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折翼天使》
  • 发布时间:2018-08-25 18:00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一章∶天使标本
    这是康守彦最喜欢的一幅画。
    由哑金色的、雕刻华丽的画框镶着,阔两尺高五尺,这幅巨大的画正挂在守彦的私人书房中的一个书架之旁。
    这是一间面积很大的书房,足有一般中产家庭的整个居所那样大;书房的里面收藏了数千本藏书,内容由科学、医学、政治、文学,以至一般的消闲小说也包括在内,足见这里的主人的兴趣和知识涉猎之广范。
    书房的一端有一张长长的书桌,书桌本身以上等的檀木制成,上面简单的放了一个典雅的笔座和一瓶墨水,书桌之后则放有一张名贵的黑皮大椅。
    至于在书桌旁边不远处的墙上,挂有几幅艺术性的油画,其中一幅便是守彦正在看着的画。
    画中的主角是一个西洋美女,美女的面貌画得非常迫真∶漂亮的金色秀发,像瀑步般倾泻而下,发丝的色泽光暗分明、流彩华美;美女有着一张世间难寻的完美面孔∶明媚秀丽的一双大眼睛、颜色晕红通透般的双颊,令人甚至想伸手去扭她一扭;而厚薄适中、晶莹剔透的水红色小巧樱唇,更像是世间最诱惑的果实。
    画内的美女是如比的迫真,面目表情更散发着一种纯洁的稚气,令人感到她必然是个只得十来岁的少女,更加上「真人大」的尺寸,更令人觉得她翊翊如生,甚至若她随时由画中走出来的话也不会令人感到意外!
    不过,康守彦最喜欢这幅画的地方却不是它画得如何地真实和完美,而是这幅画中所表达的一个「意念」。
    议我们先继续看下去。画中的美女头上有一圈光环,似乎代表了她的身份是一个「天使」。
    不过,她和一般给人快乐幸福感觉的天使不同,她那美得不可方物的脸上,此刻竟揉合着凄苦和受尽折磨的表情,似乎正在承受着甚幺万劫不复的酷刑似的。
    而看她上半身的情形也确实是很糟∶一丝不挂的躯体,无论在体型的肥瘦还是身体的曲线上都非常优美,可是在那美丽的娇躯上,却不规则地被几条暗哑色的铁链捆缚着,粗重的铁链锁着了她的双手,令她歇力地伸出手掌挣扎也是徒然。
    除此之外,还有一条铁链水平地横过一对美乳的底部而承托着乳根,另一条则由右上至左下地横过天使的右边乳房,两条铁链相交成一个锐角,夹得那本是优美不可方物的娇乳稍为变形和挤得更显突出。
    画的背景是一片暗红色,而由暗红的虚幻空间之中「生」出来的铁链不但困锁着她的身体、束缚着她的双手,其中四条铁链更由不同的方向伸出来紧紧地锁着了她头上的光环。
    画中天使的胴体,无论是在颜色还是质感上都真实得彷如照片的肌肤上,更在各处分布着一条条或长或短、或深或浅的血痕,令人感到彷佛像有血会从画中渗出来一样。那些可怜又可悲的伤痕,不知是被荆棘还是被有刺皮鞭打了多少个夜晚而做出来的?
    少女的表情幼小,但一对乳尖却不知受过怎样的对待而变得肿成紫红色,上面更被穿了两个金色的小环,而在环下更吊着一个骷髅头模样的吊坠。
    天使的下半身又如何?┅┅没有下半身了,或者说,她的下半身只剩下不足十公分。一对紧贴在一起的粉嫩大腿,很快已化成了一条彷似是甚幺巨蟒、蛇妖般的尾巴,褐色的外皮上布满了参差不齐的鳞片,有些地方的鳞片更明显已经剥落,露出流着暗绿色舔液的腐肉。
    天使背后的一对翅膀,右边的一块依然是雪白纯洁,形状完整而优美;可是左边的一块却整幅变成了丑陋的瘀黑色,更显得凹凸崩缺而残缺不全,像正在腐坏着似的,无力地软软垂下,漆黑的羽毛更散落了一地。
    而天使那复杂的眼神,正在回望向自己左边身后那条腐化中的翅膀。一苹眼既有深切的痛苦悲哀,但另一苹眼却又有着一种异样的兴奋。
    这幅名为「折翼天使」的水彩画令康守彦最有感觉的地方,便是画中所描绘出的,代表了「纯洁、无垢」的天使堕落成魔的瞬间。
    铁链的束缚、皮开肉裂的折磨、和其他难以想像的施虐之下,令天使的光环黯淡,一边的翅膀被腐蚀,而下半身更异变成代表「魔鬼」的蛇尾形态。
    异变并不只发生在外表,还有天使的内心。她在看着自己那腐化中的身体的眼神内,除了震惊和悲哀之外,竟还隐隐透着一种魔性的兴奋,便像纯洁的处女初尝禁果时,那种有点害怕但又带着期待的心情。
    把世间最清纯无罪的存在彻底地污染、毁坏,守彦认为世上已再没有比这更刺激和令人兴奋的事情了。然而,画像终究只是画像,在现实世界上,又是否真的有可能实现守彦心中这暗黑的欲望呢?
    康守彦每一晚都会在他最爱的这幅画之前先欣赏一会,直到看够之后,才把墙上的「折翼天使」移开一旁。本来被画覆盖着的位置,便赫然出现了一个类似密码锁般的转盘!
    守彦快速地在圆盘上转动了几次,然后,在旁边不远处的书柜便突然缓缓地向一旁自动移开,露出了一个隐密的入口!
    在入口之外的,是一条灰暗的甬道,由粗糙的混凝土构成的墙壁和地面,和刚才守彦所处的那间光线明亮、装设华丽的房间简直是天与地的分别。
    这是守彦刻意要把这条通道建成这样子的。他认为这样才够气氛,才能确切地配合在通道尽头那个地方的作用。
    大约走了二十公尺左右,守彦便来到了一道厚重的铁闸前。他按了按闸门旁边的按钮,巨型的铁闸便缓缓地向上升起,然后,守彦便缓步进入了铁闸后的空间。
    一进入了里面,四周便立刻传来了一些乱杂的声音,当中有痛苦的叹息声、也有带着喜悦的低吟,而毫无例外地,所有的声音都是女性的声线。
    这里便是他的私人皇国。在这里,「折翼天使」将会成为一个真实的存在。
    「女大学生人间蒸发」「本报讯∶二十岁的女大学生杨美仪自十天前的夜晚离家之后便一直不知所踪,警方暂列作失踪人口处理。」
    「失踪少女就读于本市最着名的H
    大学西洋文学系二年级,在X
    月XX日晚上八时于家中用完晚膳后,便起程回去学校宿舍,却在离家之后和家人断绝了一切联络。失踪者杨美仪大约五尺八寸高,中等身裁,瓜子脸、黑发和普通肤色。离家时穿着杏色的短袖衬衣和深蓝色牛仔布裙。警方现呼吁任何人仕若知道有关消息、或在最近见过类似失踪者的人,请尽快与南区警署失踪人口组联络。」
    林乐妍翻看完这段大约一个月前的新闻报导后,不禁心想∶就是她了,今次的专题主角。
    「人间蒸发」,一个很现代的、很生动的词汇,以水蒸发之后不留半点痕迹来作比喻,泛指一切凭空消失的物事,但大部份时候却是用于活人身上。
    究竟一个活生生的人何以会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便像从未生于世上一样?
    这是一件很耐人寻味的事。林乐妍这两天来已翻查过她就职的报社的资料库中,超过二十个的失踪人口的记录。
    每一宗个案、每一个失踪者,背后都可能拥有一段离奇或能引起大众兴趣的故事。究竟他们是遇上意外、已经不在人世?因私人问题而避世隐居、在另一个地方开始新的人生?还是被外星人掳去作为地球人的研究标本?
    揭开他们失踪背后的原因,可能会成为一条绝妙的独家报导。刚从大学毕业而投入报界只有半年的林乐妍,正充满着寻找「独家新闻」的野心。
    乐妍看着报导旁边的一帧照片∶失踪者杨美仪留着一头毕直滑亮的长发,样貌清纯美丽,而且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她的一副像大家闺秀般端庄贤淑的脸孔,令人完全不会认为她会是甚幺问题青年或暴风少女。
    而在其后的一些跟进报导中,更发现杨美仪的家境很是不俗,父亲是一间大型电脑周边产品生产商的副总经理,而她的住所则是位于新开发区的一个高级的私人屋宛,显然失踪女生至少是一个在物质生活上无忧无虑的人。
    林乐妍亲往拜访过失踪女生的父母。爱女失踪了近一个月仍无半点音讯,杨氏夫妇看起来都比实际年龄像苍老了十年,那种忧愁和挂念实在已深深地雕刻了在他们脸上。而在简短的倾谈中,乐妍已察觉夫妇二人和杨美仪的关系非常亲爱,不但绝少发生磨擦,相互间的沟通更亲密得像朋友一样。看来在家庭方面应不会对杨美仪构成甚幺问题或烦恼才对。
    究竟发生了甚幺事,令杨美仪能够狠心抛下如此爱护和疼惜自己的家人?
    一个阳光充沛的早上,乐妍来到杨美仪就读的市立H
    大学,而这里也同时是乐妍的母校——她在不足半年之前仍然是H
    大新闻传播系的学生,算来杨美仪也算是她的学妹,或许这也是其中一个原因为甚幺乐妍会对这件失踪事件特别注意吧。
    走在校园内的乐妍,一路上不断有其他学生(主要是男生)向她投射注视的目光,不过她对于这一点似乎是早已习惯的了。
    原来在外貌上乐妍绝不在那个失踪了的美丽女生之下,相反,甚至可说比那女生还要更胜一筹。
    而除了欣赏她美貌的人外,实际和她打招乎的学弟、学妹也不少。那是因为乐妍以前在大学中十分活跃,身兼两、三个学会和组织的干事的缘故。
    却说她回到了以前曾住过的宿舍中,拜访两个她所认识的学妹。
    「不是Natalie
    (乐妍的洋名)吗?是甚幺风吹奶回来啦?」「学姐奶真是越来越美啦,真羡慕死人了!」两个学妹一见她们所仰慕的学姊回来,立刻兴奋地争着说。
    「奶们真是的!不要笑我了┅┅是呢,奶们认识同住在这一层的一个叫杨美仪的女生吗?」
    「认识啊!不过听说她似乎失踪了┅┅」
    「奶们对她所知有多少呢?例如她的为人如何,在失踪之前有没有任何特别的举动等等┅┅。」
    「嘻嘻,Natalie
    真是个落力的记者哦!不过要得到线报,不能不付出一点代价呢!」
    「代价?┅┅嗯,我明白了┅┅」
    乐妍于是和两个学妹离开了宿舍,往附近的一间食堂去付出她的「代价」了。
    饱餐了一顿糕点甜品,两学妹才愉快地抹了抹咀,开始提供她们的情报。
    虽然两人本身和杨美仪并非深交,但乐妍知道素有着「流动新闻接收器」之称的她们应不会令自己失望。
    结果,两人所知的其实却并不算很多,因为杨美仪本身是个很勤力用功和爱静的人,甚少和其他不同学系的人有太多交往,而大学之内和宿舍中那些多姿多采的课馀活动,也几乎肯定不会见到她的影子。
    结论是,杨美仪此人是个「对人、畜均无害」的乖乖女,而最近也不见她有甚幺特别不寻常的行径。
    似乎一切仍是毫无头绪,乐妍不禁轻轻叹了一口气。此时,在她背后突然传来一把男生的声音∶「请问┅┅奶们是在谈有关杨美仪同学的事吗?」
    乐妍转头一看,只见有一个戴着金框眼镜,身型高瘦的男生正站在她的座位之后。
    「┅┅对,你认识杨美仪同学吗?」
    「我叫阿邦,和杨美仪是同班同学┅┅」
    话未说完,乐妍立刻整个人弹起来,捉着阿邦的手道∶「那你知道吗?杨美仪的事?」
    (啊,这位学姐好漂亮喔!而且还不只是简单的漂亮┅┅怎幺说呢,她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性感气质,叫人一看便不其然面红心跳,真的很特别┅┅)整齐美丽而十分挺直的眉毛,给人一种坚毅独立的感觉;一对雕琢深刻、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散发着灵动而聪敏的光辉,当睁大了眼直望着人时,来自灵魂之窗那种夺目的气质和姿采,简直眩目得令人有点难以直视。
    但望向她的咀巴也同样不是办法。厚薄得宜,形状优美的樱唇,自然呈现微微湿润的嫣红色,有如吞吐火焰般叫人看得心痒痒,多幺想一口便把这樱桃吞入口中;而微笑时隐约露出洁白而整齐的牙齿,更和樱唇形成了一红一白的悦目色彩对比。
    长度大约至背脊中央的秀发,微鬈成波浪般的优美姿态;发丝稍为染了少许啡色,和她一身古胴色的健康肌肤简直便像是天作之合。或许,用「充满性感的魅力的野豹」来形容她便是最适合的吧!
    她拥有接近六尺的高度,勤于运动下的身段显得非常健美和标准,但绝无半点肥态的上半身却拥有超过三十六寸的胸围,在夏季的紧身衣下更是玲珑浮突得令人单是看看也几乎要流鼻血!而牛仔裤包裹着一对非常修长的美腿,相信就是一流的模特儿也不过如此。
    她热情而充满魅力,但那并不是古典式的甚幺「含羞答答」、「闭月羞花」
    那种魅力,而是像一朵高地上的鲜红色野花,溶入了知性和坚强的新世代女性魅力,尤如是一团烈火般能够吸引飞蛾扑进去。只要她随便走在路上,彷佛是天生「性感女神」化身的她便会自然地吸引别人的目光,这是连她自己也无法控制的事。
    一个如此迷人的美女突然靠近跟前捉着他的手,触处是莹滑的玉手、鼻端是淡淡的香水气味混和成熟女性的气息、眼前是笑脸盈盈的绝色俏脸,当下令阿邦心头一阵狂跳,立刻整张脸也红了起来。察觉到自己的失态,乐妍立刻放开了手,抱歉似地笑了笑。
    过了一会,阿邦才定下神来,向乐妍道∶「奶知道她到哪处去了吗?告诉我吧,无论她有甚幺困难,我也愿意去帮助她的!」
    他的眼神充满了焦虑,声音也满是关挂。
    「你先冷静一下┅┅难道说,你是杨美仪的男朋友?」
    阿邦的脸立刻又再红了一下。「不┅┅我不是┅┅」
    「可是你是喜欢她的,对吗?」乐妍的词锋一向很锐利,她觉得自己像在审问着对方似的。
    看来这有点儿怕羞的男生也对这漂亮的姐姐的追问感到难以招架,只得轻轻点了点头。
    「难道说对方有了其他男朋友,所以推却了你?」
    乐妍问得单刀直入,这是记者的本色,绝不会太过「客气」而错过得到更多资料的机会。
    的确,以杨美仪那出色的样貌和温婉的神态,相信没可能不会吸引男生的追求的。不过,阿邦却立刻决断地摇了摇头道∶「不会,她┅┅她其实是一个很内向的人,而且对于爱情这回事更是十分小心谨慎地去保护自己,从来也未曾听她提起过有男朋友的事。」
    如果她连男朋友都没有,那发生感情问题而令她要去避世的机会也很微了。
    「奶也┅┅没头绪吗?」阿邦见乐妍一脸疑惑的样子,于是便试探着道。
    乐妍摇了摇头,令阿邦顿然难掩失望的神情。
    「你还有没有其他任何有关她的资料?甚幺东西也好,总有可能会和事情有关┅┅」
    「┅┅我一时间也想不起来。」
    「不要紧,这是我的咭片,上面有我的联络电话和电邮,如果你再想起了甚幺的话请尽快和我联络吧!」
    乐妍把咭片交给阿邦后便和他道别,之后她还在两个学妹协助下进入了杨美仪失踪前所居住的宿舍房间内,不过却依然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头的蛛丝马迹。
    看着收拾得十分整齐、清洁的书桌和床铺,乐妍不禁再次在自己心中自言自语∶「杨美仪啊,究竟有甚幺事情发生了在奶身上呢?┅┅若说是绑架,已过了近一个月都没人收到绑匪的来电┅┅奶究竟是否仍然活在这世上?若是的话,奶现在到底在世界上的那一个角落呢?」
    回到故事开头,康守彦所进入的那个一个大约一千平方尺的密闭空间,那里只由几个悬吊在剥落而露出钢筋的天井上的灯泡照明,而房间的周围,则疏落地摆放着各种各样外型凶怖和诡异的设备或刑具,整体感觉活像是一间野蛮可怕的行刑室。
    屈指一数,现时室内一共有三个女人,她们的年龄、背景、外表和特质都各有不同,唯一的共通点是∶她们全都是这个名叫康守彦的男人所畜养着的「天使标本」。
    守彦开始逐一巡视他的标本。首先是「标本一号」(在这里的女人,全都已失去了自己本来的名字和社会身份,而沦为只以编号来称呼的「人形标本」)。
    她看来年约三十岁左右,是一个外表非常艳丽成熟的妇人。可是现在全身一丝不挂的她,却正卷缩了在一个吊在半空的铁制笼子之内。笼子直径大约一米、高约一米半,外形看似是特大号的鸟笼,其实却是用来囚禁天使标本用的「天使笼」。
    这样的笼子一共有五个,可是除了「一号」身处的一个之外,其他四个笼子现在都是空置着的。
    作为第一号的标本,她在外表上被改造过的痕迹特别大,可是她却是一个彻底的失败作。
    她的头发已被完全剃光,后脑位置被烙上刻着「女畜」两个字的烙印,颈项上佩戴着皮制的大型犬用颈圈。一对乳房虽然丰满,但感觉上却像两堆泥胶般软而无力,那是因为过渡使用「真空吸盘」去吸起她的乳房,结果反而令乳房的肌肉过早退化和变得松弛。
    本来白雪雪的山峰已布满了一点点紫黑色的、烟头炙伤的痕迹。而乳房的顶尖,更因为长年被附上锯齿型铁夹子的铁链所拉扯,而被拉至几乎像小孩的尾指般长,巨大而呈紫黑色的乳蒂表面更被三颗排成一直行的大头钉所贯穿,伤处纵早已结疤,但仍令人看得心生寒意。
    可是,她下体的情况,却比胸部还要触目惊心∶女人的三角地带的毛已全都被用打火机烧光而只剩下一些焦了的残渣,而焦毛下的是两对完全失去弹性的暗黑色的阴唇。无论是大、小阴唇上都穿满了各种不同尺寸和款式的环、吊坠和钉子,两块肉片变得异常的肥肿和拉长,原来她曾经被守彦用四条铁链,分别勾住两颗乳蒂和两片大阴唇而整个人吊在半空一天一夜,难怪这两个部位都被拉长至不成比例了。
    而阴唇中央的肉洞也被扩展得异常巨大,就是没有插入任何东西,也自然地张开而成为一个接近三寸直径的空洞。有些暗红色像已腐坏的肉壁更向外掀露了出来,洞内更不时流出一些稀释、带有血丝和散发着异味的分泌。
    这样丑陋可怕的身体赫然便是康守彦的杰作。守彦的正职是医生,这一点对于他进行的培育工作毫无疑问是很有帮助的。刚满三十岁的他竟已是市内一间一流私家医院的外科部主任,当然,他的伯父身为那间医院的院长,对他的仕途不能说是没有帮助,但是他的成就最主要还是来自他过人的天份和敏锐的手腕。
    和守彦的阳刚外表不相称的,是他拥有着一对灵活精细的双手,像是天生的一流医者,这对巧妙的手掌加上他那比大部份人更冷静、细心和有应变力的头脑,令他自外国的着名医科大学毕业归来就职以来,多次完满解决了一些非常复杂困难的病例,从而得到了「外科天才」「青年华佗」等美誉。
    不过,无论他是个多出色的医生,但在第一次实行「调制性奴天使」这样异特的计划时仍是不能一开始便得到成功。
    本来是把乳房肥大化的计划,结果却造成了那丑陋松弛的模样;本来想把阴道改造得更有伸缩性和更加符合男人性具的形态,结果反而令阴道溃坏得不成形。
    终于,康守彦一怒之下便把这件失败制品更彻底地摧毁,整得她变成现在半人半鬼的样子。
    康守彦可说是典型的拥有双重性格的人,作为「医者」的他,既仁慈易相处而又经常笑面迎人,可说是任何人眼中的「好好先生」,他竟会做出这样残忍的事,那不是很矛盾吗?
    可是大家试想想,有没有曾也看过一些外表天真无邪的小孩,把一些玩厌了或坏掉的玩具乱掷乱扭乱撞,直至把它们「支解」为止?其实这才是人的天性,
    只不过人长大后便因为社会的道德规范或因为法律的阻吓而不得不约束起自己的
    行为。
    但在此刻这个秘室内,康守彦便是法律,康守彦便是绝对的支配者。
    除了他之外其他的生物都是蝼蚁,并没有人权可言。
    却说在这种可怕可怖的肉体摧残之下,一号终于连精神也崩溃了。现在的她眼神空洞呆滞,面部肌肉僵硬平板,已失去语言和表达感情的能力,更不受控地流着口水彷如痴呆。
    而对于这坏掉了的人偶守彦也只任由她自生自灭,只给予她最基本的食物和维生条件,却想不到这女人的生命力竟高得像蟑螂似的,维持这样的废人生活已超过了半年而仍然生存着。
    守彦只望了她一眼便不再理她,迳自走到「标本二号」跟前。
    这个二十五岁左右的美女以前的身份是个职业模特儿,所以她的身段格外高佻、身裁均称,充满成熟女体的性感魅力。
    现在的她全身赤裸,上半身被几条横跨在肉体上的皮带束缚在一张宽阔的黑色皮椅上,双脚抬起老高,打开成一个“V”字形,脚跟处套上了一个金属拷撩,然后再连着锁链直通至天井。
    「嗄呀┅┅主、主人┅┅太好了,你回来了!┅┅快、快来操死下婢吧┅┅咿嗄┅┅」
    带着悦虐兴奋的淫贱说话,来自一张丰满而湿濡的咀唇。
    而除了她的呻吟声之外,还有一大堆不同频率、高低的马达声同时传入守彦耳中。原来二号的胴体上,竟密密麻麻地贴满了十几苹不同颜色、形状和大小的电震器(震旦)!
    红的、蓝的、紫的┅┅七彩缤纷的性玩具,放满在二号全身性感带上∶乳房、乳蒂、腋下、耳垂、颈项、肚脐、内腿┅┅所有震旦尾部的电线集中成一束,再经过变压器而接上了交流电掣,令全部震旦都不会疲倦地开动着,把无止境的性刺激传至她每一个官能细胞之内!
    女人的胴体湿濡濡的全身泛着油光,像涂上了一层润滑油一样。
    而她的私处则更加是油淋淋的,一前一后两个洞内都插入了电动假阳具,两支阳具均是超大型的欧洲人专用型号,撑得阴阜张开至儿臂般大,连下面的菊花蕾也完全充血扩散。
    两支电动假阳具都在自动地作出淫靡的转动,带动得两个肉洞的洞口也像是婴儿的咀巴般开合不停,淫乱的蜜水更是长流不息,从皮椅而倾注流落在地上。
    「啊咿┅┅呀呀,又、又 了!┅┅喔、喔、主人呀!!┅┅」
    二号维持这样的摆放状态已经大半天,流出的淫水更在地上积聚了一小滩了。
    可是,她似乎仍没有疲倦和感到麻木。
    高潮一个接一个地涌现,这女人的欲望和渴求,便彷佛是无止无尽┅┅守彦是心知肚明她为甚幺会这样的,因为标本二号的培育重点便是「为性爱而生的性天使」,简单来说即是排除其他无关痛痒的机能,而把性强化成像呼吸般自然和不可或缺的日常活动。
    为此,守彦用药物来改造她的身体机能,而经过几次实验,他终于成功令二号的身体成为媚药的「储存库」,她血液之内除了普通成份之外,还含有一种能和红血球溶合一起的媚药。
    媚药经过血液运行至她全身,令她在任何时刻都身处于性兴奋状态,高潮更是绝不减退,因为性欲根本便成为了她平时生陈代谢的一部份!
    同时,过量的媚药则会由毛孔排出来,而形成像一层油般包裹在肌肤上,而令她的身体更添多一层性感魅力!
    守彦走到她的旁边,轻轻把插在她肛门内的性具棒拔出了一半。
    「喔!┅┅不、不要拿走,主人┅┅求求你!」
    守彦再用力一推,把性具棒「啪」的一声,推回她的直肠之内。
    「啊呜!┅┅好啊!谢谢主人┅┅」
    二号已完全失去了作为人类的所有尊严,可是这样真的好吗?真的便能够成为完美的性奴隶天使吗?
    守彦看着二号睁得老大,却灰暗无光的双眼——原来,在大量注射入不同种类的药物和媚药以作实验之后,产生的后遗症便是身体机能遭到侵蚀,令她不但双眼失明,连排泄机能也同样退化,令她必须长期在膀胱中插入导尿管。
    而她的肾脏和肝脏机能也日渐转弱,据守彦估计她未必能再活超过两年。故此天使标本二号,对守彦来说仍然是一个失败作品。
    守彦看着仍在不停地浪叫、眉梢眼角也完全洋溢着春意和淫乱的二号。无疑此刻的她几乎每一分钟都活在性快感中,可能世间再没有像她般快乐的人了。然而,她的快乐却是由燃烧自己的生命而得来的,故此她的可怜和可悲,实不在标本一号之下。
    守彦离开了二号,再走到近墙边的一个一米高的石台。在石台上面有一个二八年华的少女正在以奇怪的姿势卧着。
    她的双腿向外屈成直角,在脚跟稍为对上一点的位置交叉而过,而被麻绳紧绑在一起,令她下半身成为一个扁菱形般的姿态。而双脚交叉的位置还另外绑上了一条绳段,连结向她颈项上的一副颈圈。
    由于这一段连接脚跟和颈圈间的绳段的长度很短,令她的整个下半身都要向上屈起,同时头部也要稍为向上仰起,才能勉强切合绳段的长度。换言之,她现在便只有背脊的中间倚靠在石台上,而一头一尾则向上屈起活像一苹虾般。
    这样子看起来是很有趣,但身处其中的少女可就惨了,因为长时期保持这屈身姿势,已令她的颈和盘骨、双腿关节也痛得像要脱臼般,同时腹中的内脏也因长期屈体而受到压迫,令她痛得面容扭曲。手掌也在一开一合的,像快将溺水的人在作出无望的挣扎一样。
    但真正要命还不只如此;在石台四周围着少女的身体边缘,正密麻麻地排列着一支支燃点着的蜡烛,令少女全身一动也不敢动,生怕稍一移动便会把其中一些蜡烛碰跌。
    「喔呀呀!┅好痛、好炙哦!┅┅饶、饶了我吧,主人!」
    原来,在少女的身体上最敏感的三个部位(双峰、下阴),也摆放着三支燃点着的,特别粗大的蜡烛,而下体那一支更是直接插入了阴道之内!
    被火溶掉的炽热蜡液便像热泪似的沿烛身滚下,铺在女郎的双峰和阴部像堆上了一层深红溶岩的火山。女性的三处最娇嫩、敏感的地方,同时被热蜡侵袭,令她感到幼嫩的皮肤像被火烧得破烂溶掉一样。而且用刑的对像,只是一个刚刚中学毕业,身体娇嫩可人的少女,那种痛苦实在是残酷无道之极!
    「痛、痛死了!┅┅请慈悲,主人!」
    烛光妖异地摇曳之下,少女便像是一具被用来祭祀用的牲口一般,躺在一张类似是甚幺邪教的祭坛上,成为给支配者带来悦乐的牺牲品。
    而守彦则像是在欣赏着一件绝美的艺术摆设般,笑淫淫地站在一旁,观察着美丽的「前」女高中生,如何在热蜡的折磨下作出悲哀无望的悲鸣和挣扎。
    「呵呵┅高兴吗?这样炽热焚身的快感,令奶也越烧越兴奋了吧?」
    「呀喔!┅┅放过我┅┅或是┅┅杀了我┅┅呜咕!」
    胃部长期受压,终于忍不住张咀一吐,竟呕出了一堆脏物。
    「杀了奶?┅┅别说笑了,奶试试再集中精神感觉一下┅┅感觉一下奶下面,是不是有一团火正在燃烧?」
    守彦用手拿着插入了她下体的蜡烛,慢慢一拉一推地玩动起来。
    「到了痛苦的极限┅┅奶的身体耐过了这一个临界点后,便会开始感受到一种从未试过的快乐┅┅火越烧越旺,很刺激、很快乐┅┅」
    守彦的声音,低沉而富有一种说不出的性感魅力。令少女不自觉地转头望向他。
    外表看来,康守彦是一个高大强壮、俊朗潇洒和充满了男性魅力的男人。粗眉大眼,外型轮廓像一座雕塑般深刻和完美,而且有着坚毅而果敢的气度。
    他的眼神尤为厉害,天生便拥有特别强的精神力,透过灵魂之窗迫射而出,令「抵抗力」较弱的女子,一见到他双眼便会浑身酥软乏力。
    而现在,当一和他的眼神接触,女郎便立时浑身一震;他的双眼便像是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把少女不断吸入、吸入┅┅直至完全坠入了那无底的深渊。 (怎幺一看他双眼我便自然感到┅┅他说的话┅┅是对的┅┅因为他看起来
    是那幺的有自信、可靠和令人很自然便会放心把自己完完全全地┅┅交托给他┅
    ┅)一切炙热、苦痛彷似渐渐消失,有如被催眠一样,少女被呕吐物污染得一塌糊涂的脸上竟然真的出现了一种安心、畅快的表情。
    守彦继续操纵着蜡烛在她的下体一进一出,而三号的叫声渐渐由痛苦转化为淫乱,蜡烛的表面也铺上了一层淫蜜而闪闪反光。
    这便是「否极泰来」的道理,当调教和虐待持续进行到某一个「破点」,身体便会习惯、更开始从中感受到被虐的快感,这一点是SM老手的守彦从过往经验中得到的认知,而现在看来这个女人的身体,也快将完全适应自己的虐待,而迈向被虐狂的牝奴隶之道了。
    「为甚幺?本来是济世医者的你,背后竟会是一个这样的恶魔?┅」
    「很久、很久以前开始,我便知道在自己内心深处,有一颗嗜虐之心在秘藏着┅┅对,一切便是由我十八岁那年的某一天,在某间店子内看到一本SM紧缚写真集的封面开始,我的心便产生了一阵从未有过的悸动┅」
    被束缚着的女体,竟然比起普通状态下的女性裸体更有魅力。
    美女被虐时那种苦楚、歪斜的表情,也比平时的模样更可爱和性感十倍。
    欣赏着不能反抗的美女受着苛烈的虐待,一股兴奋的心情便久久不能平复过来。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