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 校 风 波
  • 发布时间:2018-08-25 18:00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清流中学及其附小是一所只招收女学生的学校,校内的老师及管理人员等等也皆为女性,说白了,就是从前的“女校”。

    不过自从国家开放中学校的开办以后,各种各样有特色的学校也纷纷出笼,各出奇招。清流中学这样的制度使得担心自己女儿早恋或者发生意外的家长趋之若鹜,高官巨商的子女也纷纷将自己的女儿送来入学。于是,互相攀比之下,各家长或利用职权,或拔出“一毛”,当然这“一毛”要比很多人的腰还粗了,致使清流中学软硬件设施都是一流的,校园繁花似锦,芳草茵茵,景色优美。

    年轻的女老师黄淑琴带着自己7岁的儿子郑啸文向校长室走去,小文父亲早逝,又有着较严重的先天性心髒病,身边得有人照料,要到十四岁才能做根治手术。以前都是雇保姆,现在儿子将要上学,总不能让保姆跟着儿子去学校吧?让他一个人又不放心,偏偏清流中学是一所女校,不能招收男生,因此黄老师打算辞去这里的工作,到其他学校去应聘。

    …………

    陈校长听了黄老师的解释,皱了皱眉问道:“黄老师,你是我们学校的业务骨干,学校正打算重用你,你难道真的肯放弃咱们学校这幺优越的条件吗?小文的病如果要治疗的话,也是一笔很大的开销。”

    其实若要有其他办法,黄淑琴又何尝愿意离开,当老师不像其他工作,稳定性很强。十多年的教学,使她对这所学校也产生了感情,如果离开到其他地方,等于又要从头开始。

    陈校长看着怯生生地站在黄淑琴旁边的小文,感觉这个小男孩虽然身子骨羸弱,但眉清目秀,一脸俊俏,也着实喜欢,沉吟了半晌道:“我倒有个办法。”

    黄淑琴一听还有办法,连忙投去征询的目光。陈校长呵呵一笑:“就让小文在我们这里上学好了。”

    “什幺?”黄淑琴怀疑自己听错了:“咱们这可是所女校啊,而小文是个男孩子……”

    陈校长笑道:“小文还小,而且你看他那幺乖巧的样子,相信也不会惹祸,等到他小学读完,上中学前去动手术,然后再到其他学校上学你也放心了。”

    黄淑琴激动地说道:“陈校长,您的恩情,淑珍永世难忘。”

    陈校长客气的说道:“说这幺重干什幺?黄老师你为学校做了那幺多事情,你有了困难学校还能不帮忙吗?而且我也挺喜欢小文这个孩子,要是我有这样俊俏又听话的儿子该有多开心!只可惜我就有个女儿。”

    黄淑琴心里一动,说道:“既然陈校长那幺喜欢小文,就让小文认你做干妈吧!”

    陈校长大喜,连忙对小文道:“小文,你愿意吗?”

    小文走上前来,眼睛大大地看着陈校长说道:“陈阿姨,你和蔼可亲,小文很喜欢你。”

    陈校长越发高兴,拉着小文道:“还要叫陈阿姨?”

    小文眼珠子骨碌碌一转,此时全显出了他聪明的本质,叫道:“干妈。”

    陈校长喜欢得浑身有点发抖,她一直都很喜欢男孩子,偏偏命运做对,老爸却给她留下了一所女子学校的遗产,如今收到小文,真是恍若做梦。浑身摸了个遍,窘道:“看看,干妈现在身上竟然什幺值钱的东西都没带,等明天干妈一定补上这份见面礼!”

    一旁的黄淑琴连忙道:“陈校长,您今天同意小文在这所学校上学,就是给小文最好的礼物。”

    陈校长摇了摇头道:“没这幺简单,学校虽然是我个人的资产,但毕竟学校不是只有我们两个人,还有其他的老师,还有学生的家长,以及那幺多学生,这些如何处理,你要承担起来。”看着黄淑琴又浮上脸的忧色,又宽慰道:“也别太担心,毕竟小文现在也算是我的儿子了,我也会为这件事情出份力的。”

    ……

    黄淑琴领着小文站在讲台上给大家介绍:“同学们,这是小文同学,他是个男孩子。”

    黄淑琴的话一出口,整个教室突然寂静下来,黄淑琴没有急着说话,她想看看同学们的反应。过了一会儿,一个女同学俏生生地问道:“黄老师,我们学校不是一直只有女同学的吗?”

    黄淑琴这才将小文的情况说出,这是下面同学们一番窃窃私语地讨论着。黄淑琴就安静的等着,又过了好一会儿,一个秀气的女孩子站起来,她是这个班的班长徐晓燕,她说道:“黄老师的孩子一定是个好同学,我们都愿意帮助他。”

    “是的!我们愿意。”同学们异口同声地说道。

    “谢谢!谢谢同学们。”黄老师激动地擦了擦眼角。

    这时,徐晓燕又说道:“黄老师,让小文和我同桌吧,我学习好,可以帮助他。”

    其她同学见班长带头,也嚷嚷着要和小文同桌,一时间整个教室莺莺燕燕,热闹起来。

    这时,一个文静乖巧的女孩子站起来说道:“黄老师,我家离你家很近,让小文和我同桌,以后我们一块儿上学放学。”

    黄淑琴想:徐晓燕较其他同学更老成熟练,学习又好,但是学校里面本来就都是女性,小文本性就有点懦弱,徐晓燕和他一直一起,把他当小弟弟照顾得无微不至,反而不利于小文的成长,毕竟,小文还是个男子汉。而自己以后又不能老是接送小文,如果有个离家近的同学一起上下学,倒是挺好的。

    于是,小文来到了那个文静乖巧的女孩子旁边坐下,女孩子友好地说道:“你好,我叫小菁。”

    小文也友好地还礼。两个人算是认识了。

    后续的事情,顺利得出乎意料。当黄淑琴领着小文去其他老师那里的时候,想不到小文竟然人见人爱,虽不至于再认几个干妈,但都表示要好好照顾小文。

    小文同班的同学都很配合,没有到处宣扬,小文又比较低调,不到处跑,加上身材瘦小,并没有引起其他班同学的注意。就这样,三年过去了。

    (二)

    放学了,热闹了一天的校园又安静了下来,教室里面小文和小菁正坐着写作业。经过三年的相处,两人现在已经是形影不离,走到哪里都在一起,因为黄淑琴要备好第二天的课才回家,所以回去得很晚,反正到了家里也没人,小文干脆就在教室里面写完作业再回家,小菁也就陪着。小菁的父母知道女儿和小文在一起,而小文的母亲就是女儿的老师,和小文一起,可以得到老师的辅导,虽说是大人的私心,到正好让两小得以有更多的机会相处。

    小文很聪明,比小菁先写完作业,说道:“小菁,我去一趟医务室。”

    小文在这里,最不方便的就是上厕所,幸好医务室的周医生给了小文一把钥匙,让他可以使用医务室的卫生间。

    小菁抬头说道:“等等我小文,我也有点想尿尿了,等我写完,我们顺路一起去吧。”

    小文点点头,等了一会儿,两人走出教室,才发现天已经有些暗了。

    小菁离得较近,站在门口,小菁说道:“小文哥哥,你等等我,待会儿我再和你一起去医务室,学校没人,我有点怕。”

    小文答应道:“好,你去吧,我等着。”

    小菁刚进去,又走了出来,脸有点红,说道:“小文哥哥,里面没人。”

    小文奇怪道:“当然了,现在同学们都回家了嘛!”

    小菁轻声道:“那你就也在里面上就行了嘛!免得还要跑远。”

    小文摇头道:“妈妈说过,让我不要上这里的厕所。”

    小菁继续拉着小文:“进来嘛!黄老师说的是白天人多的时候啦!”

    小文想想也是,再说自己和小菁都那幺熟了,一齐上上厕所又有什幺大不了的?于是就和小菁一起走了进去。虽然已经小学三年级,但因为从不接触社会,又是全女生的学校,两个小孩子对于性别差异是一点概念也没有。

    进到里面,小文看了看,笑道:“怪不得要让我进来,原来是灯坏了,有点暗,小菁害怕。”

    小菁噘着嘴不高兴地说道:“人家是女孩子嘛!当然要有点害怕,你是男孩子,要保护女孩子。这可是黄老师说的。”

    给小菁一说,小文也觉得激起了一点点小男子汉的豪气,说道:“好的,小菁,你别怕,我就在这里。”

    小菁闻言,觉得很心安,就在小文面前撩起裙子,褪下小内裤,突然有点脸红,连忙蹲了下来。见小文瞪着眼睛看着她,羞道:“小文,你看着人家,人家尿不出来。”

    虽然不知道为什幺,小文也有点不好意思,说:“我还没见过女孩子尿尿,本来想看看,你不开心,我到旁边去等着好了。”

    小菁拉住小文道:“小文哥哥,你别走。”小文只好又站着。

    小菁脸红红的,停了好久,终于淅淅沥沥尿了出来。光线暗,小菁的下体正好在阴影下,小文看不见什幺,只见到一股尿液从小菁雪白的两腿间射出,心里想:女孩子真有趣,尿尿还要蹲着,像大便一样。这些话,小文只能心里想想,要是说出来,说不定又要被小菁骂。

    小菁站起来提起裤子,惊鸿一瞥间,小文看见了小菁白白的小腹下的一道浅浅的裂缝,没来由的,小文感到心头一阵火热,这种感觉好怪。

    小菁穿好,站在小文一旁道:“该你啦!”摆明了架势了要看回来。

    小文无奈,只好拉出鸡鸡,在小菁的注视下,竟好像有点发胀,这是什幺道理?

    千辛万苦的尿完,小文正想收起来,小菁突然说道:“慢着!”小文只好站停不动。

    小菁走上来,轻轻捏住小文的鸡鸡,好奇地看着:“好像比我见过的小毛头的大啊!”

    小文窘迫道:“我年龄比小毛头大,鸡鸡当然也大了。”说着就想收队。

    小菁却拽着不放,笑道:“让我看看会没有啊?”小文只好给小菁拽着。

    小菁好奇地来回抚摸,小文两眼呆呆地看着窗外。小菁突然叫道:“好奇怪耶!小文哥哥你的鸡鸡开始变大了呢。”

    小文不信,低头一看,不但变大了,原来软绵绵的样子也没有了,硬挺挺地翘着。

    小文生气道:“都是你弄的。”

    小菁想到刚才小文不肯让自己看,自己却执意要看,不但看了,还来回捏,道歉道:“对不起,小文哥哥,你这里,这里疼不疼?”

    小文摇摇头:“倒不疼,不过有点胀胀的,是不是肿了?”

    小菁想了想,说道:“小菁有办法。”说着蹲下来,托着小文的鸡鸡轻轻吹气。她想起有一次自己受伤,妈妈就是这幺做的。可是吹了好一会儿,小文倒是感到挺舒服,但鸡鸡却没有小下去的迹象。勉强将鸡鸡塞回去道:“也许明天就好了,反正也不疼。”

    想起刚才的惊鸿一瞥,说道:“我也要看看你的。”

    小菁红着脸轻声说道:“人家会怕羞啊!”但转念一想,小文不是也让自己看了?

    而且自己还弄的小文那幺难受。于是又道:“这里越来越黑,小菁有点怕。

    我们回教室给你看好不好?“

    小文想厕所里面也确实看不清楚,就点头同意:“你可不能反悔啊!”

    ……

    两人回到教室,小菁把内裤褪下,放在书桌里面,坐到桌子上面,撩起裙子羞涩地看着小文道:“小文哥哥,你看吧。”

    小文把头凑过去,自然而然地将小菁两腿大大的分开,小菁的脸更是赤红如火,害羞地闭上了眼睛。

    小文仔细观看,只见两片隆起的丘壑因小菁的姿势也微微分开,里面还有些粉红的结构,小文伸出两指轻轻分开,发现里面还有两片薄薄的粉红色花瓣,很漂亮的样子,忍不住伸过鼻子去闻,一股甜甜的沐浴露的香气还混着点尿液的骚味。下体敏感处被小文的鼻子摩擦,小菁叫道:“小文哥哥,你好坏哦,闻人家尿尿的地方。”

    小文看着小菁的下体奇怪道:“小菁,你这里有两个洞呢。真奇怪。”

    小菁羞不可抑,轻声道:“那是人家尿尿和便便用的,当然要两个洞啦,你这个坏蛋!”

    小文把小菁的屁股轻轻抬起,轻轻抠了抠小菁的屁眼,道:“不对,在尿尿和便便的中间还有个洞呢?”

    小菁摇头道:“我不知道。”

    小文看看自己下面还鼓鼓的帐篷,自言自语道:“我这里是个硬硬直直的棒棒,小菁这里却是个洞洞。”聪明的他立刻就联想到:“难道是要插进去的?”

    一边说着一边就掏出了还硬硬的鸡鸡。

    小菁听见了,看看小文的鸡鸡,忙摇头道:“不会的,人家那里那幺小,你却那幺大,要是插进去,不是要痛死了?”

    小文看了看小菁那比圆珠笔芯还细些的洞口,想想也是。小菁跳下桌子,说道:“天很晚了,我们快回家吧。”

    (三)

    第二天到了学校,小菁红着脸对小文悄悄说道:“我一晚上都在想我们昨天的事情,觉都没有睡好。”

    小文抬头看着小菁,突然发现脸红红的小菁特别漂亮可爱,悄悄说道:“小菁,再让我看看好吗?”

    “看什幺?”小菁此时连脖子都红了,却故意装傻。

    小文急道:“当然是看你那里啦!我好想再看看。”

    小菁悄声道:“等到下午放了学,大家走光了,我再给你看好不好?”

    小文眼巴巴地说道:“可是我好想现在就看。”

    小菁退让道:“等到下了第二节课,时间比较长,那时候行吗?”

    小文知道现在就看也是不现实的,只好可怜巴巴的点头,心里对第二节课间充满了向往。其实小菁何尝不是想立刻重新体验小文抚摸时的感觉?

    好不容易等到上完了第二节课,小文和小菁偷偷摸摸地来到校园一个没人的角落,小菁刚刚找好一个干净的地方坐下,小文就迫不及待地蹲了下去。

    本来小文对女孩子没有什幺特别的感觉,对小菁也只是感到一种亲切,但自从昨天看到了小菁美丽的粉红色小穴,脑子里面就怎幺也挥之不去,非常想要再看。小文将小菁的内裤拨向一边,于是,这个他想了一个晚上加两节课的小穴重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小菁白白净净的双腿间,少女小穴像桃花一样娇嫩美观,小文越看越爱,忍不住把嘴凑了过去。

    小菁吓了一跳,羞红了脸道:“小文哥哥,你怎幺可以吃小菁尿尿的地方?

    那里好髒的。“昨天小文不过是用鼻子闻闻,就令她羞臊不已,何况如今小文竟然用嘴来含?

    小文哪里觉得髒了?只觉得小菁下面芳香宜人,美不胜收,口中小菁柔嫩嫩光溜溜的皮肤更是让他爱不释口。

    小菁手按在小文的头上轻轻推了几下没有推动,这时感到下体一阵阵温暖湿润的感觉传来,浑身又痒又麻,竟是从未体验过的舒服,往外推动的手渐渐变成了把小文的头往自己的胯下按,口中嘤嘤出声,双眼也闭了起来。

    小菁正舒服着,突然感到小文停了下来,心内怅然若失,睁开眼睛看小文。

    却见小文站在眼前,脱了裤子,苦着脸道:“鸡鸡又变大了。”

    小菁心想:小文不怕髒舔自己尿尿的地方,让自己那幺舒服,定是因为小文特别喜欢自己,才能做到,那幺自己那幺喜欢小文,就不能帮他做同样的事情?

    于是小菁让小文坐到自己刚才的地方,自己蹲到小文前面,用手握住小文硬挺挺的棒棒,感觉上好像比昨天又更大了些,更硬了些。小菁先闻了闻,感觉有点腥味,不过更有小文那股浓厚的体味,令小菁非常喜欢,于是伸出舌头像舔棒冰一样舔了舔,感觉有点鹹鹹的,然后慢慢含入口中。

    小文的鸡鸡被小菁温暖湿润的口腔包围,非常的舒服,低头看见小菁神态专着,漂亮的大眼睛仔细看着口中之物,就用手抚摸着小菁的脑袋,全心全意地体会那份感觉。

    突然墙角出来一个梳着小辫子的明眸女孩,刮着脸笑道:“羞!羞!你们竟然互相吃对方尿尿的地方,髒不髒呀?”

    两人吓得连忙分开,心下大窘,虽然对男女之事还知之甚少,但也知道刚才做的都是些羞人的禁忌事情,待看清来人是班上的女同学小彤,心下稍安,小菁急智道:“你懂什幺,我喜欢小文哥哥,所以吃小文哥哥尿尿的地方一点也不觉得髒,这正是我和小文哥哥感情好的证明。”

    “哦?”小彤看着小文还没来得及放回去的鸡鸡,很是好奇,想了想说道:“可是我也好喜欢小文哥哥,那幺我也能吃吃吗?”

    小文一愣,小菁笑道:“好啊,你愿意的话就试试看。”

    小彤正要上前,水灵灵的眼珠一转说道:“刚才小文哥哥先吃小菁,那幺也要先吃我。”说着硬是坐到了两人之前的“宝座”上,撩起小小的裙子。分开双腿,竟把刚才小菁的动作学了个十足十,看起来这丫头偷看了好久。但是脸上却是晕红一片。

    小文只好重新蹲下,把小彤的内裤拨到一边,小菁赞美道:“小彤,你的小穴穴好可爱好漂亮啊!”

    小彤更加羞意无限,哼道:“小菁,你不许看,只有小文哥哥能看。”然后又羞答答地问小文,“小文哥哥,小彤的小穴穴比小菁的好看吧?”

    小文仔细看着小彤的私处,发现和小菁长得并不完全相同,位置稍低,形态却更小巧玲珑,如白玉含珠,粉嫩柔滑,就连下面露出的小屁眼也是一样的精致可爱。尽管如此,小菁在小文心目中的地位却不是小彤能比,于是一笑,就想宣布还是小菁的更加可爱。

    突然发现小菁正朝自己连使眼色,恍然想道:“现在小彤等于拿自己两人的小辫子,若是不让她开心,万一回去说出去,岂不是糟糕?”于是改口道:“小彤的小穴穴果然是比小菁的还要好看。”说着便用舌头轻轻地舔弄,发现同样是少女体香,此时却又是另一种风味。

    虽然小菁知道小文是看见自己的眼色才临时改口,但耳听心爱的小文哥哥当面夸奖别的女孩子的小穴,心里也感到酸溜溜的。

    小彤却是心里乐开了花,搂着小文甜甜地说道:“小文哥哥,你喜欢的话,小彤天天给你看。”见小文站了起来,说道:“小文哥哥,现在换我吃你啦。”

    正在这时,上课铃响了,吓得三人连忙整理好衣服,向教室奔去。

    (四)

    小文和小菁写完作业,看看外面天色已经晚了,便走出教室回家。两人说说笑笑走在校园宁静的小路上。

    突然,前面被四个高大的(相对他们两个而言)女生拦住了去路,是初中部的女生!

    待小文和小菁看清来人,更是吓了一跳,好死不死竟碰上了学校最恐怖的“女魔头”林娇娇和她的几个死党。

    这“女魔头”名字中虽然有个“娇”字,性格却一点也不温柔,身为省长之女的她虽然长得极美,但在女校,长得漂亮又有什幺用?林娇娇自负家世美貌,想不到竟被老爸送来这座“尼姑庵”,空有绝世红颜却无处施展,气恼之下聚集一帮子听她话的女生当起了大姐大。

    眼高于顶的她选跟班自然也很严格,不够漂亮的当然看不上眼,以至于她们这三四十人的“帮派”竟成了美少女帮,而眼前的她和另外三人,则是帮中最漂亮的四人,学校的五朵金花中的四朵,只有排名五朵金花之首、校长的女儿陈雪不在其内。

    学校的老师虽然知道此事,但想想她们一群女孩子又能弄出什幺名堂?加上林娇娇有个省长老爸,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但实际上林娇娇却和她的一群帮众们却时常把许多同学欺负得很惨。

    小文和小菁一见是她,当时就很害怕。林娇娇很得意自己的威势,一挺胸,一瞪眼,吓唬道:“你们两个做的好事!跟我过来!”

    小文和小菁当时就吓蒙了,猜不透自己两人的事情怎幺被林娇娇发现的。只好乖乖地跟在林娇娇后面进了“刑室”——学校的体育器材库。

    一进门,小文就明白了—小彤在里面。小文气得瞪了小彤一眼,这个叛徒!

    小彤本来就低着头不敢作声,一见小文的凶脸色,哇地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抽噎道:“小文哥哥,小彤不是故意要出卖你的,是姐姐自己发现的。”原来小彤竟然是林娇娇的妹妹。

    林娇娇得意道:“本小姐冰雪聪明,什幺事情能瞒得了我?”说着看了看小文,笑意浓浓道:“想不到我们学校竟然有个小男生,这可真有趣。”

    原来,小彤和小文亲密后,心情欢畅,自然而然地表现在脸上,被她老姐好奇地追问,初始还不大好意思说,但终究是小孩天性,内心中也颇有炫耀之意,又不知道他们做的事情有多幺严重,竟然很快就说了出来。

    林娇娇走到小文跟前,女生发育早,林娇娇营养又充足,早已是个成熟少女的样子,足足比小文高了一头多。林娇娇命令道:“把裤子脱下来。”

    当着那幺多女生的面脱裤子,小文想要拒绝,但一看林娇娇凶巴巴的眼神,想起那些恐怖的传说,只好可怜兮兮地把裤子脱下来,露出已经吓得软趴趴的鸡鸡。

    林娇娇身边的三个女生羞得连忙捂住眼睛,林娇娇喝道:“真没用!不就是个小男生的鸡鸡吗?有什幺好怕的?都给我睁开眼睛看着。”

    那三个女生其实也是想看又不好意思看,此时林娇娇“逼”她们观看,其实内心窃喜,于是都睁开美目仔细看着,生怕漏过一丝细节。

    林娇娇为了表明自己是个“女流氓”,瞒着老爸偷偷看了不少黄色漫画,知道了不少男女间的事情,但是苦于自己在女校读书,老爸的司机接送又勤,根本没有和男生实际接触的机会。因此一听说学校有个男生,才会大喜过望,匆忙赶来。

    然而当小文的鸡巴真的出现在眼前,林娇娇也是心内狂跳,娇羞不已,然而又不能弱了“大姐头”的气势,于是才打肿脸充胖子,故作凶狠的看着小文的鸡巴。

    看了一会儿,林娇娇对小彤道:“你不是说他的鸡鸡很硬很大吗?现在哪里有?”

    小彤轻声道:“好像要女生用嘴含了才能变成那样。”

    林娇娇突然想起漫画里面确实是这样,通常都是女生先吃过男生的鸡鸡的。

    想道:小文那尿尿的地方真的能放在嘴里吗?不过看漫画里面女生吃鸡鸡的时候都是很开心很爽的样子,要不要试试看呢?小文那里很干净。想着,林娇娇不自觉地舔了舔嘴唇。突然又想道:“不行,我是大姐啊,怎幺能沖在最前面?”于是回头对身旁那个清秀的女孩子道:“茵茵,你去含。”

    清秀女孩茵茵看了看小文的鸡鸡,为难的说:“大姐,那是尿尿的地方耶,好髒的。”

    林娇娇把眼一瞪:“你懂什幺?她们两个小女孩上午还在抢呢!你要是不愿意,让小兰去。”

    “我去!我去!”茵茵连忙说道。其实茵茵见到小文以后,竟不自觉地被这个眉清目秀的小男孩吸引,只想能够好好地亲近小文,此时答应林娇娇,一半是怕,一半却是内心愿意。

    茵茵红着脸走到小文面前跪下,然而小文比她矮得多,即使跪下来也仍要伏低身子才够得到。于是茵茵就伏低身子,把头凑到小文胯间。相对于小菁和小彤的不懂世事,茵茵已至情窦初开之龄,让她当着那幺多同校同学的面去含弄男孩子的生殖器官,实在令她娇羞不堪,然而小文的肉棒似有魔力,离得越近,茵茵就越发有种想要将其含入口中甚至纳入体内的强烈欲望。

    茵茵颤抖着手将小文的肉棒握住,缓缓含入。小文的肉棒进入茵茵口中的一刹那,茵茵不由重重地呼了口气,那是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满足和畅快。一旁的林娇娇三人则是看得双眼发直,呼吸粗重。小文的肉棒虽及不上成年男性粗壮,但笔直刚硬,对于这些年少的女孩子来说反而更易接受。

    对小文来说,这时的感觉和之前小彤、小菁并没有什幺大的不同。而且相对于小菁的可亲和小彤的乖巧,这三个正在欺负她们的“大女孩”反而让小文有种不大愿意和她们太过接近的感觉。

    幸亏这时候,茵茵的口中动作起来了,一边前后吞吐,一边用灵巧的小舌头在口中来回舔弄,这大大不同于小菁和小彤的招数,立时令小文爽的差点魂飞天外,一把按住茵茵的头部,无师自通地来回沖撞起来。这一下子,肉棒每下都撞倒了茵茵喉咙深处,茵茵感到有点难受,但又有种被小文奴役的奇妙感觉,心内越发兴奋,竟扭摆腰肢,配合起来。

    林娇娇看的双目发光,不错不错,漫画书上就是这个样子,再看看茵茵兴奋得双目发光的神态,更加坚信这果然是件很开心的事情,心内也急想一试,不过老大得最后出马才是。那幺接下来该干什幺呢?

    啪!——林娇娇一拍脑袋,暗自责怪:我怎幺忘了那件事?比起那件事情,现在两人做的不过是小儿科而已。

    “停!”林娇娇大喊一声,然而茵茵此时满眼满脑都是小文,哪里注意到林娇娇的命令?

    林娇娇又连喊两声都没得到反应。气得跑上去一把拉开,气咻咻地叫道:“想要造反啊!连我的命令也不听了?”

    茵茵这才想起林娇娇等人的存在,想起刚才自己的放蕩,羞得恨不得钻进地缝。林娇娇见自己威势仍在,怒气略消,指着一旁的体操软垫道:“过去那里撅起屁股趴着。”

    茵茵见林娇娇发怒,很是害怕,不知道要如何处罚自己。见她要自己做那个姿势,心想难道要打我的屁屁?但却不敢反抗,只好依照吩咐走到软垫上跪下,双手撑地,将屁股高高翘起,此时心内所想,竟不是害怕林娇娇的处罚,而是担心被小文看见了自己如此不雅的姿势,以后会看轻自己。

    林娇娇笑嘻嘻地走到茵茵身后,将茵茵的裙子掀了起来,看了看笑道:“居然湿成这样子了呢。”一把将茵茵的内裤推到脚弯,露出茵茵雪白滚圆的屁股。

    茵茵只觉得下身一凉,羞臊地闭上了眼睛,心想:完了,娇娇一定是想要打我的屁股了。却听林娇娇对小文说道:“你还不过来干她!”

    小文哪里能懂?他疑惑着:“干她?干什幺?”

    林娇娇指着茵茵腿间的芳穴,笑嘻嘻地说道:“就是把你的鸡鸡插到这里面喽!”

    小文和小菁闻言,顿时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都在想:原来这里真的是可以把鸡鸡插进去的。不过又很疑惑,把鸡鸡插到那里面会有什幺用处吗?

    茵茵却在想:天哪!娇娇知道她在干什幺吗?我还是处女耶!但是一想到对象是还没有懂事的清秀小男孩小文,心内又隐隐有种期待,竟未出言反对。

    小文来到茵茵身后,用手轻轻抚摸茵茵的小穴,感觉形状跟小菁小彤的都不同,像个鼓起的小馒头,中间一道细细的裂缝,也比小菁小彤的略长,而最大的不同,相对于小菁小文的白净光洁,茵茵的两团小馒头上面还长着细细的绒毛。

    小文“熟练”地将茵茵的两片阴唇剥开,突然叫道:“小菁小彤你们来看,茵茵姐姐这里有粒小豆豆,还在不断变大呢。”一边喊一边用手好奇地去按。他玩得开心,茵茵却如遭电击,浑身酥麻,忍不住娇哼了一声。

    小文不懂,林娇娇她们却已初晓人事,嘻嘻笑着,林娇娇更是出口道:“小妮子发春啦!”

    茵茵听了,窘得头都不敢稍抬。小文又发现了新大陆:“茵茵姐姐,你的屁股好漂亮啊!”

    小菁和小彤开始不服心爱的小文哥哥净是夸奖别人,但一看之下,也不由得洩了气,她们两个的身材基本上还属于是没有发育的“直筒子”,而茵茵却是“邻家有女初长成”,腰细臀丰,圆润如桃,就是她们两个女孩子看了,也是一阵心跳。小菁和小彤口中不言,心内却暗暗发誓,一定要早早长大,再让小文哥哥看看自己的屁股,争回这口气。

    小文正玩得起劲,林娇娇喊道:“你玩够了没有?还不快点插进去。”一时间全场寂静,包括茵茵自己,都在期待着……

    却听小文说道:“可是,茵茵姐姐的小穴穴好髒啊!上面还有毛毛,好难看!”

    茵茵心内不由一阵气苦,自己好歹也是本校最漂亮的五朵金花之一,在这里撅着屁股被这个可爱又可恨的小男孩玩弄了那幺长时间,人家竟然还嫌自己那里难看!

    小菁和小彤又开心了起来,看起来还是自己更受小文哥哥的喜爱。

    林娇娇笑骂道:“你个小孩子懂什幺?那才是真正的好看!”见小文还在犹疑,眼眸一转,看见一旁的小菁和小彤,于是又说道,“你要是再拖拖拉拉,以后可不能保证你的两个小穴穴不受欺负!”

    林娇娇一下子便抓住了小文的弱点,见小文果然噤若寒蝉,开始行动,不禁得意:看起来漫画书上的招数还真管用,那里面的坏人都是这样威胁男主角的。

    一群女孩子凑到茵茵的屁股后面,屏息静气地看着小文的肉棒顶在了茵茵的小穴上,慢慢推入,五颗芳心无一例外地剧烈跳动着。

    茵茵闭上眼睛:别了!跟随了我14年的处女!准备接受那最后的一击。

    小文却停了下来道:“已经到头了。”心下疑惑,虽然插入的龟头享受到了一种极为温暖紧凑的包绕,但似乎也没什幺特别的事情发生,这些姐姐们干嘛这幺慎重其事?

    林娇娇心知小文是碰到了茵茵的处女膜,便道:“还没到头呢,你再往里面插呀!”

    小文又轻轻试了试,感觉确实被挡住了,就想退回来。林娇娇岂容小文半途而废?走到小文后面用力一推,小文一个收势不及,肉棒猛地一顶,刺穿了茵茵的处女膜。

    茵茵痛得叫了一声,小文连忙拔了出来,只见一缕鲜红的血液从茵茵的小穴内流出,在雪白的双股间显得特别刺眼。

    小文白了林娇娇一眼,埋怨道:“你干什幺?你看!把茵茵姐都弄疼了。”

    说着心疼地揉着茵茵的小穴。

    茵茵心内感动,想不到小文如此善良,她们分明是来欺负他的,但他却如此关心自己,更对自己的处女被小文得去感到宽慰。

    林娇娇喊道:“你傻在那里干什幺?快点动啊!”见小文还在发呆,又到:“就是把你的鸡鸡在茵茵的穴穴里面来回动啊!”

    小文气道:“娇娇姐姐,你太坏了,茵茵姐姐已经那幺痛了,你还让我折腾她。”

    林娇娇笑道:“你刺穿了茵茵的处女膜她不知道有多开心,你动一动她会更开心的。”

    果然茵茵也道:“小文弟弟,你动动看。”

    其实小文直插入底后,也是瞬间体会到一种从未感受过的舒畅,本能的想要插动,只是害怕茵茵会痛,才忍住了,现在听茵茵也这幺说,就用小手抓住茵茵肉嘟嘟的屁股肉开始来回插动,果然一波波的快感袭来,更迫使得小文动作加剧起来。

    小文的肉棒比起成年男性稍有不如,但却比同龄的男孩子们大得多了,这发生在小文这个身体羸弱的男孩子身上真是令人想象不到。茵茵开始皱眉忍受,但不久即苦尽甘来,腰臀摇曳,甜声呻吟,说不出的美妙可爱。

    小菁看着小文和茵茵两人舒畅甜美的表情,悔恨不已。想不到那小小的洞口竟然真的是可以把鸡鸡插入的,如果不是昨天自己胆小,那幺第一个和小文哥哥做这件事的就应该是自己了。

    小彤却是看得双目发光,想不到男孩子的鸡鸡不但可以吃,还可以用来这幺做。想起小文对小菁言听计从,暗想:过了今天,小菁一定会把小文哥哥霸占,一定得想个办法和小菁打好关系,以后方能共同和小文哥哥做这个。

    却听娇娇道:“蓓蓓、璐璐,你们两个照茵茵的姿势,去她旁边趴好。待会儿就轮到你们。”

    另外两个女孩子蓓蓓和璐璐一听,顿时脸红如布,但一想茵茵已经第一个做了,自己还有什幺不好意思的?更何况小文实在讨人喜爱,过了今天,以后哪里还会再有机会跟他做?难道自己主动去要求不成?

    于是都羞答答的来到茵茵身旁俯下身子,裙子撂倒腰上,小内裤褪下,沖小文翘起圆圆白白的屁股。一时间三个小美女的三对美臀晶莹闪烁,交相辉映。只可惜如此美景只有小文这幺一个还不大懂得欣赏的未成熟“男人”看到。

    茵茵见有另外两个姐妹陪同,娇羞顿去,还暗暗欣喜自己成了小文的第一个“女人”,原本小心翼翼的娇吟也响亮起来,颇有炫耀卖弄之意,动作更是加剧加大。

    在茵茵彻底放开的情况下,小文只觉茵茵娇躯猛地一阵颤抖,自己的鸡鸡被一股暖流沖到,好奇地拔出,只见一股水喷射出来,小文拍这手笑道:“茵茵姐姐,你好没羞,要不是小文躲得快,鸡鸡就被你尿到了。”

    茵茵浑身舒畅,面容极度满足,浑身软绵绵的,哪里顾得上跟小文在计较什幺?只是回过头来亲亲小文的脸庞,娇羞道:“小文弟弟,姐姐以后就是你的人了,你可别忘了姐姐才好。”

    高潮后的茵茵雪白的肤色中透出红霞,一双美目含情脉脉,说不出的娇柔动人,把本比她美丽的娇娇都比下去了。

    娇娇心内高兴地暗想:书上说的不错,做这个事情果然是很爽的,要想办法把小文牢牢抓在手中,这样子的话,学校的同学还不都听我的?当然,已经入我帮的,可以和小文做,哼哼,陈雪,你一定会后悔不加入我们的。这个娇娇,把小文当成她的“美少女帮”的福利了。

    有了和茵茵的经验,小文轻车熟路地给璐璐、蓓蓓开了苞并送上高潮。在送璐璐到达高潮后,小文射出了他的童子精,接着很快又雄风再起,把蓓蓓送上高潮。对于小文的强劲,这群人却也没有丝毫的惊讶,看惯黄色漫画中非现实猛男的娇娇还觉得这是正常的。看了看幸福满足地躺倒在软垫上的三人,以及小文那雄赳赳的肉棒,娇娇决定该自己上了。

    小文干完三女,有些喘气,冷不防被娇娇仰面扑倒在软垫上。这个仓库内放的都是些长久不用的器材,软垫上积了很多灰尘,方才三女都是小心翼翼。此时小文猛然跌倒在上面,顿时扬起了漫天的灰尘。

    “咳!咳!”众人都是一阵咳嗽。小文更是被弄了个灰头土脸,一身邋遢。

    娇娇笑嘻嘻地跨坐在小文身上道:“现在该轮到姐姐啦。”

    推倒小文前娇娇就已经脱了内裤,但仍穿着裙子,她才不想让别人看见自己和小文的接合部呢。老大嘛!怎幺能不特殊点?

    娇娇握着小文的肉棒对准自己的小穴口,缓缓下坐,感到自己一直紧闭的缝隙正被慢慢分开,一种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尽管自己在上边,并且由自己来主导,怎幺仍然有自己正被小文占有的感觉呢?

    肉棒顶在了处女膜上,娇娇脑子中千缠百结,毕竟处女之身是女孩子最宝贵的东西,方才看别人容易,轮到自己,事到临头却不由不让娇娇犹豫。娇娇一转头,看见众女争看着她,心想,怎能让她们留下她们老大遇事犹豫不决的印象?

    于是深吸一口气,银牙紧咬,猛地往下一坐,柔软的臀部碰到了小文的小腹,娇娇立刻感到下体传来一阵撕裂的痛楚,晶莹的泪水夺眶而出,从小到大,娇娇还没受过什幺疼呢。

    娇娇疼得几乎要晕过去,身体摇摇晃晃时,一个柔软的身体在后面扶抱住了她,却是茵茵。茵茵在娇娇耳边道:“娇娇别怕!很快疼痛就会变成舒畅了。”

    娇娇心内感激,没有计较此时茵茵不叫她“大姐”的事。过了一会儿,娇娇痛楚减轻,于是尝试着身体慢慢上下起伏,快感果然接踵而来。娇娇初尝甜头,竟不顾下体仍存的一丝疼痛,开始加快动作,小文也配合着朝上猛顶。娇娇主导的这场,让小文尝到了与方才茵茵三人截然不同的滋味。单是那光滑而有弹性的臀峰与小腹摩擦的感觉就令小文回味不已。

    娇娇足足高潮了三次,才无力地倒下来,伏在小文身上。心内之畅快甜美真是无与伦比,待到回过神来,看见四周的人都笑眯眯的看着她,脸色一红,低头一看,小文也是微笑的表情,在小文的鼻子上轻轻刮了一下,娇嗔道:“你这个小鬼头,真有艳福,一下子便采了我们五朵金花中的四朵。”

    小文一笑,正要说话,器材仓库的门“砰!——”的一声被撞开,一道靓丽的身影出现在门外。

    “陈雪!”娇娇四人惊叫。

    来人正是清流中学第一美人,五朵金花之首的陈雪。陈雪一袭白色长裙,清丽脱俗,犹如绝尘仙子。此时俏面寒霜,看见小文满身灰尘地被以欺负同校同学出名的娇娇压在身下,神色一惊,叱道:“林娇娇,想不到你连这幺小的同学都不放过!”

    走上前去,一把将娇娇推开,不顾小文身上肮髒,将其抱入怀中,心疼的问道:“小文弟弟,你有没有怎幺样?都怪姐姐来迟了。”

    小文摇摇头道:“我没事,小雪姐姐你别担心。”

    娇娇这才知道原来陈雪和小文早就认识,而且关系亲密。心内更恨陈雪,原本打算利用小文来气陈雪,想不到又被陈雪领先了一步。其实陈雪正是陈校长的女儿,小文这个干儿子怎幺会不认识陈雪?

    陈雪见小菁也在一旁,责备道:“小菁,你怎幺能眼看着小文被欺负?”

    小菁一愣,眼睑闪动,就要落下泪来。陈雪这才想到:娇娇这幺四个大人,又岂是小文和小菁两人能反抗得了的?

    陈雪给小文整理好衣服,对小菁说道:“我把小文带回家给他洗洗澡,你给黄老师说一声,就说今天小文住我家了。”

    小菁点头答应,陈雪抱着小文离开。

    娇娇愣愣地看着陈雪飘然而去的背影,突然醒悟道:“我们有四个人,怎幺竟然会被她一个人吓住?”茵茵在旁小声道:“大概是大姐做贼心虚吧?”

    “呸!呸!呸!”娇娇大气,“我做什幺贼了?她陈雪才是做贼,竟然要伺候男孩子洗澡,说不定晚上还睡在一起。”

    娇娇越想越气,捶胸喊道:“我为什幺这幺没用啊!老是被陈雪压在下面!”双目竟然流下泪来。

    其余众人噤若寒蝉,傻看着娇娇歇斯底里。

    (五)

    陈雪回到家里,看见了父母留下的外出看电影的条子。

    陈雪给小文脱光衣服,把他放在浴缸里面,一边轻轻揉搓,一边检查小文的身体,直到确认没有伤痕方才放心。又问道:“小文弟弟,刚才娇娇她们到底怎幺欺负你?”

    小文摇摇头道:“没怎幺欺负,一开始她们凶巴巴的,我有点害怕,不过后来发现,除了娇娇,其他三个姐姐还是挺温柔的。后来她们让我用鸡鸡插她们下面。”于是,小文便将仓库里面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末了,小文回想道:“原来女孩子长大以后的身体是那幺好看的。”

    陈雪的秀眉越来越蹙,直到小文说完仍不发一言,默默地将小文身体擦干,将他抱到自己房间的床上躺好。

    陈雪的态度让小文手足无措起来,怎幺一向笑眯眯的温柔姐姐现在变得这幺严肃。难道自己做错什幺了吗?哀求道:“小雪姐姐,你别生气啊!小文知道错了。”

    陈雪问道:“你什幺地方错了?”

    小文一呆,他还真的不知道,想了半天未果,不禁抓耳挠腮。陈雪见他可爱的样子,噗嗤一笑,又连忙把脸严肃起来。

    小文见陈雪终于露出笑脸,喜悦非常,突然想到:对了,一定是陈雪姐姐怪我,这幺舒服的事情我和那个林娇娇做,却不和她做。于是说道:“小雪姐姐,以后我再也不和那个林娇娇做了,要做也只和小雪姐姐做。”说完,又突然想起小菁,哀求道:“小雪姐姐,再加个小菁妹妹好吗?”

    陈雪面红过耳,羞不自胜,嗔道:“谁要和你做!你以为做这个事情是你巴结我的方法吗?”

    小文大奇,之前要不是娇娇用小菁逼他,他又怎幺会去做?但现在自己想要用来讨小雪姐姐欢心,想不到小雪姐姐却又很不愿意。对了,小雪姐姐一定是怕疼,才不敢做的。于是连忙说道:“小雪姐姐,开始是有点疼的,不过等到疼痛过去了,就会很舒服。”

    小雪羞臊得在小文身上拧了一把,轻声道:“你这个小色狼,竟然一会儿工夫就摘了四朵金花,是不是想把你小雪姐姐这朵金花也一并采了呢?”

    小文以为陈雪生气,吓得不敢吭声,两人一下子沉默起来。

    陈雪突然在小文耳边道:“小文弟弟,你刚才说那四个女孩子的身体好看,那幺你想不想看看小雪姐姐的身体呢?”

    小文此时满脑子都是方才器材室里的情景,一听陈雪的话,连连点头。陈雪站立起来,缓缓脱去身上的衣服,肤光胜雪,曲线浮凸。犹如一尊白玉雕成的女神雕像,亭亭玉立在小文面前。天籁般甜美的声音犹如从遥远的仙境传来:“弟弟,姐姐的身体好看吗?”

    看着如此圣洁美丽的少女胴体,小文癡癡呆呆地应道:“好看!实在是太好看了,比茵茵她们还要好看。”

    陈雪无限自豪地笑道:“尽管知道小文是拍姐姐的马屁,但姐姐听了仍然很开心。”

    小文大急,想要分辩,陈雪止住了小文的开口,背着小文跪伏下来,翘起晶莹雪白的玉臀沖着小文摇摆,圣洁光辉的女神之躯突然变成了惹人犯罪的致命诱惑。

    陈雪回头娇媚地问道:“弟弟,方才她们是不是这个姿势?”

    小文点点头,陈雪撒娇道:“那你还不赶快过来?”一边说,一边悄悄分开双腿,露出臀缝间的嫣红。

    一向温柔照料自己,受尽自己尊敬爱戴的可亲的小雪姐姐,此时却朝自己做出如此姿势,小文心儿狂跳,简直担心自己那羸弱的心髒要不胜负荷的罢工。

    陈雪见小文还未行动,不由泪水盈眶,楚楚可怜。小文吓得手足无措,慌忙问道:“小雪姐姐,小文又做错了什幺吗?”

    陈雪哀怨地看着小文道:“你知道姐姐刚才给你洗澡的时候为什幺生气吗?

    姐姐是恨,是嫉妒啊!姐姐一直都很喜欢你,本想等你成人以后就把身子给你,谁知到那个可恶的娇娇竟然强奸了你!而且还是轮奸……“

    小文温柔地吻去了陈雪眼角的泪水,轻声道:“小雪姐姐,你永远是小文最最亲爱的姐姐。”同时小腹一挺,小文的肉棒刺入了陈雪身体的最深处。

    “占有我吧!小文弟弟!”痛楚间,陈雪发洩般地大叫,长长的黑色秀发飞舞,动人的娇躯不断在小文眼前扭成各种绝美的曲线。

    一开始小文怜惜心疼小雪姐姐,不敢过于用力,只是小心轻插。随着陈雪痛楚渐去,快感沓来,小文也渐渐兴奋起来,动作也越来越激烈,甚至粗暴。他将陈雪的双腿大大掰开,小腹顶着丰满的臀部,肉棒在娇嫩的花瓣间迅猛地来回进出,带出一浪一浪的水花。

    然而小文的动作越是粗暴,陈雪却越是兴奋。脑中除了快感就是一片空白,口中叫道:“干吧!粗暴地干死姐姐吧!啊!”

    小文一次次地将陈雪送上高潮,陈雪却仍不满足,对娇娇提前得到心爱小文的愤恨,使得陈雪一次次地在高潮后又来了力气。难得的是小文竟然连射两次仍然在陪她发洩。

    终于在又一次高潮后,陈雪停了下来。她知道,小文的身体弱,今天已经连续透支,得让他歇歇了。

    陈雪悲哀的想:自己即使再高潮一百次、一千次,也仍然不能改变娇娇比她先得到小文的事实。不仅如此,连口交也有人给小文做过了。等等,除了这些,应该还有一个地方,是小文绝对没有尝试过的。想到这里,陈雪芳心一阵狂跳,自己真的有那幺淫蕩?小文长大懂事以后会不会看轻自己?陈雪想了半天,终于下定决心,自己一定要拥有一样和小文的第一次,否则将会遗憾终身。

    陈雪想好了,对小文道:“小文弟弟,你的鸡鸡都进过女孩子的哪里啊?”

    小文想了想说道:“嗯,嘴巴和小穴穴。”

    陈雪道:“其实女孩子还有个地方也是可以被你的鸡鸡进去的,你想不想试试看啊?”

    还有个地方?小文想着,一边在陈雪身上打量。既然能进去,那幺就是一个洞洞了,是哪里呢?耳朵?鼻孔?肚脐眼?都不可能。突然看见陈雪故意在她眼前晃动的屁股,叫道:“难道是这里?”

    “是啊!”陈雪笑道:“鸡鸡进到那里面可是比小穴穴里面还要舒服哦!”

    “是吗?”小文怀疑着,“可是那不是大便的地方吗?好髒的。”

    “不髒的,只要你真心喜欢姐姐,你就不会嫌髒的,而且姐姐回去把屁屁洗得香香的,好不好嘛!”陈雪撒起娇来,如果告诉别人清流中学的第一美女正在哀求一个男孩子干她的屁眼,恐怕是打死他们都不会相信。

    看到陈雪的哀求,小文点头答应道:“为了小雪姐姐,小文什幺都答应。”

    陈雪在洗澡间洗着屁股,暗自歎气:“我这是何苦来由?干屁眼那幺痛,我还要苦苦哀求才能得来。”

    陈雪回到卧室,取出一个数码相机,对小文说道:“待会儿你要把鸡鸡插到姐姐屁屁里面的样子拍下来,这样姐姐才能拿着照片去跟娇娇看,让她不敢再猖狂。”陈雪调好相机,教会小文拍摄的方法,张开小口将小文的肉棒润得水光透亮,这才伏下身去。

    小文看着陈雪粉红色的菊门赞道:“想不到姐姐的屁眼也这幺漂亮。”说着将肉棒顶在菊门上,就要进入。

    陈雪突然又转过身来,对小文道:“姐姐突然想到,这样子拍出来的照片娇娇可能还不会承认。”

    小文问道:“那怎幺办呢?”

    陈雪取出一支黑笔道:“你在姐姐的屁股上写上字就行了。”

    小文拿过笔,问道:“写什幺字?”

    陈雪脸一红,你就写“雪奴”。其实由于娇娇的影响,学校里很多初中生都接触了黄色漫画,陈雪虽然尽力排斥,仍不能完全保证毫不沾染。没有男生的学校,女生们反而对性更充满了好奇,以致陈雪虽然只上初中,却也懂了不少不该懂的东西。

    小文却显然对这两个字的真正含义不是很了解,还傻傻地说道:“可是,小雪姐姐,‘奴’这个字我不会写。”

    陈雪在纸上写出给小文看,心内想着:“小文啊小文,姐姐为了你可是什幺尊严都没了。”

    (六)

    第二天,娇娇得意洋洋的带着人马找陈雪,却被陈雪突然拿出的照片给吓住了。照片上,陈雪和小文以各种姿态做爱,其中那张小文插入陈雪屁眼的那张照片最引人注目,雪白的臀部上还歪歪斜斜地写着“雪奴”两个字,一看就是小文写的。

    陈雪笑眯眯的说道:“你们没体验过这个吧?呵呵,告诉你们,只有我,才被小文享受过身上的所有三个洞。事实上我们还玩了SM的游戏,不过怕你们见识少,吓坏了胆子,才没有把照片拿来。”陈雪的后半句却是胡编的。

    众人顿时一阵喧哗,娇娇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说道:“陈雪,你别得意,别忘了毕竟我是在你之前得到小文的。”

    想不到不到陈雪早有准备,“刷!——”地取出一条被单,上面还有点点的血迹,陈雪笑道:“我给小文的可是处子之身,这就是证据,你呢?有证据吗?

    你和小文的那一次,说不定早已不是处女了!“

    娇娇咬牙暗恨,自己总不能把器材室的体操垫子搬过来吧?

    于是,娇娇只有气愤地离开,临走前喊道:“陈雪,别忘了,你能给小文干屁眼,我也可以的!”

    后面故事介绍:

    下学后,小菁和小彤一起留了下来,小文自然知道两个女孩子想要干什幺,于是,小菁和小彤成了被小文开苞的第六、七个女孩子。

    后面几天,小文和小菁、小彤每日下学都要颠鸾倒凤一番才回家。一个星期后,小菁领着她的一个好朋友来找小文,这是小菁介绍的第一位“关系户”。小文的事情开始在学校暗暗流传,不少人来给小菁和小彤送礼物,拉关系,小菁和小彤成了小学里面最有威势的人。

    一个月后,娇娇终于向陈雪妥协,陈雪成了“美少女帮”的新帮主,美少女帮的每一位女孩都和小文有过了关系。

    在其他同学的掩护下,小文在课堂上偷偷给同学摸穴,终于有一次不慎被年轻的老师杨荃发现了。杨荃不怒反喜,久旷深闺的她和小文在教室几十位女生面前,和小文“表演”做爱,之后,小文在杨荃老师的课堂上,就一边以坐姿干着一个女同学,一边听课。

    不久,杨荃又带来了第二个、第三个老师……三个月后,失去丈夫的黄老师在同事们的引导鼓励下,和儿子享受了一次真正的“爱情”,陈校长和陈雪的母女花也在之后上演。至此,小文和同学老师的关系彻底开放。学校成了小文的后宫。

    两年后,除了一年级的新生,小文终于给最后一位女同学开了苞。

    …………

    陈校长和黄老师在办公室说着话,看见窗外小文正和一个父亲是跨国公司总裁的女同学说着话,两人悄悄窃听。

    小文:“巧巧,明天是小雪姐姐的生日,我想送她那个水晶工艺品,可是要3000多块呢。”

    可爱的女孩巧巧说道:“我的零花钱刚刚用完呢。啊!小文哥哥,你别急,我再跟爸爸要,不过今天晚上我要留下来。”

    小文笑道:“今天晚上留下来的有10个人呢,多你一个不多。”

    巧巧笑道:“我也不贪心,两次挨得这幺近已经很满足了,否则引起公愤可不得了啦,我们拉钩钩。”

    看着两个天真烂漫的孩子说话的内容却如此骇人,黄老师无奈的一笑:“你看这孩子。”

    陈校长眼睛看着远方道:“这些女孩子里面,再过十年、二十年,不知道要出多少优秀人物,而小文竟然能令她们言听计从,以后的小文可是……”

    「全文完」
    每张都吸引力十足
    好刺激阿
    快要血流成河了
    感谢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回覆
    av_01
    的文章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