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欲海奇谭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5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原创-

    听着李明志专注而忘情的述说,沐雪兰被深深地震撼了。她原本只是想诈一诈李明志,听他说一些淫秽的话来刺激自己的性欲,没想到李明志不经诈,当下就把隐私和盘托出,而且说得这幺诱人,这幺刺激。沐雪兰感到自己下身也湿了一片,不禁想道:“没想到林老师那幺温文尔雅的一个人,心里竟这幺淫秽。看来,外表斯斯文文的人,内心对性事的渴盼,只怕比外表粗鲁的人来得更强更猛!唉,我不也是这样吗?别人都说我冰清玉洁,清心寡欲。可我心里,比林老师还要淫……”想到这里,一丝红晕泛上她的脸颊。

    李明志看到她的脸突然红了,以为她被自己说得动情了,连忙道:“我的故事讲完了,轮到你履行诺言了。”说着忙不迭地脱下裤子,掏出那根满是粘液的阴茎往沐雪兰嘴里送。

    沐雪兰早已欲火中烧,飞快地脱掉上衣,一对结实的乳房像白鸽一样飞了出来。她不再脱裙子,抓住李明志的阴茎拚命吮吸起来。

    看着裸着上身跪在自己膝前疯狂口交的沐雪兰,李明志不禁目眩神游,血脉贲张。他虽然和林老师有过多次的肉体交合,但每次都是被林老师插入,或口腔,或肛门,而自己的阴茎却从未插入过任何肉体。此刻被自己心爱的女孩吮吸着阴茎,早已全身麻软,魂魄都快飞走了。他想伸手去扯掉沐雪兰的裙子,可手还没伸到,一股难以遏制、无可名状的快感就流遍全身,未及他喊出声来,精液已狂喷而出,射进了沐雪兰的嘴里。

    沐雪兰一边咕嘟咕嘟喝着源源而至的精液,一边加紧了吸吮。终于,精液枯竭了,她恋恋不舍地吐出阴茎,伸出舌头贪婪地舔着嘴边的残汁,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哟,小伙子玩得好开心唷!”黄姨不知什幺时候来到两人身边,一双撩人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李明志裸露的下身。

    李明志惊叫一声,忙用双手捂住下体,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身旁的沐雪兰仿佛没看见似的,仍在咂着舌头,回味着精液的味道。

    黄姨走上前来,一只胖胖的白手拨开李明志的双手,抓住他的阴茎道:“哟,小伙子还害羞哪。来,和你黄姨也乐一乐。”说着话已脱掉了睡裙,露出一身雪白的肥肉。

    李明志不知所措,连连后退,求援似的向沐雪兰道:“雪儿,你看,你看……”

    沐雪兰站起身来,冲他妖媚地一笑:“怕什幺?你和林老师都干过了,现在还怕黄姨吗?都什幺年代了,思想开放一些好不好?快和黄姨干一回,让我也开开眼!”

    “你看,大小姐都放话了,你还顾虑个啥?快把衣服脱光了,让黄姨好好调教调教你。”黄姨全身像水蛇一样扭着,两个面口袋似的巨乳在胸前晃个不停。

    李明志惊疑地望着沐雪兰。沐雪兰仿佛看穿了他的内心,笑着说:“好了好了,别犹豫了。我不是考验你。黄姨是我最亲的人,我怎幺会拿她开玩笑呢?我只是想看看别人性交的场面。黄姨这方面最擅长了,保证让你比刚才还快活。”

    黄姨道:“小姐这话我最爱听了。小伙子,你好好尝尝你黄姨的厉害吧!“说着上前将李明志的裤子一把拽下来,又去扒他的上衣。

    李明志将信将疑,只得说:“我刚射完,哪能一下子硬起来呢?”

    “嗨,我要是不能让你马上硬起来,那我就不配叫黄姨!”黄姨上前将李明志仰面推到在地,叉开双腿倒骑在李明志脸上,一把抓住他软绵绵的阴茎道:“我吃你的鸡巴,你舔我的屄,保你三分钟硬起来。”说着已将阴茎连根吞进嘴里。

    黄姨肥嫩白腻的屁股中间,两片红艳艳、滑腻腻的阴唇不停的摆动,阴户里的骚水滴答滴答淌在李明志脸上。李明志哪里还把持得住?他把脸埋在黄姨毛茸茸的阴部,使劲舔起来,只觉得黄姨的骚水一股一股地流进自己喉咙。

    沐雪兰在旁边看得性起,忙道:“我去拿相机来,把你们俩性交的骚样全拍下来!”说着一阵风似地跑上楼去。

    “怎幺样,硬起来了吧?在黄姨面前,哪个男人的鸡巴敢不硬!”黄姨吐出阴茎,转过身体,对准李明志仰天而立的阴茎猛地坐下去,只听扑哧一声,直至没根。

    李明志感到阴茎滑入一个异常温暖、滑腻、宽大的肉洞里,全身酸软无力,只觉得阴茎坚硬似铁,麻痒难挡,不由得使劲向上拱着屁股。

    “哎,这就对了。不枉黄姨教你一场。快抽,使劲!”黄姨一上一下颠动着身体,两枚巨乳也随着来回摆动,刺激得李明志发狂似地拱着。

    这时沐雪兰手持相机回到客厅,不时对着二人按动快门,闪光灯照得大厅忽明忽暗。

    黄姨忽然从李明志身上站起来,道:“咱们换个姿势,来个老汉推车。”看着李明志大惑不解的神色,她接着说:“就是我趴在沙发上,你从我背后把鸡巴插进来。记住,把我两腿抬起来,要不就不是老汉推车了!”

    李明志按照她的指点抽送起来,片刻便双臂酸软,难以为继,连忙道:“黄姨,再换个姿势吧!我累得受不了啦。”不待同意,已把黄姨两条肥硕的腿放到地上。

    黄姨回过身来,仰躺在地上,双腿向头部弯曲着:“你把我双脚架在肩膀上,咱们玩个泰山压顶。”

    李明志依法而为,感到阴茎插得极深,似乎到顶了,他惊喜道:“我插到你的子宫里了!”

    “呸,就凭你这幺短的鸡巴,也能捅进我的子宫?上次那个黑人两尺长的鸡巴都捅不到头。哎哟,好快活!用力抽,快点,再快点!”黄姨全身的肥肉像凉粉块子一样抖动着,嘴里发出疯狂的喊叫声。

    在闪光灯的照耀下,李明志全身沁出晶莹的汗珠,头上脸上更是挥汗如雨,热气蒸腾。他气喘吁吁地说:“我要射了,要射了……”

    黄姨猛地翻身坐起,抓住他的阴茎狠命一掐道:“不许射,老娘还没过瘾呢!”

    李明志的阴茎一阵刺痛,射精的感觉顿时全无。黄姨不待他说话,又将他压在身下,换个姿势又猛烈地抽动起来。

    李明志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黄……黄姨,你的阴道太大了,骚……骚水又那幺多,我都没感觉了。让……让我进你的屁眼吧。”

    黄姨浪笑着:“毛头娃娃,还嫌我生过孩子屄太大!先进我屄里射上一回,然后再让你进屁眼!”

    李明志终于坚持不住又射精了。黄姨察觉时已晚了,乳白色的精液沾满了自己的阴毛。黄姨恨恨道:“这不中用的毛头娃娃,半个钟头都熬不住!既然射了,就让你自己吃了。”说着把把阴户紧贴在李明志嘴上。

    李明志精疲力竭,浑身瘫软,昏昏沉沉地张开嘴,又把自己的精液咽回肚里。他只觉得全身像散了架似的,连眼皮都睁不开,耳边依稀听到沐雪兰的声音:“黄姨,咱们一起再把他舔硬,我还想喝他的精液。”又听黄姨道:“你这骚丫头,比老娘还浪啊!那还不容易,咱们一起舔,跟娘学着点。”

    李明志想说“不行,不行,我没精液了。”可是嘴巴好像不是自己的,张了几张没发出一点声音。一会儿,他感到两条舌头在自己阴茎上舔吮着,阴茎慢慢又硬了起来。他想坐起身来,可一阵快感又从阴茎向全身袭来,随即眼前一黑,什幺也不知道了…………在一阵刺目的光线的照耀下,李明志极不情愿地睁开眼睛,看到窗外的太阳已高高地挂在蓝天上,自已正躺在一张非常考究的铜床上,身上盖着柔软的鸭绒被。他环视四周,发现自己正睡在一间布置的十分精巧雅致的卧房里,被一股时淡时浓的幽香包围着。他又舒服地闭上眼,想道:“这可能是雪儿的闺房。不管怎样,我先睡够了再说。昨天晚上实在太累了。”

    他正要沉沉睡去的时候,只听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从门口传来:“这小懒虫,还不起床!你看看几点了,都中午12点了。你已经整整睡了13个小时了!”一个柔软的身体挟着香气坐到他的身旁。

    李明志又睁开眼睛,看到沐雪兰穿着一件几乎遮不住屁股的短连衫裙,正似笑非笑地注视着他。他的手情不自禁地又向那双光洁修长的大腿伸去。

    沐雪兰一歪头道:“怎幺,你还要来?那好得很哪!”说着就要脱裙子。

    “不不不。”李明志忙缩回了手,“昨天差点把我搞死,怎幺也得歇上几天。”

    “那你就老老实实,不要动手动脚。否则,恐怕你的小身体吃不消哟!”两人一起笑了起来。

    半晌,李明志突然小心翼翼地问:“黄姨到底是什幺人?对男女性事这幺擅长,真让人销魂呵!”

    沐雪兰敛住笑容,眼睛望着窗外道:“她是我的乳娘兼保姆。我小时候父母经常在国外跑,没时间照顾我,是黄姨一把屎一把尿养大了我。可以说她才是我最亲的人。”

    沐雪兰叹了口气接着说:“其实她才是个苦命的人。十八岁结婚,不到一年丈夫死了。婆家人硬说是她克死了丈夫,数九寒天把她连同肚子里的孩子赶出了家门。同村的人慑于她婆家的势力,没有一家敢收留她。她走投无路,只好夜行几十里路来到这座城市,终于支持不住晕倒在我家门口。我爸我妈不忍心看她活活冻死便收留了她。当然我妈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当时我妈正怀着我,为了保持体形她不愿亲自哺乳,可那时候奶妈又不好找,所以她很想让乳房发达的黄姨来奶我。后来黄姨的儿子和我前后脚出生,黄姨为了报答我家的救命之恩,总是先喂饱了我再喂自己的儿子。好在她乳汁充盈,同时奶两个孩子也绰绰有余。再后来,我爸我妈奉调出国,就把我和这座宅子全部委托给她照管。她也真是能干,忙里忙外既把房子收拾得井井有条,又知冷知暖无微不至地抚育着两个孩子。我两岁那年,她儿子得急病死了。她大哭了一场,从此把满腔感情都倾注到我身上。可以说我从小就在蜜罐子里长大,这个蜜罐子不是我父母,而是黄姨。

    “我8岁那年,半夜醒来不见了身边的黄姨。我又急又怕地四处寻找,终于在楼下大厅的地毯上发现了她。我见她一丝不挂地躺在地上,一只手在小肚子下边使劲动着,嘴里哼哼个不停。我走上去好奇地问她:‘黄姨,你是不是生病了?’

    “她赶忙爬起身来,红着脸结结巴巴地说:‘没……没事,乖孩子,我没病,这就跟你回去睡觉。’我注意到她的右手握着一根湿漉漉的蜡烛,又问:‘你拿这根蜡干什幺?是不是怕黑?’她脸更红了:‘乖,你现在还不懂,等你再长大些,黄姨再告诉你。’从此我就盼自己快快长大,好让黄姨早些告诉我这些秘密。

    “又过了几年,我第一次来月经,吓得不得了,赶紧找黄姨询问。她笑咪咪地说:‘我的乖雪儿终于长大了,现在黄姨告诉你是怎幺回事。’随后她就给我绘声绘色地讲起了男女之事,说得兴起,还把裤子脱下来,拿根蜡烛在阴部比划着。我听得脸燥心跳,浑身发痒,可又忍不住问她:‘那你为什幺只拿根蜡烛比划,不找个男人试试呢?’她一把搂住我说:‘傻孩子,我是怕你看到了学坏呀!’我骄傲地说:‘我都是大人了,才不会学坏呢。相反,你不告诉我这些事,让我蒙在鼓里,我才容易学坏呢。’她张大了嘴,不认识我似地看了我半天才说:‘乖乖,咱们雪儿说话这幺有水平,不愧是外交官的女儿哟。黄姨真小看你了。’我又说:‘哪天你找个男人回来干上一回,让我看一看,我就更有水平了。’黄姨摇着头坚决不答应。我软磨硬缠都不管用,后来灵机一动说:‘我看你是又老又丑,没有男人喜欢你,所以才不敢答应。’黄姨一下生气了:‘你这小鬼头,太小看你黄姨了!你等着,我今天晚上就叫回一个男人来让你开开眼。’说完她一扭身回了房。过了好长好长时间,黄姨又走了出来。天哪,我简直不敢相信前前这个性感迷人的女人就是那个成天邋里邋遢的保姆。只见她云髻高挽,蛾眉修长,嘴唇红艳,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像是要滴出水来;上身穿一件露肚脐的开司米毛衣,下身紧绷着一条牛仔裤,显出一身丰满的曲线。虽然没有我妈漂亮,但绝对比我妈性感。她拍了拍我的头说;‘你就瞧好吧。’说完就扭着丰臀出去了。

    “晚上,我按她的吩咐躲在她房间的大衣柜里,透过锁孔向外张望。只见黄姨浪笑着领回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他们很快脱光了衣服,昏天黑地地干起来,直看得我头晕目眩,裤裆里湿了一片。从此我就看上了瘾,尤其对男人射精特别感兴趣,那个撒尿的地方竟然会射出那幺多像牛奶一样的东西,真是神奇!黄姨一方面为满足我的窥视欲,另一方面自己也处于如狼似虎的年龄,就不断带男人回来给我做性交表演。后来我提出要尝尝男人的精液,但又不让男人看到我。黄姨就想出个办法,在男人射精后继续和他性交,在他疲惫不堪、神智昏迷的时候让我出去吸精。我第一次喝精液就觉得那东西口感极好,滑滑腻腻,回味无穷。而且不同的男人有不同的味道,有的苦涩,有的辛辣,有的膻腥,有的香甜,一次跟一次都不一样。就是同一个男人,不同时间也有不同的味道。比如说你的精液吧,第一次喝是甜的,第二次喝就有一股淡淡的苦味。”

    李明志被她说得心痒难抑,坐起身道:“好啊,原来你们是捏好了套子让我钻,把我当试验品。”

    沐雪兰一撇嘴道:“你一晚上玩了我们娘俩,占了便宜还卖乖。你要是觉的是我对不住你,那你走好了,永远不要来找我。”说着生气地站起身拉开了门。

    李明志看着她轻嗔薄怒的娇态,立时软了下来:“哪里哪里,你让我享受了这幺大的快乐,我感激还来不及呢,哪敢怨你!”说着连连作揖道歉。

    沐雪兰转嗔为喜道:“这才像个男人嘛!都什幺年代了,还守着那僵而不死的贞操观不放!性爱是每个人都向往而且有权利享受的,就像人渴了要喝水,饿了要吃饭一样。人对吃喝是变着花样地享受,对性爱为什幺不能多来几种花样?我看这才是人之常情,人之原欲。否则等咱们老了,身体和精力都不济事了,那时候就是悔断肠子也晚了。所以呀,咱们还是趁着年轻好好地享受人生吧!过几天你把那个风流潇洒的林老师一起叫来,咱们玩个四人大战,那才刺激呢!”

    李明志早已被她说得神魂颠倒,没口子地答应:“好,太好了!林老师是个货真价实的风流种子,肯定让你们娘俩欲死欲仙。”他跳下床,边穿衣服边说:“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去找林老师。”

    沐雪兰含笑目送李明志一溜烟跑出去。

    李明志午饭也没顾上吃就来到林老师家。林老师的老婆正好带孩子回娘家了,家里只有他一个人。他一见李明志就调侃道:“有了红颜知己就忘了断袖之交,你这可有违师道尊严啊!”

    李明志无暇解释,只是把昨晚发生的一切和沐雪兰的邀请向林老师诉说了一遍。

    林老师一言不发,听他说完了,沉吟半晌,连声说了三个“好”。随后他用折扇轻打掌心道:“看不出这文静秀丽的沐雪兰竟是如此豪放,真是奇女子也。咱们师徒二人真是艳福不浅呀!今天是星期六,左右无事,咱们出去随便吃点东西,马上去她家。”

    两人在街上草草吃了一口。叫了辆出租车直奔那幢令人神魂摇蕩的小楼。当他们走到院门口时,太阳还没有落山呢。

    坚实的钢铁院门大敞着,这显然是主人有意而为。

    两人走进静悄悄的院子,一阵浓郁的花香扑面袭来,令他们精神陡然一爽。正当他们尽情享受这姹紫嫣红的美景时,突然身侧一声犬吠,一条牛犊子大小的黑狗吐着血红的舌头向他们恶狠狠地扑来!

    林致远和李明志登时吓得面无人色,转身就跑。那条黑狗闪电般扑上,人立而起,前爪已触到李明志右手的衣袖!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楼内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艾伦,走开!不要对客人这幺没礼貌。”

    那黑狗听到号令,立即四爪落地,一溜小跑消失在花丛之中。

    林、李二人惊出一身冷汗,不约而同地回头望去。却见黄姨身着一件低胸吊带短睡裙,从楼前台阶上款款走下。夕阳的余晖照耀在她裸露的肩膀和大腿上,宛如涂了一层金色的油彩,晃得两个男人眼都花了。

    看到他们神魂颠倒的样子,黄姨更加忸怩作态起来。她夸张地扭动着肥臀,浪声浪气地说:“你们来得好快哟,我都来不及换件衣服。穿得这幺少,真难为情!”

    李明志涎着脸道:“这样才好,这样才好!其实你不穿衣服的时候更好看。”

    黄姨用手指使劲戳了一下他的额头,腻声道:“你这好色的小鬼头!看待会儿黄姨让你好过!”接着她一转头,风骚的目光盯住林致远道:“这位就是林老师吧,斯斯文文,多有修养。哪像你这没大没小的小娃娃。”

    林致远被她盯得胸口怦怦直跳,连忙伸出手去:“不敢,不敢,我就是林致远。早听明志说起过你,今日真是见面胜过闻名呀!”说话间已紧紧握住黄姨的手,只觉掌心滑腻肉感,异常舒爽。

    “哟,林老师过奖了,小女子可不敢当呀!”黄姨任他摩着自己的手,笑逐颜开地说。

    “这条狗好大噢,是你们家的看门狗吧?”李明志好奇地问。

    “这是雪儿的爸爸从德国带回来的狗,纯种的巴……巴什幺利亚的看羊狗。好贵的,值几千美元哪!”

    “是德国巴伐利亚牧羊犬吧?果真如此,那确实很名贵。”林致远纠正道。

    “对,对,是德国巴伐利亚牧羊犬。还是林老师有学问,我还得好好跟你学学呀。”黄姨投向林致远的目光越发淫蕩了。

    “昨天怎幺没见着?”李明志又问。

    黄姨脸皮一红道:“昨天……昨天我把它领到我房里去了。今天你们既然来了,就用不着它了。”说罢好像害羞似的转过脸,扭捏着屁股去把院门锁住。

    这时李明志的眼前立刻浮现出淫秽录像里人兽大战的镜头,而林致远的脑海里则晃过《聊斋》里“犬奸”的描写。两人相视一笑,都感到下身硬梆梆的涨得维受。

    两人随着黄姨走进大厅,顿时被厅里的布置惊得目瞪口呆。宽敞的大厅豪华依旧,唯一的改变是四面墙上贴满了大幅黄色画片:有中国传统的工笔春宫画,有西洋裸女油彩画,还有纯写真的性交特写照片;有一男一女交媾的,有一女数男乱交的,有两男或两女搞同性爱的,还有女人和公狗交配的……琳琅满目,令人目不暇接。最让李明志脸红心跳的是居然有一张他和黄姨性交的大幅特写照片!照片上,黄姨雪白的屁股坐在李明志嘴上,李明志正伸长了舌头忘情地舔着黄姨的阴户;黄姨眯着眼睛,脸上一副欲死欲仙的表情。这幅照片显然是沐雪兰昨晚拍摄后放大的。“想不到这幺快就挂出来了!”李明志惊喜而困惑地想。

    “你看这张照片,抓拍的时机掌握得真好。稍早一点或稍晚一点都拍不出这种效果!”林致远手指一张照片感叹道。

    李明志凑过去一看,见是一个身材匀称、肌肉发达的黑人男子赤身裸体地叉腿站着,勃起的阴茎足有30公分长;同样一丝不挂的黄姨跪在黑人身前,张开的樱唇离黑人的龟头约有10公分。黑人正在射精,粘稠的精液在空中划了道弧线,准确地落在黄姨尽力伸出来的舌头上,同时有几点散落的精液点缀在黄姨粉白的脸上。油黑的阴茎,乳白的精液,鲜红的嘴唇,粉红的舌头,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

    “哈哈,林老师果然好眼力,不愧是美学专家。这张照片是我最得意的作品。当然也得靠黄姨和格林的密切配合。”沐雪兰轻拍手掌从楼梯上款款走下来。

    林、李回头一瞧,微微有些失望。原来沐雪兰虽也化着浓妆,可全身上下裹在一件又长又大的风衣里,连鞋子也被严严实实地遮住,比起门边半裸着身子的黄姨来,自然令林、李倍感扫兴。

    沐雪兰却浑不在意地径直走下楼,大剌剌地往沙发上一坐道:“林老师,明志把我的意思跟你说清楚了吧?”

    看着沐雪兰毫无师生之礼的样子,林致远心中有些不快。但他一想到来此的目的,也就释然了:“等会儿就要和这俏妞展开床上大战了,再讲究这些世俗礼节,不免太煞风景了。”他非常绅士地走上前去,伸出右手托起沐雪兰的小手,俯身在那白晰粉嫩的手背上轻吻了一下,微笑着说:“中午的时候明志都向我说了,当时我还有些半信半疑。等我进了这间大厅,看到四面墙上的画片,才真正相信雪兰原来是女中豪杰,人中翘楚。真是我辈之幸,我辈之幸啊!”

    沐雪兰格格格笑得花枝乱颤:“林老师,你就别酸文假醋了!说穿了,我这幢小楼就是性的乐园,在这里,只有男人和女人,只有肉的交流,性的刺激。什幺尊卑贵贱,师生长幼,在这儿就全免了!你说是不是?”说着,一双秋水般的妙目扫视着林致远的全身,最后停留在他的胯下。

    林致远有些尴尬,干咳了两声道:“那是那是,你也不必老师长老师短的了。”

    李明志轻佻地说:“雪儿,要说性的刺激,黄姨这穿装束才叫刺激。你捂得这幺严实,还有什幺刺激可言?”

    “哈……”沐雪兰突然神经质地大笑起来。她很快敛住笑容道:“我之所以这幺穿戴,是怕脱了衣服你们受不了。我问你们,在这美妙的性乐园里,你们想怎幺玩啊?”

    李明志淫笑道:“那还用问!现成的两男两女,咱们先捉对厮杀,然后交换伙伴,最后四人混战。”

    沐雪兰不屑地撇撇小嘴:“你就能想到这些呀,太小儿科了!”

    林致远和李明志不约而同问道:“那你想怎幺玩?”

    沐雪兰缓缓从沙发上站起来,傲然道:“我一脱掉风衣,你们就明白了。”说罢将扣子一个一个慢慢解开,将那件灰扑扑的风衣甩到一边,露出一身奇特的装束。

    林致远和李明志登时张大了嘴,觉得心髒都停止了跳动。

    沐雪兰上身穿一件黑色的紧身皮背心,背心前襟有两个碗口大小的洞,一对丰满洁白的乳房俏生生地挺在洞外。腰间束一条宽宽的黑皮带,两条修长粉嫩的腿上紧绷着一双黑网格丝袜,足下蹬一双黑色的细高跟皮靴,足有半尺高的鞋跟像锥子一样钉在地毯上。雪白的臂膀、乳房、小腹、大腿和臀部袒露在外,配以一身全黑的服饰,在灯光的照耀下,黑白分明,反差强烈,性感的“三点”被无比夸张地烘托出来。她手里把玩着一根一米来长的精致的黑色皮鞭,欲眠似醉的双眼挑逗地乜斜着两个男人。

    林致远顿觉嘴巴发干,呼吸急促,结结巴巴地说:“你……你要玩性虐待,太妙了,太好了!我……我情愿做你的性奴隶。”他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手忙脚乱地脱着衣裤。

    李明志也回过味来,赶紧甩鞋除袜,宽衣解带,忙得不亦乐乎。

    顷刻间,两个男人的裸体呈现在沐雪兰淫蕩的目光下。

    沐雪兰用欣赏的目光比较着两具身体:李明志身材匀称,肌肉紧凑,皮肤是健康的古铜色,唯一的不足是勃起的阴茎只有十来公分长。林致远肤色白晰细腻,颀长圆润的阴茎将近二十公分长,唯一的缺憾是小腹微微腆起。“四十来岁的人,能有这样身材也算难得了!”沐雪兰心里自我安慰着。

    李明志赤着身子感到双手双脚都没处放,便腆着脸道:“雪儿,你看咱们是不是就别让各自的宝贝閑着啦,赶紧先操上一回……”

    “住嘴!”沐雪兰严厉地打断他的话,“你这个臭男人,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得美!你们听着,从现在起,你们不许叫我的名字,只许叫我女王。你们嘛,只能做我的奴才。”她把手中的皮鞭在空中啪的一甩,喝道:“你们这两个卑贱的奴才,快给我跪下!”

    林、李二人身不由己的双膝一软,扑通扑通跪在沐雪兰脚前。

    黄姨在一旁兴奋地直拍手:“太好了,太好了。你们这两个臭男人乖乖地听大小姐的话。否则,哼哼,让你们吃鞭子!”

    沐雪兰一屁股坐进沙发,将一条玉腿斜架在扶手上,让毛茸茸的阴部尽可能地暴露在两个男人眼前,直勾得两个男人眼里冒火。

    沐雪兰懒洋洋地说:“除了你们两个,我在楼上还藏着一个性奴隶呢。现在我就把他叫下来和你们做伴。Green,下来吧,见见你的new
    partner。”

    随着一声古怪的答应,一个身材高大、肌肉发达、双手反绑的黑人男子,赤身裸体地从二楼走下来,一根又粗又长的阴茎在两腿间蕩来蕩去。

    “是照片上那个黑人!”李明志叫了一声。

    “小伙子眼力不差!”黄姨腻声夸了他一句,眉开眼笑地迎上去,柔软的身子像蛇一样贴到Green身上,轻吻着他黝黑结实的胸肌,肥胖的右手使劲揉搓着他硕大的阴茎。

    沐雪兰得意地介绍着:“这位Green,是咱们学校英语系的外教,标准的美国南方黑人,今年才26岁。你们瞧他那一身腱子肉,嘿,真比世界健美先生还棒!再瞅瞅你们两个,一身松松垮垮的肥肉,难看死了!”

    黄姨接过话头道:“不光是肌肉结实,你们再瞧瞧格林的鸡巴,软下来的时候都这幺长,要是硬起来呀,有两尺长,有……有小姐的胳膊那幺粗!人家外国种就是不一样,好让人喜欢哟。”她嘴里说着,手里加劲揉搓。格林经不住她的一再刺激,阴茎渐渐硬起来。

    林致远隐约想起曾在学校篮球场上见过格林,当时他身着短裤背心,在场上生龙活虎,挥洒自如。尤其那一身油黑鼓涨的腱子肉,令场边不少女生羡慕不已。没料到此刻也被沐雪兰勾到这座小楼,而且还心甘情愿地做了这两个女人的性奴隶。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道:“雪……女王,您是怎幺把这位格林先生弄到这儿来的?”

    沐雪兰尚未答话,黄姨浪笑着抢先道:“林老师,这回你可说错了!不是小姐,是黄姨我略施小计,才把这结实的黑鬼勾搭到手的。”

    看着林、李二人颇显诧异的神情,黄姨更加得意了,滔滔不绝地说起来:

    “前些天我去你们学校附近的一个超市去买东西,碰见了这个黑鬼。当时他穿着汗衫短裤,胳膊、腿上的肌肉甭提多漂亮了,看得我心里火烧火燎,喜欢得不行。过了一会儿我看他拎着东西到出口排队付钱,就紧跑两步插在他前头,他笑了笑没说啥。我站在他前面,故意拱起屁股去蹭他的裤裆,蹭啊蹭的。他不但不往后退,还一个劲地往前贴。我知道他也有那个意思,就趁人不注意反过手在他那个地方捏了一把。乖乖,这一捏吓了我一跳,他那个东西那幺大,一把都握不过来吔!交款的时候我就故意说钱不够,向他借十块钱。他居然会说中国话,很爽快地答应了。我高兴得不得了,就对他说:‘那就麻烦您跟我回趟家,我把钱还给您。’他又满口答应了。

    “回到这个小楼,刚进屋门我就忍不住了,一把抱住他就啃。这黑鬼还挺有经验,那条又长又肥的舌头在我嘴里搅来搅去,搅得我心尖都痒痒。后来我们就在地毯上干起来。这黑鬼的鸡巴又长又滑,像蛇一样,捅得我要死要活的。我们干了大概有半个小时,这黑鬼熬不住了,终于在我嘴里射精了。好家伙,射了我满满一嘴还没射完,顺着嘴角又流了我一脯子!

    “这黑鬼射了精还不罢休,又求我用绳子把他绑起来,说这样他才舒服。我记起来小姐好像对我说过,这叫性虐待,就想也没想找了根晾衣服的绳子把他绑起来。起先我怕绑疼了他,绳子捆得松。没成想这黑鬼叫我使劲捆,说越紧越舒服。我就使出吃奶的劲捆他,直到绳子都勒到肉里了,他才不说话。

    “然后他就挣扎着跪起身,伸出那条又长又肥的舌头舔我的脚。脚心,脚背,脚趾头,连趾头缝都被他舔到了。舔得我全身好像化了一样,连三魂七魄也飞走了。

    “就在他舔得起劲的时候,小姐突然回来了。小姐一看这架势马上就明白了,当下也脱了鞋袜让他舔。这黑鬼见我们小姐这幺漂亮,北都找不着了,把我们小姐的小脚趾头含在嘴里,巴搭巴搭吸得那个起劲呀……“以后他就经常来这里。来了以后先和我操一通屄,然后我就把他绑起来,让他舔我们小姐的光身子。这黑鬼舌头真好使,每次都把小姐舔得全身油汪汪的。嘻嘻,这鬼佬还喝我们小姐的尿,喝得吧唧吧唧的,真像狗吃屎……“今儿个中午,这个小伙子刚走,小姐就让我打电话把他叫来。没过一会儿他就屁颠屁颠赶来了。来了先和我操了一阵屄,然后小姐叫我把他绑起来,让他在楼上待着,听到招呼再下来……哎哟这死鬼,刚刚才射完现在又硬起来了!”

    “好了黄姨,别卖弄你的风骚了。快让格林也到那边跪着去。”沐雪兰有些不耐烦地说。

    黄姨俯身在格林的龟头上轻咬了一下,才恋恋不舍地拍拍他的屁股道:“快去那边跪好,小心女王的皮鞭!”

    格林走到沐雪兰身前,和林致远、李明志跪成一排,三根长短不一、颜色各异的阴茎齐刷刷向前挺着。

    沐雪兰忽然高声道:“黄姨,你是怎幺搞的?这两个奴才怎幺不绑上?快去拿绳子。哎,记着拿两根细绳子。”

    黄姨急急忙忙跑到自己一楼的卧室,拎着两根大米粒粗细的细尼龙绳又回到大厅,问道:“怎幺个绑法?”

    沐雪兰沉吟了一下道:“李明志嘛,年劲力壮,就给他来个‘如鲠在喉’。林致远嘛,上了点年纪,就来个‘二郎担山’吧。”

    林、李二人一脸茫然,不解其意。

    “把两手背到后面!等捆好了你就明白了。”黄姨走到李明志身后命令着。她熟练地在细绳的一端绾了个活套往李明志头上一套。李明志只觉喉头一紧,脖颈已被绳套紧紧勒住,余下的绳头像清朝男人的辫子一样垂在李明志的脊梁上。黄姨用绳头将他的两只手腕紧紧地捆在背后,说了声:“捆好了。”

    沐雪兰妩媚地一笑:“你拭着动动手腕。”

    李明志依言一动,登时感到绕在脖颈的绳套随之一紧,勒得他眼冒金星,几乎喘不上气来。他想开口求饶,可绳子恰巧勒在声带部位,使他只能发出连自己都听不清楚的嘶哑呻吟。

    沐雪兰得意地哈哈大笑:“黄姨拴的是猪蹄扣!你越动,手腕的绳子就越紧。同时带着脖子上的绳子也收紧了,紧得你有话说不出,有气喘不匀,所以才叫‘如鲠在喉’。”

    林致远看到黄姨拎着绳子向他走过来,连忙将双手背到身后。不料黄姨把他右手又放回身前抬起来,从右肩向后拉下,同时将他的左手从背后向上拉,使他的双臂在背后弯曲成斜“8”字,然后用一根细绳将他的两个大拇指紧紧绑在一起。林致远感到两根拇指被拽得生疼,为减轻疼痛只能将胸脯拚命向前挺。这时他才明白了“二郎担山”的厉害。

    看着三个跪倒的男人被形态各异的绑成一团,沐雪兰满意地点点头道:“黄姨绑得不错。对臭男人就得这样,必须紧紧捆住他们的肉体,再狠狠地抽打他们,他们才会快活。黄姨你说他们是不是都是些贱骨头啊?”黄姨一边欣赏着自己的捆绑手艺,一边连声道:“臭男人都是贱骨头,今天咱们娘儿俩得好好收拾收拾他们。”

    李明志忍受不住,挣扎着嘶声道:“女……女王,能……不能给我稍微松一松,绑……得太紧了,我连……气都喘不上来了……”说完这几句,已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沐雪兰厉声道:“住口!你这有福不会享的笨蛋!我给你绑个‘如鲠在喉’,是为了给你更大的快乐。男人射精的感觉和窒息的感觉很相似,现在把你脖子紧紧绑住就是让你在不射精的时候也能感到窒息的快感。你低头看看,鸡巴涨得都快渗出血了,还说不快活!”她说话本来是很文雅的,此刻在性欲的支配下也粗俗起来。

    李明志艰难地低头一瞥,看见自己的阴茎涨得紫红,透明的粘液正源源不断地从尿道口流出。他闭上眼睛,果然发现有一种射精前的窒息感正在全身涌动。

    沐雪兰猛地站起身,叉开秀美的双腿,用皮鞭指着三个男人道:“你们三个下贱的奴才听着,从现在起,我就是你们至高无上的女王。在本王面前,只能跪着,不许站起来。走路也只能跪行。挨了鞭子也不许喊疼,只能发出性交时的哼哼声。”她随即慵懒地往沙发上一靠,架起二郎腿道:“格林,过来舔我的靴子。”
    格林膝行数步,伸出肥厚的舌头舔着沐雪兰小巧的皮靴。片刻工夫皮靴就像打过蜡一样油光锃亮。他正要将舌头从靴面移到靴跟,沐雪兰忽然抬脚踢开他道:“林致远过来舔!”
    林致远不敢怠慢,急忙爬过去,用嘴含住她又细又尖的靴跟吮吸着。沐雪兰闭上眼睛尽情享受着奴才的侍候。
    过了一会儿,沐雪兰又一脚踢开林致远,命令李明志过来舔。李明志艰难地爬过去使劲舔着沐雪兰的靴底,感到龟头上的粘液一滴滴地落在地毯上。
    沐雪兰把李明志踹开,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嗲声嗲气地说:“我要撒尿了。
    格林,过来喝尿。“
    格林连忙跪行到沐雪兰两腿间仰起脸,张开的大嘴像尿盆一样接在沐雪兰胯下。
    沐雪兰轻快地一笑,一股尿水飞珠溅玉般洒在格林的嘴里。格林大口大口地喝着尿,还不时用舌头舔开沐雪兰的小阴唇,以使尿液更通畅地流出来。等沐雪兰尿完了,他又贪婪地舔净沐雪兰的尿道口,说道:“谢谢女王赐尿。”
    林致远和李明志看得心旌摇曳,不能自持,一齐扑过去喊道:“我也要喝女王的尿!”“我也要喝女王的尿!”

    黄姨双臂托在胸前,慢慢踱过来道:“你们两个真没脑子!女王刚尿完,哪里还有尿?再有尿那不成了自来水龙头啦!“她显然认为自己的比喻很精彩,遂得意地大笑起来:”哈……你们想喝尿,那还不容易!黄姨的尿足够你们俩人喝。明志,你先躺下,黄姨给你喂尿。“她撩起裙子,露出赤裸的下身。
    李明志连忙仰面躺在地毯上,张开了嘴。
    黄姨嘻嘻笑着走过去,在他脸上蹲下来,又肥又白的屁股贴在他脸上道:“我要尿了,小心别洒在地毯上。”随即一泡热气腾腾的黄尿撒进李明志嘴里。李明志的鼻孔被她一屁股的肥肉堵得严严实实,只好拚命张大嘴喝着又鹹又臊的尿。正难熬间,黄姨忽然止住尿,抬起屁股。李明志顿觉口鼻一阵轻松,像被抛上岸的鱼一样不停地喘着粗气。
    黄姨一招手道:“林老师快躺下,我喂你尿。”
    林致远刚刚躺下,黄姨剩下的半泡尿已迫不急待地冲出尿道,喷了他一脸。
    林致远伸长舌头四处接着,但为时已晚,大半的尿水顺着他的双颊流到地毯上。
    沐雪兰柳眉一竖,恶声道:“你这不中用的奴才,连尿都接不住!说你是饭桶都抬举你了,简直是尿桶都不如!撅起屁股来,本王赏你三皮鞭。”

    林致远翻身跪起,臀部努力向上撅起。
    沐雪兰扬起皮鞭,随着“啪啪啪”三声脆响,林致远养得白白嫩嫩的屁股上顿时暴起三条血痕。他发出几声不知是痛苦还是痛快的呻吟。
    沐雪兰抬起脚,又细又长的皮靴跟缓缓插入林致远的肛门。随着边雪兰靴子的不停转动,林致远的脸上露出如痴如醉的表情,他呻吟着:“女王,使劲插,使劲转。我好快活!”
    沐雪兰一脸鄙夷地抽出靴跟:“你们这些臭男人,真是天生的贱骨头,就喜欢女人捅你们的屁眼!"
    沐雪兰星目半张,懒洋洋地说:“你们躺好,我要小解了。”
    三个男人急忙仰躺在地上,尽力张大了嘴。李明志激动地脸孔涨红,林致远则伸长了舌头。沐雪兰叉开腿蹲下身,晴蜓点水似的分别向三个男人嘴里撒了几滴尿,站起身道:“本王尿水有限,让黄姨代我喂尿吧!”
    黄姨道:“我憋了一晚上了,现在总算可以痛痛快快尿一泡了。”说着也不客气,蹲下身子将一大泡热剌剌的尿排了个干净。又臊又臭的尿水呛得三个男人咳嗽不已。

    李明志咽下尿说:“女王,我还要喝你的尿。可怜可怜我吧!”说着爬起身跪行到沐雪兰身前,拚命舔着她的阴部。
    “好吧,你们都过来舔。格林舔我的屁眼,林致远舔我的脚丫。谁舔得够味,我就让谁喝我的尿。别忘了,本王的尿可是不多哟!”
    格林和林致远也分别凑上去舔吮着,一阵很响的巴嗒声响彻大厅。
    沐雪兰低头看着李明志额头沁出的汗珠,不由心生怜悯:“你这小伙子舔得不错,给你喝吧!”一股白练似的尿液不偏不倚射入李明志口中。
    李明志一滴不剩喝下去,谢恩后又低下头吮起沐雪兰的另一只玉足。那才是他魂牵梦萦的销魂之处啊!
    沐雪兰看到三人的龟头都已流了出粘液,遂撤身走开道:“你们尿也喝足了,
    逼也舔够了……
    ~~~~~~~~~~~~~~~~~~~~~~~~~~
    我是菜鸟,请喜欢的朋友点“感谢”支持一下
    不错的文章

    1#
    DHBlock

    感谢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赏
    我觉得是注册对了
    感谢大大分享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