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央电视台女主持人淫闻
  • 发布时间:2018-08-25 18:01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一、迷奸王小丫

    我叫无名,今年17岁,是个放蕩不羁的小淫虫。我有个邻居姐姐叫王小丫,不用质疑就是央视的金牌主持了。是不是很羡慕我呀。

    她住在我家楼上,我家住二楼,她家在四楼。她和姐姐的关系特别好,经常跑我家来玩。她没有兄弟姐妹,就把我也戏称爲她的小弟弟。经常来我家逗我玩:「嘿,弟娃儿,给你好玩的。不过要叫我小丫姐姐哦!」

    我每次都乖乖地、甜甜地叫了她「小丫姐姐」后,她才告诉我,其实她什麽都没有,逗我玩的!然后她和姐姐一同开心地大笑。我表面上装傻,心裏暗想:「小丫姐姐啊,你没有东西给我玩?就把你给我玩玩就好了。」

    6月中旬的一天,因爲厂裏有事,父母都外出了。晚上时,小丫姐姐来找姐姐。我正在屋裏看书。就听见小丫姐姐对姐姐说:「涛儿,我家的热水器坏了。

    我想在你家洗个澡。」

    「说那些干什麽?要洗尽管洗。你先到浴室,我给你放水去。」

    不一会儿,浴室就传来哗哗的水声。我如坐针毡,总有种想那个小丫姐的沖动,但又碍于姐姐不敢有什麽作爲。

    正在这时,突然来了电话,太好了是姐姐的男朋友打来的。

    姐姐说:「弟,我有事出去一下。你把家看好,等会儿小丫姐姐洗完澡你帮她关下水。我等一会儿就回来,叫她不要走了。」

    随即传来「咚」的一声关门声。我把耳朵附在门上听了一会儿,确信没人后我偷偷溜出来,来到浴室门口。

    我家浴室门是下面开口的那种,我蹲下去从开口处往内望去。只见小丫姐姐全身赤裸,正用毛巾搽拭着那两座珠峰似的乳房。她的乳房很大,乳头也很大,不象姐姐的小樱桃。她的短头发湿漉漉地。

    再向下看,她的隐私处黑黑的,阴毛肯定比姐姐的还要多。由于热水的原因,浑身上下散发着雾气。由于是第一次看到除姐姐以后其他女孩洗澡,我不禁看呆了。加上她又要比较胖,我竟有种「出浴杨贵妃」的错觉,更有想玩她的沖动。

    小丫姐姐洗完后,穿上了姐姐的睡衣躺在了姐姐的房间裏等姐姐的回来,门没有关漏着一条缝,小丫姐姐的一切尽收眼底,虽然穿着睡衣,可是看着她丰满的身体像艺术品一样躺在床上我的小弟弟涨得好难受,半个小时过去了姐姐还没有回来,再看小丫姐姐好象很累了,已经睡着了。

    我头一热不顾一切的闯进屋裏,小心翼翼的解开她的处衣,内衣及乳罩,白白的大奶,大大的奶头,啊我所想要的今天都得尝所愿啦。

    我用嘴轻轻的含住她的奶头,舌头不住的顺时针有节奏的打转,我边亲,手则向她的红色内裤慢慢的移去摸到了软软的密密的阴毛小丫姐姐阴户很高书上说这种女人性欲很强,接着摸到了她的大阴唇,阴啼和菊花洞,两手自然的上下抚摸,渐渐的小丫姐姐的屁股跟着我手指摸,揉,压,挤,搓,挖,掏,插,有节奏的扭起来。

    嘴裏还不断发出了嗯啊的轻轻呻吟声,淫水流了一床,真是的刺激死了。水水还就麽多而且还很甜,「真的甜哦!」看得出她已经有闷骚型性格,所以好多机会我都错过了,我心裏想我会得到你让你爽到仙。但我一直没用算计过怎样才能把她弄到手。也许天意她注定要和我一有腿。

    我把迷药抹在小丫姐姐的鼻子上,看来有反应了,我拖起她的短发就从裤当裏掏出我18公分的鸡吧对着小丫姐姐那张兴奋得红晕的脸蛋慢慢的把我的鸡吧送进了她的小嘴裏慢慢拖着,她的头来回的抽动着,我尽情的享受着湿湿,暖暖,痒痒的感觉把我真的是爽到仙了……

    小丫姐姐的头继续的不听自已使唤的在我手裏来回活塞运动,有时我的肉棒还经常被她吐出来了可能是插到喉咙了吧,呵呵,那样子真有趣,应该说是很有成就感!

    出来我又塞进去,出来我又再塞进去,这就样小丫姐姐在我的控制下不由自主的品尝着我鲜美的肉棒,大约这样给我口交了十来分锺,我把精液一滴不剩的射在了她的嘴裏。

    应该全被她吃了吧,我生平第一次射精在女人的嘴裏感觉真的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呵呵,现在我的小丫姐姐还在半醉半醒中呢,我不浪费这次绝好的机会,从小丫姐姐嘴裏抽出我红得发紫的肉棒,慢慢肉棒软了下来,我就自已用手来回搓动,嘿嘿真有作用,我的肉棒又昂首挺拔了……

    此时小丫姐姐的肉洞水水更多得不可收拾了,我顺式拿起鸡吧对準肉洞用力一顶,小丫姐姐也「嗯……啊!」大声的呻吟,对这突呼奇来的呻吟使我更有干劲了,我加快速度来回的插着恨不得想插烂她的小穴,啊好紧的洞洞!

    慢慢的小丫姐姐有了强烈的反应,她俩手抱着我的屁股紧紧的,还用指甲掐我,好大力啊,我心裏暗暗的说,我也被她这一举动搞得兴奋的要死,我用我的肉棒拼命式的在她的小穴裏抽插,大约抽了有二十多分锺吧,我明显的感觉到突然她屁股一顶身子一抖,一股暖暖的阴精射在了我的小弟弟上……

    我有节奏的抽着,小丫姐姐也有经验的迎合着,成熟的女人就是不一样迷成这样了做爱还是这麽上道,我细细品味着和小丫姐姐做爱的快感,此时我看表哇做了足足半小时了耶,小弟弟依然坚硬如钢,哈哈,看到自已这麽能干!

    刚才的一番惊天动地,我觉得有困了,便躺下睡了。不知过了多久,那头传来姐姐甜美的声音:「过来吧,小丫姐姐说不习惯,又回她家去睡了。」我一下子来了精神,衣服也没披就急匆匆地来到姐姐的房间。

    她房间黑漆漆的没一点亮光,我来到姐姐的床前,我和姐姐已经不是第一次,「上来吧。」耳畔传来姐姐熟悉的声音,一如从前。听、到此言,我知道她已经做好準备了,于是我迅速溜进了被窝。对了忘了告诉大家了我的姐姐是谁了,她就是综艺大观的主持周涛。

    没有多余的话语,我一进被窝就伸手抓住姐姐的乳房——咦,感觉怪怪的:姐姐的乳房应该没有这麽大吧。管它的,我又低下头去吸吮姐姐的头——更怪了,姐姐的乳头也没有这麽大。在奇怪的同时,我才觉得有诈,这才想起进被窝时闻到的体味也不太象姐姐惯常的香味。就在我疑惑不对时,灯一下子亮了进来。

    啊……我抱着的人是小丫姐姐!姐姐躺在小丫姐姐的后面,正望着我笑。

    我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大跳,我万万没想到我抱着的居然是小丫姐姐?!下意识地我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可却忘了把手收回,还依然停留在小丫姐姐那对豪乳上。

    小丫睁开了紧闭的眼睛,一把抓住我的手往她的胸部摸去,并说:「弟娃儿,你摸得我好舒服,不要停呀!」

    姐姐也在一边接腔:「对呀,小弟,你不是一直想要小丫姐姐吗?怎麽她现在就在你面前,你又不敢要了?」

    一听这话,我的劲又来了:「谁说我不敢了?我只是有点惊讶罢了。」

    我俯下身对小丫说:「小丫姐姐,你真的要和我玩?」小丫害羞地点点头。

    见此情形,我又来了劲头,「老二」也重新昂起了它高高的头部。我又一次抓住小丫那对我梦寐以求的大波,使劲地搓呀搓。

    我低下头含住豪乳头部红红的「葡萄」,就象小孩吃奶似的。小丫在我的挑逗下也来了精神,她开始低低地哼叫。虽然刚才已经那个了,可是是在密情之下,这次是她心甘情愿的,她那对豪乳现在明明白白地摆在我的面前,那泛着我的口水的粉红色的乳头也因爲兴奋而高高地耸立着,似乎在召示着我去占有它,用我的双手去蹂躏它。

    小丫这时也一把抓住我的「老二」,开始用双手搓动它。在她的搓动下,我的「老二」已经变得越来越大。我很兴奋,因爲这样玩法我和姐姐之间并没有过,我和姐姐仅仅只是搓搓乳房,摸摸身体。象这麽令人激动的方法我们都还没玩过。

    小丫搓了一会儿我的「老二」后,我已经变得极沖动,「老二」变得比平常大了许多,就是和姐姐一起玩的时候也没有这麽大过。我起身站在床边,想让谁爲我口交,还没有来的及我考虑,小丫和姐姐她们就挣着扶着我的腰把弟弟放在她们的四瓣嘴唇间,那样的感觉真是无法形容的,不要片刻。

    小丫把姐姐按在床上,她跪在姐姐地双腿之间,完全地分开姐姐地双腿,让她的身体完全暴露,小丫伸出舌头,开始给姐姐口交,她的屁股高高地翘起,微微地摆动,我明白她的意思,是让我上了,我早已经等不及了扶着她的屁股,从后面插入她的身体。

    小丫的身体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那样在央视纯洁的女孩子却那样淫蕩的姿势,让我感觉异常刺激,小丫有一个很好的器官,紧凑而且有弹性。小丫开始扭动着身体,高潮来了一次又一次,看到她高潮时忘情的模样,刺激的我超水平发挥。

    我感觉小丫的器官开始痉挛,我知道她的高潮来了,可是我停不下来,继续在她身体裏抽插,很快她又一次高潮,我也再无法克制射精的欲望,一泻而出……

    该姐姐了,她们逼着我继续,我缓了一会儿,此时,我的下体早已经坚硬如铁,粗大的肉棒直直的向上指着,说也怪,今天我的精力怎麽这麽旺盛,我现在也不明白,或许是我干的是人人都、想操的女人吧,我哪裏还有閑情再磨下去。

    我双手托住姐姐的柳腰,龟头对準了湿淋淋的肉洞,提气凝力,坐马沈腰,缓缓地钻了进去,一股强大的挤压感马上从龟头处传来姐姐虽然早有準备,但是我的粗大还是让她大出意外,肉棒不停的旋动让花穴内接触的地方好象有无数个火花爆绽,滚烫的快感一波波从股间传遍全身,她忍不住呼出一口长气,凤目迷离,檀口大张,身体绷的笔直,脸上、颈部、乳峰乃至全身都渗出细密的香汗。

    我的肉棒进到还有一小半棒身露在外面的时候停下了,再向前进阻力陡然加大,我凭自己的经验知道,那就是子宫了。姐姐或许感觉到我的停止,勉力喘道:「无名,全、全进来……进来了麽?」

    我十指牢牢的扣住姐姐的纤腰,低喝道:「还有一下。」随着喝声,我腰臀发力,大龟头突破宫颈口,整枝肉棒打桩一般全部钉进我这个淫蕩的周涛姐姐的肉穴裏,沈重的阴囊撞击在姐姐的玉臀之上发出清脆的「啪、啪」声。

    姐姐猛的向后一仰头,乌黑的长发瀑布般向后甩去。一下子她感觉自己的娇躯象被一道霹雳击穿了一样,整个身心都透出一种被解脱的喜悦。

    她的四肢象八爪鱼一样缠上我,娇美的胴体向我挤压磨擦着,纤腰香臀更是不住地轻扭,阴户逢迎着我的抽插。火热粗壮的肉棒,贯穿下腹,那股趐趐、痒痒、酸酸、麻麻的快意滋味,使她娇吟不绝:「哎……啊……无名……好……好厉害……啊……」我沖刺的速度并不很快,但每次出入都是旋转着进,旋转着出。

    每次肉棒抽出都带出大量的淫水以及裏面鲜红的嫩肉,插入时则将粉红娇嫩的阴唇一起塞进秘洞,肉棒在涌出大量淫液的阴道上穿插,发出「兹兹」的声响。

    强大的旋转力让姐姐丰满润滑的玉体随着我的动作扭糖似的摆动,眼前天旋地转,一股绯热的感觉从身体裏掠过。

    我双手紧捏着姐姐人人想要的傲人丰满的双乳,力道时轻时重,直弄得姐姐不自觉地浪态百出,星眸蒙胧,脸上身上泛出淫靡妖豔的桃红色,圆润的粉臀不由得挺起来,哀声叫道:「啊……我……我……嗯嗯……不……真的不行了……

    你、你……你转的……好……好棒……我……啊……」

    其实这才是我和姐姐真正的第一次,以前只是摸摸而已,没有想到姐姐今天大发慈悲。我兴致越发高涨,深吸一口气,阴户裏的阳具顿时暴涨,直顶得姐姐美目翻白。

    我逐渐加快了抽插的节奏,百十下过后,就发觉姐姐的阴户裏像抽搐般的颤动,淫水更是泉涌,使得阳具在裏面抽动时都发出唧唧的声音,配合着姐姐上面小嘴不停的浪吟,一上一下两处淫声合在一起,骚媚入骨。

    而她粉嫩的花心则慢慢张开,将一个龟头前端包裹起来,时松时紧地吸吮起来,让我感到全身异常的舒畅。忽然,我觉得姐姐的双手死死抓住我的后背,好象要抠进肉裏,阴道裏夹住肉棒的力量增大了许多,好象要夹断我的肉棒一样,我将力气灌注肉棒之中,登时又粗大了两分,低叱一声,肉棒直进直出的强行抽插起来,下下直抵姐姐娇嫩的花心。

    姐姐只知奋力地扭动柳腰,耸动丰臀,迎合着我的抽插,口裏忘情地淫叫:

    「啊……干得我……好舒服……啊……顶、顶到……肚子啦……啊……不……行了……」

    突然,她感到自己的嫩穴裏热流急涌,整个人有说不出的舒服畅快,全身一阵剧烈的抽搐,螓首频摇,突然一声娇呼:「啊……啊……好舒服……要……嗯……

    要了……」我也感觉到姐姐的花心传来巨大吸力,紧跟着一股浓浓的阴精从花心浇出,直浇在我的大龟头上。

    我强压住狂涌的精意,依然丝毫不停顿的全力沖刺着。已经一次高潮的姐姐喘息未定,就感觉好象有一根烧的通红的铁柱在自己的下体高速出入,粗的要撑破自己紧窄的花径,深的每一次都顶中娇嫩的花心,力道重的好象要刺穿她的身体,我十指大力捏着她胸前双峰,好象要将那丰挺的乳房爆。

    虽然姐姐也感到有几分痛感,但很快被翻江倒海般的快感淹没。「唔啊!啊、啊……顶、顶到花心了……」姐姐搂紧我的后颈,借以挂住向后倾仰的身子,失神狂乱的呻吟回应着狂风骤雨般的沖刺,子宫口象饿了多时的婴儿一样,不停地吸着我的龟头,想要获得更多更大的快感。

    我环抱许晓琪纤腰,结结实实地沖击这撩人的玉体,姐姐浑身香汗淋漓,原本就光滑如玉的肌肤几乎连抓都抓不住。此时连姐姐都记不清自己已经承受了多少波沖击,只知陶醉倾倒,热烈反应。

    「好、好大力……花心快被……顶、顶坏了……啊、啊……哈……」姐姐已经无力迎合,象没有了骨头一般任由我驰骋,雪白的肉体上香汗和蒸汽融在一起显得香豔淫靡。我也觉得精关越叩愈急,知道高潮在即。

    我更是毫无保留,结实的小腹不停地撞击着雪白的耻丘,发出啪啪的响声,一轮密如雨点般的狂插之后,我好象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肉棒上,一插到底,坚硬的大龟头沖破姐姐周涛的子宫口,整个进入子宫,然后如火山喷发般,灼热滚烫的精液劲射到娇嫩的宫壁上,姐姐的阴道瞬时一阵抽搐,一股股温热腻滑的淫精也迎了出来,全身绷紧,接着就象全身力气都被抽干了一样瘫了下去。

    我俯下身去,吻上了姐姐不住娇吟的小嘴,将舌头伸了进去,吸取她的香津,姐姐也拼命地回应着我的舌头,鼻中发出蕩人心魄的颤吟。你忘了我了吧!是小丫姐姐的说话声,真是的怎麽就顾姐姐把小丫姐给忘了,你有什麽要求说。

    终于小丫再也忍受不住,我把鸡巴停在她的小穴边缘,体内的欲火到了爆发的边缘,她感到我粗大滚烫的大肉棍就在她的玉门外,激呼道:「别、别逗我了……

    求你……快干我!用力……插我……弄我……爽……啊……」蓦地发现我已异常坚实的破体而入,一股强烈至无可拒的快感蔓延全身。

    和晶是谁你都不知道,我给你介绍一下,可是了不起哟。??? 1988年——1992年就读于上海戏剧学院导演系

    1993年——1997年上海电视台文艺中心益智类节目《智力大沖浪》节目主持人(获全国十佳节目主持人)

    1997年——1998年上海大学、北京电影学院电影研究中心联合办学中国电影史专业研究生(在职)

    1998年——2002年上海电视台新闻频道《有话大家说》节目主持人(获「金话筒」银奖,金奖提名)

    2002年——至今中央电视台《选择》、《十二演播室》节目主持人在刚刚结束的「国际大专辩论赛」决赛中出任主持2002年9月加入《实话实说》栏目。

    她35岁左右吧,167的身高。十分有韵味,平静,沈稳,笑容迷人,保养得很好,看上去就如初婚的少妇一样。每逢见到她,我总喜欢看着她的大屁股扭动的样子,心裏很想摸摸。

    上了楼,和晶阿姨开了门。家裏空空蕩蕩的好象就她在,好象她刚喝过酒似的,啊对了,今天是国庆吗?正好没有人和我喝酒,来过来陪阿姨一起来吃饭,进了屋子关上了门我顺手反琐。

    我看见和晶阿姨将外套脱了,我们开始吃上了,敬酒的时候,我趁机眼睛俯视和晶阿姨的趐胸,窥见乳部上缘白嫩微耸的肌肤和诱人的乳沟。虽是窥见得不多,但已是蕩人魂魄,让我下体一直亢奋着。

    突然我的筷子掉在了地上,我弯下腰去捡,只看见和晶阿姨的双膝合拢,两条雪白诱人美腿大半裸露在外。我几可窥见大腿根部丰满圆润的肌肤,这诱惑实在太刺激了。

    我呆呆的眼睛却不断地往桌下瞄。和晶阿姨本能地马上夹紧双腿,发觉早已并拢,并未失态。往桌下看去,见自己两条粉腿裸露大半,细滑光嫩,确是耀眼诱人。

    再往我望去,顿时我们四目相接……我怕她说什麽,哪知和晶阿姨只是对我一笑。那眼神没责怪之意,也未有扯低裙摆的动作,夹膝的两条白嫩美腿仍旧大半裸露。

    我一阵激动。接下来我心神不定的喝着酒。和晶阿姨好象喝多了似的,我扶着和晶阿姨上了床,我此时以爲她真的醉了,感到她的肉体靠在我的身上,十分诱人。

    我偷瞄她性感成熟的身体,欲念狂涨,肉棒硬挺,但就是不敢动手侵犯。和晶阿姨随手将门关上了,返身倚在我身前,我顿感丰挺柔软,并闻到诱人体香。

    她的眼神散发着火光,粉脸含羞,娇嗔的说:「扶我一下啊?」我望着她性感匀称的身躯,呆呆地望着。这时我感到她的小手勾住了我的腰,另一手却按在我的下体……我知道今天一定会发生什麽了。

    我此时再也忍不住,一把抱住和晶阿姨的娇躯,脸就天盖地地压上去。我们颈项交缠,热烈湿吻起来……我右手往下探去,卷起了她的外套手滑进裙子裏,隔着小小内裤抚起和晶阿姨圆翘的臀部。和晶正专心吸吮着我的舌头,无心理会下边已是失守。我手指挑开内裤的蕾丝边缘,摸着和晶丰腴紧翘的屁股,触感滑嫩弹性。

    手指再顺着内裤的蕾丝边缘内裏,由后臀摸往前面,手掌往上住了真好隆起的肥美阴阜,手掌接触着柔细浓密的绒绒阴毛,中指往裏抠去……我感到那神秘柔嫩的细缝早已湿滑不堪。

    我的中指在迷人穴口轻拈轻插,她不自禁的擡起头来,大口喘气,秀眉微蹙,媚眼迷离,发出令人销魂的嗯唔呻吟,然后娇软无力的瘫软在我怀裏,任凭摆布。

    想那和晶乃属央视名嘴,不似一般浪蕩妇女;见她那平日裏冰清玉洁的娇躯此刻在自己双手亵玩挑逗之下,婉转呻吟,春情蕩漾,刹那间我有种变态淫蕩的成就感。

    我脱下她的外套,望着这成熟中年美妇衣裳半裸,躺着待人蹂躏……我再不怠慢,飞快脱下西裤内裤,挺着炙热阴茎,趴下身体,一把拉扯下和晶的蕾丝内裤,然后右手扶着阴茎,往湿淋淋的肉缝送去。龟头首先碰触到细嫩阴唇,柔嫩软滑。

    我握着阴茎,用龟头在外翻的阴唇加以上下滑触挑弄,弄得和晶欲念高炽,下体阵阵颤抖,榛首左翻右转,眉头蹙皱,小穴如虫咬蚁齧般骚痒难受,双手十指用力抓刮起毯子。

    我见她如此趐痒难耐,阴茎忍不住用力一挺,龟头撑开阴唇,缓缓往湿滑紧密的肉缝深处刺去。只觉和晶的阴道虽不似少女紧迫,但仍旧紧紧密缚着自己阴茎。阴茎全根尽没,顶到她嫩穴深处,探出她阴道深浅之后,开始不留情的抽插起来……

    和晶阿姨第一次让丈夫以外的男人将大鸡巴插进自己的小肉穴,不禁美目半闭,两条丰润雪白的粉腿主动攀上我的腰际,专心品尝起新鲜阴茎的形状与节奏。

    我狂风暴雨的抽一阵,见端庄温柔、高贵美丽的和晶躺在自己胯下,被自己干的与平日完全截然不同的淫蕩媚态,心裏极度满足,我被她娇媚淫态所刺激,热血更加贲张、鸡巴更加暴胀,用力往前一挺,整根大鸡巴顺着淫水插入她那滋润的肉洞,想不到和晶小穴就如那薄薄的樱桃小嘴般美妙。

    「哎哟!」她双眉紧蹙、娇呼一声,两片阴唇紧紧的包夹他的大鸡巴,我的大鸡巴完全的插入了她的小骚穴裏这直使我舒服透顶,我兴奋地说:「和晶阿姨……

    我终于得到你了……我爱你……你知道吗……我等这一刻等得好久了……」

    「啊啊……死东西……还叫人家阿姨,啊……你、你的鸡巴那麽粗硬……好大……好粗……了……」她不禁淫蕩的叫了起来,那大鸡巴塞满小穴的感觉真是好充实、好胀、好饱,她媚眼微闭、樱唇微张一副陶醉的模样!

    我怜香惜玉的轻抽慢插着,和晶的穴口两片阴唇真像她粉脸上那两片樱唇那样性感,一夹一夹的夹着大龟头在吸在吮,吸吮的快感传遍百脉,直乐得我心花怒放:想不到和晶竟然真是天生的尤物!

    「哇……真爽……和晶……真有你的……想不到你外表娇媚……小穴更是美妙……像贪吃的小嘴……吮得我的大鸡巴趐痒无比……」我调着情。

    「好色鬼……你害了我……还要调笑我……」她粉脸绯红。

    「色魔……你别说了、快……快点……小穴裏面好、好难受的……你快、快动呀……」

    于是我加快抽送、猛搞花心,和晶被插得浑身趐麻,她双手抓紧床单,白嫩的粉臀不停的扭摆向上猛挺,挺得小穴更加突出迎合着我的大鸡巴抽插,她舒服得樱桃小嘴急促地呻吟,胸前那对饱满白嫩的乳峰像肉球的上下跳跃抖动着,她

    娇喘呼呼、香汗直流、淫态百出呐喊着:「啊……冤家……色鬼……好爽快呀好美啊……再、再用力啊……」

    「喔……好舒服……爽死我了……会玩穴的亲、亲哥哥……亲丈夫……和晶被你插得好舒服……哎哟……喔、喔……」

    她欢悦无比急促娇喘着:「啊我受不了啦……好勇猛的鸡巴……美死了……好爽快……我又要丢了……」她激动的大声叫嚷,毫不在乎自己的淫蕩声音是否传到房外,她光滑雪白的胴体加速前后狂摆,一身布满晶亮的汗珠。

    我得意地不容她告饶,鸡巴更用力的抽插,所带来的刺激竟一波波将她的情欲推向高潮尖峰,浑身趐麻、欲仙欲死,穴口两片嫩细的阴唇随着鸡巴的抽插翻进翻出,她舒畅得全身痉挛,她小穴大量热乎乎的淫水急泄,烫得我的龟头一阵趐麻……

    和晶阿姨星目微张地在唇角上露出了满足和痛苦的样子,我感受到她的小穴正收缩吸吮着鸡巴。我快速抽送着,终于也把持不住叫道:「和晶……喔……好爽……你的小穴……吸得我好舒服……我、我也要射了……」

    和晶拼命擡挺肥臀迎合我的最后的沖刺,快感来临刹那,我全身一畅、精门大开,滚烫的精液蔔蔔狂喷注满小穴,她的穴内深深感受到这股强劲的热流。

    「喔、喔……」和晶老师如癡如醉的喘息着俯在床上;我倒在她的美背上,小穴深处有如久旱的田地骤逢雨水的灌溉,我紧紧的贴在和晶的身后,男欢女爱,温情款款地低声轻诉着,我们都达到了激情的极限。

    这样持续了一会,我将大鸡巴从她的小穴裏抽出,然后躺在她身边,和自己的阿姨紧紧地互相拥在一起,腿根盘绕,嘴儿蜜接,抱在一起不停地颤抖着,静静地享受这情欲最美的巅峰。

  • 相关内容