱,她却不由自主地心生厌恶,再加上战后
    她的心情一直不好,咬咬牙,还是下令道:「把冰心诀第一层功法教给她,让她
    下山回去自行修练,等踏入第三层后再回本门接受测试!」

    按照冰蟾宫收弟子的规矩,在测试中成绩杰出的弟子可以直接拜入各房,在
    师父身边学习、修行。而第二等成绩的弟子则可被传授基础修行口诀,回去自行
    修练,直到破过此关,踏入第二层时才可回山拜师。

    这一关难倒了历代无数美女,有的人苦练多年不能破关,最终失去信心,嫁
    人生子,从此再无拜入冰蟾宫的希望。而冰蟾宫基础功诀冰心诀若只练第一层根
    本就没有什幺威力,也不怕被人偷学了去。

    也有的美女道心极坚,虽然资质有限,还是拚命苦修,到死为止。

    甚至有人直练到白髮苍苍才突破关口进入第二层,然后回到冰蟾宫正式修行
    的事也有过。伊山近听春凝说起这些故事时,不由歎息红颜命薄,直到变成鸡皮
    鹤发的老抠还想着修行成仙,实在让人钦佩感歎。

    至于在入门测试中得到第三等成绩的女孩则会被送回家去,再无修仙希望。
    当然其中有人是只有部分身体被送回去,还有人被狼群分食,只能把衣服和头髮
    带回去。

    以伊山近的测试成绩,理所应当要拜入各房之中直接修行。但师父不知为什
    幺对他心存戒备和厌恶之情,硬是将他的成绩降了一等,将他赶回凡间,直到冰
    心诀修练进入第三层才允许他回山修行。

    伊山近也没有办法,只能向着冰墙对面的美女磕头谢恩,被春凝带了出去,
    驾飞剑直上天空。

    冰蟾宫的规矩,第二和第三等成绩的女弟子不能留在本山,要在伤好后立即
    送回凡问。春凝虽然和这位小师妹一见投缘,却也不敢违反规矩,只能驾起仙剑,
    依依不捨地将他送到离山几百里外有人烟的地方,将冰心诀传授给他,勉励他要
    好好修练,随后道别返程。

    伊山近站在山野之中,回想这些天的经历,几乎气破肚皮。

    他费了这幺大劲儿拚命争取最好的名次,难道就只是为了获得第二等的待遇,
    「日后」才能进入冰蟾宫中修行吗?

    一想到自己的大仇人躲在冰蟾宫里面迫遥自在地修行,甚至有可能再逮些无
    辜男孩在宫中淫乐,伊山近就恨得心如火焚,倒在地上,狠狠一口咬住地上青草,
    让草汁溢满口中,却无法浇熄心中的怒火。

    心中突然传来感应,那是熟悉的美人图向他发来的讯息。

    此地已经远离冰蟾宫,媚灵自然可以放鬆禁制,让他能够感觉到美人图的存
    在。

    突然,一股强劲的吸力传来,一直隐藏在暗中的美人图陡然出现在他的眼前,
    奋力一吸,将他整个吸入围中。

    进入美人图后,他才知道,媚灵是无可奈何才不得不吸他入图,希望能藉助
    他的力量,压制有图以来的最大危机。
    路过看看。。。推一下。。。
    每天上来捷克果然是对的
    继续去挖宝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