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背着老公客串妓女—子晴
  • 发布时间:2018-08-25 18:00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那天心情不好,刚和老公吵完架,关上门后我怒气沖沖地离开家,躲在街边小店的灯影下,本想看看老公会不会来找我,可15分钟过去,那个浑球还是没出现,我赌气在街上闲逛起来。

    这时我发现不断有男人用色咪咪的眼光打量我,我恍然大悟这条街是本市有名的妓女街,路边有三三两两的年轻女子打扮得相当性感。

    我索性站在路灯的阴影下,看看自己到底有多大的吸引力。

    果然我停下后,周围别有用心的男人纷纷用放肆的目光无所顾及的死盯着我,完全把我当成一件待售的货物般打量。

    今天是我26岁的生日,和老公结婚一年多的时间,人家老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我本不信,但今天我终于相信了,以往我的生日前夕,他都会从好几个星期前开始策划,可今年,是我婚后第一次过生日,总觉得老公对我的关心愈来愈少,就连今晚,我连个生日大餐都没有。

    于是,我横下心决定把自己卖一次,教训一下哪个浑球。

    很快我就和7、8个长的不错的男人谈过了价格,我给自己定了个8000的底价,因为我知道这里的行情是3000﹣4000,我自问比哪些妓女漂亮的多,而且是第一次不想把自己贱卖了。

    我开价都是10000,可哪些人不识货,居然给我还有人只开价2000,我懒得和他们讨价还价,再说现在才晚上六点半,我也想找个英俊点的男人。

    这时一个注意了我半天的中年男子走过来,他一口答应了我的开价,并让我立刻跟他走。

    他不是我心目中理想的客人,但我现在骑虎难下,而且他又答应给10000块钱,我向四周望了望,希望看到老公的身影,可是还是没看到。

    这时哪男人已叫了一辆计程车停在我身边,我看他不像是坏人,一狠心随他上了车。

    在车上他还相当老实,除了搂着我的腰外,没有多余的动作,这令我对他比较有好感。

    我们在一间挺像样的饭店下了车,起初我担心饭店的服务生可能会问我们是干什幺的,谁知他们只是看了我几眼,司空见惯的带我们走进房间。

    以前也跟老公开过房间,跟陌生人还是第一次,听到房门轻轻关上并反锁,我知道现在不可能有退路了。

    他让我和他一起洗澡,我没答应,让他先洗,他也没多说什幺,他一手搂住我,一手在我乳房上重重的揉了几下走进了卫生间。

    他洗澡时没有关门,可能是怕我偷偷溜掉,我靠在床头看电视以便掩饰我此时不安的情绪。

    他出来时腰上只缠了条浴巾,明显看出中间挺起的小丘,他把我压在床上双手放肆的在我身上揉弄一番,脱掉我的衣物,我忙说我还没有洗澡,只剩一条内裤跑进了卫生间。

    那可能是我洗的最长的一次澡,我不敢去面对即将发生的事,今天晚上以前我从没想过会和陌生人做爱,并且出卖自己的肉体,天啊我真的成了过去被自己瞧不起的「妓女」!终于在哪男人无数次催促下我走出了卫生间,显然他早已等不及了,他赤裸着身体把我从卫生间门口抱到了床上,急切的撤掉我的浴巾和内裤,把我的手脚撑成了个「大」字,硬硬的就进入了我的身体。

    [嗯...啊...好痛...]这样没前奏没爱抚的做爱我是第一次经历,幸亏我的小穴是属于多水的类型,他只抽动了几下就可以整根放入一插到底。

    之前我都没有看到过他的弟弟大小,但我明显感到比我哪死鬼的粗长,插到底时甚至可以抵进我的花芯小口,虽然没有爱抚仍然使我很快达到高潮,我的嘴里不由自主的哼哼出来,他受我的影响力量更强大了,前次的高潮还没退,紧接着又使我升上更高峰。

    连续6、7个高潮过去,我感觉他的速度慢了下来但力量更加浑厚,且每次均能深达宫底。

    突然就在我的高潮稍稍回落的剎那,一股火热的激流射进了我的花芯,在我体内溅开,拌随着几次间歇喷射,他终于趴在我身上不动了。

    我们俩人都很累,他搂着我的胳膊明显没有刚才有力,我突然想起今天没有吃药,赶忙爬起身去小便,希望把他的精液尿出来,尿完又打开水沖洗我的小穴。

    当我回到床上时,看的出他已不像刚才哪样疲惫,我小鸟依人般躺在他怀中,心情已完全恢复正常。

    [这,这就是偷情的感觉?好...好刺激啊...] 他的手在我身上温柔的游走,舌尖也不时在我乳头上跳动,我轻轻闭上眼双手搂住他的脖子,翘起脚缠住他的腰,身体随着他的抚摩不时微微的颤慄。

    忽然他的舌尖离开我的乳头向我小腹移去,在我肚脐周围亲吻片刻后他分开我的腿舌头开始吸啄我的小穴。

    阵阵麻痒舒适的快感从我花芯传到脑海,我浑身无法抑制的颤慄着,双手抚摩自己的乳房已平衡下体的刺激。

    我的老公从来没有为我作过口交,我从未体验过男人的舌头啄吸小穴的美妙感受,随着他舌尖不断的深入,我身体的快感象颱风中的小船,不断被抛上高高的浪尖,未及落下又冲上另一个高峰……他转过身跨骑在我头上,双手拉住我的腿将我下身翘起俯身把头埋在我大腿中间,这样的姿势使他的舌尖更加的灵活对我的刺激也越发强烈。

    他的弟弟已再次的膨胀,硬硬的在我脸上敲打,他腾出一只手捉住硬棒伸向我的口中,受他舔啄我花芯的刺激我不由得张口含住了他的硬棒。

    我还是第一次把男人的命根含在口中,以前老公想这幺做都被我拒绝了,我心理上不能接受把男人尿尿的髒东西放在嘴里,可是这次「意外」的被男人舔啄小穴口交,使我心理接受了这种作爱的方式,并让我体会了过去从未有过的快感。

    他的硬棒火热粗壮充满了我的小嘴,我上下套弄并用舌头舔硬棒的尖端,渐渐他的硬邦在我口中抽动的频率加快,也越来越深入我的舌底,我忽然涌起要吐的念头,我扭头想把他的硬邦甩出嘴里,但这时他已不可能停下来了,冲刺的速度越来越快也越来越深,我很快已无法喘气双手拚命想把他推开,终于他的硬棒刺入了我的喉咙,我的胸部不可抑制的剧烈抽搐,就在此时一股浓重鹹腥的热流自他的硬棒射入我的喉咙,我不由自主的吞下了他射出的浓液。

    他的弟弟发射过后软在我口中,被我轻易的就吐了出去。

    随着呼吸到新鲜空气,我意识到我平生第一次为男人口交併吞下了他的精液。

    天啊,我今天是怎幺了,从一次争吵发展到做「鸡」,然后先是同陌生人(也是我平生第二个男人)作爱,随后平生第一次被人口交,并替别的男人口交,第一次吞下男人的精液。

    也许我的体内原本就有一种原始的肉慾冲动,争吵只是一个引子,引发了我根本不知道的我的另一个自我,一旦冲破了道德、责任的界限就一发不可收拾,不知是要把我带入天堂还是引入地狱!激情过后,我思索着今天的行为。

    这男人看起来好像4、50岁了,保养很好的身体非常壮硕,头髮虽有点乱,但髮型明显是名师的手笔,诱黑的身体下吊着的小弟弟已缩成了一团毛茸茸的小黑兔。

    他搂着我躺在床上,我也识相地靠着他的身体,大腿正好压在他的弟弟上。

    他抱着我一边按摩我的乳房一边亲吻我的脖颈,我也双手伸向脑后反楼住他的头。

    [小姐怎幺称呼啊?] 他在我耳边问。

    [该叫太太了!] 我调皮的回答。

    他哈哈笑了起来,把我抱的更紧了。

    [呵,我叫子晴!或者你想叫我吴太太也行!][就叫子晴吧!妳是第一次出来做吧!] 他突然叮住我的眼睛说。

    我一惊,浑身打了个冷颤,我感到我的脸开始发热。

    他看到我的反应满意的搂紧我,亲吻我的乳房,在他的爱抚下我回复了平静。

    [你怎幺知道呢?] 我小声的问他。

    [哈哈!],他笑到,[当妳站在街上时我就看出来了,妳眼神明显有心事,不像一般的妓女][我讨厌你叫人家「妓女」!],我掐了他的大腿一下。

    [哎呦,对不起!] 他补偿似的又重重吻了我的乳房和嘴唇。

    [就这些?] 我怀疑的问。

    [当然不止,妳开价10000又不和哪些人还价,说明妳当时在犹豫做还是不做。

    ]他又亲吻了我的眼睛接着说:[真正的小姐会还价到4000﹣5000就做的,而妳显然不缺钱也不急于卖掉自己,哪是为什幺呢?] 他反过来问我。

    我惊讶的看着他,没想到他把我当时的心理观察的这幺準。

    [为什幺呢?] 他得意于我的表情,又问。

    我双手捶击他的胸膛:[你坏死了,人家是想找个帅男人!根本没想把自己卖掉!]我的脸又热了起来,把头埋入他的胸口。

    [后来怎幺会答应我呢?] 他很有兴趣的追问。

    [你好坏!你一开口就答应10000又不讲价,想反悔也不敢呀!不过人家看你像个好人,才跟你来的。

    ][哎呀!] 我想起个重要问题:[死了死了,会不会怀孕呀,要是让我朋友知道,怎幺办呢!][哈哈哈!] 他忽然笑了起来,我生气的坐起身。

    他又搂紧我,重重的吻过我后才说:[当然不会,我早就作过结扎手术了。

    而且在妳洗澡时,我看过妳的衣服里没有藏着避孕套,就更证明了我的判断!][什幺判断呢?] 我放鬆下来问。

    [妳是一个良家少女啊!还是第一次上街拉客!] 他得意的笑着说。

    [拉你的头,我是生气才跑上街的!] 看着他得意的笑脸,我忽然有种内疚的感觉。

    虽然我早不是处女了,而且第一次就给了我哪死鬼老公,但背着他和别的男人作爱,心里有种对不起他的感觉。

    [对不起!对不起!] 他看出他的话伤了我的自尊心,赶忙给我道歉。

    接着,他又再次搂紧我,舌头在我全身游走,舔得我浑身又开始泛起舒麻的快感。

    女人啊,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再强的意志也会屈从于肉体的慾望。

    刚才的内疚开始烟消云散,我又一次投身于淫慾的海洋。

    这次我们有了前两次的经验,彼此熟悉了对方的身体,配合的非常默契。

    我渐渐喜欢上了这种作爱的刺激,加上酒店客房舒适的席梦丝,带给我的远远超过我哪死鬼带给我的感受,我是否从此踏上做「鸡」的生活呢?我不敢给我下结论。

    我们疯狂的做爱,从床上滚到地毯上,从他在上面换到我在上面,换过很多种姿势,有的我还是第一次经历,我惊讶于他的花样百出和旺盛的战斗力,大约过个一个小时的时间,这当中我不知道被他内射了多少次,他强而有力的挺动着腰,加快在我的温热甬道里驰骋佔领。

    我只能任由自己被他顶得大起大落,每一下迎合着他,无意识扭动着纤腰,感觉私密处像是着火一般,痉挛的在挤压他的巨大阴茎。

    我粉嫩的薄唇微启,不断发出细细如猫咪般娇腻的吟哦,我们的契合度非常高,他每次落下,我都能适时的配合,加深了我们之间的欢愉。

    突然,几道刺目的手电筒光射在我们身上,原来在我们忘我的高潮中,房间冲进了查夜的员警。

    顿时,我的脑海一片空白,当房间的灯光开亮时我仍然赤裸着身子。

    中年男人穿好衣服跟一个员警离开了房间,我醒悟过来撤来一条被单裹住身子,泪水忍不住浸湿了床单。

    员警检查了房间,还仔细的翻看我的睡衣、内裤,并把我的胸罩反覆查看。

    我羞耻的低下头,心中一片绝望,我还从没被员警抓过,今天被抓我以后怎幺见人呢?我哪老公肯定不会要我了,现在我真正感到我心中对他的爱,不敢想像离开他今后的生活怎幺过,我还有脸见朋友、亲戚吗?这时房间里还剩2个员警,那个翻看我胸罩的员警把衣服递给我让我穿好,然后叫我蹲在地上老老实实等待处理。

    这时,我听到走廊里不断传来开门、关门声,不断有人被带出房间问话,也不断有女孩子被带走发出的叫喊。

    忽然,房间的门又开了,原先出去的员警和哪个中年人又回到了房间,哪个员警向房内的两个员警轻声说了些什幺话,走到我的跟前。

    他和气的叫我站起来,然后递给我一张纸,让我把姓名、住址等写在纸上,并警告我不许撒谎,否则就通知我的家人,我当然不想被人知道,所以老实的写下了名字、地址。

    哪个后来的员警把我写的纸交给了哪个中年人,中年人看了看,取出打火机把纸烧掉,然后中年人就跟一开始进门检查的两个员警走出了房间,房间里只剩下我和后来的哪个员警。

    我不知他要把我怎幺处理,连声哀求只要不要告诉我的家人,让我做什幺都可以。

    哪个员警用奇怪的目光看着我,起身去把房间的门反锁上,然后很快的脱光下身,命令我躺到床上。

    我听话的躺好,他坐在我身旁,掀开我的上衣,熟练的脱掉我的内裤并捲成一团把我的小穴擦拭乾净。

    我知道他要干什幺,不过现在我身为鱼肉只有任他宰割了,我也希望他会因此设法为我开脱。

    我主动的分开双腿,亮晶晶的阴毛环绕着的小穴暴露在他面前,他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翻身跪在我的大腿中间,用手托住他的火红坚硬的小弟在我小穴口画了几个圈,把他的硬棒头沾湿,然后就见他跪起身,趴在我身上翘起屁股用力刺入我的小穴花芯。

    他的硬棒没有中年人的粗,但很长,每一次刺入都深打子宫底,我明显感到体内好像有两片肉,随着他的冲刺不时的含住他的肉棒,就像在口交一样。

    他抽送的频率很快,我几乎立刻就感受到高潮的滋味,他的速度太快了我根本无法叫出声来,嘴里只剩下呼呼的喘气声,渐渐连气也喘不过来了。

    突然他的身体打了个冷颤,同时一股热辣的精液射进了我的花芯,我的花芯竟然像喝水一般将他的精液尽数吸了进去,并且蠕动着直到他的小弟弟软了下去。

    可能是怕别人发现,他在我身上仅用了2分钟就射了,不过这也是我难忘的2分钟,一是我有生以来经历过的最快的抽送速度和最深的进入,其次从小在我心目中光辉的员警叔叔的形象就此蕩然无存,还有我发现我居然可以利用我的身体做交易,这到底是我的不幸或是大幸呢?当我们穿好衣服后,他拿出一张名片让我背熟,上面是一个男人的名字、职务、位址和电话,原来哪中年人居然是本市一家有名的上市公司的副总经理,我很快的记熟并背给他听,反覆几次无误后,他又交代我一些事情。

    原来他是让我冒认中年人的情妇,这样大家都不会被当作卖淫嫖娼者被抓,我当然愿意这样做,答应了他的要求。

    折腾了一个晚上,回到家时已经是九点钟了,要是老公知道我现在竟然做了「野鸡」,我相信他一定会打死我而不会手软。

    我悄悄的打开家门,并不想引起老公的注意,我心想,他或许连我赌气离家都不知道吧,我满怀愧疚,轻轻关好门,打开电灯,[祝妳生日快乐...祝妳生日快乐...]耳边响起了众人哼唱着生日快乐歌,而我的老公準备了一只超大的绒毛娃娃和他亲手做的卡片给我,看到卡片内容,我的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卡片上写着: [这是我们婚后第一次帮妳庆生,想给妳一个特别的惊喜,不像以往我们两人共进华丽的晚餐,现在我们结婚了,我想将我们的幸福分享给我们的亲朋好友看见,所以这次背着妳筹划了这场生日派对,希望妳喜欢,亲爱的老婆。

    ]老公: [子晴,妳跑去哪了啊? 整个晚上打妳电话都没接!]当下我说不出话,整晚我都没看手机,想不到…想不到老公竟然有替我準备生日,我的眼泪不停地落下,扑上前去给了老公一个拥抱,[老公...我爱你...我爱你...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当晚我的心情就像在洗三温暖,历经了人生的峰迴路转,这一切我彷彿是在梦中一样,我不但做了一次「妓女」,还学会了口交,并且利用自己的身体和员警做了场「交易」。

    当下,我痛下心来决心以后好好做人,好好补偿对老公的内疚,可是,两个月后,我发现我怀孕了,我明白孩子绝对不是老公的,因为我们结婚一年多都没有生孩子的计画,我和老公几乎全程使用保险套,而孩子一定是那位副总骗了我,他并没有结扎,或者是那和我做交易的员警他的孩子。

    (全文毕)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