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湾演艺圈——新鲜波霸大元
  • 发布时间:2018-08-25 18:01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在《康熙去了》的剧组里,人们惊喜地看到一个长髮飘飘的亮丽少女,可以用一句比较简单的言语来形容她的美丽:女人们大都会对着她的胸部流出羡慕忌妒的眼光,而男人们则无数次的用眼神视姦着她……

    今天的特别来宾是华人武打巨星的儿子,房阻明,出于对武打巨星的尊重,少女礼貌性的特地到房阻明的休息室向他问好,但是由于房阻明在外的名声并不是很好,甚至被八卦杂誌报料有淫乱集邮的新闻,因此少女带着一股不安的心情走进房阻名休息室内。

    房阻明仔细的端详着这个刚走进来叫林盈真(大元)的小女生,心想果然是青春亮丽,他心里暗暗讚叹道,只见她160左右的身高,搭配上32D 25 33的身材,皮肤白晰,五官端正,眉清目秀,小嘴红红的好性感!胸部好大,一比起来,隋糖、张君甯,柯佳谚、林依澄之流简直成了飞机场!

    看着看着,房阻名身下的大鸡巴不由得硬了起来,他再也受不了了!满脑子都冲满了慾望,就只想要干她!

    想上就上,这是他在湘港演艺圈时屡试不上的经验,一抱进怀里,哪个女孩儿不乖乖就犯,事后又有谁敢大声张扬……

    想到这,房阻明毫不犹豫地右手一把抱住她,嘴就势亲了过去,左手也一把抓紧她大奶子,一边亲一边揉了起来。

    刚离开父母的庇荫的大元哪曾见过这种行径,吓的呆在那里:阻名哥,求求你!请你别这样…一边说着一边她试图推开他。但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女哪里能推得动从小跟父亲学习武术的男人哦!

    房阻名也不答话,顺手把她转过身来背对自己,一边亲吻着她的脖子,左手隔着衣服很用力的揉搓她的双奶,下身也配合着大元用力的挤压那饱满的花阜。

    房阻名握住大元的胸部不停的搓揉,她的胸部实在很大他只能握住2/3而已,而且又十分的坚挺,没有任何下垂的现象….

    「啊……阻名哥你不要这样……!」大元轻微喘气的说 啊…………不要……啊……」

    「啊啊……嗯……啊……」 大元抓住房阻名的手哀求饶过她。 「这样我会很难过……」

    房阻名心想就是要你难过啊,怎幺可能饶过你,于是故意将柔搓的幅度愈加越大,只见大元开始喘气….. 脸也有点红红的…..

    在房阻名这样猛烈的剌激下,大元口里不禁嗯嗯啊啊的轻轻的淫叫了起来,她那丰满胸部的乳头已经因为强烈的剌激,早就变硬了……

    啊…啊…啊…不要…不要…啊…啊…求求你了…不能啊!…大元大声地喊叫着呻吟着。

    房阻名自顾自的继续着手上的动作,丝毫不受小丫头的影响,又把手伸进大元的衣服里,强行插进她的奶罩内,按捏她的乳房和乳头。

    你的乳房真棒,一个手掌还握不过来。房阻名在少女的耳垂边轻声地讚歎着。

    大元的乳房真的很大,托在他手里感到很重,但也很柔软,压迫时还能产生反弹力,当他的手掌心碰到乳尖,有一点湿湿的感觉。

    乳房产生压迫的疼痛感,使大元忍不住发出阵阵呻吟声。

    这使房阻名更加兴奋:这个乳房摸起来真舒服,他抗奋的在小丫头的耳边说道。

    呜……,大元因疼痛而继续呻吟,她也不知道那样哀痛的表情会更刺激男人暴虐的变态心理。

    啊…啊…啊…,她一边呻吟着边拼命反抗,弄得房阻名很狼狈,于是他边强脱她的衣服,边对她说你是不是不想在演艺圈里混了!

    听了这话,大元身体一震,手不由得软了下来,房阻名一看掐住了她的死穴,顺嘴又说到只要你乖乖顺从我,看是拍戏还是出唱片,将来我会给你更多的机会,以后只你乖乖的,你想要什幺我都满足你!

    说归说,做归做,房阻名趁着小丫头心里正乱的时候,连脱带扯房阻名很快就将大元的衬衫和裙子都脱了下来,她身上只剩下黑色的性感胸罩和小丁字裤,大元的肉体丰满而均称,让看到的人不由得叹息:然而大元身上的胸罩似乎还不能完全掩盖丰乳,露出一条很深很长的事业线;黑色的小丁字裤紧紧的包围着有重量感,形状美好的屁股;在没有一点斑痕的下腹中心有可爱的肚挤,如缩紧的小嘴;她丰美的躯体在室内昏暗的灯光下出迷人的光泽,修长的大腿洁白而光滑,像象牙一般;

    看到这些,房阻名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他粗暴的扯开了大元的胸罩,她那雪山般洁白的美乳像白兔一样蹦了出来,粉红色的乳头微微向上挺起。

    房阻名已经形同野兽般地冲动的又极粗鲁的摸揉着这一大自然的杰作,接着又乘势剥下了她的内裤,处女圣洁的下体暴露无遗:如同一块小布料的丁字裤离开了丰满的屁股,房阻名眼前立刻出现上翘浑圆臀部;在光滑的下腹部,有一片漆黑的草丛,呈倒三角形;那种神秘的草丛让人不由的想进入冒险。

    他用右手摸着小丫头白皙的大腿的内侧,大元本能地夹紧大腿,夹住了他的手,她的大腿手感极佳。于是房阻名抓着面前大元的大屁股,用力将大元的双脚撑开,张嘴就含住那滚烫的蜜穴,舌头在菊蕾和花丘之间的会阴部份,不停的舐弄,就像是在吃世界上最好吃的美味。大元忽然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尖叫,身体几乎是马上软了下去。

    房阻名见势,立即将粗大的手指分别突入前后两个蜜洞,大元登时混身僵硬。可能是因为屁眼被手指塞住了的关係,她的蜜穴显得非常的紧窄,虽然淫液已是源源不绝的涌出,但房阻名的手指仍被箍得寸步难行。

    房阻名见前无去路,心想可以左右开弓!于是放弃继续深入敌阵,只是固守阵地,在原地上下前后的撩拨,还不时用力贴近两只分别处于不同孔道里的手指。

    见她如此,房阻名到也不太忍心了,于是对她说:我会尽力对你温柔点,只要你让我满足,以后少不了给你好处。

    大元知道自己无力抗拒也不能抗拒,于是态度软了下来,不再抗拒,但全身依然很紧崩。

    房阻名把她从沙发上拉起,就像是提一只小鸡,让她採取四肢着地的狗爬的姿势,大元那对丰满的乳房也随之左右摇摆着!

    房阻名直起腰,把涨得通红的肉棒抵在阴户处,分开大阴唇对準她的阴道,正式开垦大元这未经人道的桃源圣地。

    房阻名并没有粗鲁的一下就将大鸡巴插进密穴,他要一点一点的享受插入处女穴的美妙的感觉,让肉棒慢慢地插入。大龟头缓慢的陷进两片花唇咬合的河谷,却没有再乘胜追击的开始攻城,只是继续悠闲的在洞外徘徊,又不时抵着小肉核在扭动。

    从逐渐增多的淫液分泌,房阻名知道大元已经準备好了,于是微微用力,「卜」一声的把大龟头逼进了紧闭的肉洞。

    只感到一阵温热,大元忍不住再次大声嚎叫:不要啊!太痛了,不要…

    房阻名并没有理会她的感觉,继续插入,薄薄的薄膜再龟头前向两侧裂开。

    大元发出一声杀猪般的狂叫:……啊………啊…,她感到阴道内就像被插入了一根巨大的火烧铁棍,剧烈的疼痛撕裂着她的下体,阴道已经被房阻名的大鸡巴狠狠地插进去了。大元的紧窄出乎房阻名的意料。虽然房阻名已经知道大元是处女,而尽量温柔了,但还是要数次的停下来让大元歇息,她的秘道看来属于天生窄小的类型,

    她上身往上弓了一下,紧跟着就是一连串的惨呼:救命呀!不行…

    大元的处女的蜜穴真是太狭窄了,当房阻名肉棒每插入一点,巨大的挤压感都刺激得阳具产生电流般的酥麻,温暖柔嫩的阴道壁肉紧裹住他的肉棒,除了紧窄之外,大元的蜜穴还会一下下的自动抽搐,房阻名根本不须抽动,便已感到龙头被她的花芯一下下的吸吮着,像是被千万双小手抚摸一样,个中滋味非亲身体验真是难以想像,她阴道口的红嫩的细肉则随着肉棒的插入而向内凹陷,一点一点,大鸡巴终于插到大元的阴道尽头花心处。

    ?大鸡巴把大元窄小花径塞得满满的,房阻名加一把劲,就把剩于再密穴之外的一小截也齐根顶进大元短浅的小穴内。房阻房没有立刻行动,而是静静的享受这种快感,过了一会这时大元已经不会痛了,但是一只超级巨大的大鸡巴这样深深插入她的体内,这种感觉让大元几乎感到快要窒息,忍不住就叫了出来:……哎……嗯………嗯

    ?听到了大元的淫浪叫声,房阻名就像是得到了大元的默许,开始卖力抽插,次次尽根,下下着心,有如狂风暴雨一般,大元则是感到一种从未经历过充实的满胀舒坦,「哎…噢……是……是那里了……哎呀!再重些……」大元开始没头没脑的乱叫。

    ?只见大元娇靥羞红,粉颊生晕,楚楚含羞地娇啼狂喘息,大元忽然张眼看到房阻名正也看着她,脸蛋突然害羞得通红,于是将头压得低低的,不敢抬起,房阻名捧起了大元稚嫩的脸庞,得意的问着她说:「舒不舒服ㄚ?」

    只见大元满脸通红的说着:「你好坏!都欺负人家。」

    房阻名笑了笑,搂着大元的纤腰,将她抱在怀中,无赖的说:「我哪有欺负你,我是在疼你呢。」

    房阻名故意捧着大元白嫩的大屁股,往上抛动了一下,大元娇啼「啊!」一声,身子骨一软,软绵绵的靠在我身上,房阻名趁乱吻了她下,只见大元晕红如火、娇羞万分,这模样实在是性感极了,于是房阻名扶着大元的纤腰,猛烈的扭腰摆臀不停的向上挺动抽插着,饱满娇挺的乳房上上下的晃动着,「呜!呜!……啾……啊……啊……嗯……嗯……」

    大元细细轻喘,害羞迎合着房阻名,一双雪白修长的美腿,如纤柳般的纤腰又挺又夹,羞涩地配合着,大元的细嫩的食指被含在嘴里,稚嫩的脸蛋微微后仰,一脸陶醉其中的模样看的房阻名兴奋极了。

    大元感到全身实在爽快到了极点,可是怕被房阻名取笑她,只敢轻轻的哼声「啊……啊……嗯……嗯……」

    大元雪白的美臀翘频频挺动,嫩穴里的软肉不停的蠕动收缩、阵阵颤抖,大元终究忍不住失声叫道:「啊……啊……不行……了……啊啊」

    大元嫩穴就是一股热流,流出了一股滚烫的又粘又稠、又滑又腻的淫液,高潮过后,大元全身瘫软无力的瘫倒在沙发上,稍作休息过后房阻名又是一阵猛烈抽插,大鸡巴毫不留情的进进出出,大元高潮过后收缩蠕动的感觉更为明显,这时房阻名再也忍受不住了,尤其大元的蜜穴本来就十分紧窄,这时候夹缩的更为厉害,大龟头传来一阵酸痲大鸡巴熊熊暴涨了一倍,大元感觉到房阻名的肉棒不停的膨胀长大,插的她舒服难耐全身麻痒,嘴里浪蕩的呻吟:「啊……啊……不行……了……啊……快停……我……」 一阵痉挛袭进大元的脑门。

    房阻名火烫烫的阳精疾射而出,大元被这幺一烫大龟头又死命的扎在花心上,大元感到一阵空白,淫水飞溅和房阻名同时到达高潮,大元软绵绵地靠在房阻名的胸膛、羞涩娇喘。

    房阻名脱力的从大元的背上翻下,卧在床中央不断的喘气。心想大元的蜜穴真要人命!和她做一次爱,就像已经干了三、四次一般的累人,但那种美妙的感觉也是成正比的,真让人一次就捨不得离开!

    「太美妙了!」大元趴到房阻名怀中说道,她也同样累得气喘吁吁的。

    「真的吗?」能令如此美丽的女孩说出这样满足的话,房阻名那种英雄感真是比得了金马奖影帝还大!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