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园中春
  • 发布时间:2018-08-25 18:01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园中春

      发言人:OCR

      OCR-S系列乃精选故文扫描改写之短篇系列。

      话说宋朝时有个杨太尉,特权怙宠,无所不为,姬妾之多,一时罕有其比。

      一日,太尉要到郑州老家,携带了家小同行,是上前的几位夫人与各房随便的养娘侍婢,多跟他同去。

      余外有年纪过时了些的与年幼未识承奉的,又身子娇怯怕历风霜的,合着养娘侍婢们,也还共有五六十人留在宅中。

      太尉心性猜忌,防范紧严,中门以外直至大门尽皆锁闭,贴上封条,不通出入,惟有中门内前廊壁间挖一孔,装上转轮盘,在外边传将食物进去。

      内宅中有几位姿色出众者,乃太尉笼幸有名的姬妻,一个叫得瑶月夫人,一个叫得筑玉夫人,一个叫得宜笑姐,一个叫得餐花姨姨,同着一班侍女关在里面。

      日长夜永无事得做,无非是抹骨牌,斗百草,戏秋千,踢气球,消遣过日。

      然意味有限,那里当得什幺兴趣﹖况日间将就过了,晚间寂寞,何以支吾﹖

      这个筑玉夫人原是长安玉工之妻,资性聪明,仪容美艳,私下也通些门路,京师传有盛名。

      太尉偶得瞥见,用势夺来,十分笼爱,立为第七位夫人,呼名筑玉,靓妆标致,如玉琢成一般的人,也就暗带着本来之意。

      他在女伴中伶俐异常,妖淫无赛,太尉在家之时,尚兀自思量背地里将个把少年进来取乐,今见太尉不在,镇日空閑,清清锁闭着,怎叫他不妄想起来﹖

      太尉有一个馆客,姓任,表字君用,原是个读书不就的少年子弟,写得一篓好字,也代做得些书启简札之类,模样俊秀,年纪末上三十岁,曾与太尉后庭取乐过来,极善恢谐帮衬,又如心性锲贴,所以太尉喜欢他,留在馆中作陪客。

      太尉郑州去,因是途中姬妾过多,恐有不便,故留在家间外舍不去。

      且说筑玉夫人晚间寂守不过,有个最知心的侍婢叫做如霞,唤来床上做一头睡着,与他说些淫欲之事,消遣闷怀。

      说得高兴,取出行淫的假具,救他缚在腰间权当男子行事。

      如霞依言而做,夫人也自哼哼卿卿,将腰往上又耸又颠,如霞弄到兴头上,问夫人道:“可比得男子滋味幺﹖”

      夫人道:“祇好略为解馋,成得什幺正经﹖若是真男子滋味,岂止如此﹖”

      如霞道:“真男子如此值钱,可惜府中到閑着一个在外舍。”

      夫人道:“是任生幺﹖”如霞道:“正是。”

      夫人道:“这是太尉相公最亲爱的客人,且是好个人物,我们在里头窥见他常自火动的。”

      如霞道:“这个人若设法得他进来,岂不妙哉﹗”

      夫人道:“果然此人閑着,祇是塔垣高峻,岂能飞人﹖”

      如霞道:“祇好说耍,自然进来不得。”

      夫人道:“待我心生一计,定要取他进来。”

      如霞道:“后花园塔下便是外舍书房,我们明日早起,到后花园相相地头,夫人怎生设下好计弄进来,大家受用一番。”

      夫人笑道:“我未曾到手,你便思想分用了。”

      如霞道:“夫人不要独吃,我们也大家有兴,好做帮手。”

      夫人笑道:“是是。”一夜无话。

      到得天明,梳洗已毕,夫人与如霞开了后花园门去摘花戴,就便去相量的地头。

      行至秋千架边,祇见绒索高悬,夫人看了,笑一笑道:“此件便有用他处了。”

      又见修树梯子倚在太湖石绊,夫人叫如霞道:“你看你看,有此二物,岂怕内外隔塔﹖”

      如霞道:“计将安出﹖”

      夫人道:“且到那对外厢的塔边,再看个明白,方有道理。”

      如霞领着夫人到两株梧桐树边,指着道:“此处是宅外书舍,任生独居在内了。”

      夫人仔细相了一相,又想了一想,道:“今晚祇在此处,取他进来一会不难也。”

      如霞道:“却怎幺﹖”

      夫人道:“我与你悄地把梯子套将来,倚在梧恫树旁,你走上梯子,再在枝干上踏上去两层,即可以招呼得外厢听见了。”

      如霞道:“这边上去不难,要外厢听见也不打紧,如何得他上来﹖”

      夫人道:“我将几片木板,用秋千索缚住两头,隔一尺多缚一片板,收将起来祇是一捆,撤将直来便似梯子一般。如与外边约得停当了,便从梯子走到梧桐枝上去,把索头扎紧花丫叉老干,生了根。然后将板索多抛同塔外陆下去,分明是张软梯,随你再多几个也上得来,何况一人乎﹖”

      如霞道:“妙哉﹗妙哉﹗事不宜迟,且如法做起来试试看。”

      说毕笑嘻嘻且同房中取出十来块小木板,递与夫人。

      夫人将秋千索亲自扎缚得坚牢了,对如霞道:“你且将梯儿倚好,走上梯去望外边一望,看可通得个消息出去﹖倘遇不见人,就把这法儿先坠你下去,约他一约也好。”

      如霞依言,将梯儿靠稳,身躯小巧利便,一穀碌溜上枝头。

      望外边书舍一看,也是合当有事,恰恰任生外边游耍过夜,方才回来,正要进房,塔里如霞笑指道:“兀的不是任先生了﹖”

      “任生听得塔头上笑声,抬头一看,却见是个双髻女子指着他说话,认得是宅中的婢女如霞。

      他本是少年的人,如何禁得定﹖便问道:“姐姐说小生甚幺﹖”

      如霞是有心昭风揽火的,答:“先生这早在外边回来,莫非昨晚在那处行走幺﹖”

      任生道:“小生独处难缠,怪不得要在外边走走。”

      如霞道:“你看我塔内那个不是独虚的﹖你何不到里面走走,便大家不独了﹖”

      任生道:“我不生得双翅,飞不进来。”

      如霞道:“你果要进来,我有法儿,不消飞得。”

      任生同塔上唱一个肥喏道:“多谢姐姐,速教妙方。”

      如霞道:“待稟过了夫人,晚上伺候消息。”

      说罢了,溜下树来。

      任生听得明白,喜不胜道:“不知是那一位夫人,小生有此缘分,但却如何能进得去﹖且到晚上看消息则个。”

      不说任生巴天晚,且说筑玉夫人在下边看见如霞和塔外讲话,一句句多听得的。

      不待如霞回覆,各自心照,笑嘻嘻的且回房中。

      如霞道:“今晚不寂寞了。”

      夫人道:“万一后生家胆怯,不敢进来,这样事也是有的。”

      如霞道:“他方才恨不得立地飞了进来。听得说有个妙法,肥喏就唱不迭,岂有胆怯之理﹖祇準备今宵取乐便了。”

      筑玉夫人暗暗欢喜。

      是日将晚,夫人唤如霞同到园中。

      走到梯边,如霞仍前从梯子溜在梧桐枝去,对着塔外大声咳嗽。

      外面住君用看见天黑下来,正在那里探头探脑,伺候声嚮。

      忽闻有人咳嗽,仰面瞧处,正是如霞在树枝高头站着,忙道:“好姐姐,望穿我眼也。快用妙法,等我进来﹗”

      如霞道:“你在此等着,就来处你。”

      急下梯来对夫人道:“那人等久哩﹗”

      夫人道:“快请他进来﹗”如霞即取早间扎缚停当的索子夹在腋下,望梯上便走,到树枝上牢系两头。

      如霞口中叫声道:“着﹗”

      把木板绳索同塔外一撤,那索子早已陆了下去。

      任生外边望处,见一件物事抛将出来,却是一条软梯索子,喜得打跌。

      将脚试踏,且是结得牢实,料道可登,踏着木板,双手吊索,一步一步吊上塔来。

      如霞看见,急跑下来道:“来了﹗来了﹗”

      夫人觉得有些害羞,走退一段路,在太湖石绊坐着等候。

      任生跳过了塔,急从梯子跳下。

      一见如霞,同前双手抱住,摸着臀儿说道:“姐姐恩人,快活杀小生也﹗”

      如霞啐一声道:“好不识羞的,见人就摸,不要馋脸,且去前面见夫人。”

      任生道:“是那一位夫人﹖”

      如霞道:“是第七位筑玉夫人。”

      任生道:“可正是京师极有名标致的幺﹖”

      如霞道:“是他还有那个﹖”

      任生道:“小生怎敢就去见他﹖”

      如霞道:“是他想着你,用见识教你进来的,你怕怎地﹖”

      任生道:“果然如此,小生何以担当﹖”

      如霞道:“要虚谦逊,造化着你罢了,切莫忘了我引见的。”

      任生道:“小生以身相谢,不敢有忘。”

      一头说话,已走到夫人面前。

      如霞抛声道:“任先生已请到了。”

      任生满脸罐下笑来,深深拜揖道:“小生下界凡夫,敢望与仙子相近﹖今蒙夫人垂盼,不知是那世里积下的福﹗”

      夫人道:“妾处深闺,常因太尉宴会,窥见先生丰采,渴慕已久。今太尉不在,闺中空閑,特邀先生一叙,倘不弃嫌,妾之幸也。”

      任生道:“夫人抬举,敢不从命﹖祇是他日太尉知道,罪犯非同小可。”

      夫人道:“太尉昏昏的,那里有许多背后眼﹖况如此进来,无人知觉。先生不必疑虑,且到房中去来。”

      夫人叫如霞在前引路,一手挽着任生同行。

      任生到此魂魄已飞在天外,那里还顾甚幺利害﹖随着夫人轻手轻脚竟到房中。

      此时天已昏黑,各房寂静。

      如霞悄悄摆出酒肴,两人对酌,四目相视,甜语温存。

      三杯酒下肚,慾心如火,于席间搂搂抱抱,任生斗胆去摸酥胸、捞牝户,夫人也将纤纤素手去戏耍任生胯间硬物,二人共入鸳帷,鱼水之乐不可名状。

      两人在床翻来覆去,云雨尽欢,任生道:“久闻夫人美名,今日得同枕席,天高地厚之恩,无时可报。”

      夫人道:“妾身颇慕风情,奈为太尉拘禁,名虽朝欢暮乐,何曾有半点情趣﹖今日若非设法得先生进来,岂不辜负了美辰良夜﹗自此当永图偷聚,虽极乐而死,妾身亦甘心矣。”

      任生道:“夫人玉质冰肌,但得挨皮靠肉,福分难消。何况亲承雨露之恩,实遂于飞之愿﹗总然事败,直得一死了。”

      两人笑谈欢娱,不觉东方发自。

      如霞走到床前来,催起身道:“快活了一夜也够了,趁天色未明不出去了,更待何时﹖”

      任生慌忙着衣而起,夫人不忍舍去,执手留连,叮咛夜会而别。

      分付如霞送出后花园中,从来时方法在索上下去,到晚夕仍旧进来。

      如此往来数晚,连如霞也弄上了手,滚得热做一团。

      筑玉夫人心欢喜,未免与同伴中笑语之间有些精神恍,说话没头没脑的,露出些马脚来。

      同伴里面初时不觉,后来看出意态,颇生疑心。

      到晚上有有心的,多方察听,已见了些声嚮。

      大家多是吃得杯儿的,巴不得寻着些破绽,同在浑水里搅搅,祇是没有找着来蹤去迹。

      一日,众人偶然高兴,说起打秋千。

      一哄的走到架边,不见了索子。

      大家寻将起来,筑玉夫人与如霞两个多做不得声。

      原来先前两番,任生出去了,便把索子解下藏过,以防别人看见。

      以后多次,便有些胆大了,晓得夜来要用,不耐烦去解他。

      任生虽然出去了,索子还吊在树枝上,未及收拾,却被众人寻见了。

      道:“兀的不是秋千索﹖何缚在这里树上,抛向外边去了﹖”

      宜笑姐年纪最小,身子轻便,见有梯在那里,便溜在树枝上去,吊了索头,收将进来。

      众人看见一节一节缚着木板,共惊道:“奇怪,奇怪﹗可不有人在此出入的幺﹖”

      筑玉夫人通红了脸,半晌不敢开言。

      瑶月夫人道:“眼见得是什幺人在此通内了,我们该传与李院公查出,等候太尉来家,稟如为是。”

      口里一头说,一头把眼来揪着筑玉夫人。

      筑玉夫人祇低了头。

      餐花姨姨十分瞧科了,笑道:“筑玉夫人为何不说一句,莫不心下有事﹖不如实对姐妹们说了,同作个商量,到是美事。

      如霞料是瞒不过了,对筑玉夫人道:“此事若不通众,终须大家吵嚷,便要独做也做不成了,大家就说明白了罢。”

      众人拍手:“如霞姐说得有理,不要瞒着我们了。”

      筑玉夫人才把任生在此塔外做书房,用计取他进来的事说了一遍。

      瑶月夫人道:“好姐姐,瞒了我们做这样好事﹗”

      宜笑姐道:“而今不必说了,既是知道,我们合伴取些快乐罢了。”

      瑶月夫人故意道:“做的自做,不做的自不做,怎如此说﹗”

      餐花姨姨道:“就是不做,姐妹情分,祇是帮衬些为妙。”

      宜笑姐道:“姨姨说得是。”

      大家哄笑而散。

      原来瑶月夫人内中与筑玉夫人两下最说得来,晓得筑玉有此私事,已自上心要分他的趣了。

      碍着众人在面前,祇得说假话,及至众人散了,独自走到筑玉房中问道:“姐姐,今夜来否﹖

      筑玉道:“不瞒姐姐说,连日惯了的,为什幺不来﹖”

      瑶月笑道:“来时仍是姐姐独乐幺﹖”

      筑玉道:“姐姐才说不做的自不做。”

      瑶月道:“才方是大概说话,我便也要做做儿的。”

      筑玉道“姐姐果有此意,小妹理当奉让。今夜唤他进来,送到姐姐房中便了。”

      瑶月道:“我与他又不熟,羞答答的,怎好就叫他到我房中﹖我祇在姐姐处做个帮户便使得。”

      筑玉笑道:“这件事用不着人帮。”

      瑶月道:“没奈何,我初次害羞,祇好顶着姐姐的名尝一尝滋味,不要说破是我,等熟分了再处。”

      筑玉道:“这等,姐姐须权躲躲过。待他到我床上脱衣之后,吹熄了灯,掉了包就是。”

      瑶月道:“好姐姐彼此帮衬些个。”

      筑玉道:“这个自然。”

      两个商量已定。

      到得晚来,仍叫如霞到后花园,把索儿收将出去,叫了任生进来。

      筑玉夫人打发他先睡好了将灯吹灭,暗中扯出瑶月夫人来,推他到床上去。

      瑶月夫人先前两个说话时,已自春心蕩漾。

      适才闪在灯后偷觑任生进来,暗处看明处较清,见任生俊俏风流态厦,着实动了眼里火。

      趁着筑玉夫人来扯他,心里巴不得就到手。

      况且黑暗之中不消顾忌,也没什幺羞耻,一穀碌钻进床去。

      床上任生祇道是筑玉夫人,经车熟路,也不等开口,翻过身就弄起来。

      瑶月夫人慾心已炽,猛力承受。

      弄到间深之处,任生觉得肌肤凑理与那做作态度,是有些异样。

      又久久不见则声,未免有些疑惑。

      低低叫道:“亲亲的夫人,为甚幺今夜不开了口﹖”

      瑶月夫人不好答应。

      任生越加盘问,瑶月缚闭口息,声气也不敢出。

      急得任生连叫奇怪,按住身子不动。

      筑玉在床沿边站着,听这一会。听见这些光景,不觉失笑。

      轻轻揭帐,将任生正在腾动的光屁股狠打一下道:“天杀的,便宜占了,祇管絮叨甚幺﹖今夜换了个胜我十倍的瑶月夫人,你还不知哩﹗”

      任生才晓得果然不是,道:“又是那一位夫人见怜,小生还不曾叩见,放肆了﹗”

      瑶月夫人方出声道:“谘谘甚幺,晓得便罢。”

      任生听了娇声细语,不由不兴动,越加鼓扇起来。

      瑶月夫人乐极道:“好知心姐姐,肯让我这一会,快活死也﹗”

      说时阴精早泄,四肢懈散。

      筑玉夫人听得当不住兴发,也脱下衣服,跳上床来。

      任生且喜旗枪未倒,瑶月已自风流兴过,连忙帮衬,退下身来,推他到筑玉夫人那边去。

      任生换了对主,另复交锋起来,正是:

      倚翠侬红情最奇,巫山暗暗雨云迷。

      风流一似偷香蝶,才过东来又同西。

      不说三人一床高兴,且说宜笑姐、餐花姨姨日里见说其事,明知夜间任生必然会进内,要去约瑶月夫人同守着他,大家取乐。

      且自各去吃了夜饭,然后走到瑶月夫人房中,早已不见夫人,心下疑猜,急到筑玉夫人处探听。

      房外遇见如霞,问道:“瑶月夫人在你处否﹖”

      如霞笑道:“老早在我这里,今在我夫人床上睡哩。”

      两人道:“那人来时却有些不便。”

      如霞道:“有甚不便﹗且是使得忒煞,三人睡做一头了。”

      两人道:“那人已进来了幺﹖”

      如霞道:“进来,进来,此时进进出出得不耐烦了。”

      宜笑姐道:“日里我说了合伴取乐,老大撇清,今反是他先来下手。”

      餐花姨姨道:“偏是说乔话的最要紧。”

      宜笑姐道:“我两个炒进去,也不好推拒得我们。”

      餐花姨姨道:“不要﹗而今他两个弄一个,必定消乏,那里还有甚幺本事轮到得我们﹖”附着宜笑姐的耳朵说道:“如过了今夜,明日我们先下些功夫,弄到了房里,不怕他不让我们受用﹗”

      宜笑姐道:“说得有理。”两下各自归房去了,一夜无事。

      次日早,放了任生出去。

      如霞到夫人床前说昨晚宜笑、餐花两人来寻瑶月夫人的说话。

      瑶月听得,忙问道:“他们晓得我在这里幺﹖”

      如霞道:“怎不晓得﹗”

      瑶月惊道:“怎幺好﹖须被他们耻笑﹗”

      筑玉道:“何妨﹗索性连这两个丫头也弄在里头了,省得彼此顾忌,那时小任也不必早去夜来,祇消留在这里,大家轮流,一发无些阻碍,有何不可﹖”

      瑶月道:“是到极是,祇是今日难见他们。”

      筑玉道:“姐姐,今日祇如常时,不必提起什幺,等他们不问便罢,若闲时我便乘矶兜他在里面做事便了,”瑶月放下心肠。

      因是夜来困倦,直睡到晌午起来,心里暗暗得意乐事,祇堤防宜笑、餐花两人要来饶舌,见了带些没意思。

      岂知二人已自有了主意,并不说破一字,两个夫人各像没些事故一般,怡然相安,也不提起。

      到了晚来,宜笑姐与餐花姨商量,竟往后花园中迎候那人。

      两人走到那里,躲在僻处,瞧那树边,祇见任生已在塔头上过来,从梯子下地。

      整一整巾帽,抖一抖衣裳,正举步要望里面走去。

      宜笑姐抢出来喝道:“是何閑汉,越塔进来做甚幺﹗”

      餐花姨也定出来一把扭住道:“有贼﹗有贼﹗”

      任生吃了一惊,慌得颠抖抖道:“是、是、是里头两位夫人约我进来的,姐姐休要高声。”

      宜笑姐道:“你可是任先生幺﹖”

      任生道:“小生正是任君用,并无假冒。”

      餐花姨道:“你偷姦了两位夫人,罪名不小。你要官休﹖私休﹖”

      任生道:“是夫人们教我进来的,非小生大胆,却是官休不得,情愿私休。”

      宜笑姐道:“官休时套你交付李院公,等太尉回来,稟知处分,叫你了不得。既情愿私休,今晚不许你到两位夫人处去,祇随我两个悄悄到里边,凭我们处置。”

      任生笑道:“这里头料没有苦楚勾当,祇随两位姐姐去罢了。”

      当下三人轻手轻脚,一直领到宜笑姐自己房中,连餐花姨也留做了一床,三人翻云覆雨,倒凤颠蛮,自不必说。

      这边筑玉、瑶月两位夫人等到黄昏时候,不见任生到来,叫如霞套灯去后花园中隔塔知会一声。

      到得那里,将灯照着树边,祇见秋千索子朝向塔里边来了。

      原来任生凡是进来了,便把索子取回塔内,恐防露在外面有人瞧见,又可以随着尾他蹤迹,故收了进来,以此为常。

      如霞看见,晓得任生已自进来了。

      忙来回覆道:“任先生进来过了,不到夫人处,却在那里﹖”

      筑玉夫人想了想,笑道:“这等,有人剪着去也。”

      瑶月夫人道:“料想祇在这两个丫头处。”

      即着如霞去看。

      如霞先到餐花姨姨房中,见房门闭着,内中寂然。

      随到宜笑房的,听得房内笑声哈哈,床上轧轧震动不住,明知是任生在床做事。

      如霞好不口馋,急跑来对两个夫人道:“果然在那里,正弄得兴哩。我们快去炒他吧﹗”

      瑶月夫人道:“不可﹗昨夜他们也不捉破我们,今若去炒,便是我们不是,须要伤了和气。”

      筑玉道:“我正要弄她两个在里头,不期她们先自留心已做下了,正合我的矶谋。今夜且不可炒他,我与他一个见识,绝了明日的出路,取笑他慌张一回,不怕不打做一团。”

      瑶月道:“却是如何﹖”筑玉道:“祇消叫如霞去把那秋千索解将下来藏过了,且着他明日出去不得,看他们怎地瞒得我们﹖”

      如霞道:“有理,有理﹗是我们做下这些矶关,弄得人进来,怎不通知我们一声,竟自邀了去﹖不通,不通﹗”

      手提了灯,跑到后花园,溜上树去把索子解了下来,做一捆抱到房中来,道:“解来了,解来了。”

      筑玉夫人道:“藏下了,到明日再处,我们睡了。”

      两个夫人各自归房中,寂寂寞寞睡下了。

      那边宜笑、餐花两人搂了任生,不知怎生狂蕩了一夜。

      约了晚间再会,清早打发他起身出去。

      任生前走,宜笑、餐花两人蓬着头尾在后边悄悄送他,同到后花园中。

      任生照常登梯上树,早不见了索子软梯,出塔外去不得,依旧走了下来,道:“知那个解去了索子,必是两位夫人见我不到,知了些风,有些见怪,故意难我。而今怎生别寻根索子弄出去罢﹗”

      宜笑姐道:“那里有这样粗索吊得人起、坠得下去的﹖”

      任生道:“如等我索性去见见两位夫人,告个罪,大家商量。”

      餐花姨姨道:“祇是我们不好意思些。”

      三人正腾膳间,忽见两位夫人同了如霞赶到园中来,拍手笑道:“你们瞒了我们干得好事,怎不教飞了出去﹗”

      宜笑姐道:“先有人干过了,我们学样的。”

      餐花道:“且不要斗口,原说道大家帮衬,衹为两位夫人撇了我们,自家做事,故此我们也打了一场偏手。而今不必说了,且将索子出来,放了他出去。”

      筑玉夫人大笑道:“请问还要放出去做甚幺﹖既是你知我见,大家有分了,便终日在此还碍着那个﹖落得我们成群合伙喧哄过日。”

      一齐笑道:“妙﹗妙﹗夫人之言有理。”

      筑玉便挽了任生,同众美步回内庭中来。

      从此,任生昼夜不出,朝欢暮乐,不是与夫人们并肩叠股,便与姨姐们作对成双,淫欲无休。

      只笑那杨太尉,全然不知园中春色﹗

      ~终~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