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患者会员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萤幕上是一间诊疗室,诊疗室的中间摆着一张妇科的诊疗台,除此之外,还有一张诊疗用的床铺,以及一些各式各样的医疗用具,与静香现在所在的诊疗室,并无两样,可是画面的角落,却得得到卉典的灯台,高挂在天花皮上的吊灯,以及一些沈重的古董家俱,感觉上应该是一间古老的洋武房子里,所设置的具有近代臀疗设备的诊疗室。
    「这是月光会中的医生,也是我的学姐的诊疗室。爲了与一般的患者有所区别,所以在自己的家中,设了这麽一个私人的诊疗室。这是她所拍摄的一段治疗游戏,主要是做会员问的研究资料,当然这是经患者的同意才拍摄的,待会的画面虽然有点骇人听闻,不过你看了以后,就会对我们所做的事一清二楚。」
    书面的右边出现了一位腰上挂着浴巾的全裸男子,大概是受到昼面外的指示,微点了头爬上诊疗台仰躺了下来。
    男的年龄大约五十多岁,前额微凸,身材瘦子,不过腹部有赘肉,给人的感觉似乎是从事知识性职业的工作者,不过因爲他的上脸部罩着黑色的面罩,所以无法看清他的容貌。
    「爲了保守个人的隐私,所以患者与治疗伙伴都是戴着面罩。」
    这一次出现的是一位穿着白色制服的护士,大概只有二十岁右左,长着相当的可爱。
    她将诊疗台的男子,四肢分别用皮带固定好,然后拿起纱布仔细的擦拭男子的阳具、睾丸、会阴部一直到肛门,尚未勃起的阳具,看起来似乎是正常的尺寸。
    紧接着,护士戴起橡皮手套,挖取大量的凡士林,轻轻的抹在患者的股间以及阳具上,这时镜头向该处移进,静香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护士手部的动作,根本不是在进行所谓的医疗行爲,而是一种使男子勃起的技巧。
    (唉啊 这护士到底在干什麽?)
    但是男子却没有反应,依然咬着唇闭着眼睛的躺着不动,按理说,在这麽美丽年轻的护士抚之下,不是应该立即勃起吗?
    女医生这时指出。
    「你应该看的懂,这位男子正是所谓的勃起不全,也就是阳萎。并通的刺激是无法让他勃起。」
    这时护士突然做出了令人意外的行爲,敝开了自己白色制服,只是衣服之下是全裸的身体。
    「请你好好的欣贸。」
    护士一边说着,一边来到患者的面前,男子稍稍转过头来,瞪目注视着这位年龄几乎与自己女儿相似的年轻女子的阴部,可是即使加上阳具的揉搓,还是没有一点动静。
    接下来,护士的行爲更加的大胆,屈身男子的股间,将再一度清拭乾净的阳具,含入口中,同时用唇、舌、手来刺激睾丸到肛门的部位。只见那被唾液儒湿的男根,依然纹风不动。
    「啊

    到这种地步啊!」
    就在静香吃惊的叫出声时,女医生沈稳的说:「她是拍这段影片的女医生诊所里的护士,她的工作是协助治疗勃起不全的口性。有些轻度的心因性阳萎,也就是所谓的假性阳萎,在她的刺激之下,大都能够勃起,可是对这位患者却毫无效果。」
    年轻的护士不停的舐着男子的器官时,戴着面罩的男子,脸上露出了浓厚的失望。

    这时画面的左侧,突然有一男一女上场。
    「啊!」
    静香大吃一惊的叫了出声,可是迅即掩住自己的嘴巴。
    这是一对非常不协调的组合,女的三、四十岁的成熟妇人,男的则是二十多岁,相当的年轻。
    让静香吃惊的是两人的打扮。
    女的只是穿着一条黑色的长衬裙,而且嘴里咬着黑色的布片。上半部的脸还是戴着面罩,无法看清楚,可是从丰盈的脸颊看来,应该是一位美人儿。
    她的手被绑在背后,而且绳子还绑位了衬裙上面的乳房的上下,夺去上半身的自由。而那位按着绳端像抽解犯人般,站在身后的男子,头上戴着只露出眼、鼻、口的黑色皮制面罩。完全看不到容貌。他的身上只有一件黑色的比基尼三角裤,而且就像在夸耀他的年轻与旺盛的精力似的,两腿之间早已高高的隆起。
    男的将女的带到能够让诊疗台上的男子,看得一清二楚的位置,也就是离诊疗台两尺远的地方站好。
    「啊

    金子


    被绑在诊疗台上的男子,一看到女的身影,便张大眼睛,大叫对方的名字,这位女子大概是他的妻子。
    「你要干什麽?她是我太太,你放开她。」
    就在他的哀求声中,年轻的男子一言不发的抓住妇人的黑发,故意让她的脸朝向悲惨的丈夫,然后用力掌掴,并且开口臭骂。
    「看好 你看看你的丈夫,在这麽可爱的女生舐弄中,还是一点用没有,这种丈夫,你实在是悲哀啊!」
    只穿一件底裤,被拉到丈夫面前的妇女,满脸通红的痛苦不已。她是一位相当丰满的女姓。
    「住手,这和我太太没有关系,请你不要这样羞辱她,你要骂骂我好了,我,我会忍耐的。」
    男子在诊疗台上的惨叫,对静香来说应该不是演戏。
    「讨厌的家伙,你安静一点,现在我要让你看看精彩的东西 」
    男子突然卷起妇人黑色的衬裙,露出了白首的腹部以及覆在丰腰上的底裤,这是一件与衬裙质料相同的黑色尼龙三角裤,裤线是蕾丝,款式相当的性感,紧的贴在成熟丰满的肌肤上。」
    「唔!」
    女的脸更加的胀红了,这时在后面抱住她的男子,伸出手在下腹的底裤处摸索。
    「住手!请你住手,饶了我太太


    中年男子泣不成声的哀求着,股间的年轻护士都始终无动于衷的继续进行她的任务。
    「哈哈 那怎麽可以


    淫猥的笑着的男子,开始轻而易举的扯下妇人的底裤,然后再将扯下的黑色底裤揉成一团,丢到护士面前。
    「塞在那家伙的嘴巴 」
    护士不发一语的拿起底裤,照他的话做。
    「喂!住手 啊


    被底裤塞嘴巴的中年男子,拼命的摇头抵抗,可是却毫无作用,再也无法开口说话。
    「哈哈哈 如何?有太太的味道在,不错吧!反正你最好乖一点。」
    男子拉来诊疗用的椅子,一屁股坐了下来,然后让女的坐在他的膝盖上,就像抱着子孩似的让她正好在丈夫的正前方。
    罩着全面罩的男子开始彻底的玩弄。放掉妇人肩上的细带子,露出两团有着栗梅色的大乳量的乳房,然后徐徐的揉搓这封极富弹性的肉团。
    这时的静香,无意识的伸手隔着薄薄的毛衣,接住自己的乳房,好像对方一把抓住、揉搓的就是自己的乳房,静香的乳尖也和影片中的妇女一般,已经苦闷的勃起,抵住了胸罩的罩杯,又将刺激传给了子宫。
    (不久前的夜晚,那位强盗就是这样抓住我的乳房

    )
    当时的记忆突然苏醒,在这不知不觉中,静香将自己化身爲画面中那位穿着黑色衬裙的女子,一旁静默无声的鹭沼女医,开始清楚的观察静香的反应。
    「怎麽样?不行的家伙,看自到自己的妻子在面前被欺负,是不是很刺激呢?接下来再让你看些有趣的。」
    罩着面罩的男子,一边嘲笑着怒目膛视的中年人,一边用力的撕裂他妻子的衬裙,这时的妇人已经是全裸了。
    「唔


    两手紧缚在身后,毫无抵抗能力的妇人,在男子的膝盖上,变成了两腿大开的骑马姿势,当然阴部也就完全裸露在外。
    「嘿

    这样好不好?
    噢!
    已经湿了啊!」
    男子从面罩下流泄出可恶的嗤笑声,左手继绩摸索揉搓乳房,另一只则潜往秘丛之下。
    在丈夫的面前,受到这种屈辱的妇人,眼睛开始盈溢出大颗大颗的泪珠,可是却无能爲力去抵抗这种状况。不停的淫笑着的年轻男子,已经逐渐的往女中心前进。
    (唉啊

     )
    看到妇人阴部的特写时,静香不禁屏住呼吸,两手抚住自己火烫的双颊,就像那根手指堵住自己的惊叫声似的,紧紧的闭上双唇。
    只见那被拨开的暗红色秘唇,内侧是人红的粘膜,阴道就像正在呼吸的鲤鱼口一样,而且洞里已经溢出淡淡好像牛乳的白色液体,儒湿了大腿的内侧。
    (这个人在乳房的搓揉之下,也湿了啊

    )
    受尽屈辱与羞耻的妇人,突然明显的亢奋起来。
    诊疗台上的中年人,也被强迫看着妻子的秘部。
    就在这时候,一旁缄默不语的女臀生,突然偷偷的在静香的耳边私语。
    「注意他的阳具。」
    依言转动视线的静香,不禁发出了「啊」的一声。
    原本可爱而且年轻的护士用尽各种方法之下,始终无法産生反应的男性器官,现在没有护士的摆弄爱抚,反而隆隆高起。
    「这是怎麽回事啊!」
    静香实在无法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景象,爲什麽这位阳萎的男子会昂奋起来呢?
    结果这个现象也被年轻男子看到了。
    「唉啊:你怎麽会变成这样?原本没有用的东西,怎麽也兴奋了起来,可是还是晚了一点,我已经这样了 当然是由我先上罗


    年轻人放下了全裸的妇人,一骨碌站起来脱掉自己黑色约三角裤,只见那凶暴的肉枪朝天高举。
    (啊

     )
    静香看了不禁大感震撼,他的尺寸绝对不会输给先前的那位暴徒,肿胀成红紫色龟头,也同样的渗出透明的液体,而且怒涨的角度,就像已经不是粘附在自己的小腹似的,要比开始勃的角度,就像已经不是粘附在自己的小腹似的,要比开始勃起的中年男子,人上两倍。
    男子再次让妇人跨在自己腿上,垂直的内柱刚好对準她的腔口,因此男子的上半身微微的向后倾倒,两手从后面抱住妇人的丰腰,双膝故意微微的张开,好让她的丈夫好好的看清楚两人要结合的部份。
    「开始罗!」
    男子腰肢向上一提,同时抱着妇人臀部用力的往自己的膝部一叩,肉柱立即埋进洞中。
    「鸣

     」
    就在那凶暴的器官沖进妇人的子宫时,静香不禁亲曆其境似的低吼出声,可是又赶快的用手遮住自己的嘴。
    年轻的男子以凶暴的力量,抱着妇人的肉体,不停的在自己的膝上上下摇晃,他肉柱似一定的速度,在阴道中抽插。
    看到妻子被如此作贱的男子,反应是相当的凄凉,原本垂头丧气的地方,竟然如吹气球的快速膨胀,最后甚至怒涨到连年轻的护士都握不住的尺寸。
    「啊

    这一下可有趣了,没想到你会这麽大,好吧!
    就让你也来快乐一下吧!
    不过在这之前,我可要诀她先出来一次啊


    就在男子的激烈沖刺之下,丰满的乳房不停的左右摇晃的妇人,瞬间就登上了愉悦的颠峰。
    这位年轻的男子,的确是一位与年龄相符的性交勇者,就在妇人达到风潮,自己还是依然保持不泄,从蜜洞中拔出了自己依然坚挺肉桂,这时爱液盈溢的妇人似乎还在回味着方才的余韵,不停的扭动屁股。
    「等一下,这次让你老公来吧!」
    男子将位被紧缚的裸女带到旁边的诊疗床上,让她的脸贴着床单,臀部高翘的趴在床上。
    护士敏捷的将中年人的四肢,从诊疗台上解开,年轻的男子伸手抓住他它的手腕。
    「喂!你的老婆是条不要脸的母狗啊!被我强奸了,还是这麽淫蕩的呻吟,来吧!这次换你上了。」
    全裸的丈夫,脱身压在上身动弹不得的妻子身上。
    就在丈夫的怒涨抵住自己时,妻子回过头,脸上表情就像快乐用的面具一样,泛着些许的红潮,唇边有着愉悦的笑容,就在此时,来到身边的护士,从腹部伸手帮忙刺激妇人的阴核。
    确定了两人的结合后,年轻男子从药物台上拿起一样东西,原来是一句的保险套,打开后快速的装在自己怒拔的阳具上。
    紧接着就是一个静香连想都想不到的画面。
    自己也爬上床上的男子,往正在狂乱进攻妻子的中年人身后一跪,单手扶住他汗洋洋的腰部,另一只手则握住自己坚挺,往中年人的身上一送。
    静香看到这里,不禁愣在当场。丈夫贯穿是妻子,而年轻人又贯穿了丈夫的肛门。
    就在三个裸体忙碌的虫动中,护士拿掉了夫妻两人嘴里的布块。
    「亲爱的,亲爱的 啊 啊


    终于妇人第二次达到了高潮,就在嘶叫声中,肉体不停的抖动,最后翻了翻白眼,就像气绝一般。
    「金子 噢


    终于丈夫射精

    「嗯 唔


    最后是年轻人发出了呻吟,腰肢猛烈的扭摆。
    最先离开的是年轻人,两夫妇两人则在身体分开之后,紧紧的拥抱热吻,这时护士用手张开妻子的股间,只见那注入腱内的白浊液体,正从那一开一张的肿口,不停的滴出。
    画面一睹,奇妙的淩辱仪式终于到此结来。
    「呼


    静香看完,深深的呼了一口大气。这时,方才发觉自已的底裤已经全湿,急忙擡起臀部,确定裙子没有受到渗透,或许在保持同一姿势的的话,裙子就会受到渗透。
    「如何?这就性治疗的实例之一。」
    女医生关掉录影机。
    「治疗

    那是治疗?」
    静香实在搞不清楚状况,影片中不是护士与年轻人两人连手,淩辱那对夫妻吗?
    「不过,最后那个丈夫不是射出精了吗?在这个治疗前,那对夫妻已经两三年没法行房了。」
    「怎麽会这样?」
    「两人都受到精神打击,事后,一个变成阳萎,一个则变成了性冷感。」
    鹭沼女医生开始说明方才录影带的意义。
    中年男子是一位外国汽车的进口商,妻子虽然比你年轻十岁,可是五年前,
    他们一直是周围人所羡慕的一对美满夫妻。
    就在五年前的某一天夜里,夫妇俩遭到了致命的屈辱。一位向他借钱开创事业好友,突然变成了凶狠的强盗,闯进了他们的家里。
    幸好当时国中的女儿,正好去毕业旅行不在家,宽广的邸第里,就只剩下他们夫妻俩,结果这个人用刀胁迫他们两人,并且将绑了起来。
    「我的人生因爲你而结束,所以我要回敬你一项魔鬼的礼物。」
    这个人就在丈夫的面前,百般的淩辱奸淫他的妻子。
    这个人正是向他借钱,却因还不出钱而被强制没收担保物品,以致破産的朋友。
    「如果你有点同情心,能够宽贷几天,我就不会破産


    这位妻离子散而且身无一物的男子,因怀恨丈夫的冷酷,所以在自杀之前,采取了这种报複手段。
    天一亮,这个人绑好他们夫妇两人,便自行搭车前往东京港,跳海自尽。
    夫妻俩虽然保住了命,可是那整晚被拷问,淩辱的经验,却一直是两人无法摘去的梦魇。
    由于自责自己无法保护妻子,所以丈夫变成完全的阳萎,而太太则因爲在丈夫的面前,受到比死都要痛苦的屈辱,所以从此以后,对性就抱着极端的厌恶,于是两人的夫妻生活完全的破裂,有一段时间两人甚至打算分手,可是爲了毫不知情的女儿,又暂时打消了念头。
    「他们寻访过各种精神科的医生,试过了各种不同的方法,可是还毫无起色,最后他们终于找到了我的学姐鹰见会子医生,她对阳痒的治疗,有一套她的独门疗法,她让这对夫妇恢複正常的治疗法,就是刚刚你所看到的。」
    静香终于明白别别录影带的意义。
    「如果这样的话,那影片真实的片段罗!」
    「可以这样说,其实它是比真实的还要酷似的影片,那个罩着面罩的年轻人,就是爲此而持别请来的演员。」
    「但是事实上并没有如此,这就是所谓的逆疗法,鹰见医生曾经在那些想忘又忘不了的患者身上,试过让他们再一次经曆那种经曆,结果几乎所有的患者,都这样治愈了。」
    「这种治疗法可以用精神分析的理论,来做各种的说明,不过简单的来说,它就一种击疗法,例如对蛋过敏的人,一下子让他吃下一大堆的蛋,就会治好他的过敏症。」
    「啊!」
    静香完全说不出话来。
    「这对夫妻每个月都会到那间诊疗室,接受一次相同的治疗,最后你不是看到他们如何热烈的拥抱吗?
    这卷影片是两年前拍的,现在先生已经能够勃起,而且太太的性冷感也全然消失了,两人还用尽各种方法来享受夫妇的性生活。」
    「各种方法?」
    「例如夫妻两人中,加入了一名男子,形成三人组的性交方式,因爲丈夫看到了其他的男子侵犯太太,会感到特别的兴奋,而爲丈夫看到了其他的男子侵犯太太,会感到待别的兴奋,而太太在丈夫的面前被侵犯,也会特别昂奋,在这时他们的对象就应该从月光会的会员中选出。因爲爲他们提供方便,是本会的职责所在。」
    静香终于能够理解了。月光会医生们所做的事,甚至还抱括了帮患者解决正常状况下无法兴奋的问题,以及排除抱着性的疑问的患者的欲望。
    「当然像这种特别的性服务,也可以在别的地方取得,可是在本会有医生的协助指导,是比较安全而且保险。而且在其他场所,要花费相大的金额,但在本会却不必,例如那一对夫妇付给鹰见臀生的费用,就非常的便宜。」
    「可是那个演员不是要给钱吗?」
    鹭沼女医 璞 的笑了出声。
    「其实他也是H会员,而且是一个双性恋者。因爲也能从中享受乐趣,所以自愿参加这项医疗行爲。至于那位护士,我必须特别支付她助手费了,你看只要身爲月光会的会员,不论你有什麽性烦恼,医生都会帮你解决,所以今天,才向静香太太推荐这一个组织。」
    「总而言之,我是:欲求太强,所以需要

     」
    「不是吗?
    PV训练以后,你自己觉得怎麽样?」
    静香满脸通红的低下了头,以前从来不曾那麽经常的自慰,可是在邻居松永亚纪子的唆使引诱之下,当她面喷出热潮潮之后,性欲使明显的增强了,而且后来的那一位强奸魔,更是使她心中沈睡已久的淫蕩觉醒。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会受到什麽治疗法


    「其实是不用到治疗的地步,不过还是要请你用心的想一想,因爲只有在你需要的时候。我们才会帮你安排合适伴侣,这就像身体不舒服,请个帮佣来帮助整理家务时一样的道理,而且一旦发现了理想的伴侣,还可以两人继续交往,后,最后成爲终生的伴侣。本会就有不少的女性会员,是这样找到再婚的对象。」
    「噢


    静香所听到的这一切,都是有违一般世俗观念的行爲,而且以电脑择选伴侣,更是她所难以接受的方式,可是该会却又有婚姻介绍的功能,或许能让她找到一个可供依靠再婚对象。
    当初如果不曾受到暴徒的奸淫,或许静香会严词加以反对,可是自从那夜以来,自己的子宫便常常发生了饑渴的疼痛,而且在观看那卷色情录影带时,她的底裤更是像尿失禁般的儒湿。
    静香终于首肯了,对方既然是一位这麽优秀的医生,当然不会把不好的推荐给自己。
    「好:我答应加入,可是加入时要準备些什麽呢?」
    「很简单,首先你要先做血液的检验,只要是健康就可以了,不过,你上周已经做过,没有问题,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将你的基本资料,希望的对象资料,登录在电脑上面。然后就是由看到资料的臀师爲你介绍适合的会员,找出你希望人选,至于双方的连络,就由我们来负责,安排你在最方便的时间,以及最方便的地方,与对方会面。现在还有没有问题,如果没有的话,就随我到诊疗室登录资料吧:」
    于是两人再度返回诊疗室。由于这时候还是中午休诊的时间,所以诊疗室里既无护士,也无患者。鹭沼女医伸手打开了桌子旁边的电脑,叫出程式之后,便一边询问静香,一边利用键盘键进静香回答的资料。
    「最后我们所要键进的是有关你的各项病曆,所以要先讲你回避一下,请到候诊室稍候。」
    「好!
    我先离开一下。」
    静香在修诊室坐定不久,女医生便手里着一卡片出现了。
    「这是你的会员证,好的会员号码是cFO八九八,在月光会里的名字是,美穗子

     请记住。」
    「哦!
    好的。」
    这张名片大卡片上面,只有美穗子的名字以及会员号码而已。静香接过了卡片,收进自己的钱包。
    「我已经将你需要伴侣的消息,登录在电脑公布栏上,所有的会员都会看待至,有消息的话,我会打电话给你,这样可以吗?」
    「好 没关系


    「这三日内,我会打电话跟你连络,如果找到了值得介绍的对象,我会再进一步向你说明。」
    就在静香走出鹭沼诊所的大门时,一不小心使与一位身上穿着西装,手里抱大纸箱的年轻人撞成一团。
    「啊!」
    「啊!」
    静香一脚踩空,整个人便跪倒在地,而年轻人则侥幸保持了平衡,没有摔倒。
    「对不起!有没有受伤?」
    一看对方,原来是那位经常看到的送货员,一副正经八百的样子。
    「啊

    没关系:是我太不小心了。」
    「不 不 是我不好 对不起 」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